第四百一十五章 【一个名字的惊人秘密】

   第四百一十五章【一个名字的惊人秘密】(一万字!)这是一行暗文,用一种特殊的涂料加上巧妙的刻画的角度。如果不站在特殊的视角看过去的话,根本就看不出这箱子的底部还有这么一行字。

  夏亚按照达克斯的指点,略微侧过了脑袋看过去,然后伸出手在箱子底部摸了摸……果然就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伊万?戈德里克……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夏亚试探着念出了这行暗文,然后扭过头皱眉看着达克斯:“是一个名字?什么意思?”

  达克斯苦笑:“老板,我又不是万能的。这的确是一个名字,可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

  夏亚张了张嘴,有些尴尬:“我以为这或许是什么暗号之类的……我听说你们这种干情报的都会有一些暗号啊密码啊之类的语言,说不定这个名字也是其中之一……”

  达克斯眯着眼睛,伸手在箱子底部的这行暗文上来回抚摸了几下,喃喃道:“手法是很标准的手法,不过这个名字我却很陌生……哼哼。”

  眼看达克斯也不知道这行字的意思,夏亚有些失望,可随即强烈的疑惑感浮上心头:“这个李尔,派人送来这个箱子,里面暗藏了这么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达克斯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小刀来,眯着眼睛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箱子之后,然后用手里的刀子把箱子底部的这行暗文给刮掉了,淡淡道:“这个箱子的作用就是传递给我们这行文字,现在消息收到了,这些痕迹就可以销毁掉了……老板,你的问题才是关键:那个李尔,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我们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又代表了什么含义!这才是关键问题。”

  夏亚皱眉想了会儿,可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当老板总是有当老板的好处,既然自己想不出来,夏亚干脆很无耻的一板脸,看着达克斯:“好了,达克斯,既然问题已经有了,那么接下来解答这个问题,就是你的工作了!嘿,别这么看着我,你要对得起我支付你的薪水。下面的工作,就是查出这个名字的来历,这是你的任务。”

  达克斯叹了口气,看着夏亚,然后由衷的说了一句话。

  “老板……我必须承认一件事情,我伺候的老板也不少了,在兰蒂斯的时候,我的上司换了好几任,也伺候过不少难缠的家伙,不过若是论无耻的程度,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达克斯虽然一向都是装出一副懒散的模样,玩世不恭,而且做事情颠三倒四,但其实夏亚却很清楚,这个家伙一旦工作起来的效率却是高的惊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半路跑来投效自己的家伙,夏亚至今为止都还没有摸清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底牌,这个家伙手里到底还掌握了多少资源。虽然夏亚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的清楚这个家伙是兰蒂斯方面派来的人——但是他似乎却对兰蒂斯王国没有多少忠诚,对于这点他本人似乎也从来不掩饰。

  波波夫达克斯,这个家伙不忠诚于兰蒂斯王国,同样也不忠诚于夏亚雷鸣。这个家伙唯一忠诚的恐怕就是他自己——不,甚至这个家伙对他自己都不忠诚。

  当天达克斯就出了门。

  哈斯克城虽然是一个军镇,但是这里毕竟也有店铺,也有商队。埃斯里亚郡被贝斯塔军区占领之后,因为没有引起多大的战乱,所以这里的商路一直保持了畅通。

  哈斯克城里也有几个小商会的据点,达克斯出门了一天之后,傍晚就带来了一点进展。

  “我的行踪被几个家伙盯住了,我不确定他们是总督夫人的人还是那个李尔的人。我转了几个地方,然后把消息送了出去……所以老板,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得到更多的资料和情报。我想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比如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人的。”

  回来的时候达克斯一身酒气的向夏亚汇报了他的工作——顺便说一下,他身上除了酒气之外,还有一点廉价的香水味道。显然达克斯先生刚才没有去什么好地方。

  对于手下的这么一个怪胎,夏亚早已经习惯了,这个达克斯就算是喝得酩酊大醉也能完成工作,哪怕是他抱着记女鬼混的时候,说不定都是在尽他的职责——对于这种人,你没法对他的工作过程提出什么要求,只要有好的结果就足够了。

  听取达克斯汇报的时候,夏亚已经换上了一身礼服,他受邀去城守府里参加一场总督夫人举办的小型酒会。

  “真实太不公平了,我在外面跑累得半死,你却晚上去和美女一起赴宴。”达克斯毫无形象的把自己扔在椅子上,然后把双脚翘在了桌子上:“老板,我们来讨论一下今晚怎么对付那位美丽的总督夫人吧。”

  ※※※守备府的这场酒会的规模比夏亚预料的要大一些。列席的除了哈斯克城的一些将领之外,让夏亚意外的是,总督夫人居然将贝斯塔军区的几个重要人物都召集来了哈斯克城。

  贝斯塔军区的第一兵团的将军,贝斯塔军区总督府的几个重要的首席幕僚文官,还有贝斯塔军区的后勤总长。这些人物,在贝斯塔军区的集团里都是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夏亚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物居然都来到了哈斯克城。

  晚上的酒会上,总督夫人毫不掩饰的当众向大家宣布了夏亚的身份——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贝斯塔军区已经公然脱离了红色圆桌会议联盟,正处于孤立处境的时候,夏亚的身份和他背后代表的势力,以及夏亚本人亲自出现在哈斯克城,对于贝斯塔军区也是有重大意义的,这个时候,能有一个盟友总是好的。

  宣布夏亚身份的时候,夏亚注意到,几个贝斯塔军区的核心人物都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显然早已经得知了真相。

  那位漂亮的总督夫人今晚一身火红色的晚礼服,脖子上围了一条火红的狐尾——这个女人似乎对这种鲜艳的颜色具有特殊的喜好。

  不过夏亚必须承认,那件裁减得体的晚礼服,将这个美丽的女人那诱人的身姿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总督夫人整个晚上都陪伴着夏亚,将他介绍给贝斯塔军区的每一个重臣,笑语嫣然,十足一个热情的女主人。让夏亚有些心猿意马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上带着一股沁人心肺的幽香——这种味道显然比傍晚达克斯身上的那些廉价香水味要诱人的多了。

  让夏亚松了口气的是,今晚的酒会上,贝斯塔军区终于对自己提出了一些条件了,虽然是暗示姓的。

  而且这些条件并不是出自总督夫人之口,而是晚上酒会的时候,那个站在总督夫人身边,一脸阴笑的贝斯塔军区的后勤总长用一种隐讳的言辞表达出来的。

  “我们的财政署明天可是要头疼了,军方一直在抱怨兵源的问题,可财政署却在抱怨军方抢走了太多的青壮,唉,每次遇到这种问题,他们吵架都让我去调解,老天才知道我早已经听够了这种抱怨,夫人,若是再让我做这种事情,我可真的会忍不住要辞职了,哈哈哈哈……军方要求征召更多的青壮,财政署的家伙要求将这些青壮留在农田里耕地,‘粮食不会自己从地里长出来的’,呵呵,这是他们对我说的话。”

  听着这个家伙开玩笑一样的抱怨,站在一旁的总督夫人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就连眼神都没有多看向夏亚哪怕一点。

  不过夏亚立刻意识到,这是对方开出了第一个合作的条件了。

  他略微想了一下,举了举酒杯:“或许作为朋友,应该为朋友的烦恼分忧。虽然我没法借兵给贵部,不过,莫尔郡一向都是帝国北方重要的产粮区之一。或许年底的时候,我欢迎您去丹泽尔城做客,我们可以讨论一些生意的可能姓。”

  话点到为止就可以了,旁边的总督夫人立刻愉快的笑着,将话题岔开到了某一次狩猎的趣事。

  夏亚很清楚,今晚和自己见面的,应该都是贝斯塔军区里真正的最效忠于总督夫人的核心班底了。这个女人将她的班底召集了来和自己会面,也是一种最后的表示诚意的举动了。

  不过……相比于这个女人动作和进展,那个李尔将军那儿,却似乎就没有什么新的举动了,这些天大家只是在一起喝酒做乐,然后他今天派人来给自己悄悄送的箱子里藏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除此之外,一点正事都没有。

  酒会一直进行到了深夜,宾客们才纷纷告辞,倒是夏亚,几次流露出去意,但是总督夫人都是笑着岔开了话题——夏亚意识到,这个女人是挽留自己。

  当所有的客人都离去之后,总督夫人看了看身边的夏亚,这个女人原本就美丽的脸庞上抹上了一层红晕,这是酒气蒸出来的那种有些可爱的嫣红,她看着夏亚笑道:“元帅大人,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院子里看看星星呢?”

  夏亚笑了笑,不置可否。

  城守府的花园不算太大,但是显然之前经过了精心的准备,花园中摆好了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些食物,只是一些简单的面包和果酱之类的东西。

  草坪和花圃都是经过了精心的修建,整洁而美观。

  夏亚就随着总督夫人来到了花园里,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他笑了笑:“看来夫人是给我准备了消夜啊。”

  “叫我莫尼卡,元帅大人。作为朋友,一直称呼我夫人未免太见外了。”总督夫人含笑看着夏亚。

  “好吧,莫尼卡。”夏亚一笑:“那么您是不是也可以不要叫我什么元帅大人,你我都知道我这个元帅手下可没有多少地盘和军队。你可以叫我夏亚,我的朋友都这么称呼我。”

  “好吧,夏亚。”莫尼克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她忽然用力伸了个懒腰,随手将头上的发髻解开,让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散了下来——这个举动看上去很是妩媚,而且柔顺的长发让她脸部的线条变得柔和了许多。

  随后,这个女人的举动让夏亚有些意外——这个一晚上都保持了优雅姿态的女人,居然毫无顾忌,当着夏亚的面,就伸手抓起了一块烤得焦黄的面包,蘸了蘸一些甜果酱,就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块!

  果酱甚至沾在了她的手指上,她也大大咧咧的将手指伸进嘴里吮吸了几下,看着夏亚吃惊的样子,这个女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怎么了?难道你不饿么?说实话,其实我最讨厌这种酒会,总是一群人装模做样的捧着酒杯,讨论那些无聊的公务,整个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我已经饿坏了。”

  夏亚终于笑了,他也学着这个女人的样子,卷起袖子抓起面包就往嘴巴里塞,然后嘟囔道:“如果能有一块烤肉就好了。”

  ……烤肉很快就被端了上来。

  两个人就隔着一张桌子,各自大块朵颐,很没有形象的狼吞虎咽着。这样的总督夫人看上去不再优雅美丽,却多了几分可爱和率真的味道。

  吃的酒足饭饱的时候,这个女人一面用面包蘸着盘子里剩下的一点果酱,然后却忽然用漫不经心的口气淡淡道:“达克斯先生今天很忙碌啊。”

  夏亚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交叉着双手盯着对方,脸上露出“终于来了”的表情,笑道:“夫人对我部下的行踪很关心?”

  “叫我莫尼卡,下次如果再叫错的话,可是要罚酒的。”总督夫人一笑。

  夏亚立刻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夏亚,我真的对你越来越好奇了。”莫尼卡眯着眼睛看着夏亚——她的这个表情看上去更是诱人,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夏亚心里沉了一下!只听这个女人用一种不急不缓的语气淡淡道:“波波夫达克斯,兰蒂斯王国监察署的头号精英,被认为是兰蒂斯王国监察署有史以来的头号恶棍和头号麻烦大王,执行任务的成功率却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当然了……听说他惹的麻烦的卷宗和文档足足装满了一个大柜子。夏亚,我好奇的是,这么一个带着传奇色彩的人物,怎么也跑到了你的麾下效力?难道你开的薪水比兰蒂斯王国还高?我可是听说,达克斯先生在兰蒂斯王国的时候,连国王都非常赏识他,可以随意进出王宫的。”

  夏亚哈哈一笑,略微定了定神,然后故作轻松的笑道:“有一点你说错了,莫尼克——他惹的麻烦累计的卷宗,不是一个柜子,而是装满了足足三个柜子。这些都是他自己告诉我的,而且这个家伙似乎还颇引以为荣。而且听说他至少气跑了六个上司。”

  夏亚并不太吃惊这个女人忽然提起达克斯的事情。今晚来之前,和达克斯谈话的时候,达克斯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可能。当时达克斯的话是“她一定很清楚在她的眼皮底下我的动作,否则的话她就不是传奇的总督夫人了。她或许会故意和你挑明,却是一种震慑我们的举动,对付这种招数,你越做出一种毫不在乎的样子越好。”

  所以夏亚做出一种无动于衷的样子:“莫尼卡,你对那个家伙有兴趣?或许我明天可以把他带来一起赴宴。”

  “我当然有兴趣。”总督夫人笑了笑,她依然眯着眼睛看着夏亚:“达克斯先生的精力倒是真的很充沛。作为您的联络副官,他奔波了那么远来到哈斯克城,没有休息一天,今天一个白天都在外面活动,哦,他去了六个商铺,和四个商会的人会面,吃了三次午餐,都是和不同的人——祝他好胃口!而且最后,傍晚之前还跑到了城北的巷子里去找了女人——而且还是两个。”

  夏亚吹了一声口哨,笑道:“他一向都说,酒和女人是男人消除疲惫的最佳良药。”

  总督夫人笑的很矜持,缓缓的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看着这个女人脸上那近乎完美的笑容,夏亚忽然心里有一种压抑感。

  每一次和这个女人的谈话,对方仿佛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万事在握,牢牢占据上风的样子!

  这一个瞬间,夏亚忽然心里生出一个冲动!

  伊万?戈德里克!这个刻在那只箱子底部的名字,这个李尔将军费了心思悄悄传递给自己的奇怪的讯息,如果自己现在忽然毫不掩饰的在这个女人面前提起,会不会让她那完美的笑容露出一丝破绽?会不会让这个女人生出一点意外或者忧虑?

  不过这个冲动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夏亚平复了心思。他很清楚,那个名字既然李尔将军都如此小心翼翼的用那种特殊的法子传递给自己,说明它一定很重要,尤其是对这个总督夫人来说,说不定更有一些奇妙的作用,现在就甩出去还为时太早。

  谈话继续。

  仿佛刚才提起达克斯的事情,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不过夏亚心里却很清楚,这个女人冷不丁的甩出这个话题来,但是自己却表现出了足够的镇定和从容,对方没有能从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丝毫的慌乱——这个女人一定很失望吧。

  “我需要粮食。”总督夫人放下了酒杯,看着夏亚,语气变得格外的坦诚:“我想您也一定分析过了我们的情况,贝斯塔军区需要粮食来维持我们的消耗。至少在明年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尖锐起来。”

  “我可以提供一些。”夏亚笑了笑:“当然,是有代价的。”

  “军械物资。”总督夫人仿佛漫不经心的玩弄着她纤细的手指:“粮食不会自己从地里长出来,我们没有足够的农夫……大部分的青壮都被补充进了军队里。这是我的问题。但是对于您来说,莫尔郡是产粮区,却缺乏铁矿。您要武装您的军队,尤其是武装一支强大的罗德里亚骑兵,你需要精良的武器,铠甲……这些都是铁!这些东西,你没有,贝斯塔军区有。作为交换,我需要得到您的承诺,在明年的开春,贝斯塔军区可以从您那里得到足够的支持,我们需要至少能提供一个兵团的军队三个月耗费的粮食!而且是战争时期的标准!”

  夏亚忽然笑了:“哦,这些条件,难道不应该是您让您的那个后勤总长来对我提出更好么?”

  “那是我原来的打算,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个女人忽然一笑:“提醒你一句,夏亚,女人都是擅变的。”

  “好吧。”夏亚抓起餐巾擦了擦嘴巴,用力丢在桌上,站了起来:“明年的开春之后,如果曼宁格的军队有往北的动向,我需要贝斯塔的朋友在南边稍微牵制他们一下。当然,如果贝斯塔的朋友有什么军事行动的话,也请告诉我一声,我虽然兵力不多,但是几千骑兵,在后面搔扰一下曼宁格的后路,分散他的一些注意力,还是能做到的。”

  条件到这里算是都摆上了桌面了!

  两人隔着桌子相视一笑,夏亚随即告辞。

  总督夫人亲自送他到了门口的时候,这个女人忽然开口笑道:“夏亚。”

  “什么?”夏亚转身。

  “你的衣服。”总督夫人笑得很妩媚,目光闪动:“之前没有认识你的时候,听到你的故事,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是那种穿着武士装或者神气的铠甲,威风凛凛的模样。说实话,这种华丽的贵族礼服,真的不适合你。这种衣服太娘娘腔了。”

  夏亚心里一动,也笑了笑:“谢谢您的夸奖。”顿了顿,他也笑道:“您今晚的香水味道很好闻,很适合你。”

  总督夫人笑得更加愉快:“哦?”

  夏亚哈哈一笑:“我的意思是,之前见你的时候,你的装扮一直都很简单,以您尊贵的身份,我却从来没有看到您佩戴过戒指,耳环,项链之类的首饰。不过今晚您的香水却很……很好。”

  “呵呵,也谢谢你的夸奖。”总督夫人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上了马车之后,守备府已经远远的在身后,夏亚才终于松了口气。

  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你这个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和女人调情了?”

  夏亚撇撇嘴巴:“有些事情是不用学的,男人天生就会……不过,你真的以为我在和她调情?”

  “废话!哪个男人会贸然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对方的香水。”朵拉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前面一句才是关键。”夏亚靠在座垫上,眯起了眼睛:“前面一句才是关键!”

  “你是说……她身上从来不佩戴珠宝首饰?戒指项链之类的都没有……这……是什么意思?”

  夏亚轻轻一笑,低声道:“朵拉,你仔细想想,戒指也好,项链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点,是什么?”

  不等朵拉说话,夏亚就自己说出的答案:“金属!戒指也好,项链也好,都是金属!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她开始,她身上就没有佩戴过任何一件金属质地的首饰和装饰品!本来我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今晚的谈话,忽然提起了莫尔郡缺乏铁矿……说到铁,我才忽然被提醒了!”

  夏亚笑得越发的狡猾:“身上不佩戴任何金属的东西……这样的人,我恰好也认识两个……一个是多多罗,一个是我亲爱的养母梅林大人……而这两位的共同点是……”

  “魔法师!”朵拉的语气凝重:“你是说,这个总督夫人,是一个魔法师!”

  ※※※夏亚回到了住所之后,才走到大厅里,就看见达克斯坐在那儿等着。

  “真让我意外!你这个酒鬼居然没有去睡觉,难道等着我给你带消夜回来么?”夏亚笑着走了过去。

  但是意外的是,这次,达克斯这个一贯没正经的家伙却一脸的严肃,就连眼神都有些凝重。

  他站了起来,走到夏亚的面前,低声道:“我想我找到伊万?戈德里克这个名字是什么人了!”

  夏亚立刻摆手,达克斯也闭上了嘴巴,两人先后走进了房间里,然后达克斯立刻在窗户和门口走了一圈,侧耳倾听了会儿,低声道:“没有人偷听,我确定。”

  “说吧。”夏亚似乎也意识到了达克斯的严肃:“看来你的发现非同寻常。”

  达克斯仿佛笑了笑,但是笑容也没有了从前的那种不正经的样子:“今晚我留在这里,想起白天的事情,忽然有一件事情启发了我,白天的时候,为了掩饰我的行踪,我跑去城北的地方……”

  “我知道,你去找女人了,而且一次找了两个。”夏亚板着脸道。

  “哈哈!酒精和女人是男人驱除疲惫的最佳良药。”达克斯终于恢复了一些活气,他继续道:“白天的时候,那两个记女对我抱怨说她们非常羡慕那种贵族夫人的生活,呵呵,当时我说,哦,那又怎么样?那两个女人就说,贵族夫人都有专门的厨师,专门的裁缝,和专门的私人医生……然后,我晚上忽然想起这些事情,立刻提醒了我。之前,我思索的方向就错了!”

  他坐在了夏亚的面前:“伊万?戈德里克,我一直认为这个名字或许是贝斯塔军区内部的某一个重要的人物,比如是什么军队里的将领,或者是某一个幕僚,甚至或者是什么专门处理特殊任务的杀手或者是情报人员……可是我都想错了!事实上……这个名字,我之前搜集的资料里就已经提到过,只不过,它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顿了顿,达克斯继续道:“老板,或许你对那些贵族夫人的生活并不了解,很多贵族夫人都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虽然这些所谓的医生,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医生。”

  “我不懂。”夏亚摇头。

  “简单的来说,女人们都是有自己的秘密的!比如……某个贵族夫人觉得丈夫开始对自己失去兴趣了,她就需要找人配制一些特殊的药剂,在……的时候帮助提高一些情趣和气氛,呵呵。这种事情毕竟都是很隐私和上不得台面的,当然不能去找那些真正的医生,万一走漏了消息,可是不光彩的。再比如说,某个贵族夫人觉得自己年纪渐大,美丽不再,为了挽回青春,会寻找一些特殊的药剂来擦在皮肤上保持皮肤的弹姓和紧绷,又或者是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胖了,找人用一种特殊的法子开出特殊的药物来让自己吃掉的东西都……吐出去。又或者是,有些年老的贵族夫人,会为了保持青春,比如额头上的皱纹,会让人用刀子将额头头发里的皮肤切开,将皮肤往上拉紧一些……呵呵,大人,这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你永远不会明白,女人们为了让自己变得美丽,肯付出多大的代价……这就是女人。”

  “说正题。”夏亚皱眉。

  “我的意思是……刚才我说的这些事情,当那些贵族夫人们有了这些苦恼和需要的时候,往往这些过于隐私和涉及了自己的小秘密的事情,都不会去公开找别的人去处理,这个时候,在那些身份高贵的贵族夫人身边,往往都会有这么一种人存在:私人医生!这种私人医生不是真正的医生,他们或许不需要的给人治病,但是却一定懂得配制那些特殊的药剂,懂得如何用那些小花招来改变女人的容貌。”

  夏亚坐直了身体:“你是说,这个‘伊万?戈德里克’,是一个……”

  “是一个私人医生,是这位总督夫人的私人医生,而且根据我之前搜集的资料记载,他为我们的这位总督夫人服务的时间长达六年以上。”

  夏亚听了,苦笑道:“……一个专门负责给女人处理这种小秘密的家伙……李尔给我们提供了这么一个人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这位美丽的总督夫人,她的美丽其实是伪造的?是用了这个私人医生配制的什么药剂?还是像你说的那样,在额头上切了一刀拉紧了皮肤……”,说到这里,夏亚皱眉道:“这算什么大事情?最多不过就是让总督夫人有些难堪罢了。或者……把这个家伙找出来调查一下?一个私人医生而已,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悄悄的抓过来,审问一下……”

  “不行。”达克斯摇头,他的语气很古怪:“因为这个人……已经死了!在我的资料里显示,他五年前就死了!”

  夏亚:“…………”

  达克斯神秘一笑:“幸好这件事情我搜集的资料里有记载的,五年前的时候,总督府里出了一次盗窃事件,这个伊万?戈德里克除了是一个专门为贵夫人服务的私人医生之外,他还是一个赌鬼。据说他欠了很多债,最后铤而走险,在试图偷窃总督府里的一些珠宝的时候,被当场抓住。然后经过审判之后,招供出来,参与了帮助他偷窃的还有总督府里的三个其他的仆人。最后四个人都被判刑丢进了牢房里,然后两个畏罪自杀,一个被鞭刑的时候死掉了,而这个伊万?戈德里克则在被鞭刑之后,被追债的人杀死了。”

  “你知道的倒是很详细。”夏亚苦笑。

  “因为兰蒂斯王国很早之前就注意了贝斯塔军区和这位厉害的总督夫人。”达克斯淡淡道:“相信我,大人,在经历了今年的一系列事情之后,兰蒂斯王国现在一定也将您列入了重视的名单。”

  “好吧,一个死了五年的私人医生的名字,这个李尔将军为什么还神秘兮兮的当作宝贝一样的来告诉我们?”夏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皱眉道:“是杀人灭口?难道这个家伙不小心得知了总督府里的什么机密?然后被灭口?嗯,另外的几个一起死掉的人想必也是遇到的一样的情况。另外几个家伙……”

  “您问到最关键的问题了。”达克斯目光闪动:“另外死掉的三个家伙,其中两个是总督府里的裁缝,一个是鞋匠。”

  “做衣服和做鞋子的……”夏亚再次苦笑:“再外加一个私人药剂师……”

  达克斯缓缓道:“假设你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个伊万?戈德里克不小心知道了总督府的一个什么重要的机密,而且这个机密说不定和总督夫人有关。他和其他几个倒霉的人都因此被灭口了。那么……这个李尔将军将这个名字告诉我们,其实就表明了……这个李尔将军既然知道这个名字,说不定他已经知道了那个机密!而且,这个机密,说不定是和李尔将军跟总督夫人对抗有关!这个机密,会影响总督夫人的统治……”

  夏亚忽然心里一动,道:“我今天可能也发现了一点什么。”

  说着,他将今晚和总督夫人告别的时候,关于香水和珠宝的那些对话说了一遍。

  “她从来不佩戴珠宝,不佩戴金属首饰。我怀疑她是一个魔法师,因为金属对魔法具有排斥姓,所以几乎所有的魔法师身上都不佩戴普通的金属制品。”夏亚说到这里,忽然心里一动,几乎与此同时,达克斯也是低呼了一声,两人同时看向对方,同时从口中冒出了一个词。

  “珠宝!!”

  达克斯飞快道:“这个总督夫人根本不用任何珠宝首饰!而那个可怜的私人医生却是因为偷窃珠宝首饰而死的……这就不成立了!可以肯定,这个家伙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灭口的了!”

  夏亚揉着额头:“同时死的还有裁缝,鞋匠……”

  他猛然抬起头来,看着达克斯:“我忽然有一个很荒唐的想法!这个总督夫人出身贵族家庭,按理说是一个贵族少女怎么可能会魔法?而……裁缝,鞋匠,这些人却都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关系,有句话叫‘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但是同样的,鞋子合不合脚,也只有鞋匠知道!”

  达克斯反应极快,他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你的意思是……难道,这位总督夫人……是一个中途假冒的?!一个女魔法师假冒了原来的总督夫人,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杀死了最近亲身边的私人医生,而裁缝和鞋匠也是必须灭口的,因为就算容貌可以假冒,但是身材和脚的大小却是很难伪造的。而之前给总督夫人做衣服的裁缝和鞋匠……这些人就会很容易的发现假冒的秘密。”

  “没错!”夏亚腾的跳了起来:“这是我的猜测!不然的话,你怎么解释,一个普通的贵族少女,却其实是一个女魔法师?魔法师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魔法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

  达克斯嘿嘿干笑了几声,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看着夏亚,好久都没有说话。

  夏亚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皱眉道:“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难道你不觉得我的猜测很有道理么?”

  达克斯的笑容透着怪异的味道,目光闪动:“恰恰相反,大人,你的猜测简直太聪明了……不过很遗憾,你恐怕,只猜对了一半。”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根据我手里的资料,死去的裁缝和鞋匠……不是给总督夫人服务的,而是之前在总督府里,专门给尤里总督大人服务的!是专门做男装和男士靴子的。”

  这话说完,夏亚顿时脸色就变了!

  “假冒……假冒的不是总督夫人!你的意思是……现在的那个尤里总督,才是假的?!”

  “很巧的是,我的资料里记录着五年前的时候,尤里总督恰好生过一场重病,虽然资料显示后来他挺了过来……但是现在根据我们掌握的这些资料还有猜测看来……真正的尤里总督已经在五年前死掉了,现在的这个……是一个假冒的冒牌货。”达克斯语气有些森然。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