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靶子】

   第四百一十一章【靶子】(七千字)夏亚将这位美女的一切举动都看在眼里,表面却似乎显得漫不经心的样子。

  这场狩猎活动进行的并没有多少趣味,毕竟对于夏亚来说,他不是贵族出生,才不会像那些贵族那样,在茶余饭后将这种活动当成娱乐,对他来说,打猎根本就是一种工作,一种谋生的技能。

  虽然这片林子的猎物并不多,但是夏亚制作的几个捕兽套子和陷阱,依然成功的捉住了几只兔子,而好运似乎再一次降临在了夏亚的身上,其中一个捕兽套子里,居然捉住了一只体形肥硕的狐狸。

  这是一条周身皮毛火红的狐狸,狐皮明显是上等的质地,狐尾蓬松而柔软。被夏亚捉住的时候,这只畜生还在奋力的撕咬套在它脚上的绳套,而且已经咬开了一小半了。

  夏亚笑着将这只狐狸捉了起来,以他的眼光,一眼就看出这是一条母狐狸,而且那肥硕的身子并不是因为肥胖,而是因为它正怀着崽。

  就在夏亚犹豫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总督夫人轻轻的话语。

  “放了它吧……”

  这个女人的声音,在这一刻,仿佛带着几分温柔和伤感。

  夏亚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微笑着将狐狸脚上的套子解开,然后递给了总督夫人。

  总督夫人接过来,眼神里露出几分温柔的味道,将这只狐狸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了会儿,那狐狸原本暴躁紧张,但是在总督夫人的手下轻轻抚摸了几下之后,顿时就显得温顺了许多。

  这个女人终于幽幽的叹了口气,弯腰将这狐狸放在了草丛旁,这畜生抬头,对着总督夫人看了两眼之后,才掉头窜进了草丛里不见了。

  夏亚眯着眼睛,一直打量着这个女人,等到她回头的时候,夏亚才赶紧挪开了眼神。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可笑?”总督夫人望着夏亚。

  “……呃,毕竟也是一条生命。”夏亚淡淡道。

  总督夫人摇头:“你心里一定不是这么想的……你,听说过我的事情,对不对?”

  夏亚:“…………”

  “嗯,我一直没有能生出孩子来,所以刚才看到这只怀了崽的狐狸,就心软了,不忍杀了它——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对吧?不用否认。”

  “我没有否认。”夏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是想不到,大名鼎鼎的传奇夫人,居然也有如此心软的一面。”

  总督夫人仿佛笑了笑,语气也有些琢磨不透的样子:“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最柔软的地方,只不过你今天刚好发现了我的弱点而已。夏亚元帅……你呢?你是战场之上博杀出的名声,以您这样的武将,平时自然是刚猛的姓情,那么您心里的那一块柔软的地方,又是留给了谁呢?”

  这话一说,夏亚顿时心里一动,忍不住就生出一副画面来:苍茫的野火原红色旷野上,自己一手斧头一手盾牌,一个长腿俏丽女孩坐在自己的肩膀上……看着夏亚脸上也露出温柔的样子,总督夫人一笑:“您心里一定是想起了您的未婚妻,对吧?”

  “没错。”夏亚点了点头,也没有隐讳的意思。

  谈论这个话题,让原本有些冷漠的气氛,忽然就变得温和了许多,两人都是为之轻松一笑。

  可就在这个时候,林子外面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音,随即还有卫兵高声呼喝的声音传来。

  总督夫人听了这个声音,眉头就是一皱。随后一个护卫大步跑了进来,对总督夫人行礼,低声道:“夫人……那个……”说着,又看了看夏亚。

  总督夫人一笑:“没什么隐瞒的,夏亚大人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出来吧。”

  那个卫兵愣了愣,挺直了身板,大声道:“李尔阁下来了……他就在林子外面,说是……”

  听到“李尔”这个名字,总督夫人的已经皱起来的眉头就又紧了几分,正要说什么,就听见林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大笑,伴随着这笑声,一个人影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几个试图阻拦的卫兵。

  “哈哈哈哈……怎么了?我只是来见一见我亲爱的婶婶,难道都不可以么?”这个走进来的人身材挺拔,一身猎装,将健壮的身躯勾勒得格外的英武,大步流星的走进来,笑声也很是爽朗的样子:“亲爱的婶婶,打猎这么有趣的事情,您怎么没有叫上我呢?你应该知道,我小的时候,可是最喜欢跟着叔叔一起去打猎的啊。”

  这个人大步走到了林子里来,站在夏亚和总督夫人的面前,先是对着总督夫人行礼,然后又对着夏亚点了点头,满脸的笑容:“这位一定就是夏亚雷鸣阁下了,听到尊敬的元帅大人来到哈斯克城,我却到现在才来见礼,实在是让您见笑了。能见到在战场上击败过黑斯廷的人物,可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婶婶,这我可要对你抱怨了,夏亚阁下如此英雄人物来到我们这里,你怎么也不告诉我呢?”

  夏亚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

  这个人看上去二十多岁,最多不会超过三十。身材高挑挺拔,肩膀宽阔,腰部紧窄,一身猎装套在身上,显得英气十足。棕色的头发,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梳理。他的下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显得有些过尖了,但是两边留的很长的鬓角很好的掩饰住了这个缺点。五官很端正,甚至有些清秀的味道,不过一双眉毛的眉梢却是往上挑起,显得多了几分英武的味道。目光炯炯,走路的样子大步流星,说话的声音也是中气十足,流露出一种精神饱满的样子。

  从他身后的那些总督夫人的卫兵们恭敬而带着戒备的模样看来,这个人的身份显然也有些特殊……这个人走到面前的时候,总督夫人的眉头立刻就松开了,原本皱眉的样子,瞬间就变做了一脸和煦的笑容来,她抬起手来掩了掩嘴,笑道:“李尔,你还是这么没有规矩……昨晚你出城去巡视,我才没有来得及通知你,却没想到你的消息看来也很灵通呢,夏亚大人是我们的贵客,不过他的这次来访却是保密的,没想到你才回来就得到了消息呢。”

  说着,她看了看夏亚,笑道:“夏亚先生,这位是我丈夫的侄子,李尔?尤里将军,尤里家族的又一个出色的青年才俊呢,现在在贝斯塔军区担任哈斯克城防统领。”

  尤里总督的亲侄子?

  夏亚顿时眼睛一亮,联想到了某些事情之后,脸上也立刻露出了热情的笑容,走上去,看着这个家伙对自己伸过来的手,却并没有伸手去和对方握手,而是一把抱住了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礼之后,夏亚才放开了对方,笑道:“我算是什么英雄,不过是战场上有些运气而已。尤里将军可不要这么客气。”

  “请叫我李尔就好了。将军什么的,可实在是让您见笑,在您这样大陆扬名的名将面前,我可实在是惭愧得很。”这个李尔失笑道:“夏亚大人果然是不脱军人的爽朗本色,今晚可一定要和您共谋一醉!呵呵,亲爱的婶婶,我把您的贵客借用一个晚上,想必您一定不会反对吧?”

  总督夫人笑得眉开眼笑:“当然不会,你们男人喝酒,我怎么会阻拦?我正发愁,我这个女人家不能好好的招待夏亚大人呢。”

  “那就说定了!”李尔一把揽住了夏亚的肩膀,故意用一种“大家都是男人”的那种眼神,压低了声音笑道:“哈斯克城虽然是一个军镇,不过城里也是有一些地方能找到乐子的,呵呵,夏亚大人,这些地方,我婶婶可没法接待您去,今晚就让我带您一起领略一下哈斯克城多彩的夜晚节目吧,哈哈哈……”

  这个家伙看上去又是爽朗又是充满了亲和力,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护卫,看着护卫手里拿着的那些打来的兔子之类的猎物,故意皱眉笑道:“看来我来完了,你们都已经弄到了这么多猎物啦,呵呵……婶婶,下次再有这么有趣的狩猎活动,可记得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啊,我还想向闻名天下的夏亚元帅讨教一下射术呢。”

  杀气!

  在貌似一片和煦的笑声之中,夏亚却明显感觉到了一种暗藏在其中的杀气和敌意。

  总督夫人和这个李尔两人虽然都是笑得仿佛阳光一般灿烂,但是两人的眼神接触的时候,夏亚分明就感觉到了一连串的火星!

  (看来……贝斯塔军区,也不是铁板一块啊。)夏亚心里暗暗转动念头,这可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发现。

  有了这个李尔的加入,接下来的狩猎就变得趣味十足,夏亚含笑看着这个李尔和总督夫人两人一唱一和,两人都是口才极好,说话的时候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气氛看上去十分的热烈。

  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总督夫人才故意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天色,笑道:“时间可过的真快,李尔,你晚上还有巡城的任务吧?”

  李尔一怔,随即笑道:“不错,军务可不能耽搁,更何况是在夏亚大人的面前,我可不能太过丢脸。”说着,他对夏亚故意挤了挤眼睛:“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巡城,晚餐之前,我会去您的住所去接您一起……呵呵,然后今晚我们可要好好的喝上一个通宵呢!”

  三人已经走到了林子外面,卫兵立刻牵来了三人的马匹,这个李尔率先翻身上马,动作洒脱而矫健,显露出了不俗的骑术,坐在马上,腰板更是挺直得犹如标枪一般,昂首挺胸笑道:“婶婶,夏亚大人,我先失陪了……晚上见!”

  他掉转马头,打马扬鞭,带着他自己的卫兵一路奔驰朝着哈斯克城而去。

  等到那扬起的尘土渐渐落下的时候,总督夫人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掉过头来,眼神冷冷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护卫,语气瞬间变得冰冷:“消息怎么传到他那里的?”

  身边的这位护卫顿时如临大敌,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站直了垂下头来。

  “哼,看来消息流传的很快么。”总督夫人故意轻轻的玩弄自己纤细的手指,淡淡道:“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李尔就知道了?他昨晚还在距离这里一百里外的地方呢!哼……也辛苦了他赶了一百里路跑回来,还有时间回去换了一身猎装才来见我!”

  看着手下这些卫兵都低头不语,总督夫人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淡淡道:“好了,回城吧。”

  夏亚和总督夫人一起上马之后,在骑兵们的簇拥之下朝着哈斯克城缓缓而去。

  马队行走的并不快,直走出了好远的一段路,这位总督夫人都沉默不语,一改之前谈笑风生的样子,她不说话,和她并骑而行的夏亚自然也保持了沉默。

  直到哈斯克城的城墙已经在眼前渐渐清晰的时候,总督夫人才忽然一声冷笑,然后勒住了马匹的缰绳来,随着她停下来,周围的卫兵自然也都停止了前进。

  “夏亚大人。”总督夫人在后面看着夏亚。

  夏亚停下马来,掉转马头,含笑看着这个女人。

  “刚才您都看见了,我想,您一定在等着我和您说些什么吧?”

  夏亚笑得很平和:“不错,我刚才还在想,您会在什么时候和我谈这件事情呢,没想到您这么快就下定决心和我摊牌。”

  “你我都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我从来都不喜欢绕弯子。”这个女人的眼神显得很干脆的样子:“夏亚大人,刚才的这个李尔,是我丈夫的侄子,而且,我不得不说,他也是尤里家族目前为止年轻一代之中唯一的一个男丁!我这么说的意思,想必您一定很清楚吧?”

  夏亚点头。

  总督夫人的眼神在周围扫了一扫,身边的那些骑兵护卫立刻会意,顿时就策马走开,将警戒圈拉大了许多,远远的站在远处等待。

  总督夫人坐在马背上,看着不远出哈斯克城的城墙,淡淡道:“哈斯克城是一座重要的军镇,这里可以直接保持对北方的威慑,自从我们得到了这个地方之后,这里就驻扎了两个旗团的兵力……而统领着两个旗团的将领,就是李尔,我丈夫唯一的侄子。”

  夏亚故意一笑,然后用赤裸裸的眼神看着总督夫人,毫不掩饰的笑道:“这是一种妥协么?”

  总督夫人怔了怔,似乎没想到夏亚居然把话挑的如此明白,不过随即这个女人就笑道:“不错,这的确是一种妥协。有不少老臣子还是很支持李尔的,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他……是有些人心中唯一的选择。您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这些问题,随着尤里总督的年纪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尖锐了,不是么?”夏亚淡淡笑道:“继承人的问题,在任何家族里,向来都是头等大事。我能充分明白您现在的苦衷。”

  总督夫人凝视着夏亚,目光明亮,夏亚也毫不犹豫的和她对视。

  过了会儿,这个女人忽然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或者说,我也有一些自私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夏亚点头:“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种只知道奉献而从来不为自己着想的圣人——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那种人真的存在,尊敬的总督夫人,您也不像是那种人,呵呵。”

  “我本来就不是。”这个女人承认的也毫不犹豫。

  随即,她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

  “我今年才二十六岁,我十六岁嫁给了我的丈夫,在我们婚礼的两年之后,他的身体就开始变得不太好,处理公务的时候,我开始在一旁帮助他。这样的情况足足过了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说,在别的女人嫁人之后,享受着美食,骑马,学习花艺,茶道,或者和闺密们一起喝着下午茶,晒着太阳享受悠闲时光的时候没,我却坐在书房里,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公文和各种公务军务的文件,当别的女人犹豫着选择哪一种香料来妆饰自己的时候,我却一身墨水和羊皮纸烤漆的味道。别的女人思考着如何烹制美味来取悦自己丈夫的时候,我却在考虑着某个军团的军饷和物资该如何输送,粮食欠收的年份,该如何拆东墙补西墙。别的女人在和朋友们闲聊着秘闻趣事的时候,我却在苦心积虑的和周围的那些盟友以及敌人们勾心斗角。别的女人每天可以睡到太阳照到阳台的时候,可是我却每天太阳没出来就要起床……我几乎把我所有的一切都贡献给了这个军区,这个家族!不是因为我无私,也不是因为我是圣人。所以,在我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和精力的之后……你或许不知道,我从二十四岁开始,就有了白头发!我不是无私的人,更不是圣人,我付出了这么多之后,我不会白白的将我付出如此多代价而换来的东西,拱手随便送给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我丈夫的亲侄子!哪怕这个人是那些固执的老臣子们认定的‘继承人’!我可以毫不谦虚的说,贝斯塔军区能有今天,是我一手把它建造成如今的这个模样,我不会随随便便的让别人从我手里把它夺走!”

  夏亚沉默了会儿,苦笑道:“您可以考虑生一个孩子,然后将来等您的孩子长大了,再继承您的事业……”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总督夫人的语气变得黯然了许多:“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这样的场面:给我的丈夫生出一个继承了我们血脉的孩子!然后我会继续为贝斯塔军区的事业而奉献我的精力,二三十年之后,等我的孩子长大诚仁,等我变得老迈,等我的视力开始下降,等我的思维不在清晰,等我的耳朵开始变聋的时候,我会把我的心血,交给我的孩子,让他去将它继续发扬光大……但是这一切,我不会交给一个外人!哪怕这个人,也是尤里家族的人,哪怕这个人,是尤里家族的现在唯一的男丁!”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话显得有些自私,至少她将自己的位置放在了家族之上——但是这种自私,却让夏亚不得不承认,她至少很坦白。

  可能,对于很多贝斯塔家族的老臣子来说,他们才不在乎为了这个事业,这个女人付出了多少,他们在乎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这个事业必须交给一个姓“尤里”的男丁去继承。在这些人的眼里,这位总督夫人做的再好,也不过是一个“暂时保管者”而已。

  夏亚笑了笑,他看着这位总督夫人,低声道:“我想,这位李尔将军成为那些固执的老家伙们的选择对象,应该没有多长时间吧。哦,恕我冒昧,我想,一定是在近两年,您和尤里总督一直没有能养育后代的情况下,这位李尔将军才成为了某些人选择支持的对象。那么我相信,以您在贝斯塔军区经营这么多年,要对付这么一个新冒出来的家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总督夫人霍然变色,她冷冷的看着夏亚:“您的意思是……除掉一个潜在的威胁?”

  夏亚淡淡道:“我相信,您可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

  “我当然不是。”总督夫人忽然笑了一下,这笑容之下,眼神却犀利!随后她缓缓道:“李尔能当上这个哈斯克城的统领,掌控两个旗团的兵力,是那些老家伙极力为他争取来的一点资本。哼……可如果没有我的点头,他也绝对没办法站在现在的位置上。毫不掩饰的说……我的确可以让这个威胁‘消失’,彻底的消失,将它抹杀掉。但是这样一来,对我也同样会带来影响。毕竟,在那些满脑子都是‘正统’观念的老家伙心里,无论这个女人再如何努力的付出,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他们的心中,一个姓‘尤里’的男人,比一切都重要,哪怕这个人是一个庸材,他们也会心甘情愿的将他捧上总督的位置,而不会选择一个女人!”

  夏亚笑了笑,接着总督夫人的话,继续道:“……所以,您也有顾虑,毕竟现阶段,还必须保持贝斯塔军区内部的团结,至少是这种表面上的团结,一场政变或者清洗,恐怕时机还没有到来,您会继续容忍,甚至做出一些让步来,以安抚某些老家伙的心。”

  谈话就到这里结束了。

  虽然夏亚并没有对总督夫人做出什么承诺,比如“我保证会站在您的阵营之中”或者是“我军只会承认您所领导的贝斯塔军区是我们的唯一盟友”这样的话。

  但是在谈话结束的时候,夏亚只不过和这位总督夫人互视一笑,就结束了对话。

  回到了城里之后,夏亚回到了住所里,洗澡更衣,然后就静静的等待晚上和那位李尔将军的约定会面。

  将仆人支开之后,夏亚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休息,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你选择和这个女人结盟?”

  “我选择和贝斯塔军区结盟。”夏亚笑了笑:“而这个女人是贝斯塔军区的首领,所以,你的话从字面上说也没错。”

  “我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怕……到时那个李尔,说不定更容易控制一些。”朵拉的声音有些琢磨不透。

  夏亚笑了:“朵拉,你又再试探我么?如果我说出一些愚蠢的话,你才好趁机嘲弄我,讽刺我?我说,我们总是玩这种游戏,我已经腻歪透了。”

  朵拉笑了,这条母龙的语气有些不怀好意:“看来这次你到时难得的表现出聪明的一面了。”

  “我本来就不是傻瓜好不好!”夏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个女人今天的话还有所保留。很显然,这个李尔虽然是她的威胁,但是她一直不除掉这个威胁,并不只是她说的那些原因:安抚那些老臣子……笑话!她已经经营贝斯塔军区已经这么七八年了!以我所感觉到这个女人的智慧和手段,她七八年的时间经营下来,扎下的根基足以压过内部的某些老臣子。我想,以她这样的强力人物,却留着这么一个公然威胁到自己统治的李尔放在身边,一定还有别的原因。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去和那个李尔结盟。”

  “哦?你的想法是……”

  “很简单!”夏亚这一刻的眼睛里目光闪烁,就仿佛一只狡猾的狐狸一般:“假如我是一个领袖,我担心我的团体内部或许有人心存二意,有人心中对我不满,或者是有人心存反志……这样的情况下,我该如何肃清内部?派人秘密调查?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清查内部?先不说这样的举动要花费多少精力,效果却未必好,而且,这种内部的清查,往往会引起人反感,尤其是那些原本对自己很忠心的人,遇到这种调查,反而会因此而心生怨望。如果我对一个人很忠诚,但是对方却表现出不信任我,换做是我自己,也会心中生出不满的!所以……”

  说到这里,夏亚故意顿了顿,他摸着下巴继续冷笑:“所以,做调查,是最愚蠢的人才会做的事情,那些隐藏在水下的鱼,要想把它们捉住,一个一个去捕捞,太麻烦!不如……干脆给自己竖立一个靶子!竖立一个对头!有这么一个对头公然的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而且……至少从表面上看上去,这个家伙似乎还颇有几分胜面,还占据了一些优势……那么,那些原本暗藏在水下反对我的大鱼,就会一个一个主动冒出水面,聚集在这个靶子的身边来反对我!呵呵……这个做法,果然聪明!”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