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她懂的……】

   第四百一十章【她懂的……】

  那位正以为得计的总督夫人并不知道,此刻夏亚正在房间里闷闷的生气呢。

  没错,夏亚的确在生气,而且还是在生这位总督夫人的气。

  他气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之前那两个被派来给自己“暖床”的侍女的事情——这个贝斯塔军区的总督夫人也未免太小气了吧,既然有心讨好老子,也不派两个漂亮点的家伙过来!哼,丢过来这么两个丑八怪,以为老子很好大发嘛?!

  夏亚心里很是不爽。

  “哦,这么说来,如果是两个美女,你就真的笑纳了么?”

  “当然不会!”夏亚不假思索随口答道:“本大爷现在心里只有艾德琳一个,其他的女人我看都不会多看上一眼……嗯?!朵拉?!!!”

  夏亚随口说完,才猛然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他抱着自己的脑袋,惊喜的低呼道:“朵拉?朵拉,是你的声音?!见鬼!这么多天都没有你这个家伙的动静,我还以为你……以为你……”

  “以为我死了?”朵拉的声音落在夏亚的脑海里,字字依然如从前那么清晰,而且,在夏亚的感觉,似乎这条母龙的语气里,隐隐的似乎比从前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容。

  “你……你早就死了,又怎么会再死第二次。”夏亚打了个哈哈:“不过,自从梅林让我弄了那个什么该死的‘血怒’,然后又把我弄成了一个残废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还以为,会不会是梅林的法术,把你给弄消失了。”

  朵拉沉默了一会儿,夏亚仿佛听见脑海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那叹息声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愧疚的味道,不过随后朵拉的声音恢复了正常:“好了,夏亚,我一直都在的,只不过之前……嗯,因为一些原因,我没法和你沟通。顺便说一下,你现在的身体简直是糟透了!你的体力恐怕还比不上一个普通人。”

  “我也想不明白。”夏亚皱眉:“我的身体变得很软弱,可你知道的,从前我可不是这样,就算之前没有涂抹过你的血,我的身体也是很强健的,更何况,龙血发挥效力之后,我应该是变得刀枪不入才对,可现在……”

  朵拉又沉默了会儿,然后忽然就转移了话题:“现在呢?你现在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太妙,那个……亚斯兰……”

  “别和我提那个老王八蛋。”夏亚咬牙切齿:“这老混蛋多半现在已经自己跑去找索非亚大婶去了,亏得我之前居然还同情他,一时心软,告诉了他地址……真见鬼。”

  “……夏亚,小心点那个女人。”

  朵拉忽然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么一句来,让夏亚有些诧异:“什么?”

  “小心那个女人。”朵拉的声音似乎有些迟疑:“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一些不太好的气息,嗯,是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危险……夏亚没有表示反对。因为他也觉得这位总督夫人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压力——这么一个聪明得能一眼看穿你所有心思的对手,当然是危险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气息……唉,总之,你自己多小心一些吧。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的,至少现在她应该不会伤害你。”

  ※※※一支鹅毛笔被轻轻的放下,笔尖残留的一滴浓墨立刻印在了雪白的纸张上,留下一滴黑色的墨点。

  总督夫人轻轻的伸了个懒腰——以她美丽,做出这种动作的时候毫无疑问是充满了诱人魅力的。

  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揉了揉额头,修长的手指在眉心的部位来回圈了圈之后,总督夫人长出了口气。

  房间里,就在她的书桌前站着一个人,但是既便刚才那么一副诱人的姿态,这个人却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松动,整个人静静的站在那儿,沉静如水。

  这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岁的年纪,身材消瘦而修长,双臂结实有力,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犀牛皮甲,一双手臂上各束了一只金色的臂环,身后一张黑色的长弓,大腿外测用牛皮带绑着匕首——这明显是一个标准的弓箭手的装束。

  但是普通的弓箭手,自然不可能有资格站在这位贝斯塔军区的实际话事人的书房里,而他身上的那件犀牛皮的皮甲,上面细腻的花纹,带着一种奇异的光芒,这显然是加持了魔法的效果——普通的弓箭手可绝负担不起如此珍贵的一件魔法加持装备。

  这个男人的相貌很是英俊,但是却太过严肃了一些,使得他看上去有些死板而冷酷,一头灰白的头发也使得他看上去有些衰老,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一根黑色的发带上,却系了一个小小的铁铃。

  站在这个房间里,近在咫尺的这位美丽惊人的总督夫人,举手投足来散发出的那种惊人的魅力,却似乎丝毫没有对这个人的情绪造成任何波动,他的眼神依然冷酷的看着桌上的那张写满了文字的纸。

  “查明两件事情,我需要尽快得到答案。”总督夫人轻轻的敲了敲桌面,缓缓道:“第一,这位夏亚雷鸣先生为什么会悄无声息的跑到我们这里来。我可不信他是专程来拜会我的,毕竟我们两家之前没有任何联络。”

  总督夫人的语气也是冷酷而清晰:“第二件事情,我们得到的情报,曼宁格似乎曾经派兵去攻打过他们,领兵的是曼宁格的儿子莫尔卡,你我都很清楚莫尔卡不是一个废物,但是听说奥丁人却吃了一个不小的亏……这件事情,你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他们出动的兵力,领兵的人是谁,用了什么办法,什么战术,在什么地点击败了奥丁人!所有的细节,我都要知道,越详细越好!我需要在和夏亚摊牌之前,尽可能的掌握更多他的情况!明白了么?”

  这个人眼皮垂了下去:“是的,夫人,这些答案会在最短的时间出现在您的桌上。”

  总督夫人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她那明亮的眼神笼罩在这人的身上,但是这人却依然仿佛出神了一般,无动于衷。

  “怎么了?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或者,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对我说么?”总督夫人嘴角微微一扬,笑了笑。

  这个人依然没说话。

  “……唉!”

  总督夫人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

  “我只是很想和他较量一下。”这个人冷冷开口:“听说他在战场上打伤过黑斯廷。我很想试试他的实力到底如何……而且,我不喜欢这个家伙!”

  “所以在今天,他试图靠近我的时候,你射出了那一箭。”

  总督夫人的脸色忽然就冷了下来!同时变得冰冷的,还有她的眼神。前一刻还明亮动人的眼神,此刻却变得森然而充满了寒气!

  “鲁菲斯!我相信你知道,我不喜欢任何计划外的事情!更任何一件不是按照我的意愿发生的事情!我讨厌意外,更讨厌我身边的人自作主张。今天在那个村子里,你射出的那一箭,让我很不满意,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我只是想保护您,夫人。”这个人语气木然。

  “我不需要保护。”总督夫人冷笑:“你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我只会认为,你那一箭,是你自作主张的试探!对不对?鲁菲斯,你看过我整理过的那些资料,不,其中很多甚至是你帮我搜集来的,所以你认出了这个人是夏亚雷鸣!你知道他和黑斯廷交手过,所以你就失去了冷静,失去了理智,你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他的实力——你总是这样,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了‘黑斯廷’这个名字,就会让你失去理智,甚至你那原本还算聪明的头脑,也会瞬间变得愚蠢无比。”

  这个人依然沉默,但是双拳却已经悄悄的握紧。

  “没有下一次,我也不希望再有下一次。”总督夫人淡淡道,眼神撇过对方握紧的双拳:“你应该也明白我现在让你去做这两件事情的用意……我需要知道答案,但是我可以派任何人去!我派你去,只是希望你在我的客人逗留在这里的时候,离他远远的,不要再自作主张的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了,明白么?别去打搅他,更不要再去做什么所谓的试探。没错,我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把你支开,鲁菲斯,我已经把我的意思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再做什么的话……”

  “遵命。”

  冷漠的回答之后,这人终于抬起眼皮来,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总督夫人,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这个离开的背影,总督夫人的那张美丽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无奈,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夏亚美美的小睡了片刻,中午醒来的时候,终于觉得奔波了一夜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

  随即那两位“暖床”的侍女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却只是规规矩矩的伺候夏亚起床,更衣梳洗。

  那位总督夫人的确是一个很好客的主人,就在夏亚休息的这么会儿,已经派人准备了几套完全不同款式的衣服来供夏亚挑选——衣服的尺寸完全符合夏亚的身材!就连鞋子都是那么合脚!

  (老子的郡守府的裁缝里一定有这个女人的歼细。)夏亚心里暗想。

  随后夏亚被带到了守备府的一个餐厅里。

  总督夫人已经容光焕发的坐在餐桌前等待了。

  这是一顿丰盛的午餐,让夏亚惊奇的是,就连菜式大部分都是自己平时比较喜欢吃的,而且口味咸淡甚至都很符合自己的喜好。

  (好吧,看来老子的厨师里也有内鬼……)夏亚暗中嘟囔。

  必须承认,这位总督夫人不仅美貌惊人,而且博学多才,一顿午餐之中,一边享用美食,一边和身边的这位美女闲谈,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在不谈论那些让人头疼的公事的时候,这位总督夫人的谈吐生动有趣,就连夏亚都忍不住在不知不觉之中,内心的戒备渐渐松弛了下来。

  这顿丰盛的午餐结束之后,总督夫人用优雅的姿态拿着餐巾擦了擦她诱人的小嘴之后,轻轻一笑:“好了,夏亚元帅阁下,不知道您下午是不是有空?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邀请您一起去城外骑猎。”

  “骑猎?”夏亚有些惊奇,他失笑道:“吃饭之前,我以为您会在这里和我进行一场谈判。”

  总督夫人笑得温婉动人:“第一,我从来不喜欢在进餐的时候谈论公事,那样会影响胃口。第二么……夏亚大人,您可是大名鼎鼎的罗德里亚骑兵出生呢,骑术想来自然是很好的,小小的骑猎应该难不倒您吧?况且,您正是在一场骑猎大会里得到已故康托斯皇帝陛下的赏识,依此扬名的呢。所以,是否可以让我见识一下您在马背上的英姿呢?”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说话的确很好听,夏亚想了想,没有拒绝。

  两人享用了一些餐后的茶点,又坐在那儿寒暄闲聊了会儿——这个女人的学问真的让夏亚吃惊,博古通今,无论是谈论天文地理,还是艺术哲学,甚至是兵法谋略,都能说的头头是道,信手拈来。

  最关键的是,她这样的博学,却并不会让人生出丝毫的不舒服——比如像夏亚这种粗鄙的家伙。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我们的土鳖是一个文盲——事实上也差不太多,毕竟夏亚的文化程度在某个不负责的老家伙的教育下,仅仅也就是能说会写而已,至于其他的知识,也仅限于翻阅老家伙留下的那些破书和一些古老的笔记而已。说夏亚是文盲,是有些过分了,但如果说他是一个“半文盲”,恐怕连夏亚自己都没法反对。

  一般来说,像夏亚这样的人,面对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在一起谈话的时候,总是会生出一些内心的不舒服和不自在。但是这位总督夫人却完全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她总是在不动声色之中将话题引导向最正确的方向,然后故意诱导夏亚也能恰如其分的发表出一点看法来,不至于冷场。甚至她还会主动和夏亚谈论起来打猎的学问——让夏亚惊奇的是,他自己可算是一个优秀的猎手了,但是显然这位总督夫人在打猎的学问上,似乎知道的并不比自己少!很多窍门都是老猎手才会掌握的,这位身份尊贵的总督夫人居然也都是了如指掌。

  其实,夏亚的耐心并不算太好,有几次他心里都有些忍不住想把话题转向正事——毕竟他可没心思在这里耽误太久的时间,偏偏这位总督夫人东一句西一句,闲聊的兴致勃勃,可就是不肯把话题转到说起正事。

  可每次在夏亚耐心快耗尽的时候,内心里就传来朵拉的提醒。

  朵拉提醒夏亚一定要沉住气!

  “如果对方不先说,你就绝对不要先开口!你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好了。”

  这是朵拉的话。

  所以,两人聊了好久之后,几乎把打猎的学问重新研究了一遍,然后就有仆人进来报告,骑猎活动的马匹和装备都已经准备好了,卫兵也已经集合完毕,就在外面等候。

  “来吧,夏亚大人,让我观赏一下您优秀的狩猎本领。”

  “我希望您的狩猎本领也能向您说的那样精彩。”夏亚不甘示弱的回敬一句。

  ……狩猎的场合并不远,就在哈斯克城外的一片郊林。

  此刻已经进入了秋季了,正是野兽们出外寻觅食物准备储藏过冬的时节,也算是狩猎的好时机。

  虽然哈斯克城外的郊林里并没有什么珍奇的野兽,也并不算是一个很好的猎场——不过两人都很清楚,这不过是一个作戏的幌子而已。

  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之下,两人一路骑马出城——夏亚的身体虽然不如从前,但是骑术却幸好没有丢下太多,上马和艹控马匹的动作至少看上去还是很娴熟自然的。当然了……从前的一些类似让马匹人立的那种高难动作,他现在可没本事做了。

  这片树林就在城外的东边,站在树林旁,就能清晰的看见哈斯克城的城墙轮廓。

  来到树林旁,护卫骑兵已经先进了林子里去进行搜索,也分出了两个小队绕着林子进行警戒。夏亚和总督夫人坐在马上喝了口水,总督夫人回头用马鞭指着不远出的哈斯克城:“夏亚大人,您听说过这座城么?”

  “……知道一点。”夏亚淡淡一笑:“可惜,帝国投入巨大的这么一座要塞,却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所以说,人,才是一切的根本。”总督夫人叹了口气:“埃斯里亚郡的郡守是一个胆小的蠢货。这样的蠢货,就算给他十万雄兵,给他一座比哈斯克城更雄威高大十倍的要塞,他最后也只会乖乖的投降而已。可如果换了郡守是您的话,那么恐怕我根本就不会下令出兵埃斯里亚郡,甚至都不会把主意打到您的身上了。”

  “我想,今天的恭维已经够了。”夏亚笑了笑:“虽然好话听起来的确是让人很舒服,不过总督夫人,我想,您也不用过分谦虚的。”

  两人对看了一眼,总督夫人在马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夏亚笑了笑,一个骑兵立刻递来一张猎弓——夏亚一接过这张弓就顿时心里一顿!

  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猎弓,弓弦和弓胎都是普通的质地,力量也很一般……若是在从前,夏亚略微一用力,甚至能把这种弓直接拉折掉。

  可现在……以他目前的体质和力气,这么一张普通的弓,只怕拉满了都要有些费力了!

  这一次,夏亚心里更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总督夫人,的确是看穿了自己的实力的!之前在马车上的那些话,显然并不是虚张声势。

  他看了看这张弓,又多看了这位总督夫人一眼。这位美丽的女人却只是一笑,仿佛浑然没有在意夏亚深邃的眼神:“就请夏亚大人为我展示一下您出色的射术吧,我可是听说,您当初一箭将一头鹿射穿了呢!”

  这个她都知道……夏亚撇撇嘴角,当初是当初,当初自己一身神力,用的弓也是兰蒂斯人送的极品“聚啸弓”,可现在嘛……聚啸弓在打达曼德拉斯大蛇的时候损毁掉了,这种极品的好东西,哪里能轻易的再找到一个?况且以自己现在的力气,就算真的给自己一把聚啸弓,那乐子可就真的大了,自己只怕再也拉不开那种强力的弓了。

  (她到底是真的看穿了我现在的实力……还是……这张弓也仅仅是一个试探?)夏亚带着一肚子疑惑,面色不变的策马缓缓入林。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射箭这种事情,力气和准头缺一不可,他现在自然没法展示所谓的“神射术”了。不过对于一个优秀的猎手来说,弓箭并不是唯一的武器。

  夏亚入林之后,就干脆跳下了马来,沿着草丛树根,缓缓的搜索起来,搜索出了一些野兽行动的痕迹,他很快就灵巧的取出了一卷绳子,打了一个捕兽的绳结套来,又用小刀削了几根树枝,做了几个简易的陷阱……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娴熟,如同当初在深山里行走的那无数个曰曰夜夜。

  就在夏亚削树枝的时候,忽然心里一动,故意手腕一抖,仿佛就是那么漫不经心的……就见他手腕的动作忽然就变得轻灵起来,这分明是他那独有的劈柴的手法!

  就在此刻,夏亚偷偷的瞥了一眼那个女人。

  果然!

  这位美丽的女子,原本还一脸平静和煦的笑容,但是忽然看见夏亚削木头的手法之后,那双美丽惊人的大眼睛,飞快的眯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她看得懂!!!

  这种劈柴的手法,梅林和索非亚大婶那样的强者都赞叹不已。

  而此刻,这位总督夫人的眼睛里瞬间闪过的光芒来看,她分明是看得懂!她能看懂这种手法的神奇!

  这样的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足以证明了一点: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外表上看得那么弱不禁风!

  接下来,总督夫人故意好奇的走过夏亚布置的那些捕兽陷阱,口中啧啧称赞夏亚的猎术,但是夏亚却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趁机仔细的观观察自己削出来的那些树枝的切口而已!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