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太无耻了……】

   第四百零六章【太无耻了……】

  夏亚伸手在索格尔身上的衣衫里仔细摸了摸,最后终于在他内衫腋下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用线细细缝好的布囊,随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本薄薄的册子。

  这是一本羊皮纸册,淡黄色的纸上已经染上了一些血迹,边角也有些磨损,更带着索格尔的体温。

  夏亚翻开之后,就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行一行的名字,字迹并不工整,甚至有些拙劣,但是却写得很是整齐,一笔一划,认认真真。

  这是一份名单,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有一些简短的标注,军衔,年纪,军职等等。

  这显然就是索格尔之前诉说的那份他麾下的那些慷慨赴死的骑兵的名单了——科西嘉军区最后的一支军队,也是最后的一把火种。

  此时此刻,夏亚心中忽然涌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来。

  虽然,索格尔等人的立场属于叛军,算是和自己处于敌对的状态。但是,如果抛开这些的话,当他脑海里忍不住幻想出那个场面:那个绝望的夜色之中,一个流泪的将军的注视之下,百于名雄壮的骑兵抱着必死的决心,安静的列着队伍踏向远方——塌上死亡之路,而且是以那样一种平静和坚定的模样。

  纵然是身为敌对的立场,夏亚也忍不住有些心中被打动。

  忠诚和信念这种可贵的东西,这两种品质,本来就没有什么立场区分可言的。

  索格尔已经不能动弹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亚从自己身上取走了那份名册,这位将军似乎还想挣扎,但是动了动手指之后就放弃了,他闭上了眼睛,低声道:“好吧,既然我已经失败了,那么这份名册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只恨……我没有能够完成对他们的誓言!”

  夏亚淡淡一笑,将这份名册折叠了起来,然后塞进了胸口的衣衫里,他瞧着索格尔的眼睛:“这份东西,你一直都这么小心翼翼的藏在贴身的那个秘密口袋里?”

  “哼。”索格尔冷冷道:“这不只是一份名册,也不只是几百个名字而已,而是几百份期望和责任!你懂什么!”

  夏亚点了点头。

  随即他想了想:“我想,我不必再去审问这位盖亚公子了,索格尔阁下,我相信以你这样的人的品质,是不屑于在撒这些谎的,尤其是面对那三百忠诚牺牲的骑兵,你更不会在他们的事情上撒谎。我相信你。”

  说完,夏亚又走到了盖亚的身边,看着这位昏迷的科西嘉军区的公子,夏亚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这笑容就绝没什么好内容了。

  但凡是夏亚身边的人,比如饱受土鳖荼毒的多多罗或者伊伦特等人,一看到夏亚大人露出这种笑容,就会心惊胆战——因为这位貌似憨厚的大人只怕又在算计谁了!被这位大人盯上的家伙,恐怕下场都好不了!

  “还真是天赐良机啊。”夏亚眯着眼睛,貌似憨厚好爽的脸庞,但是那双眼睛里闪动的目光却仿佛一条标准的狡猾的狐狸。

  “老家伙。”夏亚看着老亚斯兰:“看来我们的路上多了两个伴儿了。”

  亚斯兰翻了翻眼皮,似乎有些不爽的样子。

  夏亚才不理会这个老家伙的反应呢——对于他来说,这个从天而降的盖亚,简直是自己捡到的一个大大的宝贝!这么一个人在自己的手里,只要能带回去,让自己手下的那帮一肚子坏水的部下,比如波波夫达克斯那条毒蛇,冷酷多智的莱茵哈特——这些家伙绝对能想出一堆让人毛骨悚然的主意,将这位盖亚公子身上的价值最大程度的榨取出来!

  这样的事情在夏亚的心里自然是更重要的——至少远比帮一个老情圣去寻找多年前的老情人这种无聊的勾当要重要的多。

  这个貌似破落的村子里,虽然没有人烟,但是夏亚到时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一辆破破烂烂的大车。这大车想来原本是农夫用来拉运草料的,不过破损得厉害,一个轮子都有些歪了,行走起来的时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只可惜没有拉车的牲口了。

  当然,这个问题却是难不倒我们的夏亚土鳖的。

  他用一桶凉水浇醒的那位盖亚少爷,然后用小刀顶在了盖亚的咽喉上,请他做了一个选择:

  “你去拉车,或者你变成尸体被我装在车上。”

  这位盖亚少爷虽然少了一点智慧和胆色,但是对于“生还是死”这种简单的选择题还是不会做错的。他立刻二话不说的跑去主动将那根破烂的绳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夏亚也毫不客气的将重伤的索格尔装在了车上。

  索格尔在用了老亚斯兰的伤药之后,药力发作了片刻之后,就终于昏睡了过去,老亚斯兰说这是好事情,睡眠有助于他伤势的恢复。

  虽然那位盖亚少爷,亲自拉车,而他的从前的部属躺在车上,让他心里多少会有些不甘,但是在夏亚锋利的刀锋面前,这些小小的情绪自然是可以完全忽略的了。

  更何况,夏亚自己也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车上。

  “看来你的部下还真的够照顾你。你看看,你身边的人都死伤绝了,这个索格尔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你身上却一个疤痕一个伤口都没有。”

  夏亚摇头叹息,然后看了看老亚斯兰:“喂,老家伙,有车坐,你上来不?”

  亚斯兰站在那儿,冷笑看着夏亚,笑容里有些古怪。

  夏亚心里一动:“怎么了?”

  “右边,村子外,有动静,至少有几百人,已经将右边围住了,还有两队人已经分别从两边绕了过去,看来是准备把整个村子包围起来。”亚斯兰淡淡道。

  ……呃,这次夏亚学了一个乖,他没有听老头子说的“右边”,而是直接将脑袋扭向了左边望去。

  看了会儿,夏亚跳下车来趴在了地上,耳朵贴着地面仔细听了会儿,脸色也严肃起来。

  果然有动静。

  脚步声音很整齐,有条不紊,而且明显训练有素。两边迂回包抄的速度也是干净利落。

  什么山盗马贼之类的乌合之众绝对没有这种素养,只有精锐的正规军才具备如此的战术素质。

  “已经围住了。”夏亚皱了皱眉,可是看了一眼亚斯兰,他的脸色重新轻松了下来。

  放着这么一个绝顶大高手在这里,自己还怕什么?

  可下一刻,夏亚真的皱眉了!

  因为他听见了一种声音!

  马蹄声!

  ……轰隆隆的马蹄声从远而来,仿佛踏碎了这夜晚的寂静,奔腾如浪潮一般的蹄声,就如同夏曰的闷雷和暴雨!声音是从南边传来的,以夏亚的经验,这样大的动静,来的至少有数千骑兵,而且一定都是精锐!只有精锐的骑兵奔跑起来才能发出如此有气势的动静!

  随即呜呜的号角很快响起,当第一声号角响起在南边的时候,很快,东西两侧的远处立刻传来了呼应的号角声,随即蹄声从东西两侧再次传来,这一次,三个方向的声音加起来,夏亚判断恐怕数量已经上万了!

  上万的骑兵!

  三面的马蹄声从远而近,很快就逼迫到了村子外面,随即在那急促的号角声之下,那先前还如浪潮奔腾的马蹄声戛然而止!只这一个细微的变化,就足以证明这些骑兵的素质了。

  夏亚看了看亚斯兰,老头子依然一脸淡漠的样子,负手抬头看着天色。

  回头看去,那位盖亚少爷已经满脸苍白,早已经脱掉了身上的绳套,缩在了大车的车轮后,只露出半个脑袋,全身瑟瑟发抖。

  (果然是没用的东西……)夏亚心中嘟囔。

  `村子的东西两头同时传来了尖锐的呼哨,这明显是军队中的讯号,很快的,夏亚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音,随后就有大批穿着黑甲的士兵从东西两个方向冲进了村子里来,这些士兵都是一身黑甲,前面的士兵手里举着半人高的盾牌,后面的士兵手里张着弓箭,蓄势代发。一排一排整齐的沿着街道直推了过来。

  冲到了夏亚等人所在的这个小广场大约不到五十步的时候,对方停住了脚步。

  街道的南边,马蹄声传来,一匹火红色的战马飞驰而来,身后跟随者数百黑骑,冲到了街头,那火红色的战马上,骑者猛然拉住缰绳,战马顿时高高扬起前蹄来,发出一声长嘶。

  马背之上的骑着,一身火红色的大披风,在这夜色之中却是如此的扎眼醒目,一头长发,也如同那披风一半的火红,就仿佛一团火焰披散在那骑者的身后!挺拔的身躯带着一股子英爽之气,夏亚只是一眼瞥过去,立刻就感觉到一束炯炯的目光射了过来,在自己的脸上扫过,甚至夏亚都忍不住心里一动——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眼睛能亮成这样的。

  “呵呵呵呵……”

  一阵笑声从马上那人的口中传来。

  一听这笑声,夏亚心里忽然奇怪的想起了一件东西:丹泽尔城里卡托那个走私贩子的库房里那些用冰冻起来的蜂蜜。

  甜蜜得可人,清脆得爽利!

  毫无疑问,马背上的这个人是一个女人,也只有女人才会用这样一种声音发出笑声。

  “……呵呵,盖亚少爷,我实在没想到,你逃跑的速度这么慢,本来按照我的计算,你应该已经跑到埃斯里亚郡了,看来你远比我预料的还要差劲一些。”

  话音刚落,马背上的这个女人已经翻身跳了下来,那火红的披风就如同一抹火焰在夏亚的眼前闪过,面前的一个劲装丽人,就这么站在了眼前。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夏亚忽然心中涌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来。

  她是一个女人!——这虽然是一句废话,但是当夏亚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或者说,每一个男人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心里都会生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女人的女人!

  那件火红色的大披风,无法掩盖出她婀娜的身姿曲线,甚至当你第一眼看去的时候,会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这个女人的全身都是用那一根一根诱人的弧线组成的!

  或者说一句粗话,那么就是:这个女人的身材还真他妈的好到暴!

  她的脸庞如果单纯的看五官来说,仿佛并没有什么特别惊艳之处,但是偏偏这么一张脸蛋上五官组合在一起,就给人一种奇异的美感,似乎分布的比例几乎完美到了极点。

  她的嘴唇略微有些薄,缺了一些丰润,但是圆润柔媚的下巴却完美的掩饰了这一点,她的额头或许略微宽了一些,但是那一对动人的明眸却完全让人忽略掉了额头的宽阔。她的眼神或许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过于犀利了一些,但是当她笑的时候,就连夏亚都忍不住会生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来。

  这个女人……很美!

  对于夏亚这种审美观已经被某个无良的老家伙栽培得一塌糊涂的家伙来说,要让他觉得一个女人很美,实在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很多真正的美女,在这位土鳖大人的眼里却反而被视为怪物。

  但是,却唯独有一个例外,就是那位美到了极点的太子妃黛芬尼殿下。

  而此刻,第二个例外就站在了夏亚的眼前。

  甚至就算以夏亚的眼光来看,都不得不承认,虽然眼前这个女人的相貌完全不符合老家伙灌输给自己的审美标准,但是……她仍然很美!这种美,是已经超越了所谓审美标准的界限的那种魅力!

  “或许我该走的慢一些,这样能让你们跑得更远些……可惜,我已经厌倦了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这位美女轻轻的打了个哈欠,抬手掩了掩嘴,然后她另外一只手缓缓举起。

  周围那些盾牌之后,唰的一声,无数弓箭手立刻举起了手里的弓弩,箭头如林,指着中间的几人。

  “这就结束吧。”

  ……夏亚原本还自信慢慢的,可此刻忽然回头一看,他立刻脸上就仿佛被人砍了一刀一般!!

  亚斯兰!!那个原本就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头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也不知道这个老混蛋是从什么时候忽然消失的!或许在对方这些军队冲进来之前,老家伙就已经没了影子!!

  可这种关键时刻,自己最倚仗的这个家伙,居然……居然他妈的跑了?!

  夏亚心中吐血,扭头看着那位美女,心里念头飞快的转动,不等那位美女的手落下,他忽然就叫了一声:“等一下!”

  他已经退到了大车旁,忽然就举起刀子来横在了那位盖亚少爷的脖子上,高声叫道:“别放箭!!我们投降!你们不是要盖亚少爷么?我们把他交给你!我们投降!!”

  “…………”

  “…………”

  “…………”

  所有人都呆住了。

  就连那位美丽惊人的女子,也瞪大了眼睛意外的看着夏亚。

  原本夏亚站在大车前,而那个盖亚躲在大车的车轮后发抖,众人只当夏亚是和盖亚一起逃出来的部属而已。

  此刻这位“部属”忽然把刀子横在了主人的脖子上“卖主求荣”——这个举动,在此刻的这个场合下,实在就显得有些滑稽了。

  那位美女怔了怔之后,随即笑了起来,她的眼睛盯住了夏亚:“哦?你是什么人?”

  忽闪的眼睛里,忽然就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神采来。

  夏亚咳嗽了一声:“我……我是盖亚少爷的部属卫兵……那个,你们不是要盖亚少爷么?我把他献给你们,求您放了我们走吧……”

  “卫兵?”

  那个女人格格笑了笑,随即眼神犀利了起来。

  夏亚故意低着头,用力拽着盖亚,将这个已经完全瘫软的家伙从车轮后拖了出来,然后朝着那个美女靠近了过去。

  他心里计算着距离,嘴巴上却故意做出惶恐的声音来:“别放箭!别放箭!我这就把他交给你们!别放箭……”

  一步,两步,三步……就在夏亚已经走到了那个美女不到二十步距离的时候,忽然,咻的一声锐利的破空声!

  扑!!!

  一柄雕翎狼牙利箭破空而来,直接钉在了夏亚的面前脚下,就钉在了他的脚尖前!箭身几乎没土小半,箭尾兀自还在颤抖!

  这一箭,好强的力道!无论是准头还是力量,都毫无疑问是一流之选了!

  “呵呵,小心哦,狡猾的家伙,任何人不经我允许就靠近我十步之内,可是会被格杀的。”

  那个美女眯着眼睛在笑,却盯着夏亚:“你到底是谁?你不是盖亚的部属!跟随他的一共三百四十七个人,每一个人的脸和名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的脸色渐渐变得严厉起来:“我数到三,说出你的名字来,陌生人!否则的话,我保证下一次,这些箭都会射在你的身上。”

  说完,她举起了一根手指:“一!”

  夏亚开始流汗了!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夸张,而是他真的流汗了!

  若是换在从前,夏亚大爷一身强横的本领还在,纵然打不过这些人,但是靠着龙血加强过的刀枪不如的身体,加上一身魔兽一般的蛮力,以及彪悍的“破杀千军”的武技,还有锋利无双的火叉,就算是乱军之中,夏亚大爷也能杀他个七进七出的。

  可现在嘛……一身蛮力没有了,夏亚大爷现在多走几步路都会喘气儿呢。

  刀枪不如的身体也没有了,保证一把小刀轻轻一割就能把夏亚大爷的皮肤割出血来。

  至于“破杀千军”——呃,别说千军了,就算来两个壮汉都能轻松的把他撩倒!还有锋利无双的火叉……他妈的,老子是被亚斯兰那个家伙绑架出来的,谁没事吃过饭散步遛弯儿会带着那个玩意儿?

  说起来……那个老王八蛋到底他娘的跑到哪里去了?不会真的不管老子了吧?夏亚心中抓狂!

  夏亚脑子里纷乱的想着的时候,已经听见了对方冷冷的声音:

  “二!”那个美女的嘴唇里吐出的声音带着残忍的味道:“你真的不打算说么?那也没什么关系了,无论你有什么计谋和打算,死去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三!”

  被无数弓箭指住的夏亚,忽然就鼓足中气大叫一声:“哈哈!好了!”

  他一把推开了盖亚,将这个软蛋推倒了地上去。

  随即夏亚横刀在胸,傲然一笑,笑得一脸豪迈和凛然!

  此刻,我们的土鳖大人目光如电,犹如天神下凡,一脸蔑视的看着面前的千军万马。

  如此豪迈的气魄,只怕奥丁神皇站在这里都会被他比下去!

  如此狂妄的大笑,只怕梅林本尊扎那子这里也会自愧不如!

  如此凛然的神情,只怕阿德里克将军都要逊色他三分!

  如此自信沉着的风度,只怕比智者卡维希尔都要更胜一筹!

  “问我的名字!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就懒得试探你们了!本帅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谅你们也是听过本帅的名字!”

  夏亚傲然一笑,字正腔圆,掷地有声!

  “本帅,奥丁?黑斯廷是也!”

  `云端之上,某个被骂做老王八蛋的家伙正竖着耳朵倾听,却立刻脸色一变,瞠目结舌,随即就差点笑得从云端上摔下去。口中忍不住嘟囔念叨:“太无耻了,太无耻了……这小子若是早生几十年,我们这帮老家伙哪里还有活路……”

  千里之外,某个戒备森严的军营之中,某个一脸严肃冷酷的英武男人正在轻轻的擦拭着手里锋利的三棱战枪,三棱战枪的枪刃正在擦拭之后越发的显得锋芒逼人,而就在这个时候,擦枪之人忽然没来由的全身打了一个寒战,抬起头来看了看紧闭的大帐帘子,皱紧眉头:“哪里来的寒风,怎么忽然觉得有些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