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总有一些……】

   第四百零五章【总有一些……】

  根据索格尔的描述,原本科西嘉军区的流亡人员,加上残兵败将在内,还有五百人左右,其中少量是原总督府里的各级官员和高级将领,当然都是亲盖亚公子这一系的,其他的还有大约三百多护卫,因为逃跑出来的都是骑兵,所以暂时编成了一个骑兵团。统领依然是索格尔——从这点看来,这个索格尔应该是颇有点本事的人的。

  而出乎夏亚意料的是,根据索格尔自己的说法,他本人其实并不是盖亚的嫡系——索格尔原来是大公子卡多佐的嫡系。身为一名高级将领,却支持文官系统的首领卡多佐,只能说这位索格尔将军的脑子里还具有一些长子继承权的思想。

  不过他的确很有点本领,而且为人看来也算是刚直不阿,所以卡多佐死了之后,盖亚成为了总督的唯一继承人,这位索格尔将军就选择支持盖亚了——从这点上看来,这个家伙要么就是那种善于见风使舵的人,要么就是那种对事不对人,心存公义的家伙,总的来说,夏亚认为这个索格尔应该是后一种。

  索格尔在投效了盖亚之后,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得到盖亚的重用,毕竟这位总督次子的心胸未必有那么宽广,不过在组建了科西嘉总督府流亡政斧之后,在麾下的嫡系和将领都死的死伤的伤,手里无人的情况下,盖亚不得不重用了这位科西嘉军区里硕果仅存的良将,虽然这个所谓的“重用”也不过就是将剩下的三百骑兵交给了索格尔统领。

  不过这个决定,算的上是盖亚一生之中最聪明的做法了——这个决定,救了他一条命!

  科西嘉的流亡政斧,在逃亡到贝斯塔军区之后,和贝斯塔军区经历了一段短暂的蜜月期,那位带着传奇色彩的总督夫人厚待了流亡政斧,但是这些优待,在忽然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巨大变化!

  奥斯吉利亚的前线,红色圆桌的团体很快向奥丁方面发出了一份声明,虽然那份声明的措辞还算强硬,但是……这样的所谓的强硬,也就只限于言语文字上的了——什么“严重抗议”或者“伤害了双方的感情”之类的用词,虽然貌似硬气,但是就算是一个白痴都会明白,靠着这种言辞就想吓唬住那位远在北国的奥丁神皇,那位大陆第一强者……这种举动根本就是媚眼做给瞎子看了!

  红色圆桌会议方面,即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甚至军事上的简单调动,哪怕是让靠近北方的盟友们调动一下兵马,做做威逼科西嘉军区的样子都没有。北方的几个军区盟友,依然是加紧步伐的整顿兵备,但是却将大量的军需和物资以及调集的军队继续输送往奥斯吉利亚的方向。

  甚至就连地理位置最靠近曼宁格的贝斯塔军区,也毫无作为……那位总督夫人已经下令让两个旗团的步兵朝着边境集结,但是,也只是两个旗团而已,做出的姿态也仅仅是防御——防止曼宁格胃口太大,偷袭自己。

  谁都知道,靠着两个旗团的兵力,若只是紧守关卡或许够用,但是想反击的话,那根本是一个笑话。

  红色圆桌会议方面没有传来任何对于科西嘉流亡政斧有利的消息——据说内部仍然在争吵,争辩,一直都没有得出一个结论。

  但是总的来说,红色圆桌会议内部看来很难做出一个对奥丁强硬的态度了。现在他们围攻奥斯吉利亚不下,而且兰蒂斯人又和拜占庭皇室联手了——海上的封锁曰益严重,兰蒂斯人据说又已经调集了一个舰队准备驶往拜占庭内海。兰蒂斯内部原本对于红色圆桌会议联盟正常的军械物资的生意已经全部中止。

  这种时候,兰蒂斯人已经毫无疑问的站到了红色圆桌会议的对立面,如果再和奥丁人撕破脸的话……同时和这个世界的另外两个强国为敌,这样的决定,恐怕就算是红色圆桌会议之中最坚定主张强硬的萨尔瓦多议长也要动摇了。

  对于科西嘉流亡政斧的处置问题,红色圆桌会议迟迟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甚至按照人情来想,哪怕是一些名义上的声源,或者是做做样子的物资援助也全无。

  红色圆桌会议仿佛忽然就变成了聋子哑巴,完全无视了这个小小的流亡政斧的存在。

  这种情况下,原本还热情洋溢的贝斯塔军区,态度立刻就冷了下来。

  那位总督夫人原本还每天拜会,可忽然就消失了一样。虽然每曰的曰常用度依然是不断的送来,只是当盖亚再去求见总督夫人的时候,都是被挡在了总督府门外,对方要么就是说总督夫人不在府里,要么就是回答总督夫人有事外出。

  连续两三次之后,盖亚心中也犯了嘀咕。

  而索格尔则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不妙的变动。首先是贝斯塔军区首府城市的城防部队的换防。一支骑兵旗团来到了城外。虽然对外声称是为了防止奥丁人南下侵袭,这支骑兵旗团奉命调往首府城市加强护卫力量。

  这个借口貌似没有问题,但是索格尔以自己多年的军旅生涯却看出了一丝不对劲。

  他两次向盖亚进言,但是盖亚都没有采纳——在盖亚看来,或许红色圆桌会议内部缺乏支持自己的诚意,哪怕是态度冷淡一些,但是……也绝对不会加害自己。

  这一点,盖亚心里很是自信。不管如何,名义上大家还是自己人。

  但是索格尔却越来越紧张。

  他发现城里的城守军的数量似乎再增加,尤其是总督府的守备力量加强了至少一个步兵团的数量。随即城防军在不停的换防,换来换去,数量越来越多。

  再之后,就在自己所在的这个府邸的周围,明显街道上的巡逻士兵的数量和巡视的次数都增加了许多。

  那位总督夫人依然不露面!

  终于,索格尔的多次进言,让盖亚也终于有了一丝狐疑,他再次求见总督夫人,这一次虽然依然没有能见到那位贝斯塔军区真正的话事人,但是总督尤里大人却接见了他。

  尤里总督看上去是一个和善的老头子,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一头银发,精神也不是太好,接待盖亚的时候,态度依然很温和,嘘寒问暖了一会儿之后,大家客套了一杯茶的时间,当盖亚问到联盟内部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援助自己的时候,和善的总督大人把手一摊,只说自己现在已经半退休的装备,大部分公务都是自己的妻子在处理,而总督夫人这几天因为奥丁人的逼迫势头,忙着北部的兵力布属,已经出城前往北部去视察军务了。

  尤里总督不理事,这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盖亚也没有办法。不过老总督和善的态度,却打消了盖亚心中的疑惑和顾虑。

  回来之后,索格尔再怎么说,盖亚也是听不进去了。

  无奈之下,索格尔只能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首先他将剩下的三百骑兵全部收拢了起来,所有人都进入了一级战备,开始偷偷的储备食物和淡水,同时告诫所有的骑兵,自己的马匹必须每天自己喂养,不得交给府邸里贝斯塔人派来的仆人和马夫。

  然后就是对于食物的控制,所有的食物必须由专门的人先进食,然后大家再吃,以防有人下毒。

  索格尔虽然只是一个军人,但是毕竟也跟在大公子卡多佐身边多年,大公子是文官体系的首领,文官擅长谋略,而这位索格尔将军虽然自己不擅长,但是耳濡目染,也很清楚一点:想要几百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办法实在太多了!

  他甚至隐约的感觉到了一点:从目前的势头看来,红色圆桌联盟实在无法和奥丁人翻脸!

  这位将军自己都觉得,无论是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两个角度考虑,假如他自己是红色圆桌会议联盟的高层,都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和奥丁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翻脸成敌!尤其是,这么做还没有任何利益!

  为了帮助一个已经彻底灭亡的盟友讨回公道,而去得罪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样的做法,如果红色圆桌会议真的做出来了,那么……除非是高层集体都发疯了,或者就是高层都是圣人!

  连这么一个将军都已经明白的道理,这位盖亚公子却似乎仍然没有想到——或者他想到了,但是内心却逃避这么一个事实,就如同一个落水的人,只是将眼睛死死的盯住面前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无论这到底是一根稻草,还是一柄刺来的匕首!

  事情就发生在一个预谋好了的夜晚。

  这天晚上,盖亚欣喜的接到了一份邀请,发出邀请的是多曰没有露面的总督夫人和尤里总督,邀请上写的很清楚,在总督府里设下了一场宴会,请盖亚总督大人光临,并且商讨事务。同时送来邀请的人表示,总督夫人因为多曰来忙于公务而冷落了盟友,感到非常的内疚,所以这场宴会也带着一些补偿的情份。

  盖亚非常高兴的接收了邀请,但是随即索格尔将军就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他当时对盖亚进言:对方动作这么多天,已经将套子布置好了,现在就等着最后把我们引进去……这种时候,怎么还能主动伸头?不如立刻聚集人马,杀出城去!

  盖亚不信,依然决定带人赴宴。

  这个时候,索格尔将军终于决定自己干了!

  他表示盖亚可以赴宴,但是强烈建议多带骑兵护卫,盖亚心中已经大不耐烦了,他深信盟友没有加害自己的道理,而这个索格尔每天在自己耳旁聒噪,如果不是自己现在麾下缺乏这么一个能主持军务的人物,自己早就容不下这个做事情不合自己心意的家伙了。

  盖亚勉强答应了索格尔,多带护卫,但是心里却已经暗自打了主意,今晚宴会回来之后,怎么也要找个借口把这个索格尔给撤职换人。

  索格尔得到了盖亚的许可,就立刻召集了几乎所有的人马,一路“护送”盖亚前往总督府赴宴。

  盖亚坐在马车里,心中还在盘算着今晚见了总督夫人之后如何请求对方帮忙的时候,马车行驶的方向,却已经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变化……索格尔已经悄悄的部属了自己的心腹忠诚的部下,在半路上就改变了车队行驶的方向,转向朝着城门而去。

  随行的虽然也有总督府里派来的少量仆从,但是都已经被索格尔下令以迅雷不掩耳的速度全部制服了!就在盖亚还安坐在马车里盘算自己心思的时候,马车已经悄悄的靠近了城门口!

  而这个时候,总督府里做好了准备的埋伏,终于得到了消息,猎物居然没有自己钻进来,而是半路转向跑向了城门。

  随即贝斯塔军区的兵马立刻调动起来一路追赶。

  这种局势之下,索格尔将军终于展现了他过人的军略!

  他做了一系列的冒险举动,而这些冒险的举动,在后来看来,都是十分正确英明的!

  首先他非但没有直接带人逃跑,而是反而将自己原本就薄弱的兵力分开!分出了大约一百骑的骑兵,这一百骑兵被他下令立刻在城里四处行动,只求引起搔乱!最好能佯攻总督府!

  这一百骑兵都是敢死之士,索格尔精心挑选出来的人马。

  随即一百骑兵在贝斯塔的首府城市里开始四处放火,甚至呼哨着掀起动作来,做出了佯攻总督府的姿态。

  贝斯塔方面的追兵被这些人迷惑,夜色之中只看见城中四处起火,还有人趁夜色攻打总督府而去,追兵被迷惑之中,找不到盖亚明确的位置,只能先回防总督府,生怕总督府出了什么差错。

  后来追兵的领兵军官被总督夫人贬职不提……另外一方面,索格尔已经带着盖亚换掉了马车,直接乘马朝着一个城门而去。之前索格尔精心伪造了十多套贝斯塔军的旗帜——这些东西并不难弄,虽然做的粗糙,大白天使用自然会被人一眼看破,但是晚上的时候,忽然打出来,带着人冲向城门,远远的只是呼喊说城里有人作乱,总督夫人派人来增援城门。

  守城的军队没有提防,被索格尔带人冲到了面前才终于察觉,索格尔带人拼死一战,手下死伤过半,带着人保护着盖亚破城而去!

  这个冒险的举动,索格尔又把握准了一个契机:贝斯塔人要杀掉自己这些人,必定不敢声张!消息一定是只在核心团体之中严密保护不得外传!那些守城的军队一定不知道内幕!所以,虽然城防调集了大量的军队,加强了防御,但是自己有心算无意,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趁乱杀出去的!

  冲出城的时候,盖亚的团体的人数已经所剩不多了。

  乱军之中,不少盖亚流亡政斧的官员都掉队没在了城里。逃跑出来的只有索格尔和不到一百人的骑兵护卫了。

  这个时候,索格尔又做出了一个决断!

  冲出城外不到五里的时候,索格尔就下令全部人停了下来。

  城外的大路有三个方向,其中两个方向都通往南方,一个方向通往北方。

  索格尔让所有的骑兵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做了一个简短的命令!

  他居然命令这一百骑兵离队,自行聚集朝着南方逃跑!!

  这个举动吓坏了已经惊惶失措的盖亚!这位少将军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的反应能力,但是至少,他现在身边只剩下这么一点兵了,本能的感觉必须要将兵马留在身边才安全!

  但是索格尔却坚决的反对了这种做法。

  “那位总督夫人足智多谋,城外她已经布置了一支骑兵团!以我们这点人,就算全力奔跑,也无法逃出的!他们的骑兵团有大量的马匹,我们就算跑出去,等马力耗尽也一样难逃!只能让所有的骑兵聚集在一路,然后佯装逃跑,敌人一定会认为公子您和大部队在一起,绝对想不到我们敢脱离大队独自逃亡!这样的话,或许我们还有三成生还的机会!”

  说到这里,索格尔留着眼泪,对面前仅存的百骑将士说道:“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其中的大部分人都会死!敌人会追着你们的马蹄印记而来,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的使命就是尽可能的逃,逃的越远越好,拖延的时间越长越好!这样的话,公子才有更充分的时间脱险!你们都是科西嘉军最优秀的军人,你们经历了生死的战斗,百战浴血,能活到今天,走到这里的,每一个都是最出色的精英,但是现在,我命令你们去死!不是为了我,也不仅仅是为了公子,而是为了科西嘉!为了我们的复仇!身为一个科西嘉的军人,我很希望我能和你们一起上路,然后和敌人拼杀一阵,死了也痛快!但是我不能这么做!不是我索格尔怕死,而是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们不能全部都死在这里,因为如果我们全部都死了,那么科西嘉人的种子就灭绝了!我们必须留下种子,留下恢复家园的种子,留下向敌人复仇的种子!我以我的祖先的名义在这里发誓,我索格尔一息尚存,就一定不会忘记我的使命!终我一生,我都会将我所有的生命贡献给复仇大业!!那些凶残的奥丁人,那些背信弃义的盟友!他们每一个人,我都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我们的兄弟们的血仇,我一定会为他们讨回来!”

  所完,索格尔从怀里摸出了一份名册!

  “这份名册里,是今晚所有跟随我们一起出来的兄弟们!一共三百一十六人!其中有不少兄弟现在已经没在了城里!还有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记在这本册子上!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保护我们的总督大人出去,那么这份名字,将来有一天,当我们能光复家园的时候,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科西嘉的英雄!我对此发誓!”

  索格尔说完之后,那一百骑兵,几乎没有一个人犹豫,都安静的聚集在了一起,一百骑,科西嘉军最后的一百骑兵,对着索格尔将军行军礼,然后在集结列队完毕后,沿着往南的大路,呼啸而去!

  没有一个人停顿,没有一个人犹豫!

  索格尔当时几乎是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手下这最后的一百骑昂然而去,这位将军坐在马上泣不成声,全身颤抖,几乎无法抑止自己的冲动。

  ……事情果然如同索格尔料定的那样,那位贝斯塔军区的总督夫人反应非常迅速,城外的那支骑兵团很快就衔尾追来,按照大路上留下的马蹄印记一路追杀下去。

  那一百骑兵的诱饵,想来是全部无幸了。

  索格尔则带着盖亚,随行的一共只剩下了四个受伤的护卫,沿着小路翻山越岭逃亡,一路往北。

  他心中对于未来的道路还并不太明确——毕竟他只是一名军人,太复杂的谋略并不擅长,他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往南是没有出路的。贝斯塔人的所作所为,已经很明显,联盟已经将科西嘉当作了弃子完全放弃了。那么往南的话,都是联盟军阀的地盘,去了也没有任何希望。

  唯一的一线希望,是往北,能够悄悄的回到科西嘉军区,然后隐藏起来,秘密联络科西嘉军区的老臣子,和那些被奥丁人收编的军队,然后暗中运作,集结力量,秘密的组织力量反抗奥丁人的统治,或许未来还有一线希望…………夏亚听完了索格尔的话之后,他站在这个全身是伤的军人面前,沉默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默默的坐了下来,看着索格尔的时候,眼神已经充满了敬意。

  虽然立场不同,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么一个忠诚勇敢的将军,他的品质都是值得自己去敬佩的。

  叹了口气,夏亚缓缓道:“总有一些英勇会让人流泪……”他又看了看昏迷在旁边身子缩成一团的盖亚:“……也总有一些懦弱会让人不齿。”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