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意剑圣】

   第三百九十九章【战意剑圣】

  “你?!”

  这古怪的老头子顿时往后退出两三步去,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盯着夏亚打量了好半天,然后这老家伙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火热了,看着夏亚的样子,几乎就要流出口水来的模样——这眼神让夏亚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望着这个老东西,心中腹诽:这老东西不会也是个兔子吧?妈的,算上那个死鬼小白脸邦弗雷特,老子一遇到兔子就没好事……(邦弗雷特在九泉下蹲在墙角画圈圈……)“不错不错……果然不错……”老头子嘴巴里喃喃自语,看他的样子,几乎就要流出口水来了,恨不得能伸出手来捏一捏夏亚的腮帮子!

  这次轮到夏亚后退了,盯着这个老家伙:“喂,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老头子被夏亚一句话弄的顿时清醒了起来,他横了夏亚一眼,忽然就挺直了腰板。这老家伙看上去邋遢,衣服也灰不溜秋,头发灰白,满脸皱纹,若是丢进人堆里只怕就找不出来了。但是此刻,忽然挺直了腰板,眼睛里的神色顿时就是一变!整个人霍然就散发出无匹的威势来!

  夏亚站在他面前,顿时就感觉到迎面而来的那种强烈的压迫气场,犹如大海狂涛一般!压得他顿时心中狂跳,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定住心神。

  这老头子稍微一严肃起来,原本刚才那个和夏亚一起蹲着看蚂蚁的老糊涂的模样顿时一扫而空,气势俨然,浑身都是一股锐利逼人的气势,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森然迫人!

  “小家伙,你可知道老子是什么人?!”老头子目光如电,傲然一笑。

  夏亚摇了摇头。

  “哼!”这老家伙一派宗师风范,淡淡道:“昔年这大陆上,人们听到老子的名字都会吓得发抖!若是换了旁人,就算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趾,求老子教他一招半式,也要看老子的心情是不是高兴才行!哼哼哼哼……告诉你,老子有一个外号,就叫做‘战意剑圣’!大陆上号称‘战意剑圣’亚斯兰就是我了!”

  老头子说完,用倨傲矜持的眼神看着夏亚,本以为凭自己显赫威名,昔年无人不是闻名丧胆,这小家伙还不干净就跪在地上做哀求状,对自己立刻就变得恭敬伏贴?

  可没想到夏亚这个家伙实在是一个土鳖……他从山里走出来,来到这个世界上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年都不到,哪里听过什么剑圣刀王之类的名气?就算是奥丁神皇,梅林等人的名气,也都是在自己之前的经历遭遇之中遇到了,才听人说起后知道的。

  至于什么“战意剑圣”亚斯兰……靠!这老东西算哪根葱?切!

  所以夏亚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依然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老家伙……这眼神让战意剑圣老人家就十分的不爽了。

  “喂!小子,听见我老人家的名字,你还不吓得发抖?啊哈!你一定是吓的傻了对不对?来来来,过来给我老人家行个礼就好了,看在你养母的份儿上,我不和你计较失礼之处……”

  夏亚仿佛怔了怔,望着亚斯兰,咳嗽了一声:“呃……不好意思,我先打断一下。听你说话的口气,你是不是很有名?是一个大名人么?”

  “……”老头子的额头上暴起青筋,忍着怒气:“……当然!老子名满天下的时候,你这个小子还没出生呢!”

  “哦……”夏亚仿佛呆呆的点了点头:“那么……听你的意思,你一定很厉害了?”

  “哈哈哈哈!”亚斯兰狂笑几声:“老子号称剑圣,这当世之中,剑技一途,若是老子自称第二,谁敢自称第一!”

  夏亚“嗯”了一声,然后皱眉:“那么……你是不是天下第一强者了?”

  天下第一……这个词儿从夏亚嘴巴里说出来,老剑圣顿时就仿佛一个被戳破了气球一样,气势顿时为之一颓,他的眼神有些尴尬:“那个……第一么……”

  终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武道途径漫远……我虽然颇有自信,这第一的名头,我也是自问当不起的。”

  夏亚撇了撇嘴——这个表情让老头子的不爽顿时有增加了三成。

  “那么……你打得过奥丁神皇汉尼根?索尔么?”夏亚一脸天真的样子。

  “……打不过……”老头子暗中咬牙。

  “哦……打不过哦。那么……你打得过圣罗兰加罗斯么?”夏亚一脸无辜的样子。

  老头子的气势又减三分:“……这个……也,也打不过。”

  “哦,又打不过哦。那么……你打得过我养母梅林么?”夏亚一脸无邪的样子。

  老头子暗中吐血:“这个……也,好像也差一点。”

  “唉,还是打不过哦。那么……”夏亚叹气:“我养母都比你强,我不如和她学艺好了,为什么要认你当老师呢?你到时给我一个理由看看。”

  老家伙差点没把牙齿咬碎,犹豫了半天,才道:“那个……我看你的身材体形,应该是走的武道的路子,你养母虽然实力强大,但她毕竟是修炼的魔法途径,所以未必适合调教你……我老人家的剑术自问不输给当世任何一人!就算是奥丁神皇汉尼根?索尔都自承,在剑技上,他是不如我的。”

  夏亚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羞涩,又仿佛人畜无害的表情,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

  “剑技么?那可不好意思了……我练的是斧头。”

  亚斯兰:“…………”

  这次,纵然这位战意剑圣的涵养再好,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老头子大怒之下,断喝一声:“小子,你说便宜话戏弄我老人家嘛!!讨打!”

  他一声断喝,那声音顿时如春雷在夏亚耳旁炸响!夏亚被这一声喝,顿时就震得浑身一颤,头昏眼花!眼看老头子对自己忽然抬起手来一指,顿时夏亚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直接掀飞,人在半空,他就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昏迷之前,夏亚还忍不住嘟囔:“说过就打人……不要脸啊……”

  ………………夏亚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曾经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了:从昏迷之中醒来。

  其实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从昏迷之中醒来的时候,一般来说人都是头脑昏沉沉的,脑子里还有一种隐隐的痛楚,头疼的感觉,就如同宿醉未醒,醒来的时候,全身都酸疼不已,感觉整个人都是昏昏噩噩的。

  他一醒来之后,立刻就坐了起来,然后看了看周围,呆住了。

  此刻已经是漫天星辰,一轮残月挂在当头。只是今晚天气不错,天空没有什么云,星光和月光颇为璀璨明亮。

  夏亚坐起来的时候,很自然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城里了。

  这里分明就是某个不知名的荒郊野外的场所。周围一片小树林,林子里还传来一阵一阵猫头鹰的鸣叫声。

  夜风阵阵,送来一丝凉意,深深吸了口气,鼻子里都是一股泥土和青草的味道。

  夏亚才坐起来,就看见了身旁大约不到十米的地方,那个老家伙正坐在那儿,双手正在摆弄着什么东西,仔细看去,夏亚才看得明白,居然是两只肥肥的野兔,老家伙正在剥皮清洗猎物。

  夏亚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看着老头子:“喂,你……这算是绑票么?”

  老家伙扭头看了夏亚一眼:“哼,醒了?比我预料得晚了一些,看你生的人高马大的,怎么身体这么弱?用了这么久才醒来……唉,以后你跟着我修炼,可要多多的下功夫,我得好好的艹练你,让你把体质先强化到足够的层次才行……没想到你这个家伙,悟姓那么好,却白长了这么一副好体魄,真是个中看不重用的东西……”

  夏亚听了,顿时心中就是一怒,心想老子受伤之前,人人都说我是个体质强悍的怪物……若不是梅林……他吸了口气,看着老家伙,就不说话。

  老头子弄完了手里的东西,道:“我等你等得肚子都饿了,来来来,吃点晚餐了,吃饱了,你这就拜我为老师吧。我没有什么流派,也是自己修炼走到了今天,所以也没什么规矩,你马马虎虎的跪下来求我收你为徒弟,然后我假意拒绝,你再来求我,求个三五次,我再收下你——这就算是礼成了吧。”

  夏亚根本懒得理会这个老家伙自说自话,爬起来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手里的野味,忽然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你这么弄不对。”

  “……啊?什么?”

  夏亚叹了口气:“这兔子肉,先要用力揉搓一下,将肉里的筋都揉烂了,烤出来味道才不会太老。而且还要用一些调料先内外抹上一遍,弄匀称了,做出来才能入味。”

  说着,他干脆直接伸手从老家伙的手里拿过了两只兔子来,在手里用力揉搓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老家伙:“有什么调料没有?”

  老头子看来到时一个场在野外生活的家伙,掀起袍子来,到时取出了一小包各种调味品,什么酱料,盐巴之类的都是不缺。

  夏亚看了,却皱眉:“只有这点?唉,看来你是没口福了,这点东西,我的手艺最多能发挥出不到一半而已。”

  说着,他倒出调料,仔细的整治起来。

  过了会儿,又问老家伙:“该生火了,有斧头或者刀子没有?弄些柴草来吧。”

  老头子看了夏亚一眼,仿佛欲言又止,不过终于从腰间摸出一柄小刀来递给夏亚:“只有这个。”

  夏亚看了亚斯兰一眼:“你不是说你是什么剑圣么?你总有剑的吧?”

  老头子顿时瞪眼:“胡说!我亚斯兰的宝剑岂能轻易出鞘!出鞘必然是见血杀人!怎么能拿给你劈柴!”

  夏亚撇撇嘴角,低声嘟囔:“就你们这些家伙规矩多……”

  他拿着那把小刀在手里,掂量了几下之后,跑到旁边割了一些树枝过来,然后坐在那儿,用刀子将这些树枝切开成一段一段……夏亚在劈柴的时候,老头子看见他的动作,之间夏亚每一刀下去,仿佛都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和深奥的意境,每一刀仿佛都切在了柴草的木纹最脆弱的地方,轻轻一削,那木柴就顺应而断落……夏亚的动作挥洒自如,充满了写意的感觉。

  老头子看了会儿,忍不住赞道:“不错!你这劈柴的手法不凡啊!看来我之前小看你了,虽然你身子骨弱了一些,不过这一手功夫,显然你的悟姓比我预料的还要高啊!”

  夏亚劈了会儿,却忽然想起了艾德琳来——自己当初就曾经切了一朵木花送给她……唉,自己又跑掉了,她会不会担心呢?

  (丹泽尔城里,火冒三丈的格林将军暴跳如雷,诅咒着这个不负责任胡乱消失的主帅……)火堆很快就升了起来,夏亚的烧烤功夫自然不凡,两只野兔在他的调理之下,不多会儿就飘香四溢,那头子只是不停的耸鼻子,顿时一脸馋相,忍不住连连赞叹:“好手艺!果然好手艺!只是这气味,就比老子自己做的要强出十倍了!哈哈,看来以后老子都有口福了!”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抓,夏亚用那个刀子就去拍他的手:“没熟呢!”

  刀背拍下去,亚斯兰的手掌却忽然就是一闪,夏亚自然拍了一个空。

  夏亚几乎是本能的,下意识的就变刀背为刀锋,反切了过去,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无论是角度还是节奏,却都让亚斯兰眼睛一亮,忍不住“夷”了一声。

  随即亚斯兰再次翻掌,手掌顿时就仿佛忽然化作了数条影子,夏亚再次变招,刀锋变为刀尖直接在数道残影中刺了进去……只见两人一个用刀,一个用手,眨眼的功夫,就各自变了七八种手法,却是谁也没有碰到谁。

  老头子终于哈哈一笑,缩回了手去,再仔细一看,正在烧烤的两只兔子,却已经有一只在他的手里了。

  他也不怕烫,就这么油腻腻的抓在手里,哈哈一笑:“小子,你刚才出刀,是你劈柴的手法吧?使的漂亮!”

  夏亚却自己呆住了!

  刚才的出手的时候,他脑子里原本是一片空明,毫无杂念,只是想着不能让这个老家伙抢了东西,才下意识的出手,老家伙变幻手势,他自然而然就用刀子去跟上……结果脑子里来不及思索,却不知道怎么的,将劈柴的手法就这么下意识的使了出来——换在从前,他却是如何努力也是做不到这种自然写意的感觉的。

  现在被老家伙一提醒,夏亚顿时醒悟,仔细回味,也觉得自己刚才出手的过程里,动作的频率节奏,出手的角度,变幻的位置……几乎无一不是流畅自然到了极点!

  纵然是自己没有受伤之前,力量固然是胜过现在无数倍,但是出手的流畅写意,这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他自己一呆之后,顿时就有些兴奋起来,忍不住再次将刀子刺了出去,手掌翻转几下……可是这一次,夏亚心中存了“要做好”的念头,可出手却反而不如刚才那么圆润自然了,在他刻意之下,力量和速度都是比刚才高了一些,但是那种流畅写意的感觉,却是怎么也抓不住了。

  他试了几下之后,心中失望,叹了口气。

  亚斯兰在一旁看着,仿佛也看出了什么,淡淡一笑:“水满自溢……看来你的悟姓和境界都是够高了,但是却还缺乏一个突破的契机而已。刚才只是水满自溢的时刻,你积累了多曰的领悟在这一刻流露了出来而已,可这种感觉,可遇到不可求的,若是刻意去找,却是反而找不到的。小子……其实你就已经站在门槛上了,只差这最后一步而已。”

  说着,老家伙张嘴,狠狠一口咬在了兔子肉上,可下一个瞬间,他顿时脸色狂变,痛叫一声,飞快的将兔子扔了出去,吐出舌头来拼命用手抓。

  夏亚看着哈哈一笑:“我说了现在还不能吃的,这不,烫着了吧?就算你练过武技,手不怕烫,但是我只听说有人把手掌练的坚硬如铁,却没听说过有人能把舌头练的坚硬如铁的。哈哈哈哈……”

  夜色之中,传来老头子的痛叫声和夏亚的欢笑,这两个声音融合在一起,倒是反而颇有几分和谐的味道。

  ……过了会儿之后,夏亚将剩下的那只烤好的兔子取下,轻轻的切开,让兔子肉的里热气散发了会儿之后,才一口咬下去,果然是外焦里嫩,夏亚吃的满口留香。

  老头子亚斯兰坐在一旁,看的抓耳挠腮,坐立不安,过了会儿,就听见老头子的肚子里打鼓一般的叫唤,只是看着夏亚,老家伙自恃身份,却怎么也做不出向一个后辈小子开口讨要食物的丢脸举动。

  终于,夏亚啃掉了小半兔子之后,看了看老家伙:“你很饿么?”

  “废话,我接到梅林的消息,就不远万里赶来,我走了至少两万里的路,一路狂奔,哪里有时间吃饭……”老家伙说话的时候,眼睛可笑的直勾勾的盯着夏亚手里的兔子肉。

  “罢了,你这么盯着我,我也吃不香的。”夏亚扯下一半食物递给了亚斯兰:“就当我尊老了。”

  亚斯兰哈哈一笑,接过去,就咬了一口,然后鼓着腮帮子,连连叫道:“好好好!好味道!!”

  他闭目仔细品味,忽然睁开眼睛,脸色一变:“夷?你做的这东西的味道,我怎么吃着如此熟悉?好像我多年之前也曾经吃到过这种美味的东西,只不过……那东西可不是你做的……但是味道却是相似的很呢。”

  他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盯着夏亚:“你这一手烤野味的本事,却是和谁学来的?”

  夏亚心中明了,知道这个老头子的所指——上次去野火镇,夏亚已经知道了那位看着自己长大的索非亚大婶绝非凡人了,和自己的养父以及梅林等人只怕都是怪物级别的高人。

  眼前这个什么战意剑圣,只怕也是那批老怪物中的一个,认识索非亚大婶,想来也不奇怪吧。

  夏亚笑了笑:“我的厨艺,都是跟索非亚大婶学的……哦,你不知道索非亚大婶是谁么?我好像听梅林叫她‘苏菲’,嗯,没错,是‘苏菲’,你知道这个名字吧?”

  谁料想,听了夏亚的话,老亚斯兰陡然脸色狂变,手里一抖,这野味也掉在了地上,长大了嘴巴,直勾勾的看着夏亚,过了会儿,他忽然就跳了起来,高声叫道:“苏菲!苏菲!!你认识苏菲?!啊!难怪你做的东西味道这么像!你是和她学的?快快告诉我,她在哪里?!快说快说!!”

  看着老头子焦急的模样,夏亚反而呆住了,张大了嘴巴……心里却暗想:夷?这老家伙就好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看这模样,难道他当年和索非亚大婶有一腿?

  奶奶的,这帮老变态之间的关系,怎么这么复杂啊?

  仔细想想,老梅林钟情我的养父,我的养父却好像和索非亚大婶交情很好,索非亚大婶喜欢奥丁神皇,而奥丁神皇……却好像喜欢的是艾德琳的妈妈……我曰!

  现在又冒出这个什么“战意剑圣”,一听见索非亚大婶的名字,就两眼放光好像发情的种马一样……“咳咳……”夏亚看着老头子:“你……认识索非亚大婶?”

  “是苏菲!!”亚斯兰深深吸了口气:“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多年都没有她的音讯了……我,我……”

  夏亚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然后又故意悠悠一笑:“我倒是知道她在哪里的……不过,她已经嫁人了,孩子都生了两三个了……你真的要去看他么?”

  老头子一听,忽然就猛然蹦了起来,高声叫嚷;“什么?!嫁人了??孩,孩子都生了两三个了?!见鬼!!她嫁的人是谁?是谁?难道是嫁给了奥丁神皇那个家伙?!不对不对,那个家伙不喜欢苏菲的……那么是嫁给谁了?我想想……当世的十大强者之中,那个老酒鬼不算……其他的人,好像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了……”

  “她没嫁给什么强者。”夏亚摇头:“就是一个小镇子里的普通的小酒馆的小老板而已,而且还只有一只眼睛,一口金牙……”

  老头子一听这话,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盯着夏亚,一动不动,嘴唇蠕动,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