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见证】

   第三百九十五章【见证】

  巍峨的皇城之上,天空笼罩着厚厚的乌云,云端几乎压到了宫殿最高的楼角之上,这种压抑的气氛仿佛笼罩了整个皇宫。

  原本因为战争而精简的御林军,在今天却仿佛重新穿戴起了华丽的倚仗铠甲来,长羽披风依然和往曰一样的鲜亮,可是仔细看去,每一个御林军的士兵脸上都是一脸的凝重,再也不复往曰的威风。

  这气氛紧张之极,宫殿之外的台阶下,几位帝国重要的大臣,老宰相萨伦波尼利,军务大臣阿德里克,以及帝国的财政大臣等等,几乎都到场了,大家就站在台阶之下,每一个脸上都写满了晦涩的表情,用严肃而带着几分悲凉的眼神凝视着上方的宫殿。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盛装而来,就连一贯比较简朴的阿德里克,都穿上了一套厚重而烦琐的制服,挂着绶带和徽章。

  人群之中,唯一一个神色比较轻松的,就只有站在阿德里克身后的那个胖子了。

  鲁尔依然一身简单的军中制服,这制服有些脏兮兮的,胸前洒落了一片可疑的污迹,看上去好像是某种肉汤之类的痕迹,就连皮靴都是满是泥土。胖子的头发凌乱,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气,胖硕的身躯就藏在了阿德里克魁梧高大的身影之后,嘴角那一丝冷笑,似乎有些嘲弄,但是更多的却是不屑,以及……深深的鄙夷。

  一阵风吹过,明明是夏曰的暖风,可是吹过人的身上,站在旁边的老宰相萨伦波尼利分明身体哆嗦了几下。

  这气氛太沉重了,所有的人都感觉不到风中的暖意,心里都是冰冷。

  “我们,一定要站在这里等么?”鲁尔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抬起手指挖了挖耳朵,然后在嘴巴前用力一吹:“这么多人,脸上都好像是奔丧一样,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帝国的皇帝又驾崩了一次呢……”

  他说话的嗓门并没有可疑掩饰,所以旁边的老宰相听了,眉头紧紧拧了拧,扭头看了鲁尔一眼,竭力用温和的语气道:“鲁尔将军,如果您觉得站在这里的等候没有意义,那么就请您先回去休息吧……我们明白,您身体的伤还没有愈合。”

  鲁尔瞪着眼睛看了看老宰相,仿佛要说什么,可随即话到嘴边,胖子却长长的叹了口气:“宰相大人,我知道您心里的痛苦……事实上,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并不比您少一分。只是……站在这里等候,真的有意义么?”

  他指着身边那些盛装来到这里的帝国大臣们,低声冷笑道:“我们来这里看什么呢?见证一场帝国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条约的诞生?站在这里见证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真的有意义么?我倒宁愿上城去多杀几个叛军。”

  老宰相紧紧抿着嘴唇,看得出来,老头子在用力咬着牙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吐了口气,然后抬手拢了拢被风吹乱了头发,淡淡道:“这是我们的帝国,是我们为之效忠的帝国,所以……既便是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也理应站在这里见证这一切的到来。命运的悲惨,或者是幸福……哼哼,见证,这似乎也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鲁尔听了,眯着眼睛,正要说什么,身边阿德里克却忽然用凝重低沉的声音道:“好了,鲁尔,不要再说了……他们出来了!”

  随着阿德里克的话音刚落下,在台阶之上,那扇又两排金甲御林武士把守的,紧紧关闭着的大门,终于缓缓的打开。

  里面的脚步声轻快而带着一种让人讨厌的愉悦味道。

  随意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门里走了出来。

  吉斯伦特一身华丽的制服,胸前挂满了徽章,修剪得整齐的络腮胡须,就连前些天遇刺的伤痕都已经早已经在魔法的治疗之下痊愈了(听说因为那次刺杀事件,年轻的皇帝将阿德里克将军召唤进了皇宫里狠狠的斥责了足足一个小时,然后又派了宫廷魔法师亲自给吉斯伦特治疗伤势。)吉斯伦特的脸上表情,分明就是意气风发,虽然他竭力忍着笑容,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再刺激拜占庭群臣的情绪,但是看见了眼前站着的十多位拜占庭的重臣都是一副沮丧的模样,吉斯伦特的眼睛里依然忍不住闪过一丝精光来。

  他走到了台阶前,对着众人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他脚下的皮靴并在一起,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合约已经顺利达成,先生们,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们将会是最牢不可破的盟友。兰蒂斯万岁,拜占庭万岁!”

  吉斯伦特用微笑的声音说出这些话之后,随即脱下帽子来夹在腋下:“合约既然签署,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先走一步了。”

  他一路走下来,群臣纷纷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来。可是当吉斯伦特走到了阿德里克的面前,这位刀疤脸将军似乎也不知道是出神,还是故意的,却依然站在了吉斯伦特的面前,丝毫没有侧身让路的意思。

  吉斯伦特叹了口气,停住了脚步,看着阿德里克,低声道:“尊敬的阁下,同样身为军人,我能够理解您此时此刻心中的顾虑,不过大局为重……”

  不等吉斯伦特说完,阿德里克忽然冷冷道:“多少?”

  吉斯伦特一怔:“什么?”

  “多少,你们敲诈了多少好处。”阿德里克的声音冷的像冰:“多少个开放的港口,多少军费?还有……多少派遣的军队?”

  吉斯伦特面对阿德里克那平静得有些可怕的眼神,他甚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此刻的阿德里克,虽然看似毫无怒气的样子,但是那神色的冷漠,却有一种让人骨子里发寒的东西!

  “……十一个港口的开放以及舰队的合法入驻,二十万陆军派遣,以及……六千七百万金币的军费。”吉斯伦特挑了挑眉:“贵国将以未来十年的通商税作为抵押……相信我,阿德里克,有了我们兰蒂斯的帮助,你们将很快赢得这场战争。”

  阿德里克听了,他一点一点的握紧了拳头,骨节甚至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在那平静得可怕表情之下,他的双拳却在流血!指甲已经刺破了他自己的手掌,鲜血无声无息的,一滴一滴的落在冰冷的台阶上!

  随后,一只胖胖的大手抓住了阿德里克的拳头,然后一点一点的将阿德里克的手指掰开。

  胖子挺身而出,看着吉斯伦特:“好了,你们已经得到了你们想要的,现在,吉斯伦特,请你快离开这里吧,不然的话,我这个胖子不保证会不会做出有辱外交礼仪的举动。”

  吉斯伦特抿嘴一笑,然后迈步绕过了阿德里克的身旁,大步朝着台阶下走去。

  那辆华贵的皇室马车就停在了下面,吉斯伦特上了马车,从容离去。

  整个过程,阿德里克都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甚至吉斯伦特绕过他身边从容离去的时候,这位将军甚至都没有扭头看一眼。

  直到马车离去,老宰相痛心疾首的长叹一声:“十一个海港城市的开放!六千七百万金币……十年的通商税……天啊,陛下,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说着,老宰相为首,众多大臣一窝蜂的朝着宫殿里跑了进去。

  众人从身边跑过,却唯独阿德里克依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直等台阶上的众多大臣都跑了进去,他依然立在那儿,犹如一尊雕塑一般。

  陪在阿德里克身边的,就只有邋遢的胖子。

  仿佛僵硬了好久,阿德里克忽然长长的出了口气,他扭过头去,看着胖子,眼神却是出奇的温和。

  “好了,胖子,放开我的手吧。我可没有‘那种’嗜好。”阿德里克甚至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鲁尔皱眉,松开手退后了一步:“你……”

  “我很好。”阿德里克低头道:“事实上……就在刚才,我忽然发现,我其实并没有自己预料之中的那样狂怒,我甚至并没有感觉到太强烈的怒气。真的……鲁尔,你说,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鲁尔闭着嘴巴,盯着阿德里克。

  “好了,我真的没事了。”阿德里克忽然整了整自己的帽子,然后展颜一笑:“站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走吧!”

  说着,他居然也不等胖子,就转身大步朝着台阶下走去。

  “喂,等等,你难道不进去找陛下理论么?你一早把我从酒馆里拖出来不就是让我陪着你一起来……你真的不进去了?”鲁尔在后面叫道。

  “不用了!”阿德里克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我之前太幼稚了,合约都已经签署了,还进去浪费那些口水做什么——比起吐口水,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鲁尔看着阿德里克的背影,然后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震惊的表情!

  因为,胖子看见了阿德里克在一边下台阶的时候,一边仿佛很随意的一般做了一个动作:阿德里克伸手,一把将他自己胸前的那一排亮闪闪的各种徽章扯了下来,然后握在掌心,在手掌上闪过一团斗气的光芒之后,那些原本亮闪闪华丽的各种徽章,已经变成了扭曲成一团的烂铁,而阿德里克则随意的将这团东西塞进了口袋里。

  他就这么在风中离去,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很多很多年之后,当名将鲁尔阁下撰写的一本回忆录,记录到当时这件重大事件的时候,曾经用了这样的话来描述当时的场面:

  “当阿德里克将军离开的时候,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明白,这个家伙已经终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之前我曾经一直笑他太过执着,可是当那天的时候,我才忽然发现,在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这个家伙却远远比我更洒脱!他那一个转身,就仿佛把之前的那些执念全部抛下了!

  感谢尊贵的加西亚陛下!他和兰蒂斯人签署的那份盟约,不紧紧损伤了帝国未来十年的利益。同时,也成功的毁掉了一位爱国将领对于皇室的最后一丝幻想。

  那一天开始,我就很清楚,阿德里克选择了一条另外的道路……”

  ——鲁尔将军的这本回忆录,后来因为涉及到太多国家机密,以及涉嫌对帝国皇室不敬,而未能得到出版。

  ………………另外一方面,那辆华丽的皇室马车载着吉斯伦特来到了海港区。

  吉斯伦特下了车之后,这位兰蒂斯将军的脸上却并没有如在皇宫里那样轻松。他甚至没有露出此刻应该有的那种胜利者的笑容。

  在护送的御林军都离开之后,吉斯伦特上了一条停泊在军港里兰蒂斯战舰,走进了船舱里之后,他才缓缓的脱下帽子。

  这一刻,这位“暴风之子”的神色居然有些恍惚。

  砰!

  身后一声清脆的声音,吉斯伦特转身,就看见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手里捧着一瓶兰蒂斯特产的美酒,瓶盖已经拧开。

  “我是不是该恭喜您呢,吉斯伦特将军。”这位年轻人笑道:“您签署的这份合约,堪称兰蒂斯王国建国以来,重要姓仅次于帝国立国宣言的文件!您的这份签名的文件,将会永载兰蒂斯的史册!”

  吉斯伦特扯了扯嘴角,他走了过来,却忽然毫不顾礼仪的抓过了酒瓶来,对着自己的嘴巴就猛灌了几口,酒液顺着他的嘴巴流淌到了脖子上,金黄的酒液染上了他干净的衣领。

  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酒,吉斯伦特才松开酒瓶,猛烈的喘了会儿气。

  “……你怎么了?”那个年轻人皱眉:“你看上去似乎并不开心,我的将军,要知道,因为你签署的这份文件,兰蒂斯的军队,将会在立国以来,第一次名正言顺的踏足大陆!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和妥协。”吉斯伦特忽然打断了对方的话:“尊敬的殿下,我有这个预感。”

  年轻人皱眉:“你说的‘他们’,是……”

  “阿德里克,还有那个鲁尔。”吉斯伦特叹了口气:“我必须承认,拜占庭这个帝国,它仍然还拥有一批忠诚爱国的军人——这些人,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