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多多罗大法师的成名战】

   第三百九十二章【多多罗大法师的成名战】

  伊伦特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就在可怜的家伙神志渐渐模糊的时候,终于,在水中,一只有力的大手探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伊伦特的头发,将他死死的拖了上来!随即一只手从身后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抱住,然后抱着他冲出水面。

  “哇!!!”

  翻上岸的时候,伊伦特顿时就翻过身来一阵狂吐,同时勉强睁开眼睛,之间身边趴着一个人,正是之前提醒自己的那个老兵。

  这个老兵脸上带着庆幸的笑容,喘着气笑道:“大人,幸好我水姓不错,咱们第六兵团出来的人都是上得山下得水,若是换做旁人在这里,今天你这条命就交待掉了。”

  伊伦特明白是对方救了自己,顿时满心感激,喘着气道:“兄弟,救命的恩情,我放在心里了,以后一定要报答你的!”

  “都是军队里的兄弟,战场上互相挡刀都挡得,大人您言重了。”

  伊伦特勉强坐了起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呼啸喝骂,回头看去,顿时又吓的全身发软。

  大批的奥丁军队已经冲到了河对岸的地方,在对岸呼喝叫骂。

  这条河上原本有一条小木桥,就在刚才伊伦特的手下骑兵撤退的时候,按照原定计划,桥梁的桩子早已经被做了手脚,一旦骑兵过桥之后,抽取下活动的木桩,整个桥梁就轰然断塌了下去。

  奥丁人追到了对岸河边,却没有了桥梁,仓促之下无法过河。

  对岸的奥丁人焦急的喝骂着,这条河水虽然不算宽阔,但是全身铁甲的奥丁战士要想游过来却不太容易,况且生长在北国冰天雪地之中的奥丁人,可并不擅长游泳。

  莫尔卡已经焦急的下令让手下人立刻想办法过河,一些骑马的奥丁骑兵就忙着在岸边下马脱甲胄,就准备骑马泅渡了。

  “大人,这河水不宽也不算太深,阻挡不了奥丁人多久,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得快走才行。”那个老兵把伊伦特拉了起来。伊伦特回头一看,却看见自己的那匹大白马就在旁边,原来这马匹却是泅渡过来,全身湿漉漉的,但是却安然无恙,只是屁股上被伊伦特戳了一剑,还在流血。

  伊伦特过去牵住了缰绳,原本心中恼火,毕竟这马匹一头冲进河水里让自己差点淹死,可转念一想,看着对岸的那些奥丁人,他终于叹了口气,摸了摸马鼻,叹道:“马啊马啊,你虽然让我差点淹死,但是也救了我一命,不是你跳河,我在对岸就被奥丁人抓住了。我们这就算扯平了吧。”

  对岸的奥丁人之中已经有人脱掉了铠甲和外衣,试探着往水中淌行了,还有一些心急的家伙,将身上的负重都丢掉,仓促的催促着战马就往河水里行走。

  一个一身铁甲的高大奥丁年轻人,正奋力的呼喝着,举着斧头朝着对岸的伊伦特等人大声叫嚷着什么,显然是催促部下迅速渡河。

  莫尔卡不得不着急,如果让眼前的这支拜占庭骑兵跑掉的话,丹泽尔城将做好战争准备,那么自己将来攻打丹泽尔城将遭受更强烈的抵抗。

  莫尔卡不是愚蠢的人,刚才在追击的时候,他心里不是没有怀疑过这支忽然出现的骑兵队的来历……甚至他心里也思索过,这会不会是拜占庭人的诡计,比如说是前面是否有什么埋伏之类……但是很快,当这支眼前的骑兵掉头逃跑的模样,就打消了莫尔卡心中的顾虑。更有两条因素,让莫尔卡完全放心了。

  第一个么,是骑兵在逃过河之后就立刻毁掉了那座简陋的木桥——这个举动让莫尔卡大为安心。按照他的理解,如果这支骑兵是故意引诱自己的诱饵的话,那么就不该毁掉桥梁,而是希望自己追下去才对。对方毁掉桥梁,那就是真的逃跑,不是作戏了。(关于这点,莫尔卡事后就无奈的叹息:我们奥丁人的武勇胜过拜占庭人十倍,但是论耍阴谋诡计,一百个奥丁人绑在一起也顶不过一个拜占庭人。)过河就毁桥,这个主意正是在这支骑兵出行之前,夏亚亲定的计策。很显然,貌似好爽的土鳖,在下决心要阴人的时候,从小在野火镇上熏陶出来的那些一肚子坏水,还是很有用出的……至于第二个让莫尔卡安心的因素,则是伊伦特了。

  可怜的伊伦特还不知道他不知不觉之中立了功劳。在莫尔卡看来,他认定了伊伦特一身鲜明华丽的铠甲,必定是一个级别不低的军官,甚至可能是什么高级军官!这么一个高级军官刚才狼狈的逃进了河里,差点就淹死——就算是诱敌,也没必要下这么大本钱吧。至于这个家伙会不会是用什么小兵假冒的么——没看见那些拜占庭骑兵奋力的跳下河去救他么?如果是假的,拜占庭人没道理为了一个小角色浪费时间下水救人。

  正是这两个因素,让深受曼宁格信任的这位族长之子上当了。

  “过河!过河!!快!!”

  莫尔卡大声呼喝,他甚至来不得等待后面上来的步兵砍伐树木架设桥梁了。反正他认定了面前的局面既然不是陷阱或者埋伏,那么彻底消灭这支拜占庭骑兵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既然没有危险,他干脆就催促部下脱掉沉重的铠甲,丢弃掉了一些负重过河。

  河边上拥挤了越来越多的奥丁人,至少有不下五六百奥丁骑兵已经下了坐骑脱去了铠甲,还有一两百骑拥挤在河滩上催促战马下水。

  一时间这场面有些乱哄哄的。

  对岸,惊魂稍定的伊伦特已经被部下扛了起来重新放上了马背,然后二十名骑兵一溜烟的朝着北边的一条小路而去。

  在莫尔卡奋力的催促之下,奥丁人的渡河终于很快完成了——这毕竟只是一条小河而已,无法阻挡奥丁人太久。

  当数百骑兵过河之后,莫尔卡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令追击了。拜占庭人逃窜的方向很明显,是往北。

  “地图!!”

  莫尔卡高呼一声,立刻就有部下将一张简陋的地图送了上来。莫尔卡翻开了看了一下,喝道:“他们逃跑的那条路,地图上显示有一个村子,他们一定是朝着哪里去了!快追!我的卫队呢!跟紧我!”

  渡河的奥丁人超过了一千,其中大部分骑兵都没有了重重的铁甲,不过对于凶悍的奥丁战士来说,光着膀子作战并不是什么问题——那些软弱的拜占庭绵羊哪里是我们奥丁勇士的对手?

  第七兵团,科西嘉兵团不是都被我们轻易就击垮了么?这些拜占庭人有什么可怕?!

  一声令下,几乎是大半衣衫不整的奥丁骑兵,就跟着莫尔卡朝着那条道路追了下去。

  一路上地面上马蹄印记很明显,莫尔卡一边追一边鼓舞着士气:“看这些马蹄印,他们的马没有马力了!加速加速!前面就是村子!他们一定是想进村子用村寨来抵挡我们,一口气冲垮他们!奥丁勇士,跟我冲!!”

  急于赶路的莫尔卡并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这条道路并不宽阔,自己的上千骑兵在奔驰之中,自然而然的压缩了队形,密集的挤在道路上前进。

  ……那份地图虽然简陋,却并没有弄错,前方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村子,远远的,莫尔卡就看见了那村子里有一股黑色的浓烟冲天冒了起来。莫尔卡看了,大声笑道:“他们在放狼烟示警了,冲进去,熄灭他们的烟火!”

  一整凶悍的呼喝之后,大队奥丁骑兵飞快的奔驰到了村子外,这村子明显破败,外面只有一条不足一人高的土墙,而且不少地方都已经倒塌残缺了,这样的高度的土墙,甚至好一点的马匹都可以一跃而过。村口的债门干脆就已经耷拉下了一半。

  村子里明显传来了急促的叫嚷和马蹄声,莫尔卡精神一振:“他们在里面!追!追追!!”

  当头的几个奥丁驯鹿骑兵直接就撞进了寨门,那破烂的寨门,在冲击力惊人的驯鹿骑兵的冲锋之下,骑兵的棱锤挥舞过去,很快就被撞得粉碎!

  大队奥丁骑兵鱼贯而入,顿时就冲进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子。

  可冲进了村里后,面前的一条并不宽阔的土路上,那二十名逃窜的拜占庭骑兵却已经就在前方摆好了架势!

  让莫尔卡头皮发麻的是,冲进了寨门之后,坐落在他眼前的这条村子里并不宽阔的道路上,布满了各种插着尖锐木桩和棱角的拒马和栅栏!

  这些东西几乎将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塞满了一层又一层!只有细微的空袭可以缓慢的策马绕过去。

  最关键的是,那逃跑的二十名拜占庭骑兵已经就在这一片密密麻麻的栅栏和木桩之后摆好了架势,二十名骑兵张开了骑弓,闪亮的箭头泛着和寒光,对着追击而来的奥丁人!

  莫尔卡立刻就凭借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判断出,自己带来的骑兵太多,密集的队伍,绝对无法从容的在这些木桩的缝隙里穿过去。一定会被迫挤在一起!而这长达百米左右的街道就会成为一条流血之路!要想冲到对方的面前,杀死着二十名敌军——冲到对方面前需要的时间,足够让这些拜占庭人的弓箭杀死数倍数量的战士了!

  陷阱!!

  莫尔卡心里顿时雪亮!

  遇到埋伏或者陷阱的时候,该如何应对?

  是一鼓作气以勇气破除敌人的阴谋?还是当机立断后退撤军?

  这个选择,若是换做拜占庭军人,或许会仔细的考虑一下。

  但是对于身体里都流淌着好战的鲜血的奥丁人来说,这种选择……答案还用问么?

  “冲过去!!杀死他们!!”莫尔卡举起了斧头!

  前面的驯鹿骑兵立刻就朝着布满了荆棘的道路前方杀了过去,奥丁战士用手里的斧头和铁锤奋力的清扫挡在面前的木桩!

  嗡!!

  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弓弦震动的声音!

  二十名拜占庭士兵一轮齐射,几乎人人都是箭不虚发,顿时冲在最前面的奥丁骑兵就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下了十多个。

  原本若是放在之前,以奥丁人全身负重铁甲的情况下,弓箭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是别忘记了……为了渡过那条河,轻装追击的奥丁人大部分都脱去了铠甲,甚至不少人根本就是光着膀子!

  莫尔卡奋力的吼叫,奥丁人是从来不乏冲锋的勇气的,既便是在前方的战士在流血,箭矢飞舞的情况下!

  奥丁骑兵奋力的往前冲击着,冒着箭雨,奋力的一层一层的将路障清除。莫尔卡也已经下令分了一队骑兵出去,试图从侧面绕到村子后面去迂回攻击。

  道路的拥挤,使得冲锋的奥丁人挤在一起,拜占庭士兵甚至不用刻意去瞄准,就能轻松击中目标。

  数轮齐射之后,倒在道路上的奥丁人已经超过了一百,可道路已经几乎快被清空了!

  眼看那二十名骑兵就在眼前,而且莫尔卡相信,自己派出的迂回人马应该已经绕到了村子的后面堵截了对方的去路!!

  虽然损失有些让人恼火,但是……剿灭眼前这些家伙,自己会亲手把他们的皮都剥掉!!

  “就这样么?就这种不入流的埋伏么?只有这么点人么?”莫尔卡大声冷笑:“我还以为会出现大批伏兵呢!哼……拜占庭人真是可笑!既然引我来这里上当,早该在这里埋伏下多一些人马,这样的地形,若是他们占据了两旁的房屋,以弓箭手来伏击我们,我们的损失会比现在大数倍!”

  他虽然竭力大声笑骂,但是心里却沉到了谷底!

  这番大喝不过是鼓舞士气!但是莫尔卡心中却明白,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眼前的这个村子里的场面,绝不是仓促之中弄出来的!

  对方吸引自己跑到这里来,那么……显然拜占庭人早已经知道自己这支北上急袭的军队的存在!

  之前拟订的作战计划已经落空!就算在这里撕碎这些拜占庭人,到了丹泽尔城,自己也再也没有奇兵之效了。

  眼看奥丁人已经快要冲过长街了。那些拜占庭骑兵却没有逃跑的迹象,依然紧紧的列队在一起,坚定的挽弓射箭射杀着尽可能多的每一个奥丁人。

  眼看他们就已经陷入了绝境,再无逃生的可能……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嘹亮的长笑声,从天空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尖锐而古怪的大笑声从天而降,随即一条飞影忽然就从天空窜了下来!一条硕大的飞毯上,站立着一个消瘦的人影。飞毯迅速的落在了那抵抗的二十名拜占庭骑兵的头顶,悬浮在那儿。

  飞毯上的人,一身雪白的长袍,脖子后是长长的兜帽,这种宽大飘逸的白袍子,正是最最标准的拜占庭魔法师的装束!而且……还是高级魔法师才有资格使用的装束!

  白色的袍子胸襟上,一枚金质的徽章闪亮!

  飞毯上的人,右手了一根长长的魔杖,居然也是黄金质地的!魔杖的顶端,一颗硕大湛蓝的宝石,足足有人拳头那么大小!

  这么一柄华贵的魔杖,只怕不是高级魔法师,都用不起!

  一身飘逸的白袍子,华丽到了极点的魔杖,更加上那嘹亮的长笑,声音居然盖住了全场的厮杀声!

  多多罗的出场亮相,就显足了威风!

  “大胆的奥丁人,本法师在这里,你们还敢造次嘛!”

  多多罗昂首挺胸立在飞毯上,高高的举起魔杖,遥指着莫尔卡!

  魔法师!

  拜占庭魔法师!!

  莫尔卡顿时就脸色变了。

  就算是再瞧不起拜占庭的军队,但是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魔法师”这样的群体!

  更何况,多多罗穿的可是一身白色袍子!

  他站在飞毯上,魔杖华丽的掉渣,简直就差在脸上写着“我是高手”这样的字符了!

  这么一个魔法师挡在了面前,让莫尔卡如何不焦躁?

  “杀!继续冲过去!”他吼叫着。

  多多罗立在飞毯上,他的出场扯足了威风,可只有在他脚下飞毯下的伊伦特才注意到,魔法师的双腿其实在轻轻的颤抖。

  多多罗故意沉下了脸,原本猥琐的相貌在这一身装束的衬托之下也终于有了几分不凡的样子。他傲然大喝道:“不知死活,让你们看看魔法的威力!”

  说着,多多罗举起了魔杖来,对着两旁的房屋轻轻一晃,魔杖之上,果然闪耀出了一团红色的光芒……轰!!!!

  几乎是同时的,两旁的房屋顿时炸裂开来,里面窜出熊熊的火苗,这火苗顿时变成一片熊熊火海,两旁的房屋化作了巨大的火球!

  火光缭绕之中,奥丁人冲锋的石头顿时就为之一滞!!

  多多罗大笑的声音传来:“不知死活的奥丁人,尝尝我多多罗大法师的威力吧!”

  他故意用一段高亢而的语气,口中高声吟唱出了一段古朴怪异的文字来。

  ——每个人都知道,魔法师掌握了一种名叫“玛吉克语”的特殊语言,所有的魔法咒语都是用这种语言来施展的。这种神秘的语言一直以来只有魔法师才能学会,外人是绝对听不懂。

  多多罗大声吟唱的声音,顿时让奥丁人心中开始打鼓了。

  可只有站在多多罗脚下的伊伦特才隐约的辨认了出来,这个可恶的家伙吟唱的哪里是什么魔法咒语?

  仔细辨认,这个混蛋高声吟唱的好像是什么“鸡蛋四个面粉半斤橄榄油半碗小火烘烤……”

  他妈的!这个混蛋居然再背菜谱?!

  就在多多罗的高声吟唱之中,忽然之间,冲在前面的奥丁人面前就出现了一道火墙!

  汹涌的火光席卷到了奥丁骑兵的面前,迅速将他们吞没!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奥丁人顿时全身浴火,痛苦嚎叫着倒在地上打滚,马匹和驯鹿受惊四散奔走!

  多多罗依然高声继续吟唱着,看着面前燃烧的几个奥丁人,心中放心:还好,向梅林大人跪求来的这个初级火系魔法卷轴果然有用啊。

  不得不说,奥丁人被迷惑了。

  两旁的房屋燃烧,加上冲在前面的人全身冒火的场面,使得一切都变得乱哄哄的。

  这更让所有人对那个站在漂浮的飞毯上,一副高深莫测高人风范的“多多罗大法师”产生了深深的畏惧。

  “奥丁人,还不快滚!”多多罗高喝一声,再次举起魔杖来。

  这一次,他却抬起了另外一只手掌,竖起了一根中指。

  中指上的一枚戒指,顿时在一道黑光之后幻化成了一个仿佛手弩一样的小发射器。

  仔细看来,顶端一个圆形的金属管子,散发着森然的黑气。

  多多罗手里握着这个东西,顿时精神焕发,连腰板都比刚才更挺直了三分!

  这个家伙得意的狂笑一声:“奥丁人,去死吧!在我多多罗大法师的魔法光辉之下呻吟挣扎吧!!”

  那金属管的顶端,很快就冒出了一点妖异的黑色火星来……随即……轰!!!!!!

  …………这一瞬间,莫尔卡仿佛产生了一种幻觉!

  那个漂浮在半空的叫什么“多多罗大法师”的拜占庭魔法师,手里忽然就变出了一团黑色的光芒来。

  那一道凶猛的黑色光芒几乎是正面毫无阻挡的击中了自己的冲锋的队伍之中。随即……一切都变了!

  时间仿佛忽然就变慢了数倍,一切的一切在视线之中都仿佛出现了幻觉!在这一刻,世界仿佛变得寂静起来,毫无一丝声息。但是莫尔卡却清晰的看见,那黑光击中的人群之中,当头的数十个奥丁战士,几乎是连人带马匹驯鹿,就瞬间化作了灰尘!!!

  接下来黑光贯穿入人群,几乎在十多米的范围之内,凡是被黑光集中的人,全部“消失”了!

  是的,是消失!

  身体的任何部位,几乎都是瞬间化作灰尘烟消云散!

  而就在黑光的外围,一些被黑光掠过的奥丁战士,有的手臂被黑光撩过,有的是腿脚,有的是马匹……顿时就化作粉碎!

  这一个可怕的场面,似乎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但是在莫尔卡的眼睛里,却仿佛持续了好久好久!

  黑光一闪,人群之中,几乎超过一百名奥丁骑兵,连人带坐骑,瞬间就化作了飞灰!而外围靠近的奥丁战士,至少也有百十人顿时就惨叫呼号着滚在了地上!

  这一切……不过只是那个叫“多多罗大法师”的家伙举了一下手指而已!

  可怕!太可怕了!!

  莫尔卡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的一切。既便是再勇敢的奥丁人都不敢继续往前了,他们纷纷的往后缩着后退,甚至就有人拼命的往后挤。

  莫尔卡站在后面,忽然就听见远处的那个白衣魔法师高声喝道:“奥丁人,还不快滚!就再吃我一记‘魔神光闪’吧!”

  说着,那位“多多罗大法师”再次举起了中指!

  这一次,已经不用莫尔卡下令了,前面的奥丁人二话不说,几乎是掉头就疯狂的跑了回来。

  奥丁人不畏惧战斗,但是这种……瞬间秒杀百人的魔法,实在太可怕了!

  拼都没法拼,还怎么打?!

  眼看那个魔法师将中指对准了自己,莫尔卡忽然头脑一片空白!

  “莫尔卡!快撤退吧!我们的勇士再厉害也不是魔法师的对手!快撤退吧!!”

  身边的族人奋力的拉扯莫尔卡。

  莫尔卡终于反应了过来!

  那该死的黑光实在太可怕了!叫,叫什么名字来着?

  魔神光闪?

  果然是邪恶的名字啊!!

  莫尔卡可不想自己无声无息的被黑光杀死在这种鬼地方!他可是族长的儿子,未来还要继承整个巴沙克族,接替自己的父亲成为赤雪军的统帅呢!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莫尔卡立刻高叫:“后退!撤退!我们撤退!!!”

  轰!

  一旦撤退的命令下达,奥丁人的队伍顿时乱了。

  几乎是发了狂一样的,所有的奥丁骑兵纷纷掉头朝着来路狂奔而去,大部分人挤在了一起。生怕身后的那个白衣魔法师再次举起那根可怕的中指,射出那恐怖的黑光!

  乱哄哄的奥丁人争先恐后的朝着村子口跑去。

  身后,飞毯上的多多罗,却忽然脸上一垮,长出了口气。

  魔法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庆幸的望着狼狈逃窜的奥丁人。

  最危险的时候终于给自己撑过去了。

  只有多多罗自己知道……什么狗屁“魔神光闪”……自己手里的这个微缩版的魔导炮,只能释放一次而已。

  虽然有达曼德拉斯那个可怜的青蛙作为能源(达曼德拉斯泪流满面……),但是每一次发动魔导炮之后,要重新等魔力积蓄满了释放下一次,得过好久好久……刚才,如果奥丁人真得不怕死的冲上来,只怕强大的“多多罗大法师”立刻就得坐着飞毯掉头逃命了。

  就算他能活着逃出去,但是地上的二十个骑兵却是跑不掉的。就算多多罗能活着回去,也会因为丢弃战友而被愤怒的夏亚大人处死吧……还好,还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