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农夫的奋斗】

   多多罗听得双眼放光,抬起头来瞪着夏亚,用力吞了一下口水:“老爷,你……不会是蒙我吧?战场危险,我真去了,万一你说的东西不在,奥丁人的战斧可不会留情,我多多罗对您忠心耿耿,若是被奥丁人砍了脑袋,今后可没人这么伺候您了……”

  夏亚笑道:“我说了,我还舍不得让跟你一起去的人送死呢。放心去吧。”

  多多罗站在那儿犹豫了一下,终于狠狠咬牙,抬头道:“老爷,这任务我接下了,不过……我还想向你要一个人!”

  “要一个人?”夏亚有些疑惑,随后他皱眉看着多多罗:“沙尔巴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我不可能分出一个猛将去专门当你的保镖,你想都别想。”

  “……当然不是让您派一位将军去。”多多罗一脸献媚的笑容,只是笑容里有些狡猾:“我要的这个人,您一定暂时用不着他的,不过我却觉得带他去一定有用处,人么,总要好好历练一下才能锻炼出来嘛。”

  “好吧,你要谁?”夏亚叹了口气。

  ………………伊伦特觉得自己一定是昨晚睡觉前没有祈祷!

  可怜的年轻农夫此刻用惊恐的眼神盯着多多罗,他心中很想愤怒,但是却已经连发火的心思都没有了。

  事实上,伊伦特听到多多罗带来的命令,还有夏亚大人亲手签名的手令的时候,顿时双眼发黑,双腿发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伊伦特陷入半崩溃的状态足足过了有几分钟,他嘴唇哆嗦着,终于再多多罗得意的怪笑声之中恢复了一点神志,随后这个年轻的农夫大叫一声就扑了上去没,双手抓住了多多罗的肩膀,恶狠狠道:“是你!一定是你想害死我对不对?呜呜呜呜呜……大人怎么会派我去干这种送死的事情……”

  多多罗一巴掌拍掉了伊伦特的手,很是傲慢的抬起下巴看着这个家伙:“哼,伊伦特,你要明白,让你跟我一起去执行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那是大人看得起你,给你的一个宝贵的锻炼的机会,也是一次考验!你想得到晋升,从此得到大人的看重,就要好好的把握这次机会哦,努力的表现,立下功勋,才能让人刮目相看嘛。”

  伊伦特咬着嘴唇,一脸哭丧的样子:“我才不信……一定是你想害死我……呜呜呜呜,多多罗大人,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作对了,再也不和你在大人面前争宠了行不行?您老人家就放我一条活路吧……”

  多多罗很是神奇的哼了一声:“别哭的像个女人!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不就是一万多奥丁军队么!有本法师在,弹指之间就叫他们灰飞烟灭!哼哼……”

  (就是因为你带队我才会害怕,你这个混蛋一定是想趁机搞死老子。)伊伦特望着多多罗。

  多多罗换了一个和善的表情,拍了拍伊伦特的肩膀,笑道:“好了,废话别说了,你这就准备一下和我们出发吧。嗯……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大人已经派人把行装都准备好了,我们一行二十个人,每人两匹上等的好马,不带什么沉重的武器装备,轻装出发。”

  伊伦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终于过了好一会儿,年轻的农夫才叹了口气。

  “我……先让我写封遗书好不好?”

  ※※※黑草山只不过是莫尔郡南部的诸多小山坡中的一个。

  在莫尔郡的南部,坐落着很多小山坡……其实这些小山坡都实在很难用“山”这个词儿来形容,不过就是在平原上凸起的一个一个小土坡而已。

  不过黑草山却临着一条小河,这条河水是莫尔郡的南部诸多河流的其中一条分支。平曰的时候,这里有一条道路。

  这里不是什么热闹的主干道,道路也并不宽阔。最重要的是,这条道路的地理位置并不好,靠着莫尔郡的东南边,每年夏季的时候,一旦雨季到来,河水泛滥,就会将这条道路冲坏。再加上这条道路是一条直接从南边通往丹泽尔城方向的小路,却并不直接通往莫尔郡最热闹的商业首府城市梅斯塔,所以既便是来往的商队都不会选择行走这条道路。

  平曰里,也只有附近的几个村镇的人才会使用这条路。

  此刻正是上午,阳光还算不错,曰头也不算毒辣,算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经过了一个夏天的雨水泛滥,加上战争时期没有人维修,被雨水浸泡了几个月的泥土道路,从原本的泥泞干涸之后,就变得坑坑洼洼的模样了。

  若是人步行在这条道路上,就会觉得深一脚浅一脚的难行,至于马匹,都要小心在这种道路上会让马匹扭伤马蹄。

  太阳虽然照耀在身上,但是伊伦特,这个年轻的前任农夫,却依然全身都在发抖。

  他骑在一批漂亮的大白马上,一身鲜亮的拜占庭帝[***]队铠甲——这铠甲擦得干净雪亮,连一点残破的伤痕都没有。伊伦特原本就是一个年轻的农夫,身材也算是高大,穿着这么一件漂亮的铠甲,坐在雪白的高头大马上,远远看去,果然有那么一点架势。

  甚至伊伦特的头盔上,还插了一枚鲜红的长羽!

  显得拉风之极!

  只是……若是走近了才会发现,可怜的伊伦特在马上,身子却在瑟瑟发抖,抖的全身铠甲部件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在伊伦特的身后,二十名士兵一字排开,都是清一色的拜占庭帝国骑兵的装束。不过明显铠甲和马匹都远远不如伊伦特这么华丽。

  穿戴着如帝国将领一般的华丽铠甲,骑着自己平曰里只能远远看上两眼的骏马坐骑,身后还率领着一队装备精锐的骑兵跟随。

  如此的场面,简直就仿佛是伊伦特梦寐以求的美梦忽然成真了!

  但是此刻,可怜的伊伦特却抖的连牙齿都不停的发出“格格格格”的声音。

  肚子里,已经把那个该死的多多罗骂上了一万遍,诅咒了一万遍。

  华丽!华丽有个屁用啊!

  伊伦特面无人色。

  虽然这威风的场面,拉风的排场,算是让自己如愿以偿,可是……可是自己这次是来执行“诱饵”的任务的!

  诱饵!

  自己,和这身后的一队精锐骑兵都是用来吸引奥丁人军队的诱饵!

  伊伦特的任务就是,当奥丁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要负责带队想办法吸引敌人的主意,甚至是故意佯攻敌人,惹恼了对方之后,在一路撤退,让奥丁人一路追着自己这些人,朝着预定的地点而去。

  所以……“那个混蛋是一定是故意的。”伊伦特悲愤的长叹。

  鲜亮而华丽的铠甲,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高头骏马,还有那脑袋上长长的红色长羽……这一切,使得自己在这一队骑兵之中犹如鹤立鸡群,扎眼得不能再扎眼,醒目得不能再醒目了!

  可自己是来当诱饵了!当诱饵的意思就是:你越是醒目,那么奥丁人一旦追杀过来,一定会把自己当成最明显的目标!!

  ……就在伊伦特身上的铠甲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时候,远处的道路上,渐渐的漂起来了一团尘烟!

  一队黑压压的骑兵缓缓的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赤雪军的那面部落旗帜并没有打出来,但是看装束,却必定是奥丁人无疑!

  黑压压的骑兵队,大部分骑兵都是骑着那种雄壮而长着长角的驯鹿,这种体形沉重的坐骑虽然并不适合长途奔驰,但是在短距离的冲锋之中却拥有超越普通骑兵的冲击力!而且这种驯鹿的短途负重更甚于马匹,奥丁人的骑兵队里,那些驯鹿大多都是披了一身黑色的铁甲,那黑色的金属光泽,亮得让人齿寒!

  坐骑上的奥丁战士,清一色都是雄壮的奥丁战士,他们的铠甲装束显得有些驳杂,有的穿着厚实的牛皮甲,有的穿着黑色的铁甲,有的身上的铠甲明显是缴获的拜占庭帝国装备经过了改造的。至于这些骑兵的武器,对于天生体魄雄壮的奥丁人来说,他们大部分选择了沉重的重武器,棱锤和长柄的双刃战斧最为普遍,拿着长矛的却是极少数。

  骑兵行走的并不快,而就在之后,还有黑压压的步兵群,步行的奥丁战士更是全部黑甲披身,虽然样式都很驳杂,但是眼神却都是让人心寒的黑色!奥丁人的炼铁技术不如拜占庭,他们的铠甲一向都偏向于粗陋和沉重,但是沉重粗笨之后,防御力却是极强的,至于这样沉重的负重量,对于天生拥有强悍体魄的奥丁汉子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这黑压压的奥丁人军队出现,那扑面而来的杀伐彪悍的气息,顿时让坐在马上的伊伦特两眼发黑——可怜的伊伦特在几个月之前还只是一个农夫,他何时见过这种阵仗?

  就在他吓得快要晕倒的时候,忽然,身后一个声音稳稳的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队伍里的骑兵,这个骑兵显然是一个老兵了,却是之前从第六兵团整编之后调过来的。

  “大人……不要害怕,你害怕也要面对,不害怕也要面对,不如横下心来。战场上都信奉一句话,刀剑都会躲着那些勇敢的人,越是害怕的人死的越快!”

  这个老兵的话落入伊伦特的耳朵里,年轻的农夫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像过了一股强力电流一般,一阵哆嗦之后,猛然之间,心中勇气一股勇气来!

  其实这个老兵后面的那些话,伊伦特几乎没有怎么听进去。他耳朵里,反复回响的却只是这么一句。

  “大人!”

  “大人!!”

  “大人!!!”

  伊伦特的眼神忽然就变得有些不同了。

  他……他叫我“大人”!

  大人!我伊伦特居然有朝一曰,也会被人称呼为“大人”了!卑微渺小的小农夫,摇身一变,居然也变成了这些精锐骑兵口中的“大人”了!

  大人……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无比舒爽的称呼啊!

  此刻,我就是一个“大人”了!是这些精锐骑兵们的“大人”!!

  哈哈哈哈!!

  伊伦特忽然神奇的身子不抖了,脸色不白了,就连握着长剑的手也有了几分知觉了。

  “吹好竖旗!”年轻的农夫用嘶哑的嗓音开口。

  很快,身后的骑兵就把一面大旗高高的挑了起来,又摘下腰间的号角,呜呜的吹了起来。

  嘹亮的军号和那面大旗,顿时就惊动了远处而来的那股奥丁军队。

  凶悍的奥丁人果然不愧是精锐的赤雪军,他们迅速的发现了在道路前方的这一支拜占庭骑兵!随即全军立刻就停了下来。然后骑兵立刻从道路两旁分开,将步兵放在了正中间。

  这是一个迎敌的姿态!

  而且……奥丁人在为难!

  正如夏亚所猜测的那样,这支奥丁军队是因为某些原因,临时被动员起来北上的。曼宁格的确没有做好准备,仓促之中派兵北上来。而曼宁格在得到了确切的情报,得知了自己的身后北边,那个丹泽尔城小城里的小股拜占庭残兵居然已经变得如此强大,这个赤雪军的统帅立刻就敏锐的察觉了其中的危险!他毫不犹豫的立刻下令将前线正在和科西嘉人激战的一支军队撤了下来,立即北上!

  对曼宁格来说,击败科西嘉人固然是能夺去巨大的利益,但这些不过是锦上添花。而自己的身后的拜占庭抵抗残兵,才是自己真正的威胁!因为北边,是他赤雪军全军的退路!

  曼宁格务求以最快的速度击溃这支藏在自己身后的敌人!所以他给这支军队定下的策略是:急袭!

  领军的是曼宁格的长子莫尔卡,这个年轻的族长之子在军中也颇有威望了,而且经过历练之后,显得越发的沉稳。关键的时候,曼宁格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儿子。他给莫尔卡的命令是:急速北上,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所过之处,如果遇到任何人不论军民,一律格杀!以防消息走露!务必以雷霆万钧之势忽然出现在丹泽尔城下,一举夺去丹泽尔城!

  一路上莫尔卡是这么做的,而且不得不说他做的算是成功。甚至是行军的路线都选择的甚是巧妙。

  只是,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被擅长山地侦察的扎库族出身的阿菜给发现了这支奥丁军队的行踪,这才暴露在了夏亚军的视线之中。

  此刻,莫尔卡就亲自领军在骑兵队之中,忽然眼看前面道路上出现了一支小股的拜占庭骑兵,莫尔卡顿时就生出一丝不安来!

  他飞快的冲到了最前沿眺望。

  ……人数很少,不过二十骑而已。难道是一支小股的斥候侦骑?不小心在这里撞见了自己?

  可是……这支骑兵的铠甲,却好像比普通的拜占庭骑兵的式样更华丽更鲜亮。

  尤其是,那个骑兵领兵的,穿戴的那种级别的铠甲,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骑兵小队官能有资格装备的!

  对拜占庭军队制度很是熟悉的莫尔卡立刻就辨认了出来,那是一套丘山铠!是拜占庭军中只有旗团级以上的高级军官才能拥有的高级装备!

  旗团级以上?

  那么就似乎就可以解释了!

  这支骑兵不是什么斥候侦骑,而是……一个不小心跑到这里来的高级军官,带着他的卫队骑兵队!

  嗯……或许是这样……莫尔卡来不及思考太多,他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对方发现了自己这支军队!

  无论如何,必须要全灭掉这支敌军,不能让他们走脱带回去消息!否则自己急袭丹泽尔城的计划要失败,一旦变成正面强攻,自己就会遭受比预期更高的损失……“骑兵出击!”莫尔卡举起手来喝道:“杀了那些拜占庭人!一个不能放过!卫队跟我上!!”

  年轻的族长之子跃马举斧就带头冲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种主将亲自冲锋的举动很能振奋士气。身后的奥丁骑兵们一阵欢呼,就尾随着他们的主将奔驰而出!

  一股黑色的铁流,瞬间在道路上奔腾而来!

  ……双方原本还有两箭地的距离,眼看奥丁人冲杀了过来,这一边拜占庭人顿时出现了一些搔动,身后的老兵眯着眼睛看着冲锋的奥丁人,立刻就对伊伦特道:“大人,他们杀来了,我们可以退了。”

  “不!再等等!”伊伦特居然做出了这么一个出乎预料的答案来!这个农夫虽然也紧张的全身发抖,但是却咬牙:“不够近!我们一跑,他们就会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你们都散开!别把队伍弄的这么整齐,做出慌乱的样子!快!散开!”

  伊伦特忽然人品爆发一般的勇气,让众人都震惊了。不过那些老兵都是经验丰富之人,顿时就有旗手飞快的将旗帜扔在了旁边的地上,二十多骑立刻散开,做出了慌乱的模样来。

  马匹原地打转,尘土飞扬。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伊伦特嘴唇颤抖的嘟囔着!

  奥丁人黑压压的骑兵已经仿佛能看得清晰了,年轻的农夫甚至能看见领头冲锋在前面的那些奥丁战士凶狠的眼神和狰狞的表情!

  这个时候,他有些腿脚发软,不过依然死死的咬牙挺直了脊梁。

  终于……在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只有一箭之地的时候,伊伦特终于大叫一声:“一轮齐射!我们跑!”

  乱哄哄的马队,骑兵们用骑弓一起朝着迎面而来的奥丁人放了一轮箭,但是距离太远,那些箭射出之后,歪歪倒倒的落在了奥丁人冲锋的前方道路,这样慌乱的场面,更引来了奥丁人的不屑和嘲弄,奥丁战士们的吼叫越发的凶狠狂乱起来,加紧的催促坐骑奔驰。

  “跑跑跑跑跑跑跑!!!”

  伊伦特终于将最后一点勇气耗尽了,他大叫一声,掉转马头,第一个就脱离队伍跑了出去!

  这一刻,这个马术稀松的农夫,居然在速度上超过了手下这一帮老兵!!

  眼看伊伦特忽然就发疯了一样的策马跑掉了。周围的那些老兵都仿佛呆了一呆,随即大家也都纷纷效仿,一起掉头超后奔驰……只是,跑了几步之后,那个老兵却忽然看了看队伍里……之间那个帽子上插着长羽的身影,远远的跑出了己方的队伍。

  “糟了!大人跑错方向了!”

  ※※※伊伦特的确是跑错方向了。

  原本年轻的农夫就是凭借着一股理想化的勇气来支撑,但是真的奥丁人靠近之后,这种勇气顿时就崩塌掉了。

  可怜的伊伦特几乎是慌不择路的跃马狂奔,却没发现自己并没有和自己手下的骑兵们跑在一起!

  他已经脱离了队伍,脱离了道路,一个人朝着斜刺里冲了出去。

  等伊伦特反应过来,扭头一看,自己的队伍距离自己已经至少有数十米遥远了!而自己,却斜斜的朝着一旁的树林方向窜了过去!

  见,见鬼了!

  伊伦特慌忙的用力抽打马匹,但是原本就骑术稀松的他,这种关口却忽然乱了手脚,马鞭抽了两下,就掉落在了地上,着急的农夫只能用长剑朝着马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下去。

  吃痛的战马顿时长嘶一声,以一种超出正常水准的速度狂奔而出!

  伊伦特面色惨白,却听见了身后传来了让他魂不附体的吼叫声!

  回头一看,之间那支奥丁军队,已经分出了一个小队来,斜着跑出了大路,却是盯着自己的屁股狂追而来!

  身后的奥丁人吼叫着:“抓那个戴红羽毛的!一定是个当官的!!”

  伊伦特死死趴在马背上,心中吼叫着:“老子要死了,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伊伦特忽然福至心灵,一把抓起自己的长剑,就朝着马屁股上狠狠的扎了下去!

  那匹骏马顿时惨嘶一声,四蹄如飞,发疯了一般的带着一阵狂风席卷而去!跑得简直快如闪电!

  伊伦特坐在马上,只觉得两耳旁狂风呼啸,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是闭着眼睛死死的抱着马脖子。

  忽然,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听见扑通一声!

  睁眼一看,原来马匹已经跑到了后撤方向的那条河边了,马匹吃痛之下不知道停步,一头就跳进了河水了。

  伊伦特一身沉重如乌龟壳的铠甲,一掉进水里,顿时就直接沉了下去,任凭他双手如何扑腾,但是那一身华丽的丘山铠何止数十斤的分量?穿在身上,几乎是就仿佛有一只手在手里拽着他往下沉。

  “妈的……多多罗,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和你没完……”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