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刺!】

   两人站在台阶之上,望着那皇家马车远来,可那走在前面的护卫骑兵,来到宫殿之前却不曾停下,而是直接朝着皇城更里面的方向而去。

  阿德里克疑惑的看了一眼鲁尔。

  就在这个时候,那马车已经来到台阶之下,车厢里,传出了吉斯伦特的声音。

  “停一下。”

  暴风之子从车窗探出脑袋,看了一眼站在台阶上的两人,阿德里克和鲁尔也都用毫不掩饰的冰冷的眼神盯着吉斯伦特。

  “好久不见了,鲁尔。”吉斯伦特面带微笑。

  胖子用鼻子哼了一声,就算是打了招呼。

  “见到老朋友也不必这么冷漠吧。”吉斯伦特耸了耸肩膀,语气悠然:“我可是还记得当年咱们一起喝酒的曰子呢。”

  “早知道有今天,当年真该把你活活灌死。”胖子打了个哈哈,但是语气显然一点也不客气。

  吉斯伦特仿佛也丝毫不在意这种玩笑,眼神扫过两人:“两位……是为了今晚的事情而来的?”这个兰蒂斯将军随即露出有些怪异的微笑:“那可不巧了,贵国皇帝陛下刚刚派来接我的人告知,今晚的会面改在了他的内廷书房里了。”

  阿德里克和鲁尔都微微变色!

  皇帝陛下这个安排,显然是下定了决心,不想让人打搅他们的会面谈话了!

  吉斯伦特瞧了阿德里克一眼,忽然叹了口气:“阿德里克,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面对事实吧。”

  阿德里克淡淡道:“若是你我交换位置,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吉斯伦特微微一笑:“不错,如果我是你,我也会竭尽全力的想方设法阻止的。”

  说完,他就拍了拍车厢,然后关上窗户。

  车队随即在护卫骑兵的簇拥之下继续朝着皇城里而去。

  阿德里克正要迈步跟上去,那护卫骑兵之中,转出一个御林军军官来,骑马拦在了阿德里克的面前,对着阿德里克敬礼之后,不卑不亢道:“大人,陛下有令,今晚的会面是私人姓质的,不召集群臣议事。”

  阿德里克听了,脸色一白,随即瞬间涨红,默默的握紧了双拳。

  鲁尔叹了口气,轻轻的拉了阿德里克一下,丢过去一个眼神,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阿德里克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松开了双拳,站在原地不再迈步。

  那个御林军军官看了,对阿德里克行礼,然后掉转马头,跟着车队往里而去。

  阿德里克和鲁尔两人目送车队远去,鲁尔缓缓道:“别心急,就在这一两天的事情,他们今晚会谈,没这么快谈妥的,我们还有时间。”

  阿德里克点了点头:“我只担心咱们这位陛下太过心急,今晚就……”

  鲁尔哈哈一笑:“陛下是心急了一些,但是他绝不是个白痴,不会做出这等事情的,我看……”

  胖子正要说下去,忽然,他猛然闭上了嘴巴,脸色巨变!

  站在他身边的阿德里克脸色也变了!

  只因两人的耳朵里,几乎是同时听到了一个奇异的声!

  嗡!

  仿佛是什么东西轻轻的震动的声音,但是在两个身经百战的将军的耳朵里,却立刻就辨认出了那是什么声音!

  弓弦!那是弓弦振动的声音!

  眼看忽然一道耀眼的紫色光芒从天而降,带着呼啸的劲气声,飞入了车队之中!

  阿德里克和鲁尔看得真切,那紫光分明就是一枚利箭!箭上裹了一层紫色的斗气光芒!

  只听见碰的一声响,那辆皇家华贵的马车的车头顿时就被炸得粉碎,拉车的马匹受惊,顿时就嘶叫一声,扬起蹄子飞奔起来,车头上赶车的皇宫侍从早已经一头从马车上摔了下去,眼看那受惊的马就要带着马车往斜刺里狂奔……一旁护卫的御林军侍卫果然都是精锐,早有一个军官飞马冲了上去,拔出长剑来,一件刺进了拉车的马脖子里!剑光闪过,顿时拉车的皇家御马的马头被直接斩下,顿时尸体轰然倒地上,随即那军官已经大喝道:“所有人围成圆阵,保护马车!左队右队,两翼绕出,搜索刺客的位置!快!”

  御林军里的骑兵纷纷靠拢,分出两队人跃马冲出,剩下的人则聚集在了马车旁,举起了骑盾来,牢牢的将马车周围覆盖!

  阿德里克和鲁尔也被这变故惊呆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道:“不是我安排的。”

  随即鲁尔吸了口气:“阿德里克……我记得,这种紫色斗气的箭,好像只有一个人能射出……”

  阿德里克顿时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咻咻几声,又是几道破空之声,随即就看见数道利箭被射进了人群之中,只是奇怪的是,这些箭打在了御林军骑兵的盾牌上,却轻易就被弹开,落在了地上。原来却是箭头被折去了!

  只是每一枚箭上,仿佛还绑了一块小小的木头片……“右边右边!刺客在右边!”这一下,御林军立刻就从来箭的方向分辨出了刺客的位置,两队骑兵呼啸冲了过去……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那刚才射进人群里落在地上的几枚折断了箭头的箭矢,在地上却忽然就爆开了!

  砰砰……那木片爆裂,顿时从里面射出一团淡淡的浓烟来,数枚箭暴开,散出的烟雾顿时就把马车周围的人都裹在了其中。

  御林军骑兵有吸入了那烟气,顿时就感觉到头昏眼花,手脚发软,手里的武器也丢在了地上,纷纷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

  “有毒!都闭上气!”御林军军官大喝一声,可是这个时候吸入毒烟的士兵已经不少了。眼看数十个御林军骑兵已经倒下了一半,那个军官立刻取出了腰间的一个号叫来奋力吹响!

  这是在求援了!

  皇城里的御林军大部分都已经调上城墙参战,留在皇宫里的人数本来就不多,所以他的求援,只怕短时间内也未必能赶来多少。但是毕竟这里是皇宫,是奥斯吉利亚的中心之地,总有一些隐藏的力量!

  别的不说……那支传说之中忠心皇室的“暗夜御林”,可还没有出动呢!

  这个军官手里的号角才刚吹响一个声音,忽然就听见“咻”的一声,一道紫光瞬间射到他面前,直接就射中了他手里的号角!砰的一声,那号角顿时炸得四分五裂,这个军官惨叫一声,从马上掉了下去,又吸进了毒烟,很快就晕了过去。

  阿德里克远远站在宫殿的台阶上,正要跑过去,鲁尔却一把拽住了他,胖子冷笑:“怎么?这不正是个好机会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从右边的皇城建筑屋顶上忽然就窜了下来,身形快若脱兔,身姿在半空之中迎风一掠,就划出好远,犹如燕子剪水一般轻盈敏捷!

  几个起落,一条紫色的人影,就落在了车队之旁!

  紫色的长发,紫色的双眸,冰冷的半副铁面!

  一看见这个人,阿德里克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如纸!

  维亚!当然是维亚!

  也只能是维亚!

  ※※※维亚已经飞快的闪身进了人群之中,她手里的长弓,两边弓角探出几片倒刃来,之间她冲进人群里,身影闪动,顿时剩下的御林军纷纷落马。

  烟雾之中,那些御林军抵挡的极其困难,维亚冲进人群里,几个起落就击倒不少人,剩下的御林军虽然有心抵抗,但是一旦开口呼吸,就顿时吸入毒烟,从马上坠落!

  维亚面色冷峻,脚下不停,就直朝着中间的马车冲了过去,她所过之处,凡是挡在面前的御林军骑兵都纷纷落马。总算维亚没有出辣手,那些被她击倒的御林军只伤不死,阿德里克和鲁尔两人站在远处,都是有些呆滞。

  就在维亚靠近马车车厢的时候,就听见轰的一声,那马车的车门陡然粉碎,激荡的碎裂木片朝着维亚射了过去!维亚紫色的眸子里顿时闪过一丝寒光!她身形立刻往后退去,可就在那一团碎裂的木片之后,吉斯伦特的身影已经从车厢里窜了出来!这个兰蒂斯的将军人在半空,已经飞快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刀锋闪着寒光,就刺向了维亚!

  维亚身子在半空往后倒退,那一团激荡射来的碎裂木片之中,吉斯伦特的刀锋已经藏在其中到了维亚的面前!只见维亚的身子忽然在半空一拧,手里的长弓挥去。

  就听见“叮叮叮叮……”一连串密集清脆的声音,弓角上的倒刃和吉斯伦特的指挥刀已经连续碰撞了数下!维亚的身影借着这股力量飞快的落在了地上,她一落地,却立刻就挺身冲了上去,居然丝毫不停顿!

  吉斯伦特攻势被阻挡,原本也以为这个对手会稍微后退回气,哪里想到维亚居然如此狠历,丝毫不停顿,连气都没有回一口,脚步才落地就反扑了上来?

  维亚的身形实在如鬼魅一般,她虽然跛了一条腿,但是战斗的时候,身法却迅猛如闪电!长弓一闪,倒刃就卷刀了吉斯伦特的面前,含着一团紫色的光芒!

  吉斯伦特咬牙,手里挥舞指挥刀奋力抵挡了几下,这个兰蒂斯的名将武技不差,可问题是周围都是浓浓的毒烟,他屏住呼吸,奋力一击也没有能击退维亚,此刻站在浓烟之中,他刚才奋力一击的时候,已经费了不少气力,又不能开口呼吸,自然是吃了大亏。

  他咬牙挥刀挡了几下,因为吃亏不能呼吸,力气自然也就使不足,勉强抵挡,却被维亚的弓刀打得狼狈不堪,几次维亚手里的弓角刀刃差点就划上了吉斯伦特的要害,幸好这个兰蒂斯的暴风之子也是实力不弱,勉力躲闪,身上那一身鲜亮的制服终究是被割得破破烂烂。

  终于,维亚数招不能结果吉斯伦特,忽然就一声厉喝,弓角刀刃卷过,就在吉斯伦特奋力挥刀抵挡的时候,维亚忽然就身子弯曲,以一个继位诡异的姿态,反手从身后的背上弓箭袋里抽出了一枚长长的箭来!

  这枚箭的尺寸明显比寻常的箭要长许多,维亚握在手里,顿时就猛然往前刺了过去!

  叮!

  吉斯伦特的刀劈在了箭头上,可刀锋却忽然就短成了两截!

  吉斯伦特心中大骇,也是暗暗后悔。他今天以为进皇宫会谈,腰间佩戴的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战斗用的武器,而是一把礼仪用的指挥刀,这种指挥刀并不适合作战,只是用作一种礼仪妆饰而已,材料虽然也不错,但是显然这个刺客手里的武器更加精良,也不知道那箭头是什么做的,居然能将自己的刀都打断!

  吉斯伦特也是个果决之人,刀锋一断,他却毫不迟疑,顺手就将手里的半截断刀朝着维亚狠狠的射了过去,居然丝毫不停顿犹豫!这样的反应速度,实在惊人!

  维亚也似乎没料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那断刀飞到她面前,维亚立刻闪身,只见一片紫影,虽然躲过了刀锋,但是她头上的几缕紫色的秀发却被割断落下!

  维亚的眸子冰冷,身子立刻又窜了上去,此刻吉斯伦特手里已经没有了武器,赤手空拳,只能奋力超后退,可身后忽然一硬,却发现已经退到了马车旁,再无退路了!

  维亚一手长箭,一手长弓,紫发飘飘,身形迅猛如闪电!刚才一番交手,吉斯伦特早已经判断出这个对手的实力比自己只高不低!若是在平曰,自己手里有趁手的武器,还能和对方拼一下,但是现在,自己赤手空拳,还不能呼吸……(想不到居然会死在拜占庭……唉,可惜,再也不能听到竖琴的声音了……)吉斯伦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暗叹一声,干脆闭目等死。

  维亚一个大步迈上,手里的长弓弓角,那闪动着寒光的倒刃已经卷上了吉斯伦特的脖子!眼看这位兰蒂斯的名将,就要在这里遭受断头之祸……叮!!!

  就在维亚的刀锋几乎要吻上吉斯伦特脖子的瞬间,忽然就听见一身清脆的声音,随即维亚忽然全身猛颤,只觉得一股奇异的力量,将自己撞得直朝后飞了出去!

  手里的弓角上,一片倒刃已经断裂!

  她一口气连退了七八步,依然觉得全身如过电一般无法控制的战栗颤抖,刚才一股力量击断了她的刀刃,随即就直接顺着手腕席卷而上,这诡异的力量,让维亚顿时就如同五脏六腑都被重击,她勉力支撑,却终于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出来!

  只见那浓烟之后,缓缓的,走出了一个青色衣衫的中年人来。

  中年人面色淡漠,双手缩在袖子里,缓缓踏步而来,站在了吉斯伦特的面前!

  一看到这个人,维亚在内,就连远处的鲁尔和吉斯伦特,都是面色苍白!

  这个中年人,三人都是认识的!尤其是鲁尔和阿德里克这样的帝国重将!

  一直以来,这个中年人,都如同影子一般跟在老皇帝康托斯陛下的身边,多年如一曰!如今,又成为了新皇加西亚陛下的“影子”!!

  没有人确切的知道这个影子的来历,但是,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实力惊人的高手!

  维亚一看面前站着这个中年人,就知道自己今天定然无法得手了。事实上,她虽然也听闻过这个中年人,但是并不确切知道对方的深浅。只是,刚才瞬间的一个交手,对方直接就击断了自己的弓角倒刃,力量甚至直接就突入了自己的身体,一招之下,就让自己重伤!

  如此的实力,显然要高出自己不止一层了!

  维亚既然心中断定了不敌,她也是一个当机立断之人,顿时就咬牙飞快的往后退去,身形一闪,就凌空射了出去,朝着右边的建筑房顶而去。

  “这就要走么?”

  一个淡漠的声音。

  中年人仿佛轻轻的挥了挥袖子,顿时已经窜到半空的维亚,身形忽然就是一滞,在中年人的袖袍挥舞之下,直接从半空跌落下来,掉在地上,甚至这次都没有能站稳,直接就跌了下去,双腿一疼,幸好奋力用长弓支撑,单膝跪在了地上。

  维亚抬起头来,惊骇的看着这个中年人!

  刚才两人相隔已经很远了,但是对方……他……他只不过是挥了挥袖子?!就凌空把自己打下来了?!

  “你是维亚。”中年人已经缓缓的走到了维亚的面前,他的步伐缓慢而轻松,仿佛不带半分烟火气,只是说话的嗓音和语气十足古怪,甚至有些咬字笨拙的样子:“我听说过你,你为皇室做过很多事情,也立过很多功劳。”

  维亚咬着嘴唇,她看着这个中年人,心中念头飞快的转动。

  敌又敌不过,走也走不掉……维亚眼神里立刻就闪过一丝狠历绝然,忽然就抬手将手里的那枚长箭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咽喉!

  远处的阿德里克顿时失声叫了出来,猛然就扑了过去。可相隔如此之远,哪里能赶得上?

  维亚闭目咬牙,狠狠的将箭头刺进了自己的脖子……但是忽然,就在箭头刚要触及自己脖子肌肤的时候,陡然只见,她手里一空!

  抬起头来,只见那柄箭已经落在了那个中年人的手里!

  这下维亚连心都冰凉了!

  中年人手里捏着那柄箭,仔细看了几眼,嘴角仿佛轻轻扯了扯,似笑非笑。

  “星坠箭……嘿,教你的人,心好狠啊,这样的东西也教你。”

  维亚心里一动……类似的话,自己似乎前些曰子,在野火镇上,那个叫索非亚大婶的神秘高手曾经对自己说过……“念在你当年为皇室立下诸多功劳,我今天不会让你死……也可以放你走。”

  中年人轻轻一抬手,那柄箭就落在了维亚面前的地上。

  “我也不问指示你来的人是谁。”中年人淡淡道:“这种事情,大家都明白,还是不要挑明的好。”

  他一脸的淡漠却忽然眼神越过维亚,朝着远处望去,远处,鲁尔死死的拉着阿德里克。

  “陛下已经下令,让我保护吉斯伦特,未来在他离开拜占庭之前,我都会跟在他身边。所以……”中年人摇头:“不管是谁,也不管是打了什么主意,都统统收回去吧。”

  阿德里克和胖子两人顿时面如死灰!

  显然,这个中年人的话,不仅仅是对维亚说的,也是对自己两人说的!

  中年人说完了这些,转身就离开,走到了马车旁,扶起了神色古怪的吉斯伦特。

  “陛下在等你,请随我来。”

  中年人说完,神色悠然的领着吉斯伦特离去,仿佛这一地躺着的御林军,远处的刺客,破碎的马车……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我们……恐怕得改变计划了。”鲁尔费力的吞了下口水:“我可没本事在这个怪物的保护下,刺杀吉斯伦特……这个怪物,只怕一抬手就能把我秒了。”

  阿德里克没有说话,却只是直直的望着远处半跪在地上喘息的维亚,神色复杂。

  终于,维亚缓缓站了起来,身子还有些摇晃,却终于飞身重新跃起,身形在夜色之中,窜上了房顶,很快消失。

  阿德里克却依然呆呆的看着夜空之中维亚消失的方向……鲁尔叹了口气:“你很关心她?”

  阿德里克没说话。

  “她既然没死也没有被抓,那就不用担心了。我现在思考是……是谁派她来的!”

  阿德里克忽然低声道:“没有人派她来,是她自己来的。”

  胖子皱眉:“你怎么知道?”

  阿德里克苦笑一声:“她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卡维希尔有资格让她服从,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命令她做任何事情。所以,今晚的事情,一定是她自己的意思。”

  鲁尔一敲自己的脑门:“这会谈破坏了卡维希尔留下的布局……所以,维亚出手行刺……道理也说的通,不过……”

  胖子忽然一笑:“我说刀疤脸,我一直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呢。”

  阿德里克满脸忧虑:“什么?”

  “……你长得这么难看,却怎么生出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呢?”

  ※※※“喂,我说,能不能不脱衣服?”

  床榻上,夏亚死死的抱着自己的最后一条小衣,愁眉苦脸的看着可怜虫。

  艾德琳面色温柔如水,柔声道:“不行呢……快,听话,把衣服脱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