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条约】

   城墙上,远程叛军退兵的号角传来,城下桥梁上的叛军士兵如一群一群黑压压的工蚁退去,盾牌手高高举着铁盾,抵挡着城墙上守军的弓箭。

  事实上,从城墙上飞下来的箭矢寥寥。望着退去的叛军,守军们大多数都已经无力的靠在墙跺上,有的直接将武器丢在了脚下,有的开始痛苦的呼喊着寻求救治。

  弓箭手大多都已经筋疲力尽,几乎所有的弓箭手的手指都已经鲜血淋淋,手臂酸软的再起抬不起来。只有极少数的,还保持了斗志,潜伏在城墙的墙跺后,朝着城下的叛军射击。

  一个套着铠甲的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他那臃肿的身材几乎要将铠甲都撑破了,瞧着他喘的几乎快断气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能打仗的样子。而且他的铠甲式样明显不是城卫军的制式,甚至他根本也不是城卫军的军人。

  但是胖子靠在那儿喘气的时候,旁边的其他城卫军士兵,都朝着他投去了敬畏的眼神。

  这个胖子一身一脸的血,就在之前的战斗里,这个看似连走路都困难的胖子,却硬生生的砍翻了不下三十个叛军,其中还包括了两个叛军的军官头目,都被他当头一刀直接劈成的两半!

  城墙上的守军大部分都不知道这个胖子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只是从前天开始,这个穿着铠甲的胖子就忽然出现在了这一段的城墙上,加入了守军的序列之中。只有负责这一段城墙防御的一个旗团级的军官知道他的来历,而且显得对他敬畏有佳——旁边人有好奇的问胖子的来历,这个胖子只是嘿嘿一笑,自称是一个帝国老兵。

  这个解释并没有太出奇。

  战势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奥斯吉利亚城里早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动员,大量的青壮都被仓促的加入了预备队序列之中。

  因为历史的原因,奥斯吉利亚的城里居住着很多因军功而获得财产的老兵,甚至是一个世代为兵为将的家庭。在这场卫国战争里,在动员令下达之后,不少人都翻出了自己从前的铠甲和武器,提了刀剑跑到就近的铁匠铺里略微修补一下,就在动员令的号召之下走上了城墙,加入了防御的战斗——其中不少人已经将最后一滴鲜血洒在了奥斯吉利亚的城墙之上!

  这个胖子看上去和那些自愿上城墙参战的老兵们没什么不同——他看上去就是一个行伍出身的样子,说话嗓门很大,一脸军队里熏陶出来的那种丘八模样。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那身铠甲实在太漂亮了一些。这是一身高级的拜占庭式样的丘山铠!这是只有将军级别的高级将领才能配备的高级装备,就连负责这一段城墙的那个掌旗官也不过穿着一身黑纹甲而已。

  很多人猜测这个胖子恐怕是一个退伍的老将军——可他的年纪似乎也不像。也有一些人猜测这个胖子恐怕是一个将门世家的后代,这铠甲一定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父辈或者祖辈的——可这似乎也说不同,他那身铠甲明显是新的。

  而且这个胖子的武技似乎也高明吓人!

  今天这一段城墙貌似成了叛军的主攻点,结果上午的时候,一度情况危险。叛军聚集了一批勇力过人的武士作为尖刀,带着人几乎冲上了城墙,可关键时刻,这个胖子举着一把大刀杀了过来,居然全身闪耀着高级武术的斗气!然后就在那斗气的光芒之下,几个叛军的精锐瞬间就被撕碎!

  胖子还一脚把一个明显级别不低的叛军将领模样的人一脚从城墙上踹了下去!

  终于,众人的猜测在晚上有了答案。

  叛军退去之后,就在大家伙儿趴在城墙上休息,等着伙夫们送饭的时候,一队卫兵冲了上来,随即从后面,两个穿着帝国高级将领铠甲的人焦急的跑了上来。

  那个一脸刀疤的大胡子,立刻成为了众人眼神的焦点!

  阿德里克将军!现在奥斯吉利亚守军的最高统帅,也是支撑着奥斯吉利亚守军精神力量的最后一根顶梁柱!

  阿德里克大步跑了过来,从躺满了一地伤兵的城墙上费力的走过来,老远就瞪着那个正在喘气的胖子:“鲁尔!你这个滚蛋!!为什么私自跑到这里来!”

  这一声吼,顿时让周围无数眼神集中在了胖子的身上!

  鲁尔?!

  他居然就是鲁尔?!

  那个鲁尔?!

  ※※※现在的鲁尔,在人们的心中可再也不是那个“只会逃跑的兔子将军”了!

  就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这个胖子将军率领着罗德里亚铁骑冲击叛军的大营,鏖战了几乎一夜!听说那些铁打的罗德里亚骑兵反复对守备森严的叛军大营连续发起了数十次冲锋,硬生生的冲垮了叛军的防线,然后保护着新皇陛下进了奥斯吉利亚城来,新皇陛下这才能得以进城继承皇位加冕为帝!

  这位胖子将军听说身先士卒,浴血奋战,进城之后,身上的伤势就连负责救治他的医官都被当场吓晕了!

  从那天之后,鲁尔在人们的心中就再也不是那个“逃跑将军”了!

  ※※※……是他?居然是他?!

  坐在鲁尔旁边的士兵都忍不住往旁边让了让,远远的头去敬畏的眼神。

  阿德里克一路挤过来,沿路的士兵纷纷敬礼,阿德里克一面还礼,一面上去将鲁尔拉扯了起来。

  胖子的眉毛立刻一皱。

  “受伤了?”阿德里克皱眉。

  鲁尔咧了咧嘴:“是老伤。”

  阿德里克的眼睛有些泛红,瞪着胖子:“你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私自上城,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在家里闲不住。”胖子淡淡道:“我手脚没断,想到城墙上还有战士们在厮杀,我这个老兵怎么能躺在床上休息?”

  “……就算你要过来,也和我说一声,我的指挥部里……”

  鲁尔忽然哈哈一笑,然后压低了声音,他的嗓音有些嘶哑:“和你说什么呢?阿德里克,难道你忘记了?我现在……是一个没兵的光杆将军,哈!我的军队,都没了……上城来在这里厮杀,总比我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些死在我身边的兄弟们的脸在我眼前晃悠……总比那样要好过得多。”

  阿德里克眼睛一红,他身子晃了晃,用力抱住了胖子:“罗德里亚也是我带出来的部队,你以为我就不伤心了么!”

  胖子笑了笑,低声道:“我知道你伤心,我听说你在家里哭了整整一夜。不过,你现在是军务大臣,你没有资格伤心,你没有权力伤心!但是我有,我不是军务大臣,我只是一个打光了部队的光杆将军而已。”

  阿德里克拖着鲁尔就往城下走,周围的卫兵开路,阿德里克紧紧拉着鲁尔:“和我进皇宫去!今晚的事情,我想来想去,或许,你有办法……”

  顿了顿,阿德里克的声音压得更低:“陛下今晚要见吉斯伦特——就在晚餐前!”

  鲁尔吹了一声口哨:“好家伙!”

  阿德里克看了胖子一眼:“你明白就好!这根本就是把脑袋主动伸到兰蒂斯人的面前,请对方给我们的脖子上套上枷锁……这根本就是主动邀请对方来敲诈,我们……”

  “……我没有办法。”鲁尔忽然板起脸来,看着阿德里克:“你为什么觉得我有办法?”

  两人来到了城下,卫兵牵来了马匹,阿德里克立刻皱眉:“去弄辆马车来!没看见鲁尔将军的伤势很重么?!”

  鲁尔叹了口气,被阿德里克拖着进了一辆马车里。

  车轮滚滚转动之后,听着身子下颠簸的声音,在狭窄的车厢里,两个帝国的将军互相对视着。

  良久……“我真的没有办法。”鲁尔再次摇头,他盯着阿德里克,语气很认真:“而且,如果非要我说的话,我甚至会赞同陛下的做法。”

  “……你?!”阿德里克瞪眼。

  “还能怎么办呢?”鲁尔淡淡道:“就算我们能再耐心一些,再支撑一些曰子,等着兰蒂斯人也着急起来……到时候,就算能选择一个我们所期待的‘最佳时机’,等着兰蒂斯人主动来找我们合作……切不说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可能,或者可能姓到底有多大。哼……就算真的发生了,你以为兰蒂斯人就不会敲诈我们了么?一样的!阿德里克,兰蒂斯人一样会提出苛刻的条件!因为现在无论我们怎么做姿态,事实就是事实:我们快亡国了!而兰蒂斯人是我们唯一可以指望的外援!就算是等待你们期待的最佳时机再谈判……也无非就是敲诈得程度稍微减弱一点点而已。”

  “可总不能让兰蒂斯敲我们的骨头吸我们的骨髓!”阿德里克握着双拳。

  鲁尔忽然眼睛一亮:“你……知道些什么?”

  阿德里克的眼睛里满是阴霾,神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接下来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迸出来的一样!

  “我得到的消息……陛下让礼仪大臣拟订了一些备选的条件,其中包括了……永久姓的承认兰蒂斯人对内海出海口港口的领土权。兰蒂斯人海军将对我国所有海上商务船支行使保护权!允许兰蒂斯人的海军自由在我国内海进行巡航……”

  鲁尔撇嘴:“这些……在战前就已经是事实了。兰蒂斯人的海军战舰随时可以进出我们的内海,这不需要我们承认或者不承认。”

  “这不是最重要的。”阿德里克的声音嘶哑:“……开放内海沿海十六个港口城市,提供码头港口给巡航的兰蒂斯海军船支停泊和维护,甚至允许兰蒂斯海军驻扎港口!”

  “陛下疯了?!”鲁尔腾的坐直了身体:“这是主权的沦丧!!!这和割让领土有什么区别?!笑话!让兰蒂斯人的海军驻扎在我们的海港城市?十六个海港城市都允许兰蒂斯人的海军驻扎?!就等于在我们的脖子上套上了十六根套索!!!从此我们的海岸线对兰蒂斯人再也不设防!从此兰蒂斯人就可以用一条锁链将我们的国家死死的锁在陆地之上!一旦他们对我们有什么野心,十六个海港城市,等于都成为了白送给他们的兵镇!!!”

  阿德里克森然一笑:“还有呢……兰蒂斯人直接出兵十万帮助我国平复叛乱,以及一支规模足够维护海上运输线的海军舰队,并且我们向兰蒂斯人送出一份巨额的军械物资采购订单……为此我们将支付兰蒂斯人三千万金币——这个数字是陛下心中可以接受的最高标准。”

  胖子又吹了一声口哨:“三千万金币?!”

  他看了看阿德里克:“陛下真的疯了。三千万金币?他难道以为我们还是在战前么?我们现在失去了整个北方的所有土地!再减去叛军占领的地盘,我们还剩下多少土地和人口?就算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一年的财政收入能有多少?我们要花费多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到战前的财政收入水准?三千万金币?陛下难道准备把皇宫卖了来还这笔债么?”

  “不是卖皇宫。”阿德里克摇头。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是。”鲁尔苦笑:“就算陛下把皇室的产业,那些什么皇家园林,庄园,还有猎场,都卖了,也凑不出三千万金币来……国库早没什么钱了,这点你我都很清楚。”

  阿德里克的表情,仿佛有些荒唐,又有一些悲凉。

  他看着鲁尔,看了好久,终于,最后,这位将军的口中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来。

  “关税。”

  阿德里克的表情就如同死人一样:“……陛下决定,以免除兰蒂斯所有商会组织,所有商货,未来十年的关税!也就是说,未来的十年,只要拜占庭帝国还存在一天,任何一个兰蒂斯商人都可以跑到我们的国家来,进行的赚取我们的钱,而且不用缴纳一个铜板的税!他们的大量的货物,廉价的货物,会充斥我们的市场,会逼迫我国的商人们破产倒闭……兰蒂斯人会像一条大蚂蟥那样,趴在我们的身上,不停的从我们的身躯上吸走血份……”

  “停车!”

  鲁尔忽然大叫一声,他用力的拍了拍车窗,外面的立刻就有卫兵拉开车窗:“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要下车!这事情我关不了,也没本事管!”鲁尔大声叫嚷,他扭头看着阿德里克:“陛下都不要这个国家了,我们还能着急个屁!老子还不如回城上去,然后早晚一天死在那儿干净!”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