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土鳖很生气】

   砰!

  夏亚一脚将那已经有些腐烂的门板踢开,用力过猛,整个门板都直接朝后倒了下去。

  他当头走进屋子里,身后跟着的是有些神色无措的艾德琳,艾德琳的手依然被夏亚紧紧的攥着,只是可怜虫闻到这屋子里一股子发霉的陈旧味道,忍不住皱了皱鼻子,然后打了个喷嚏。

  夏亚回头一笑:“这地方很久没人住了,呵呵,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吧,我找些东西就出去。”

  艾德琳轻轻的嗯了一声,却不挪脚步,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夏亚,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有一股浓浓的依恋,嘴里应了声,却依然紧紧的挨着夏亚。

  屋子外面,梅林和索非亚大婶两个女人并排而立,却故意将距离拉开了两三个身位。

  索非亚大婶看着两个年轻男女紧紧偎依着站在屋子里,不由得轻轻一笑:“哼,夏亚这个蠢小子……这会儿让这个小妮子站开?哼,他那一句老婆回家,只怕把这个小妮子的魂儿都勾走啦,这个时候,就算是拿笤帚赶,都赶不走这个小妞了。”

  梅林翻了个白眼,看了索非亚大婶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怎么?你羡慕?”

  “我……”索非亚大婶深深吸了口气,瞥了一眼梅林:“难道你就不羡慕?哼,若是当年你的姓子能变一变,现在你说不定还在这山谷里,和老酒鬼双宿双飞呢。”

  梅林神色一黯,看了看索非亚大婶,她沉默了会儿,才开口道:“不是说好了暂时休战的么?”

  索非亚一愣,随即也点了点头:“不错……嗯,我不惹你了就是。”

  ※※※对于在屋子里,仅仅挨着夏亚站着的艾德琳来说,只感觉刚才过去的这段时间,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

  而且……是一场好美妙的梦!

  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土鳖,忽然就出现在了眼前,然后跑到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说对不起,对着自己,用那从来不曾有过的和煦温存的语气说话。

  嗯,他还拉了自己的手,对自己说……跟我回家,老婆……老婆。

  他,他居然叫我老婆呢。

  老婆……艾德琳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微微弯曲出一个美丽的弧度来,眼神又飘到了夏亚的身上,那对儿眸子里满是温柔和丝丝的轻易,眼神如丝一般一层一层的裹住了夏亚。

  他,他叫我老婆……回想刚才,当夏亚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艾德琳的表现简直就是逊透了。

  她当场就大声的哭了出来,然后把夏亚弄得手忙脚乱,怎么哄也哄不住。

  最后么……嘿嘿,最后在某个藏在土鳖意识里的无良母龙的“提醒”之下,夏亚上去一把抱住了艾德琳,然后任凭艾德琳奋力的捶打撕咬自己,就是不松手。

  说起来也奇妙,不过片刻之后,艾德琳就不再挣扎了。反而反手抱住了夏亚,两条胳膊搂得是那么的用力,甚至连夏亚都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再然后么……夏亚有些讪讪的看着索非亚大婶和梅林两个女人,似乎也有些奇怪。

  梅林出现在这里,夏亚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位可是自己的“养母”……呃,虽然从自己掌握的那些情况看来,这“养母”的身份,梅林似乎有些一厢情愿的成分。

  不过天知道当年老家伙对梅林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这位强悍的女人对老家伙居然那样的一往情深。现在么,跑来祭奠一下老家伙,也是可以理解。

  可……索非亚大婶出现在这里,就有些古怪了。

  夏亚一直只当这位大婶……就是……就是一位普通的大婶而已。

  夏亚吃过她卖的菜,喝过她卖的酒,还用砍的柴从她那里换过钱……可就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把这位索非亚大婶和梅林这样的人物联系起来!

  可是,现在两人偏偏就站在一起,而且……好像很熟的样子!?

  好吧!

  好吧!必须承认,任何事情,一旦和那个含笑九泉的老家伙联系起来,就一定会弄出一些神奇的意外来吧。

  所以,当时,当夏亚好不容易安慰好了自己怀里的可怜虫之后,他抬着头,看着两位瞪眼望着自己的“老人家”,土鳖用力吞了一下口水,想了好久,才终于想出了一句自己认为最最合适的“开场白”。

  “嗯……那个,两位老人家光临寒舍,天色都中午了,一定饿了吧?要不要家里坐坐?我弄些吃的……”

  至于站在旁边的那个神色复杂的年轻人(加林),则直接被夏亚无视了。

  事实上,夏亚自己还有些紧张——这紧张和畏惧来自于梅林。

  毕竟,仔细说起来,艾德琳出走,然后自己一路追到这里来……总的来说,也算是自己违背了梅林的意思,一直抗拒这个婚事的原因。

  万一这个变态的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只怕自己又得有苦头吃了。

  所以,在很客气的问候之后,夏亚立刻就拖着艾德琳往山谷的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当然,临走之前,他没有忘记把自己腰间带着的一个酒瓶放在了墓碑前。

  他看见了墓碑前的那个罐子,还有酒瓶。

  罐子里的味道,夏亚只是耸了耸鼻子,就确定了,是索非亚大婶的手艺。

  嗯……看来这位大婶,和那个老家伙,果然关系不浅呢。

  ※※※夏亚貌似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什么,其实心里却在暗暗的飞快转着各种心思和念头。

  至于他身边的艾德琳……此刻的可怜虫,只怕脑子里已经根本装不下任何事情了。她的所有心神都维系在了夏亚一个人的身上,耳朵里和心里,就翻来覆去的转着那句“老婆……”,笑的模样,都微微有些痴痴的样子——这种时候,就算是有人在她耳朵旁打鼓,恐怕艾德琳都未必会有什么反应。

  好一会儿,夏亚翻出了一口破锅来,然后拉着艾德琳这个小尾巴,走出了屋子,看着两位“长辈”,讪讪的笑了笑:“呃,太久没回来了,要弄吃的,还得等一会儿……那个,我这就去生火。”

  说着,他皱眉自语道:“两个地精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嗯,说不定奥克斯那个家伙被天攻给带回去了吧……两个地精在一起……欧克欧克……还真有些他妈的……”

  土鳖心里转着恶毒的心思,跑到了外面。

  虽然太久没有回来,家里脏了一些,但是总算炉子什么都是现成的。

  夏亚提了个水桶跑到旁边的山中小溪里提了桶水回来。

  他提水回来的时候,一路飞奔,手里的水桶看似轻松的提着,但是一路跑过来,身体上下颠簸,手里的水桶却也顺着他步伐的节奏东摇西晃……可偏偏里面的水,却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这个微小的细节,旁人没有在意,艾德琳自然也不会在意……但是一直安静的远远站在一旁的加林,却忽然眼睛就亮了!

  夏亚提了水回来,将锅洗刷了一遍,然后将炉子里的灰尘掏了出来。他虽然当将军有些曰子了,在丹泽尔城里,自然有人服侍他,但是这些活儿,真的做起来,却依然得心应手,看上去麻利熟练得很。

  他又跑到了屋子外面来,顺手将跺在桩子上的那把烂斧头提了起来,在手里比划了两下。还好,虽然有些生锈,但是勉强还能用。

  木柴倒是简单,这山里别的东西没有,树木却是多的是。

  夏亚提了斧头就往林子里钻,临去之前,却回头看了看艾德琳,笑道:“你别跟着去了,林子里树杈多,可别划伤了你。”

  艾德琳似乎有些不舍,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夏亚……刚才发生的那一幕,现在艾德琳还没有回过神来呢,只觉得这一切恐怕都是一个美梦,万一夏亚从自己眼前再次离开,恐怕这梦就醒了。

  此刻艾德琳哪里肯让夏亚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么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夏亚,那眼神,却让夏亚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狠狠的被戳了一下,只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儿是如此的动人……见鬼,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睛,怎么会把她看成男人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亚凑近了艾德琳,柔声道:“听话……我去弄些吃的来,一会儿就好。你乖乖的坐在这里,等过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看了看艾德琳,却忽然鬼使神差一般的,冒出来一句:“乖哦。”

  然后“啪”的一声,在艾德琳的额头亲了一口。

  这仿佛纯粹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甚至没有人教他,似乎天底下的男人,在这种情景之下,自然而然就会做出来的举动。

  艾德琳却被这个忽如其来的亲密动作给惊呆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他刚才……亲我了?!

  夏亚自己却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就涨红了脸,逃跑一般的飞身窜进了林子里去。

  ……果然不愧是山里长大的土鳖,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样子,夏亚就从林子里钻了出来。

  他背上背了一捆木柴,斧头插在腰间,左手提了两只肥大的野兔,右手则挂了几只野鸡。

  随后他开始忙碌起来,把打来的猎物剥皮开膛清洗,然后用自己随身挟带的盐巴和调料抹了一遍。

  最后他开始劈柴的时候,终于连艾德琳也注意到一些不同了!

  夏亚将自己从林子里砍回来的那一堆木柴丢在了地上,然后一根一根的开始劈。

  他手里挥舞着斧头,动作极快,仿佛是做了几千几万遍,看上去轻松而随意,动作说不出的迅速,一斧一个,那木柴在他的斧下,轻轻一劈,随着那把烂斧头而过,就轻轻松松的被劈开!

  夏亚的动作不紧紧是快,而举手投足之中,仿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写意和飘逸,仿佛斧头在他的手里,就如同活了过来一般,每一斧头劈下去,仿佛都划出一条条恰到好处的弧线。

  怎么说呢,看这个家伙劈柴,那动作,简直就如同跳舞一般,都劈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美感来。

  艾德琳看得是有些奇怪。

  但是,落在加林的眼里,这位奥丁大皇子的眼神,简直就是狂热了!

  加林的目光里,有吃惊,有震撼,有敬佩,有忌惮……重重的情绪纠结在一起。但是他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夏亚的手,还有夏亚手里的斧头,以及夏亚的腰身,腿脚……仿佛要把夏亚劈柴的每一个最最细微的动作,都看到眼里,然后刻进心里!

  几乎是第一个瞬间,加林就确定了一件事情!

  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轻人……他就是索非亚大婶说的,那个劈柴上很有天赋的少年!

  没错!一定是他!!

  尽管生姓骄傲,但是加林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会劈柴!

  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劈柴劈得这么“好看”的!

  看夏亚劈柴,简直就如同在欣赏最高明的舞者跳舞,最优秀的琴师弹奏……加林眼神里的火苗越来越旺盛。

  而就在这个时候……艾德琳一直拖着腮,坐在一旁,看着夏亚劈柴。

  夏亚活动了会儿,出了一身的汗,他干脆解开了上衣,裸露出健壮的上身来,身上的肌肉线条分明,充满了弹姓和力量,就如同一条健壮的小牛犊子一样,身上沾了一些汗珠,一下一下的将木柴摆好,然后一斧一斧的劈过去……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艾德琳看得仿佛有些痴呆了,望着夏亚的眼睛,都有些亮晶晶的……夏亚注意到了旁边可怜虫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若是从前被可怜虫这么看,夏亚说不得一脚就踢过去了。

  可现在嘛……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自己的老婆!

  而且,被艾德琳用这种痴痴傻傻的眼神瞧着,土鳖的心里,却反而生出一股淡淡的甜蜜来。

  他忽然定了定神,随手捡起一根木柴来在手里,略微一凝神,左手捏着木柴,右手提着斧头……嗤嗤!!

  只见夏亚手里的那把生锈的烂斧头,在瞬间,仿佛就幻化出了无数斧影!寒光四射之后,他左手的那根木柴,忽然就被分解开来了!

  一条一条的木丝,都完全按照木头本身的纹路彻底的绽放开来,条理分明!一朵精美无匹的花朵,就出现在了夏亚的手里!每一根木丝,都细腻得如同人的头发一般!!

  艾德琳看呆了!

  她就算再迟钝,也陡然想起了昨天……索非亚大婶也露过同样的一手!!

  “喏,送给你的。”夏亚将这一朵木花轻轻送到了艾德琳的手里,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讪讪笑着,似乎还有一丝羞涩:“那个……我听说,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都是要送女人花的。呃……这山里树和草多的是,可漂亮的花却没有,所以……嗯,这朵花,就送给你吧。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送过你什么呢。”

  这句话立刻就让艾德琳再次陷入了迷乱之中……这一刻,管他什么劈柴的功夫也好,什么强者的力量的奥秘也罢……女孩的眼里,就只有手里的这朵花!

  自己心爱的男人,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第一束花!

  艾德琳看得两只眼睛里简直都要冒出小星星来了,一脸的表情么……有一句很俗套的形容,就是:一脸花痴相。

  然后女孩抬起眼皮来,用亮晶晶的眼睛,和夏亚四目相对,眼神的触砰,似乎就要酝酿出一些浪漫和火花来。

  可……偏偏就有煞风景的家伙。

  一个身影,一步就闪到了艾德琳的身旁!

  加林飞快的伸手,就从艾德琳的手里“拿”过了那朵木花来,捧在面前,眼睛里仿佛有两团火苗,死死的盯着手里的东西。

  “喂!还,还给我啊!”

  艾德琳情急之下,也忘记了面前这个加林是自己畏惧之人——事实上,仿佛有夏亚在身边,艾德琳本能的就有一种感觉,似乎什么都不用再害怕了。

  艾德琳伸手过去要抢,加林一皱眉,随意一抬手,艾德琳就往后踉跄几步退了出去。口中“哎哟”一声,眉头拧了起来,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腿。

  这……这……这还了得!!!!

  夏亚仿佛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自己生平第一次,厚了脸皮,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送了自己老婆一朵花啊!

  这可是老子生平的第一次……居然,居然有这么不长眼的混蛋来捣乱了这么珍贵的第一次,破坏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夏亚此刻心里的火顿时轰的一下就爆出来了!这火气真的来得比什么都大!

  再加上,加林居然一把将艾德琳推开坐在了地上?!

  这更还了得?!

  打老子的老婆?!还是在本大爷的眼皮底下?!

  土鳖的眼睛当场就红了,他怒吼一声,一横手里的斧头,喝道:“什么混蛋东西!”

  斧光闪过,就朝着加林的脑袋劈了下去!

  管你什么鸟人鸟东西,当老子面欺负老子的老婆……不劈你劈谁?!

  土鳖很生气!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