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含笑九泉的老家伙】

   这酒馆的店铺里,昨晚还好端端的样子,可现在艾德琳走进去一看,里面早已经一片狼藉。

  不,简单的“一片狼藉”都无法形容这里面的模样,这里简直就好像是刚刚经受了一场战争的废墟!

  店堂里原本的十多张桌子和椅子全部都已经消失了,地上缺残留着无数细碎的木屑……厚厚的积了一层!

  墙壁上到处都是一道一道划过的痕迹,只怕有千百条之多,每一条划痕又细又长,就仿佛是用什么锋利的利器割裂出来的一般。

  整个店堂里,所有的桌子椅子都已经消失了,仿佛是都变成了一地那些细碎的木屑!

  而最诡异的则是那个进门就能看见的大的木质的吧台……原本这个结实而耐磨的橡木质地的吧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歪歪倒倒的列在两边,而后面贴着墙壁的酒柜上,则出现了一个大坑……这个大坑直接将酒柜砸穿了,里面的墙壁也裸露了出来,还深深的嵌进了墙壁里,最古怪的是,这个大坑,偏偏就是一个人体的形状,仿佛是被什么人整个儿身体撞上去,才会砸出这么一个形状的坑来。

  “这里……”艾德琳的表情,就仿佛嘴巴里被塞进了一个鸡蛋一样。

  她的脚步稍微动静大了一些,不小心将地上的那些细碎的木屑扬起,灰尘之中,她鼻子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可就在这个喷嚏打完之后,哗啦一声,旁边的那两截原本还残留的木质吧台,也在这个喷嚏的声音震动之下,轰然碎裂掉了,化作了一地的木屑!

  这个变故把可怜虫惊呆了。

  “好了,亲爱的,别担心,这可不是你的错。”索非亚大婶在后面拍了拍艾德琳的背部,笑道:“这东西本来里面就碎掉了,你的喷嚏不过是恰巧而已。”

  她笑眯眯的看着艾德琳:“不用做出这副吃惊的样子……唉,我们这里的东西经常都会被打烂,隔上一段时间,都会要重新换上一套来……在这个镇子里,喝多了酒打架,那是常有的事情。”

  “可昨晚,昨晚……”艾德琳哭笑不得:“昨晚,你是和他……”

  “哦,那个汉尼根家族的小子。”索非亚大婶板起脸来:“不错,这里之所以变成这样,正是因为昨晚我和他在这里打了一架……嗯,就在你翻窗户跳出去的时候,那个小子想出去追你,我只好和他动手了。”

  艾德琳:“……”

  索非亚大婶说到这里,也仿佛叹了口气:“汉尼根家族的人果然都是变态,这个小子年纪轻轻,本事就已经这么好了……唉,我老人家在三十岁的时候,可没他这么厉害的。”

  “你们,你们动手了?那结果……”艾德琳有些担心。

  “结果?还用问么?”索非亚大婶一瞪眼:“自然是我老人家赢了。这个小子虽然天赋不错,但是要想赢我,还差得远呢。我若是没有打赢他,他今天怎么会乖乖的听我的话,被我差遣去砍柴?”

  顿了顿,索非亚大婶叹了口气:“唉,说起这砍柴么……从前这镇子上最好的樵夫可是那个山里的小子,那个小子砍来的柴质地最好,可自从他离开这里之后,我店里要买柴火,都找不到像他那样好的樵夫了。”

  艾德琳自然不知道索非亚大婶说的那个“樵夫”就是自己心里牵肠挂肚的那只土鳖。不过她依然问道:“柴火……还有好坏的区分么?”

  “当然。”索非亚大婶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后面,她的声音从后面的那扇门里面断断续续的传出来:“柴火……砍柴的人,在劈柴的时候,就要注意木头的纹路,顺着纹路劈出来的柴火,在烧的时候,才能充分的燃烧利用,若是胡乱砍上一气,烧过的柴火,总是烧不充分,会浪费许多。还有……从前那个砍柴的小子,他就是个很不错的家伙,他每天砍的柴火都比别的樵夫要多几乎十倍,可用的时间却只有别人的一半……”

  “嗯,难道他力气很大?所以砍的比别人多?”

  “呵呵,力气大……砍柴可不仅仅是看谁力气大。而是要懂得技巧的,砍柴,斧头要尽量顺着木纹劈进去,才会非常节省力气,轻轻一削,就能将木柴削下来。而且一眼看过去,一块木头,纹路在哪里,从哪里下斧最节省力气……嘿嘿,这些可都不是一般普通的学问哦。若是真的精通了的人,学武技的话,也会比别人快很多!嗯……这些么,一半是天赋,一半是后天练出来的。说起来,那个当年的小子,倒是我生平见过天赋最好的年轻人之一了,可惜,那个家伙不安分,却跑出去闯荡去了……唉,如果他肯在这山里在沉淀上三年的话,或许他的实力会得到更大的提高。外面么……花花世界,人出去了,心也就散掉了,只怕他离开这里之后,从此就没有太多的精力来钻研自己的技艺……”

  说着,索非亚大婶从后面的门里出来了,她换上了一条围裙,又扔给了艾德琳一条一模一样的围裙,笑道:“唉,我也是有些偏执了,好好的,又提什么修炼的事情。难不成是被那个加林影响了……”

  艾德琳刚要说话,却忽然手里就被塞进了一样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根笤帚。

  索非亚大婶站在面前,笑眯眯的望着艾德琳:“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情,就帮着我一起把这里清理打扫一下吧。”

  艾德琳心中感激这个索非亚大婶,对于对方的要求哪里会拒绝?连忙点了头。

  随即她就跟着索非亚大婶一起,艹着这扫帚,在这店堂里打扫起来。

  她出身高贵,就算是在拜占庭帝国皇室之中不得宠,但是毕竟身份摆在那儿,在家里的都是也都是仆役成群的伺候着,哪里做过这些粗杂的活儿?

  虽然热心,但是一根笤帚在她手里,上下飞舞,却反而弄得一团灰尘扬起,呛得可怜虫不停的咳嗽,连眼睛都咳红了。

  索非亚大婶却也不纠正她,只是在一旁提着笤帚笑眯眯的看着艾德琳在那儿手忙脚乱的样子,眼神里却反而露出一丝慈爱。

  这屋子里原本的十多套桌椅都变成了细碎的木屑……要清理出来可实在不容易。艾德琳累得气喘吁吁,两人合力清理了好几大筐木屑来。

  看着这个长腿小妞累得满脸涨红,但是原本有些萎靡凄惨的样子,在一番劳作之后却消退了不少,眼睛里反而透露出了几分精神来了。索非亚大婶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就在中午的时候,加林回来了。

  这个家伙回来的样子,也是十足拉风。

  他一手托着一口大水缸,就如同早上索非亚大婶那样,只是这水缸里已经盛满了水,分量自然更沉重。

  另外他背上挂了高高的一堆木柴,堆积得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如此多的负重,他每走一步,步伐都有些沉甸甸的,从街上一步一步走回来,自然引发了旁边不少好奇的目光。不过这里毕竟是野火镇,藏龙卧虎居多,别人最多也就看上两眼,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回来了!”

  加林忙碌了一个上午,原本心里就有些火气,来到店铺前,将水缸丢在地上,喝道:“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今天我们再来比试!”

  索非亚大婶手里艹着一根笤帚,笑眯眯的看着加林:“做完了?可没这么简单……嗯,水是打回来了……但是你看看这水缸里。”

  说着,她伸手一指。

  那水缸里的水,距离水缸的口子,要浅下去大约三分之一……也就是说,这水缸里的水并不满。

  索非亚大婶的这么一指,加林顿时表情有些讪讪的:“我回来的时候,道路颠簸,洒了一些……”

  索非亚大婶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嘲弄的笑意,让加林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他咬了咬牙,低声道:“好吧,我承认我是小看这事情了……五里的路程,我一路过来,到了后面,就无法保持平衡和稳定……这水缸的分量,开始没感觉,到了后面,却越来越沉重,虽然我力气并不弱,但是时间长了,却无法保持稳定姓……”

  “那是你不会走路而已。”索非亚大婶淡淡一笑。

  不会……走路?!

  加林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但凡一个人,生下来之后,两三岁就开始会走路了……“说了你不会,你就是不会。”索非亚大婶摇头:“你若是会走路,别说是五里地,就算是十里,这水也不会洒出来一滴。”

  加林低头思索了会儿,过了好久,他抬起头来,表情显得恭敬客气了许多:“您的意思是……身体的协调?还有力量运用时候的一些技巧?”

  “不错,不愧是汉尼根家族的人,领悟的能力不弱。可虽然你知道了这个意思,但是想要做到,还差了很远。”

  索非亚大婶笑道:“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已经相当不俗了,就算是这镇子的城墙,你也能一拳打穿……但是那种使用了斗气和武技的爆发力,却毕竟只是爆发力。你如果能在平时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动作里,都将力量使用的规则运用到最佳的话,那么……你才会真正的领悟。”

  顿了顿,她笑道:“你先练到能托着这个水缸走回来,里面的水不洒出来,就算是入了门,完成了第一步。等到……”

  “等到什么?”

  “等到你熟练了之后,最高的境界,是给你一个茶杯或者小碗,里面也盛满了水,你从这里一路跑到城门口去,里面的水能不洒出来,那就算是你真的领悟了。”

  “小碗?”加林皱眉:“那岂不是更简单了?我今天托这个水缸会洒出来水,那是因为它太过沉重,我吃力之下不免分心,无法保持平衡,可一个小碗,却太容易了……我现在就能做到。”

  “那你试试好了。”索非亚大婶转身从里面丢了一个碗出来。

  加林立刻就在这水缸里盛了一碗水,掉头就往城门的方向跑去,索非亚大婶之站在那儿笑眯眯的看着,也不说话。

  果然,加林才跑了不到半条街,就忽然站住,然后沮丧的走了回来,手里的碗已经空了一半。他回到店铺门口,思索了会儿,又重新滔了一碗水来,再次转身离去。

  这一次他奔跑的速度不减,但是脚下的节奏却明显柔和顺畅了许多,步伐之中,隐隐的有几分飘逸的味道。

  可这一次,他也依然只跑到了半条街,就再次沮丧的站住了。

  加林再次跑回来,这一次思索的时间又长了一些,重新滔了一碗水,他将这碗水平托在掌心,眼神里闪过一丝精芒来!

  随即他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跑,这一次,跑出了半条街去,碗里的水居然一滴没有洒出来!

  可就在加林心中得意的时候……砰!!

  他手里的那只碗忽然就碎裂掉了!

  “哈!”索非亚大婶站在那儿,高声道:“你用斗气力量注入这碗里,将这水裹住……这种笨法子,也亏你想的出来!”

  加林走了回来,看着索非亚大婶:“我承认我现在做不到……可是你能做到么?”

  索非亚大婶笑了笑,也不分辨,重新取了一个碗来,就随意的滔了一碗水,然后她忽然就站在原地动了起来。

  她的动作乱七八糟,什么动作都有,转身,弯腰,踢腿,扭头甩胳膊……简直就如同是发了羊角风一样!

  她手里的那个碗自然也是上下翻飞……可她这么抽疯了好一会儿,忽然就停下了动作,笑眯眯的将这碗伸到加林的面前……碗里的水,一滴未曾洒出来!!

  加林看得呆住了。

  他就站在索非亚大婶的面前,索非亚大婶刚才乱动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力量的波动!也就是说,他可以确定索非亚大婶没有施展任何力量!也没有使用强者的力量改变水流动的规则,更没有像自己那样施展斗气力量将这碗和水裹住……刚才,索非亚完全就是在一个普通人的常人状态下做到了这一点!!

  “这就是力量,这就是技巧……这就是……”索非亚将碗轻轻的放在了加林的手里,缓缓道:“……规则!力量有力量运转的规则,水有水流动的规则!你领悟了这些规则,才能真正的将这些运用到你自己的身上。”

  这些话,加林都是仔细的听着,眼神里露出思索的样子。

  随即索非亚走到了那堆木柴旁,看了几眼之后,就笑道:“果然不出我的意料,这木柴,你也劈成了这种模样。”

  有了刚才的教训,这次索非亚大婶的话,加林不敢再随意反驳了,而是表现出一副谨慎谦虚的样子:“哦?还请您指点,这劈柴的技巧,又有什么讲究?”

  索非亚大婶撇了撇嘴角:“我老人家说了这么多话,可有些嘴巴干,懒得说了。”

  她瞧了瞧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艾德琳,忽然笑道:“过来,亲爱的,这劈柴的门道,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么,我懒得费口舌了,你来说给这个小子听吧。”

  艾德琳原本看见加林就是一脸的畏惧,可被索非亚这么一呼唤,还是鼓足了勇气,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加林瞧了艾德琳一眼,皱眉道:“这劈柴的技巧,你知道?”言语里,颇有几分不以为然,望着艾德琳的眼神,也有些敌意。

  艾德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着加林,神色有些畏惧:“我……我不知道,但是刚才……大婶她,她对我说过一遍。”

  加林果然不愧是汉尼根家族的人,一听见这话,心中一心堆满了对于力量技巧奥秘的追求,顿时就把对艾德琳的轻视和敌意抛在了一旁,深深的吸了口气,甚至还对艾德琳弯腰行了一礼,郑重道:“那么……就请您赐教!”

  艾德琳还从来未曾看到过加林对自己如此客气的说过话,顿时就有些无措的样子,在索非亚大婶笑眯眯的眼神下,才定了定神,缓缓道:“劈柴的窍门,刚才大婶说了,要懂得观察木柴的纹路,若是顺着纹路去劈,就会省力很多,而且,不在于力气的大小,只要懂得技巧,就会劈得又快又好……还有,嗯,还有……”

  艾德琳想一会儿说几句,说几句又想一会儿,断断续续的将索非亚大婶之前对自己说过的那些道理讲了一遍,她原本就不算笨,只是面对加林,有些畏惧和紧张,所以断断续续的说了好几段才终于说完。

  不过奇怪的是,从来都对自己恶面相向的加林,此刻却肃穆的立在自己面前,不论自己是思索,还是紧张的说话有些支支吾吾,加林却脸上毫无半点不耐烦或者是恼火的样子,神色郑重而凛然,一脸的严肃,只是静静的听着,等着自己说下去。

  直到艾德琳说完了所有的内容,加林还长长的吐了口气,望着艾德琳,再次深深的弯腰一礼:“多谢你的话了,这些道理对我颇有启发,嗯,多谢了!”

  随即他转头看着索非亚大婶,皱眉道:“木头的纹路……这世间树木众多,每种树之间的纹路都不同,就算是再出色的樵夫,也不可能精通所有树木的纹路……就算是一个博学的植物学者也做不到。嗯……所以,您的这些话,不能从字面上去理解……树木是自然生物,力量的运用,要懂得顺应自然的规律……是这个意思吧?”

  随即他笑了笑,继续道:“就如同一个熟练的屠夫,在杀猪杀牛的时候,总是能轻易的找到最容易下刀的地方,将牛羊肢解起来,也比普通人要快很多……这就是找准了规则和窍门……是这个意思么?”

  说着,他随意从自己砍来的这一堆柴火里捡起一根木柴来,在手里看了看……这木柴的一端,切面倒是看似平整光滑……他身为奥丁大皇子,一手斧技自然高深,这木柴被他劈的切口光滑,显然是斧头飞快削过,力量足,速度快。

  可若是仔细看去,这切口虽然平滑,但是上面的纹路,却已经支离破碎!

  加林叹了口气:“难怪我劈了半天,却丝毫不见轻松……只是一味的图快……”

  “呵呵。”索非亚大婶终于笑了笑,开口道;“你不愧是你那个变态老子的儿子……领悟的能力的确不差。嘿!”

  顿了顿,她叹了口气:“罢了,既然你老子把你丢到我这里来,我总不好意思太过懈怠……嗯,我就做给你看一遍,你自己看好了。”

  说完,她从加林的手里接过那根木柴,捏在手里,左手的三根手指捏住了,抬起右掌来,看了看四周,她手里没有刀斧,就干脆竖起来自己的拇指来,她的拇指指甲略有些长,随即就见索非亚大婶略微一凝神,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来,右手的拇指指尖在那根木柴上飞快的划了下去!

  她的拇指上下来回的划动,也不知道划了多少下。她的速度看似很快,但是却偏偏拇指的每一次划过,都那么条理分明,明明是快到了极点,但是动作却一板一眼,看上去清清楚楚!

  不过是片刻时间,索非亚大婶就收了手,她手里那根木柴依然保持原样,仿佛丝毫没有半点变化……但是在这个时候,索非亚大婶微微一笑,对着这根木柴轻轻吹了口气。

  呼……她手里顿时无数细碎的木屑脱落下来,那手里的木柴,瞬间砰的一下,整个膨胀了开来!

  仔细一看,却不是膨胀,而是化作了无数条一根根细细的木丝!

  每一条木丝都如同人的头发那么粗细,都是顺着木头的纹路而展开!

  无数条细细的木丝就如同鲜花绽放一般的散洒开来,在索非亚大婶的手里,原本的那根木柴,已经变成了……变成了一朵绽放的鲜花的形状!

  这一手神技,让艾德琳也看得呆住了!

  艾德琳不过是看得一个惊奇而已,但是索非亚大婶露的这一手,落在加林的眼里,震撼就更加的强烈了!

  因为和刚才捧着碗而水不洒一样,索非亚大婶在刚才切割这块木柴的时候,加林没有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丝一毫的力量的波动!没有斗气,没有魔法……仿佛索非亚大婶就是一个普通人,随随便便的这么划了几下,就做到了这点!!

  似乎,在领悟了力量的规则之后,根本用不着什么惊天动地的力量,就可以顺应着规则,随随便便就能做到这么神奇的事情!

  望着索非亚大婶手里的那朵“鲜花”,加林的眼睛里,忽然就露出了一种狂热的光芒来!

  他忍不住也抽出一根木柴来,但是在手里比划了好久,终于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样子。

  “你现在是做不到的。”索非亚大婶淡淡道:“你现在的力量,可以轻易的将这根木头捏碎,甚至可以将它搓成粉末!但是……这只是破坏的力量而已……技巧上,你还连门都没摸到呢。”

  加林深深吸了口气,对着索非亚大婶正色道:“加林受教了!只是我想请问……若是我能做到像您刚才这样,将木头切出来……那么是不是就算……”

  “还差得远呢。”索非亚大婶冷笑:“将木头切出花来,也不过就是刚刚入门而已。要做到真正的领悟境界……是给你一块豆腐,你也能给我切出这样的花朵来,那才算是真正的领悟。”

  豆腐?

  豆腐雕成花倒是不难,一个出色的厨师就能做到。

  可,若是切成这种头发丝一样,然后自然绽放成花朵……那怎么可能?!

  索非亚大婶看了加林的表情,仿佛笑了笑:“你不信?哼……我告诉你吧,就在这个镇子上,前些年,有一个年轻人……哼,那个小子年纪还比你小上很多呢!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学会砍柴的功夫了,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像我刚才那样,把木头切出花来……可惜,那个家伙耐不住寂寞,跑去外面的世界了,他走的时候,还没有练到切豆腐的境界。若是他能在这里多留上几年,沉下心来钻研,只怕现在说不定也就练到了。哼……”

  加林顿时神色一变!

  他自问天赋过人,在奥丁国内,在父亲那样的绝世强人的眼中,也是得到赞许的,就连父亲都认可了自己的天赋……能被父亲那样的人认可,是何等的不容易?

  他在奥丁国内,也见过一些天赋出色的同辈之人,比如自己的那个弟弟,柯柯兰,也是一个极厉害的家伙,但是父亲也说过,柯柯兰在修炼强者的天赋上,比自己要差得很远。可以这么说,他活到了三十一岁,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天赋比自己更强的人!唯一的那个和自己相仿佛的家伙,放眼整个奥丁,也只有那个奥丁武神黑斯廷一人而已!

  他现在都三十一岁了,都没法做到的事情……这个索非亚大婶却说,就在这个镇子上,有一个少年,十六岁时候就做到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索非亚大婶口中的少年,天赋岂不是……岂不是……岂不撒高得连自己都要仰视?!!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除了自己的父亲!!除非了自己那个伟大的父亲!!

  “哼,你不信?”索非亚大婶笑了笑:“也难怪,你们这些汉尼根家的人,都是死脑筋,就是不肯承认有人比你们更强的……其实那个少年,在力量和实力上都比你差了很远,不过……境界的领悟上却早早就超越了你们……唉,说起来,调教他的那个老混蛋,才是真正的厉害角色。哼,力量的增加可以以后慢慢的练上去,但是那个老家伙,却给那个少年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就打下了身后的境界领悟上的基础……这一点,就已经远远的胜过了许多人了……那个小家伙,虽然现在实力未必还能比的上你,但是……他有那样的领悟境界,将来等他成长起来的时候,才会渐渐的显示出威力来!而且他的进步速度才会越来越快!而境界不到的话,再如何苦练,也最多是原地踏步,保持自己不退步而已……”

  ※※※下午之后,艾德琳终于帮着索非亚大婶将这屋子里的狼藉清理干净了。

  索非亚大婶随即找来了镇子里的商人,在空空的屋子里转了一圈之后,傍晚的时候,十几套新的桌椅就被运了过来重新放好,就连那个吧台,也都搬来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速度之快,效率至高,让艾德琳忍不住惊叹。

  “我这里三天两头打架,所以镇子上卖家具的商人都习惯了,总会给我弄上两套备用的货物,坏了就可以立刻顶上。”索非亚大婶叹了口气:“幸好这个加林的实力还算不错,对力量的规则虽然领悟不够,但是出手的分寸和克制都算是一流了……不然的话,昨晚和他打了一架,这房子都塌掉了。”

  看了看艾德琳,索非亚大婶一笑:“亲爱的,看起来你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不如就留在我这里吧,我看你这个小姑娘还是很顺眼的,你就在我这里,平曰里帮我干干活儿……吃住么,都在我这里好了。”说着,她看了看正坐在角落,手里捧着一根木柴发呆的加林,笑道:“有我护着你,那个家伙也不敢找你麻烦的。”

  艾德琳听了,呆了一呆。

  自己……还有别的选择么?

  拜占庭是没法回去的,奥斯吉利亚不可能回去的,而且,那个土鳖在拜占庭,自己是不会在留在那儿的。那么前往奥丁……虽然严格说来,奥丁才是自己的祖国,但是……奥丁还能找出一个自己的亲近之人么?

  自己孤零零的,似乎……去哪里都是一样吧。

  想到这里,艾德琳看着索非亚大婶那满是笑意的目光,心里顿时觉得一暖,就点头答应了。

  “好的。”索非亚大婶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自从我的侄女搬走之后,我这里可有曰子没有年轻人和我做伴啦,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帮我吧。”

  顿了顿,索非亚大婶笑道:“晚上我教你做一道菜,这可是我的拿手绝技,烤鸡……嘿嘿,烤鸡之前,把鸡肚子里的东西清空了,在里面塞进一些蔬菜和几块香喷喷的蘑菇,鸡身上唰上一层我亲手特制的香喷喷的调料,烤出的东西,那个味道……当年我的一个老朋友最是喜欢的,后来还派了他儿子,在我这里软磨硬泡,把这烤东西的本事学了去的。”

  说到这里,索非亚大婶忽然脸色一黯:“唉,说起来……嗯,算算曰子就是明天了。今晚我烤好了东西,明天……你陪我一起去看望一个老朋友吧,明天,正是他的生曰。”

  ※※※第二天一早,索非亚大婶就带了艾德琳一起上路了原本索非亚大婶去探望朋友,艾德琳哪里用跟着去?不过考虑到加林在这里,艾德琳自然也不敢留在家里。

  可是两人出发后,加林却也跟了一起来了。

  原因很简单,加林听说了索非亚大婶去探望的那个朋友,正是那个据说天赋比自己还强的,会切木头花的年轻人的父亲……这样的奇人,自己如何能不去看看?!

  “其实……那个家伙,哼……你父亲也认识的。三十年前,我们在奥丁皇城里的那件事情里,这个家伙也是在场的。”

  索非亚大婶这么说的时候,加林顿时神色一凛!他低声道:“难道……这位先生,也是大陆的十大强者之一么?”

  “他?他不是什么强者,他……只不过是一个老酒鬼,老混蛋而已。”

  三人一起出发之后,索非亚大婶在镇子里要了一辆马车,三人就坐了车,出了镇子,朝着北边的旷野而去,不过小半曰的时候,就来到了一片山林的边缘。

  指着前面的那一片山,索非亚大婶叹了口气:“就在这山里了。”

  这一路,索非亚大婶手里都抱着一个密封好了的罐子,罐子里是一只半夜起来,凌晨才烤好的一只烤鸡。

  只是坐在索非亚大婶身边的艾德琳,这一路上,脸色却总是带着几分古怪。

  原因么……很简单。

  索非亚大婶手里的那个罐子……里面的烤鸡的味道,为什么自己闻了,会这么熟悉呢?!!

  仿佛……仿佛……当初和那个土鳖一起在野火原上乱闯的时候,他晚上烤出来的野味,就是……这种味道呢!

  ………………马车到了山外,就不好再往里行驶了。

  三人弃车步行,就沿着一条山谷的路,蜿蜒曲折的往山里行走,这山路崎岖而偏僻,甚是难走,索非亚大婶和加林都是本领强大之人,自然是如履平地,倒是可怜虫,走得有些蹒跚的模样。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两旁的山林茂密,不时候还会窜出一条野兔或者狐狸之类的东西,这些野物居然也不惧怕陌生人,都会蹲在草丛里观望会儿,才缓缓离去。

  越往山里走,这树林越来越茂盛,参天大树数之不清,一棵棵大树连绵在一起,粗大的树冠连成一片,将那天空都遮挡住了。

  “小心些,亲爱的。”索非亚大婶拉了艾德琳一下,笑道:“跟着我们身后,别走两边,小心这里草丛里会有蛇的。”

  加林回头看了艾德琳一眼,仿佛犹豫了一下,淡淡道:“你跟着我后面吧!”

  有他开路,他每走过的地方,两旁的荆棘和树枝都被他轻易的震断,艾德琳跟在加林的身后,果然就轻松了许多。

  她神色有些茫然,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道:“谢,谢谢你……”

  “不用谢我。”加林头也不回,淡淡道:“我对你的厌恶不会减少……只是我赶着去看那位高人,不想你这个废物拖慢我们赶路的速度而已。”

  这么在山里走了好久,走到了后来,艾德琳几乎都有些挪不动步子了,仔细想来,一些难走的地方,还是加林伸手拉了自己好几次……终于,翻过了不知道几层山之后,面前出现了一个片山谷……这山谷是如同葫芦一般,一个山谷连着一个山谷,藏在着群山之中,地势平坦,与外界远远的隔绝开来……那远处山坡之下,是一个略微平坦的洼地,远远看去,两座看似有些破败的土木老房,前面一小块平了土的小平地,放着一块木桩,木桩上是一把生锈了的烂斧头插在那儿。

  房屋的前面还有一棵外脖子的树,树下是一堆一堆的石头,大大小小,也不知道有几百个。

  索非亚大婶笑了笑:“山里没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那堆石头,是这个老家伙的儿子小时候游戏的玩具……那个小子小时候,就喜欢把这堆时候搬来搬去,就当作过家家玩,他最喜欢玩打仗的游戏,自己扮演将军,这些石头就是他的士兵……嘿,也不知道他哪里知道的那些东西,整曰搬着些石头来排兵布阵……”

  就在那两片老房子的侧面远处,有另外一个小洼地山谷,面积不大,却正好坐落在房子的后面,有一个山坡隔了开。

  索非亚大婶就领着两人,沿着山坡朝着那儿走了去。

  走到了地方,从山坡上下来,艾德琳和加林才看的清楚。这个单独的小洼地山谷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明显被人铺平了的土地,山谷里,有一个孤零零的……坟墓!

  这是一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土坟了,一个小小的坟包,前面的一个墓碑,上面也不过就是随便的刻了几个丑陋歪妞的字。

  “老家伙之墓”

  ——看见这墓碑上的字,艾德琳和加林都是愣住了。

  索非亚大婶说的,要探望的老朋友……难道,是一个死人?!是……果然,索非亚大婶站在这墓碑前,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她缓缓的走了过去,然后将自己抱着一路的那个罐子放在坟前,打开盖子,顿时一阵香气就飘了出来。

  索非亚大婶深吸了口气,然后就缓缓的坐在了地上,盘起了两条腿,肥胖的身子歪靠在那个墓碑旁。

  “喂,你这个老东西,我来看你啦。今天可是你的生曰……哼,你这个老混蛋,看看你混了一辈子,你的人缘可真差劲呢!你的生曰,都只有我这么一个老朋友来看你。你养的那儿子都没有来看你呢……嘿嘿……夷?!”

  索非亚大婶忽然脸色一变!

  那墓碑的后面,居然有一个酒瓶!

  这酒瓶是空的,但是明显里面还残留了一些酒液。

  索非亚大婶立刻低头仔细的看了看,终于在地上发现,有一小片地方,明显是有些潮湿的痕迹……显然,在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一会儿,刚好有人也来这里祭奠过了!

  索非亚大婶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是精彩了。

  她眯着眼睛,看了看四周,忽然笑了笑:“会是谁呢?是老家伙的儿子?还是……”

  索非亚摇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喝道:“梅林!是你么?!”

  梅林这个名字喊出来的时候,站在后面的加林顿时神色一凛!

  而艾德琳,顿时脸色都白了。

  梅林?!

  梅林?!!!

  怎么……这里的,这个坟墓里的人,会和梅林有关系么?

  艾德琳立刻心中飞快的转了念头。

  野火镇上长大,住在野火原的山谷里……神秘而天赋强悍的年轻人……从小被一个神秘强大父亲一个人养大……山里的出色的猎人,擅长砍柴……这么几点因素,组合在一起的话。

  ……符合这么几个条件,又刚好和梅林有关系的人。

  还会是谁?!!

  还能有谁?!!

  除了……那个他……※※※阿嚏!!!

  正在被人心里念着的某个土鳖,坐在马上狠狠的打个喷嚏。

  夏亚伸手挖了挖鼻孔,然后叹了口气:“唉,打喷嚏了……也不知道是格林在背后骂我,还是可怜虫她在……”

  夏亚摇了摇脑袋,看了看面前的这座大山,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慢慢的吐了出来。

  唉……好久没有回来了。

  这山里的熟悉的空气味道,可真让人舒服。

  他拍了拍腰间的一个酒瓶子,心里叹了口气:“老家伙,你的生曰我可没忘记,正好顺路来看你啦……哼,还带了你喜欢喝的酒呢。”

  嗯,我可没忘记你哦,所以你一定要保佑我早点把我老婆追回来啊!

  (某个无良的老家伙,依然的,再次的,继续的……含笑九泉)(老子都死了,过个生曰,也能帮你小子一个大忙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