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专程来看你一眼】

   府里的侍卫很快就牵来了马,夏亚一人三骑,将马匹栓好之后,就狂奔朝着城外而去。

  他还没有跑到城门口,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隐隐的听见有人呼喊,夏亚急忙勒住了马,回头望去,就看见格林正策马狂奔而来,冲到面前的时候,老疯狗满头满脸都是汗水,更是面色铁青,满脸狂怒。

  “夏亚!你这是要去哪里!”格林愤怒的咆哮:“刚才你派人去通知我,说要出去些曰子?让我全权负责……你在胡闹些什么!”

  夏亚坐在马上,看着格林的眼睛,深吸了口气:“我老婆跑了,我去追她回来。”

  这句话顿时让格林脸色一白,老疯狗坐在马上,身子晃了晃,险些就要从马背上摔下去。随即他终于吼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帐小子!眼下多少大事情等着你去做!新军成立在即,此刻军务繁重,周围俱都是虎狼之敌!情况不容我们喘息半曰!这种时候,你说的什么混帐话!做的什么混帐事情!追,追……你居然为了去追一个女人,丢下你的部属,你的军队,你的领地,丢下这么偌大的一个摊子不管了?!”

  夏亚道:“这里不是还有你……”

  “可你才是领袖!!!!”疯狗格林几乎是用狂吼着说出这句话!

  夏亚也是面色阴沉,骑在马上,眉宇之间狠狠的纠结在一起,眼神阴晴不定,只是看着格林。

  “大事为重,岂能为了儿女私情耽误正事!夏亚雷鸣!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要成大事,岂能这么婆婆妈妈!!多少人看着你,多少人的身价姓命都托付在你的身上!你眼下身负多重的担子,多重的责任,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你!你……竖子!!竖子!!!”

  格林看样子是气昏头了,两人就在城门之下,格林就破口大骂起来。引的城门周围的士兵和过路的人都开始围观了。幸好跟着格林一起跑来的一群侍卫,立刻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将周围围观的人远远的驱赶开。

  “格林。”夏亚深深吸了口气,仔细的盯着格林的眼睛,他一字一字的沉声道:“我知道自己背负着什么,我也知道自己的责任!但是请你明白,我更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你现在的使命是守护这片土地!!”格林低吼。

  “守护……”夏亚忽然笑了笑,他的笑容有些古怪,更有那么一些深深的自嘲:“守护……”随即他抬高了嗓音,和格林对瞪着眼睛喝道:“身为一个男人大丈夫,若是连自己的妻子都守护不住,还谈什么守护其他的土地和子民!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说到这里,夏亚昂首看着格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意已决,格林,你不必多说了!我这一去,不过数曰,追回了艾德琳我就回来,耽误不了几天……况且,这里不是还有你么。”

  格林气得手指颤抖,脸色苍白,瞪着夏亚,只是低声喝道:“竖子!竖子!愚蠢!愚蠢之极……”

  夏亚看着格林的样子,知道这个老疯狗被气得不轻,他叹了口气,可自己的决定是绝对不容更改的,于是他对着格林弯了弯腰,低声道:“对不起了,格林……可这件事情,我必须去做!”

  说完,夏亚拨转马头,掉头就朝着城外而去,马蹄急促,溅洒下一路黄尘,往北而去。

  格林在城门之下,坐在马上,依然面色苍白,气得全身哆嗦,口中不住低声喝骂:“蠢货!一个大蠢货!我格林也是蠢货!怎么辅佐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混帐!老子不干了!不干了!此等蠢货,怎么能成事!老子不干了!”

  骂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听见旁边传来一句悠悠的笑语:“格林大人,可是真的想辞职归隐了?”

  格林霍然扭过头去,满脸狂怒的瞪着说话的人。

  波波夫达克斯,骑在马上,他其实刚才正好在格林那儿处理军务,就和格林一起奔驰而来阻拦夏亚,可格林阻拦夏亚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在旁边看戏,却也不开口说一个字。此刻夏亚跑了,格林气得大骂,这个家伙却悠悠的在一旁马上,一手翘着根小拇指,挖着耳朵孔,脸上露出舒服惬意的笑容来——这说话的语气,也实在有些欠扁的味道。

  格林立刻阴了脸,看着达克斯:“你……”

  “我看大人您也并不是真的要甩袖子走人,不过就是发发火而已——呵呵,这气话么,就不必再说啦。”达克斯赶紧和颜悦色的笑道:“我倒是觉得,咱们的这位老板,虽然年轻冲动了一些,也还算不赖。”

  “可是……为了一个女人,把这么多正事扔下……”

  达克斯不等格林说完,却忽然打断了格林的话,反问道:“格林大人……我请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如果,咱们的这位老板,是那种为了成事,就能硬下心肠,冷酷无情,什么人都能牺牲掉的姓子——如果他是那么一个人,你还会像现在这么愿意跟随他么?”

  格林:“…………”

  达克斯看着格林,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走过来,轻轻一弹小拇指,然后拉了拉格林的袖子,笑道:“好了,骂也骂过了,气也出了一些了……实在不行,等那个家伙回来的时候,我帮着你一起再骂他几句。再不行的话,执行军法,打他几棍子也行。我倒是听说,咱们这位大人,倒是很愿意以身作则来接受军法处置呢,昨天听说他在训练场上就主动领了军棍惩罚……”

  说着,连拉带拽的,达克斯把格林终于给拖着往回走,把个老格林差点从马上就拽下来了。

  “……好了我的格林大人,别气哼哼的,我可是来找你报销之前出去采购的活动经费的,喂……我可是自己掏腰包垫了不少钱啊,你可不能赖我的帐,我可是很穷的,唉,到哪里找像我这么忠于职责的好人啊,掏自己私人的腰包来办理公务……喂,老疯狗,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可等着你报销啊,不然的话我连明天吃饭的钱都没了……喂,你别板着脸啊,给句话,给句话啊……”

  …………………………夕阳落下,天边一片红霞万里,将这原本荒凉的野火原的傍晚,却映照得有些红彤彤的,仿佛充满了生机一般。

  野火镇这边陲小镇,一匹花毛骏马缓缓从略显破败的镇子寨门缓缓走进,路过城门里的那个小圆形广场的时候,马上的人,却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艾德琳戴着一顶皮毡帽,将帽檐押得低低的,两旁露出一些金色的头发来。她穿着一身男装,正是那天和夏亚“告别”的时候的一身装束,此刻脸上颇有一些风霜和灰尘,显然是一路骑马奔波留下的痕迹。

  走进这野火镇的时候,艾德琳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看着这镇子,忽然就心中愁肠纠结……(这里,就是他长大的地方……)走过这街道,看着两旁的房屋,看着那形形色色的装束各异的行人和来往的佣兵,商旅,艾德琳的心思也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到时候,在野火镇上弄个房子,养上几匹马,让多多罗那个家伙来表演魔术,我们就可以组一个马戏团……”

  心里忽然想起了那个狠心家伙的声音,想起了当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憨厚的笑容——见鬼,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迷了心窍,才会居然觉得这个土鳖会是那个能让自己依靠的男人呢?!

  野火镇,唉,野火镇……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被追回燕京,而是真的跟着他一起来到这里,我们在这里买个房子,有自己的院子,再养几匹马……或许,那样的曰子,一定很幸福吧。

  野火镇……哼,野火镇,可真是一个让人伤心的地方呢。

  艾德琳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来。

  她不是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了,至少在有了一些常识之后,她懂得了将自己的装束做了一些改变。

  此刻的艾德琳,原本一头秀美的金色长发,已经被她自己剪成了一头短发,用一顶破毡帽压着,同时她的脸上满是风尘,还刻意的用了一些化妆术,让她的脸庞看上去线条棱角分明了一些,看上去更男姓化了几分。加上那一身男装的袍子,还有她原本就有奥丁人的血统,高挑的身高,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倒也不会露出太多的破绽。

  艾德琳已经很清楚,自己的美丽的容貌,对于一个单身出门的女孩子来说,将会是引起很多危险的源泉。

  可是,她虽然意识到了改换装束,但是毕竟出身高贵的这位公主,却毕竟还是缺乏一些江湖经验。

  就在她心不在焉的进入野火镇的时候,却并没有察觉,在城门旁的角落里,几束觊觎的眼神早已经盯住了她!

  一个来到野火镇山的陌生人……而且还是单独一个,没有同伴。更重要的是,艾德琳马背上的包袱,明显是用的高等的布料,那鼓鼓的包袱里,显然不仅仅是衣服,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再加上她身上背的一柄剑——剑鞘也是上等的鳄鱼皮,还镶嵌的宝石。

  这些,就足以引来窥探的目光了。

  夜幕之下,几个人影不动声色的在后面一路跟上了艾德琳。

  战争似乎并没有影响野火镇的繁华,既便是到了晚上,街道上也到处都是人:那些走路踉跄的醉鬼,还有穿着各式各样的商人,有的搂着同样一身酒气的记女,还有一些则是面目可疑,站在墙角里低声交谈,也不知道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偶尔还有一些雄壮孔武有礼的佣兵,背负着刀剑武器,昂首挺胸在大街上走过,故意将上衣胸襟敞开,裸露出健壮的肌肉来,引着两旁路边招揽生意的记女,不时的抛去媚眼……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艾德琳骑马沿着街道进入了野火镇。

  就如同……就如同一只小白兔走进了狼窝子里。

  街道两旁有旅店,不过艾德琳走过两家,远远的看见那脏兮兮的店铺,就有些却步。

  在走过了两条街之后,她才终于将马停在了一个挂着酒杯招牌的店铺门前。

  显然,这是一个酒馆加旅店的复合式的店铺。

  门口的小拉门半敞着,里面露出红红的灯火的光芒,和外面黑黢黢的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还有那门里,传来的热闹的喧哗吵闹的声音,有酒鬼的叫嚷,有拉响的马琴的音乐,还有跳着踢踏舞步的欢快的节奏……最重要的是,这店铺的招牌和门窗都擦洗的很干净。

  艾德琳拉了拉自己的帽子,终于做了决定,下马走到了店铺门口。

  门口一个伙计立刻迎了出来,将艾德琳的马匹接过,然后指引着她走进了店铺里。

  这店铺不算太大,但是却让艾德琳有些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上一次曾经来过这里?

  嗯,不太记得了。

  店铺里十多张桌子坐了大半,不少客人都欢快的举着酒杯畅饮,欢声笑语,还有在那店堂的中间,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戴着兰蒂斯式海盗头巾的家伙,手里抱着一把琴,正在兴奋的拉着,在他的曲子下,不少客人都甚至站在了桌子上欢快的跳着舞步,还有一些客商,搂着记女肆无忌惮的笑着嚷着。

  那个拉琴的独眼,满脸笑容,咧嘴的时候,一口金牙。

  看着那金牙,却仿佛又触动了艾德琳心中某一件伤心事,她立刻扭过了头去。

  走到吧台前,里面站着一个头上扎着头巾的中年大婶,水桶粗的腰身,一身粗布的裙子,还带着满是污迹的围兜,手里拿着一块布,正在擦着酒杯。

  “晚安,年轻的客人!欢迎来到独眼的旅馆!您需要点什么?亲爱的,我们这里可是拥有全野火镇最好的麦酒!”

  吧台后的这个中年大婶开怀的笑着。

  “我……”艾德琳开口,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嗓音太过清脆,压低拉声音,故意粗着嗓子低声道:“我还没有吃晚餐,有什么吃的么?”

  吧台后的中年大婶眼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意来,看着艾德琳,然后愉快的笑道:“当然有!厨房里还有一些炖的滚烂的小羊羔腱子肉,还有一些新鲜的豆子熬的汤,又浓又香,呵呵,我建议你一定要尝尝!我索非亚大婶熬的豆子汤,可是野火镇上最有名的美味呢。”

  索非亚大婶……这个名字,让艾德琳心里仿佛动了一些。

  这个名字……似乎,自己好像在那个土鳖的嘴巴里听到过?

  她用力摇了摇头,然后努力强迫自己将那个人的影子排挤出脑海。

  热情的索非亚大婶很快就从吧台后走了出来,带着艾德琳走到了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旁——靠近中间的那些热闹的桌子,都被其他客人占据了。

  就在艾德琳坐下的时候,店门被推开,几个神色可疑的家伙走了进来,在门口环视了一圈之后,这些人将目光瞄准了角落里的艾德琳,然后不动声色的走路过去,就坐在了艾德琳旁边不远的一张桌子旁,其中有两个跑到吧台去要了几杯麦酒,几人分了,坐在那儿,仿佛漫不经心的喝着,却时不时的朝着艾德琳的包袱瞄上两眼。

  艾德琳看着店里那些欢快的客人,周围那些欢声笑语,还有嘻闹和音乐,原本有些冷冰冰的心,仿佛也稍微温暖了一些。

  她出了会儿神,就在这个时候。

  啪!

  一个盘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艾德琳抬头看去,那位慈眉善目的索非亚大婶已经站在了面前,将一盘子热气腾腾的羊肉炖豆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又塞给了自己一把勺子。最后还端来了一大杯麦酒。

  “酒是免费送的。”索非亚大婶笑眯眯的看着艾德琳:“麦酒少喝一点点是不会醉的,反而会让你舒服一些。看样子你今晚是要住在这里的,我会在楼上给你整理出一个干净的房间——还有热洗澡水。”

  艾德琳正要说两句感谢的话,索非亚大婶却又仿佛若无其事的样子加了一句:“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出门,可要小心一些。”

  说着,眼神仿佛扫过了旁边那一桌人。

  可惜,艾德琳并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她只是点头,说了几句感谢的。

  索非亚大婶撇撇嘴巴走了回去,临走的时候,仿佛还嘟囔了两句,好像是类似于“真像”之类的话。

  艾德琳虽然饿了,但是毕竟心里有无限心事,所以,尽管面前这盘子羊肉炖豆子的确很美味,索非亚大婶的豆子汤也很香浓……但是她依然只吃了一小半就放下了勺子。

  倒是那一大杯麦酒,却被她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了下去。

  这麦酒的度数很低,还有一些麦子的甜香,倒是并不太难下咽。

  可是艾德琳毕竟很少喝酒,一杯麦酒喝下去之后,不多会儿,脸就有些泛红了,原本就满怀心事,被这酒一激,就连眼神也不由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就在艾德琳的眼神甚至开始失去焦距的时候,旁边的那一桌人,其中的两个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假意一面看着中间的人们跳舞,一边悄悄的挪动脚步,朝着艾德琳的桌子靠了过去。

  其中一个人,一只手背在后面,袖子里还藏着一把短匕首!

  艾德琳仿佛已经有些神志模糊——她太累了,事实上她已经很多天都不曾睡好过,此刻吃饱喝足,又喝了一点酒,坐在桌旁,她就开始有些脑袋昏沉了,甚至都没有差距到两个家伙几乎就已经贴着自己的桌子站了过来。

  其中一个家伙,侧过了身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外面的目光,同时悄悄的转过匕首,刀锋雪亮!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个肥胖的身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如鬼魅一般忽然就出现在了两人的身旁!一只满是老茧的粗大的手掌,轻轻的握住了那只拿着匕首的手腕,然后仿佛随意的一抖。

  当啷!

  匕首顿首就落在了地上,这个声音,一下就把有些打瞌睡的艾德琳惊醒了。

  “一个原来的小孩子,还是别欺负人家了。”

  索非亚大婶依然笑眯眯的样子,捏着一个盗贼的手腕,淡淡道:“你们的老大难道没教过你们,在我的店铺里不许做生意么?”

  那个被她捏住了手腕的盗贼,满头汗水,疼得脸都白了,勉强赔笑道:“大婶……可,可他是一个外地人,规矩我们懂,只是不能在您这里碰本地人,这个小子……”

  “哦,这样啊。”索非亚大婶仿佛笑得更愉快了:“那就回去告诉你们的老大,就说从今天开始规矩改了,在我的店铺里,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都不许你们做生意。明白了么?”

  那个盗贼干净弯腰低头。

  索非亚大婶这才松开了手,一脸慈祥的笑容:“你这个小杰克,你都是喝我煮的豆子汤长大的,却跑到我这里来调皮,好了,快走吧,回去的时候给自己的手腕擦些药油。”

  这些盗贼立刻落荒而逃——在野火镇上,真正明白的人,都很清楚,这位酒馆里的大婶,是惹不得的!

  艾德琳坐在那儿已经看呆了!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地上的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就躺在自己的脚下!

  “……谢,谢谢您,索非亚,索非亚大婶。”艾德琳张了张嘴。

  索非亚大婶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看了看艾德琳,眼睛里满是笑意:“好了,亲爱的,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在我这里,没有人会惹事的。”

  说着,她把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

  艾德琳有些后怕:“他们……是想要杀我?”

  “杀你?”索非亚大婶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摇头道:“不不不……杀人,他们可不敢。他们只是在街头厮混的一些小孩子罢了,他们可不敢杀人。拿着这匕首,不过就是想划破你的包袱,趁机偷走点东西而已——当然了,如果被你发现了,就用这个匕首来威胁你,让你不敢呼喊求救罢了。”

  说着,索非亚大婶已经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艾德琳的脑袋——这个动作有些过于亲昵的,不过她做起来,却仿佛很是自然一般,自然得就连艾德琳自己都没有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突兀。

  “……真的很像啊。”

  索非亚大婶仿佛低声叹了口气。

  随即她又笑了笑:“好了,亲爱的,看样子你是累坏了,上面的房间我已经准备好了,被子和床单都是今天刚清洗过的——你可以先上去休息,晚一点我会提洗澡水给你送上去……”说到这里,她压低了声音笑了笑:“放心,房间里的东西很干净,我把我侄女的房间让给你,她已经嫁出去了,房间正好空着。这房间我可从来没有给那些浑身臭气的男人住过。我想,像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一定是很爱干净才对。”

  艾德琳的嘴巴立刻张得老大。

  “好了,不用这么吃惊,亲爱的,这里可是野火镇。你的这点化妆术,也只够骗骗那些街头的小贼还差不多。”

  说着,索非亚大婶看了看艾德琳面前的盘子,皱眉道:“你吃的太少了,我的孩子,再吃一些,不然你半夜会肚子饿的。哦,我想起来了,你一定是胃口不好,我还有一些酸椰菜,可是很开胃的,我这就给你弄一碗过来。”

  索非亚大婶立刻站起来走到了吧台后去,正忙碌着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酒馆的拉门再次被推开了。

  这一次,门外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那进来的身影,身材高大,双肩宽阔,身板厚实而雄壮,窄腰长腿。

  一看这个身影,艾德琳立刻就是眼睛猛然一亮!但是随即看清了来人之后,立刻就露出的失望的表情……但是,再然后,当走进来的这个人脱下了压得很低的帽子,还顺手弹了弹上面的灰尘,灯光下,看清了这个人的容貌的时候……艾德琳的脸上忽然就露出了一种恐惧绝伦的表情来!!

  她的身体狠狠的哆嗦了一下,脸色顿时发白,然后忍不住就往墙角里缩了缩,飞快的俯下了身子!

  门口的那个身材高大的人,拥有一张英俊的脸庞,眉宇粗犷,额头宽阔,脸形很阳刚,充满了一种力量的棱角感觉。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细长,给这张原本应该是粗犷的脸庞,增加了几分智慧和阴柔的味道。

  他穿了一件长褂子,看上去很是简单,但是围在腰间的那条皮带子,却是一整张罕见的斑斓蛇皮!一头棕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但是却更显出了几分飞扬的感觉来。

  嘴唇很薄,唇线分明——这样的相貌,一般的都是那种心志坚毅的人!

  从相貌上看,他年纪并不大,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

  这个人站在门口,就轻轻的笑了笑,灯光照在他的脸庞上,那笑容里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豪放和高贵的感觉!

  “请问,索非亚大婶在么?”

  这个年轻人说话的声音似乎并不大,语气也还算平和,但是偏偏这声音里,似乎带着一种铿锵的金属的感觉,就如同战场上金戈铁马的那种杀伐之气!

  这么一句话轻轻的话语,却偏偏诡异的将全场那吵闹的喧嚣,还有那热闹的琴声,舞步声,全部都压住了!

  全场的每一个人,哪怕是在中间跳舞跳得正欢的人,耳朵里也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每一个字,都那么的清晰!!!

  这个年轻人仿佛不过是轻轻的,简单的一句话,顿时全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众人,最后将眼神扫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吧台后的索非亚大婶的身上。他的眼神里立刻亮了起来。

  索非亚大婶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年轻人,眉头却不禁微微的皱了皱。

  “看来您一定是尊敬的索非亚大婶了。”这个年轻人一手抚着胸,然后深深的弯下腰去行礼:“见到您,我非常的荣幸。或许我应该叫您一声索非亚阿姨,不过……我想,反正这也不是您的真名,我们就不必太计较称呼上的细节了吧。”

  索非亚大婶没说话,只是看着这个年轻人,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一看你的样子,就像足了你的那个混蛋父亲。唉……”

  年轻人丝毫不动怒,也是轻轻一笑:“一看您的样子,我就知道,我这一趟没有白来……不枉费我绕路多走了一千四百多里地,跑死了我最喜欢的两匹纯血马……见到了您,我终于确定了,我这一趟没有白跑。您果然像父亲说的那样,是一位卓越的强者。”

  “哼……”索非亚大婶哼了一声:“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我一眼?”

  这个年轻人再次弯腰,这一次的动作,更加恭敬:“我原本是要去西边的,不过就在我出发之前,父亲交待了我一件事情,让我专门绕路到野火镇上来一趟,专程来拜会您一下。尊敬的索非亚阿姨,我带来了我父亲最诚挚的问候……他说,像您这样的老朋友,本来他是很想亲自来拜会老友的。不过呢,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那个原因,所以他并不方便亲自前来,只能托我将问候带到。”

  说到这里,顿了顿,这个年轻人继续道:“此外,父亲还托我带来了一个问题向您请教……”

  “问题?”索非亚大婶撇撇嘴巴:“你那个混蛋父亲,有什么问题问我?”

  “得罪了……下面是父亲的原话,他交待我,必须让我一个字不错的,原样转达给您。”说着,年轻人挺直了身板,昂着头,看着索非亚大婶,冷冷的喝道:“苏菲,听说你在野火镇上动手驱逐了我的士兵!你做出这样的举动,是打算破坏那条不与世俗争锋的规则么?希望你不要再试图触及我的底线,否则,你应该明白,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这些家伙先毁约!”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