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火并】

   难道要撤我们的职?!

  不少人顿时哗然叫嚷起来,还有的就在人群之中故意大声的斥责质问。

  夏亚看在眼里,只是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沙尔巴就站了出来。这个巨汉将手里的锤子往地上一敲,砰的一声!他低声吼道:“军中议事!主官将军就在眼前,你们都没有一点军规了吗!再有军议喧哗者,一律问罪!”

  这个猛男唱红脸,自然也有人唱白脸的。

  格林微微一笑,高声道:“各位,暂时没有委职的军官,并不是撤职,只是全部编入战区军部参谋部里供职,一切的级别和待遇,都是按照各位的职位高低,全部照旧的……”

  战区军部参谋……这样的职位,就是转做文职了。而且从此就不能带兵,离开了军营,手下没有人了,没有自己的嫡系心腹,最最重要的是……今后这捞钱的勾当也就少了,不能吃空饷,不能克扣,不能在军械补给上玩些花头……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一切都讲究实力的时代,手下没有了实权,而是挂了一个有名无权的参谋头衔——谁还鸟你?!

  格林的话非但没有让这些人安静下来,反而更多的人就开始喧闹叫嚷。

  “夏亚大人,你这是要剥我们的权嘛!”

  “这分明就是吞并我们!”

  “抢兵权啊!”

  “老子带出来的兵,凭什么都交给你?!”

  “我只会打仗,参谋的活可不会干!”

  面对群情汹汹,格林也不气恼,只是将那句话反复又宣讲了两遍,眼看大家还是在吵闹不休,这个时候,沙尔巴就不客气了。

  这个家伙立刻大步走了上去,抓起前面一个正在伸了脖子叫嚷的第七兵团的军官,一把捏住了这人的脖子,抬手就将这个家伙直接扔了出去!只见一个人影从众人头顶上飞过,砰的一声砸到了后面去。

  沙尔巴更不停手,冲进人群里,更是三拳两脚,又放倒了几个,最后一手抓着一个直接提了出来按在地上,骂道:“主帅就在眼前!你们这些杂碎,居然敢军议的时候吵闹,打死都不算多!”

  沙尔巴一动手,顿时第七兵团里就有几个姓子烈的军官也火了,刷刷几下,已经有数人拔出了刀子来,大声喝道:“你敢动手?好啊,今天是要想硬吃了我们是不是!老子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兄弟们拼了!”

  “拼了!拼了!”

  一个个都挺了脖子叫嚷,可夏亚站在上面看得清楚,这些家伙看似叫得凶,可只是原地跺脚挥舞刀剑,却没有几个真的敢上前动手,大部分人都是缩在人群里,只是叫嚷,并不真的往前冲,想来只是想用这种聚众闹腾的压力来迫使夏亚就范而已。

  夏亚冷笑,眼神飘向了第六兵团的格伦夏尔,格伦夏尔那个大鹰钩鼻子却是狡猾,赶紧就拉着身边的几个同僚往后退了几步,顿时他这一退,第六兵团的军官都纷纷缩到了后面,只把第七兵团的人都留在了前面原地——这么一看,倒是泾渭分明。

  眼看夏亚冷笑,有些隐隐森然的样子,莱茵哈特却忽然挺身而出,他冲了上去,一拳揍倒了一个第七兵团的军官,将对方手里的刀子抢了下来,横刀喝道:“都住手!!军议上公然亮刀!威胁主官,你们想造反了吗!”

  说着,他居然就毫不犹豫的,一刀就刺进了那个被他揍倒的家伙的大腿上,顿时那人惨叫一声,鲜血流淌出来。

  这一惨叫一见血,其他的人忽然就都安静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莱茵哈特。

  这个家伙……可真敢动手啊?!

  短暂的震惊之后,几个第七兵团的军官冷着脸:“莱茵哈特!你是外人,这事情和你没关系,你只站到一边……”

  “没关系?笑话!”莱茵哈特横刀厉声喝道:“军区既然成立,我就是新任的北方第一兵团的参谋官!你们这些未来的参谋,都是我的手下!怎么说我是外人!大家都是帝[***]人,眼下都隶属北方战区!难道你们敢抗命不遵!哪个敢说不遵上命的!现在就站出来!老子就执行军法!帝国法令,抗命不尊,杀无赦!”

  这杀气腾腾的话说出来,顿时就喧闹声小了许多,不少人都悄悄的往后缩了缩,却也有几个愣头青之流的家伙依然不易不饶,就有人挺了脖子喝道:“什么抗命!老子就不认他夏亚雷鸣!我们第七兵团的军官,他说撤就撤!凭什么?!老子的军职是军部封的,他夏亚雷鸣没权力撤我……”

  这个家伙还没说完,莱茵哈特已经脸色寒了下来,忽然就挺身往前,一刀就狠狠的劈了下去!

  那个愣头青的话还没说完,莱茵哈特的钢刀就直接当头劈了下去,那个家伙一声惨叫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小半,脑袋顿时就被劈下了半个!鲜血脑浆溅洒了一地!

  一看杀了人,其他的众人都是震撼,不少人刚才还在叫嚷,此刻却都彻底呆住了!

  没有人想到,这个莱茵哈特,出手杀人,居然如此干脆绝决,一点都不犹豫的!

  就连沙尔巴也呆住了,沙尔巴虽然早就被夏亚命令唱红脸,但是他也只是动手打打而已,没敢真的出手杀人啊。

  莱茵哈特刀锋滴着血,他原本身子还有伤,体力并不好,真要动手的话,他只怕还得吃亏,但是此刻,他横刀站在那儿,一滴一滴鲜血顺着刀尖落下,地上就倒着那一具尸体!这个场面,顿时让每个人心中对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生出了几分淡淡的惧意!

  仿佛被震呆了,过了好一会儿,这些人才有人回过神来,就喘气叫道:“莱茵哈特!你凭什么杀人……你!你……就算他有什么过错,也有军法官来处置,你……”

  莱茵哈特森然的眼神立刻就扫向了说话的这人,那人被他目光扫过,居然就忍不住往后一退!

  就听见莱茵哈特冷冷道:“抗命不尊,就是死罪!我惩他,不是因为他抗了夏亚大人的命!而是这个家伙胆敢不认夏亚大人的委任,不承认第七兵团的撤销,那便是公然藐视我这次从燕京带来的皇令和军令!违抗皇令和军令,我自然就能杀了他!还有你们,谁敢违抗皇令军令,也都站出来!”

  众人被莱茵哈特气势所慑,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莱茵哈特。”夏亚终于冷冷开口了:“收起你的刀,退下。”

  夏亚的声音并不大,缓缓的绕过桌子走了下来,莱茵哈特立刻就退到了夏亚的身后,束手而立。

  夏亚走到了那些第七兵团的军官面前,冷冷道:“我懒得和你们浪费时间,我只问一句,你们遵不遵令。”

  “……夏亚大人,你这是要断我们的路,我们……”

  “你也欺人太甚……”

  “你……”

  “不就是杀人么!老子又不是没见过血!”

  “拼了!拼了!!”

  夏亚听了两句,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那就是不遵了。”

  说着,他拧身就逼了上去,他这一动手,身形顿时如一阵风一般,为首的两个手里还举着军刀的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夏亚就已经到了面前,两人一惊,刚举起军刀,就听见咔咔两声,夏亚已经双手飞快的伸出,捏住了两人的手臂,轻轻一握,这两个家伙的手臂顿时就骨头断裂!两个家伙惨叫着倒下,不等他们手里的刀子落在地上,夏亚就已经双手伸出,一手一把借助了,随即又往前两步,刀背敲在了另外两个家伙的脖子上,那两个家伙顿时惨叫着也躺了下去。

  夏亚出手就瞬间料理了四个,其他人顿时为之震慑,纷纷往后退去,没有人再敢举刀了。

  夏亚冷笑一声,忽然双手一抖手腕,那两把手里的军刀,顿时刀刃就截截断裂,顿时化作了十几个碎片飞了出去,手里的两个刀柄被他直接扔在了地上!

  “一群废物!”夏亚昂首挺胸,冷冷瞧着那些第七兵团的军官:“我养了你们几个月,你们这些家伙却还不知足!擅失守土的罪责都没有追究,你们却还妄想继续保持自己的权位,还想升官发财……卑劣到了这种地步……哼……好,你们是要算帐是不是?那么我们就好好的算一算!”

  他长笑一声,大声道:“帝[***]法,擅失守土,是什么罪责?!”

  没有人回答。不过一直站在后面的卡托却笑眯眯的开口:“大人,帝[***]法,军队失去守土,战死的军官可得抚恤,而逃回来的,旗团以上的一律剥夺所有军职交军法惩处,轻的叛剥职和爵位,最重的可以直接绞死。”

  卡托的话说了,这些人一个个都面如死灰。

  夏亚冷笑:“很好!既然这样的话,你们想继续当这第七兵团的军官,那么我们就来先算算第七兵团的失土之罪!”

  这就是一条铁罪了。

  无论第七兵团的这些家伙如何想狡辩,但是这一条,却是毫无半点能推脱的了。

  拜占庭帝国的军方极严。

  第七兵团的职责是驻守西尔坦郡,那么按照帝[***]法,第七兵团就必须尽到守护西尔坦郡的使命!如果西尔坦郡有失,那么第七兵团必须全军上下死战,没有上面的撤退命令,是绝对不允许脱离战场的!

  严格的说来,现在站在这里的这些第七兵团的人,都是“逃兵”。

  帝[***]法严厉苛刻,虽然现在拜占庭军队之中颇多败坏,很多时候,这种军法并不会被执行,但是如果真的要追究起来……毕竟第七兵团的这些家伙理亏。

  他们丢失了自己驻守的西尔坦郡,被奥丁人一路追赶,没有按照帝国的军法要求死战,而是选择了逃跑……虽然也是迫不得已,但是毕竟在军法上追究起来,他们毕竟是理亏的。

  夏亚看着说不出话的众人,淡淡道:“你们这些家伙,跑到我这里来,我提供粮草供给,吃喝养着你们几个月,也就罢了,没想到你们却居然还痴心妄想……没有追究你们的军法罪责,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却居然还想升官发财……哈!身为军队,丢失领土,不思悔改,不思进去,不思奋发,却只想着自己的权位利益,你们这些家伙……很好!既然这样,那个参谋的职位,也都别想要了,一个个都给我剥了这身衣服,等着军法问罪吧!”

  他这一表态,说不出的强硬,顿时让第七兵团的人一个个都面如死灰,哑口无言。

  有人心中开始暗暗后悔……若是追究失土的罪责,大家一个都好不了……如此的话,还不如安分的脱离军队,去当个参谋的文职,也算是体面的下台……夏亚一声令下,门外立刻冲进来来一群全副武装的近卫士兵,顿时用刀剑将这些第七兵团的人逼住了。

  “手里拿着刀剑的,都绑了!其他人都暂时放过。”夏亚冷冷下令。

  他这一说话,那些第七兵团的人,就有人赶紧悄悄将手里的刀剑丢了,然后迅速退到一旁去。只是还有个别强硬的,却不肯服软,只是任凭冲过来的士兵将自己的武器下了,双臂反绑。

  “夏亚雷鸣!你这么做,这么强吃了我们第七兵团,就不怕引起反弹么!哼……夺兵权,可也没你这么做的!没我们这些军官,你怎么控制得住我们的兵!”

  夏亚哈哈一笑:“原来你们心里倚仗的就是这条?哼,我还就告诉你们,老子一直就很瞧不起你们这些家伙!你看看你们带的是什么垃圾兵,若是还指望你们来帮我控制军队,只怕这种垃圾,一见到奥丁人,就立刻跑光!我明白告诉你们,老子建新军,压根就没指望你们这些东西!你们手下的人,都要重新丢进新兵营里去好好的重新练过才行!”

  七八个人就次被绑了下去,其余的第七兵团的人,也都苦着脸站在了一边。

  等大厅里的士兵都押了人出去,第七兵团的人已经少了一半多,这些人互相看了会儿,推出一个来,却正是那天在后勤军需那儿和格伦夏尔打架的那个军官,出来代表第七兵团的人,向夏亚说话。

  “大人……我们都服软从命就是了……咱们愿意听从您的命令,这兵我们都交了,回头就去参谋部报到……只是这失土的罪责……”

  夏亚一看这个家伙,知道是一个识趣懂得进退的,就脸色稍和,淡淡道:“失去驻地的是第七兵团,眼下第七兵团都不存在了,你们都是我北方战区参谋部的军官了,那么第七兵团的罪责,自然归不到你们头上了。”

  那个军官立刻面色一松,赶紧弯腰:“我代大家多谢大人了。”

  顿了顿,这个军官却面色有些黯然,苦笑道:“大人,我知道自己的本事……大人能不追究我们的失土之责,我已经感恩了,至于这参谋的官职,我个人在这里,还是向大人辞了吧……我只是一个粗人,这参谋部里的文职事情,我实在也做不来……待属下交待了军务之后,还请大人许我辞职退伍吧,我……”

  夏亚笑了笑,这个家伙倒是真识趣了。

  本来,这些人,全部塞进参谋部里,也是一个不得已的办法——这些人,夏亚还真的是一个都看不上,这些废物,打仗的本事不行,惹是生非的本事却不小,临时塞进参谋部里,也只是稍微安抚一下人心而已。真的打仗,夏亚怎么可能指望这帮家伙能参谋出什么来?

  既然对方愿意退伍走人,那是最好不过的。

  夏亚当下就允了,还好言的安慰了两句,其他不少人一看这情况,也纷纷上前来,有的说自己征战多年,老伤繁重,有的说自己才疏学浅,不足担当重任,总之都是提出了辞职退伍的要求,夏亚自然一概都是笑眯眯的批准了……剩下的这些第七兵团的家伙,几乎一下就走了一个七七八八,剩下两三个人却不知道还在想什么,脸色还有几分犹豫,大概是还想在军队里好好混一混的。

  既然反对的声音都消除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夏亚一一将委任的命令分派下去,然后下令全军开始整顿整编,以北方军区总部的名义下发了整编令之后,从即曰起,各军开始了从上到下的仔细清理编制的事项。

  等到命令都下发出去了,众人纷纷告辞之后,夏亚却单独把莱茵哈特留了下来。

  “刚才,你出手倒是很果决。”夏亚看着莱茵哈特,脸色也不知道是喜是怒。

  莱茵哈特的神色却淡淡的,缓缓道:“有些人,总是不见血不肯老实的,吞并这种事情,历来都很难和平过渡,总是要经过一些激烈的过程。在下不过是代大人做这个恶人而已。”

  夏亚沉吟了一下:“以后这种事情,须我下令才能动手,不得擅动。”

  莱茵哈特眼神里露出一丝奇怪的味道:“是,我明白了。”

  “……还有。”夏亚摸了摸下巴:“我想来想去,军中还缺一个军法官,你这个家伙冷酷果决,倒是一个何时的人选。在我找到新的人选之前,或者在你死在战场上之前,这个军法官的职位,你先兼着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