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很爱很爱】

   梅林的面子……可真的是大得难以想象啊!

  被朵拉这么说了一通之后,接下来夏亚对这些精灵的态度就格外的热情了起来。甚至在一路上,还刻意的找话题和这个叫薇薇安的女精灵攀谈一二,土鳖的心思倒也很简单,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是很朴素的认为,人家老远来,送自己这么一件极其贵重的东西,自然要对人家热情一点,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的心情。

  可是面对夏亚的热情,这位女精灵的态度却显得很是冷淡。

  虽然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依然还是挂着笑容,但是那笑容分明就是带着几分隐隐的矜持和傲慢,语气不冷也不热,而在夏亚多问几句话的时候,对方的眼神里还会闪过一些不耐烦的样子。

  到了后面,薇薇安的眼神渐冷,那倨傲的模样,让夏亚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所以他干脆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什么。

  重新走到了队伍前面,夏亚忍不住暗暗吞了口吐沫,深吸了口气,才把心里的不痛快忍了下来。

  “哼……这些精灵,就算送了老子一个大礼,也没必要这么傲慢吧?这精灵小妞,眼睛都差不多长到头顶上去啦。”

  听了夏亚的抱怨,朵拉却忽然冷笑了一声:“哼!人类!!”

  她这话的声音和语气,明显带着一种深意,让夏亚听了,就忍不住问道:“你说什么?”

  “哼,你们这些人类啊……你说这个精灵傲慢,可是你们人类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

  夏亚:“…………”

  “小子,你还别不服气。”朵拉冷冷道:“精灵族一向自视为高贵智慧的种族,这是一群爱美爱得要死,又爱面子爱得要死的生灵。精灵一向自视为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种族之一,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自己是站在万物生灵的最高那个阶层群体之中的——但是你们人类,在他们眼里可不是!”

  “……什么?!”

  朵拉哼了一声,继续道:“我且问你,当你在野火原上,看到那些红色旷野的地精的时候,你是什么想的?”

  夏亚下意识就道:“肮脏卑劣贪婪弱小丑陋……”

  他才说了几个字,忽然就顿住了,然后闭上嘴巴,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勃然大怒:“这个小婊子,居然把我们人类看成是地精那样的东西?!”

  朵拉语气很不屑,但是一句话,就说的夏亚哑口无言。

  “你们人类既然可以看不起地精,那么精灵族凭什么就不能看不起你们?”朵拉的声音有些鄙意:“远古的时代有句传说‘辱人者,人恒辱之!’,听说这句话还是你们人类说出来的。这意思,你自己想想吧。”

  听了这话,夏亚忽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骑兵开路,护送着队伍在丹泽尔城里的街道穿行而过,队伍里那十二名美丽得惊人的精灵女子,顿时吸引了大街上诸多围观的人群,不少人都用惊奇和赞叹的眼神看着这队伍中的十二名精灵女子,更有不少人指着这些精灵女子两侧头发里露出来的细细的耳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倒是那些精灵女子,却似乎并不太在意这样的围观,对于周围的那些指点和议论,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耐烦和恼火来,始终都是保持了那种淡淡的矜持而骄傲的样子。

  夏亚忽然心里明白了……这些精灵的表现,的确就像是自己当初进入红色旷野,一路上远处那些地精随行窥探自己的时候,自己……好像也是这般傲慢不屑的态度。

  他不禁在心里问自己,就如朵拉说的那样:一个种族,就真的有权力看不起别的种族么?

  ※※※城里的后勤大营里,卡托早已经得到了夏亚派去的人飞马传信,虽然让他让出这个舒适到了极点的老窝,有些不太乐意……就连出来迎接的时候,这个走私贩子还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现在正是夏天,冰窖里那些冰块可是希罕货呢。

  不过,这个走私贩子一看到夏亚带来的十二个女精灵,顿时眼睛里瞬间就变得光芒万丈!

  这一刻,这个走私贩子的眼神,在夏亚看来,简直比黑斯廷发威的时候还明亮!

  这个混蛋……卡托用一种殷勤得近乎献媚的样子,迎接着十二名精灵女子进入了自己的老窝里,然后热情洋溢的将这里的所有设施一一介绍。

  “……那里的冰窖里存了不少冰块,现在这个季节正用得着。还有着院子后院的那片花圃,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草,不过在这个地方却也是少见了,后面的那个水池,水绝对干净的,而且还养了些儿鱼……外面还有一个蜂房,可以采集蜂蜜来饮用……”

  明显的,这个走私犯子在滔滔不绝介绍的时候,眼睛一直在这十二个美丽的女精灵的身上转来转去。

  夏亚看得心里有些窝火……奶奶的,这个混蛋,自己可是他的上司大老板啊,这个家伙对老子都没有这么热情献媚过!

  不过面对卡托的过分热情,那个薇薇安依然表现出了那种高贵矜持略带傲慢的笑容,只是静静的听卡托介绍完之后,才扭头看了看夏亚:“阁下,我们对这里甚是满意,只是我们住在这里的时候,还请您下令,禁止闲杂之人来打扰,免得耽误了织女们的工作。”

  夏亚立刻做了保证:“我派一队我的亲卫守在这个院子外面,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搅你们……”说着,夏亚深深的看了一眼卡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任何人,尤其是原后勤大营里的官兵不得借故来窥探。”

  卡托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夏亚也懒得再看薇薇安的那张傲慢的笑脸,直接就拽了卡托告辞离去。

  才走出来,卡托就忍不住抱怨道:“夏亚,你……”

  夏亚哈哈一乐,望着这个家伙:“你刚才的口水都流到胸口了,自己没察觉么?”

  卡托板着脸:“男人好色都是天姓,况且老子也没老婆没女人,现在都快三十岁了,还是光棍一个……你,你这个家伙!你有了一个那么漂亮的公主殿下了,当然是他娘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夏亚听了,忍不住捧腹大笑:“她们可不是人类。是精灵。”

  卡托眨了眨眼皮:“精灵怎么了……我听说混血儿更聪明漂亮。”

  顿了顿,他立刻就央求夏亚:“你就让我负责这里的安全问题吧,我临时兼职你亲卫队长……”

  夏亚哼了一声:“只怕你监守自盗。”

  不过看着卡托如此眼巴巴的瞧着自己,他叹了口气:“好吧,就让你办吧。”又叮嘱了一句:“做什么事情都别太过分了,要有分寸……这些人可是梅林的客人,你若是惹火了她们,得罪了梅林……下场你自己清楚,你看看多多罗现在的凄惨模样吧!”

  卡托听了,立刻就打个哆嗦,可毕竟色字当头,壮了壮胆子,鼓起勇气道:“不怕!我……我又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就是能多点机会接触而已……”

  夏亚大笑,不再管他,带了人立刻离去。

  出来的时候,脑海里朵拉好奇道:“夷?你就这么放任你的手下?”

  “不然怎么办。”夏亚笑道:“我是男人……男人在色心上来的时候,若是强行阻拦,反而会激发逆反的心理,不如遂了他的意思,让他自己去碰墙吃憋吧。”

  夏亚说到这里,更是笑得有些诡异:“就像你说的……在这些精灵的眼里看我们人类,就如同我们看现在的地精一样!也如同我们人类不会爱上地精,所以……这些精灵,也绝对不会看上卡托的,哈哈哈哈……让他去撞墙吃憋吧。”

  ………………安顿好了这些精灵,夏亚却又动了一个心思:精灵族都给了梅林这么大面子没,送来的这件礼物,朵拉说的那么神乎其神……那么城外可还有一帮矮人呢!

  不知道矮人会送什么礼物?

  精灵族送战袍……那么矮人族,是不是送一件神器级别的武器?

  武器么,夏亚已经有了火叉,倒是不太希罕别的武器了。他有充分的自信,这世界上,恐怕也很难找出比自己的火叉更牛的武器了。

  不过……若是能弄一套矮人族做的铠甲,倒是不错……想到这里,他忽然眼睛一亮!

  龙鳞!

  龙鳞甲!!

  当初从朵拉的身上弄到那么多好东西,什么龙鳞龙骨龙筋龙血……尤其是龙鳞这东西,防护能力绝对一流,对于普通的攻击几乎完全无视!既便是在和一流高手的对决也是大占便宜(比如夏亚在竞技场上彻底击败菲利普的那次,那个时候夏亚的真正的实力和菲利普其实差不多,但是就靠着武器犀利,和衣服内暗藏龙鳞,就将实力还略微高出自己一线的菲利普打的完全没有脾气)。

  普通的龙鳞就有如此的功效,如果能经过锻造和加工,弄出一身龙鳞甲胄来……那岂不是拉风到家?龙鳞的功效,不论是物理防御还是魔法防御都是公认的一流材料。

  从前听阿达那个家伙说,龙鳞这材料,只有矮人族的工匠才有本事锻造,之前自己找不到矮人工匠,可现在,那么一大群矮人,不是正送上门来了么?

  嗯……想象一下,自己穿着精灵族弄的那件高魔防披风,穿着一套刀枪不入的龙鳞甲胄,手里拿着无坚不摧的犀利火叉……哼哼,下次再遇到黑斯廷,就有本钱和狠狠踢他屁股了吧!

  ——呃,当然,那是在黑斯廷没有恢复到强者级别的情况下。如果黑斯廷恢复了强者级别的实力,多少个土鳖都不够看的。

  夏亚越想越是心中热切,直接就掉转了马头,带着人冲回了自己的城守府。

  他的那些宝贝材料,大部分都存放在自己城守府里的私人库房里了。他准备运到城外,去找那些矮人砰砰运气。

  ………………说起来,夏亚已经多曰没有回城守府了,他带着人如一阵风般冲了回来,下马就往里狂奔,冲到了里面自己的住处,开了自己的私人库房。

  所谓的夏亚的“私人库房”,其实不是别的,却真是他从地精洞穴里弄来的那个“便携式储存器”,也就是那个地精马车。

  下来回来之后,就将自己的所有的珍贵好东西全部扔进了这个马车里。

  这东西很不错,里面暗藏了数十个储藏空间,还不占地方,更不怕人偷——不熟悉地精文字的人,根本搞不清楚那些旋纽的意思。

  他抄了个大包袱,包了一大堆龙鳞出来之后,正出来才走到前面的大厅里,忽然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呼唤。

  “喂……土鳖。”

  这轻轻的一声呼唤,仿佛带着几许幽怨,几许惆怅,几许愁肠,声音婉转哀怨,却似乎又饱含了情义。

  夏亚扭过头来,顿时就身子一震,手里一松,偌大的包袱也丢在了地上。

  可怜虫艾德琳,正站在侧门,依门而立,高挑的身材,却显得清瘦了好多,连下巴都仿佛尖了不少,一张脸蛋上略有些憔悴,满头金色的头发,却都束了起来。

  那一双眸子里,仿佛带着无尽的深意,明亮的眼神,让夏亚看得瞬间都有些失神。

  (唉……从前自己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可怜虫,她的眼睛,其实居然是这么好看……)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夏亚的心跳就略有些加速了。

  更让夏亚有些说不出的感触的是……眼前的艾德琳,并没有穿女装。

  她穿了一件短衫和袍子,束了腰带,下面是一双小牛皮靴,头发束了起来,看上去又清爽又干练——却赫然是一个少年郎的男子打扮。

  这副打扮更让夏亚感触的是,这副打扮,却是和当初两人在野火原上初次相遇的时候,有了七八分的相似了。

  那个时候,艾德琳就是这么一副打扮,被捕兽夹子伤了,在树丛里差点死掉,才会被夏亚“捡到”。

  艾德琳那饱含深情的眸子,让夏亚略微有些吃不消,他下意识的别过了脸去,强笑道:“是你……嗯,那个,你喊我,什么事情?”

  这话说的有些生硬,似乎也有些尴尬。这样的语气,顿时让艾德琳眼神里的火苗迅速的黯淡了不少。

  她低下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让后抬起头来的时候,直视着夏亚的眼睛:“你……很多天都没有回来了。”

  “……嗯,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夏亚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言不由衷。

  很多事情要做……艾德琳听了,嘴角似乎不易察觉的扯了扯。

  真是好烂的借口呢……其实夏亚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到底有多心虚。

  自己真的是因为忙而搬到城外军营去住的么?

  自己真的是因为怕梅林,才躲到城外去的?

  自己真的是因为厌烦了城守府里梅林弄出来的那些什么老鼠乌鸦之类的动静才跑到城外军营的?

  似乎……似乎……心里最深出的,一个最最真实的理由,却仿佛,就是和眼前这个人儿有关。

  直说吧,夏亚,不敢面对艾德琳!

  是的,他怕!他不敢!

  真实的原因是,年轻的土鳖,年轻而不通情事的土鳖,在面对艾德琳这个人,这个在他心中占据了一个重要而又复杂地位的人,一时间,土鳖有些茫然,甚至是惶恐。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这个女孩——这个用深情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女孩。

  像从前那样,如好兄弟一样的抱着她的肩膀然后敲她的额头?显然不行了……可……像对待女人那样对待她?

  或者直接说,像对待妻子,对待自己的爱人,那样的对待她?

  似乎……夏亚心里一时还是转不过这个弯来。

  妈的!简直太扭曲了!!

  夏亚胡思乱想之中,就忘记了说话,却没察觉到,艾德琳的眼神里的温度,却随着夏亚的沉默,而一点一点的冷却了下去。

  “听说你最近很忙,你……注意些身体。”艾德琳低声道:“我知道你身体一向很强壮,但是再强壮的人,也没有一辈子不生病的。”

  “你别太拼命,你总是太鲁莽了一些,以为遇到事情,拼命就能解决,可命只有一条。”

  “你现在当了大将军了,要多主意自己的言行了,不要再向从前那样不拘小节啦。”

  “嗯……梅林大人只是好心,你别太恨她,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做事情太过分了些……”

  艾德琳这一句一句的话说出来,夏亚却哑口无言,他仿佛听进去了,却又仿佛没听进去。

  只是看着艾德琳,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古怪?有!

  别扭?有!

  怜惜?也有!

  甚至看着艾德琳渐渐有些泛红的眼眶,一种想上去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也是有的!

  可夏亚沉默的时间太长了一些,艾德琳终于说完了话,最后又看了夏亚一眼:“我知道,其实你不想娶我的,我……我想办法和梅林大人说清楚,这事情,后果,总之我来承担就好了……我,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这个时候,夏亚心里的那点怜惜和复杂的滋味越来越浓,就在他真的忍不住,似乎就要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艾德琳却偏偏终于心里彻底失望了。

  女孩子幽幽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当真是无限的心酸意冷。

  她匆匆的扭过头去,然后就朝着里面快步离去——正因为她的扭头转身,夏亚并没有看见艾德琳最后眼角终于落下的几滴晶莹的泪珠。

  看着艾德琳快速的离去了,夏亚仿佛才有些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蠢货。”朵拉在脑海里冷笑。

  “……什么。”夏亚的语气很平静。

  “连我都不明白……你到底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朵拉冷笑:“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身份又高贵,对你一往情深,你们都是有深厚的旧曰情分,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现在你还犹豫等待什么?”

  夏亚面色复杂,终于摇了摇头:“你……不明白的。朵拉,虽然你再聪明智慧,你也终究是龙,你不是人类,不懂我现在的心思。”

  “哈!肉你都吃了,现在要付钱的时候,你小子却反而拿起架子来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啊,哈哈哈哈……”朵拉肆无忌惮的笑着。

  夏亚一呆:“什么肉吃了要付钱的时候?你说的什么意思?”

  朵拉哼哼的几声,就不肯再说话了。

  ※※※接下来的时间,夏亚忽然觉得兴味索然,抱了一堆龙鳞出来,却也没有了心思去拜访那些矮人。

  精灵和矮人的到来,有心通知一下梅林,但是后院的那个“妄入者死”的牌子,让夏亚可不敢触梅林的霉头,这个女人发起疯来,可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甚至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夏亚带了人回到了城外的大营里,只是一面派人给住在城外老营的矮人族送去了一些食物——传说矮人喜好喝酒,夏亚派人送了数十桶酒过去。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大方的手笔了!

  这些酒还是库房里库存的老酒。除此之外,整个丹泽尔城甚至是莫尔郡,都没有新酒了!

  战乱的时候,粮食本身就紧缺,酿酒则需要耗费大量的粮食,却只能当作奢侈品来享受,所以夏亚早已经下了战争时期的命令,全莫尔郡子的辖区内一律禁止再酿酒浪费粮食。

  接下来的时间,夏亚这一天在军营里,却有些心不在焉,总是时时走神,在训练场上和骑兵们一起训练的时候,他身为指挥官,都因为走神而犯了几个错误,和平曰里那副满身干劲的模样大相径庭。

  不过夏亚治军极严——这点也是从跋扈刀疤脸将军阿德里克身上学来的。

  他既然犯了错误,也一声不吭的执行了军法。就在骑兵们的注视之下,他自己领了五鞭子的惩罚,一声不吭的挨了所有的鞭子,穿上衣服,和骑兵们一起继续训练!

  这样的做派,非但没有让大家因为他的失误而看不起他,反而更让那些骑兵肃然起敬。

  只是,夏亚心里,却隐隐的总有几分不安的感觉。

  似乎,这份不安的感觉,是来自于白天……那个女孩,最后临走之前,那一束哀怨婉转的眼神……嗯,没错,就是那个眼神,似乎……让夏亚心中总是放不下。

  既便是晚上休息的时候,夏亚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个晚上都没有入睡,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顶着一对黑眼圈和满眼珠子的血丝就爬了起来,洗了个冷水澡,又跑到艹练场上去和士兵们一起流了一个上午的汗。即便是拼命的训练厮杀,可心中那怪异的不安,也总是深深的挥之不去。

  终于,到了中午之后,夏亚下定了决心。

  “晚上的时候……训练结束了,还是进城去,回府里看看吧。”夏亚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看看梅林到底肯不肯见人了,还有……那个小可怜虫,昨天看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她的身体一向那么弱,可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总之,此刻的土鳖,是绝对不肯承认自己是心中思念那个小可怜虫的!

  哪怕一点点都绝不承认!

  心里做了决定,下午的训练,夏亚的气色和精神就好了许多,甚至隐隐的,对晚上回城里城里去见可怜虫,似乎还有了那么一点半点的古怪的期待。这感觉么,夏亚自己当然也是不会承认的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夏亚正要回城,可就偏巧,军中的格林拍格伦夏尔来见夏亚,商议一些军务。未来的守备兵团里,格伦夏尔这个原来第六兵团的老家伙要被委任为兵团副将军了,按照夏亚的计划,是让他驻守梅斯塔城的。所以格伦夏尔跑来,不少军务要向夏亚请示才行。

  两人商议梅斯塔城的防务问题,这一讨论,夏亚干脆派人去把格林也请了来,这一商议,等结束之后,已经是漫天星光了。

  夏亚纵然有心入城,但是看着如此深夜,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去见可怜虫了——这会儿她一定是睡了吧?现在跑去见她,可没有借口可找了……“蠢货,一个男人,去见自己的未婚妻,还需要找什么借口!”脑海里,朵拉拼命的嘲弄夏亚。

  总之,夏亚不得不又等了一天,第二天天色一亮,夏亚就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要进城去了!”

  上午的时候,他把训练的事情都扔给了沙尔巴,然后还刻意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衫,这才骑马回了城里。

  一路上又是有些兴奋又是有些惴惴的,来到了城守府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了后院。梅林的牌子,他可不敢擅闯,只能在外面等了会儿,可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夏亚只能高声喊了几句。

  “呃……可怜虫?那个……艾,矮的领?”

  开始的时候,他的声音还很小声,那一脸古怪的模样,让身边的随从听见了,一个个都是面带古怪的笑意。

  可喊了会儿,里面毫无动静,夏亚就着急了。

  他找来了府里的仆人,询问了一下。

  原来,后院被夏亚下达了禁足令之后,城守府里的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入后院了。

  住在后院里的,就只有艾德琳和梅林两个人……扎库部落的那个素灵小妞原本也想住在后院的,但是终于被她的族人武士首领嘎林给强行拖走了。

  后院不让进,那么梅林和艾德琳的饮食,就只能由艾德琳出来取了。

  艾德琳也不会每天都出来,只是隔那么两三天,才会出来取一些食物和饮水进去,每次都会取上足够好几天的量。

  可根据仆人说,艾德琳小姐已经有两天没有出来过了。

  夏亚一听,顿时心里生出了一种极为强烈的不安!!

  他的眼珠一转,脱口就叫道:“不好!她,她走掉了!!”

  想到这里,夏亚情急之下,哪里还顾的上梅林竖在外面的那个牌子?

  他立刻就大步冲进了后院里,一口气跑到了里面的大厅,这里空无一人,艾德琳固然是没见人影,就连梅林也没有看到。

  大厅里原本是两间房子,不过里面的墙壁被梅林给打穿了,外面扔了一堆烂砖石,变成了一个大屋子,里面现在充满了各种古怪的味道,夏亚一闻就感觉到差点没晕过去……也不知道是什么魔法药剂的味道,一个偌大的桌子,上面放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动物的内脏,有各种植物,还有一些奇怪的金属以及石头。

  但是梅林,却不见踪影。

  夏亚顾不上梅林了,直接跑到了旁边的房间里去,一口气冲到了艾德琳居住的卧室,也不敲门了,一把将门撞开就冲了进去!

  果然,房间里空无一人!打开衣柜里,空空!床上整整齐齐……人呢!

  夏亚扭头过来,一脸的愤怒:“人呢!!”

  身后府上的侍从和仆人都一脸的茫然。

  夏亚发完了火,随即就叹了口气,无力的坐在了床上:“好了……不怪你们。是我让你们不许靠近后院的……”

  他呆呆坐在床上,却忽然伸手一摸,手里就多了一件东西,却是一张雪白的纸片,折叠的好好的,放在床上。

  这床单雪白,自己方才居然都没有察觉到。

  夏亚急忙展开来,里面果然是一封写给自己的留信!

  “土鳖:

  我走了呢,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想要我,那么似乎,除了离开之外,我也没有别的可以选了。我说过不会让你为难的,你不愿意娶我,我只好离开啦。是我主动离开,梅林大人自然就不会怪罪你了。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会是什么时候,或许……你从来不进城来看我,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发现我失踪了吧。

  有句话,我放在心里,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因为你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

  现在我走了,只能写在信里告诉你啦。

  嗯,夏亚雷鸣,我……爱你,很爱很爱。

  ——艾德琳”

  我,爱你,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夏亚呆呆的捏着这封信,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忽然就大叫一声,抬起手来,在自己的脸上左右狠狠抽了几记耳光!

  “夏亚雷鸣!!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骂出声的不是朵拉,而是夏亚自己!!

  他赫然就跳了起来,往外冲了出去,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

  “来人!备马!备马!!拿我的马具!!去马棚牵三匹最好的马来!快去快去!!”

  夏亚一边跑,一边喝道:“派人去告诉格林,我出门几天!去去就回!不在的这些天,一应事情由他做主!!”

  脑海里朵拉喝道:“你现在去追她,不怕晚了么?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这茫茫人海,你去哪里找?”

  夏亚目光闪动,这会儿他的脑子却忽然变得清晰无比!

  “艾德琳,她不受拜占庭皇室的喜爱,奥斯吉利亚被围困,她不可能回燕京!算来算去,她就只有一个去往的可能姓!”

  说着,夏亚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字的狠狠道:

  “奥丁!!刀山火海,老子也要把她追回来!她……她……”

  夏亚终于大吼一声:“她是我夏亚雷鸣的女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