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吞并】

   两人就这么保持着如此暧昧的姿势,也不知道有多久,夏亚只觉得脑子里有些乱七八糟的,臂弯里的这位年轻的太子妃……嗯,应该说是年轻的皇后,身子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好像是沐浴后的那种栀子花的香气,淡淡的,钻进人的鼻子里,却让心里勾起一股说不出的微妙的感觉来。

  终于,感觉到了黛芬尼的手在轻轻推自己,夏亚才终于回过神来,赶紧收回了双手,往后退了几步,也是红了脸,站在那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黛芬尼的脸色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了,垂着脸,不敢用正眼瞧夏亚,却跺脚道:“你……你……”

  “我不是故意的。”夏亚一摊手,做出很无辜的样子:“我看殿下您要摔倒,那个……总不能眼看着您……”

  “你……”黛芬尼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从来不曾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偏偏眼前这个家伙,占了偌大的便宜,还做出这种样子来……“……好了,不必说了。”黛芬尼深深吸了口气,勉强拿出了几分镇定,寒着了脸看着夏亚:“刚才……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夏亚将军,我……很累了,你请回去吧。”

  夏亚松了口气,便宜都占了,还不赶紧跑路?当下就赶紧行礼告辞。仿佛被人用刀子追一样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他落荒而逃的样子,狼狈不堪,倒是让站在院子里的黛芬尼看得有些好笑——这个帝国北方最后的抵抗军的首领,可以说是帝国北方最后的一根擎天之柱,在某些方面,却显得稚嫩得很……虽然羞恼,但是黛芬尼却也并没有误解夏亚。刚才两人的“接触”纯粹就是一个意外,而且,若是换了旁人,只怕早就趁机将便宜大占特占了,哪里会像夏亚这么手足无措?土鳖显得越是慌忙,却反而让人觉得他还算是朴实的。

  况且,以黛芬尼的出身来看,她在帝国豪门之家,在奥斯吉利亚放眼看去,那些如夏亚这样年轻的豪门年轻权贵,哪一个不是情场老手,花丛蜜蜂?偏偏这位夏亚将军,已经是一方的豪杰了,但是在女人方面,却显得还是这么青涩……“唉,希望,你会对艾德琳好一些。”

  黛芬尼看着院门……夏亚的身影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可这位年轻的女孩,却依然站在那儿好一会儿不曾移足。

  ※※※夏亚从院子里落荒而逃出来的样子,外面的那些卫兵都看见了。

  夏亚在院子里和那位年轻的太子妃谈话,就有卫兵看见了。只不过看着两位大人物的会晤,大家都站在门外远远的,谁也不敢窥探。

  不过看到大人忽然这么面红耳赤的逃窜了出来,连话都没好意思说,直接牵了马就落荒而逃的样子,就不免惹人遐想了。

  呃……咱们这位将军大人,不会是连太子妃都调戏了吧?看他的样子,怎么跑的时候那么心虚?

  夏亚一口气跑出了两条街,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回想起刚才的场面,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

  似乎……这个太子妃,每次一见到自己就会吃亏啊。难道老子天生是她的克星?哈哈……又抬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忍不住回想了刚才双手抓在人家女孩子臀上的那种圆润挺翘的手感,不由得心里也生出一丝怪怪的感觉来……妈的,看来老子也是很好色的嘛。

  嗯,当年老家伙说过一句话:男人有两种,一种是好色的,一种是非常好色的。总之,就没有不好色的。

  嗯,很好,老子是男人,所以好色,也算是理所当然吧。

  脑海里,忽然传来了朵拉的怪笑:“小子,滋味如何?”

  夏亚立刻红了脸:“你这条母龙,又被你看见了,这次又要被你取笑多少天了……”

  朵拉哈哈大笑,随即却用一种诡异的语气道:“其实,我觉得,那个女孩对你好像也感觉不错的,如果你真的有心,花点心思的话,也未必不能如愿……这种心里积累了太多幽怨的女孩子,一旦对一个男人敞开了心扉,那热情来得会比火还热烈呢!”

  “……你别胡说八道。”夏亚皱眉。

  “胡说八道?”朵拉哈哈大笑:“你刚才占了人家便宜,看见她的反应了么?”

  “……什么反应?”

  “脸红啊,笨蛋。”朵拉悠悠道:“这种情况,如果女孩子真的生气了,那就会脸色铁青,对你直接就发火,甚至会大耳光打你。可她只是脸红,显然当时的心情,害羞居多,可是愤怒却未必有多少……”

  “好了!”夏亚打断了朵拉的吁吁叨叨,摇头道:“别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了!回去睡觉,我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

  当晚,夏亚跑回了军营里,住进帐篷,蒙头大睡。

  可这一夜,乱七八糟的古怪梦,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结果天不亮,土鳖就悄悄的爬起了床——这一夜,土鳖很可耻的再次跑马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第六第七兵团的几位掌旗官,都得到了夏亚的郡守府里传来的军令,让众将城外大营议事!

  没错,是军令!

  原本在这之前,夏亚毕竟不是他们的主官,在身份上,是没有权力对他们下令的。之前的会议,也都是以召集的名义去邀请而已。

  可这一天,当夏亚的郡守府里的军官,带着手令达到第六第七兵团的时候,将夏亚的军令递交的时候,第六第七兵团的人,却没有一个敢提出异议。

  如果说在昨天之前,大家心里还各有一些小心思的话,可昨天的罗德里亚骑兵一到……众人心中的那点小心思,就荡然无存了。

  也顾不上什么大家的从属关系了,虽然夏亚这就给大家公然下令,有些不合身份,但是在这种时候,谁敢说他?

  接到的命令有两条:第一,让各军立刻集结整顿,准备检阅。第二,众营队级以上的军官全部前往城外的大营议事。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昨晚……夏亚大人可是住在城外大营的,和罗德里亚骑兵住在一个地方!

  所有人都知道,夏亚大人是罗德里亚骑兵出身……这忽然从天而降一般的数千骑兵,等于一下子,就将夏亚大人的腰杆子挺硬了。

  怀着各自的心思,上午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迟到或者借故缺席。第六第七兵团的所有营队级别以上的军官,全数集合在了城外的大营。

  早上已经偷偷摸摸洗过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夏亚,早已经全副装扮的在大营里摆足了架势。

  他穿了一身崭新的拜占庭帝国将军级的丘山铠,这套铠甲,还是当初在燕京里从皇宫的武备库里弄到的。手里配了一柄阔刃的重剑,双手拄着,站在大厅的上方——火叉暂时收了起来。毕竟今天的场面不同,夏亚是要立威的。

  可回顾历史,没听说过哪个名将或者名帅是用掏炉膛火叉的……夏亚带着一顶狮头战盔,上面还插了一根染红了的长羽。配上他原本就挺拔雄壮的身躯,果然格外的威风凛凛。

  他的身边左右,左边站着的是格林,格林也是一身丘山铠,带了佩剑,只是略微站在夏亚的身侧往下几分。右边则是沙尔巴,沙尔巴一身黑色的黑纹甲——倒不是没有丘山铠,只是库房里暂时没找到沙尔巴这样巨汉身材尺寸的。他的脚下放了一柄棱角重锤,立在夏亚的身边,瞪着一双大眼,仿佛随时都要举起锤子来杀人一般。

  再往下,还有一些夏亚的嫡系部属,比如曾经的黑武士团的阿弗雷卡特,还有菲利普,以及从野火镇上收回来的佣兵团的头子霍克和罗素。

  甚至就连达克斯这个家伙,也穿了一件文职军官的制服,装模做样的站在了格林的身边里,紧紧提着达克斯的,则是外号走私贩子的后勤总长卡托。

  简单的来说,这些人暂时构成了夏亚部下的小集团。夏亚的部众,初步的一个核心团体,大体就是这些人了。

  第六第七兵团的诸军官到齐之后,纷纷站在下面,分左右站好了。夏亚才淡淡说了一句:“开始吧!”

  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压抑,不少第七兵团的军官都是有些面色忐忑。倒是第六兵团的那些家伙,神色要稍微轻松一些。毕竟,罗德里亚骑兵和第六兵团的关系相当亲密,鲁尔那个胖子,曾经是第六兵团的老大,这次听说罗德里亚骑兵的带队军官,还是鲁尔大人的亲兵营官呢。

  莱茵哈特支撑着病体,早早的就站在了大厅的中间。

  这个年轻人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是眼神里的锐气,却锋利得如刀剑一般,站在那儿,气度沉稳,原本就清秀的脸庞,却带着一股子让人不敢逼视的寒气。

  一身笔挺的军中的军官服穿在身上,腰板挺得笔直!

  夏亚看了看众人,最后才缓缓开口:“召集大家过来,自然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大家都知道,昨曰罗德里亚骑兵四千,驰援我部!这位莱茵哈特先生就是这次援军的指挥官,他的到来,不但给我们带来了燕京的消息,同时也带来了帝国最新的命令!”

  说着,夏亚将摆在桌上的一份东西抓了起来,扔给了站在中间的莱茵哈特,嘴里蹦出了一个字:

  “念!”

  莱茵哈特接过,立刻双腿并拢站直,行礼一个平胸的军礼,双手展开那封命令来,大声宣读……“兹查原莫尔郡军备长官夏亚雷鸣男爵阁下,武勇过人,颇立功勋,特授兹荣,以示嘉奖,此令,任夏亚雷鸣为帝国北区军务专员,以莫尔郡,诺兹军,西尔坦郡以及边境诸郡军务节制,授予临机便宜行事之权,许该员,抽调各地驻军,编练新军,特授夏亚雷鸣为新军将军,并授权封任各级别将官,旗团级之下军员,可自行委令查撤,交军部报备即可!各地军政,务必协同,不得懈怠延误。望该员奋我国人之勇,驱除外侵,内扫叛逆。”

  这份命令念出来,却比当曰莱茵哈特伪造的时候又多了一句“旗团级之下军员,可自行委令查撤,交军部报备即可!”

  这句话,却是夏亚一早起来之后,思索了好久,派人进城把还躺在床上的莱茵哈特找来重新伪造的。

  莱茵哈特早上来见夏亚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大人不是许了我假期么?这么快就要让我就任了?我可是伤员。”

  可听了夏亚的要求之后,莱茵哈特当时眼睛就一亮,点头道:“不错!是我当时写的时候疏忽了,大人若是没有委任军官的权力,只怕下面的人不好做安排的。”

  此刻站在大厅之上,这份命令由莱茵哈特的嘴巴念出来,却比夏亚自己说出来,可信度又增加了几分。

  毕竟,莱茵哈特的确是带了数千罗德里亚骑兵从燕京赶过来的。人家又是鲁尔的亲信……谁都知道,皇储一直就在罗德里亚骑兵的军队之中……似乎,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虽然,这份命令给的权力未免有些大得惊人。

  可众人也忍不住想……什么节制诸郡……北方的帝国领土都丢得几乎差不多了,不过是一个空头的名义而已。哪里还有什么“诸郡”给你节制……只是……最要命的是那句“抽调各地驻军,编练新军”,以及“旗团级之下军员,可自行委令查撤,交军部报备即可!”

  这就等于是公然给了夏亚吞并北方诸军的权力了!

  第六第七兵团……自己这些军队的读力姓,看来,真的是保不住了。

  莱茵哈特站得笔直,用铿锵有力的嗓音,将这份命令读完之后,走到夏亚的面前,双手将这份命令恭敬的放在夏亚的桌前。

  夏亚沉着脸,站在那儿,看也不看莱茵哈特,摆足了架势,用一种逼人的目光,扫过全场,看着每一个人脸上各怀心思的表情。

  足足沉默了好一会儿,夏亚才开口:“命令就是这样了。我是一个喜欢直截了当的人!既然命令如此,那么,这个包袱,我夏亚雷鸣,当仁不让,就只好背负起来了!从今天开始,诸军都是我的麾下,诸位齐心努力,咱们在北方,总有一条路子可以走通!若是有人三心二意的话,我认得你,军法不认得!”

  说完,他又抓起了一份桌上的东西,丢给了莱茵哈特:“念!”

  莱茵哈特看了夏亚一眼,双手接过,再次高声念了出来。

  “兹令!帝国中央军第六兵团,于诺兹郡失守驻土,该部撤销编制!帝国中央第七兵团,于西尔坦郡失守驻土,该部撤销编制!余部编入新军待命整编!!即曰起,成立北方战区,挑选各部军将,编新军三万!第一部为北方第一兵团,兵团将军由夏亚雷鸣阁下亲任,兵团编制为两万,骑步混编,内设读力骑兵旗团一支,委沙尔巴为骑兵统领。莱茵哈特为兵团参谋官。设战区守备兵团,编制一万五千,步兵编制,委格林为兵团将军,格伦夏尔为兵团副将……”

  这一系列的命令一一从莱茵哈特的口中念了出来,一条一条,都是夏亚事先早就做好了安排的。

  新军两个兵团,他自己领一个,格林领一个,一个主攻,一个主守。而以格林的能力和资历,单独领一个兵团也足够了——而换了旁人,夏亚手里还真没有别的适合的人选了。

  而将第六兵团的格伦夏尔那个大鹰钩鼻子委任了一个兵团副将军的位置,也是为了安抚第六兵团这些相对比较亲夏亚的团体。

  至于第七兵团的那些军官……说实话,这一点,夏亚和格林等人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些家伙,都不堪重用!这些家伙在丹泽尔城驻扎以来,大部分人游手好闲,混吃等死,惹是生非,实在难以担当重任。

  至于会不会引起反弹……只要有四千罗德里亚骑兵在手,有第六兵团的人倒向夏亚,第七兵团的那点人,就翻不出浪花来,把他们拆散了,重新一编,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就算是真正的吃下去了。

  “总是要拉一方,打一方的。”

  这是莱茵哈特早上给夏亚进言时候说的话。

  不出意外的,卡托这个走私贩子依然被委任为了后勤总长。

  而略微有些意外的是,波波夫达克斯这个家伙,居然也被夏亚委了一个旗团级的职位,只不过却是在军区的总部担任特勤专员这么一个古怪的头衔。

  至于夏亚的其他部下,则一律都编进了军队里担任中低级的军官。

  不是夏亚不想让这些家伙统兵,可毕竟他手里的人,只有卡托和沙尔巴等人是正牌的军人出身,其他的菲利普这些家伙,都是佣兵武士……个人的实力或者不错,但是军队里的作战,本事就不行了。还得历练才行。

  最后,念完了所有的委任名单之后,下面才终于有些哗然了!

  这大厅里聚集了数十名第六第七兵团的军官,却有一大半都没有得到新的委任,其中以第七兵团的人居多。

  这些人顿时就不干了!

  ————————胆战心惊,小心翼翼求一点票,可不可以?

  呵呵……``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