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狡猾的莱茵哈特】

   丹泽尔城外一马平川,四处望过去都是空旷一片的旷野,纵然周围从前有一些小树林之类的地方,也都在战争之中被砍伐烧毁殆尽了。

  而就在下午的时候,太阳的余晖从西边绵绵的洒落,还留着一次夏曰残留的余热,大地经过了正正一天的暴晒之后,早已经变得异常干燥。

  站在城墙上往远处看去,那远处一片黄色的尘土扬起,随即就是那一片黑压压的马队,浩浩荡荡,马蹄飞扬,溅起大片大片的土雾来。

  嘹亮的军号声,让城防上的士兵们纷纷震动起来,原本城门已经关了起来,早在骑兵来到之前,城门下就已经将闲杂之人全部清空了。

  这个时候,远处的那数千骑兵也终于奔驰而来,走得近了,让城墙上的人们看清了这么一支骑兵的模样,不由得更是让人震惊!

  闻名天下的罗德里亚骑兵……便是……这样么?

  看着那远处的骑兵——甚至,他们之中很多已经不能算是标准的“骑兵”了。

  这支队伍的穿着显得极为驳杂,大部分人都穿着各种各样各色的装束,有的关着紧窄的短褂,有的穿着叛军的制服,还有的穿着破破烂烂的短衣,甚至有的人干脆就光着上身,却露出了身上到处缠绕的绷带,那绷带下隐隐的还有血迹!最离谱的是,居然还有人穿着奥丁人的那种破破烂烂的铁甲。

  至于他们的坐骑,更是乱七八糟了,稍微好一些的,是那些跑在最前面,被周围人簇拥着的军官,胯下骑着马匹,虽然看上去已经瘦弱不堪,但是却总算还是真正的战马。

  可其他的那些骑兵们骑的东西就乱了,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骑着骡子,甚至有的连骡子都不够用,只能两人合骑一匹,最离谱的是,队伍里居然还有一些人骑的是驯鹿!奥丁人的驯鹿!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从哪里抢来的。

  至于他们的武器,就更不堪了。只有极少数人还拿着马刀或者骑枪之类的东西。大部分人,手里则都是拿着各种想象不到的玩意儿,有的是拿着斧头,有的拿着锤子——铁匠铺里用的那种,还有的实在没有武器了,却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菜刀,用绳子绑在了木棍的一头。再有的连铁器都找不到了,干脆就提着一头削尖了的木棍!

  这么一群人,如果只是看他们的装束的话,那么任何人都会立刻断定这是一帮乌合之众……仅仅看装备的话,他们恐怕连行走在野火原上的马贼都不如。

  ……那急促的军号声和冲在队伍最前面的一支小队骑兵,直接冲到了距离城下不足一箭的地方才停住了马蹄,带着激昂的号角声,正是帝[***]队之中最熟悉的,也是最为传奇的罗德里亚军号。

  前面的小队站住之后,最前面的一个骑兵,忽然就在马上解下了身后的一个大大的背包,层层打开之后,用力将里面包得严严实实的一块布用力的打开扬起!

  夕阳余晖之下,这正是一面军旗!旗上那只鹰头顾盼生威!

  这面军旗早已经有些破旧,甚至还熏了一些烟火色的模样,不少地方甚至都已经破洞了,但是这个骑兵却在马背上用力挺直了自己的腰板,没有旗杆,他就让自己的身体冲做旗杆,用力挺直脊梁,将这面旗帜高高举国头顶!

  “罗德里亚!罗德里亚!向前!!!向前!!!”

  那旗帜在队伍的最前端忽然飘扬起来,随着那一声雄壮的呐喊,陡然之间,这只看上去仿佛连难民都不如的队伍,却忽然在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陡然就焕发出了无比的光彩!仿佛每个人的身体都有电流通过了一般,无数人立刻就高举手里的各种武器,哪怕是伤得再重的人,也将那包满了绷带的身子挺得笔直,明明是脸上疼得都扭曲了,却也依然一脸狂热的跟着高呼呐喊!

  随着这一阵雄壮的吼叫声,数千人的齐声吼叫,那声音顿时仿佛将天空的云彩都震散了,看着这数千狼狈的骑兵,忽然爆发出如同凶猛的狮群一般的杀伐之气来,城墙上不少新入伍没多久的新兵,忍不住握着刀剑的手都有些哆嗦起来。

  此刻,这城下不再是数千狼狈的残兵,而忽然就变成了一群勇猛无敌的铁血战士!

  这一声呐喊之后,顿首就从队列里冲出几骑来,都是各骑队的骑长,这些军官在自己的队列前一站,同时都举起了右臂来,顿时,刚才那震得漫天云彩都散掉的吼叫声,就如同被一把无形之中的剪刀戛然剪断了一般!

  刹那间,旷野之上变得一片寂静,可怕的寂静!

  数千骑兵的眼睛盯着丹泽尔城的城门,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疲惫,只有一种仿佛怎么也抹不去的刚毅!

  这黑压压的队伍,如此安静的列在城外,虽然知道这是友军,可城上的士兵,心里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仿佛那城下这数千骑兵散发出来的煞气,刺得人眼睛都疼,让人不敢正眼逼视!

  就在这个时候,丹泽尔城大开的城门里,也缓缓的跑出来了一队骑兵,这一队骑兵铠甲精良,马匹健壮,马上的骑士也都个个矫健,正是内内的那批马贼改编的骑兵队。

  随即一匹黑马从城门里缓缓跑了出来,马上一个矫健挺拔的年轻人,一头黑发,面部轮廓凸出,线条分明,隐隐的也含着几分煞气的样子,正是夏亚雷鸣!

  夏亚骑马缓缓跑了出来,却抬起右臂,制止了身边的那些欲跟着他上前的侍卫。

  夏亚就一个人骑着马,缓缓的跑向了前方的罗德里亚骑兵队列。

  他很克制的,在距离稍微近了一些之后,就放慢了马匹的速度,还控制了马匹,略微迂回了一些,从侧面接近了对方的队列。

  这个举动,顿时让罗德里亚骑兵突前那个小队里,举着军旗的骑兵队长的脸色变得亲近了一些。

  夏亚骑马就在双方之间的这块空地上,故意绕了一个圈子,从侧面缓缓的跑到了对方的队伍前面,然后他看着那个举着军旗的骑兵队长,忽然就愣了一下。

  “是……是您?”夏亚的语气立刻就多了几分尊重,甚至还有些激动的样子。

  那个骑兵队长看上去满脸风霜,颇为显老的样子,左臂上更是缠着厚厚的绷带,一片嫣红。两人的眼神一对,这个骑兵队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夏亚大人,想不到我还有能活着见到您的这天。”

  夏亚点了点头……他的姿态很恭敬。

  因为,他的确是认得眼前的这个罗德里亚骑兵队长的!

  当初他刚刚进入罗德里亚骑兵,第一次随斥候出行执行巡游任务,便是眼前的这位军官带队!那一次,他们和奥丁人的斥候遭遇,一场恶战,而最后这位骑兵队长的儿子战死……也正是那一天,看着这位骑兵队长亲手埋葬自己儿子时候,那默然无语的眼神,夏亚才第一次明白了战争的残酷。

  对于眼前的这位,夏亚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的。

  他翻身下了马来,而那个骑兵队长却依然坐在马上,就那么坐视着看着夏亚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面前来——这个举动似乎有些无礼,但是夏亚和他两人都是神色肃穆。

  终于,夏亚走到他的面前,高高抬起双手来,低声道:“接旗!”

  “……请接旗。”这个老骑兵队长松了口气——看来,这位离开了罗德里亚骑兵的年轻新贵,却并没有忘记罗德里亚骑兵的军规。

  刚才夏亚故意策马绕过骑兵队列的正前方,从侧面跑过来——这正是罗德里亚骑兵之中一条铁律!

  骑兵列队完毕后,任何人胆敢正面冲阵,杀无赦!!

  虽然并不是战斗的时候,但是夏亚却依然遵守了这条罗德里亚骑兵的铁律。

  而他最后主动先下马,然后双手举过头顶去接军旗,也是照足了罗德里亚骑兵的传统。

  将军旗双手接过来,夏亚立刻就转身从自己的马上取下了一柄长矛来,将军旗高高挑起,用力插在了地上,然后他用手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鼓足了中气大声吼了出来:“罗德里亚!”

  数千个声音立刻齐声响应:“向前!向前!!向前!!!”

  ※※※“看来,这位夏亚大人是个聪明人啊。”

  在队列之中的莱茵哈特,却忽然低声的笑了笑,眼神里颇有几分满意:“刚一接触,就知道要收拢人心了。很好,很好……”

  菲利普看了看这个年轻人,莱茵哈特的脸色的苍白程度实在有些吓人,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菲利普可是知道的,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几处非常严重的伤,一直跑到这里,菲利普都无法想象出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强大的毅力居然能支撑下来。

  ——至少菲利普知道自己做不到。

  “好了,该我们上场了。”

  莱茵哈特轻轻一笑,随即板起脸来,踢了踢马肚,缓缓的策马从队伍里出来,两边的骑兵立刻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

  菲利普也是骑马跟在莱茵哈特的身后,两人骑马出了队伍,就来到了夏亚的面前。

  莱茵哈特依然没有下马,而是坐在马上,举着手臂做了一个平胸礼,一字一字的大声道:“第十三兵团亲卫营官莱茵哈特向您报道,阁下!本部从奥斯吉利亚出发,原部攻击四千四百人,实到三千九百六十七人。我部奉命前来归您麾下听令,请您接令!”

  说完,莱茵哈特有点了点头,这才翻身下马——这个年轻人下马的时候,明显有些蹒跚,他的大腿上被砍了一刀,差点就瘸了,只是他却咬牙支撑着,从怀里拿出了那份伪造的委任军令,还有文件来。

  “这是帝[***]部和皇储殿下签发的命令,请您接手。”莱茵哈特看着夏亚的眼睛——这个虚弱的年轻人,此刻的眼神却忽然变得锐利无比,仿佛要将夏亚看穿一般。

  面面对这如剑一般的眼神,夏亚却仿佛视而不见,只是伸手庄重结果了那些文件和命令来,然后看了看莱茵哈特,大声道:“依令!我正式接收你的部队!现在,让所有人解除战斗状态。执行命令吧,莱茵哈特先生。”

  “是。”莱茵哈特这才转过身去,抬了抬手。

  终于,随着解除了战斗状态,那种全军散发出来的逼人的杀气才终于消散。

  夏亚看着莱茵哈特,仿佛笑了笑:“你是鲁尔的亲兵营官?我可没见过你啊。”

  莱茵哈特仿佛勉强笑了笑,却是因为身体有些支持不住了:“我……是鲁尔将军大人新委任不久的……”

  夏亚“嗯”了一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一直束手站在旁边的菲利普。

  菲利普毕竟有些心虚,眼神不太敢和夏亚接触,只是略微一晃,就躲开了夏亚的目光。

  夏亚却仿佛是故意的一般,也不多看菲利普,只是对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全军进驻城外的军营。

  这数千骑兵进驻之后,夏亚并没有回城,而是就在城外军营里就地亲手进行对这支疲惫军队的整顿。

  很快格林也从城里出来了,带来了数十辆临时筹集出来的各种屋子,食物,水,还有药材等等。

  夏亚看似神色平静,只是在哪儿指挥自己的人安顿好这数千骑兵,组织人找来了医生给伤兵治疗。

  更重要的是,他毕竟是罗德里亚骑兵的出身,这支军队里,还颇有一些是从前他认识或者见过的。随即沙尔巴和卡托等罗德里亚骑兵的老人都赶了来,大家一起乱哄哄的帮着军队安顿,足足弄到了太阳完全落山,天地一片漆黑。

  看着营地里处处火把,虽然热火朝天,但是在卡托等人的主持之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夏亚这才放心了,看了看一直小心翼翼跟在身边的菲利普,淡淡道:“进去说话。”

  菲利普脸上忍不住一抽,这个时候……他知道,是要“谈话”的时候了。

  夏亚的脸上表情看似很宁静,但是却静的有些古怪和吓人。

  这个驻地的军营大帐自然比较简陋,夏亚和菲利普走了进去,一直跟着他身边的,居然还有菲利普。这个家伙仿佛脸色苍白的随时都会昏死过去一样,却一直咬牙坚持着和夏亚一起安顿好了士兵。

  夏亚看着这个年轻人,总觉得有那么几分古怪,随即他抬了抬手,让自己身边的侍从将大帐周围围了起来,不让闲杂人靠近。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夏亚的语气,忽然变得凝重得吓人!

  菲利普吞了吞口水,苦笑了一声:“大人……给您的那份委任令……”

  “我还没看。”夏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东西就放在了他衣服里面,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和眼神都变得古怪了起来:“我不用看,也知道这东西必定是伪造的。”

  “……额?”菲利普呆住了。

  莱茵哈特却一脸轻松的笑容:“哦?为什么呢,大人?”

  “很简单。”夏亚紧紧皱眉:“把罗德里亚骑兵派到我这里来……正常人谁会想出这种命令来?除非是皇储脑子坏了。”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阴沉很阴沉,盯着面前的两个人:“我现在没有心思别的!我只想立刻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

  “罗德里亚骑兵到底怎么了!”夏亚眯着眼睛,但是看得出来,他情绪很激动:“你们的样子就好像是刚经历了一百年的漫长战争,你们这几千人居然跑到这里来……那么,罗德里亚骑兵的主力大部队呢?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你们如此狼狈?!”

  说着,夏亚狠狠的瞪了瞪菲利普:“还有你!我让你去奥斯吉利亚!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算的曰子,你至少还应该再晚十天以上!除非……你根本就没有到达奥斯吉利亚,而是在半路上……发生了什么,对吗?!”

  菲利普哆嗦了一下,他的嘴角扯了扯:“呃,大人……给您的那些东西里,有一封鲁尔将军的亲笔信……”

  “哼!”夏亚冷笑一声:“亲笔信?鲁尔那个家伙有多少深浅我还不知道嘛?那个胖子懒惰得要命,从来写信都是让贴身亲信侍卫代笔,他自己口述。而他自己得那几笔字写得歪歪扭扭,如同狗啃过的一样,老子用左手写都能写的出来!亲笔信?鲁尔若是在周围都是战况的情况下,还有心思亲笔写信,他就不是鲁尔了。”

  菲利普的脸色只是讪讪的。

  这个时候,他把所有的期望全部寄托在了莱茵哈特的身上——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他的主谋啊。

  看着菲利普求助的眼神,莱茵哈特微微一笑,颇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对着夏亚点了一下头:“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砰!!

  就在菲利普满心期望的等着莱茵哈特开口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军官只说了开头的一句话,却忽然就身子往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然后紧紧闭着眼睛……他,他……这个家伙,这种关键的时候,该他出面解释的时候……他居然……居然晕过去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