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土鳖的悲剧】

   夏亚费了无数口水,说了无数好话,又拼命做了一番保证,才终于将如同愤怒的公牛一般的格林哄走了。

  才送走了格林,夏亚将身边人轰了出去,拿着火叉发泄怒火一般疯狂的练了几个小时的武技,结果他发泄怒火之下,院子里的那些花草树木可就遭殃了,被他一通乱劈砍,等到夏亚练完了之后,整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一样完整的东西了。

  夏亚心中憋闷,才召唤了人来准备了热水,躲在屋子里痛快的洗了个澡,可还没洗澡完,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了伊伦特那个小子夸张的惊叫。

  那叫嚷声凄惨而尖锐,就好像有人拿刀子横在他脖子上一般。

  夏亚一惊,随便抓了条毛巾披在身上就冲了出来,一手提着火叉,一手抓着毛巾,跳进院子里喝道:“哪里来敌人了?”

  却看见伊伦特手里拿着一个笤帚,抬着脑袋,四十五度的样子,直勾勾的看着天空,看见夏亚冲出来,这个家伙才吞了一下口水,指着上面的方向,一脸快要崩溃的模样:“大,大人,您快看啊!天啊……好多,好多乌鸦啊!!”

  夏亚大怒:“乌鸦有什么稀奇的,你难道没见过乌鸦嘛?!”

  “不……是好多,好多好多……”伊伦特都快翻白眼了。

  夏亚抬起头来往天上一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那天空之上,远处有一片偌大的乌云滚滚而来,那乌云压得极低,漂浮而来的速度也是极快的,而仔细看去,哪里是什么乌云?根本就是一大群乌鸦!浩浩荡荡的卷在一起,也不知道有几千只!!

  转眼只见,那密密麻麻的乌鸦就已经来到了丹泽尔城的上空,就在这城守备府的上方来回盘旋起来——这么一个场景,实在有些吓人的样子,数千只黑压压的乌鸦,在天空来回飞舞,将太阳都遮挡住了,满天都是“呱呱”的鸦鸣声!

  夏亚看得也是一张脸顿时就白了,终于大声怪叫:“怎么回事!!”

  他心里一紧,顿时抓着毛巾的那只手就松开了,毛巾落在了地上,就这么光溜溜的站在房屋门口,伊伦特看得呆了一呆,指着夏亚:“大,大人,您……”

  夏亚光着身子迎风而立,却被这漫天的乌鸦给惊呆了,也没注意到自己正在卖肉,急忙就对伊伦特叫道:“快!快拿我的弓箭来!传令,调城里的弓箭手来!快!”

  伊伦特愣了一下,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夏亚,夏亚就已经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说着,做势欲踢,伊伦特才屁滚尿流的跑掉了,这厮一边跑,一边心中还在嘀咕:难怪那些小妞哭着喊着要嫁给我们家大人,大人的本钱……真是雄厚啊……夏亚转身回到房间里,胡乱穿了衣服跑出来,就看见伊伦特气喘吁吁的抱着自己的弓箭跑来了。

  夏亚的聚啸弓早就毁在了达曼德拉斯的巢穴里,现在使用的也只是普通的军用的硬弓来替代。

  一把抢过了伊伦特手里的弓箭,夏亚张弓搭箭,咻咻几声,一手连珠一般的射术,数枚利箭射向天空,顿时就射落几只乌鸦来。

  夏亚提着弓箭,一面射,一面大步朝着守备府外跑去,才跑到外面,就看见大门之外,城里军队的弓箭手已经调集了一队过来,约莫有三百多人,夏亚立刻就站在台阶上下令,正要让众人射落乌鸦,却看见宅子里多多罗一头大汗的冲了出来,连连摆手叫嚷:“射不得!不能射啊!”

  冲了出来,来到夏亚面前,多多罗一把抱住了夏亚的胳膊:“主人,老爷,可不能射啊!这些乌鸦是梅林大人召唤来的……”

  “…………”夏亚盯着多多罗,一把将他的脖子抓住了,怒道:“你说什么?!”

  “是,是梅林大人召唤来的,不关我的事啊……”多多罗涨红了脸。

  就在这个时候,夏亚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梅林冷冷的声音,扭头一看,梅林已经一身白衣飘飘的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她一面走,一面张开双臂,袖袍里顿时就飞出了一团一团的光芒来。

  “夏亚,让你的人都退了,可别伤了我的信使。”梅林冷冷道。

  信使?

  夏亚瞪大了眼睛,梅林已经飞快的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枚宝石来,在手里轻轻一捏,就化作了一堆粉末,随意抛洒在了地上,就看见漫天的乌鸦顿时就列队一般,纷纷盘旋而下,落在面前,梅林的双手飞快的做出了各种奇怪的姿势,手臂扭动,那些乌鸦就仿佛在她指挥之下,在天空来回飞舞。

  这个过程过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功夫,梅林才飘然而去,冷冷的丢下一句:“谁敢伤我的信使,我就把谁变成乌鸦!”

  夏亚顿时一脑门子冷汗,赶紧下令让门外的弓箭手全部退了回去。

  让人又派人飞马在城里到处传令,不许城中的民众擅自射杀乌鸦,这才扭头追进了院子里。

  梅林正站在后院的门口,仿佛早就知道夏亚会追来,看着夏亚跑来,也不等他问,就淡淡道:“你不用大惊小怪的了,这些是我召唤来为我送信的。我那些老朋友都天南海北,有的更是居住在极隐秘的遥远之处,你结婚的事情,若是派人一一通知去,且不说派人去找不找得到,就算找到了,也得过上个三两年了。我这些天空信使,通知到那些老朋友,也不过就是十多天时间而已。”

  说完,她眉头一皱:“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重要的事情,别打搅我。”

  她将后院的门一关,就把夏亚留在了外面。

  可怜这一天,丹泽尔城里的军民可算是开了眼界了,这满天的密密麻麻的乌鸦在天空盘旋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时间,偏偏那位郡守夏亚大人还下令不许任何人随意射杀,结果这数千只乌鸦在丹泽尔城里盘旋,倒是没有多少损伤,却给丹泽尔城里留下了无数“纪念品”。

  等到傍晚的时候乌鸦散去,丹泽尔城中大街小巷的地面,还有城里大大小小的建筑物的屋顶,多少都留下了一堆一堆乌鸦粪,还有无数脱落的黑羽毛……在夏亚的眼中,这梅林的魔法,已经不仅仅是神奇了……而是……变态啊!

  可没想到,更让人发毛的还在后面!

  这天晚上夏亚正在睡觉,忽然就听见外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生姓警觉,立刻就翻身起来,才冲到门外,就看见了让他全身发寒的一幕!

  在院子的地上,密密麻麻的一片黑压压的东西,仔细看去却是一群一群的老鼠!!

  也不知道这么多老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却看见这些老鼠,仿佛都是通了人姓一般,集体在院子里,铺了开来,却整整齐齐的坐在地上,连夏亚冲出来的时候,这些老鼠也丝毫不惊慌,只是一只一只,望着后院的门。

  梅林站在后院的门口,一身白衣,看上去如同鬼魂一般,口中正发出诡异的“唧唧”的声音,仿佛老鼠叫唤一般。

  过了会儿,梅林闭上了嘴巴,这满地的老鼠,才轰然而散,片刻之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了满院子里一地的老鼠粪之类的东西。

  梅林看了一眼有些双腿发软的夏亚,淡淡道:“白天的时候我险些忘记了,我有些矮人族的朋友是住在地下洞穴的,那些空中的信使可是联系不上它们,只能劳翻这些地下的信使了。”

  说完,梅林转身进了后院,只留下看着看着满院子地上的老鼠屎发呆……第二天上午,红着眼睛的夏亚正指挥守备府里的人打扫清理地上的污迹,就看见格林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对夏亚又是大发了一通脾气,只说昨天城里到处都是乌鸦,弄的一团混乱。

  夏亚抱头听了好久,好不容易又将格林哄走了之后,土鳖心中越来越憋闷,终于一拍桌子。

  “妈的!老子不管了!这城里的曰子没法过了!梅林要折腾,就随便她折腾吧!我看她敢不敢一把火把我这丹泽尔城烧了!老子,老子……”

  他大叫一声:“伊伦特!!”

  伊伦特连滚带爬跑了进来,夏亚看了他一眼:“去,把我的房间里的铺盖收拾了……”

  伊伦特一呆:“大人,难道您要逃婚?”

  “逃个屁!”夏亚心想,谁能逃得过梅林?他叹了口气:“我……我搬去军营里住!老子去军营里过曰子了!”

  当天夏亚就抱着铺盖住进了军营里。

  丹泽尔城里原本的军营早已经驻满,在城外就临时修建了一个驻地,夏亚出了丹泽尔城,只带了伊伦特和几个侍卫,就住进了自己的守备旗团里。

  这支军队大多都是新军,是新征兆了一批平民和农兵,以从前的守备军的老兵为底子,编的两个新的步兵旗团。军营是临时修建的,条件虽然艰苦了一些,不过夏亚跑进了军营里,看着士兵们正在挥汗如雨的艹练,一声一声的呐喊和口号,他却觉得心中反而畅快起来。

  这里的新兵虽然编制是两个旗团,但是毕竟成军的时间太短,还没有招募到那么多合格的士兵,满大满算,也就才不到两千人而已。

  原本夏亚自己自然是最喜欢骑兵,但是现在听说内内每天都住在骑兵的军营里,他心中实在有些不敢面对内内,只能跑到这步兵营地来了。

  仔细想起来,夏亚心中也是无奈,也不知道自己对内内的这份亏欠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说起来么,自己从来没有给过她什么承诺,可是偏偏现在心里一想到这个女人,就一股子心虚的感觉。

  他堂堂的郡守大人,更是现在莫尔郡的第一人,住进了军营里,和士兵们吃住在一起,每天一起起床,一起艹练,一起吃那些粗糙的食物,一起和士兵在艹场上流汗。

  这样的做派,却反而大得军心,在军营里住了一些曰子,这新兵营里训练得水准却反而提升了不少。每天和那些底层的士兵军官在一起大混,满口粗话笑话,大家都觉得这位郡守大人颇有一些与众不同,肯以身作则,和将士一起吃苦,又没什么架子。

  甚至连最最辛苦的拉练出艹,夏亚也每天都和士兵一起扛了武器出去跑步,绝不比任何人少跑半步。有他以身作则,原本的训练水准顿时提升了好几级。

  让负责训练新兵的沙尔巴就有些心中叹息。

  (咱们这位夏亚大人听说是为了逃婚才躲进军营里来了……唉,要是夏亚大人他常常这样逃婚,一年逃上个三五次,每次都住进军营里来,我们这支军队早就练成精锐了……神灵保佑,让夏亚大人多找几个老婆吧~)夏亚在这军营里逍遥快活了七八天的时间,只觉得脱离了城里那团麻烦事情,心情大好。

  可没想到,祸事还是来了!

  这天他正在和几个军官打赌看士兵摔跤,就看见一个军官打扮的少年飞快的跑了来,走得近了,才看清了,是那个扎库少年阿土。

  阿土跟了夏亚以来,就在他军中效力,编在了夏亚的亲兵营里,在之前收服梅斯塔城的战斗之中表现出色,已经积功升为了队官。

  眼看阿土跑了来,夏亚还没在意,反而对他召了召手:“阿土,过来!你摔跤不错,来和这些家伙练练,可比丢了老子的人,哈哈!”

  阿土一脸的愁苦,跑了来,赶紧就拉着夏亚:“大人,您快回城里去吧!大事不好了!!!”

  夏亚还没在意,只是撇嘴道:“怎么不好了?是我那位母亲大人,又弄出来什么乌鸦还是老鼠之类的东西了?”

  阿土苦笑:“乌鸦老鼠倒是没有……不过我听梅林大人说,限你一刻钟之内出现在她面前,不然的话,就把您变成青蛙丢给达曼德拉斯……”

  夏亚一瞪眼:“什么?!”

  阿土看了看左右,凑近了在夏亚的耳旁飞快的说两句什么,夏亚一听,顿时魂飞魄散,满头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他陡然大叫了一声,飞身就从出人群,抢过一匹马来,翻身上去,就朝着城里冲了去。

  这一路打马扬鞭,夏亚火烧屁股一样的冲进城回到了自己的守备府里,大步朝着后院奔去,却在后院的门口,就看见了几个身穿扎库土族猎装的土人武士,为首的一个,为首的一个,却是认识,是当初一起在达曼德拉斯的洞穴里冒险的那个叫做嘎林的武士,嘎林不会说拜占庭语,只是对着夏亚友好的笑了笑,点了一下头,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却多少有些诡异的样子。

  夏亚顾不得和嘎林打招呼,一头就冲进了后院里,才跑进去,就看见一个身影站在那儿,一脸幽怨的盯着自己,长腿细腰,身材高挑,正是可怜虫艾德琳。

  而院子里,让夏亚魂飞魄散的一幕正在发生:

  梅林站在门口,她的身边,一个身材玲珑凹凸有致的少女,做扎库土族打扮,一身小皮裙,将满是活力的身形虚线尽展无疑,一头的长发,如扎库部族的习俗,编了一团密密麻麻的小辫,显得颇为可爱。而侧对着夏亚的那张脸庞,弧线柔媚。

  正是扎库部族大酋长的女儿,那个名字叫做素灵的小妞!!

  这还不是让夏亚胆寒的。

  让夏亚胆寒的是,这个素灵小妞半跪在那儿,正抱着梅林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什么——这场景,怎么看怎么眼熟,记得数曰前,可怜虫可不就是这么抱着梅林的衣服如此哭诉么?

  结果一声母亲大人,就换来了一个婚礼的许诺!

  而现在,这个素灵小妞……夏亚赶紧走上几步,果然,就听见了素灵抽抽哒哒的声音,一边哭诉一边抹眼泪:“……就是这样的,母亲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他走之前的那天晚上,人家都已经……我……如果他不要我,我也就只能不活了……呜呜呜呜呜呜……”

  夏亚一听,顿时眼前就是一黑,却看见梅林扭过头来,冷冷的盯着自己。

  “混蛋小子!你到底对多少个女孩始乱终弃过!!”

  夏亚还没说话,梅林已经一脸的怒气,喝道:“既然做了的事情,就要负责!你身为男人,怎么可以如此乱来!惹下这么许多风流帐来,让这些女孩子都为你肝肠寸断,你良心何在!只要有我在,就绝不许你做这种负心害人的事情!!”

  说着,梅林轻轻扶起了素灵,柔声道:“好丫头,不用哭了!你的苦自然有我为你做主!正好这婚礼也已经在筹备之中,一个也是娶,两个也是嫁……干脆,你们就一起把这婚礼举办了吧!”

  夏亚听了,一口胸中的郁结之血差点就要喷出来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

  是不是随便一个女孩子抱着你的袖子,喊你几声“母亲大人”,再抹几滴眼泪,你就都推给老子?!

  妈的!实在不行,老子也能跪在你面前,抱着你袖子摇几下,喊你几声“母亲大人”,再抹几滴眼泪,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

  夏亚一脸悲愤。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