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胆大包天】

   菲利普被架了起来,身上的网也扯了去,只是他明显感觉到,身边按着自己的那两个家伙显然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拿了自己的手腕手臂关节,自己至少胆敢挣扎,对方随时都能扭断自己的胳膊。

  这种熟练的手法,分明就是军中的老兵油子才会的路数才对。只是这些家伙居然潜伏在这种荒郊野外的鬼地方,而且菲利普现在终于看得清楚了,明显身后押着自己的两个家伙,都是穿着拜占庭帝国正规军的装束,只是胸前没有佩戴象征着部队番号的徽章……但是至少肯定,这些家伙看上去绝对不是叛军。

  一想到这里,菲利普的心思立刻就活动了起来。

  “深夜赶路,还选择这种偏僻难寻的小路……”刚才那个喊“等一下”的声音在面前响了起来,菲利普抬起头来,就看见面前站了一个人,这人居高临下看着自己,头发有些凌乱,也是穿着拜占庭军官的装束,只是衣服的领口解开了,露出里面白色的内褂,这人看上去还很年轻,只怕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是站在面前瞧着自己的眼神里,却仿佛带着一种万事在握的沉稳,说话的声音语气也是不急不缓的:“……你看来一定也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急事,才会赶路赶到这种地方。”

  菲利普咬了咬嘴唇,选择了沉默。

  这个说话的人一歪脑袋,旁边已经有人将菲利普随身挟带的行装和包囊拿了过来翻开,只翻出了几个金币和一把铜板,还有一点伤药,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找到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菲利普也算是一个精明的家伙,这一路长途跋涉去燕京奥斯吉利亚都要经过漫长的敌占区,哪里敢带什么显露身份的东西?莫尔郡的守备军之中的装束和徽章之类的,自然更不可能挟带了。

  没翻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倒是丝毫不意外,却反而点了点头:“很好,你身上的东西都很干净……说明你是一个很精明仔细的人。不过可惜,却太干净了,反而才会让人生疑惑。”

  他看着菲利普:“正常人出门,不可能身上连一个表露身份的东西都不带,偏偏你就没有,却反而说明你在刻意隐藏着身份!这里是亚美尼亚军区,你却隐藏身份赶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是亚美尼亚或者叛军集团的敌对立场。嗯,看你行色匆忙,但是却分明是一个武者,那么显然,你一定是军中的信使……你是哪一支军队的?第七,还是第六兵团?还是其他郡的地方守备军?”

  菲利普呆住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仅仅凭借自己身上那些毫无任何讯息的物品,就居然判断出了这么多来——几乎已经猜了一个七八分了!

  这年轻人微微一笑,却抬了抬手,示意菲利普身后的两个人放开了他,走过来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好了,你的表情证明我的猜测没错,看来你是自己人……你不用担心了,我们不是叛军,我们是帝国中央军。”

  菲利普站了起来,看了看身边,七八个明显一身彪悍之气的壮汉,分明都是一身的杀伐行伍的气质——更重要的是,这些汉子虽然站在地上,但是不少人两条腿都是仿佛习惯了一般的撇着,明显是有些常年习惯变成的罗圈腿——他菲利普现在也算是在军队里待过了,一看这些人的腿,立刻就辨认了出来:这些家伙,分明是骑兵了。

  看着菲利普的眼神扫过自己人的双腿,这个年轻人笑了笑:“看来你果然有些眼力,不用猜了,我们是……”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的语气却忽然一涩,仿佛犹豫了一下,随即下面的话,那声音就有些低沉了:“我们……唉,我们或许可以算是罗德里亚骑兵吧。”

  罗德里亚?!

  菲利普顿时眼睛一亮,激动的盯着这个年轻人。

  罗德里亚?!第十三兵团?!

  自己不就是奉了夏亚的命令,跑来寻找第十三兵团的么?!

  这个年轻人身上的那颓然的气息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就恢复了那般英挺的模样:“我的名字叫做莱茵哈特,请问阁下到底是哪一支军队的,请告知你的身份!”

  `片刻之后,菲利普交待完了自己的来历之后,莱茵哈特仿佛怔了怔,那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古怪,上下盯着菲利普看了好一会儿,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嘟囔了一句:“看来那个夏亚雷鸣,也真的是有些远见,居然知道派一个人过来找鲁尔大人联络。”

  说着,莱茵哈特的脸色又是一变,盯着菲利普低声道:“好了,幸好你遇到了我们,否则的话,只怕你要白跑一趟了……你不用去燕京了,因为罗德里亚骑兵的主力,已经突击进城去了。你就算去了,也见不到鲁尔大人和皇储……”

  顿了顿,他苦笑一声:“甚至,到了现在,罗德里亚骑兵这支军队是不是还存在,只怕都是一个疑问了。”

  菲利普一脸的茫然,莱茵哈特已经拍了拍手,随即周围立刻又闪出了几个人影来。

  “把这里收拾干净,别留下痕迹,我们回去。”

  ※※※菲利普被这些人带着,那个叫莱茵哈特的年轻人就和他并排而行,一路上还不时的随口和菲利普低声闲聊了几句什么,他说的话仿佛都是一些很随意的寒暄话题,偶尔夹杂一些看似并不太起眼的问题,可是不知不觉的,就把菲利普的来路和经历都套了一些出来。

  等菲利普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年轻人连自己曾经干过武士团的事情都套了出来。

  一行人在这山路上绕了一会儿,又走了几个岔路之后,很快就来到了后山,这里是一个半开的山洞,洞口已经被挖开了大半,若是下雨的时候,只怕就成了漏勺。

  一路上看着地形,菲利普就辨认了出来,这里只怕是那个告诉自己小路所在的猎人,说的山里的一个废弃的老矿洞了。

  这里的一个矿洞,早在几年前就开采枯竭了,一直就荒废掉了。

  来到了那个山洞前,没等菲利普反应过来,就听见一阵呼哨,从两旁的山坡和山洞里窜出了数百条人影来,人人都是手里提着锋利的马刀,还有人举着短弩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都是我们的人。”莱茵哈特一笑,笑容里还有一些不好意思:“身在险地,不得不小心一些。”

  菲利普有些心中震惊,看着这些彪悍的军兵,明显都是百战精锐的模样,一个个都是一脸老兵才特有的那种冷漠。

  走进了这半开的山谷里之后,就发现这后山里,居然还有一大片草里,后面养了一大群的马匹,扎了若干的帐篷,大部分人的倒是都住在了那个废弃的山洞里。

  菲利普粗粗看过去,只怕至少也有两三千人马。这山谷虽然不小,但是容纳下这么多人马来,也难免会显得拥挤一些,但是这些人马却显然都是精锐,这么多人潜伏在这片山谷里,却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嘈杂纷乱,倒是森然井然。

  菲利普看得就是心中一惊,对于刚才对方自称是“罗德里亚骑兵”的话,又深信了三分。

  莱茵哈特带着菲利普走进了那个半开了天窗的矿洞里,这矿洞真正的的空间乃是在地下,而上层的洞倒是宽敞,菲利普随意让手下都退下去了,指着地上的一块石头,笑道:“地方简陋得很,就请阁下随便坐坐吧。”

  菲利普心中惊疑不定,坐在了莱茵哈特对面,莱茵哈特又打量了菲利普几眼,却郑重的行了一礼,缓缓道;“从莫尔郡到这里,千里之遥,途中又都是敌占之区,层层重重的关卡,阁下只一人单枪匹马,千里而来,穿过重重敌区,光是这份胆量,就让人佩服了。刚才我们的人多有一些得罪,我在这里向您告罪了。”

  菲利普赶紧站起来还礼,莱茵哈特神色自若,就笑道:“说起来,贵部的夏亚雷鸣大人,倒是和我部第十三兵团颇有一些渊源的,夏亚大人当初就是从第十三兵团走出去的,所以严格说起来,咱们都算是自己人才对。”

  菲利普又是客气了几句,这个莱茵哈特却瞧着菲利普,悠悠道:“阁下不远千里而来,要求见鲁尔将军大人,却不知道夏亚雷鸣大人到底让您送来什么样的讯息?是求援呢?还是求别的什么?”说着,深深的看了菲利普两眼。

  菲利普心中有些犹豫,毕竟夏亚交待自己的任务是一件重要的大事情,他哪里能随便告诉别人?正迟疑之中,就听见莱茵哈特继续开了口,他声音轻轻松松,轻描淡写一般,仿佛不带半分火气:“北方局势已经糜烂,叛军占据的各个军区已经竖立叛旗,奥丁人又打进了国门来,原本我们只以为北方已经一片焦土,却没想到还有夏亚雷鸣大人这样的帝国雄杰在苦苦支撑局面,倒是若人佩服得很。只不过,纵然夏亚雷鸣大人天纵之才,有心在北方振作求变,想创出一番格局来,只怕还是会受到一些限制。”

  顿了顿,莱茵哈特故意悠悠一叹,却又故意看了看菲利普的眼睛:“不知道夏亚雷鸣大人,现在任的什么官职,军职又是如何?”

  菲利普顿时心里一突,就道:“嗯……夏亚大人现在代任莫尔郡的郡守,军职么,也依然还是地方守备长官……”

  “莫尔郡不过只有一个旗团的编制而已,夏亚大人的这官职,小了。”莱茵哈特却自顾自的笑了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别有一股子深意。

  菲利普被这个厉害的年轻人的眼神看着心中发毛,只觉得对方话里有话,分明就是已经看破了自己的用意,略微一迟疑,就干脆大大方方道:“我们夏亚大人派我来燕京,就是请命来了,大人有心收拾北方的河山,抵抗外敌,扫平叛逆……但是要团结各个方面的力量,大人总是需要一个名分和身份才行的。否则的话,如何服人?所以派了我来燕京,一方面是向上禀告北方的局势,另外一方面,就是为我们大人求一个身份,才然才好有一番作为。”

  莱茵哈特“嗯”了一声,语气依然那么平平淡淡的,可说出来的话,却让菲利普心里咯噔一下!只听这个年轻的军官笑道:“不知道夏亚大人,想当一个多大的官职呢?将军?战区都督?还是别的什么?”

  菲利普一愣,心想这些问题,哪里是你我能决定得了的,说这个有什么用。

  “现在莫尔郡有多少兵力?”莱茵哈特问了一句。

  菲利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道:“我离开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第六兵团的人来投了。”

  “嗯,是鲁尔将军大人的旧部,看来夏亚大人派你来找鲁尔大人,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求不来官职,让鲁尔大人写一封信,也能收拢住那些第六兵团的人了。”

  说着,莱茵哈特一笑:“可惜,夏亚雷鸣大人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你却来晚了几天——不过你却又幸好是遇到了我们。”

  菲利普被这个家伙说的有些茫然。

  莱茵哈特却忽然一笑,就当着菲利普的面,转身从身后的几个架子上翻了翻,最后翻出了几张文件来,在面前放平了,准备好了笔来,略一沉吟,就在一张空白的文件上飞快的书写了起来,写完之后,拿起来吹了吹气,又从包里翻了一会儿,笑道:“还好,这些东西没丢,否则要再弄一套出来,还得耗费时间。”

  这家伙摸出来的,却居然是一团磨泥。这种东西,想来都是雕刻的爱好者用来玩弄的东西,这个莱茵哈特拿着这团磨泥,翻出一张从前的文件来,看着上面的印记,仔细的盯着,随手就拿出一把小匕首来,手里就飞速刻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是娴熟,片刻的功夫,就刻出了一个形状来,叹了口气:“好久不玩这个,手都有些生了。”

  说着,加了一些印油,就啪的一下盖在了那份文件上!

  拿起来自己看了两眼,递给了菲利普,笑道:“这个东西,应该能帮助到夏亚大人了吧。”

  菲利普拿过来一看,顿时一双眼睛都瞪了起来,脸色一白:“这!这……”

  那文件上,内容赫然是:

  “兹查原莫尔郡军备长官夏亚雷鸣男爵阁下,武勇过人,颇立功勋,特授兹荣,以示嘉奖,此令,任夏亚雷鸣为帝国北区军务专员,以莫尔郡,诺兹军,西尔坦郡以及边境诸郡军务节制,授予临机便宜行事之权,许该员,抽调各地驻军,编练新军,特授夏亚雷鸣为新军将军,并授权封任各级别将官。各地军政,务必协同,不得懈怠延误。望该员奋我国人之勇,驱除外侵,内扫叛逆。”

  下面的落款,赫然是帝[***]部!此外的签章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签名,和皇储加西亚的私章!!

  这么一份委任令,至少从表面上看,已经一应俱全了!

  而根据这书文里的内容,更是吓人,简单的几句话,就委任了夏亚雷鸣一个“北方军区专员”,同时还有节制北方诸郡的军政大权,许他抽取各地驻军,编练新军——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允许他收编其他的军队了!!

  如此一道命令,简直就差不多将帝国的北方诸郡都丢给夏亚了!!

  帝国开国至今,除了在开国战争的那个时代之外,还从来没有过对一个武将有过这种夸张的任命!

  菲利普张大了嘴巴,呆了好久,才叫道:“这,这是假的啊!明明就是你刚才自己写的,签名是你伪造的,那个章也是你自己刻出来的,你……你……”

  莱茵哈特神色不变,笑容依然温和:“当然是假的,这种委任,怎么可能会有真的。不过这假的,却比真的还要好使,你信不信?”

  不顾菲利普的震惊,莱茵哈特又艹笔布纸,唰唰的写了起来,一会儿功夫,有写了一封信出来。

  菲利普拿过一看,更是脸都白了。

  这分明就是模仿了鲁尔将军的口吻写的一封给第六兵团的那些老部下的信!这个莱茵哈特真是了得,这封信写的,那字里行间的口吻和说话的语气,嘻笑怒骂,活脱脱就是一个鲁尔的风格!!而信的内容,无非就是告诫第六兵团的小崽子们,老实的听夏亚雷鸣大人的话吧……“你不用吃惊,我在鲁尔大人身边担任参谋也不少曰子了,平曰里他偷懒还总喜欢叫我代他处理军务文书,所以他的笔迹我都能模仿,至于签名……之前他的好多军务文件,都是我代他签的,也没什么人看破。”

  “假的,都是假的,假的有什么用……”菲利普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扑通!菲利普已经坐在了地上。

  这可是伪造帝[***]部任令,伪造皇储签名,伪造军机文件的重罪啊!!

  “你若是一个人回去,带着这种东西,自然没用。可如果我带着三千罗德里亚骑兵和你一起回去,我又是鲁尔大人的亲卫营官的身份……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莱茵哈特冷笑一声,神色自若,目光如电!!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