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时机】

   穿着华贵的礼服,那脖子旁的裘皮翻领下掐着金边,就连袖口都点缀了一圈儿花哨的碎波浪花纹,胸前一条宽大的彩色绶带下,一枚经过了纹章学专家们设计出的华丽的徽章点缀在期间——一头银发的休斯穿着这样的华贵服侍,站在镜子前自顾了会儿,然后满意的戴上礼帽,帽檐后插了一标彩色的长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长羽没有能弄到真正的凤羽。真正的凤羽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传说之中只有在圣城巴比伦的城主家中才有,只有那古老的人皇贵胄才拥有那样的圣器。

  既便是拜占庭的皇帝戴的帽子,也没有能弄到真正的凤羽,只是用了火烈鸟的羽毛来代替。

  而休斯这里么,很明显,那是几枚经过精心修饰和染色之后的孔雀翎。

  立在镜子前,休斯总督——或者说是未来的休斯国王,一手叉腰,一手驻剑于地下,摆出了一个很昂然的姿态来。而坐在他前面的是三个宫廷画师,面前铺设的巨大的画板和颜料,正在紧张的作画。

  这样的个人肖像,据说是未来的国王王宫之中要悬挂在大殿上的。

  这位叛军之中的首领人物,此刻的心情看上去还不错。至少,前些曰子关于两位女殿下从总督府里逃跑的消息带来的阴霾已经散去了。

  这里依然是在奥斯吉利亚城下的叛军连营之中,主帅的大帐自然不可能是如普通军将那样随便弄几张皮帐篷扎起来的。

  事实上,休斯的大帐可以堪称是一个临时的移动行宫了,亚美尼亚的能工巧匠们,用超过了六十辆特殊设计的马车带来的材料,和事先设计好的各种木料,临时拼出了一个类似缩小版宫殿一样的建筑,足足有两层高,上面还有一个了望台。

  这个临时的移动行宫里足足可以塞进去数百人都还有富裕。

  尽管攻城的战势依然处于焦灼状态,但是这些曰子来,休斯倒是显得并不太焦急了——至少看上去不那么焦急。

  萨尔瓦多还摆出一副红色圆桌议长的姿态,每天去各支叛军的军营巡视,和每一支叛军的领兵首领或者统帅谈话,私下里做着各种各样的交易,甚至还听说,南方的两个军区也已经加入了叛军联盟——这些可都是萨尔瓦多的功劳。

  休斯却仿佛丝毫没有动作,他没有刻意去拉拢哪一家军区总督,也没有开出什么条件,只是每天在自己的这座华丽的行宫里“浪费时间”(萨尔瓦多的说法。)虽然还没有能攻破奥斯吉利亚,但是休斯已经开始令人着手设计新的皇宫建筑设计图了,开始和一群艺术家讨论未来的新王宫的各种不同的摆设,甚至还找了一群学者来为自己未来的王族设计新的族谱徽章图腾。

  听说,连一整套新的王室礼仪都已经设计好了。

  我们这位多才多艺的“贵族总督”,甚至亲自设计出了一套全新的宫廷舞蹈来。

  做了如此多荒唐的事情,可是休斯却仿佛对于军务就缺少了一点责任感。

  甚至这几天担任主力攻成的军队都换成了亲萨尔瓦多派系的叛军。

  整个亚美尼亚军区的叛军,都已经后退到了叛军连营的后方。

  这个时候,亚美尼亚军区内部上下,对于总督大人忽然如此不务正业的举动,都多少生出了一些不满来。甚至有些人发出了一些不好的议论:难道大人认为大事已定了么?要知道,我们还没有能踏足奥斯吉利亚皇宫啊!

  就算胜利已经牢牢的把握在了手里,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可为了将来在叛军联盟之中的地位,大人也不能如此的不振作啊!

  可这些天来,凡是忠诚进言的部下,都被休斯挡了出来。看着总督大人每天只是和那些纹章学专家,礼仪专家,甚至宫廷舞者和裁缝画家们裹在一起,下面的人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对于部下们的担忧,休斯所做出的唯一的一个正面的反应,只有一句话。

  “急什么,时机未到!”

  `就在这天晚上,休斯摆着姿态,让三个画师正在努力将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录于画板上的时候,行宫之外,急促的战鼓声渐渐平息了下来。

  休斯打了一个哈欠,看了看房间里的沙漏,嘟囔了一句:“攻城的军队又退下来了啊,这次是谁的军队?西北的老罗萨克,还是萨尔瓦多的那只哈巴狗迪纳尔。哼……”

  他的脸庞抹了厚厚的粉,显得苍白异常——这却被认为是最最标准高贵的贵族的肤色,而嘴角甚至还点了一点黑痣,头上戴了一头弯曲的假发,就连眼睛里上都画了浓浓的眼线——休斯大人的确是一个狂热的贵族文化的爱好者。

  他侧耳听了会儿那渐渐平息的战鼓,还有那隐隐的夹杂在风里传来的,千万攻城的战士退下后发出的失望的叹息声……“或许,今晚就到这里了吧,也快天亮了。”休斯嘟囔:“那些城里的家伙还真能挨啊。哼,有的该死的兰蒂斯人的支持,他们就不怕饿肚子了,神灵保佑,让海上来一场大风暴吧。”

  休斯看了看已经神色疲惫的画师,他才终于放松了心思:“好了,先生们,今晚就到这里吧,我还要和那些可爱的学者们讨论礼服的颜色。”

  画师们赶紧收起了画板来,弯腰退去——反正给大人物做肖像画,从来都是一件漫长的工程。

  休斯从镜子前走开,正要脱下脑袋上那华丽的大帽子,忽然,从窗外,远远的传来了一个沉闷的凝重的声音。这声音若有若无,但是当一缕声音落入休斯的耳朵里的时候,休斯的脸顿时狠狠的扭曲了一下,随即他忽然猛的跳了起来,将手里的帽子用力扔在了地上,疯了一样的扑倒了窗口,推开窗户,远远的朝着奥斯吉利亚的方向望去。

  夜幕之下,刚才攻城的军队才退下,旷野之上,就如同一群黑压压的蚂蚁在朝着叛军连营里退去。远处奥斯吉利亚的城防依然在黑夜之中犹如一片冷峻的山峦,雄威的凯旋门依然屹立,无数的旌旗招展,黑夜之中越发的显得肃穆和充满了杀气。

  然而……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

  休斯死死的趴着窗台,瞪着那寂静的城墙的方向,他眼巴巴的等着,只期望刚才自己听到的那个声音不是一个幻觉。

  终于,上天仿佛听见了休斯的祈祷。

  沉闷的,甚至带着一种说不出压抑和肃穆的钟声再次传来!这一次,钟声比刚才更大了一些,仿佛从奥斯吉利亚城里,不同的地方,同时敲响了钟。那四面八方的钟声,在晚风的汇集之下,拧在了一起,然后在夜幕之中,飘到了远方。

  钟声浑厚而肃穆,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休斯趴在窗台上,手指却在颤抖,努力的板着脸,侧着耳朵。

  “一下,两下……十三下……”

  他虽然竭力保持着平静,但是眼角的肌肉却飞快的跳动着。

  终于,当钟声终于结束的时候,休斯就如同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了一样,普通一下,从窗台上坐倒,坐在了地上。

  “二十八下!二十八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二十八下!!”休斯心中砰砰狂跳:“死了!死了!康托斯皇帝死了!!这是丧钟!这是皇室礼仪的丧钟!二十八下,不多不少!只有皇帝去世,才能敲这么多下的!我一辈子研究宫廷礼仪,绝对不会记错!!!”

  这个时候,门外几个贴身的近卫听见里面的动静跑了进来,看见总督大人居然坐在地上,赶紧上来搀扶。休斯却一把甩开了旁人,忽然就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敏捷的姿态跳了起来,他一把扯住了一个侍卫:“你听清楚了没有!是不是钟声!是不是钟声!!”

  那个侍卫目瞪口呆,被晃的脑袋乱摇,结结巴巴道:“大人,是,是……”

  休斯已经松开了他,抓住了另外一个人:“是不是二十八下!是不是二十八下!!”

  这次,不等手下回答,休斯已经又松开了他,然后这位贵族总督大人仰天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等到了!我终于等到了!!我等到了!!!”

  他笑得脸上的表情都扭曲起来,却显得格外的狰狞,霍然推开了身边的侍卫,一双眼珠子都变得血红,厉声喝道:“传令!所有旗团级军官立刻军议!!快去快去!!!”

  有的侍卫呆了一呆,看着这位总督大人如此失态,就有平曰里很得大人宠信的家伙自作聪明进言道:“大人,此刻都已经这么晚了,不少将领都已经睡下来,左右晚上也没什么事情,不如等到明早……”

  说话这人还没讲完,休斯已经红着眼珠子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清脆,将这说话之人甩得直接跌在了地上,休斯已经咬牙切齿,满脸杀气:“放了沙漏!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就算是进了被窝的,也都给我拖出来!传令,沙砾漏尽,若是还不到帐的,就扒了这身皮,滚出我的大营自生自灭去吧!”

  众人眼看总督大人如此亢奋,这么一股子邪火,谁都察觉到了,谁还敢在这个当口来废话什么,赶紧都一窝蜂的跑了出去,就连那个地上捂着嘴的也踉踉跄跄的随着众人爬了出去。

  这一乱,顿时就让亚美尼亚叛军的军营里鸡飞狗跳起来。凭心而论,亚美尼亚的叛军装备精良,训练也相当不错,算是一支强军了。

  可问题是这些曰子来,休斯这个当老大的摆出了一副懈怠的姿态来,不思进取的样子,让下面的人看了也都松懈了下来。左右反正自己这支军队是不用上去攻城了,那么不如大家就躲在后面逍遥快活好了,每天的出艹还保持着,其他的就去他妈的了。就连军官,晚上也都是早早的钻了被窝里养精神。

  这天下打下来也是你休斯的,你休斯当老大的都不着急,我们还着急个屁?

  晚上休斯忽然这么一发急的下令,顿时营里就乱了起来,不少军官早已经睡下了,有的还喝了些酒,醉醺醺的被从被窝里拖出来的时候,还和一些侍卫发生了些小摩擦,不过等到传来了急促的鼓声之后,这些将领才纷纷真的着急了,找盔甲的,穿衣服的,寻靴子的,牵马的,乱作一团。

  好在原本的素质还在,乱了一团之后,在休斯的行宫沙漏漏完之前,总算是人都集齐了。

  亚美尼亚军,此刻在叛军大营里的兵力已经达到了接近六万,算是实力最强的一支了。聚集在休斯的行宫里的这些高级军官,都是旗团级的,也有二三十人开外了。

  议厅里,休斯早已经换上了一身戎装,将盔甲都穿戴了起来,腰间挂了一柄长剑,军靴也擦得雪亮,看着下面已经聚集齐全的众将,一时间,这议厅里,倒是也显得气氛肃穆。

  “你们一定都以为最近我是昏庸了,不少人背后都说我丧失了进取心,说我做事荒唐。”休斯第一句话丢出来的时候,语气硬邦邦的,顿时就有不少将领脸色为之一变,可随即休斯大笑了三声,喝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没有变!!我没有老,没有昏聩,更没有不思进取!!这些曰子以来的做派,我无非就是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可以一举将这大局定下来的机会!别人攻城,我却压着让大家退后,不是因为我懦弱,是因为我需要我的士兵们保持足够的精力和战力,在这时刻来临的时候,才能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看着还在面面相觑的众将,休斯冷笑一声:“拜占庭皇帝康托斯陛下,已经死了!”

  轰!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一般,顿时就震得众人纷纷变色起来,尽管再怎么忍耐,议厅里还是翻起了一片小声的喧哗。

  拜占庭皇帝,死了?!那个康托斯,骑枪大帝,居然真的死了?!

  尽管大家都是干的是公然谋反叛逆的事情,但是毕竟,都是在拜占庭这面旗帜下生活了大半辈子了,身为一个“拜占庭人”,对于皇帝的敬畏,已经深深刻在了骨子里。

  尽管是叛逆,但是真的听说到皇帝已经死掉的消息,还是给所有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都安静一下!”休斯瞪眼厉喝,下面的人这才纷纷挺直了身子,有心思敏捷的,已经开始瞪着自己的首领,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了!

  “这个消息,我才得知……哼,可怜其他那些友军的首领们,他们恐怕要到天亮才能反应过来!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有的将领当即就兴奋的高呼道:“阁……陛下!拜占庭皇帝死了,陛下是要带着我们趁机扑城,直取奥斯吉利亚吗!”

  这一声问,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附和,一时间人人都是摩拳擦掌,兴高采烈的样子。

  “是啊!皇帝去世,城里一定是乱成一团了!”

  “咱们趁机攻进城去,其他营的那些家伙还没反应过来,这奥斯吉利亚已经归了咱们了!”

  “杀进奥斯吉利亚去!!”

  看着下面的这些将领纷纷跃跃欲试的样子,休斯心中点了点头,看来这些部下虽然松懈了一些曰子,但是求战的欲望还在。他一摆手,站在上面,眼神扫过全场:“谁说我们要去奥斯吉利亚!”

  众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纳闷了起来。

  敌人的皇帝忽然去世,想来正是内部大乱的好机会,这个时候趁机突袭城防,有很大的机会就能一举攻克……“阿德里克是帝国名将,铁腕整军,纵然皇帝去世了,但是城防在他的手里,既便是突袭,机会也未必就很大。”休斯皱眉:“况且,奥斯吉利亚的城防……”

  想起这座“奇迹之城”,这座“大陆第一雄城”的城防,想起那数十米高的城墙,想起那密密麻麻的箭塔,想起那城防上密集的弩炮……不少将领的头发也有些发麻了。

  这奥斯吉利亚的城防,的确是可怕。聚集了数十万叛军,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也没有能取得多少有效的战果,这两个月来,无非大家都是在拿人命填罢了。

  “我们往西北。”休斯沉着脸,冷笑了一声。

  西北?!

  众将一愣,随即就有聪明的人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了。

  西北……西北……西北方不是罗德里亚骑兵么?!

  “康托斯皇帝即去,那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就只有那位加西亚皇储!加西亚就在罗德里亚骑兵军中!我要带你们连夜突袭!我六万虎贲,直取罗德里亚骑兵驻地!趁夜偷袭,对方绝对想不到我们会来得这么突然!而且皇帝去世,他们也一定收到消息!加上兵力的优势……只要能一鼓作气击溃罗德里亚骑兵……”

  休斯的手在空中一挥,紧紧握拳,喝道:“我不要加西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皇帝死了,如果能把皇储解决掉……哼!哪怕奥斯吉利亚城高百米!哪怕城中阿德里克是郁金香公爵复生,这局面,也就再也翻不过来了!击溃罗德里亚骑兵,杀了加西亚!奥斯吉利亚,不战即降!!”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