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死中求活】(一)

   夏亚一脸怪异的表情,三分讪笑,三分尴尬,三分猥琐……还剩下的一分,看上去却好像是大松了口气。

  土鳖的脸上,赫然印着一个巴掌的五指印,那印记看上去手指纤细修长,黑糊糊的五指山印在脸上,他却只是有些胆怯的捂着脸,瞧也不敢去瞧可怜虫。

  艾德琳被胸袭,本能的反应就是一巴掌甩过去,可甩过去之后,女孩儿心里就后悔了。看着这个土鳖捧着脸蛋,眼光躲闪的样子,艾德琳缩手,一张脸也涨红了:“我,我不是故意打你……”,说到最后,那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夏亚却眼神绕来绕去,最后忽然又诡异的笑了几声,嘴巴里嘟嘟囔囔的喃喃自语了几句。

  若是靠近了,才能听见,这个土鳖自言自语,说的居然是。

  “我没有病,原来老子没有病,哈哈哈哈,老子果然不是兔子……”

  两个冤家已经呆在这儿,互相之间都觉得有些尴尬,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倒是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哀叹:“喂!刚才打架我也出了力气啦!血也流了这么多,你这个长腿小妞也太没良心了吧,只去扶他,也不来扶我。”

  达克斯一脸歼诈的笑容,坐在地上,那把大剪刀也扔在了旁边,一手捂着胸口,仿佛浑然不在意胸前伤口迸裂,鲜血不要钱一样的哗哗流淌。

  要是放在从前,艾德琳管他去死!不过现在,这么继续坐在夏亚身边,实在是尴尬得难受,一听达克斯的话,艾德琳赶紧就趁机跳了起来,跑到了达克斯身边将他扶起来,手忙脚乱的取出伤药来。

  达克斯看了看满脸涨红的艾德琳,又瞧了瞧远处还在抱着脸发呆的夏亚,低声道:“你这个情人,看上去好像是傻的?”

  “呸!你才是傻的!”艾德琳脸色一沉。

  达克斯的眼神明显有些不怀好意,在艾德琳的胸前瞄了瞄:“摸一下就打他一耳光么……唉,倒也很值得啊。”

  看着这个混蛋家伙好像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艾德琳一把抓起旁边地上的那把大剪刀来,咔咔两下,冷冷瞧着达克斯:“你敢砰我一下,我就剪掉你……”

  这个时候,艾德琳忽然感觉到身后被戳了一下,转过身来,就看见夏亚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一脸沉痛的看着自己,手指在自己的肩膀上捅了捅。

  “喂。”夏亚的声音很肃穆。

  “……嗯?”艾德琳羞红了脸,含情脉脉。

  “你……那个……你真的是女人?”

  “…………”

  “你……你怎么会是女人呢?”

  “…………”,眼睛里开始有火星了。

  “你……怎么会有长成你这样的女人呢?”

  “…………”,额头青筋暴出来了。

  “你……是一开始就是女人?还是最近忽然变成这样的?”夏亚小心翼翼的问。

  “…………”艾德琳终于爆发了,跳起来飞起一脚:“去死吧!你这只混蛋土鳖!!!!!”

  夏亚眼看一脚飞来,若是换在从前,这个可怜虫哪里能踢到自己?这个小子那点花拳秀腿的,自己随便一巴掌就能把“他”拍飞了。可现在人家一脚踢来,夏亚正要还手,却猛然想起:她是女人了!手里握紧的拳头哪里还好意思打过去?

  砰!

  一脚直接踹在了夏亚的鼻子上,结结实实。

  ………………眼看夏亚的脸上在那五指印之外,又多了一个鞋印,艾德琳也有些后悔了。只是一肚子恼火,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这个土鳖,说的话也太过气人了!

  更何况,自己……自己和他,连那种羞人的事情都做过了,他,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难道,他敢不认帐吗!

  一想到这里,艾德琳忽然就委屈起来。却浑然没意识到,在燕京里的那个糊里糊涂的夜晚,人家夏亚大爷压根自己都还不知道那晚他自己造了什么孽。

  现在,两人之间,一个心虚,一个委屈,却都憋着不再说什么了。

  夏亚倒是是达克斯寒暄了两句,原来他听可怜虫喊救命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家伙不像好人(其实现在夏亚看这个达克斯也有些不爽,这个家伙总是挂着一丝欠扁的古怪微笑。这表情,倒是和那个让自己吃足了苦头的达尔文有三分神似。)不过呢,人家刚才出手帮自己一起打跑了黑斯廷,也算是一起流过汗流过血的同伴了吧。

  客客气气的打了个招呼,随后,夏亚就看见黛芬尼了!

  黛芬尼正在病中,一会儿昏迷一会儿苏醒的,还没有能恢复清醒的意识,只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可虽然在病中,这位帝国贵族之中的第一美人,看上却丝毫不掩丽色,那病容之中,却反而越发衬托出了几分柔弱的凄美来,丝毫不减美丽,却更加的让人生出一丝怜惜来。

  夏亚才走过去,却立刻就认出了这个病美人的身份了!

  呃……好像……好像又是一个被自己胸袭过的女人?

  啊!是的!是在燕京城外的那次狩猎大会……河边,自己还救了她一条命,帮她挡了一刺暗杀。

  那个时候,夏亚就已经得知了黛芬尼的身份,是太子妃之尊。只不过土鳖心知这水太深,不是自己能碰的,所以当时在老皇帝面前也都是一味的故意装傻。

  可现在一看这位美丽的太子妃就躺在面前,一副落魄的样子。

  他扭头看了看艾德琳:“她……”

  艾德琳也顾不上和夏亚生气了,走过来,抱着黛芬尼,满脸忧容:“姐姐她生病了,唉……这一路,如果不是她陪着我照顾我,我恐怕早就……夏亚,你一定要救救她!”

  “姐姐?”夏亚的眼睛里不经意的闪过一丝光芒:“太子妃殿下,是你姐姐?那么你……”

  艾德琳脸一红,还没说话,达克斯已经缓缓走了过来,笑道:“长腿小妞的身份么,嘿嘿,能和未来的帝国皇后姐妹相称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啦……她可是拜占庭帝国的皇室之女,艾德琳公主殿下啊。”

  公主殿下……太子妃……夏亚不是傻瓜,立刻就想起了之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些过往的事情历历在目!

  那些追杀的精锐骑士,那些带走她的骑兵……(他妈的,这皇室的事情还真奇怪。这太子妃有人刺杀,这公主也有人要刺杀……)夏亚沉吟了一会儿:“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燕京……燕京还在么?”

  艾德琳摇头:“我……我们前些曰子就被叛军俘虏了,是这个……这位达克斯先生把我们带出来的。燕京……燕京怎么样了,我们也不知道。”

  “燕京还在。”达克斯回答了夏亚的问题,这个家伙的目光闪动,看着土鳖:“现在阿德里克将军在奥斯吉利亚主持大局,兰蒂斯王国已经派遣了一支舰队来援助奥斯吉利亚。而城外还有鲁尔将军带领的罗德里亚骑兵,以及第二第七兵团。局面暂时还没有到太坏的地步,我想,就算叛军势大,至少守上几个月,应该也不成问题的。”

  夏亚点了点头,却看着达克斯:“那么你呢?请问阁下又是什么身份呢?”

  达克斯笑了笑:“我?我叫波波夫.达克斯,你可以把我当作是一个雇佣兵吧!哈哈,我拿钱办事,杀人放火之类的活儿也都肯接的。”

  这显然是推托的话,不过既然这个达克斯不想多说,夏亚也没刻意的追问。点了一下头之后,感觉到旁边的可怜虫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夏亚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赶紧扭过头去看着地上的黛芬尼:“唉,这位太子妃,也够可怜的。”

  艾德琳幽幽一叹:“可不是么……姐姐她原本是好心送我出城,结果被叛军抓住,一路上又吃了这么多苦……”

  “呃,我不是说这个。”夏亚抓了抓脑袋:“那个,她是太子妃,对吧?唉……嫁给一个兔子,难道还不够可怜么?”

  可怜虫:“…………”

  达克斯看了看夏亚,又看了看艾德琳,忽而就是一笑:“嗯,夏亚雷鸣阁下是吧?能和您谈一谈么?”

  “哦?”

  夏亚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这个家伙的身上,总有几分让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味道。

  “阁下的名字,我也听说过,应该就是上次贵国和奥丁战争之中,和奥丁武神黑斯廷一战成名,受到帝国嘉奖而崭露头角的帝国将星吧?”达克斯含着微笑,不急不缓的笑道:“阁下的勇名,我也曾有耳闻。以阁下年纪轻轻,就能受到如此的赏识,今后前途自然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的。后来又听说阁下封疆为将,独统一郡的军务,如此年纪就受此重任……”

  “好了好了。”夏亚摆摆手,斜着眼睛看着达克斯:“我说话不喜欢兜这么多圈子——我就是你说的这个夏亚雷鸣了。你也不用把我的履历报上一遍……你只要告诉我,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就可以了。”

  达克斯吸了口气,语气多了几分凝重:“北方的战局如何?”

  夏亚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西尔坦郡归了曼宁格,不过莫尔郡还在老子手里。”

  达克斯点了一下头,眼睛顿时一亮,目光里奇异的东西又多了一些:“莫尔郡还在你手里?”

  夏亚摇头:“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子不肯投降,就只有和奥丁人打他妈的了。”

  达克斯抿嘴一笑,笑得有些诡异的样子,欠了欠身子,对夏亚行了一礼。

  “那个……阁下,我有一个主意,想和您做一笔交易,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呢?”

  夏亚眯着眼睛:“交易?哈!什么交易?你能和我交易什么东西?”

  “很多……”达克斯的语气轻描淡写一般,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字字震撼:“拜占庭北疆千里沃土,数百万子民,数十座大小城镇,无数财富!以及奥丁赤雪军数万雄兵……所有的这些,都可以作为我们交易的内容!”

  ※※※萨伦波尼利站在门外,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将头发拢了拢,旁边的一个宫廷侍者捧着一面圆镜立在一旁,老宰相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衣服足够整洁,头发也已经一丝不苟了,才点了点头。

  面前的这殿里最后一扇门缓缓的推开,老宰相深吸了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走进这房间,迎面就是一股浓烈的药味,仿佛就连这空气里,都含了三分苦涩。

  偌大的房间里,这空气如此熏人,让老头子略微皱了皱眉。

  这是康托斯大帝的卧室,中间的那张华丽无比的大床旁,老皇帝正坐在床边,一头稀疏的白发披散着,那枯瘦的身子上套了一件雪白的宽袍,可是看上去却反而有些鬼气森森的感觉。

  周围巨大明亮的烛台,非但没有给这个房间带来多少光明,却反而显得阴气十足。

  康托斯大帝刚刚吃完了今天的药,他的呼吸还有些急促,听见脚步声,老皇帝转过身来,看着萨伦波尼利:“你来了。”

  萨伦波尼利弯腰行礼,老皇帝的脸色黯了一黯,抬了抬手:“都出去吧。”

  周围几个穿着亚麻袍子的侍者都弯腰退了出去,只有墙角里,那个沉默如影子一般的中年人还立在那儿。

  “外面……怎么样?”

  老皇帝的脸上仿佛抽搐了一下。

  “……还好。”萨伦波尼利犹豫了一下:“我已经劝慰过大家了,让大家都散了去……我想……”

  “好了,你不用说好话安慰我。”老皇帝忽然抬起头来一笑,他的笑容虽然虚弱,但是却依然残留了着昔年血雨风霜之中残留的豪迈:“这是我的帝国!我的臣子!哼……我自然了解他们!”

  老皇帝苍白的双颊上浮现出病态的潮红:“哼,如果是昨天之前,南方还在我们手里,名义上还有四个中央常备兵团,还有十几个郡的守备军。虽然这些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里清楚。不过一天摆在那儿,就还是一个安慰,还是一分指望!有了这份指望,大家还能继续自己骗骗自己,安慰自己一下。强撑着站在我身边……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都是贵族!而城外的那些叛军,是军阀!是贵族化的军阀!一旦这天塌了,国变了!城里的这些贵族们,身份都难保!那些叛军不会继续保持他们的地位,只会打翻他们,取代他们!所以,这些贵族才会牢牢的站在我身边,对我效忠!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忠心,只不过是一个选择而已。只要我还有一丝指望,他们都会选择支持我!可一旦我真的垮了……没有了最后的指望,那么这些家伙的忠诚,也就不存在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面临的选择题,已经变了一道了!要么,跟着我,城破之曰,家破人亡,一切都化作灰烬!要么……叛了我,投靠那些叛军,将来虽然地位不保,但是至少能留下命来,大不了交出所有的权力和地位,回去安心当一个无权无势的土财主,苟延残喘的过活!可是在眼下这样的局面来,能有这第二条路走,已经算是不错了!”

  老皇帝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萨伦波尼利听了,眼角不由得跳了几下,正要说什么,老皇帝已经继续冷笑了一声:“你看吧,萨伦波……今晚,这些家伙回去之后,就会各自动作了。有的会给城外的叛军写信,有的会做好退路,有的么……哼!”

  老宰相面色阴沉,抬起脸来:“阿德里克大人已经派兵戒严全城了,就算有些家伙想做什么手脚,也乱不起来!”

  老皇帝沉默了下来,他坐在床边,依然是侧着身子对着萨伦波尼利,沉默了好久,才开口问了一句:“南方的兵,真的彻底没了么?”

  “没了。”老宰相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陛下,这是我们最后能抽调的兵力了。其实,开始的时候,我就极力反对抽调南方的四个兵团……南方的四个兵团已经废弛了太久了,那几万兵,训练和装备的水准都不足用!丢在那儿,就地驻守自保,还能勉强保住南方十几个郡继续为我们所有。既便……既便一旦出现了变故,奥斯吉利亚如果真的不保,我们还能放弃燕京,退到南方去,以南部十几个郡为根基,和这些叛军继续周旋!可现在……强行抽调那八万人,一下就把南方所有的力量都抽空了,八万军队一空,南方十多个郡,恐怕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一旦叛军分出几支偏师绕过奥斯吉利亚南下的话……”

  “不会的。”老皇帝这个时候,忽然展现出了几分“骑枪大帝”的果决来,他握紧了拳头,眼神凌厉,毫不犹豫的断然道:“叛军绝不会分出兵力南下!因为这样反而会让他们内部分裂!”

  老皇帝的呼吸声继续,每一次呼吸,那肺部都仿佛破风箱一样的发出沉重的杂音,但是康托斯大帝的语气,却是那样的坚决!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