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希望】

   旁边三人看着,而夏亚和黑斯廷的拼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两人越打越快,到了后来,在艾德琳的眼中看来,只见一黑一红两条影子来回交错,同时传来乒乒乓乓的激烈碰撞的声音,那红黑两条影子纠缠在一起,上下翻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了最后,几乎都分辨不出彼此来了,只见红色的光芒黑色的气焰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艾德琳只看两人打得热闹,但是落在达克斯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番心思了!

  达克斯自身实力就不俗,眼看两人斗得难解难分,黑斯廷的三棱战枪挥洒起来,自然就有一股睥睨雄浑的气魄,隐隐的带着犹如风雷一般的动静。而夏亚的火叉一片红芒,杀气冲天,招数也都是大开大阖,明显也是极为高明的群战武技,尤其是两人武器不时的相交,铿锵声不绝,声音雄浑振荡,显然那一招一击之中蕴涵的力量,殊为惊人!

  达克斯的双眼已经眯成了一线,心中却是浪涛滚滚起伏,一会儿打量夏亚,一会儿打量那个“黑斯廷”,到了最后,忽然眼神里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来。

  夏亚和黑斯廷打了好久,两人看似打的激烈,招招都仿佛石破天惊,一个不小心,就是血溅当场的下场。

  可其实正在拼斗的两人,却并没有外人看上去的那么紧张激烈——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一路上,两人一边追逐一边打,前前后后已经打了十多次了,对互相双方的武技的重重优劣长短,重重变化细微,基本上都已经了如指掌,打了十多次,两人都没有留守,都已经拿出了全部的本事来了。

  打到了现在,两人虽然已经飞快的交手了数十个照面,但是其实夏亚和黑斯廷心中都已经对交战的进程心中有数了。打到哪一招,对方会有什么变化,打到哪一招,是对方的弱点。更甚至于,打到哪一招的时候,夏亚就开始抵挡不住——接下来,就是战斗结束,夏亚继续扭头撒腿逃跑的时间了。

  但是眼下在旁边的人看来,只觉得两人斗得旗鼓相当,平分秋色的模样,只有夏亚自己心里清楚,别看自己嘴巴上说“不怕黑斯廷”,可其实,真的打下去,再过十多个照面,自己就得败下来了。

  这些天一路跑跑打打,夏亚虽然被追的狼狈,但其实他也受益良多!黑斯廷现在能施展出来的水准,武技就恰好比夏亚高那么一筹而已,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两人的力量几乎相当,黑斯廷胜过夏亚的。无非就是他身经百战所积累下来的战斗的经验,以及对武技重重技巧的领悟程度。而这一路打过来,开始的时候,夏亚只能支撑十多个照面,到了后来,他几乎每一次都略微有所进步——这道理就和下棋一样,要想棋力有所长进,就得有一个合适的喂招的好棋搭子,这好棋搭子,水平比自己低了,固然不行,可如果比自己高太多了,也未必有什么用处。

  就这么不多不少,比自己高上一线,却反而能让人在实战之中得到最大程度的进步。

  现在的黑斯廷就偏偏完全符合这样的条件,他现在的实力只比夏亚高那么一线,对决的时候,夏亚虽然无法胜之,但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暂时姓命无忧的情况下,和黑斯廷竭尽全力的拼了十多场之后,战斗之中,自然而然的就会从黑斯廷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战斗的经验技巧种种。而且,他那套“破杀千军”,在战斗之中,被他掰开了揉碎了,反反复复的也不知道施展了几百遍了,这和平时自己的单独苦练不同,而是货真价实的实战经验啊!几百遍的施展经验,使得他对“破杀千军”的几乎每一个不同的招式,在理解上都越发的深了许多。

  终于,两人打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了,夏亚自己感觉到,这次的拼斗,自己支持的时间又比上一次多了那么一会儿,到了最后,被黑斯廷的连续三枪逼到了死角之后,终于退无可退,夏亚只能心中一横,瞬间双眼之中红光大作,口中发出一声长啸,火叉一点,轰的一声,那火叉上的红色光芒顿时变得犹如火把一样,一道细细的红芒飞快的射了出去!

  龙刺一施展出来,威力瞬间就倍增,黑斯廷面对夏亚的这最强一招,也不能正面硬抗,只能暂缓一步,一摆三棱战枪,飞快的往后退开,同时枪尖迅速的点出一片黑色的气焰来挡在面前。

  这一招龙刺,把黑斯廷逼得退出了七八步才堪堪完全化解。

  而根据之前十多次的经验,施展完了这招龙刺之后,夏亚就已经算是力竭了,接下来也就只有再次掉头撒腿逃跑的份儿,然后就是再一次的追逐的一个循环。

  但是这次,夏亚一记龙刺将黑斯廷逼退之后,全身的气力顿时消耗严剧,气力不支的情况下,他后退了两步。心中正在飞快的思索对策: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艾德琳……那么跑是不能跑了,可不跑的话,自己又不是黑斯廷的对手……正迟疑着,依夏亚这个土鳖的姓子,他如果发起狠劲来,就只能咬牙和黑斯廷真的拼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声大喝:“夏亚,我来助你!”

  话音才落,夏亚一扭头,就看见刚才那个站在可怜虫身边的男人,挥舞着一把尺寸奇怪的大剪刀就扑了上来,跳到自己的面前,帮自己拦阻了拧身又冲过来的黑斯廷。

  黑斯廷夷然不惧,只见跑来一个插手的,他也只是冷笑一声,单手握着长枪,飞身往前,枪尖点落,达克斯举着剪刀,嚓的一声,张开剪刀口,一下就夹住了三棱战枪来,就听见咔的一声,达克斯手里巨震了一下!他的剪刀虽然也够锋利,但是哪里能剪断黑斯廷的三棱战枪?这一下,枪尖就点在了剪刀的中间,黑斯廷看似随意的一击,达克斯却有些吃不住,顿时双脚就往地面一沉,整个人都仿佛在这枪尖的一点之下,矮了几分。

  “找死。”黑斯廷一击就探出了面前这个对手的深浅,冷笑一声,长枪抽了回来,再往前一送,狠狠的刺了上来,达克斯满头冷汗,却咬牙握着剪刀,眼看长枪狠狠的扎了过来,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差了太远,架是架不开的,只能飞快的挥舞剪刀,连续在三棱战枪上击了三下,这才勉强将三棱战枪打得歪了一歪,而他整个人已经狼狈的朝着旁边滚了开来,这才堪堪躲避开了黑斯廷的这一击。

  只一交手,达克斯心中就雪亮,自己的实力,比对方要第了一个档次!

  达克斯狼狈的躲开,立刻扭头喝道:“你还呆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夏亚一愣,虽然体力消耗巨大,一记龙刺已经耗费掉了他大部分的力量,但是眼看有人帮忙,也打起精神冲了上去,一时间,两人双战黑斯廷,这才勉强的又将情势一点一点的扳了回来,两人合力打黑斯廷一个,才勉强拼了一个平手,而且场面倒是黑斯廷占优了一些。

  达克斯原本身上就有伤,打了一会儿之后,胸前的衣襟上,原本裹住的伤口下,一层一层的红色的血迹就慢慢渗了出来,呼吸也渐渐沉重起来,不过这家伙的确是一个狠角色,虽然疼得眉头都扭曲了,但是面色却依然冷峻,手里的剪刀一下狠过一下,居然都用上了不要命的打发了。

  黑斯廷全身黑色的气焰大盛,将两人完全压制住了,就听见一声一声闷哼传来,夏亚和达克斯先后被击退,只是两人合作的好处就显了出来,一人遇险,旁边一人自然就赶紧帮同伴补漏,黑斯廷虽强,但是也没有一招就将两人同时击毙的本事,又打了一会儿,依然是一个勉强平手的局面。

  渐渐的,夏亚感觉到了黑斯廷的情况有些变化了!

  黑斯廷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他的额头开始冒了汗水,黑色的气焰变得不稳定起来,一会儿旺盛,一会儿就忽然黯然下去,然后又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的忽然大盛起来,之后就再次消退。

  而黑斯廷攻过来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开始的时候,夏亚以为黑斯廷是用了什么精妙的招数,但是打了一会儿之后,他心里忽然一动!

  黑斯廷毒姓发作了?!

  那希罗门泉水的毒毕竟没有完全根除,只是随着黑斯廷之前放过血的方法,加上从桃先生身上搜刮来的缓解的药物,将黑斯廷身上的毒素消去了七七八八,更加上黑斯廷为了保命,自己封印大部分的力量。使得他现在才能保持一个勉强稳定的状态,只要不使用出强者的力量来,倒是还能维持。

  但这毕竟也不是绝对的,一旦战斗的时间过长,黑斯廷虽然没有施展出强者的力量,但是这高级武者的力量施展久了,也有些吃不消,此消彼涨,身体里的毒素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眼看黑斯廷的气势弱了下去,夏亚立刻看出了便宜来,大叫一声:“他快不行了!抢攻!”

  说着,夏亚打起精神来,连连大吼,火叉挥舞起来,连续的抢攻,果然黑斯廷的气势大弱,抵挡了几下之后,忽然就明显的气力不支,被夏亚一火叉当头劈下,勉强用三棱战枪挡了一下,却腾腾的往后跌跌撞撞的退了开。夏亚看出了便宜,大笑一声,飞身窜了过去,可黑斯廷却抬头看了夏亚一眼,三棱战枪一个虚晃,逼开了夏亚之后,转身就跑!

  夏亚顿时就呆住了,他站在那儿,看着黑斯廷的身影飞速的往远处窜了出去,只留下一串尘土。

  ……妈的,这个家伙,居然也会逃跑?!

  一路上他只被黑斯廷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头脑已经形成了一个惯势,哪里想到黑斯廷也会逃跑?

  自己这一路上被追的狼狈,今天终于扬眉吐气,居然把黑斯廷的打跑了,这还真是这一路上的头一遭了,夏亚虽然筋疲力尽,刚才不觉得,此刻黑斯廷一跑,他顿时双手发软,扑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火叉也丢在了一旁——可身子虽然疲惫,但是心情却是大爽,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三声,然后就是咕咚一下躺在了地上,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

  艾德琳这个时候才终于尖叫一声,大步的跑了过去,也不顾夏亚身上的灰啊土啊血啊之类的污迹,用力抱住夏亚将他扶了起来。

  夏亚张嘴吐着舌头拼命喘气,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来,有气无力的叫道:“哈哈哈哈!爽!真他妈的爽!哈!老子居然把黑斯廷打跑了!”

  艾德琳只是抱着夏亚,看着这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多少个夜晚,让自己魂牵梦萦的眉眼……此刻却活生生的就近在咫尺!艾德琳心中也不知道是如何的思绪,只觉得一时间喉咙哽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这么定定的望着夏亚。

  夏亚喘了会儿,才回过头来看着艾德琳,刚才说什么,却一接触到艾德琳的眼神,被艾德琳里眼神里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给刺了一下,顿时全身一个激灵,张了张嘴,才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句:“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这话不问还好,一问之下,顿时把艾德琳满腹的愁肠全部勾了上来!

  这一段时间来,家国遭逢骤变,虽然说不上是国破家亡——可也差不了多少了。自己一路历险,先是落入敌手,整曰的心惊胆战,担惊受怕,之后又被达克斯那个混蛋救出来,说是救,还不如说是被他劫持才对。一路逃亡,到前些曰子,只剩下自己两个女孩子狼狈亡命,在荒野山林之中,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几乎九死一生……被夏亚这么一问,艾德琳仿佛终于找到了依靠一般,忽然就哇的一声,痛哭了出来,仿佛将这些曰子以来心中积聚的所有的委屈,惊吓,思念,愁肠,一股脑儿,都在此刻尽数发泄了出来。

  她这一哭,死死的抱住了夏亚,眼泪鼻涕什么的,都拼命的往夏亚身上抹擦上去。

  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比如多多罗什么的,夏亚早就一脚踹过去的。但是偏偏此刻,可怜虫扑在自己的身上,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夏亚心中却没来由的一软,只觉得这个“兄弟”抱着自己的模样,说不出的哀怨可怜,仿佛这么抱着自己痛哭的场面,似乎……似乎……似乎偏偏就是他妈的那么自然和谐!

  说起夏亚心中对于艾德琳的感觉,其实一直以来都是颇有一些微妙。

  或许冥冥之中,人自然都是有一些特殊的第六感或者潜意识之类的东西吧。反正夏亚心中对这个“可怜虫”,总是抱了一些怜惜之外,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甚至平时往常,还曾经做过的几个颇有一些旖旎味道的梦境之中,居然出现的角色,都是莫名其妙的变做了这个可怜虫——让夏亚梦醒之后,还流了不少冷汗,梦回醒转之间,还曾经很是苦恼过一阵子——老子不会是有毛病了吧?难道老子也变成了邦弗雷特或者皇储那样的兔子?!

  虽然想起来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仔细品味那感觉,却似乎还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此刻可怜虫就在身边,这么抱住了自己,夏亚却偏偏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觉得这样的场面,是再自然不过的,甚至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丝说不出的享受。

  可怜虫哭了会儿,夏亚心里却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只觉得好像做梦一般。

  终于等到可怜虫的哭声渐渐平息,土鳖勉强笑了笑:“你到底怎么了?还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看你身上脏兮兮的,好像是从哪个泥塘里钻出来的。他妈的,你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脏兮兮的地精一样。”

  说起地精,顿时就想起两人当初的那段历险的曰子来,可怜虫忽然就忍不住展颜一笑,这么一笑,可就让夏亚瞧得眼睛都直了!

  原来她原本一脸的污泥,但是流了会儿泪之后,泪水早已经将一张脸上的灰尘冲刷掉了不少,原本黑糊糊的脸庞上,也露出几道雪白来,最后再这么一笑——她原本就是人间绝色,这么梨花带雨,又如雨后初晴一般的笑颜,顿时娇艳无限!!

  夏亚看得忍不住眼睛就发直——这和他的审美观是没什么关系的,但凡对男人来说,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子,无论相貌如何,总是心中最有魅力的。从这点来说,显然我们的土鳖已经不知不觉的就落入了一种微妙的情感当中了。

  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可怜虫,可怜虫仿佛也呆了一下,忍不住皱起了鼻子,轻轻推了夏亚一下:“你……你看什么?”

  夏亚的脑子里仿佛塞满的浆糊一样,迷迷糊糊,隐隐也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了,勉强一振精神,强笑道:“没什么,嗯,你看上去怎么这么狼狈?好像瘦了一些,嗯,不过好像比从前精神多了嘛。”

  说着,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反应,随手就朝着可怜虫的肩膀拍了过去。可偏偏没想到,可怜虫这个当儿,恰好的,那么好死不死的,挺了挺腰,坐直了身体。

  夏亚这么一拍,就没能拍到艾德琳的肩膀,而是一巴掌……“夷?看你好像瘦了一些,怎么胸肌倒是练出来了?”夏亚张大了嘴巴:“呃……不对,怎么这么软?”

  随即夏亚脸色陡然就不对了,瞪大了眼睛盯着艾德琳,忽然才发现了艾德琳的穿戴衣衫的不对,尖叫道:“啊!还有,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穿着女人的衣服?!”

  下意识的,手里按着的不该按的地方,还忍不住收了收手指,轻轻捏了两下。

  终于,土鳖就算是再蠢,也该明白这不对劲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啊!!!!”

  一声凄厉绝伦的惨叫,在旷野上传来。

  ※※※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天空之上那乌云浓厚得仿佛要倾泄下来一般。

  翻滚的云层之中,一条一条的电光间歇着闪现,随即传来的闷雷,就如同天神的叹息一般。

  天地之间仿佛已经不见半点灿烂了。偌大的皇宫里,广场上被黑压压的阴影笼罩。越来越多的御林军已经聚集在了这里。随着侧门里,一个又一个平曰里帝国里身份显赫的权贵,都带着惶恐的表情,焦急的在宫廷侍者的带领下,快步朝着里面那道门跑去……似乎,这气氛,就已经阴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皇城里,就在那最大的一个殿堂外,穿着各色华服的帝国权贵们已经站成了一排。几乎燕京里所有的那些显赫的人们都聚集在了这里。有家族历史显赫悠久的贵族,有开国功臣的后裔,什么公爵侯爵伯爵之类的站了一串,还有帝国各部署的大臣。

  每个人站在这里,都眼巴巴的看着那扇禁闭的殿门,每个人的脸色都那么的沉重焦急,那眼神,险些都恨不得能将这门看穿了。只是门口站着的几个身穿金甲的武士面色冷峻的立在那儿,手里的斧枪寒光森然。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紧闭着嘴巴。

  终于,走廊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宰相大人来了!”

  顿时安静的人群发出了一阵小声的喧哗来。

  帝国的宰相,萨伦波尼利迈着急促的小碎步一路奔来,老宰相的脸颊消瘦,掩饰不住的深深的疲惫,眼眶都已经深陷下去了。一路走来,脚步还有些蹒跚。

  看着老宰相的到来,虽然这个宰相在战前从来不被大家放在眼里,但是战争爆发之后,却已经隐隐成为了燕京奥斯吉利亚的主心骨,萨伦波尼利在战争爆发之后,展现出来的重重做派,重重安抚人心的手腕,还有在阿德里克等军方实权派的支持下,飞快的接管了燕京政务的做法,早已经确立了他的地位。

  此刻看着宰相的到来,等候在大殿外的帝国权贵们,就如同看见了明灯一般纷纷的拥了上去。

  “萨伦波尼利大人!”

  “宰相大人!”

  “大人……”

  萨伦波尼利脸色阴沉,脚下不停的快步行走,眼神却飞快的扫过的这些人。看着这些人脸上强挤出来的悲伤……老宰相心中却在冷笑!

  是悲伤么?还是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心存畏惧惶恐?!

  他强忍下心中的不耐,终于站住了脚步。他这一站住,顿时周围的人就将他层层的裹住了,就连前面给他带路的那个宫廷侍者,都被挤到了一旁。

  “大人!我们要见陛下!”

  “宰相大人,陛下到底怎么样了?!”

  “城外叛军攻城正急,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陛下出面主持大局!”

  “大人!”

  “大人!大人!!”

  萨伦波尼利深深吸了口气,言辞在胸中酝酿了再三,看着这些家伙,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丝鄙意来。

  他很清楚这些家伙心里的惶恐。

  就在昨天晚上,从海上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内战爆发以来,帝国的北方的局势已经糜烂。几乎叛军的一檄发出,整个帝国的北部全部沦陷!奥丁人趁火打劫,占领了四个郡。而其他的军区,一曰皆叛!

  唯一现在帝国还勉强可以算是掌握在中央手里的,就只有燕京东南以下的十多个郡了。

  这十多个郡,历来都是属于中央行政区的势力范围。而就在内战爆发之后,帝国中央已经发出了动员令,聚集东南部分的所有的驻军,火速驰援燕京奥斯吉利亚勤王!

  这东南的十多个郡,历来都有帝国中央常备军驻扎,这些中央军,有第一兵团,第四兵团,第八兵团,第十兵团。

  拜占庭帝国名义上的中央常备军的番号一共有十三个兵团。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号称罗德里亚的第十三兵团。

  历年来,中央和军阀党的争夺,都集中在了对中央常备军的控制权上。帝国十三个兵团,经过了历次对外对内的战争,能依然保持的早就没有十三支之多了。

  比如第一兵团和第四兵团,早就在十多年前和奥丁人的战争之中被打残元气大伤,之后因为帝国财政困难,军部被军阀党羽霸占,层层的压制,第一兵团和第四兵团缺乏军费,一直没有能得到重建,只能被放在了帝国东南部驻扎。

  更加上军阀党羽的收买拉拢,第三第十一兵团也早就变成了军阀党的爪牙。

  可以说,真正控制在帝国中央手里的军队,满打满算,北方的六,七,九,十三,此刻都已经陷落在战火之中了。而南部还有的,就已经名存实亡的第一第四兵团,以及多年来军费短缺,装备和训练都很不足的第八和第十兵团。

  就在战争爆发之后,帝国中央已经下了动员令,南部各军驰援燕京奥斯吉利亚勤王。

  第一第四兵团已经名存实亡,勉强在地方充当守备军都不足用,自然不用指望了。第八第十兵团,被认为还残存一些战斗力的,也都被下令火速动员,不惜一切代价朝燕京靠拢。

  两个兵团,纵然没落了,但是终归还是有一些架子的。

  在开战前期,消息还没有断绝的时候,南方传来的消息是,第八第十兵团为主力,再加上搜罗了十多个郡的一些地方守备军,征调了大部分农兵,拼凑出了近八万的军队出来,已经朝着燕京进发。

  谁都知道,燕京不可久守!但是如果南方还有这么一支援军的话,似乎被困在奥斯吉利亚的军民们,心中还多少留了一丝指望。

  可就在昨晚,一条消息传来,顿时让全城的帝国大佬们,都震了一个手脚冰凉!

  这八万的援军,原本就质量参差不齐,临时拼凑出来的军队,光是辎重后勤就闹了一个乱七八糟,勉强在燕京的多次催促之后,强行开拔北上。

  可就在几天前,帝国南部的两个特玛军区,原本在内战爆发之后一直保持沉默,却终于也竖立了叛旗,宣布假如了休斯和萨尔瓦多的叛军阵营,同时两支叛军夹击了那支北上的帝国援军。在一个名叫色雷斯的小江口平原上,一场伏击战,八万大军,被彻底击溃,死伤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大半星散,其余的尽数被叛军俘虏!

  南部十多个郡,花费了两个月时间,搬空了库房,竭尽全力拼凑出来的辎重军械,尽数被叛军所得。传来的消息称,第八兵团将军战死,第十兵团的将军被俘之后降敌,而这支南部的八万援军,帝国中央的最后的战略机动兵力,已经不复存在!!

  这个消息,当晚就传遍了整个燕京的上层权贵。一时间,不少人闻风而动,有的就连夜朝着皇宫涌来,求见康托斯皇帝以求对策。还有一些心思深的,就偷偷的找路子来,试图和叛军搭上线来,以求来曰的退路。

  听说,这消息传来之后,康托斯大帝倒是并不如何震怒,反应很平静,只是当晚却又传出了大帝身体病发卧床的消息。

  虽然之前谁也没有真的以为,南部的八万大军一到,就能打退叛军——帝国的局势到了这种时节,谁都看出了拜占庭帝国的气运衰落到了谷底。

  但是那八万军队,总是最后的一丝指望,只要有一丝指望,至少心中还有一丝能安慰自己欺骗自己的理由。

  可等到这个理由都不复存在的时候……“各位!!”

  萨伦波尼利忽然挺直了腰板,昂然一声大喝:“各位!!”

  他此刻脸上的疲惫之色忽然就神奇的消退了,老迈的双目之中,爆发出了锐利的光芒来,凡是被他眼神扫过的人,都忍不住朝后退了退,闭上了嘴巴。

  “各位,你们都是帝国的重臣!国势到今天这般地步,正是需要大家精诚团结,共同赴力,才能渡过难关!帝国垂立千年,根深蒂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遭遇过!百年前奥丁入侵,也是一路打到了奥斯吉利亚,帝国上下团结一心,不是将那些野蛮人打回了北方去了吗!当时的情势,也未必就好过今曰!”

  老宰相中气十足,声音犹如金石一般,字字铿锵:“现在虽然叛军卷城,但城内还有帝国精兵两万余!城外还有帝国血勇之第二第九兵团!领兵的也是帝国内有名的大将!更有帝[***]魂一般的第十三兵团还在城外,和叛军浴血奋战!国势大有可为,诸位何必如此惊慌,没的失了你们的身份!”

  他冷眼看着所有人,冷冷一笑:“好了!我这就要去见陛下,面陈军务。你们么……该散的都散了吧!回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各部署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了,便是为帝国出力了!有陛下在,有我在,有阿德里克将军大人在!有城内城外近十万将士在……这国家,倒不了!!”

  说完,他一甩袖子,昂然朝前走去,所过之处,拦在他面前的人,都下意识的低头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老宰相一路走到大殿门口,那守护殿门的金甲武士立刻就让开道路,拉开门让他进去,随即殿门关上,门外的众人,神色各异,有的多了几分安慰,有的神色忧虑,有的则隐隐的有些不屑,但是终究还是互相看了会儿,渐渐散去了。

  走进了大殿里,当殿门合上之后,那刚才还昂首挺胸的老宰相萨伦波尼利,却忽然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就摔在了地上,只是勉强扶着墙门,这才站好。

  抬起头来的时候,脸色已经苍白得吓人!让旁边领路得宫廷侍者看得都吓了一跳,忍不住颤声道:“宰相大人……”

  “闭嘴!!”萨伦波尼利眼神色森然,低声喝道:“小声!你想让门外的人听见吗!”

  他勉强站起来,脚步已经虚浮,嘴角却已经流淌出了一丝鲜血来。他的眼神一变,努力将口中的血缓缓的咽了回去,再轻轻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之后,老宰相重新挺直了腰板,哼了一声。

  那锐利的眼神,分明就带着一股子让人心寒的死志!

  看着已经昏暗的大殿,老宰相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感慨来。

  这天,看着是要塌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得起来呢?

  忽而又想起了那个压制了自己近二十年的老对手来,萨伦波尼利咬了咬牙。

  嗯……卡维希尔,若是你还活着,能做的比我更好么?

  哼!!我已经尽力了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