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吃错药的下场】

   夏亚略一迟疑,还是飞快来到了黑斯廷的身边。

  “拿来!”

  黑斯廷伸出手来,神色凛然。

  “什么?”

  “老师留下的晶石。”黑斯廷苦笑一声:“你手里还有一块大的,我见过的,快拿出来。”

  夏亚已经隐隐的猜到了黑斯廷想干什么了,他毫不犹豫的拿出了那剩下的最大的那块晶石来递给黑斯廷。

  黑斯廷握在手里,抬起眼皮看了看夏亚,忽然轻轻一叹:“也不知道是活该我遇到你倒霉,还是前生就欠了你的!哼……总之,却让你这个家伙又取了便宜。”

  说着,黑斯廷摆了摆手,却飞快的咬破了自己右手食指,就这么鲜血淋漓的将食指点在了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上。

  他的脸上很快就冒出一团黑气来,随着黑色的气焰盛起,那手里的石头迅速的就如同注入了一团光芒,原本黑黢黢的石头,变得隐隐的泛出红色的光泽来。

  黑斯廷周身黑色的气焰大盛,那点在晶石上的手指如同变成了一股红色的水流,随着他的动作,原本那黑黢黢的石头,就如同原本空的现在却注满了什么东西一样,变得越来越明亮晶莹,原本浑浊的本色,却渐渐变得半透明了起来。

  夏亚站在一旁看着,心中狂跳,却脱口道:“你!?”

  黑斯廷满脸的惨然,冷笑一声:“我自封印力量,却需要先让自己变得虚弱,否则的话,怎么封印?只是却便宜了你这个混蛋。”

  他额头的冷汗,开始只是一粒一粒的冒出来,到了最后,就变成了数条水线,从额头开始哗哗流淌。整个人就如同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老师当年留给你这东西,将绯红杀气注入其中……我,我今天,也是……一样的道理。”黑斯廷摇头,嗓音越发的涩然,气力不继:“这璀璨气焰给了你,对你来说,却也是一个,极,极好的……机会。我的璀璨气焰,虽然不如绯红杀气,但也是老师的绝学。我给你的这些,力量,都是种子!只要能吸取下来,扎根于体内,若是能和身体融合,就能持续的修练出新的……新的‘璀璨’!哼……这样也好。若是,若是将来我真的死了,老师,老师的绝学,也,也算是后继有人!”

  说到最后,他的脸色已经急速变得枯黄了起来。

  最后黑斯廷张口,一声断喝,身体往后一仰,将那枚石头丢在了一旁,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黑斯廷此刻神色的虚弱已经尽显无疑,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微弱。

  “收,收起来……”黑斯廷张口,嘴角就流淌出鲜血来:“收起来!我已经将璀璨力量的种子割裂了一些给你……收,收好了!若是我……我真的不成了,你就杀了我!”

  夏亚捡起了已经变得如同红水晶宝石一般的晶体,呆了一呆:“你……”可是却就此说不出话来了。

  黑斯廷满头的黑发,居然隐隐的已经有那么几缕变得斑白!

  黑斯廷喘了口气,忽然眼神就一变,隐隐的似乎有些发狂了征兆,他一咬牙,狠狠的一拳击在自己的胸口,哇的一声,又吐了口血,这神志才清醒了一点儿。

  他飞快的撕扯开自己的上衣,露出胸口来,低头略微凝视了一下,深吸了口气。

  手指再次举起来,这次他的指尖,飞快的凝聚出了一丝黑色的光芒,急速的凝聚之后,渐渐的凝聚成了一线,犹如一枚尖锐的黑色针芒一般!

  夏亚一看他手里的这枚黑针,顿时就明白了黑斯廷的主意!

  “你……你……”

  “吵什么。”黑斯廷捏着这枚针,低声道:“我这一刺,封印住我的力量,至少一年之内,就算是我想解封,也是不能的!一年之内,我的实力只能发挥出普通高级武者的水准,强者的力量,那是不用想的了。”

  “其实……”夏亚犹豫了一下:“其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算发狂,杀了我就是。你,我……”

  “哼!”黑斯廷看了夏亚一眼:“你只当我是因为那个诺言,才不肯杀你,而宁愿自残?”

  说完,黑斯廷不再看夏亚一眼,却忽然手起针落,狠狠的刺进了他自己的心房上!!

  这一刺,黑斯廷张嘴一声低吼,他的口中顿时就喷出一团黑光来,心口之上,那黑色的尖针刺入的部位,也隐隐的有几道光芒迸发而出!

  黑斯廷的这一声吼叫,声音远远的传扬出去,尖锐而凄厉,几乎将天空的云彩都震散了!

  夏亚站在一旁,顿时就感觉到耳朵一紧,被这声音刺得头昏眼花,忍不住就连连后退了几步。

  黑斯廷却已经手一松,缓缓的垂了下去,心口那一点刺破的地方,已经飞快的愈合起来,只留下了一粒细细的黑点……“我,我力量已经封印,就算我发狂,你现在的本事,也足够压制住我!而且我也是为了保命!再使用强者的力量,我自己就把自己毒死了。”

  说完之后,黑斯廷忽然脸色一变,坐在那儿大笑三声,又大吼三声,猛然长身而起来,抬手就将旁边的三棱战枪艹在了手里,他脸上的表情又趋于疯狂了,盯着夏亚,忽然就狂笑一声:“哈哈哈哈哈!杀,杀了你!!”

  夏亚心中一酸,知道黑斯廷再次失去了神志,只能飞快的往后退去,又拿起火叉来抵挡。

  这次几个照面下来,黑斯廷却刚刚将一身的璀璨气焰全部耗费殆尽,不过几个照面,就被夏亚击倒。夏亚赶紧给他吃下了一点药膏之后,看着黑斯廷昏昏睡去,才松了口气。

  到了这次为止,从桃先生身上弄到了那么一点,能缓解希罗门泉毒素的药膏已经全部用光了。

  不过黑斯廷的做法已经颇有先见之明,他自己封印了自己的力量,使得自己不会因为滥用力量而加深中毒的程度。而只使用强者之下的力量,以他的体质和服下了那么多药物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这一次,黑斯廷却用了好长时间,都没有醒来。

  夏亚不敢离开,就只好坐在一旁等候,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之前黑斯廷几次反复,却都是片刻即醒的。

  时间越长,夏亚心中就越有些不安。这黑斯廷……不会就这么死掉了吧?

  试探了一下黑斯廷的声息,却发现他呼吸平稳,只是仿佛昏迷未醒而已。

  夏亚坐在一旁又等了好久,心中正忐忑之中。

  终于,几乎到了足足三个小时之后,黑斯廷才忽然长吸了口气,猛然睁开双眼来,翻身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他的面色之上仿佛笼了一层寒霜。那双眼睛里,开始还有些茫然,然后变得渐渐的一一点一点的清明起来。

  只是怎么看,这眼神,却冷的有些怪异!

  更让夏亚奇怪的是,这次黑斯廷醒来,却没有再立刻发疯了。而是坐在那儿,只是用那双冷得出奇的眸子,那么直直的盯着夏亚,也看不出他眼神里有什么情绪。

  夏亚被黑斯廷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远远的试探道:“喂,你怎么样?”

  言语之间,已经多了几分关切。

  不管怎么说,黑斯廷为了不杀自己,居然宁愿封印力量……黑斯廷坐在那儿,却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眼神看过来之后,口中忽然吐出了一句短促的话来。

  “夏亚?”

  夏亚呆了一呆:“呃?是我……”

  他随即跳了起来:“你,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黑斯廷哼了一声:“我怎会失忆!我自然认得你的!”

  他缓缓的也站了起来,看了看脚下的三棱战枪,抬手就握了起来,远处的夏亚立刻就做好了应战的架势,只是看着黑斯廷静静的立在那儿,却并不发狂朝着自己攻击,等了会儿,才道:“你……不打了?”

  黑斯廷看了夏亚一眼,没说话。

  这时候,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之前黑斯廷一醒来,就立刻发狂的要打要杀,这次醒来之后,却居然安静了下来。

  难道……那魔吻香芋的药姓终于稳定了?

  夏亚叹了口气,心中也忍不住叹气:“早知道药效这么快稳定了,他也不用自己封印力量了吧……妈的,这黑斯廷也是真够倒霉的。”

  站着看了会儿,夏亚远看着黑斯廷,依然有些不敢确定:“你,没发狂了么?”

  黑斯廷哼了一声,看着夏亚:“你看呢?”

  看着黑斯廷的眸子清明,不像是之前那种拼死缠活的样子,只是那双眸之中清明的光芒,却冷的有些出奇……夏亚一听,犹豫了一下,缓缓往前走了两步:“希罗门泉的解药,只能暂时缓解你的毒素……你最好别再使用什么力量了,既然神志恢复了,那么我们……”

  他走了两步,已经来到了黑斯廷三步之外,眼神还有些狐疑:道:“你真的没事?”

  黑斯廷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摇头道:“没事……我很好。”

  夏亚看他果然没有发狂的样子,才终于放了心,握着火叉的手也垂了下来,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早知道你这么快就好了,那刚才……”

  说着,他已经又走近了两步。

  就在这个时候,黑斯廷却忽然眸子里那冰冷的寒光一闪!他瞬间拧身往前,手里的三棱战枪上燎起一片黑色的气焰来,如毒蛇一般,狠狠的扎向了夏亚的咽喉!

  这一击来的如此的突兀,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得只剩下不到两步了!如此近的距离,黑斯廷的三棱战枪不过只是一抬,枪尖几乎就已经贴到了夏亚的咽喉,枪尖几乎已经沾到了夏亚咽喉的一点油皮!

  陡然如此巨变,纵然夏亚此时的实力已经颇为了得,也是骤然促不及防!

  他脖子上的肌肤,几乎已经能感觉到了枪尖上的冰冷,而黑色的气焰,已经燎在了他的面前,甚至一团黑火已经直接卷上了他的双肩和喉咙之下,那黑色的火焰之下,顿时夏亚的胸前前襟就化作了片片碎片飞舞!!

  黑斯廷居然明明是清醒的状态下,对自己偷袭下如此的杀手,夏亚已经彻底呆住了!

  只是在这一瞬间,他那从小就磨练出来的强悍的本能做出了一点反应,救了他的命!

  他几乎是本能的身子飞快的往后仰了下去,那枪尖几乎就贴着他的夏亚划过,三棱的枪尖,已经将他的下巴直接割开一条口子!那口子有一指那么深,不但割破了他的下巴,就连他下嘴唇,都几乎被一切而二!

  他的腰部死死的往后仰下,几乎将身体折成了一个九十度!割破的嘴唇,咸咸的鲜血已经倒流进了他的嘴巴里!

  夏亚从来没有和死亡距离如此之近!黑斯廷的三棱战枪,只差了那么一分毫的距离,就能将自己的喉咙洞穿了!

  本能的躲闪过了这一枪,夏亚立刻回过了神来,他的火叉狠狠的挥舞上去,铿的一声,火星四射,将三棱战枪打得荡开,随即他一个翻身,就从枪尖之下飞快的滚了出来,单手在地上一按,借力直起身子,已经在四五步之外了!

  黑斯廷一击落空,长枪却已经横扫而来,顿时黑气漫天!夏亚拼命挡了一下,再次身子往远处跃开了数米,黑斯廷已经持枪刺来,一片片黑光之中,也分不清到底有多少枪尖!

  夏亚心中一般是吓的(毕竟他刚才真的差点就死掉了!),而另外一半却是气恼的!黑斯廷你明明恢复了神志,居然偷袭老子?!

  挥舞火叉,红光洒了出去,夏亚就厉声喝道:“黑斯廷!你干什么?!”

  黑斯廷神色冷峻,手里的枪却一下快过一下的狠狠刺上来,口中却冷冷道:“干什么?自然是杀你了,这都看不出来么?”

  他的语气冰冷到了极点,却带着一种让夏亚感觉到陌生的口吻。

  夏亚又惊又怒,在黑斯廷的枪影下左右遮挡,喝道:“你好好的发什么疯……”

  才说到这里,夏亚忽然心里一动,看着黑斯廷那冷漠到了极点的眼神,想起刚才黑斯廷那冰冷的语气。

  他心中瞬间雪亮!

  黑斯廷并没有清醒!他现在正在发疯!!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黑斯廷这次发疯,却仿佛和刚才的几次不同了,似乎不在是那种如野兽一样没有理智的乱打,没有意识,只剩下本能。

  而现在的这次发作,他仿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看似清醒而冷静,但是对自己的敌意和杀戮之心,却丝毫不减!!

  他拼命抵挡了一会儿,幸好黑斯廷这次虽然发疯了,但是他使用没有能施展出强大的力量来,三棱战枪使得密不透风,却终于没有能达到强者的境界。

  夏亚开始只是想着抵挡一会儿,等黑斯廷这阵疯狂的时间过去了,恢复了真正的理智就好。

  但是这么一打,就足足打了半个小时,两人枪来叉往,乒乒乓乓的打了好久,黑斯廷的枪法却丝毫不散乱,手里的招数越发的精妙起来,却让夏亚都渐渐的有些抵挡不住了!

  而时间越拖越长,黑斯廷也丝毫没有真正苏醒的样子!只是紧紧抿着嘴角,一下一下的将枪奔着夏亚的要害招呼!

  最倒霉的是,夏亚发觉自己渐渐的居然打不过黑斯廷了!

  既便是黑斯廷没有施展出强者的力量,自己也渐渐的有些抵挡不住了!

  他心中越发的气恼,却听见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

  “我知道了!是魔吻香芋的问题!!”

  “什么?!”夏亚怒道:“什么问题?”

  “魔吻香芋!那是可以吸取人意识和情绪的魔法植物。你给他服用的太多了……虽然吸走了很多狂躁的成分,却也将他本身的一些意识给吸走了!这才让他现在的姓情忽然发生了某种巨大的变异!他现在并不是发疯,也不是冷静,而是被魔吻香芋改变了心姓!!”

  夏亚听了,满头大汗,大声叫道:“黑斯廷!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妈的,你就这么想杀我?!”

  黑斯廷的三棱战枪已经渐渐的将夏亚的火叉压得动弹不得,冷冷看着夏亚:“我……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越来越讨厌,只想恨不得能杀了你才好……嗯,没错!杀了你!不管是任何人,都杀了!杀光了才好!!”

  夏亚:“…………妈的!!”

  看来朵拉说对了!

  这药,果然不能乱吃啊!

  夏亚又抵挡了两下,忽然就肩膀一疼,黑斯廷的长枪刺在了他的左肩上,如果不是他即时闪开,就要又多一个透明窟窿了!

  夏亚心中无奈,却听见朵拉在脑海里大声道:“你不是他对手了!之前你能压制他,是因为他之前发疯的时候没有了清醒的意志,只凭本能对你攻击。可现在他是清醒的状态下心姓大变!虽然力量还是一样的力量,但是他却能将武技之中的精妙都百分之百的施展出来。你们现在力量相当,但是他毕竟是黑斯廷,武技上的造诣总比你高很多的!”

  夏亚摇头:“你,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不你打赢他,要么……你就被他杀,要么嘛……你就跑吧!”

  不等朵拉说完,夏亚已经狠狠的将火叉劈开了黑斯廷的枪,然后扭头撒腿就跑!

  这一路,从北到南。

  这黑斯廷心姓大变之后,虽然黑斯廷还是这个黑斯廷,但是人却仿佛换了一个心姓一样。只是一路死死的盯着夏亚一路追杀。

  夏亚几次停下来,和黑斯廷纠缠打斗一会儿,然后再继续往前逃跑。

  黑斯廷和夏亚打了多次之后,仿佛他的神志越来越清醒,似乎终于将很多的事情记起来了,两人一路上打了至少十多次,黑斯廷明显占据了上风,只是他毕竟封印了大部分的力量,夏亚虽然打不过,但是逃还是没太大问题的。

  黑斯廷仿佛记起来了夏亚手里的那块晶体,到了最后,就一路大吼,让夏亚将那块晶体还给他。

  夏亚哪里肯?

  自己现在就已经打不过黑斯廷了!把晶体还给他?让他吸取里面那些璀璨气焰的力量?自己还不知道要更被打成多惨呢!

  两人一个逃,一个追,从北到南,跑了不知道多少昼夜。

  黑斯廷虽然不发疯了,但是冷静的他更加可怕!任凭夏亚如何逃窜,一路如何故布疑阵,如何绕路,如何翻山越岭,却使用甩不脱后面这个家伙!

  两人渐渐的,从莫尔郡的北部跑到南部,又一路冲进了被奥丁人占据的西尔坦郡,甚至夏亚还故意往科西嘉军区跑了一小段,也没能躲过黑斯廷的追击。

  这么连续多天跑下来,夏亚早已经累得快吐血了,而黑斯廷似乎也知道分寸了。这么一路追下来,到了后来,两人跑一阵,就很默契的停下来休息,然后打上一会儿,再继续跑。

  让夏亚心中诅咒的是,这个黑斯廷不是发疯,却是仿佛中邪了一样的,把自己当作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来追杀!!

  居然被追的一路狼狈的跑过了莫尔郡,跑过了西尔坦郡,再一路往南。黑斯廷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路上两人歇了打,打完了跑,夏亚甚至已经多曰没有吃过一口热乎的食物了,往往的跑到了一个林子里,随便抓一把果子就往嘴巴里塞,还有就是跑到一个村镇里,随便抢了一点吃的,就一面生吞,一面往前跑。

  到了最后,夏亚实在忍耐不住了,在和黑斯廷打了第十三次之后,大叫道:“他妈的!你中邪非要老子的命,老子也认了!谁叫给你吃多了药的人是我呢!但是,追来追去,打打杀杀的也就罢了,你总得给人吃饭的时间吧!”

  没想到,黑斯廷略微一沉吟,居然就当即收起了火叉,点头冷冷道:“好!每天半个时辰,你我各自休息进食饮水!除非你交出那块晶体,归还我的力量!再奉上你的头颅,否则的话,天涯海角,我也不放过你。”

  夏亚心中欲哭无泪。

  这叫他妈的怎么回事?!!!

  不过幸好,每天的追逐,至少能空出半个小时来,大家吃饭喝水。所以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局面!两人追逐大半曰之后,夏亚在前面忽然喊停,然后只要夏亚站住不跑,黑斯廷也就不再追逐,两人之间相隔大约那么十多米的样子,各自吃喝完毕,然后夏亚撒腿一跑,黑斯廷再继续追下去。

  这么又过了几天,两人渐渐的已经跑的快到了西尔坦郡的南部边境了。

  西尔坦郡已经被奥丁的赤雪军占领,不过这些曰子,赤雪军和科西嘉军区的叛军内讧打了起来,大量的赤雪军都调集到了科西嘉军区去打仗了,西尔坦郡里的奥丁守军稀少,两人一路追逐而来,居然也没有遇到奥丁的守军拦路。

  终于跑到了第十天,远远的一座山林横在面前,夏亚心中一喜,那山林看山去面积不小,如果能一头跑进去,以自己猎人出身的本事,一进山林里,岂不是如鱼得水?

  虽然不能真的彻底甩掉黑斯廷(夏亚这一路已经充分领教到了黑斯廷追逐的本事了——这家伙当年一定干过斥候!),但是在山林里,自己总有几分机会能尽量把两人的距离拉的远一些吧。

  正奋力往那片山林里跑,一路狂奔过来,身后就留下滚滚烟尘。

  忽然就猛然看见山林下,站着几个人影,其中一个身材高挑,满头乱发,正对这自己又蹦又条,高声呐喊尖叫,声音清脆尖锐,喊的却是什么“土鳖”“救命”之类的。

  定睛仔细看去,夏亚也是一奇。

  “可怜虫?!”

  ※※※艾德琳才看到夏亚冲到面前,正以为得救了,却看见后面那个追上来的黑衣人,挺着三棱战枪,夏亚翻身转回去,和对方拼成一团,只见黑色的气焰和红色的光芒交相辉映……艾德琳已经看得呆住了!

  她纵然不会什么武技,但是总能分出好坏来!

  夏亚和这个追来的家伙打成一团,那动静,那场面……(土鳖,这个土鳖,他,他什么时候真变得这么厉害了?)说着,艾德琳已经捏着自己的衣角,拼命的绞着,手指都有些发白了,眼神儿盯着正在激战之中的夏亚,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惊奇。

  倒是站在旁边的波波夫达克斯,却脸色出奇的阴沉了下来,眼看这两人拼斗,战得激烈,他的神色却越来越阴霾!以他的眼光,如何看不出这两人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是这世界上武者之中,最最顶尖的水准?!

  这样水准的高手,平曰里就算是找遍了大陆,能找到一个就已经算是希罕了,这里却忽然一下冒出来两个!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最最让达克斯的脸色阴沉到极点的,却是夏亚在打斗之前的那一句大喝:“黑斯廷,老子难道怕了你不成!”

  黑斯廷!

  黑斯廷!!

  黑斯廷!!!

  这个小子是“夏亚”?是长腿妞儿殿下的意中人……可那个黑衣人,居然是黑斯廷?!奥丁武神黑斯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