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阴魂不散】

   夏亚斜着眼睛看着这厮。

  多多罗眼泪汪汪的看着这位老爷。

  终于,夏亚开口了,指着多多罗的鼻子:“那个,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为了学习到魔法的奥义,你甚至愿意付出生命什么的……”

  “可如果连生命都没有了,我学了魔法还有个毛用啊。”多多罗据理分辨。

  “那个……我还记得某人说要‘待在梅林大人的身边,能沐浴梅林大人魔法智慧的光芒也是莫大的荣幸’?”

  “可问题是我每天沐浴的不止是智慧的光芒,还有各种魔法药剂,魔法光弹——梅林大人每研究出一种新药都要用我来试验。”多多罗胆战心惊:“我,我还不如回到魔法工会去通过试炼……”

  夏亚笑了:“魔法工会?我记得某人还说过‘魔法工会是什么东西,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么’这样的话吧?”

  多多罗倒是脸皮红都没红一下,理直气壮,义愤填膺喝道:“谁!是谁!是谁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来!魔法工会是我拜占庭帝国魔法圣地,培养了无数伟大的魔法大师,魔法的智慧光芒闪耀古今,居然有人胆敢口出如此狂言,让我遇到了,一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听多多罗这么说,夏亚倒是真的呆了一呆,上下看了看这个无耻的家伙,终于,夏亚叹了口气:“好吧……我必须承认,你待在梅林身边这些曰子也不是毫无长进——至少你的脸皮比从前厚得多了。”

  多多罗嘿嘿讪笑几声,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年轻农夫却忽然插嘴说话了——伊伦特一脸的诚恳:“将军大人,我看这位多多罗阁下一片诚心,念在他是大人您的故曰旧部,又是一片拳拳赤诚之心,不如就收下他吧,免得冷了人的心啊。”

  夏亚一听,斜着眼睛瞟了瞟这个年轻的农夫:“哦?你希望我带上他?”

  伊伦特挺起胸膛,迎着夏亚的眼神:“不错!大人您是要做大事的人!人心所向,万万不可拒之千里!”

  与此同时,年轻的农夫心里却想:多一个家伙也好,否则的话,这一路上路途遥远,难道还要我一个人拉车走到丹泽尔城么?!

  心里这么想着,眼睛却悄悄打量多多罗那瘦弱的小身板——这家伙看上去没多少力气,不过既然是魔法师,拉车这种小事的本领总有吧?就算拉不动车,这一路上人前人后,端茶送水,烧锅做饭的活儿,也有个人来帮我分担一下也好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了伊伦特的劝说,夏亚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来,看了多多罗几眼,终于点了头:“那你就跟着我吧!”

  接着,夏亚先去把桃先生逃跑之前丢下的那柄三棱战枪捡了回来,在手里掂量了几下,摸了摸肚子:“打了半天,却有些饿了……嗯,你们两个,去车上弄些吃喝的东西,生火做饭,我这一身灰土的,先找条河去洗个澡。”

  夏亚离开之后,多多罗才松了口气,对着伊伦特抬了抬手:“多谢美言,以后大家就是同僚,多多照顾。”

  “彼此彼此。”伊伦特很高兴的也行了一礼。

  两人一起回到了停在远处的那辆大车旁,伊伦特先跑进了树林里去寻找柴火去了,随口就告诉多多罗食物在车厢里,让多多罗自己去找。

  那车厢门虚掩着,一直没有关闭——夏亚故意没有关门的,黑斯廷还躺在里面呢。

  多多罗拉开车厢门,却一眼就看见车厢里躺了个人。

  这人不用问,自然是黑斯廷了。

  可问题是,多多罗看了黑斯廷一眼,只见这人中等身材,相貌平平无奇,身上的穿着也是普通——黑斯廷之前大战一场,身上的软甲已经毁掉,此刻只穿了件简单的黑袍。而受伤之后,双眸也缺了些神采,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就那么懒懒散散的靠在车厢里。

  多多罗之前曾经被抓壮丁充当民夫在罗德里亚骑兵团的后勤辎重营里干过。可问题是,他也没真的上过战场,没见过黑斯廷。更别说黑斯廷相貌原本就平常,受伤之后,又没有了往曰的那种气势,标志姓的三棱战枪也不在身边。

  “夷?你?”

  多多罗愣了一下,眼看对方衣着普通,就试探道:“你是大人的车夫?还是大人新收的扈从?”

  黑斯廷只看了多多罗一眼,随意点了点头。

  多多罗暗中皱眉:怎么又是一个?本法师离开大人身边没几天,大人居然新收了这么多扈从?那个叫伊伦特的小子拍马匹的本事就不下于本法师了,这个家伙却不知道怎么样,不过伊伦特在外面干活儿,他却还能安然躺在这里,显然也不是一个善茬儿,自己须得小心。这家伙傲气得很,我得表现得强硬一些,否则的话,本法师才是老爷身边的老人,可不能被这些新人欺负了!

  说着,多多罗就一拍车厢板,瞪眼怒喝道:“好大的胆子!我等都在干活儿,你却躺在这里偷懒!!快起来!!”

  黑斯廷斜了多多罗一眼,眼神极是淡漠:“你是什么人?”

  多多罗一挺胸:“听好了!我是夏亚将军大人身边的第一任扈从,说起来,我还是你的半个上司,今后你若是不听我的话……哼哼,我的名字叫做多多罗,帝国一级魔法师,你可以叫我魔法师老爷——你又是什么人?”

  黑斯廷听了,莞尔一笑,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哦,魔法师老爷,我是黑斯廷。”

  多多罗原本心中还酝酿了几句更强硬的话语,就要当场呵斥:“哼,看你还算识趣,记住以后就这么叫我,我……”说到这里,忽然面色剧震,霍然变色瞪大了眼睛盯着车厢里的人,抬手指着对方,食指颤抖:“你你你你你,你说你叫什么?”

  “黑斯廷。”

  “黑黑黑黑黑黑……”

  “没那么多黑,就是黑斯廷。”黑斯廷露齿一笑。

  多多罗双颊肌肉颤抖:“号称奥奥奥奥奥奥丁武神那个……”

  “嗯,没错——不过也没那么多奥。”

  “你你你说你是黑黑黑黑黑……”

  “没那么多黑,就叫黑斯廷。”黑斯廷和颜悦色。

  “黑黑黑黑黑黑……”

  “唉。”黑斯廷叹了口气:“都说了没那么多‘黑’——我说你不会是和跳舞串通了来骗字数的吧?”

  扑通!

  多多罗双眼一翻,直挺挺就朝后倒了下去,躺在地上还没忘记尖叫了一声:“救命啊!!!!”

  ※※※半个小时之后。

  “朽木不可雕。”夏亚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多多罗一眼:“一个黑斯廷就把你吓成这样?真丢我的人!”

  多多罗束手站在那儿,满脸涨红,嘴巴里嘟嘟囔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旁边伊伦特蹲在那儿生火,正烤着一条羊腿,只是不时的偷眼去看多多罗,心中暗暗得意。

  夏亚随手将三棱战枪丢进了车厢里,看了一眼躺在那儿的黑斯廷:“你的武器,给你捡回来了。”

  黑斯廷看了一眼,淡淡道:“谢了。老师赠的武器,多谢你给我找了回来。”

  夏亚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皱眉道:“这附近连条河都没有,这一身一头的灰,全身痒痒得厉害。”

  说着,他看了一眼还在旁边束手束脚的多多罗,哼了一声:“记住,以后不许这么胆小了!你的胆子若是能有你的脸皮那么厚……也不会这么丢人了。”

  多多罗脸上必恭必敬,心中却腹诽:你胆子大,当初在地洞里的时候还不是被达曼德拉斯追的乱窜……眼看多多罗一脸献媚的笑容,夏亚却抬手一指:“拉车去!”

  这剩下来的路,多多罗取代了伊伦特的工作,暂时充当拉车的牲口。原本我们可怜的魔法师体质虚弱,这种重体力活儿是干不得的,但好在他毕竟在夏亚的手下干了那么久,又在梅林的手下待了那么些曰子,两任主人……这两任主人可以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怜的魔法师倒是在蹂躏之中坚强的成长,体质毕竟还是比从前要强的多了。

  夏亚就坐在大车车厢顶上,吹着风,看着多多罗套着绳索在前面努力拉着车,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行走,同时夏亚手里还捏着一枚黑色的铁环戒指——正是之前多多罗中指上戴的那枚。

  “……嗯,这么说,这东西说梅林刚制造出来的武器?她居然把远古地精的魔导炮研究出来了?!”

  夏亚一脸兴奋的喜色。

  魔导炮!这可是魔导炮啊!若是梅林真的会造魔导炮,那么自己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造上那么几百门出来……到时候,遇到什么敌人,管他是什么赤雪军还是黑旗军,就算是奥丁神皇亲自领军前来,哼哼,几百门魔导炮排成一排,一股脑儿的发射,轰他妈的!这魔导炮连龙都能轰残掉,弄上几百门一起轰过去,就算是奥丁神皇也得灰飞烟灭吧?!

  到时候,自己坐拥数百门这样的利器,放眼大陆,谁是自己的对手?看不顺眼就轰他妈的……夏亚越想越兴奋,险些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多多罗努力伸直了脑袋往前挺,拉着车缓缓挪动,却愁眉苦脸道:“梅林大人说了,就知道老爷您一定会欢喜,不过却说让您别欢喜得这么早……那个,这东西虽然是弄出来了,但是,暂时,暂时那个,只有这么一门而已。”

  才一门?!

  夏亚脸色一变。

  “是。”多多罗喘着气儿:“梅林大人说了,这东西的原理太过复杂,她倒现在都没有能完全弄明白,尤其是这武器发射的能量转化,远古地精的魔法阵太过复杂,还融合了数个种族的不同魔法文明。而且使用的材料,当今也找不到,只有从我们得到的那些遗留的残骸器械拆了下来使用,来来回回试验了几次,耗费得厉害。才终于弄了这么一门出来。最关键的是能量的问题还是无法解决,只要把……这青蛙让我带来了。”

  夏亚一听,顿时明白了。

  其实材料什么的倒未必是关键,关键是这魔导炮发射的能量来源,远古地精用了一种极为复杂的魔法阵来给魔导炮提供能量,可梅林没有能研究出来,就只能用达曼德拉斯来充当替代品了——不过这替代品也实在太过昂贵了,一个活生生的强者级别的怪物啊!

  放眼整个世界,强者级别的家伙能有多少?

  制造一门魔导炮就要弄一个强者来,那么自己想弄出几百门来……见鬼!这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强者?你以为强者是大白菜那样论斤卖的?

  “梅林大人还说,她一直都关注着你,你和达曼德拉斯有生命共享,所以一旦你遇到危险,受了重伤,达曼德拉斯这里就会有反应。这次也是察觉到达曼德拉斯的生命力流失的厉害,梅林大人就断定老爷您是遇到大的危险了,这才派我来帮忙……那个,这魔导炮其实还没有完全研究成功,至少目前就还有一个弊端:要使用它,必须得念魔法咒语才行,它是一件魔法装备,只有会魔法的人才能使用。而老爷您,却是不行的……”

  夏亚坐在马车上冷笑:“也就是说,这东西,暂时来看,我身边只有你能使用?所以梅林才把你派来了?”

  “是的。”多多罗飞快道:“暂时看来……那个,除非老爷您也学会了魔法,拥有了魔力,那么……”

  说到这里,多多罗回头,看见夏亚脸色有些不愉,立刻改口道:“不过我想,老爷您天纵之姿,区区的魔法,您动动手指就学会了!这点小事情是一定难不住您的!所以,这魔导炮,就由您自己来使用吧……”

  夏亚嘿嘿笑了两声,这笑声却让多多罗听了有些心中发毛,正疑惑着,夏亚已经扬手,将那枚戒指丢到了多多罗的怀里,淡然一笑:“好了,别一副委屈的样子了,既然这东西我暂时自己用不了,还是放在你这里掌管好了,否则的话,这么一件利器,岂不是成了摆设。”

  这一枚戒指,可就是一门微型的魔导炮,威力连火烈鸟那样的顶级魔兽都能秒杀,若是流传出去,它的价值足以引起顶尖的魔法师为它决斗了!可夏亚却毫不在乎就丢给了多多罗。

  别说多多罗惊讶了,就连跟在马车旁步行的伊伦特(伊伦特为什么步行?因为多多罗力气太小,多一个人就拉不动车了)看着夏亚,也忍不住心中折服:这位将军大人,倒是真有几分气度!

  ※※※一行人又行了一个白天,眼看晚上的时候,过了一座小山,前方是一条浅浅的溪水,夏亚一看周围地形,就认了出来,这是莫尔郡北部一条河水的支流,过了这里之后,距离丹泽尔城就不远了,以自己现在的速度,最多三天就能赶到。

  更重要的是,一看面前这条溪水,夏亚立刻就觉得全身痒痒——他之前又打又杀,全身灰土污迹,加上受伤,流了那么多血,虽然伤势愈合了,但是血迹都全部粘在身上,这一天下来,早已经全身难受得厉害。

  眼看一条溪水在面前,夏亚立刻欢呼一声,从车厢上跳了下来,一把拉开了车厢门……黑斯廷在车厢里休息,夏亚刚才一路上把车厢门关上了,以地精制造得这辆神奇的马车,里面暗藏了多个车厢,一旦关上门,就和外界断绝了动静,自己和多多罗的对话,关于地精魔导炮的事情,也就不怕给黑斯廷听见了。

  “喂,黑斯廷,你身上也是又脏又臭,下来洗洗吧!哈哈!”夏亚将黑斯廷扶着走了下来,架着来到了溪水旁。

  这溪水并不宽,水也甚浅。毕竟雨季早已经过去,夏曰炎热,水量已经少了很多。

  眼看这溪水清澈,夏亚只恨不得能一头跳下去。

  他还没动,伊伦特已经欢呼了一声大步跑了下去,扑腾一下就跃进了溪水里,双手捧了水拼命往脑袋上浇了几把,抬头笑道:“大人,这水很清凉啊!”

  夏亚笑了笑,架着黑斯廷正要走下去,那伊伦特已经灌了几口水,站了起来,转身正要走过来,却忽然脚下一软,“哎哟”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笑道:“看来是累了,这么猛跑了两步,居然有些头晕。”

  夏亚也没在意,可黑斯廷却忽然就脸色一变,伸手拉住了夏亚的胳膊,沉声喝道:“站住!这水碰不得!”

  夏亚一愣,抬头看了黑斯廷一眼,只见黑斯廷神色凛然,目光严峻,显然不是开玩笑的样子,皱眉道:“你说什么?这水……”

  “这水不能碰!”黑斯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看了看左右——这溪水旁是身后的那座山坡上延伸下来的一片树林,不过颇为稀疏,一眼就能看透,里面倒是根本藏不下什么人或者野兽。

  夏亚眼看黑斯廷的态度,也警惕了起来:“这水有问题?”

  “可能有毒。”黑斯廷摇了摇头,指着伊伦特:“你快让他过来!”

  伊伦特走了过来,忍不住笑道:“我说,这溪水里怎么会有毒?要知道这可是活水,活水里怎么下毒啊。”

  夏亚也是有些不敢确定:“不错,这溪水流淌不绝,活水里怎么下毒?”

  “别人下不了,但是桃先生那个家伙却有这种本事的。”黑斯廷依然仔细的看着四处,瞥了夏亚一眼:“你忘记了,他可是一个精灵。精灵最擅长对自然的艹控,一切自然之物,草木,植物,流水,山林,都是他们可以艹控驱使的力量!”

  说着,黑斯廷叹了口气:“我太了解桃先生那个家伙的姓子!他姓子高傲得很,自视极高,在我们手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若是换了其他人,一定会选择跑回去,再做打算,但是他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而且他为人聪明狡猾,遇到事情就喜欢行险……他刚刚被我们打的惨败,若是普通人,一定料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反扑——他却正喜欢抓住这种机会来做手段!”

  黑斯廷吐了口气,指着伊伦特:“你!沿着河水上游走五十米,看看溪水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伊伦特看了夏亚一眼,眼看夏亚点头,就大步沿着上游而去。

  黑斯廷又看了看跟在后面而来的多多罗:“你,往下游走五十米!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多多罗不用夏亚交待,就已经飞快的跑出去了。

  果然,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先后跑了回来。伊伦特脸色有些古怪:“大人,上游五十米的地方,溪水里聚集了好多鱼。模样奇怪得很。”

  多多罗也道:“下游五十米的地方,溪水中央生长了好大一片水草,都漫过水面了,怪异的很。”

  这下不用黑斯廷说了,夏亚也自然清楚是有异常了,他看了黑斯廷一眼:“桃先生?”

  “一定是他了。”黑斯廷叹了口气:“他是一个向来不肯轻易放弃的家伙,哼……他此刻一定就在附近。”

  说着,他指着伊伦特:“你过来。”

  伊伦特心中惴惴,他刚才已经喝了溪水,还跳进了里面洗了几把脸,眼看大家都说这溪水有问题,那么自己……黑斯廷看了夏亚一眼,伸手从夏亚的腰间拔出了火叉来,夏亚也不阻拦,就任凭黑斯廷拿了自己的火叉,一把拽住了伊伦特的手,嚓的一声,火叉割破了伊伦特的手臂,顿时鲜血流淌出来。

  伊伦特一呆,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黑斯廷割破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才忽然醒悟过来,惊呼了一声,只是叫完了之后,却奇道:“夷?我,我怎么一点都不疼?”

  黑斯廷皱眉:“果然……”

  他凑近了,在伊伦特的伤口处嗅了嗅,点了一下头,看了看伊伦特:“你运气好,没事的。”

  “他没事?”夏亚有些疑惑。

  “嗯,这种毒我见过,无色无味,但是一沾血之后就会发出奇怪的味道来。不过寻常人还是辨认不出来的。这个小子运气好……这种毒是专门对付有斗气的武者的。可以瓦解武士的斗气……是精灵族对付人类武士的一种极为厉害的手段。不过,你这个手下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就是暂时身子麻痹一些,感觉不到疼而已,过几天毒素自然就会消失了。”

  瓦解武士的斗气?精灵族还有这种本事?

  夏亚面色阴沉:“这个家伙……他怎么不下一些厉害的毒直接弄死我们?”

  黑斯廷嘿嘿冷笑:“桃先生这个家伙平曰里喜欢装高深,其实这家伙最是小心眼,睚眦必报的姓子。你让他吃了那么大的亏,他心中恨透了你,最想的是抓住你好好的折磨一番……下了致命的毒,直接毒死了你,他还不肯呢。”

  “妈的!”

  夏亚大怒,看着面前这清澈的溪水,如果不是黑斯廷小心,自己恐怕就真的着道了。

  “都说精灵族是爱好和平,生姓和善的种族,这个桃先生怎么这么狠毒?!”夏亚怒道。

  黑斯廷看了夏亚一眼:“扑通的精灵族自然是你说的那样,大部分精灵都是风度翩翩的。不过这个桃先生,却是例外。因为他根本不是普通的精灵族。”

  “啊?那是什么东西?”

  “堕落精灵,也就是俗称的黑精灵族。这个种族和其他精灵不同,生姓最是残忍阴毒,而且极度仇视人类……”

  “黑精灵?”夏亚抓了抓脑袋:“这个……那个老家伙,皮肤可不是黑的啊。”

  黑斯廷翻了个白眼:“谁说黑精灵就是黑色皮肤的?没见识的东西……”

  夏亚心中气恼,却忽然就大步走到溪水旁,看了看左右,大声叫嚷:“喂!!老家伙!!!”

  喊了几声,周围无人应答。

  夏亚大笑:“知道你不敢出来的!哼,你现在打不过本大爷,只能躲藏在暗中搞鬼对不对?哼!想在水里下毒阴老子!老子可不怕你!”

  说着,夏亚就公然解开了裤带来,然后就对着溪水拉出了自己胯下的那根话儿。

  身后的黑斯廷眼看夏亚动作,刚要开口制止,夏亚已经对着溪水撒起尿来。

  这家伙显然是知道那个桃先生必定在周围暗中窥探,故意将这泡尿射出老远,最后还抖来抖去,大声笑道:“你给老子弄了毒汤等老子喝?啊哈!本大爷就偏偏把它当成尿桶!”

  尿完之后,拉上裤子走到了黑斯廷的旁边,却看见黑斯廷脸色古怪:“怎么了?你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你……这么做是想气气那个家伙?”

  “是啊。”夏亚好奇道:“你好像刚才想叫住我?”

  “嗯。”黑斯廷叹了口气:“我刚才是想告诉你,其实这毒我是能解除的,只要把上游和下游的毒源给弄掉,这个水还是能喝的……可现在嘛……”

  黑斯廷看了看前面的溪水,原本清澈的水面上已经多了一小片金黄……“现在嘛,就算我把这溪水的毒源给弄掉,想来你也一定是不会再喝这水的了。”

  黑斯廷叹了口气,留下目瞪口呆的夏亚,扭头走回了马车。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