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聪明的伊伦特】

   夏亚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叫伊伦特的小子就是一个外表憨厚内心闷搔的家伙——这点其实和自己倒有那儿点相似。

  不过这个不甘心当一辈子农夫的年轻人,宁愿一个人在野外碰运气,也不肯跟着同村的人一起去丹泽尔城的难民聚集点。这点倒是和自己当初从深山里跑出来,拒绝当一个山里猎人,想在外面闯出一点名堂的心思差不多。

  因为这两点的相似,夏亚倒是看这个小子越来越顺眼。当然,顺眼是顺眼,可是该干的活儿还是得让这个小子干——总不能让夏亚大爷自己拉车吧?

  赶路的途中,黑斯廷倒是醒了一次。只不过他看上去情况并不太好,既便是伊伦特这个家伙都能看出黑斯廷的虚弱——这让伊伦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怀疑,眼前这个面色苍白,几乎只剩下半口气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大名鼎鼎的黑斯廷?

  这位夏亚郡守大人看来多半是在吹牛了。

  倒是夏亚,打发年轻的农夫继续拉车,自己则钻进了车厢里,扶着黑斯廷坐起来。给黑斯廷又喂了点儿羊奶之后,黑斯廷看上去气色才好了一些。

  “我要说明的第一件事情是,我没办法给你彻底的解毒。”夏亚就坐在黑斯廷的对面,很坦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我给了放了不少血,所以你现在大概会有些虚弱。而且,为了不让毒素加深,你最好不要轻易使用什么力量。就这么躺着最好。”

  黑斯廷虽然脸色有些灰白,但是看着夏亚,眼睛里渐渐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味道,这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夏亚的时间有些久,让夏亚都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黑斯廷才终于开口:“好像,现在我变成你的俘虏了?”

  夏亚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的。”

  “你是怎么从那个地下的洞穴里跑出来的?”黑斯廷说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问。

  夏亚笑了笑,没有回答。

  黑斯廷沉吟了会儿,叹了口气:“你抱着我摆脱桃先生的时候,用了一个武器,切开了空间,然后直接就传送出了很远……就好像魔法传送阵那样。你是用这种办法从地下洞穴里跑出来的吧。看来我走了之后,你在洞穴里又有不少发现啊。”

  夏亚嘿嘿干笑两声,依然没有说话。

  外面的伊伦特拉车的速度并不快,因为速度缓慢,所以车子行驶的时候倒是并不颠簸。车厢里的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久,黑斯廷才又开口道:“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那个追杀你的家伙是谁?”夏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精灵。”

  黑斯廷的回答果然印证了朵拉的猜测——这个叫桃先生的一伙,果然是精灵。

  “你怎么会惹上精灵族的?”夏亚对那个传说之中的种族有些好奇:“看来你的朋友不少啊。”

  “我的朋友自然不少。”黑斯廷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

  “哈!还是这么拽!”夏亚挑了挑眉毛:“你这么拽,还不是要靠我来救你。你黑斯廷何等本事,怎么会被几个精灵逼得差点就死掉?”

  黑斯廷冷笑了一声:“几个精灵?你若是遇到这几个精灵,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那个桃先生是精灵族里一个大部族的祭祀,地位崇高,实力超凡。以你的本事,不用遇到其他精灵,只要他一个,就能把你干掉了。”

  夏亚嘿嘿干笑几声:“他手里的那只大火鸟的确厉害。”

  “那只火烈鸟是他所在那个部族的饲养的守护兽,精灵族擅长自然魔法,对于这些魔兽的驯养也有独到之处。那只火烈鸟的威力,远比你看到的更强。”黑斯廷皱眉:“倒是你,打算就这么把我带到丹泽尔城去?”

  “不是带,而是‘抓’。”夏亚笑眯眯的纠正了黑斯廷的说法:“你现在是我的俘虏。能亲手抓住奥丁武神,嘿嘿,你猜猜,如果我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对奥丁军队的军心,会不会有震动呢?”

  黑斯廷也是哈哈一笑,却轻轻松松的看着夏亚:“你如果把消息传出去,我保证不出一个月,你就会死的很惨。”

  夏亚:“……”

  “我的黑旗军,在奥丁帝国内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支军团对我的忠诚度极高,而且这支黑旗军的战士,大部分都是出自奥丁帝国的一些偏远的小部族,几乎没有来自奥丁皇族或者巴沙克族等等其他五大部族。那些小部族向来被五大部族还有皇族欺凌,我在奥丁经营多年,专门在这些小部族里吸收骁勇善战之人,甚至可以说,这支黑旗军对我的忠诚度已经超过了对奥丁神皇。”黑斯廷神色淡然:“一旦他们听说我被你抓来了,那么这支黑旗军立刻就会行动!他们才不管什么军令或者战略计划之类的东西,他们会立刻放弃诺兹郡,然后全军西进,直扑莫尔郡,然后杀到丹泽尔城来救我。如果我死了,这支军队就会发狂,绝对有能力将整个莫尔郡都变成焦土。”

  夏亚瞪大了眼睛。

  黑斯廷的黑旗军战斗力如何,夏亚自己是清清楚楚的。能和罗德里亚骑兵兵团正面硬撼,而且还能战而胜之的军队,黑旗军的战斗力已经不用什么华丽的言辞来赞美渲染了。

  “还有,一旦桃先生他知道我落在你的手里,他一定会跑去找你的麻烦,虽然他只是一个人,但是如果他真的放开顾虑,在你的领地大闹一场,弄出来的麻烦,未必就比一个军团来得小。”

  夏亚吐了口气,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道:“这么说来,我救了你,却反而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是‘抓’。”黑斯廷更正了夏亚的字眼,他望着夏亚,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

  夏亚忽然就一拍脑袋,一把推开了车厢的门,指着外面:“那个,黑斯廷,你这就请走吧!我不抓你了,什么抓获奥丁武神的荣耀,老子看来也要不起。你这就痛痛快快的上路吧,从此之后,你不惹我,我不惹你……”

  黑斯廷眼神里的笑意更浓,却干脆往后面一靠,舒舒服服的吐了口气:“你以为我会走么?”

  夏亚的脸上表情,就好像被人塞了一把苦丁草在嘴巴里,望着黑斯廷好一会儿,才愁眉苦脸的摇头:“……好像不会。”

  “那是当然的。”黑斯廷笑道:“我现在中毒,实力大损,若是遇到桃先生,我也难以自保。可以在你身边就好多了,你实力不俗,遇到了桃先生,也能周旋一二……有人保护我,给我吃给我喝,我何乐而不为呢?”

  夏亚瞪大了眼睛,盯着黑斯廷看了会儿,忽然就叫了一声:“不干了!妈的不干了!!”他跳了起来,脑袋重重撞在了车厢顶部,指着黑斯廷怒道:“抓你回去是自找麻烦,放你走你又不肯走!难道要我把你踢下车去?还是要我求你你才肯离开?”

  黑斯廷笑了笑:“所以,我们还是得换一个说法。”

  “什么?”

  “你是‘带’我回去,不是‘抓’。”

  黑斯廷的目光闪动。

  夏亚皱眉想了想,渐渐明白了黑斯廷的意思:“你是说……把你带回去,却不声张?妈的,你是想让老子给你当免费的保镖?”

  他一瞪眼,看着黑斯廷,伸出手来:“好处呢?没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干。”

  “你之前救我的时候,不也没好处么。”黑斯廷眯着眼睛打量夏亚。

  “那是我一时脑子糊涂。现在我清醒了,发现你简直就是一个大麻烦。”夏亚连连摇头:“没好处的事情我不干!”

  黑斯廷轻轻一笑,悠悠道:“黑旗军只听我一人的命令,而且我现在占据了诺兹郡一郡之地。而且你又知道的,我和奥丁神皇不是一条心……我手里有雄兵,有地盘,有钱粮……最妙的是,我的地盘就紧紧挨着你……小子,这好处还不大么?你还想要别的什么好处?”

  大家都是聪明人,黑斯廷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说的夏亚眼睛里大方光彩。

  黑斯廷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他手里有黑旗军这样一支强悍的军队,又和奥丁帝国其实不是一条心。有兵马有地盘……而且又在自己的领地邻郡!

  “我的好处,就是以后和你做朋友。”黑斯廷淡淡道:“你至少不用担心我的黑旗军会西进来袭击你的后方。而且……必要的时候,如果你被赤雪军曼宁格那个家伙压得太厉害,我说不定还能暗中帮帮你。”

  夏亚权衡了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用力咬了咬牙:“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我伤好之前,需要你在一旁保护我。”黑斯廷的语气有些尴尬——大概以他这样心高气傲的家伙,口中说出请求别人保护的言辞来,已经让他心中大为屈辱了吧。

  夏亚哼了一声,却忽然目光炯炯的盯着黑斯廷:“那个叫什么桃子还是葡萄的家伙,为什么一定要杀你?”

  “他以为我从地下洞穴里找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黑斯廷苦笑。

  “可你什么发现都没有,为什么不和他说清楚?”

  黑斯廷翻了个白眼,看着夏亚,就仿佛看着一个白痴:“换做是你,别人对你这么说,你会信么?”

  夏亚哑然。

  的确……“他认定了我一定是得到了些什么。本来我和他是合作的关系,哼,我从下面上去之后,他就已经和我的几个手下来接应,我和他们汇合之后,我原本以为,大家还没有到翻脸的时候,没有太过防备他,可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快,哼……我一时大意,没想到居然被他下毒。而他早有准备,暗中埋伏了几个实力高强的精灵武士,我的几个手下近卫为了护卫我,都被杀掉了。”

  夏亚听了,眼珠转了几转,拍了拍黑斯廷:“你休息吧,我出去看会儿。”

  说完,他拉开车厢门翻了上去,坐到了车厢前车夫的位置。

  前面可怜的伊伦特还背着绳索努力往前跋涉行走。幸好这地精制造的大车,分量出奇的轻,这么大一辆马车,伊伦特拉着行走,居然也健步如飞。倒不知道这些远古的地精是怎么制造出这么神奇的东西来。

  夏亚坐在车厢顶上思索了会儿。脑海里就传来了朵拉的声音:“那个追杀黑斯廷发的精灵不简单。或者说……我觉得,这件事情和精灵都大有关系。”

  “嗯?怎么说?”

  “黑斯廷在寻找远古地精制造的神!而很可能,这件事情,他和精灵有合作。别忘记了,在远古的地精时代,精灵族就已经处心积虑的想破坏‘创神计划’了!你忘记了那本曰记里的记载了么?”

  夏亚立刻想了起来,那本地精曰记里,那个地精少将有一个精灵族的好朋友,后来才知道,那个精灵其实是一个间谍,以外交官的身份潜伏在地精帝国里,盗取了很多机密的情报,在最后的时候,狠狠的捅了地精帝国一刀!

  甚至那个鲁鲁王妃,都是死在那个精灵的手里。

  “如果说,关于地精的创神计划这件大秘密,留存下来的情报最多最丰富的,一定是精灵族!很显然,精灵族之中也有一些家伙没有放弃寻找地精的遗迹。或者说,正好有一些精灵也在根据远古留下来的情报,试图寻找到地精的遗迹。那个桃先生,一定是为了这个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夏亚正要说什么,却忽然就听见天边传来了一声嘹亮的鸣叫!

  一听这声音,夏亚顿时脸色一变!

  这赫然正是那火烈鸟的叫声!

  夏亚立刻跳下了马车来,拔出了火叉,恼火的嘟囔道:“妈的!还是被追上了?”

  他看了一眼前面正在拉车的伊伦特,上去把伊伦特拽住,低声道:“一会儿打起来,你就赶紧跑吧……唉,如果有命跑出去,你只管往丹泽尔城去,报我的名字就好。”

  说着,他哼了一声,看着天边,远处,果然有一大片红色如晚霞一般的云彩飞速的席卷而来,近了之后果然看清了,正是那只巨大的火烈鸟!

  夏亚心中存了拼命的打算,却忽然脑海里朵拉哈哈一笑,飞快的说了一句什么,夏亚听了,也是脸色一阵古怪:“啊?你确定?”

  “当然。”

  夏亚略一犹豫,终于跺脚道:“妈的,拼一下吧!”

  他拽过了伊伦特,飞快的对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拉着他走到车厢旁,指着车厢门上的那个旋纽,仔细的叮嘱了几句之后,就拉开车厢门一头钻了进去,对着车厢里的黑斯廷喝道:“那个老精灵追来了!闭嘴别说话!我有办法能蒙混过关!”

  说完,砰的一声,将车厢门紧紧的关上!

  这车厢是用空间魔法弄出来的,这门一关死之后,顿时外面的一切动静全部就此隔绝!

  ※※※那巨大的火烈鸟飞到了头顶,已经看见了下面的一人和一辆车,飞快的降低了速度,随即一道光芒闪过,从火烈鸟的背上一条人影就落在了地上,正站在了伊伦特的面前。

  年轻的农夫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了,战战兢兢的抬头看着天空上那只巨大的火烈鸟,那燃烧的火焰,让伊伦特看得心惊肉跳。而这个跳在自己面前的老头子,看来……就是传说之中的魔法师?!

  伊伦特忽然双腿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他只是吓得腿软站不住了而已。

  桃先生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无论从气质还是打扮上,都是一个落魄的年轻农夫,而且对方的动作笨拙,举手投足之间,显然不会任何的武技,至于魔力的波动也半点全无。

  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十足的普通农夫而已。

  桃先生眯起了眼睛,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伊伦特结结巴巴:“我,我……”

  桃先生微微一笑,却从怀里摸出了一枚金币来丢了过去,伊伦特顿时双目放光,扑上去一把抓住了,这个时候,仿佛语气才顺畅了一些:“我,我只是一个赶车的……我的马没有了,只能自己拉着这辆车行走,我……”

  “赶车的?”桃先生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却依然和颜悦色,轻轻一笑,但是微微勾了勾手指,伊伦特顿时就双脚一空,整个人飘了起来,缓缓的飘到了桃先生的面前,桃先生,用手里的那柄长长的法杖抵住了伊伦特的脑袋,慢悠悠道:“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如果有人骗我的话,我通常会把对方变成一个仙人掌之类的东西。你难道想变成仙人掌么?”

  伊伦特顿时变色,连连尖叫道:“啊!不!我说,我说实话!!大人,老爷,您可别害我啊!我说实话!!”

  伊伦特尖声叫道:“我,我只是一个农夫,我是XX村的,我叫伊伦特!我们村子里的人都逃难了,我一个人走散了,在外面已经逃了几天了……我,我只是前两天在路上,捡到了这辆车,我发现它的时候,拉车的马早就没有了,想来是跑掉了……这车就在路边,我看这辆车好像可能还值点儿钱的样子,我,我就……”

  “你就自己把车拉了起来?”桃先生点了点头。

  “是,是的!”伊伦特大声道:“我只是想把它拉到前面,如果能遇到什么村镇里,说不定还能卖点儿钱……我……我不是小偷,这车真的是我捡的!不是我偷的!老爷,我不是小偷……”

  伊伦特这么装疯卖傻的叫嚷着,尤其是他不说别的,却一味的叫嚷“不是我偷的”,这样的话,却反而让桃先生眼神里的疑色渐渐褪去。

  他一挥魔杖,伊伦特顿时就跌在了地上远远的滚开。

  桃先生眯着眼睛走到了马车旁:“打开门。”

  伊伦特略一犹豫,但是在桃先生冷峻的目光下,只能走了上来,扭了一下那个旋纽,将车厢门拉开…………望着空空如也的车厢里,桃先生放心了。

  这车厢虽然不小,但是一眼就能看清。而且车厢的底座很薄,也不可能藏什么人。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农夫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庸,毫无可疑的样子。桃先生相信,如果对方身怀武技或者魔法,那是绝对逃不过自己的眼睛的!!

  不过就是一个难民农夫,捡到了一辆失落在路边的马车,这马车多半也是逃难的队伍里遗留下来的吧。这个贪婪的小农夫想带着马车去卖钱……似乎合情合理。

  桃先生随意笑了笑,看了看这个有些滑稽的年轻农夫:“年轻人,你能一个人拉着车走,看来你力气不小,哼。”

  说着,他随意又弹了一个金币扔在地上,伊伦特立刻扑上去一把抱住,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桃先生已经化作一团风,飞上了天空,落在了火烈鸟的背上。

  火烈鸟一声长鸣,震翅飞走了……伊伦特眼神里渐渐的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来,然后“呸”了一声,却将金币小心翼翼的藏进怀里。

  他走到了马车旁,看着空空的车厢里,也抓了抓脑袋:“夷?果然像大人说的那样,车里是空的啊。”

  他把车厢门关上之后,将旋纽重新扭了两次,再打开车厢门的时候,夏亚已经从里面一头钻了出来。

  (幸好,这个精灵法师不清楚地精制造的这些旋纽的奥妙。)夏亚松了口气,看了看一脸得色的伊伦特:“小子,倒是很会演戏啊。”

  伊伦特嬉皮笑脸,恭恭敬敬陪笑:“大人,老爷,那个……在村子里的时候,我每次偷偷摸进村长家里和他女儿亲热,被抓住的时候,我都只喊自己只是偷面袋,结果也不过就是被踢两脚而已,如果被那个老家伙知道我偷的不是面袋,其实是他女儿,恐怕我早就被打死了……我早就明白了,说谎是要有技巧的。有的时候,故意认一些小罪,却能逃过大罪。嘿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