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差距!】

   夏亚哼了一声,也随意走了几步,却站在树林里,将火叉拔了出来,在手里挥舞了起来。

  火叉在他手里上下翻飞,正是打了一套“破杀千军”,不过在夏亚的心中,这些招数自然就变成了“砍柴式”“掏火式”之类的名字了……他打了一阵子,最后收手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红光来,忽然火叉上就迸发出红芒,咔的一声,远处的一棵大树应声拦腰折断!随着夏亚站定,周围的大树上,顿时噗噗的落下不少树枝来,每一根树枝的断裂处都是极为平整。

  夏亚看了看周围,心中也颇有几分得意,自己每天都坚持修炼,即便是在行军之中也不敢懈怠。这绯红杀气配合上破杀千军,果然威力大增。而自己苦练这么些曰子来,仿佛实力也的确颇有增长。

  他收手之后,却忽然听见了旁边一声冷笑,抬头看去,却发现黑斯廷已经坐了起来,脸上似笑非笑,正看着自己,想来刚才自己练的那一套“破杀千军”的全部过程,都被这个家伙看在眼里了。

  黑斯廷看着夏亚,眼神从夏亚的脸上扫到夏亚的手里火叉,过了会儿,他才收回了目光,却忽然闭上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

  夏亚哼了一声:“就算老子的实力不如你,我练的在你眼里自然是不堪,你也不必这么小看人吧!”

  黑斯廷睁开眼睛来,看着夏亚,那眼神却出奇的柔和了下来,略微迟缓了会儿,才轻轻道:“我叹息,不是小看你的本事。而是……老师的这套‘破杀千军’,我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曾看到人使用过了。刚才忽然看见你练功,心里却想起了当年看着老师教我武技的场景……”

  黑斯廷原本冷冰冰的一个人,可是这会儿这几句话说出来,却流露出了几分暖意来。

  他看着夏亚,看了好久,终于低声道:“罢了……念在老师的情分上。夏亚,毕竟你是老师的传人……只要你肯答应我,叛了拜占庭帝国,投到奥丁这边来,在我的身边效力,从此不和我为敌,助我复仇——我自然会好好的栽培你。你的天资也是极好的,我好好的点播你,十年之后,你说不定也能达到我现在的境界。至于老师说的那个预言……只要你在我身边效力,和我一条心,我想总也不会再有什么……”

  他还没说完,夏亚的脸就已经沉了下来,看着黑斯廷,冷笑了一声:“不!”

  “你说什么?”

  夏亚哈哈大笑,指着自己的嘴巴:“看老子的口型——不!”

  黑斯廷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我刚才看你练功,扯出了我的几分念旧的心思,才有心真的绕过你!只要你点头,我今后自然视你如兄弟一般!再无任何杀心!我一时心软,才会开了这个口!若是等到明天,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再同意了!”

  “老子不希罕。”夏亚哼了一声,火叉在手,轻轻一敲,嗡的一声,夏亚冷笑道:“我视奥丁如死敌!就如同你仇视拜占庭一般!老子现在打不过你,委曲求全也就罢了!可让我投奥丁……你还不如现在就痛痛快快杀了我算了!老子早就发了一个誓,我这一辈子,和奥丁作对是作定了!”

  黑斯廷坐在那儿,看着夏亚一脸的绝决模样,眼看夏亚拒绝了自己,明明心中应该恼火……可是,忽然眼中一阵恍惚,面前这个夏亚,年轻的脸庞,一脸的坚毅不折,手里握着火叉,傲然而立……这模样,和当年自己在老师手下学艺,也是一腔的血仇要报,此生立誓都要和拜占庭作对到底……看着眼前这个骄傲的年轻人,就仿佛多年之前的自己一般……心中原本还有那么一点子恼火,却也瞬间就消退了去。

  望着眼前的夏亚,黑斯廷只觉得心中实在再难提起办法恼火和杀气来。沉默了会儿,他忽然纵身而起,手提三棱战枪,缓缓的一步步走到夏亚的面前,看着夏亚,淡淡道:“你这么一个人练是不成的。绯红杀气配合破杀千军,都是杀人的招数,若不是实战的话,练再多也没什么效果。”

  说着,他手里三棱战枪一摆,冷笑道:“你来攻我!”

  夏亚愣了愣,望着黑斯廷:“你不会是刚才被我拒绝,心中恼火,想趁机杀了我吧?”

  黑斯廷朗声一笑:“我若想杀你,随时动动手就成!废话少说!今天我难得有心思点播你一下,等会儿我烦了,你就算求我也不行的。”

  夏亚心里一动:“既然是对练,那么……”

  黑斯廷哪里不晓得夏亚的那点鬼心思,冷笑一声:“你放心,我只守不攻!吉尽管来打,若是你有本事能伤了我,也算你厉害!”

  夏亚冷笑一声,却先退后了两步,面色迅速就冷静了下来,手里握着火叉,飞快的将晶体掏了出来镶嵌在了火叉柄上,凝视着黑斯廷,很快,一团红色的光芒就从他身上爆了出来。

  眼看夏亚得了自己的承诺,却并不心急进攻,而是退后稳住,仔细的观察自己,寻找战机。黑斯廷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赞赏:这小子虽然喜欢胡说八道,但是真的临战的时候,倒也足够沉稳,不急不躁!

  终于,夏亚一声断喝,火叉上红光大盛,轰的一声,一团红色的气焰如火焰一样猛然席卷而来!

  黑斯廷站在那儿,也不动,就等着这团红色的气焰卷来,手里三棱战枪轻轻一摆,舞动得犹如车轮一般,面前顿时形成了一团黑色的气墙,那红色的杀气轰在气墙上,顿时就倒卷了回去。

  夏亚却毫不畏惧,已经连续三个大步窜了上来,飞身一点,瞬间,火叉之上迸发出一点红色的星光,一缕细细的如同丝线一般的红光,瞬间射了过来!

  龙刺!!

  这一点龙刺的光芒,几乎一下就将黑斯廷三棱战枪的黑色气盾给穿透了!黑斯廷眼睛一亮,忽然身形原地仿佛动了动……就看见那一点龙刺的星光,虽然穿透了黑色的气盾,仿佛距离黑斯廷的面门只有那么几寸的距离了,但是随着黑斯廷原地晃了那么一晃,却仿佛瞬间就把这个距离拉扯到了无限的延长!

  夏亚原本在绯红杀气的作用之下,精神力提升数倍,视线之中,各种反应都敏锐了数倍,既便是敌人的动作,在他的视线之下也是变得缓慢了起来。

  但是黑斯廷的这一个轻轻的晃动身躯,却并不是任何普通的躲闪动作,而是标准的“强者”的能力!轻易就扭曲了时间和速度的规则!

  在夏亚的眼中,只觉得黑斯廷这么一动,落在自己的眼睛里,却是那么的别扭,仿佛就忽然一下,自己的各种感应瞬间就无法捕捉到黑斯廷了,心中烦闷得几乎就要一口血喷出来!

  就看着黑斯廷忽然手里动了一下!三棱战枪被他收回来,瞬间轻轻的点了三下!

  这三下轻点,每一下,都仿佛用枪尖在夏亚发出了那一击龙刺的红光的光线之上!

  随即,夏亚脑海里就仿佛听见了一声清脆的碎裂的声音!

  再看眼前,那龙刺的力量,那一缕红色的丝线,居然就断成了数截!!

  夏亚顿时张大了嘴巴,呆在了当场!

  光……光也能切断?!!

  ※※※“波”的一声,黑斯廷将长枪重新插在了地上,看着夏亚,眼神也是有些惊奇:“你刚才这一招威力果然不小!似乎不是老师的破杀千军的招数吧!”

  夏亚刚才眼看黑斯廷连光都能切断,这一手本事,让他心中还在震撼,可随即绯红杀气加龙刺的副作用反噬了上来,顿时痛叫一声,手里一松,火叉丢在了地上,身子跪倒在当场,全身颤抖,全身的肌肉一阵一阵的痉挛起来,一张脸庞瞬间变得涨红,随即血色尽褪。

  黑斯廷站在那儿,眼看夏亚的变化,却一动不动,只是凝神望着夏亚,过了会儿,眼看夏亚全身的颤抖渐渐平息下来,黑斯廷才点了点头,轻轻叹了口气:“嗯,我明白了。你刚才那一招威力极大的杀招,看来对身体的负担太大,使用之后,不但伤敌,也会伤己。”

  他看着渐渐恢复了神志的夏亚,正色道:“你记住一个道理!这种反噬太强的招数,虽然威力巨大,但毕竟不是正途!你若想实力有更大突破,这么一味取巧却不行的。”

  夏亚躺在那儿,刚才一阵痉挛之后,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只觉得自己口歪嘴斜,听了黑斯廷的话,虽然想反驳,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中却想:老子这一招龙刺,之所以反噬这么大,是因为这是龙骑士的招数,龙骑士有坐骑的龙来分担这种反噬,自然没事情,老子却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才行。妈的……我不是明明和达曼德拉斯建立了生命共享么?这种反噬的作用,它也应该帮我承担一些才对吧?

  不过仔细想想,现在使用龙刺,的确反噬的作用,比从前要小了许多了。

  只是……似乎还是没有达到正常的水准吧?若是上古龙骑士,每出一招,有坐骑分担这些负担,还会疼得像自己这样——这还怎么战斗?!

  躺了会儿,夏亚感觉到力气渐渐恢复了一些,勉强翻身站了起来,捡起火叉。却忽然听见黑斯廷冷冷道:“休息够了?那就再来!”

  再来?!

  夏亚一愣。

  黑斯廷却皱眉道:“修炼之道,就在于磨练自己的身体和意志!越是极限的时候,越要咬牙坚持,才能达到突破!否则的话,就算你修炼得够勤快,也不过就是原地踏步而已。”

  说着,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那一招威力巨大的杀招不要用了,只用绯红杀气和破杀千军吧!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水准到底在什么等级。”

  夏亚原本以为黑斯廷是趁机折磨自己,可忽然听见“越是极限的时候,越要咬牙坚持,才能达到突破!否则的话,就算你修炼得够勤快,也不过就是原地踏步而已。”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也是一动!

  自己平曰里虽然也保持了修炼,但是毕竟没有自己从前在山里的时候那么刻苦了。至少,从前在山里的时候,老家伙嘴上说不肯教自己,但是自己真的练的时候,他却也是在一旁观看,自己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想休息的时候,老家伙就会随意捡起一根棍棒来抽打自己,逼自己再练上一个时辰。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只以为是老家伙故意欺负自己,可现在看来……只怕这才是真正的点播自己了!

  而自己出山之后,没有了老家伙在一旁的监督,虽然每天也修炼,但是都是练累了就结束休息……虽然也算勤力,但是却毕竟没有当初那种在老家伙的监督下玩命咬牙的那种程度了。

  “别坐在那儿装死!”黑斯廷冷笑:“我们这一门,老师一定是从小就给了加强了身体的强度!想必你也是从小用老师配制的药水泡澡的吧?哼,你这个蠢货,居然不懂得老师的苦心!我们的身体用那种特制的药物泡上十多年,身体的强韧程度早就胜过普通人很多倍了!普通人练武,练到一定程度,就到了极限。但是我们的身体经过了加强,原本极限的程度就比普通人强了许多,在修练上已经是大有好处了!你却不知道珍惜这种机会!哼!你今年十八岁还是十九岁?你可知道,我十八岁的时候,当时我的修为,可比你现在要强得多了!”

  夏亚被黑斯廷最后的那句话给刺激到了,他大喝一声,握着火叉就扑了上来!

  虽然龙刺的反噬才刚刚消失,他的力气远远没有恢复,但是这么在怒气之下发作,轰的一声,绯红杀气再次爆发出来。

  这一次,他果然不再使用龙刺了(也是刚用了一次,短时间内无法连续使用),只用绯红杀气,加上破杀千军的招数来,一股脑儿就朝着黑斯廷身上招呼了过去。

  顿时看见一片红光,火叉的影子在红光之下连成一片,如潮水一般的将黑斯廷笼罩在了其中!

  黑斯廷倒也说话算话,只是将三棱战枪挥舞起来,战枪之上附带着一团黝黑的“璀璨”黑色气焰,也并不反击,只是一味的防守,战枪如风,左遮右挡,却轻轻松松的将夏亚如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势全部接了下来!

  夏亚只觉得原本自己的身体筋疲力尽,连挥舞一下火叉,胳膊都是疼痛难忍,但是偏偏施展了绯红杀气,配合了破杀千军之后,这么狂攻了一通,明明自己应该已经过了极限了,但是原本滞涩的身体,动作却反而一点一点的变得越发流畅起来!原本自己的一套武技之中,有些涩然的地方,也隐隐的更为圆通纯熟……这么打了一阵子,如潮水一般的猛烈攻击,手脚越发的轻灵起来,似乎火叉在手里,也更加得心应手!

  只可惜,无论夏亚怎么攻击,那攻势既便如雷霆一般猛烈,可在黑斯廷的手里,不过就是三棱战枪随意摆动,就轻轻的化解了去。

  不知不觉,夏亚的“破杀千军”又来来回回的施展了十多遍之后,才终于感觉到头昏眼花,一个竖劈,被黑斯廷用长枪挡开之后,夏亚往后退了几步,忽然就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可就真的累得连手指都勾不起来了!

  可是这种疲惫,却和之前的那种龙刺之后的反噬有所不同,并没有那种全身剧烈的痛苦,只是仿佛身子被抽空了,疲惫到了极点,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可是,精神却依然清晰,呼吸一下一下,听着自己砰砰狂跳的心,闭上眼睛,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各种感应捕捉外界的敏锐程度,都仿佛比平时都要强了三分!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收起了绯红杀气了!怎么还有这种敏锐的感应?!

  又喘了一刻钟之后,那种奇妙的敏锐的感应才渐渐的又模糊了起来,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可是夏亚心中,却隐隐的有一个奇异的感觉:仿佛,自己真的是有了那么一点突破!虽然这突破似乎很小很小……隐隐的,似乎自己捕捉到了一种窍门了!!

  黑斯廷轻轻巧巧的将三棱战枪在身边一插,看着夏亚,点了点头:“不错,这次你才算是达到了真正的极限了!今天到此为止,不必再练了,再练的话,反而对身体有损。”

  顿了顿,他皱眉道:“不过,我之前却高看了你的实力了。你刚才的这番攻击,才是你真正的实力水准,以我看来,也不过就是过了七级武士,勉强算是达到了八级而已。只不过,你之前的那一招威力巨大的杀招,却可以瞬间将你的杀伤力达到九级顶尖的水准。哼……我还是劝你一句,那种杀招多用无益!短时间使用,短时间就用光了你的力气,却反而使得你的身体得不到充分的磨练!”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