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寻找】

   此时此刻,夏亚被黑斯廷那炯炯的目光盯着,忽然之间心中砰砰狂跳起来!黑斯廷那目光闪动,分明就是含了几分凌厉的杀气!

  在这一瞬间,夏亚被黑斯廷那杀气逼得险些就无法自持,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遍布全身,呼吸也变得滞涩起来,那种感觉,就仿佛面前的黑斯廷,随时都会跳起来,将自己刺于枪下!这样过于强烈的压迫感,使得夏亚有几次都几乎忍不住将绯红杀气摧发了出来。

  可幸好,黑斯廷那奇异的眼神不过是在夏亚的身上略微一扫,就收敛了回去。

  随着黑斯廷收回目光,夏亚顿时就觉得全身一松,忍不住下意识的就大口呼吸!后背上的冷汗已经将衣衫给浸透!

  (他想杀我!而且,他会杀我!)这是夏亚此刻心中的第一个念头!

  两个传人,其中一个会死在另外一个的手里……老家伙留下这样的话来……岂不是,岂不是逼自己的两个传人自相残杀么?!

  两个死一个,活一个……而现在,老家伙的传人,分明就是自己和黑斯廷了!

  虽然老家伙没有明说,到底哪个会杀了哪个……但是,以黑斯廷和自己的为人来看,两人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若是换了旁人,为了自己的安全,还等什么?赶紧趁着对方还没有强大起来,先把这个威胁给抹杀掉才放心。

  所以,夏亚绝对相信,黑斯廷有充分的动机杀掉自己。

  甚至,刚才那一瞬间,黑斯廷恐怕也是真的对自己动了杀心了!

  再往深处想一想……若是换了是自己……黑斯廷如果实力比自己差的话,那么夏亚毫不犹豫,认为自己一定会先出手干掉这个家伙!一来,自然是老家伙留下的这种古怪的预言。二来……两人之间原本就有血仇,自己出山之后的第一个兄弟,光头男凯文,可不就是死在黑旗军的手里么?

  “你刚才害怕了。”

  黑斯廷嘴角一挑,浮现出一丝冷笑:“你怕我会现在出手杀了你。”

  夏亚闷闷的哼了一声,也不掩饰:“我又不是圣人,自然也是怕死的。”

  黑斯廷点了点头,沉默了会儿,他才缓缓道:“我不会杀你……现在不会。”

  说着,他已经站了起来,将三棱战枪握在手里,低头看着夏亚:“老师对我恩重如山,若不是我有血海深仇在身,没报仇之前,我是绝对不能死,必须要留下这有用之身……否则的话,便是老师让我死,我也是甘愿的。你是老师的传人,又是他的儿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杀你。”

  夏亚听了,虽然黑斯廷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他却并不敢真的相信,毕竟……人心难测,不管多大的人情,多深的恩惠,到了姓命攸关的时刻,人都是自私的!

  “哦?那如果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呢?”

  “那就只有杀了你。”黑斯廷的语气依然平淡:“纵然对不起老师……大不了,等我复仇之后,我以死谢罪就是了。”

  顿了顿,黑斯廷笑了一声:“而且,我感觉得到,你心里也很想杀我。你很恨我,不是么?上一次,在野火镇,我诛杀那个邦弗雷特的时候,你偷袭我,出手就很果决,后来,我抓住了你,我问过你,你也说过,你恨我,想杀了我。”

  夏亚点头:“不错,我的一个好兄弟,死在你黑旗军的手下——就在去年的阿尔巴克特平原的战争之中。”

  黑斯廷听了,撇了撇嘴角:“幼稚。”

  “你说什么?”

  “我说你幼稚。”黑斯廷冷笑:“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各为其主,生死由天!一场战争下来,死去的人何止万千!若是每一个人都要报仇的话,还报得过来么?所以我说你幼稚!就凭你这样的想法,你根本就不配成为一个优秀的统帅。”

  夏亚听了,先是一怔,心中似乎隐隐觉得黑斯廷的话也有道理,但是毕竟从感情上,凯文是他的好兄弟,也是他出山之后,在军队之中交情最好的战友。若是让他放弃为凯文复仇,感情上是无论如何无法做到的。黑斯廷的话说的夏亚心中郁闷,想了一想,他忍不住反诘道:“你说报仇无用?哈!那么三十多年奥斯吉利亚的那场流血六月里,死的人也何止千百?你不也是一样无法释怀,一心一意的要报仇么!”

  黑斯廷愣了一下,也不辩驳,只是淡淡一笑:“伶牙俐齿,也和老师一样。”

  他随即一抖三棱战枪,喝了一声:“上路吧!”

  “什么?”夏亚站了起来。

  “我说该上路了。”黑斯廷哼了一声:“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而你的那些手下,听了你的话回去,必然是去丹泽尔城报讯了。丹泽尔城距离这里不算太远,想来格林那个家伙听说我在这里,一定会聚集大批精锐来追杀我吧?哼,我黑斯廷的命,在你们拜占庭军中可是很值钱的。若是能把我留在莫尔郡的话,效果比歼灭一个奥丁军团都更大……莫尔郡现在没有什么高手,纵然格林把丹泽尔城的全部人马都拉出来,我也不惧!只不过我要办的事情很重要,不想为无谓的事情耽搁。”

  说着,他将枪尖一抖,指着林子的另外一边:“走吧,中午之间,我们必须赶到下一个地方。”

  夏亚立刻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我被你俘虏了?”

  黑斯廷哈哈一笑,望着夏亚,语气有些嘲弄:“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一次,也没有维亚来救你了。纵然她再来,我也不会再卖她面子!我欠的人情,已经还清了!”

  夏亚自然不肯乖乖当俘虏,心念一动,就握紧了火叉要动手,黑斯廷一看夏亚的眼神,就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就在夏亚正要出手的时候,黑斯廷已经似笑非笑的丢来一句:“别忘记了,我发誓,只饶你三次!你若是自己动手挑衅我,浪费了机会,可不怪我!反正我心中也想杀了你,你若是主动给我机会,我求之不得。”

  这话才终于打消了夏亚动手的念头。他很清楚,实力对比,自己万万不是这个老小子的对手。

  强者之强啊!!

  自己所认识的人里,也只有见过梅林那个恐怖的女王大人有这种实力。还有一个,就是达曼德拉斯大蛇了!虽然自己当初在那个地下巢穴里,和达曼德拉斯打得好像是不相上下,但是夏亚很清楚,那并不是双方实力对比的真正体现。

  当时达曼德拉斯因为和自己莫名其妙的建立了某种龙骑士的契约,受到生命共享规则的约束,达曼德拉斯的重招无法伤害自己而已。

  若是真的双方的实力对比,恐怕对方一个照面就让自己灰飞烟灭!

  实力到达了强者的境界之后,什么中级武士高级武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到这里,夏亚苦笑了一声,松开了握紧火叉的手:“你抓住我,有什么用处……”

  “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黑斯廷的语气很认真:“老师说过的话,我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你很可能会是那个杀死我的人,我暂时不想杀你,为了安全,就只能把你带在身边,时刻监督着你才行。你的实力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提高了不少,若是不牢牢看住你,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实力就突飞猛进,对我造成威胁。所以……把你放在我眼皮底下,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顿了顿,黑斯廷语气一变,冷笑道:“况且,你是莫尔郡的军备首领,我是奥丁军的统帅,立场之判,我至少有一万个理由要抓你。”

  夏亚无言,也只能暂时忍耐,跟着黑斯廷,走出了这片树林。

  出了树林之后,黑斯廷呼哨了一声,顿时从远远的旷野之上,一匹黑色的骏马奔驰而来,正是黑斯廷的那匹坐骑,这匹黑马神骏异常,自己在野外行走,一听主人呼哨,就迅速而来,奔驰如狂风一般迅速。

  黑斯廷翻身上马,看了夏亚一眼,淡淡道:“你骑你的马,别想着逃走……这世界上,比我坐骑跑得快的马不是没有,但是,你的那匹却还远远不够看。若是你逃跑一次,被我追上了,便是浪费了一次保命的机会!三次机会,你自己好好珍惜吧!”

  ※※※夏亚的马也是一匹上等战马,他身为统帅,带领马贼骑兵出来行军,自然骑的是最好的马,这马匹原来是内内所有,内内把自己最好的马赠送给了夏亚,也是一番心意。

  可内内的这匹上等的战马,和黑斯廷的那匹黑色神驹一比,这差距就顿时明显了!

  两骑在旷野之上奔驰,开始的时候,夏亚的坐骑还能勉强跟得上,但是不过一个时辰不到,就落下了老大一截——这还是在黑斯廷控制了速度的情况下。本来看着双方距离拉大,夏亚有几次心动,就想趁机一转马头逃跑。但是想起黑斯廷这匹马的速度,只怕自己就算逃跑,不到片刻就会被追上,白白的浪费了一次保命的机会。

  两人纵马就在莫尔郡北部的土地上奔驰,黑斯廷仿佛在寻找什么地方,他跑在前面,先是往西,再往南,然后又往东,几乎兜了一个大圈子。

  一路上,所过的地方,村镇,山脉,河流,黑斯廷都会停下来仔细的观看地形,然后口中仿佛念念有词的样子,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跳下马来趴在地上,捏土为形,就地摆出一个画盘来,弄出各种地形的图案,仔细的思索。

  夏亚跟在黑斯廷的身边,心中窝囊之极——不过土鳖却不是那种鲁莽之人,他的姓子之中颇有几分坚忍,所以倒也忍耐了下来。

  只是路上,心中心思复杂,也不知道是希望格林快快带人追来,还是希望格林带人最好不要找到自己——这黑斯廷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只怕格林就算带了大批精锐来,也拿黑斯廷没办法,反而白白枉送了手下人的姓命。

  两人就这么在旷野上来回奔跑的两天时间,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居然也没有遇到丹泽尔城的骑兵,也不知道是格林没有派人来找,还是和追兵走岔了。

  不过夏亚对于黑斯廷的举动,却越来越疑惑了。

  黑斯廷一路过来,所到的山川河流,都是停留下来仔细的观察,甚至如画图一般的牢牢标记下来。黑斯廷仿佛干的是斥候的活儿……他身为堂堂的黑旗军的统帅,如果只是为了侦察莫尔郡的地形的话,何必亲自跑来?

  最奇怪的是,黑斯廷画图的时候,夏亚在一旁偷眼看了一些,却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军事地图的样子,那地图上并没有将路上看到的村镇记录下来,只是将山川的位置标注,牢牢的计算下的距离。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夏亚心中估算,两人几乎是围绕着丹泽尔城的外围绕了一个大圈子了。

  黑斯廷一路上和夏亚走过了大大小小十几个丘陵土山,但是他的那张地图上,开始的时候全部都画了下来,可走着走着,就划去一个,走着走着,又抹去一个。

  到了最后,那地图上,只剩下了三座丘陵山的标志了。

  他到底在找什么?

  就在休息的时候,黑斯廷也拿着那张地图出来发呆,苦苦的思索着什么。

  这三天,黑斯廷倒是老实不客气的使唤夏亚干活,休息的时候,打猎弄食物,甚至喂马的活儿都交给了夏亚。

  夏亚心中虽然恼火,但是实力不如人家,也只能忍耐。原本有心使坏,想喂马的时候,悄悄给黑斯廷的那匹马弄点手脚。但是黑斯廷却极为精明,往往夏亚心中才冒出了坏念头,就感觉到黑斯廷冷冷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仿佛将自己的那点子心思一下就看穿了一般。

  这么三天时间下来,夏亚有的时候,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不是跟着黑斯廷,倒仿佛是回到了当年待在老家伙身边的曰子了。

  想当年,老家伙活着的时候,自己和他在一起,不如同现在这样么?自己总是会想搞一些小花招来,但是每次老家伙都是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心思。就连黑斯廷那威严的眼神,都仿佛和老家伙有那么几分神似。

  妈的,不管怎么说,黑斯廷总算是自己的“师兄”吧?

  到了第三天晚上的时候,两人在一个林子旁休息,夏亚生了火,在旁边的溪水里捞了两条鱼来烤了,又弄些干草来,马鞍上也带了一些饲料袋,和着干草一起把马喂了之后。夏亚就看着黑斯廷靠着一棵大树,正抱着一叠这几天画下的地图发呆。

  那每张地图上,都是不多不少三座丘陵。每张地图上,三座丘陵,都好像是一个三角形一样。

  夏亚站在一旁看了会儿,看着黑斯廷一脸苦思的样子,忍不住哼了一声:“你看了这么多天,眼睛多快变成三角形的了。这地图看穿了,能有什么东西?”

  黑斯廷听了,抬头冷笑一声:“不错,我正是要找一个三角形。”

  顿了顿,他叹了口气:“跑了三天时间了,莫尔郡里大大小小的山川都在这里了。我要找的地方,正好是三座山脉,位置恰好是一个三角形。可这里那么多小丘陵,形成三角形的,只怕得有五六个……看来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一个的去找了。”

  夏亚哼了一声:“三角形……这地方山那么多,你恐怕跑上十天半个月也跑不完。”

  黑斯廷冷笑一声:“你担心我会遇到你的人么?若是遇到了,也是他们命不好。我这次来,不达目的不罢休!若是谁阻碍了我,说不得,我也只能出手杀人了!所以你最好祈祷,让格林那些家伙别遇到我。”

  说完,他将一张图抽了出来:“明天我们先去这个地方看看。”

  说着,往图纸上一指点!三座丘陵之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其中最正中的位置,正是黑斯廷落指的地方。

  夏亚一看,心中念头转了转,忽然就愣住了,指着这张图哈哈笑道:“夷?看来你这个家伙果然是喜欢跑圈子!这张图的地方,我们不是去过了么?”

  原来这一张图上画的地方,不是别处,却正是三天前,夏亚带手下路过的那个无人的村子,也正是在村子外不远的树林里,遇到了黑斯廷!

  夏亚自然学过军事地图的知别,一看这地图,就辨认了出来方位,而巧合的是,黑斯廷手指点的那三座山脉的正中间,恰好,就偏偏是那个无人的村子的地点!!

  黑斯廷听了夏亚不阴不阳的嘲弄,也不在意,淡淡道:“这事情本来就艰难,如此重大的事情,费一些周折,走一些弯路也不算什么!反正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天大的代价也付出了,多走一些冤枉路,算得了什么。”

  说着,他翻了个身,将地图塞进了怀里:“睡吧!明天一早,若是你路上再喊累,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