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那一年那一事】

   “被抓捕的人里,其中,也包括了我的父母。”

  当夏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狠狠的跳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黑斯廷的眼神里却依然如古井无波,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语气,却平静的近乎有一丝可怕的味道!

  “你知道人活活被饿死,是一个什么模样吗?”黑斯廷望着夏亚,他摇头:“我不知道……幸好我不知道。”

  他的声音渐渐的轻了下去:“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其实那次事情,父亲的参与并不算太多。毕竟他曾经是一个贵族,在元老院里的地位也算不上太高。甚至,六月二曰那次的大会,他也称病而没有去参加。父亲虽然做事情有些商人的投机心思,但是对于这种大事情,他也有些害怕,也并不看好元老院的做法。可是,在元老院里搜出来的那份名单上,却有他的名字!

  搜捕的时候,军兵冲进了我的家里,查封了家里的纺织作坊,可我并没有被抓走。当搜捕的军兵走到街口的时候,父亲就已经看到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父亲脸上的表情。那个时候,母亲已经哭得站立不稳了,而父亲,他把我抱起来——当时,我能感觉到父亲的手臂在发抖,我知道,他也怕,他心里也在恐惧,但是他的脸上却还是在对我笑,然后,他笑着对我说‘儿子,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玩一个躲猫猫,怎么样?’

  可笑……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一时间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父亲当时笑得很奇怪,他对我说‘一会儿会来好多穿着铠甲的叔叔,你要藏得好好的,除非我大声喊游戏结束,否则的话,你就不能出来……一出来就输了哦。’

  父亲当时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但是他仍然在笑,竭力的笑,努力的笑。

  然后,父亲把我藏在了一个染缸的下面,我当时身子瘦小,刚好可以躲在下面。

  很快,我就听见了外面的声音,有人喝骂,有人哭喊,有人尖叫。那声音有家里的侍从,有那个我从小就抱着我上街买糖吃的老管家,有那个夏天会带我去放风筝的父亲的亲随,还有那个我偷偷跑出去玩的时候会给我开门的门丁,还有那个我一直很喜欢的,笑起来脸红红的女仆……甚至我听见了母亲的哭喊声音,可是我一直都没听见父亲的声音。

  一直到最后,我听见了院子外面,终于传来了父亲说话的声音。

  这是我这辈子,所听见的父亲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做都做了,事到临头了,怕什么。’

  我看不见外面的场面,但是那些声音不停的传到我的耳朵里,还听见外面翻箱倒柜,砸东西的声音。我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渐渐明白,这恐怕不是什么‘躲猫猫’的游戏。

  当时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想喊。但是我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那声音是父亲的。

  不能出来,一出来,就输了!

  我在那个染缸下躲了好久,一直到外面再也没有声音传进来……可是我仍然不敢出去。我心里害怕极了,恐惧的全身发抖。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睡觉做噩梦,害怕了,就会缩在被子里,蒙住头,不敢看外面。

  现在想想……我很幸运,因为那场搜捕是在奥斯吉利亚城里,所以抄家的军兵,只是翻砸一番,却没有放火。如果他们放火的话,就算我躲藏起来,恐怕也会被烧死了。

  当我终于鼓足了勇气,从染缸下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一天一夜了,我出来的时候,满天的星光……我饿的头昏眼花,虽然是夏天,但是我却全身冰冷。

  钻出来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我的家已经没有了……房子里的东西都被砸得稀烂,没有一件完好的东西,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光了。

  我爬出来,站在院子里,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灯光。

  但是我清楚的看见了,地上有不少血迹。

  嗯,是的,只有血,没有尸体。

  我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家里,在院子里找,在房间里找,在后院里找,都找不到一个人。我很饿,很口渴。后来我在马棚的水槽里看见还有一些水,我喝了几口,然后又跑到厨房里,找到了一点吃的。

  我心里怕极了,很想哭,很想哭。但是我不敢,我害怕我的哭声会把白天那些人召来。我嘴巴里咬着一块冷硬的饼,用这样的办法让自己不出声。

  我留了半夜的眼泪,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终于想起了要出门。

  我的家在燕京的城西。我没有赶走大门,从我小时候经常溜出去玩的一个墙上的洞里钻了出去。

  街上也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家前后左右的邻居家里,都没有灯光,家家都把大门禁闭,恐怕是担心受到牵连吧。

  我看到我们家的门口还有几个穿着铠甲的士兵站在那儿把守着,我很害怕,悄悄的从墙根溜走了。

  我在燕京城里的街头流浪了一天,旁人看我年幼,又生的瘦小,身上满是污迹,也只当我是一个小乞丐。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在哪里,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

  我心里有一个本能的念头,我知道,不能去找父亲从前的那些朋友。

  一直在街头流浪了三天,我每天就坐在街上的角落里等死,身边还有其他的乞丐。不过那些家伙也不理会我,因为我并不开口乞讨,也不会和他们抢活儿。

  第三天的时候,我差点就饿死了,不过有一个乞丐看我可怜,给了我半块饼。那个家伙似乎从我身上看出点了什么来,他给了我那半块饼之后,偷偷对我说了一句:尽量坐在角落里别出声。

  后来,我听那些乞丐晚上在闲聊的时候,知道了一些事情。

  我隐约的明白了,父亲是参与了一件很大的事情,而那件事情触怒了皇帝,皇帝下令,把父亲和很多很多人都抓了起来,听说都关到卫城去了。

  而还有一个消息是,父亲他们干的是叛国谋反的罪行。又听说,皇宫里也出了事情,皇帝遇到了刺杀,还受了一点伤,差点就死掉了。

  听说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干的。

  我得到了这些消息之后,就想办法要去卫城,我想去那里找我的家人。

  可是奥斯吉利亚封城,进出都盘查得极为严密。我在城里足足等了六七天,都靠着那个可怜我的乞丐每天分我一点食物,我才活了下来。

  终于,城里的戒严解除之后,我就离开了奥斯吉利亚。我一个小乞丐,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正眼瞧我一下。

  出了城之后,我却不知道卫城在哪里,只知道在南边,我只能一路往南走。我不敢走大路,只走小路。我年幼,力气也小,就算拼命走上一天,也走不了多远。

  我走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脚都磨出了血来,最后没有东西吃,我甚至趴在旁边的地上啃青草!!

  就在那天晚上,我在一条小路的树林里,看到了一个人。”

  黑斯廷说到这里的时候,夏亚心里跳了一下!因为黑斯廷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一些隐隐的激动的味道。

  那个人……想来就是……他吧!

  “当时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半躺在一棵大树下,他身上的衣服很华贵,都是上好的料子,我家里是做纺织作坊的,我自然能辨认出来。但是他身上和我一样,都是脏兮兮的,还有很多血迹。他就躺在那儿,半闭着眼睛,脸色很白很白,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死了——不过我看到了他的胸口还在起伏,知道他还在喘气。

  他的身边,还有一把东西……嗯,就是你现在用的这把!

  当时我并不明白太多,但是他身上却有吸引我的东西!他的腰上挂着一个包袱,那个包袱里一定有钱!有钱,我就能买到吃的,能买到衣服!不让我自己饿死冷死!我就能活着走到南边去找我的家人!

  我从来没有做过偷东西的事情。但是那天,看见那个人躺在那儿,他自己仿佛都只剩下半口气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打他的主意。

  可是我心里依然害怕。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孩子,而他是一个大人,年纪也不算太轻,和我的父亲差不太多。而且,看得出来,他很强壮。还有……他手里还有那把我不认得的武器。

  这么一个成年人,既便他手里没有任何东西,赤手空拳,也绝不是我这么一个瘦弱的小孩子能对付的。

  就算我偷了他的东西,他立刻就能察觉,我想跑,也一定是跑不过他的。

  我躲在旁边看了好久,心里终于打定了一个主意。我在地上找了一块石头,我准备趁着他睡觉的时候把他砸晕!

  嗯,砸得轻一些,别砸死他,砸晕就好了。我只要能拿到他身上的钱就行。

  我手里抱着石头走近他的时候,心里紧张得要命,两条腿不停的晃,自己险些就喘不过气来了。

  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有好几次,我都想扔下石头掉头逃走。

  可就在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却忽然睁眼了!

  当时我吓的手里一软,石头也掉在了地上。我害怕的连逃跑都不敢,只是那么呆呆的望着他。

  他躺在那里,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过了会儿,他却忽然对我笑了一下。他笑起来的时候,嘴巴里还有血,他对我说‘这么轻的石头,是砸不死人的。’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糊里糊涂的说了一句‘我力气太小,只能搬动这么大的。’

  然后我害怕他以为我要杀他,赶紧又说了一句‘我只想砸晕你。’

  他笑了,问我为什么。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我需要钱,我需要吃的喝的,还需要有衣服穿。

  我没想到的是,他随便就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金币给我,然后他看着我,问我愿意不愿意帮他做一件事情。我当时很害怕,只能说愿意。他说,让我去前面的一个村镇,帮他去买一点吃喝的东西回来,最好还有一点酒,还有一些伤药。如果我肯去的话,他可以再给我一个金币。

  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了他。

  可是在我刚要走的时候,他却叫住了我,让我把那个金币先还给他。

  我以为他后悔了——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的是,拿着这一个金币,我就直接走掉,再也不回去了。

  可是他对我说,我一个小孩子拿着一个金币去买东西,会惹人怀疑,他要回了那个金币,给了我几个铜角。

  我心里很无奈,为了那个金币,我只能帮他跑了一趟,去了前面的一个镇子里,买了他要的食物回来,还有一点药。

  我一个小孩子,也没有人会怀疑我。

  看到我回去,他很高兴,就把那个金币给了我。看见我很饿,他把食物也分了我一些。

  吃东西的时候,他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南边,去卫城去找我的家人。

  他听了之后,脸色就变得很严肃了,他问我,我的家人怎么会在南边的卫城。

  我想了一下,就把我的事情说给了他听。

  他听了之后,脸色变得很奇怪,问我‘你父亲是元老院的?’

  我并不知道元老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听父亲和母亲说到过,于是我点了头。

  他的神色立刻就有些好奇了,问我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我说了。

  他想了一会儿,摇头说‘没听说过,想来是一个小角色吧。’

  后来,他问我的家人被抓去多久了,我想了一下,说快十天了。

  他听了之后,叹了口气,望着我的眼神就多了一些怜悯,然后他对我说:你不用去了,现在去……也已经见不到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