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黑旗】

   黛芬尼和艾德琳虽然都没见过维亚,但是一听波波夫达克斯的介绍,是卡维希尔的弟子……黛芬尼毕竟知道的比艾德琳更多一些,卡维希尔可算是拜占庭皇室最重要的倚仗,而且她隐约的知道一些,卡维希尔手里似乎掌握了一些神秘的力量,为帝国完成一些特殊的任务……一听说面前这位带着铁面的冷艳女子是卡维希尔的弟子,黛芬尼心中立刻就是一跳,忍不住就多了几分指望来。

  一路来,两个女孩虽然跟着波波夫达克斯一起逃亡,但是两人都心中明白,这个神秘的男人绝对不是拜占庭帝国的人!而且似乎对于拜占庭帝国的态度也并不算怎么友好,对自己这两位皇室的殿下也不如何恭敬。

  只是两个女孩子是被他救出来的,身边也没有其他人能保护,就只能跟着这个家伙一起逃亡。但是归根结底,心中对他却未必放心。

  眼前出现了一个卡维希尔的弟子……一个神秘的男人,和一个卡维希尔的弟子,那么这样的选择,该选择谁,自然就勿庸置疑了。

  很显然,如果能跟着这个卡维希尔先生的弟子离开,总比跟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要安全得多吧。

  维亚的神色依然那么冷冰冰的,只是盯着波波夫达克斯:“这里,还是出去?”

  波波夫叹了口气,却忽然抬起双手来,按住了正要站起来的黛芬尼的肩膀,他这么轻轻一按,黛芬尼顿时就觉得半边身体都麻了,腾的坐了回去。

  “亲爱的维亚。”达克斯语气悠然:“你不怕在这城里打起来,惊动了守军么?你我想逃走自然是不怕的,但是这两位殿下,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走脱了吧?”

  维亚哼了一声,只是坐在那儿,眉头却轻轻一挑。

  “喂!你这个家伙说什么!难道想劫持我们嘛?别忘了,你知道答应护送我们……”

  艾德琳听出了两人话语里的火药味,立刻就开口斥责,可才说了一半,就感觉到黛芬尼在下面拉了拉自己的手。抬头看去,黛芬尼却对着自己轻轻摇头。

  “我可不喜欢半途而废啊。”达克斯摇头:“我现在是两位美女殿下的保护人……”

  维亚深深吸了口气,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却终于点了一下头:“你说的不错,城里不好动手。”

  说完,她居然就站了起来,眼神扫过黛芬尼和艾德琳,略微点了一下头,然后掉头朝着楼梯走去。

  “等一下。”

  身后达克斯又开口:“你受伤了?早和你说过多次,你那种箭术用多了伤身的。”

  “杀人,没问题。”维亚头也不回,就走下了楼梯。

  等到维亚离开之火,达克斯才终于松开了按在黛芬尼肩膀上的手,然后轻轻的出了口气,抓起桌上的酒瓶,喝了一口:“晦气,倒霉!怎么在这里遇到这个冰女人。”

  艾德琳的俏脸上满是怒气,瞪着达克斯:“早看出你不是好人!原来也是打着劫持我们的主意!”

  达克斯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我不是拜占庭帝国的臣民,又没有效忠拜占庭皇室,凭什么要听命于你?再说了,老子的酬劳还没有拿到……哼,你那么漂亮的双腿,也不肯让我摸一下……”

  艾德琳气得满脸涨红,要不是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已经……记忆之中,恐怕就算是当初在那个土鳖的身边,也不曾这么受过气。

  黛芬尼盯着达克斯:“你到底打算把我们怎么样?”

  “当然是继续当你们的保护人了。”达克斯很无耻的做出了这么一个回答,然后阴险一笑:“怎么?”

  “刚才的那位……”

  “哈!你以为,卡维希尔就真的那么忠诚于你们拜占庭皇室?”达克斯摇头:“你们落在她的手里,未必就比落在我手里要强呢。”

  眼看艾德琳还在眼巴巴的望着楼梯,达克斯放下了酒瓶:“不用看了……放心吧,她还会再来抢人的。这个女人姓子坚韧,是老子生平遇到的一等一难缠的对手。她刚才没动手,因为这里是城中,打起来暴露了身份,大家都走不掉。哼,我们后面这一路,将会很热闹了。”

  艾德琳咬了咬牙:“最好她早点来把我们救走!”

  “救?”达克斯的笑容越来越复杂了,看着艾德琳,忽然叹了口气,扭头望着黛芬尼:“亲爱的太子妃殿下,这位小公主难道一直都这么幼稚么?简直是无可就要的幼稚啊。她好像认定了我是坏人,刚才那个女人是好人?哼……救?这个词用的可不太准确哦。”

  顿了顿,达克斯低声道:“说她来‘抢’人,或许还不错。但是‘救’,就谈不上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艾德琳瞪着眼睛。

  “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好人坏人,可不是写在脸上的。”达克斯笑了笑,却又凑过脸去:“怎么样,告诉了你这么一个珍贵的哲理,作为报答,是不是可以考虑伸出你那双漂亮的长腿,让我摸摸呢?”

  艾德琳立刻涨红了脸:“…………你,我看你就不是好人!”

  ※※※三人很快就从北门出了城,也不知道这个达克斯用了什么法子,出城门的时候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摸出一张通行证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弄到这份东西的,上面赫然是贝斯塔军区签发的印章痕迹。

  出了城之后,三人骑马从大路往北而去,达克斯却是尽挑选小路行走,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他却忽然笑道:“长腿美女殿下,你期盼的人来了。”

  三人回头看去,就看见在道路的后面,一个修长的身影裹着斗篷,紫发飘扬,正缓缓的在道路后一步一步的跟了上来。

  维亚的步伐有些蹒跚,一瘸一怪的样子,显然行路甚是艰难,每一步走来,都仿佛随时要跌倒的样子,可偏偏她这么步行,却跟在骑马的三人后面,远远的保持着大约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一点不多,一点不少,丝毫不会被落下。

  又这么行走了会儿,再回头看去,维亚依然还在后面三十米的位置,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哼。”达克斯忽然勒住了缰绳,他从怀里摸出一把短剑来,策马缓缓靠到路边,随意的伸手攀下几根树枝来,手里的短剑上骤然爆出一团金色的光芒,唰的一声,那几枚树枝就被切成了数段落在了地上,却不偏不倚,居然就正插在泥土之上。

  “走吧!”达克斯面色露出一丝冷傲,扭头策马带着两女继续往前。

  跑了会儿,艾德琳心中好奇,回头看去,却看见后面的维亚已经走到了上插树枝的位置,正蹲了下去,仔细的盯着那些树枝发呆。也不知道看些什么,仿佛那切断的几枚树枝有什么深奥的东西需要研究一般。

  而随后,维亚再次站了起来,继续跟了上来,只是这次跟着的速度却稍微做了些调整,将双方的距离拉长到了大约五十米的样子。

  “夷?”达克斯一看维亚将距离拉长到五十米,却反而皱了眉头:“她居然这么自信?”

  达克斯的脸上倒是变做了凝重的神色,略一思索,哼了一声,拔出那把短剑来,举手挥舞,嚓的一声,就将自己胯下这匹坐骑的马尾割下了一截来。

  轻风吹过,那割断的马尾朝着路后方飞扬而出。

  达克斯冷笑一声,带着两女继续往前。

  维亚走了几步,迎面就有风将几束马尾吹拂过来,她轻轻抬手捻住一根来,凑到眼前,仔细的看那切口的位置,看了两眼之后,维亚默然不语,将手里的马尾扔掉,却再次放慢了一点速度。

  双方的距离变做了大约六十米左右,但是维亚却依然不急不缓的跟着上来。

  达克斯的神色越来越严肃了!

  “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么?”艾德琳眼看这两人的举动古怪,却看不出什么眉目来,忍不住低声询问黛芬尼。

  黛芬尼却知道了比她多一些,苦笑道:“试探。”

  “试探?”

  “嗯。”

  太子妃满脸忧虑的表情:“这个家伙切断树枝,切断马尾,其实是再向后面的那位卡维希尔大人的弟子展示他的实力吧?”

  “切,切树枝就能展示实力?”艾德琳有些不信。

  黛芬尼苦笑道:“我也不懂武技。不过我曾经听人说过,当武技修练到高深绝顶的时候,高手之间,甚至不需要真的拼斗,从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大略的判断出对手的实力深浅来。这个家伙挥剑切断树枝,而身后的那位卡维希尔大人的弟子,从树枝的切口就能判断出敌人的力量速度和剑技的造诣程度吧。”

  艾德琳似懂非懂,依然是有些茫然。

  黛芬尼低声道:“我们身边这个家伙,原本想展示自己的剑技,让对方知难而退,可没想到身后的那个女人,丝毫不忌惮他的剑术……”

  艾德琳心中厌恶达克斯,自然早想脱离他的“保护”,在她心中,不管怎么说,卡维希尔大人的弟子,才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吧。

  听了黛芬尼的分析,就拍手笑道:“哈!这么看来,这个家伙要头疼了。身后的那位高手,根本就不怕他嘛!”

  两个女人的对话,落入了达克斯的耳朵里,这个家伙的脸上早已经一改之前那副不正经的笑脸模样,阴沉着脸,冷冷笑了一声:“哼!两个幼稚的女人。”

  他干脆大大方方的看了看艾德琳,又看了看黛芬尼:“太子妃殿下的猜测还算有些道理,不过我可不是展示势力来想吓跑她,刚才这只是我们互相较量的最初步骤而已。”

  顿了顿,他摇头道:“我这个这个狠女人互相交手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大家对对方的实力都大体了解,不过每次重新见面,经过了一段时间,大家自然各自都有精进。刚才这番暗斗,就是互相试探对方的实力深浅。”

  说到这里,达克斯的脸上闪过一丝沮丧:“可惜,她的进步比我料想的要大……本来我以为能逼她退出一百米,可现在她只退了六十米……”

  他的神色之中有一丝惋惜的样子:“唉,看来我这段时间来,曰子过得实在是太舒服太荒废了些。”

  艾德琳才不管达克斯如何感慨,只是毫不客气道:“看来刚才这相互暗斗,是你输了?”

  达克斯抓了抓头发:“也不能说是我输了,只不过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罢了。”

  顿了一下,他瞪了艾德琳:“你很高兴么?哼!笨女人,我早说过,这个家伙是来抢人的,却未必是来‘救’人的。”

  ※※※“喝!喝!!”

  骑士催促马匹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骑兵队在大路上往北奔驰。

  夏亚一身戎装,就在这队伍的最前端,身后的阿菜充当的旗手,年轻的扎库少年的骑术已经颇为不错了,坐在马上,一手抓着旗杆,鹰头旗飘扬。后面是长长的骑队犹如长蛇一般。

  前方已经能隐约看见丹泽尔城的轮廓了。

  虽然对格林有相当的信心,有这位外号“疯狗”的名将坐镇,既便是黑斯廷真的率军侵犯,夏亚也相信以格林的本事至少也能抵挡一阵子。

  但是毕竟黑斯廷的黑旗军威名显赫,而丹泽尔城里的兵力太少,一路上,心中还是忐忑不安。

  等真的看见了丹泽尔城上飘扬的帝国鹰旗,夏亚才终于松了口气。

  丹泽尔城还在,没出什么变故!

  身后是千余的马贼骑兵,此外还有五千步兵和六千新征召的新兵远远的坠在后面,也在不停歇的朝着丹泽尔城进发。

  夏亚终于决定驰援丹泽尔城的时候,就干脆做到底!

  手里原本兵马就不多,既然决定了,那么干脆也不在梅斯塔城留多少兵了,反正如果真的奥丁人侵犯的话,梅斯塔城里留下多少兵也是没有意义,留下两三百和留下两三千,此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倒不如干脆将几乎所有的兵力都抽调了出来,集中力量屯兵在丹泽尔城。

  这次率军出行,夏亚在梅斯塔城只留下了不到一百守军。夏亚更是临走之前暗中嘱咐了留守的那个军官,如果奥丁人侵犯的话,允许他们不用抵抗就投降。反正一百人也不可能守什么城,还不如别白白浪费生命了。

  但是就在夏亚一行骑兵先行来到丹泽尔城下,准备进城的时候,夏亚坐在马上忽然往东北方向一瞥,顿时神色就骤然一变!

  城外东北方向,远处的一片林子里,缓缓的绕出了一小队骑兵,明显都是奥丁骑兵,只不过却不是骑驯鹿,而是骑马。

  远看数量似乎并不甚多,不过只有百十骑而已,但是这百十骑的骑兵,却有旗手举着一面旗帜……黑旗!

  “黑斯廷,你终究还是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