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噩耗】

   不过三天,整个科西嘉军区就震动了。

  那天夏亚带人渡河,奥丁人强攻罗罗河畔,河对岸的科西嘉守军奋力抵抗,而奥丁人驻守桥对岸的兵力毕竟不足,攻了一阵也就退了,而且糊里糊涂打了一场,奥丁人这里还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因为夏亚等人之前冲过桥,胡乱打了一阵,才引起了冲突。

  可等桥梁这边的奥丁人才退去,不到半天时间,又有数千奥丁骑兵赶来,正是在那重镇之地,发现了尸体赶来的追兵。

  对岸的科西嘉守军也是有些混乱,打退了奥丁人的进攻,还没来得及喘息,对面的奥丁大部队就再次杀了过来。

  这一下科西嘉的守军就顶不住了,原本在这个据点,不过只有两个营队的科西嘉守军而已,而对岸的奥丁人则聚集了有过两千的骑兵。

  很快奥丁人就杀过了河,夺去了这个据点,将科西嘉守军杀得溃败。随即奥丁人继续追杀二十里还不肯歇息,直到附近的科西嘉军队奉命赶来支援,双方才重新对峙了起来。

  可这个时候,冲突已经产生,矛盾再也无法掩饰了。

  两边的高层都一时间乱了起来。

  科西嘉这里,总督长子卡多佐的死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总督府,听说老总督听到了消息,当场就吐血昏迷,足足两个小时才醒来,醒来之后,这位年迈的老总督在病床上放声痛哭,哭完了之后,就咬牙切齿的下令聚集所有麾下官员议事,还派人去召唤自己的小儿子盖亚回城。

  三天后,当老总督的长子卡多佐的尸体被运送到了总督府的时候,看着自己的长子那已经完全不成形状的尸体,老总督梗死哈当场又哭昏死过去一次,好容易被人救醒之后,就下了一道命令:全军区动员!

  总督次子盖亚是心中最暗爽的一个。他原本得知了消息的时候先是一惊,没先到自己那个文弱的哥哥,居然还有这种气魄,胆敢跑去奥丁人的地方亲自去和谈。随即就是一喜,幸好那些奥丁人贪财,居然路上把他给杀了,这一下,自己唯一的一个威胁对手去了,今后这科西嘉军区的家业,还不是自己的?

  所以,抱着这种心思,盖亚倒是反而表现的最为愤慨,这种时候,他表现的仿佛和自己的哥哥兄弟情深,张罗着整军报仇,最是积极——没有人会和一个死人去计较这些的。

  而且,这种时候,更是表现自己大度的时候,趁机可以抓取人心,争取更多的总督府老臣子的人心。

  盖亚的动作极快,很快就下令让他嫡系的一个旗团的骑兵火速从二线城市奔赴罗罗河畔前线,支援前线守军,很快就和奥丁人有大大小小打了两场。

  奥丁人已经过了河,就没有再退去的意思。但这个时候,赤雪军的上层,曼宁格等人也完全混乱了。

  科西嘉的总督长子来和谈?还被自己手下的人半路谋财害命给干掉了?!

  听到这个消息,曼宁格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相信了!

  他很清楚自己手下这帮小子的脾气,虽然对方是科西嘉总督的长子,但是自己的战士们南下以来,太过顺利,觉得这些拜占庭绵羊太好欺负了,怎么打都行。

  科西嘉总督的儿子算什么?在大多数奥丁人看来,也不过就是一只绵羊而已。杀了就杀了,又什么大惊小怪的?

  况且奥丁人历来凶横野蛮,做出这种事情来,倒也不稀奇。

  不过随着消息的细节送上来之后,曼宁格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头了。

  首先,被发现的现场,有足足一百多奥丁战士的尸体!后来经过调查,这一百多奥丁战士都是沿途护送和监督那支和谈队伍的。

  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矛盾冲突,双方打杀起来……这一百多奥丁战士全部给人杀死了?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这就极不正常了!

  再者,曼宁格最后得到消息,那支和谈的队伍,人数也不过就是不到两百!!区区两百人的队伍,居然就全歼了自己的一百多奥丁战士?而且还全部屠杀赶紧,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自己的这些战士,怎么也不至于这么脓包吧?

  若是反过来,对方的人被自己的人杀光了,倒还有些可能。

  最重要的是,现场发现的尸体,奥丁人全部死光,而科西嘉方面的尸体,不过就那么区区十多具……(不是夏亚不想多带,实在是车子里装不下)。

  这死伤的比例可是达到了十比一!科西嘉的军队有这么厉害么?就算这些是总督府里的精锐,也不至于如此吧?

  曼宁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假的!

  可问题是,很快科西嘉方面传来消息,这事情居然是真的!

  科西嘉总督的儿子真的死了!而且尸体在哪里,铁证如山!而科西嘉方面也证实,的确是派了总督长子亲自前来和谈。

  难道是科西嘉总督故意想找借口开战?

  可一来,开战对科西嘉人有什么好处?

  二来……就算找借口,也不用把自己的亲儿子命给搭上吧?!

  这事情太过诡异,关键是,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科西嘉方面的军队已经飞快的集结了起来,一个旗团的骑兵已经奔赴了罗罗河畔开战,而随后还有三个旗团也火速的赶来。听说科西嘉军区已经全区动员了,预备役的士兵也开始召集中……曼宁格虽然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怎么会出这种意外——他本意可绝不想和科西嘉人开战!

  曼宁格不是没有大局观的人,这次奥丁入侵能这么顺利,就是因为有这些拜占庭的叛军引发了内乱,拜占庭人自己打得不休。

  现在自己一方和这些拜占庭的叛军是同盟,可一旦这同盟破裂……对奥丁人绝没有任何好处。

  他和手下那些头脑发热的家伙不同。

  曼宁格虽然也有些轻视拜占庭的军队,但是却也看到了自己一方的弱点:奥丁人毕竟太少了!现在自己占据了近两个郡的地盘,这么大的地方,自己一个军团的人撒开了,要想将这么大的地方牢牢的吃下去消化掉,也是需要时间的!

  以曼宁格心中的盘算,先占了这两个郡的地盘,然后花上个一年多时间消化,脚跟站稳了,然后再图更多。现在自己虽然前期顺利,可毕竟是客军在敌国……就算要和这些拜占庭的军阀翻脸,现在也不是好时机!一来得等自己站稳脚跟消化地盘,甚至从国内迁徙一些部族人口过来,真的将这些地盘控制住了。

  二来,还要等这些叛军把拜占庭皇室干掉!那样的话,拜占庭帝国就真的大势已去,再也无法对奥丁形成威胁了。

  别看现在这些拜占庭叛军,那个什么红色圆桌会议的成员们还很团结。这不过是一时而已!一旦拜占庭皇室被灭掉了,这些人很快就会自己争斗起来!

  那个时候,才是奥丁帝国真正的吞并拜占庭的时机!

  所以,被这些顾虑所羁绊,在开始的几天,曼宁格却反而下令,过了河的奥丁军队不许再往前,就地和科西嘉军队对峙就行,不得再往前。

  随后曼宁格立刻派了信使过河去科西嘉总督府,可谁知道,科西嘉的老总督悲愤之下,连信使的面都没见,直接派人把那个信使乱刀砍成了肉泥!

  这消息传回来,赤雪军高层首领都震了,纷纷勃然大怒。

  可这个时候,曼宁格依然还不肯真的下令开战,还是约束前线的军队就地驻守即可。

  但是他还欲再想办法,科西嘉人却已经主动行动了。

  科西嘉的三个旗团终于在罗罗河会师,集中了一万多人的军队,开始了猛烈的反扑!

  过河的奥丁人不过只有两千多而已,在科西嘉人的优势兵力之下,终于的抵挡不住,一场恶战,科西嘉人和奥丁人各自死伤过千,奥丁人也只能退过了河去。

  而科西嘉人却还不满足,大军立刻越过了罗罗河,一口气夺去了奥丁人在河畔的四个据点,随即后面还有两个科西嘉的旗团也终于赶到。

  一个完整的兵团,就陈兵在罗罗河边,做出了对西尔坦境内进军的姿态。

  曼宁格终于忍不住了!

  他就算再想顾全大局,但是这种时候,科西嘉人的咄咄逼人的态度,也让曼宁格大为光火!

  在曼宁格看来,科西嘉军队算个屁!第七兵团堂堂的拜占庭中央常备军都被自己给灭了!一个兵团的科西嘉军队,居然在自己一再忍让的情况下,追着打过了河来了?!

  既然对方自己不肯和平,那么奥丁勇士的斧头和刀锋,可从来都是不怕强敌的!

  全力反击的命令一旦下达,奥丁人很快从西尔坦境内的几个重镇调集了数千兵力,凶狠的扑向了罗罗河的方向。

  十天之内,双方激战三场,各有死伤。而科西嘉境内已经又集结了一个预备役的兵团三万人马,赶赴前线。

  而曼宁格也毫不示弱,下令抽调占领区各地的奥丁军队,集合了三个旗的一万五千奥丁战士,加上三千驯鹿骑兵,也迎了上去……………………咔咔!

  夏亚狠狠的啃着手里的一个苹果,坐在城墙上,远眺着南边的方向。

  他已经带着人回到了梅斯塔城了,这次带着两百马贼乔装打扮的行动,去的时候两百骑,回来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损伤了不到四十人。但是战果却极其辉煌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战死在外的兄弟,尸体都是就地焚烧,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不过这些马贼,也不讲究这种细节。

  此刻梅斯塔的城楼上,夏亚望着南边发了会儿呆,喃喃自语道:“打吧打吧,你们打得越激烈,老子就越开心啊。”

  这个时候,他身后不过三步的地方,一个皮肤黝黑,相貌却很清秀的少年,身背着一张大弓,一身拜占庭军队的纹甲,立在那儿,原本青涩稚嫩的脸庞,也隐隐的有了一点沉稳的模样。

  这少年正是扎库土人阿菜,跟着夏亚身边也经历了几场战斗,虽然规模都不大,但是也算是得了不少磨砺,此刻已经再也不是那个部落里的小猎人的模样了。

  站在夏亚的身后,听见夏亚的自语,阿菜低声道:“大人,他们会打起来么?”

  夏亚听了,哈哈一笑,将手里的苹果核儿直接扔下了城去,回头看了阿菜一眼:“这是肯定的!哼,那科西嘉的老总督,死了自己的亲儿子,如果还能忍的话,老子就真服气了他!就算他也想顾全大局,但是这种事情,如果他连个屁都不放的话,哼,死了儿子还当缩头乌龟,以后他还能抬头做人么?你不懂的……而且,一旦打起来,大兵团规模的战斗,一旦打开了,想收敛,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打仗,就有死伤,一旦有了死伤,这仇恨就越结越大!想收手,下面的人也不肯啦。”

  阿菜听了,眼神里闪过一丝明悟,思索了片刻,缓缓道:“那么,大人,你看,他们这一战,谁会赢呢?最好是科西嘉人赢了,把赤雪军打败,我们就可以趁机把莫尔郡的其他地盘收回来啦……”

  夏亚听了,皱眉想了想,然后坚决的摇头:“不,科西嘉人必败的!曼宁格这个家伙很厉害,而且赤雪军也是奥丁的精锐,不是科西嘉人能对付的。曼宁格开始的时候会迟疑,但是一旦他放开了手脚去打,科西嘉人的溃败只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只怕科西嘉军区都会被曼宁格给吞下去呢!”

  阿菜有些不爽:“这样,岂不是太便宜奥丁人了?又让他们趁机占了那么多地盘?”

  夏亚哈哈大笑:“老子正怕曼宁格手下地盘太少呢!他手里的地盘越大,老子越开心!”

  看着阿菜茫然的眼神,夏亚哼了哼:“奥丁人是远离本土作战,兵源就那么多,得不到任何补充的!他占的地方多了,总要分兵在各地把守吧?五万人,打完了之后,就算奥丁人再厉害,死伤个万把人总要有吧?他们占了西尔坦郡,占了莫尔郡的部分地区,如果再吃下科西嘉军区的话……哼,四万多人,要分开来把守那么多地盘……这网撒的太大了,难免就薄弱了。到时候,老子还怕他个鸟。”

  阿菜顿时醒悟了过来,也笑道:“不错不错!大人,这拳头握紧了难对付,如果张开手变做五根手指,咱们就不怕啦!”

  夏亚摸了摸阿菜的脑袋,看了看他的身板,笑道:“你这个家伙,倒是硬朗了很多,可惜还是瘦弱了些,再长高长大些,让你去当骑兵吧。”

  正说着,阿菜忽然指着城外远处,惊呼道:“夷?大人,看!有一匹马过来了!好像是我们的人!”

  夏亚远眺,果然在大路上,有一骑由北而来,马上的骑士连连挥舞马鞭催促坐骑,看那穿戴,正是拜占庭骑兵的模样。

  这一骑飞速的冲到了城下,进了城之后,夏亚在城墙上,很快就听见了下面的动静,有护卫引着一个风尘仆仆的骑兵就跑上了城楼来。

  这个骑兵满脸尘土,累得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冲到夏亚面前,险些就栽倒在了地上。

  还是夏亚上去一把抱住了这个家伙:“怎么了?!”

  “紧急,紧急军情!郡守大人!”(克林西亚殉国之后,根据拜占庭帝国法律,夏亚已经临时宣布代任莫尔郡郡守了),这个骑兵从怀里摸出一个筒子出来,那筒子湿漉漉的,显然都是他身上的汗水,他咬牙道:“格林大人有令,必须以最快速度交到您手里!我一路带了两匹马出来,路上已经跑死了一匹了!”

  夏亚一听这话,心里就是猛然一沉!

  如果不是紧急的情况,以疯狗格林那样的名将气度,也不会显得如此焦急了。

  飞快的打开了这个筒子,里面抽出一封信来,信奉上的印泥完好,夏亚拆开之后,上面是格林的亲笔手书。

  而这军情,其实也就是短短一句而已。

  “两曰前,有奥丁军队在丹泽尔城外十里出没,根据斥候回报,那旗帜应该是属于黑斯廷的黑旗军。”

  丹泽尔城外十里……奥丁人军队……黑旗军,黑斯廷?!!

  这几个字落入夏亚的耳朵里,他顿时就觉得口干舌燥,脸色当场狂变!!

  妈的!老子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本事,才好容易解决了曼宁格,把这个老小子给拖延住了!

  黑斯廷!黑斯廷那个混蛋,黑旗军不是在东部的邻郡击败了第六兵团,忙着抢占地盘么?跑到莫尔郡来干什么?!

  而且莫尔郡理论上说是赤雪军的进攻路线!黑斯廷跑来插一手算什么意思?!

  可不管这些念头再怎么转,心中再怎么疑惑。

  但是白纸黑字,黑旗军已经在丹泽尔城附近出没了!以格林的身份,如果不是查实的情况,也不会给自己写这样的信了!!

  夏亚一时间头脑混乱,忽然抬头瞪着面前这个军使:“你出来的时候,格林说过什么?要我怎么做?”

  “格林,格林大人说,如何应对,请您自决!!”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