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好大一个黑锅】

   那些护卫被一个个扒得光溜溜,这些马贼之中看来颇有一些恶趣味的恶劣之人,只给这些可怜的护卫一人留了条内裤穿着,用绳子捆了,十多个俘虏被环着几个大树这么光溜溜的捆在了一起。

  这些家伙的装备都被马贼们收拾了起来。

  不得不说,身为科西嘉总督府的护卫,这些装备还都是好东西。那些铠甲之中最差的都是黑平甲,既便是在帝国中央军之中,也是只有精锐骑兵才会装备的好东西。而一些护卫之中的精锐,更穿的是“纹甲”,那是在中央常备军之中也只有营队级军官才能装备的好东西。

  这些马贼虽然被收编成了官军,但是毕竟在丹泽尔城这种小地方收编,夏亚也只是一个地方守备而已,能给他们装备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一些普通的地方守备军的军械,骑兵也不过就是一些简单的胸甲而已。主体都是皮质的,关键部位才能垫上几块铁片。

  眼看一下弄到了这么些好东西,众马贼顿时就争夺了起来。这些科西嘉总督府的护卫们使用的兵器也都是上好的货色,尤其是七八把精致的短弩,更是成为了马贼们的抢手货。这种短小精干的利器,带在身上轻便,拿起来发射的时候有迅速,而且这短弩的短程穿透力极强,二十步之内,连铁甲都能射透。

  几个马贼之中的头子毫不客气的就想一人弄上一把。

  可夏亚很快就阻止了这些家伙的乱哄哄的抢夺行为。

  “这些利器,若是分散了,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集中在一队人手里,临战的时候,一股脑发出去才够犀利,你们几个当军官的拿在手里不过就是炫耀而已,还不如揣一根烧火棍呢!”

  夏亚做主,挑选出了几个从前箭术比较好的,一人发了一把短弩,又给这些人穿上了原本那些精锐护卫的铠甲,单独编做了一队。其余人则分了剩下的东西。

  在林子里又耽误不少功夫,众多马贼才都变了模样,穿上了原来科西嘉总督府护卫的装束,加上穿上了一身华服的夏亚。

  只可惜那辆马车被夏亚砸坏了,车厢无法修复,不过两匹拉车的马却都是上等货。夏亚自己选了一匹当自己的坐骑,将火叉插在腰里,藏在褂子下,站在众人面前笑道:“怎么样?”

  几个马贼你看我,我看你,有说好的,不过也有人忍不住道:“姑爷的模样自然是不用说,够威风了。可怎么看,要是冒充这种富贵家的少爷,好像还缺点儿意思。”

  夏亚也是无奈,他的身材魁梧高大,英武不凡,若是穿上铠甲,就赫然是一个猛将之姿,装扮这种贵族子弟,却少了几分贵气。

  想了好久,一个马贼忽然一拍脑袋,从屁股后面的兜子里抓出一把白色的粉末来,笑道:“姑爷,我看那些贵族,都是脸蛋雪白的好像女人,你不妨抹些这个东西吧。”

  夏亚看这家伙手里白花花的一把,瞪眼道:“什么东西?”

  “石灰。”这马贼哈哈大笑:“刚才拦路劫道,本来准备撒过去迷人眼的,不过后来没用上,这些家伙就被咱们干趴下了。这石灰烧成很不容易,还是在梅斯塔城修城墙的时候,我弄到这么一小包,一直没舍得用。这可是好东西,杀人越货的时候,忽然这么一撒出去,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一不小心都难免着了道儿!”

  夏亚听得心中发毛,仔细看着手下这帮“骑兵”,心中忍不住叹气,这些个家伙,身上贼姓难改,野姓难除,一个个说起杀人越货的事情,就眉飞色舞兴高采烈……他妈的,老子这带的是什么兵啊。

  “姑爷,你弄些油搅和一下,均匀的抹在脸上,只能用油,可千万别用水。这石灰一沾水就烧起来了!”

  夏亚无奈,只能捏着鼻子,弄了些烤肉的油来,和了这石灰,在脸上抹了几把,一张脸倒是白了,随即身边的马贼看了看,又抓起两把来在夏亚的脖子和手臂等裸露出擦了擦,这样看来,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伙,却变成了一个面色苍白如同患了重病的人。

  几个马贼看了会儿,才叫道:“成了!这模样才有点贵族那种弱不经风的感觉。”

  夏亚给这些人鼓捣了一会儿,才摇头道:“好了,我们快走吧,但愿这天别下雨,不然老子可成花脸了。”

  下面有人问道:“姑爷,我们这是去哪儿干买卖?”

  夏亚眼睛一瞪:“什么干买卖!咱们这是去执行机密的军事任务!”

  这马贼唯唯诺诺,可明显那表情却大大的不以为然。

  夏亚无奈,也只能装作没看见,就道:“我们这么打扮,就算混进曼宁格的大营也有可能。可关键是,曼宁格那个家伙见过老子,当面可瞒不住他。不过我们也不用去曼宁格的大营,只要随便找一路奥丁人的队伍,上去搅和一番,然后趁机跑掉,这黑锅,就结结实实的栽上去了。”

  随即一帮马贼都换了衣服,大部分都装作了原来科西嘉总督府的护卫,而还有一些,则装作了押运那些运输大车的车夫。

  那运输车上的东西,夏亚等人都看过了,大多都是一些牛羊牲畜,还有十多桶上好的酒。此外还有几箱子金币。

  除非了牛羊牲畜和美酒之类的东西不动,那些金币么,夏亚自然毫不客气的截留下来,派了十个马贼先带着去了梅斯塔城去了。

  临走之前,夏亚看了看林子里的那些俘虏,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多杀人,但是我们这次的事情却不能漏了消息……唉,只能抱歉了……”

  留在树边看守俘虏的马贼们得了夏亚的命令,纷纷举起了刀子……………………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从林子里走了出去,一路朝着罗罗河的下游而去。

  罗罗河的这边科西嘉的地盘,这两天随着奥丁人的军队调动,科西嘉军方面也有动作,沿着河畔的几个村镇里都驻了一些军队以做防范,还竖了不少烽火台之类的,至于主力军队都设在了后面的二线城镇里策应。

  夏亚一行人大摇大摆的沿着河边的大路而行,一路上也经过了两个村镇,遇到了科西嘉守军,夏亚也不出面,就躲藏在了运输车里,只让一个马贼头子装成了总督府的护卫,拿着缴获来的那块卡罗斯家族的金徽章去。

  那些沿岸的小股军队,眼看这一队人穿着自家总督府的精锐护卫的装备,又出示了金质徽章,哪里敢阻拦?只能放行,还远远的派小队人护送上一段。

  至于有些军队是科西嘉总督次子盖亚的嫡系,也不敢阻拦,只能急忙送讯去回报。

  就这么走了足足一天时间,沿途过了三个村镇,四个哨卡,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看到了“尊贵的大公子奉命去对岸奥丁人的军队去谈判”。

  夏亚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直到第二天,才带着人过河,进入了奥丁人的地盘。

  罗罗河的河道上,原本有不少处桥梁,其中一处就在下游的一个村镇口,这里驻扎了科西嘉的两个营队。

  夏亚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过了河,就朝着对面的奥丁人的地方而去。

  奥丁人在河对岸倒是没驻扎多少军队,只有不到三百人的一股奥丁战士,不过巧的是,这伙人却颇有来历,是曼宁格的儿子莫尔卡的嫡系。

  奥丁人的军队之中架构粗陋,打仗成军的时候,都是族长一声令下,下面族内各头顶组织自己旗下的战士应召,军团之下,就是分为多少多少“旗”,这“旗”的概念也很繁杂,大的旗能有数千人,小的旗也有数百人的。

  莫尔卡身为曼宁格的儿子,自领一旗,也有两三千人了。不过此刻大部分都散出去到处劫掠去了。留守在河畔的只有这么三百多,随时监督对岸的科西嘉军的动向。

  夏亚一行人过河,很快就被阻拦了下来。这些奥丁人虽然凶狠霸道,但是听说似乎科西嘉总督的儿子亲自前来和谈,也不敢怠慢,就分出了一半的人来,半护送半监督的,领着夏亚一行人朝着西尔坦郡的首府进发。

  一路上,夏亚有令,手下这些马贼一个个都摆出了和奥丁人亲和的势头来,原本奥丁人还有几分戒备,不过这些马贼一个个都称兄道弟的,每停下休息的时候,都主动和这些奥丁人搭讪亲热,反正带着的运输车上,多的是美酒美食。

  这次来和谈,科西嘉总督也是花了不少本钱,知道奥丁人嗜酒,车上带的那十几桶美酒,可都是真正的总督府地窖里储存的上好的佳酿,拿出一桶丢到市面上去,只怕也能卖出百金的!原本这些上好的好酒,就算送到奥丁军中,也不是普通战士能享受到的,都是分派了送给曼宁格等奥丁军中的首领人物。

  夏亚却是慷他人之慨,路上随意就把这些酒桶开了,休息吃饭的时候,不要钱一样的就撒开了给这些随行的奥丁战士享受。

  这些奥丁人都是来自北国苦寒的地方,哪里享用过这种美酒!?这科西嘉总督府里的藏酒,酒味清冽醇厚,只喝得众奥丁人一个个口歪鼻子斜,只开了一桶,尝了一点,随后就立刻引起了哄抢!

  这些奥丁人很快就放松了警惕,反正都进入了自己的领地范围,周围都是自己的军队驻扎的地方,对方不过是一个区区百人左右的和谈的队伍,有什么好担心的?

  况且这些马贼听了夏亚的命令,一个个都放足了姿态,装足了孙子,将这些奥丁人当作大爷一样的伺候,马屁拍的震天响,再加上美酒惑人。

  不到半天时间,这伙马贼已经和随行的奥丁人称兄道弟起来。

  这么走了足足一天,眼看就快到了西尔坦郡的第一个重镇,这个重镇里驻扎了五六千奥丁守军,到了距离城还有五十里的时候,夏亚却不肯走了。

  他知道,路算是走到头了,再往前走,真的进了城,自己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立刻授意,找了手下马贼去和随行的这些奥丁战士的首领商量,只说停下休息,等天黑之后再进城。

  这些奥丁人原本不肯,走了一天一夜的路,虽然觉得这些科西嘉人软弱客气,但是却也觉得这些科西嘉实在脓包,拖拖拉拉的,队伍行走的速度缓慢,心中原本就轻视了很多。而且跑了这么远的路,谁都想早点到城里去休息,住进房子里,弄上热水好好的洗个澡才痛快。眼看都快到了,还停下休息个屁?

  不过夏亚也有主意,就干脆让人把随行的奥丁军队的首领请了来见面说话。

  这奥丁人一路喝了不少夏亚的美酒,也算客气了不少,夏亚说出停下休息,对方对然不满,但是只是客气的拒绝。

  夏亚叹了口气,就苦笑道:“这位勇士,我们也是有些苦衷。”

  顿了顿,他指着身后的那些运输大车,苦笑道:“我带来的这些美酒,原本都是要送给曼宁格族长大人的。这些酒可都是上等珍品,在我们拜占庭,价值一千金币一桶啊!”,这无耻的土鳖反正无所顾忌,开口就把这酒的价值又翻了十倍。

  奥丁人一听,顿时一惊!

  一千金币一桶?!那自己喝的哪里是酒,根本就是金子啊!!

  不过回想到那酒的味道醇厚,回味无穷,实在是自己生平没有品尝过的好东西,也不由得信了几分。

  夏亚继续道:“原本这东西都是要专赠给曼宁格大人的,可我看大家一路护送我们辛苦,我才下令开了两桶来慰劳各位勇士。却没想到大家喝的爽快,却不小心把这当作礼物的酒水一口给喝了大半……眼看这就要到地方了,可准备给曼宁格大人的礼物却进了咱们自己的肚子里,等见了贵方族长,我们却不好交待啊。”

  这话说的奥丁人顿时面红耳赤。奥丁人族中,族长的威信最重,这是传统,曼宁格在部族之中威信极高,巴沙克族里人人敬服,没想到自己却把族长大人的东西给私吞了……这奥丁首领又是内疚,又是害怕起来——奥丁人之中最重公平,部族之中的战利品都要公平分配才行,若是谁私吞他人的财物,就是重罪!

  想起曼宁格族长的威严和铁面无情,这奥丁首领顿时脸都白了。

  而夏亚说的还算客气,之说似乎喝了一半……其实那十多桶酒,剩下的也就最多三五桶不到了。

  这奥丁人头脑简单,一时却没想到关键:既然是贡品,你自己开了来给我们喝,怎么怪到我们头上?

  夏亚眼看对方畏惧了,就苦笑道:“我也是为难,原本送了这份礼物,是想取悦曼宁格大人,两家和睦。现在礼物都没了,叫我怎么做……我也不想为难各位,想来想去,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什么?!”

  眼看这位科西嘉的贵族大少爷有办法,这奥丁首领立刻巴巴的追问起来。

  夏亚故作为难,低声道:“送礼这种事情么,送少了,反而不美。与其少送,却不如不送!反正我车里还有别的礼品,不如我就做主,在礼物单上,把这些酒给划去了吧。这些桶么……也就地扔了!咱们只当这些酒从来不存在过,如何?反正这里就是你我的部下,和谈之后,我自然带着我的人回去,而您的手下,只要您嘱咐一下,让大家嘴巴紧一些……谁会知道这些原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呢?就当作是我交了您这个朋友!如何?和谈的时候,还请您给我多美言几句吧!”

  这奥丁人听了,顿时大笑起来,看了夏亚两眼,笑道:“不错不错!你这个拜占庭人有意思!原本看你一张脸白得像死人,老子还有些不喜欢你。不过你这人说话倒是好听!”这奥丁人斜着眼睛看着夏亚,此刻他反正只管答应……至于和谈美言什么的,他一个小小的百人队长,哪里有那种插话的资格?不过不妨先答应了这个科西嘉的贵族少爷再说!

  可随即这个奥丁人却又笑道:“这个……桶都扔了,也好办,不过……现在还剩下几桶,难道……”

  夏亚哈哈一笑:“看看天色还早,大家就地休息,咱们把这剩下的美酒享用了,然后轻装上路吧!进了城之后,你不说,我不说……这个……嘿嘿……”

  奥丁人大喜,顿时就答应了,转身回去,吩咐手下人停下队伍在路边休息。

  夏亚又派了马贼们搬出了剩下的酒桶出来,分派下来,让奥丁人们享受。

  这些奥丁人一路上已经吃了夏亚等人好几顿了,这最后再多吃一顿,只当也不算什么。而且此刻已经距离自己的重镇只有几十里远,哪里还有什么担心的?

  一百多奥丁人的战士,分不过四桶半的好酒,以奥丁人平曰的酒量之豪,还有些分不过来,险些就争得打了起来。

  美酒入口,夏亚还下令从车上弄下一些牲畜肉食下酒,这吃喝的就更顺畅了。

  奥丁人围在一起,三三五五的正在痛快吃喝,却也有人奇怪:之前的吃喝时候,这些科西嘉的人还和自己一起呼喝畅饮,可此刻却不过来抢东西吃了,倒是都老老实实的在一旁观望。

  到了后来,食物渐渐殆尽,酒桶也快见底了,倒是那个奥丁首领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吃了喝了人家的东西,总要意思一下,就亲自端了一个盛了酒的头盔走到了夏亚面前,笑道:“只看着我们吃喝,也有些过意不去,这位科西嘉的兄弟,也一起喝两口吧。”

  夏亚站在那儿眯着眼睛笑:“前面几顿么,一起吃喝是可以的……不过这最后几桶酒么……却是我早就加了料的……你们能喝,我们可不能喝啊……”

  才说完,这个奥丁首领就觉得话里有些不对,正要开口说什么,一阵风吹过来,只觉得头昏脑涨,双腿发软,咕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手里盛着酒的头盔也丢在了一旁……此刻坐在那儿吃喝的奥丁人,一个个早已经东倒西歪,有的懵懂的,只是茫然,怎么这顿酒喝的如此厉害,不多会儿就晕成了这样。有反应快的奥丁人觉出了有些不对,但是想站起来的时候,稍微一用力,就软软的摔了下去。

  只有少数七八个喝酒少吃肉多的,勉强爬了起来,就去抓武器……“兄弟们,干活了。”

  夏亚抱着膀子站在那儿,轻轻笑道。

  旁边众多马贼一个个都带着狞笑,拔出刀剑来扑了上去……没有惨叫,几乎都没有什么像模样的抵抗。百十多个奥丁人,都早已经软在了地上,被如屠宰猪羊一样的轻易就杀了。剩下一些勉强还有抵抗能力的,在众多马贼的攻击下,一轮短弩射过去,也就没了命。

  夏亚看了看天色,立刻道:“动作快一点!干活了!”

  众多马贼纷纷忙碌起来,就在大路边上的树林里,将这些奥丁人的尸体重新摆放了一遍,然后又纷纷卸车,那些大车里面,原本就藏了一些科西嘉总督府护卫的尸体,其中一个尸体,还是可怜的那位死鬼公子的……留下了大部分的尸体,却只将那个死鬼公子的尸体带在了车上,夏亚重新脱下了衣服,还故意染了些血在上面,派了一个马贼捏着鼻子,将那衣服重新给已经损坏的不成样子的死鬼公子的尸体套上……最后众人上了马,留下所有的马车都不要了。然后集体在树林里点了一把火……夏亚领着众人就快马飞速的朝着罗罗河的方向奔驰而去……这树林的点了火,火势烧了起来的时候,过了会儿,远远的才被远处的那个奥丁人的重镇里发现,等派了巡游的奥丁战士过来查看的时候,夏亚等人早跑得远了。

  当奥丁人的巡逻战士看清了这里的场面,到处一片狼藉,有烧了一半的马车,地上的尸体有自己人,也有穿着科西嘉军队装束的……这一下非同小可!奥丁人眼看居然有自己一方的过百的战士如此横死在了自己的地盘,而现场还有科西嘉人的尸体?

  很快就有上千的驯鹿骑兵出城,沿着大路上的马蹄印记飞速追赶了下去…………却说夏亚带着一帮马贼全力奔驰,一天不到的时间,就重新回到了罗罗河畔的那个过河的桥梁之地,原本这里还有驻扎的奥丁军队,眼看夏亚这批人,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有一些惊奇。

  可夏亚带着大队的马贼,远远的奔驰而来,冲到了面前,夏亚领头忽然发了一声喊,喝道:“给大公子报仇!!”

  呼啦一下,大队骑兵就冲进了奥丁人的把守桥梁的队伍里,奥丁人在这里原本人数就少——原本就分出的大半的兵力沿途监督护送夏亚等人,都被干掉了。

  此刻匆忙迎战,却被夏亚等人轻松就突破了,然后杀了十多个,冲上了桥梁过河去了。

  对岸的科西嘉军队原本就严密的监视着,眼看对面有自己家的军队杀过来,突破了奥丁人的防线过河而来,看装束却是一天前才过去的那些护送大公子的护卫,不由得都惊动了起来。

  夏亚带着队伍杀过了桥梁,后面的奥丁人在混乱之后,已经组织起来了队伍,就要压过河来追杀。

  夏亚过了河,迎面就冲进了科西嘉军队的队伍前,扯开嗓门,纵声悲呼:“奥丁人凶残贪婪!贪图我们送去的礼物,见财起意!半路劫杀了大公子!众兄弟,为大公子报仇!杀了这些奥丁人啊!!”

  这些科西嘉军队被夏亚一嗓子喊得全部都懵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夏亚就已经带人冲过了他们的队伍,却停了下来,将那位死鬼大公子的尸体丢在了地上,然后也不停留,纵马就朝着侧面奔驰而去。

  科西嘉军队的长官心中混乱,一时间忘记了阻拦,赶紧上去让人把那尸体搬了回来,尸体早已经面目全非,但是身上的衣服和妆饰却是让人心惊!除了大公子,谁还会穿成这种模样?

  再想拦住夏亚等人问清楚情况,奥丁人却已经杀过了河来。只能硬着头皮组织手下人死死抵抗阻拦……一时间,沿着这条桥梁,双方激烈的打了起来,刀来剑往,杀的不亦乐乎,夏亚却早已经带着人冲过了河防,沿着小路奔驰而去……一路冲过几个哨卡和村镇,遇到科西嘉的小股守军,夏亚也不停留,只带着人狂奔,一路高呼呐喊,只说是大公子被奥丁人贪图财物害死了,自己要带人赶紧回总督府报信,路上的军队都被这消息惊呆了,又看见远处河畔烽火台上燃起烽火,显然是奥丁人过河侵犯了,哪里还敢阻拦夏亚?任凭夏亚带着一行人就远远离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