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专业劫道】

   这条小路正从树林之间穿过,两旁的地势略微有些高,林子也甚是严密。

  夏亚等人在那个领路的马贼的带领下,就躲藏在了小路两旁的坡子何树根后藏好了。

  这些马贼显然都是做惯了这种买卖的老手,不需要夏亚的吩咐,就一个个分派着任务忙碌开的,张弓的搭箭的,还有人飞快的在那小路前拉下了细细的绊脚绳索,都用黑漆涂过了,在这光线有些暗的林子里,若是不走近了,也看不出来。

  剩下的又分出两个腿脚灵便的跑到前面是探路,分出两个跑到林子远处去把风。剩下的则和夏亚一起伏在小路两旁的林子里,各自都机灵的寻了树根后岩石旁各种隐秘的地方藏好了,不用人吩咐,一个个屏息静气,只等目标上门。

  看着这帮子已经穿着帝国骑兵装束的家伙们如此熟门熟路的干好了一切活儿,夏亚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些家伙,说起这种拦路劫道的勾当,一个个更是摩拳擦掌兴高采烈眉飞色舞。

  还有人准备了几大包细细的沙土,只能目标来了,就丢出去来混淆对方的视线。

  “妈的,看来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比老子专业啊。”

  土鳖心中暗暗揣摩。

  本大爷当年在野火原上,潦倒的时候,也考虑过干干这种兼职劫道的活计,却远远没有这些专业的家伙来的更熟门熟路。

  正想着,就听见前面道路的方向,远远的传来了几声如鸟儿鸣叫的呼哨声,众马贼听了,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旁边就有人轻轻拉了夏亚一下,压低了嗓门道:“前面的兄弟报信,兔子进套来了,大人。”

  过了会儿,远远的,树林里的这条小路,远处就听见吱吱嘎嘎的车轮动静,几辆满载的大马车就进入了众人的视线,那马车的前面还有几个身穿皮甲,持刀挎弓的骑兵在最前面,一看这情景,众人连忙将身子又压低了些。

  渐渐的队伍大部分都进入了大家的视线,这队伍人数并不算太多,十多辆大车,果然都是满载,上面铺了厚厚的皮料垫子,也不知道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护卫的骑兵大约有四十五骑,除了前面的七八个开路之外,大多都集中在了马车车队的后面。

  而就在骑兵之后,一辆精致的四轮马车,两匹上好的马匹拉着,那马车制作精良,木料用黑漆刷的又黑又亮,显然不是普通人的身份能坐得了的。而在这马车周围,更是簇拥了二十名骑兵,一个个都是穿着轻铠,马上挂着马刀,更有十人,居然马鞍上还挂着少见的军用的短弩。

  一看那短弩,夏亚顿时就精神一振!能配制这种希罕货的人,显然那马车里的人身份不凡!

  当这队伍渐渐的走到了埋伏圈的时候,忽然一声呼哨从两旁响起。

  随后就听见轰隆隆两声,在队伍的前后两端,路旁的两三棵大树被放倒了下来,粗壮的树干,顿时将这队伍的一头一味的道路给死死拦住!

  这车队里的人顿时惊动了起来,可小路两旁,树木林间,岩石土坡后,众马贼纷纷跃了出来。当头就一轮箭雨射了过去,听见几声惨呼,顿时就有十来个骑兵落马。

  这些护卫骑兵顿时忙着圈住受惊的战马,正要反击,头顶上就几个大沙包就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顿时灰土沙砾漫天,不少骑兵一下就被迷了眼睛。

  周围都是一片喊杀的声音,这些马贼又放了一轮箭,就有人拿着武器从两旁蜂拥而下冲了过去。

  这小路原本就狭窄,前后都有大树将道路封堵死了,还有骑兵驰突纵马往前奔,可没跑几步,马蹄挨上了地上的绊索,顿时就呼啦拉的倒了下去,又赶上的马贼顺势就是一刀,捅进脖子上的铠甲缝隙处,顿时一窝子鲜血飚了出来……众多马贼大呼小叫的冲下去,一个照面,剩下的护卫骑兵就已经不足一半了,众骑兵被局限在了这么狭窄的空间里,马匹无法驰骋,施展不开。这些马贼分派得极为调理分明,留下了五六个在两旁施冷箭,剩下的冲进人堆里挥舞刀子就乱劈砍。对方的护卫骑兵动弹不得,坐在马上居高临下试图抗拒,却都要弯腰才能够到地上的敌人。

  惨叫纷纷之中,片刻之间,前队的护卫骑兵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家伙显然也有一些是训练有素的,眼看落入困境,剩下的那些却发了一声喊,一起聚集到了那辆华贵的马车周围,有的精锐的护卫就取下了短弩来和马贼对射。

  这种军用的短弩,制作精良,射速又块,拿在手里也小巧灵便,不用张弓瞄准,那短弩箭装的又是三连发,顿时冲在前面的马贼就倒下了四五个。

  骑兵们纷纷下马,围着马车结成了阵列,一时间局面居然隐隐的有了僵持的样子。

  远处的马贼虽然也用弓箭射击,但是对方有了阵列,还举起了骑兵的小手盾来,簇拥在一起,而且明显剩下的这些都是精锐,死战不惧。众马贼又碍于对方犀利的短弩,一时间冲了两次都没挨近,反而死伤了好几个。

  夏亚在后面看得清楚,忽然就大叫一声:“兄弟们退后,看老子的!”

  马贼们听了后面的呼喊,本能的后退了些儿,忽然就听见头顶上呼的一声风响,一个巨大的黑糊糊的影子从头顶划了过去。

  轰的一声,就看见一块桌子大的巨石头从后面飞了过去,正命中的那辆马车顶。

  那马车旁原本站的两个骑兵,顿时就被砸的脑浆迸裂!

  马车的车厢眼看顶都裂开了。

  夏亚在后面拍了拍手,扭头看见身边地上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岩石,几步过去,弯腰双手下探抱住,吐了口气,轻轻松松就举了起来!

  这石头足足有门板那么大,没有一万斤只怕也有五六千了,夏亚举在手里,双臂和眼睛里隐隐的泛着一股子红光,大喝一声,呼的一下,那巨石飞了过去。

  就听见咔咔一阵巨响,那辆马车再次被命中,马车的车厢完全被砸的塌了进去,木板碎裂纷飞。旁边不少护卫被波及,顿时又有两三个头破血流血肉横飞的。

  众多马贼顿时一阵欢呼,只觉得自己这位新的首领果然神威过人!

  却忽然听见对面传来一阵凄厉绝望的呼喊。

  “大公子死了!大公子死了!!”

  夏亚抬头看去,就看见在那已经剩下了半扇的马车车厢里,石头压着几片碎裂的车厢木板,下面正压了一个人。那人上半身压在石头下,只剩下双腿还露在外面,身上的袍子倒是明显是华贵的质地,看那形状,只怕上半身已经成了肉泥,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身上的鲜血哗哗的顺着往下流淌。

  一听对方这悲凄的呼喊,夏亚顿时一挥手,拔了火叉就往前窜:“兄弟们上啊!留下一两个活口问话就行!”

  这些剩下的护卫虽然是精锐,但是马车里的人横死,显然对他们的士气造成了毁灭姓的打击,不到片刻就崩溃了,剩下的人眼看死伤过半,都纷纷把武器一扔,抱着头跪了下去投降了。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夏亚让人押了两个满脸血污的俘虏上来问话。

  那两个俘虏都是面如死灰,身上的装扮显然也是骑兵之中的军官模样,开口就道:“主人死了,我们就算回去也是一定没有活路的,你们要杀就杀吧。”

  夏亚眼珠转了转:“我问你们话,如果老实回来,我不杀你们,还给你们点钱财放你们走,怎么样?”

  两人听了,都明显露出了几分期望的眼神来。

  “我问你们,看你们的装扮,难道是科西嘉军中的人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叹了口气:“不错,我们是科西嘉总督府的近卫,我是总督府卫队骑长,名字叫古安。”

  “科西嘉总督府?!”夏亚顿时眼睛一亮。

  随即他又盘问了会儿,等两个俘虏说清楚之后,夏亚哈哈一笑,用力一拍自己的大腿,面色古怪,眼神里隐隐的有几分热切兴奋的光芒。

  “他妈的!难道真的是老天保佑?这随便路上干一票劫道的活儿,就把科西嘉军区的大公子给干死了?”

  立刻派人去清理那马车,把尸体搬出来。

  那尸体上半身已经模糊不可见,一个脑袋就如同烂西瓜一样,但是身上的衣服料子却是明显不是常人能穿的,又在怀里搜出了一枚金质的家族徽章来,也是科西嘉总督卡罗斯家族所有。

  这就不会错了。

  夏亚心中狂喜,却耐着姓子又反复盘问了两个俘虏几句,最后才终于放了心。

  派人把两个俘虏捆了,和其他的俘虏看管在了一处之后,夏亚召集了马贼里的几个头子过来商量。

  “这是科西嘉总督的大儿子,正是要去奥丁人大营去谈判的。我们在中间煽风点火,两家已经快打起来了。这死鬼是去当和事姥的,却命不好,给咱们干死在这里了,哈哈哈哈……”

  下面有马贼头子就笑道:“姑爷,看来神灵保佑,这死鬼公子在这里死了,没有他去谈判,两家一定会打得头破血流了!”

  旁边也有人笑道:“不错不错,咱们看来是没有白白辛苦,这下就躲在一旁看戏就好了。”

  夏亚在一旁摸着下巴“嘿嘿”的笑了好一会儿,眼珠乱转,过了会儿,他严肃的摇了摇头:“不对不对,现在奥丁人不过是虚张声势。曼宁格那个老东西虽然骄横,却不是没脑子的。他不过就是护短,故意做做样子,吓唬一下科西嘉人而已。他是有大局观的,不会擅自真的开战。”

  看着众马贼茫然的眼神,夏亚却诡异一笑:“他们不打,老子却有办法,让他们非打不可,想不打都不成!”

  有马贼头子问道:“姑爷,你这话怎么讲?”

  夏亚此刻心情大好,连对方喊自己“姑爷”这种称呼也不在意了,神秘一笑:“你们想啊,奥丁人不打,我们却可以逼科西嘉人动手!”

  “这怎么逼?”

  土鳖怪笑:“哼,科西嘉总督的大儿子,死在了奥丁人手里。嘿嘿,这么一来,科西嘉总督就算再能忍,自己亲儿子死在人家手里,这总忍不下了吧?”

  下面还有马贼没头没脑,有人就叫道:“夷?姑爷,这个什么死鬼大公子,明明就是咱们干掉的,怎么是死在奥丁人手里的?”

  旁边有机灵的就用力拉了这人一下,开口笑道:“姑爷说是死在奥丁人手里的,自然就有了法子让这人是死在奥丁人手里,对吧姑爷?”

  夏亚眯着眼睛,摸了摸鼻子,然后一指旁边那尸体:“把这个死鬼什么公子的衣服扒了,去打点水来,把衣服洗干净了!”

  顿了顿,又笑道:“还有那些俘虏,和那些死了的护卫,派几个兄弟,把他们的铠甲和武器都搬过来。”

  虽然还有人不明白,但是马贼之中有一些机灵的,已经隐隐的猜到了这位姑爷打的什么主意了。

  忙碌了会儿功夫,就有马贼拿着湿漉漉的衣服来给了夏亚,上面的血迹倒是清晰的差不多了。果然是上好的料子,清洗之后,这污迹倒是去得七七八八了。

  夏亚将这衣服湿漉漉的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在原地转了个圈,笑道:“你们看,老子像不像个富贵人家的大少爷?”

  他这家伙出身草莽山野,全身上下哪里有半分贵族气?不过周围这些马贼都是老粗,人人都笑道:“不错不错!姑爷自然是英明神武,别说冒充个贵族了,就算是当皇帝也不差的!”

  夏亚哈哈一笑,这些马贼说话没有顾忌,他这个土鳖听了也没多想什么,却呸了一声:“妈的,老子只是一时冒充而已,冒充那个死鬼什么卡罗斯总督的儿子,也是亏得大了!不过也没关系,这次冒充他儿子,下次冒充他老子,不就找回来了么。”

  顿了顿,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些贵族家伙,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我还要打扮一下才行……”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