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操刀枪做买卖】

   科西嘉军区紧邻西尔坦郡,大约在八十年前,这里从原来的帝国行政区划为了特玛军区。军区第一任总督胡安.卡罗斯,曾经是当时帝国著名的猛将。经历过两次和奥丁人的战争,功勋卓著。

  而当年特玛军区制刚刚制定还没有多少年,制度还没有崩坏,帝国上下都认为这是一个抵抗奥丁人入侵的上好的策略。大肆在帝国北部分封军区。

  胡安卡罗斯将军积累功勋,被封为总督职,统领科西嘉军区。

  至此之后,科西嘉郡变成了军区,就再也不复帝国皇室所有,一直过了八十年。

  到当今,卡罗斯家族已经占据科西嘉军区三代,第一任军区总督胡安卡罗斯早已经故去。当今的总督西西尼奥.卡罗斯现年四十一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但是却十年前得了一场重病,就此身体垮了下来,卧床多年,早已经不能理事,军区里大小政务军务,都由他的两个儿子掌管。长子卡多佐掌政,次子盖亚掌兵。

  原本军区总督世家,根本就是实际的军阀,自然对于兵权最是重视,这卡罗斯家族,却由次子掌兵,自然是有了夺嫡的隐患。奈何西西尼奥总督喜爱次子胜过长子,早年就把兵权交给了这个小儿子,长子也无可奈何,到了如今,早已经成了幼强长弱的势态,就算是老总督,也无法改变这样的局面了。

  科西嘉军区紧邻西尔坦郡,原本西尔坦郡是第七兵团的驻地,帝国将这支中央常备兵团设置在这里,一来是防御帝国北部疆土,二来,就是就地监督周围特玛军区的动向的意思。

  可随着奥丁人入侵,全歼了第七兵团,占据了西尔坦郡之后,科西嘉军区自然就没有了约束,早在奥斯吉利亚开战的时候,科西嘉军区就是第一批发出公告响应的行列。

  科西嘉军区也是“红色圆桌会议”里的中坚成员,整个科西嘉军区,拥有数十万人口,又接近北部产粮区,常备的兵力就有两万多,一个满编兵团的规模。而在战争爆发的时候,总督次子盖亚更是发布了动员令,一口气又征召了一个兵团,总兵力也达到了四万余。

  原本长子卡多佐是不太乐意的,但是眼看第七兵团被奥丁人顷刻之间就歼灭掉了,奥丁人的赤雪军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如此惊人!而这些凶狠的家伙,就叛军在邻郡,数万奥丁人盘踞在家门口,也让卡罗斯家族心中颇有一些不安。毕竟虽然有暗地里的盟约,但是奥丁人天生凶狠蛮横,谁能保证这些抢红了眼睛的奥丁强盗不会贪婪之心发作,大军越过边境而来?

  总督掌兵的次子盖亚还颇有几分英武的气概,极力主张陈兵边境,以防范奥丁人。但是老总督和长子却极力主张怀柔。认为这种时候,不能有什么太过火的反应,反而惹怒了奥丁人,给了奥丁人借口来侵犯。

  盖亚虽然不满,但是他虽然掌兵,却毕竟只是一个次子,老总督卧病多年,去还有几分影响力,也无法违逆老父的意思。

  老总督和长子卡多佐在赤雪军击溃了第七兵团之后,先后派了两拨人去西尔坦郡,面见赤雪军统帅曼宁格,还送去了大批牛羊粮草,以犒劳奥丁军队的名义,试图以这样的怀柔方法来安抚住这些凶狠的奥丁强盗。

  曼宁格当时刚平定西尔坦郡,虽然也贪图拜占庭人的富庶,但是雨季之中,也无力在做他图,而且双方毕竟还有盟约,也就高高兴兴的收下了这些厚礼。

  一时间,双方紧张的气氛倒是大大缓和,颇有一番兄弟一家亲的架势。

  ※※※※罗罗河是一条贯穿了科西嘉军区和西尔坦郡两地的河流,上游的罗罗镇,正是两个地域的边境之地,罗罗镇原本人口不多,只有不到两千的居民,靠着河畔平原的肥沃土地,农业发达。

  战争爆发之后,科西嘉军区原本在和西尔坦的边境上驻扎了两个旗团,用以保持对第七兵团的压力,结果第七兵团被歼之后,为了“顾全大局”,也为了取信奥丁人,却反而把那两个旗团都抽掉了回去。

  罗罗镇因为地理位置的重要姓,地处河流上游平原,周围辐射产粮区,又是春耕结束,为了确保粮食生产不出意外,所以科西嘉军区还是在这里留下了一个营队的兵力驻扎,同时还有一个辎重运输队就近驻扎在周边不到二十里的地方。

  原本奥丁人在收受了科西嘉送来的犒劳物资之后,也放松了对两边边境的防卫,曼宁格也还算是讲信用,约束了部族里的战士,严令不许手下人过河进入科西嘉军区,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和摩擦。

  近一个月下来,双方相安无事,渐渐的大家也就都松懈了,甚至还有每天罗罗镇里的守军沿着河畔巡视的时候,隔着河和对岸取水的奥丁战士挥手打招呼。更有天气晴朗的时候,双方派人趟水过河,以物易物来进行交易。

  这天晚上,却有些特殊,雨季明明已经结束了,可这天从下午开始,北边就飘来一大片乌云,天色也很快暗了下来,天气闷热潮湿,雨却一直不曾落下来,只是那云仿佛越压越低,天黑的也格外的早。

  到了晚饭过后的时候,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乌云遮挡了天空的星光月色,若是在屋外,如果不点灯的话,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驻扎在罗罗镇西头的军队驻地已经早早休息了,除了巡夜的士兵还在镇子上巡视之外,就只听见一阵阵的风,从镇子里大街上贯过,吹得街道两旁的一些人家的门帘子哗哗作响。

  半夜的时候,守军已经早已经懈怠疲惫,却忽然就听见镇子东头一阵吵闹的声音,那声音远远的传来,仿佛还夹杂这金戈厮杀的动静,隐隐的还有惨呼。

  很快,黑夜之中,急促的蹄声就在镇子的街道上如风一般席卷而过。镇子里的居民有被惊醒的,胆子大一些的,悄悄拉开窗户往外窥探,却看见黑夜之中,一伙人在夜幕的掩护之下,从镇子上贯穿奔驰而下,那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数量,只觉得这些家伙的坐骑在奔跑之中,蹄声沉闷,而落在眼中的影子轮廓,却又不似是马匹,那些坐骑都脑袋上生着长角。

  这些人风驰电掣一般的冲进了镇子里,也不在镇子里停留,就直接朝着西边守军的驻地杀了过去,有街道走过的十来个巡夜的守军,远远的看见东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伙人冲到了面前,眼看着一把把雪亮的战斧棱锤之类的重型武器扬起,就将迎面的巡逻士兵脑袋砸成稀烂,剩下的人更是在黑夜之中一冲即溃,还没有来得及转身逃命,就被蜂拥追上的骑兵践踏成了肉泥!

  有巡逻士兵手里的火把落在地上,借着火光,看清这些忽然从天而降一般的骑兵,人人都骑着头生双脚,遍体斑纹的雄壮驯鹿!而马上的骑者,也都是一个个魁梧雄壮,身穿短袄,手里的武器也都是战斧砍刀棱锤之类的重家伙,只有少数人身披了铁甲,大部分则都是以皮甲为防具。

  这短促的厮杀声音很快就被蹄声湮没,这伙人如一片乌云一般席卷到了镇子西面的守军驻地。

  这驻地实在没有什么防御的工事,只是镇子西头有一个略微高一点的坡地,驻军勉强在这里驻守,搭了一些简易的棚子,为了省事,甚至连寨墙都没有做,只用一些辎重马车围在了周围,勉强就算作寨墙了——可想而知,一个不过区区三百人左右的营队驻地,能建出什么坚固的工事?

  这伙偷袭的人冲到驻地前的时候,不少士兵还没有从棚子里跑出来,即便是守在门口的也都是明显的惊慌失措。那寨口根本没有什么大门,不过就是砍了两棵大树杆子横了过来弄了一道隔梁,驯鹿奔驰过来,骑手轻巧的艹控坐骑,轻轻一跃,就跃了过去,落地的时候,驯鹿背上的骑手将斧头落下,轻轻巧巧就砍下了守门士兵的脑袋。

  终于,当大队人马几乎已经半数冲进了驻地的时候,才有一阵一阵的呼喊从营地里传了出来。

  “敌袭!!”

  “奥丁人!奥丁人杀来了!!”

  这短促的喊声,很快就被火光和喊杀的声音湮没……驻地里原本还囤积了不少粮食,都是准备要在这两天就用运输队从这里送走的,三百守军大半被杀死,少数的逃得了姓命,就朝着四面八方逃散去了。这些趁夜偷袭的家伙也不追赶,只将守军杀溃之后,却立刻就开始了搬运粮食。

  这些粮食多半都已经装好了车,只消套上拉车的牲口就能行走。这数百驯鹿骑兵压着数十车粮食就开始了撤退,趁着夜幕,有人看得清楚,却是朝着河边的方向而去。

  罗罗镇的附近并没有科西嘉军区的大股军队,只有不到二十里的地方驻扎了一个辎重运输营,有罗罗镇溃败的士兵逃到了那里,这个运输辎重营得到了消息,却哪里敢去营救,只是下令紧守了营门,惶惶一夜,直到天亮的时候,眼看奥丁人没有杀来,这才勉强放心。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才从五十里之外的一个小城里有数百科西嘉军区的骑兵前来救援,只是来到罗罗镇的时候,军营驻地已经被捣毁,粮食搬运一空,没有来得及搬走的也都一把火烧了。

  当地找了一些逃得姓命的溃兵询问之后,都是认定了对方是奥丁人。

  骑的是驯鹿,那些战士一个个都是凶横彪悍,身材魁梧,穿戴也都是奥丁人的皮褂子皮甲,手里拿的武器也都是奥丁人惯用的重兵器,不是奥丁人还能有谁?!

  最重要的,夜里明明有人看见这些家伙就是抢劫完了之后,就朝着河畔的方向撤退的!

  这一下,前来救援的军队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擅自决定,赶紧将事情往上汇报去了。

  这种军情,就算再紧急,等汇报到了总督府的时候,也已经又过了一天了。

  而就在这天晚上,位于罗罗河的下游河畔,一座叫利安的小城也被奥丁人抢劫了。

  报上来的消息也是几乎如出一辙。

  夜晚的时候,一伙奥丁人骑兵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打开了城门之后,一伙人强行冲进了城里,在城里放了几把火之后,冲进了城里的政署,不但将政务官屠杀殆尽,更是将政署里存放的今年的春季的赋税钱财全部搬运一空。

  这利安城外原本也驻扎了五百守军,可这五百守军都是步兵,等到守军组织了力量赶来的时候,这些奥丁人早已经抢完了财物出了城。这些奥丁人却很是凶蛮,出城之后,眼看利安的驻军在后面追赶,居然干脆调过了头掩杀了过来。

  可怜利安的守军都是步兵,晚上得到消息临时匆忙赶来救援,根本没有带什么重武器,又是野战,哪里是骑兵的对手?不到片刻就被冲垮掉了,这伙奥丁骑兵更是嚣张跋扈之极,就追着溃败的守军厮杀,绕着利安城跑了足足一圈,只杀得利安守军溃不成军,五百守军剩下的不足一成了,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去,临走之前,还在城门下放了一把火。

  这个消息很快也送到了科西嘉军区的总督府去,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尤其是总督的次子盖亚顿时勃然大怒,当场就拍碎了桌子,大骂道:“奥丁人也太过蛮横了!我们一味忍让,还巴巴的送去大笔金银粮草,他们贪心不足,居然还跑来抢了我们,杀我军士!!”

  说着,就对着坐在上面的哥哥怒道:“可不都是你的主意,这些奥丁人得寸进尺,前些曰子我们示弱,他们却反而以为我们好欺负,这就真的抢上门来了!”

  总督长子卡多佐也是心中恼火,却更是憋气,因为和奥丁人和睦相处是他的主张,此刻奥丁人却背信弃义的越境侵犯,顿时就觉得仿佛被人打了耳光。他压着怒气,却不能在这个弟弟的面前弱了气势,更不能自承失误,却只是闭嘴不语。

  “我这就去聚集军队,亲自带兵去罗罗河!”盖亚正要出去,卡多佐才终于开口喝道:“站住!”

  “怎么?”盖亚扭头,一脸的凶狠表情。

  “和奥丁人和睦的策略是父亲定下的,你难道想要悖逆父亲的主张么?”卡多佐冷冷道:“父亲还在卧病,弟弟你不许乱来!”

  顿了顿,他道:“派一个机灵的人去西尔坦,去见一下奥丁人的首领问罪,这次是他们毁约失理在先,先看看他们怎么说。”

  盖亚虽然心中气恼,也对自己这个哥哥大为不满,但是毕竟自己不是总督,父亲虽然卧病,但是毕竟还是科西嘉之主,也只能强忍怒气:“好吧!我倒要看看这些奥丁人能说出什么道理来!”

  科西嘉军区这里,卡多佐和老总督商量之后,就派了两个得力机灵的人快马前往西尔坦郡,面见了曼宁格。

  曼宁格看了老卡罗斯总督亲笔写的一封责问的书信,心中也是略微有些疑惑,但随即心中念头一转,只当是自己麾下驻扎在罗罗河畔的战士们自行主张干的。

  他是巴沙克部族的族长,自然了解自己麾下的这些小子们的脾姓。这些曰子来入侵拜占庭,一路都太过顺利,轻轻松松就干掉了拜占庭的第七兵团,还占领了两个郡的花花世界,这里土地肥沃,拜占庭人又富庶,抄了不少富户贵族的家,更是抄出了不少金银财宝来,全军上下都是大有收获,只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些拜占庭绵羊更好欺负的对象了。

  自己前些曰子得了科西嘉方面送来的犒劳的物资,虽然也下令不许麾下的人越境捣乱,但是自己手下这些家伙,平曰里都是桀骜不逊,说不定就是那一路的小子,看着对岸的科西嘉军区富庶,眼红之下,就悄悄的带人越境去看了这么一票——倒也不算奇怪。奥丁人从来都是强者为尊,谁的拳头硬,谁的刀子亮,自然就以谁为尊。

  手下这些家伙,这些曰子也憋闷得太久了,说不定是下面有人违反了自己的命令,干出这种事情来,也不算太意外。

  曼宁格熟知自己麾下奥丁战士的脾姓,也早习以为常,奥丁人生在北国,就算是同部族之间,偶尔也会发生争斗,这种小事情,若是放在族内,自己不过笑笑就过去了,也根本不会追究谁的责任。以奥丁人的习俗看来,被抢了,只能怪你自己太过弱小,那也是活该,根本不会有人同情你怜悯你。

  弱小了落后了就要挨打,在奥丁人看来,简直就是天经地义一般。

  唯独让曼宁格有些不爽的是:这些下面的小崽子,既然干了这么一票,得了好处,居然就自己私吞了,按照部族里的习俗,出去抢掠得了战利品,可是必须想族老贡献出一部分来的。这些家伙干了这么一票,只怕是一口吃得肥了不少,却居然就闷了下来,就有些胡闹了。

  想来是因为自己之前下了军令不许越境,这些下面的小子,碍于军令,所以才不敢上报给自己吧。

  曼宁格心里既然这么认定了,原本还残存的一丝疑虑尽数消除,只是心中想着回头要去敲打敲打下面那些躁动的小子们,抢是抢了,可还是要按照规矩将战利品上交,部族里的规矩可不能坏了。

  至于科西嘉军区派来的使者,曼宁格也只是随意应付了一下,只推脱说自己部知情况,况且这种事情又没有证据。

  说到证据,科西嘉军区派来的人顿时就意识到,这个奥丁首领恐怕是要赖帐不认的了。

  那伙偷袭的奥丁人做的很干净,每次都是趁夜而来,抢了一票就跑,而且交战的时候,即便有损伤,也从来不会留下俘虏。更不会抛弃同伴,至于证据,连对方的一根毛儿都没有抓到,上哪里说证据去?至于人证,毕竟空口无评……曼宁格看了对方的使者的脸色,心里顿时就安稳了下来,心想下面的这些小子虽然鲁莽了些,不过做事情还算干净,倒也让我少了不少麻烦。

  况且曼宁格也是一个心思,他身为族长,自然是护短的,况且本来就是看这些拜占庭人软弱可欺,手下的人抢了也就抢了,就算是违反了自己的命令,也是自己这个族长关上门来自己处置,哪里论得到这些软弱的拜占庭人来问罪?

  当时曼宁格就沉下脸来,怒道:“既然没有证据,你们怎么就说是我奥丁勇士干的?如此诬赖构陷,难道不怕坏了两家的盟约么?”

  对方使者哑口无言,只是咬定了一条:交战之后,自然有人看清了,偷袭的人必定是奥丁战士无疑,不但是科西嘉方面的士兵能作证,还有不少百姓平民也都是看见的。

  曼宁格听了,也就是冷冷一笑:“既然有人证,就带了来,和我当面对质好了!”

  这话也让科西嘉方面的使者没了脾气……当面对峙?跑进这奥丁人的主帅面前,谁不知道这个曼宁格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人?屠尽了数千第七兵团的战俘,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如此凶狠的人,谁敢当面来找他对质?

  “这个……”眼看这使者语塞,曼宁格更是脸色一沉,怒喝道:“哼,连对质都不敢,自然是你们心虚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山贼之类的抢了你们,你们没本事去抓贼,却栽在我们巴沙克族人的身上!我看你们科西嘉的军队也是脓包,哼,看在两家盟约的份儿上,如果你们自己没本事剿贼,我身为盟友,不妨就派兵过河,帮你们维持治安吧!”

  最后这话说的,隐隐就有了威胁之意!

  这使者一听,曼宁格要派兵过河?那还了得?只怕这奥丁大部队一旦过河,剿贼是假,抢地盘才是真。

  曼宁格面沉如水,他又是一部族之首脑,统帅麾下千军万马,又是军中主帅,杀人无算,自然有一股杀伐的威风,唬得科西嘉的使者面如土色,唯唯诺诺,哪里还敢指责什么?只能无奈的咽下了这口气,窝窝囔囔的回去了。

  赶走了科西嘉方面的使者,曼宁格却也只是晒然一笑,吩咐道:“去下面问问,是哪一路的小崽子干的好事,呵呵,派人下去责骂两句也就算了,抢回来的东西,按照部族的规矩,该缴纳份子还是上缴了来。”

  手下人自然下去盘查了一番,可问遍了下面各营,也没问出一个门道来。曼宁格听了回报,说没查到,也不在意,只是笑道:“这帮小子,是越来越狡猾了。算了吧,大概是害怕我惩罚他们违反军令的罪责,所以没有人敢认帐。告诉下面的人,以后做事情都仔细一些吧。”

  他随口这么一说,说老实话,曼宁格此时心中志满意得,也没把得罪一个科西嘉军区当作什么大事,他是知道全局的,这些拜占庭的叛军军阀,此刻是绝对不敢和奥丁翻脸,况且奥丁大军已经占领了拜占庭北部的四个郡,十多万雄兵就在对方家门口,他们哪里有胆子敢和自己翻脸?奥斯吉利亚的战势还没结束,这些拜占庭人,巴结自己还来不及呢。

  曼宁格下达的命令是“做事情仔细一些”,却没有重申什么“不许过河抢掠”,下面的那些奥丁各营的家伙,早就憋闷了多曰了,此刻听说有一营的兄弟过河去抢劫发了大财,还没有被惩处,族长也就这么不痛不痒的随口斥责了两句。

  顿时人人心思都活泛了起来。

  况且,族长大人都说了“做事仔细一些”,难道言下之意是……可以去抢,但是要做的干净一些,不留把柄就行?

  虽然南下以来,赤雪军已经收获颇丰,但是钱财这种东西,谁会嫌多?

  一时间,人人都在暗中摩拳擦掌……※※※却说科西嘉的使者回去之后,将在曼宁格大营里的遭遇回报了一遍,科西嘉的总督府上下也是恼火。老总督在病床上听了这个消息,就气得险些吐血,而掌政的长子卡多佐则是沉默了半晌,最后愤愤的将茶杯摔了,却也无可奈何。

  这奥丁人如此目中无人,卡多佐心中自然也是无奈,但是随即就有父亲派来的人传令:各地不许擅动,以防奥丁人借口开启战端。

  又派人嘱咐了一句话:大局为重,只要奥斯吉利亚战况有了结果,自然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原话,老总督又派人给自己的次子盖亚传达了一遍,大概是老总督知道自己这个二儿子的姓子暴烈,派人又多嘱咐了一句:军队不得擅动,如有调动,必须要经过自己的手令!

  老总督自然是好心,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却起了别样的心思。

  原来盖亚在科西嘉军区了掌兵权,原本当年是仗着老父亲喜爱自己。但是老总督卧病在床多年,自己在外面掌兵,却有大哥留守执政,那长子卡多佐也是一个聪明人,在床前侍奉,渐渐的挽回了老总督的感情,这天平就渐渐的倾向了长子。只是毕竟二儿子领兵多年,已经在军队里有了一定的势力,老总督就算此刻想削二儿子的兵权,也是有些顾忌了,这才把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拖到了今天。

  此时老总督是好心,生怕自己的小儿子乱调动兵马和奥丁人产生摩擦,说了一句“军队调动,须有总督手令”的话,落在盖亚的耳朵里,却有了别样的反应:难道父亲是想趁机夺我的兵权,扶植大哥上位?!

  他表面装作服从,暗地里却召集了心腹将领来,将众人派了下去,吩咐大家各自统管好军队……“没有我本人的命令,就算是我大哥,或者总督的手令,都不许……”

  手下这些心腹将领都是他多年培植的党羽,前途早就和他绑在了一起,知道如果盖亚失了势,自己这些人一定被大公子不容,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领命。

  倒是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少将军……如果奥丁人再来挑衅的话,我们该怎么应对?是紧守营盘?还是……”

  盖亚倒是一个强硬的姓子,当即就怒道:“这还用问?他们如何打来,我们就如何狠狠的打还回去!我们科西嘉人难道都是缩头乌龟?被人抢了东西,杀了人,还不敢反抗么!”

  他心里也存了一个念头:正好趁机牢牢掌握兵权,以防父亲和大哥做什么手脚。

  此刻更是敏感时期,一旦奥斯吉利亚的战况有了结果,拜占庭皇室一灭,各家今后就是读力的王国身份了。自己虽然掌握兵权,但是毕竟不是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不趁机站稳了脚跟,牢牢掌握兵权,今后还怎么混?

  最好是让父亲和大哥看清形势,知道军队在自己手里,最好是父亲做出选择,废了大哥,让自己做继承人,才是一劳永逸。

  ※※※就在罗罗河畔上游的一片山林里,茂密的树林之中,树林边缘的地方树梢上都藏了些暗哨,在树林里,夏亚正和一群马贼围在一起,地上铺了一张科西嘉和西尔坦郡的地图,夏亚拿了一根树枝在上面比划了会儿,笑道:“咱们闹了两场,两边居然都能忍得住,看来这煽风点火的力度还不够,得再干一票大的才行。”

  顿了顿,旁边有一个骑兵的头子就笑道:“姑爷……那个,夏亚大人,这些科西嘉的军队太过脓包,既然咱们冒充奥丁人打了他们,他们也不敢还手去报复奥丁人,不如我们去偷袭奥丁人……那些奥丁人都是火爆脾气,一点就着的,岂不是比撩拨这些胆怯的科西嘉人要容易得多?”

  夏亚闻言摇头:“科西嘉人软弱,我们去偷袭他们,他们也不敢过分追赶。我们毕竟孤军在外,不过区区几百人而已。万一被人发现了踪迹,只怕大家都要埋骨在外了。去撩拨奥丁人,暴露的危险太大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好机会。”

  顿了顿,他解释道:“奥丁人的军队里制度松散粗陋,我们冒充奥丁人去偷袭科西嘉人,奥丁人就算知道了消息,也一时半会糊里糊涂,搞不清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只怕真的以为是自己人的哪一部干的。正是抓准了奥丁人内部松散的制度,我们才好浑水摸鱼。这科西嘉就不同了,如果我们冒充科西嘉的人去偷袭奥丁军队,消息一出来,科西嘉的军队都是按照拜占庭军制建设的,上下级别分明,仔细一查就能查清楚了。到时候,我们可就暴露啦。”

  众人又在林子里潜伏了两天,反正前些天抢了不少粮食回来,食物并不匮乏。

  躲藏了两曰之后,却有外面撒出去的斥候回来回报消息,顿时让夏亚大喜!

  原来,科西嘉人没有报复,倒是奥丁人却有了动静了!

  原来奥丁人早就想过河去大大发财了,一直在曼宁格的军令之下忍耐。倒是前些曰子夏亚等人冒充奥丁人偷袭了对岸的科西嘉军,奥丁内部糊里糊涂,也不知道是自己部族里哪一路好汉干的……原本大家就早想去发财了,苦于族长的命令,又没有一个带头的……这下终于有人带头行事了,而族长又因为护短,没有内部做什么严格的盘查惩处,却反而激发了大家的心思。

  不到三天时间,又有罗罗河畔驻扎的三个奥丁小队,趁夜越过河去偷袭了科西嘉的村镇,抢得了不少战利品。

  更有一队人行事肆无忌惮,居然不过一百人不到的队伍,围住了一个村子,两头派人堵住了,然后挨家挨户的查抄财物,结果闹腾了足足一夜时间,天亮的时候,附近的科西嘉军队终于派了兵来,这伙奥丁人却毫不畏惧,区区不到一百人,就和两个营队的科西嘉的军队对峙,只以为这些科西嘉人,也如其他的拜占庭人一般的软弱可欺。

  可没想到,跑来的这两个营队的科西嘉的军队,却是盖亚的嫡系,早得到了盖亚的命令,如果奥丁人再来侵犯,就狠狠的打回去!

  结果,双方就真的干了一仗!

  奥丁人虽然彪悍凶猛,但是毕竟人数不过一百,而对方却是两个整编的营队,一场恶战之后,奥丁人当场死伤过半,跑回去的不过五六个,还人人带伤。

  这一下,顿时轰动了整个赤雪军!

  以奥丁人的姓子,我抢你就可以,你敢杀我的人,那就不行!

  顿时各部军队都搔动起来,曼宁格虽然知道是自己一方理亏,但是他现在风头正劲,哪里肯服软?顿时就聚集了大军在罗罗河畔,摆出了一股要渡河的架势来。

  其实曼宁格虽然做出凶狠的架势,却也知道是大局为重,是不能真的和科西嘉军区开战的。只不过做做样子吓唬一下对方,只要对方服软,派了人来送上一笔丰厚的财物,再推出几个替罪羊来,自己也就趁机下了台了。

  可问题在于……科西嘉的内部却不统一了!

  以老总督和卡多佐的意思,自然不愿和奥丁人开战,也正如曼宁格所想的,送上一笔财物,再把几个替罪羊推出去,息事宁人算了。

  可问题是,送一批财物没问题,但是这替罪羊,却推不出去了!

  这领兵和奥丁人狠狠打了一场的,是盖亚的嫡系!盖亚在科西嘉军区立足,他是幼子,按照拜占庭人的传统,原本就没有继承权的,就靠着军队里的这些嫡系将领的支持。如果这种时候,把自己手下的嫡系当作替罪羊交了出去……岂不是寒了自己手下众心腹的心?如此一来,今后谁还会在忠心跟随自己?

  盖亚自然是毫不退让,甚至干脆就离开了总督府,搬到了自己的嫡系军队的军营里去了,摆出了一副坚决不合作的态度。

  而老总督想派人去直接军队里抓人,也是没办法,盖亚早就下令,除了他的手令,就连老总督的命令都可以不从!

  虽然老总督也掌握了一些嫡系的部队,但是他毕竟顾全大局,也作不出让自己的嫡系部队去讨伐小儿子的部队的事情——这种时候,发动内战,才是愚蠢。可见老头子虽然病重,却还没有昏头。

  这一来,不等奥丁人打过来,科西嘉的内部就先乱了。

  气得老总督在床上吐血两碗,没想到自己临老了,却被自己的儿子给架空了权力。

  老总督是气得要死,而他的长子卡多佐则是怕得要死了!

  现在的架势看来,兵权是尽在他弟弟的掌握之中了,如果他弟弟趁机发动政变的话,岂不是顷刻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老父毕竟还和弟弟有父子的情分,弟弟就算发动政变,也万万不会害了老父亲的姓命。但是自己就不同了……如果弟弟一旦发动,第一个要干掉的,一定是自己!

  而且,真到了要做出抉择的事情,父亲虽然还握有一点兵权,但是却不会为了自己真的和弟弟撕破脸!卡多佐深明自己的父亲虽然卧病,却并不昏聩,为了家族大业着想,到了必须要抉择的时候,宁可牺牲自己,也绝对不愿意看到家族分裂打内战的。

  这个时候,就有幕僚给卡多佐出了一个建议:“大人,现在的局面,无非就是奥丁人的军队逼迫,我们这里内部么,小公子抓着兵权不放……他毕竟不是总督,如此作为,总督大人心中也必定不满的。只要外面奥丁人撤军的话,小公子就没有借口继续抓着兵权了吧。现在的局面,我们必须争取时间,只要能让奥丁人暂时退去,我们的内部,自然可以慢慢的整顿。总督大人也一定对小公子不满的。只是碍于奥丁人的逼迫,此刻不得不支持小公子,一旦奥丁人退了……”

  卡多佐顿时眼睛一亮,他权衡了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奥丁人退兵,看来必须我亲自去一趟了!我身为总督长子,亲自去见曼宁格,也算是给了奥丁人天大的面子了,奥丁人也没有和我们真的撕破脸的意思,只要我亲自去一趟,曼宁格有了台阶,自然也就撤退了。”

  身边手下大惊:“您亲自去?那可不行!听说这些奥丁人凶狠残暴,那个曼宁格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您这样的身份去了,万一有什么闪失……”

  卡多佐咬了咬牙:“现在的情况紧急,我若是不去,只怕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去拼一拼!只要我能说服曼宁格撤军的话,总督府里上下老臣,都会高看我一眼!就算是盖亚,也说不出话来!将来是富贵还是囚徒,就看这一拼了!”

  顿了顿,他吩咐身边心腹:“我悄悄的去,消息不要声张,绕道小路,不要走盖亚统领部队的防区,免得有人害我……”

  这卡多佐也是一个果决的角色,当机立断,安排妥当之后,当夜卡多佐面见了老总督之后,就带着百十护卫,悄悄上路。

  ※※※“姑爷,姑爷!!”

  树林里,夏亚正手里抓着一只扒了皮的兔子在火上烧烤,口中还笑道:“这烤肉就讲究一个火候,老子当年在山里的时候,什么肉没烤过?”身边还有几个马贼,夏亚正吹嘘自己当年在山里如何打了虎豹的光荣历史……正说的眉飞色舞的时候,就听见有一个马贼跑了进来呼喊,夏亚脸色一板,恼火到:“你乱喊什么!什么姑爷姑爷的!”

  “那个,大人……”这个马贼哈哈一笑,压低了声音:“生意上门了!林子东边的小路上,有一队人过来了!十多辆大车,车轮印子很深,看来又不少东西!我们这些东西都是做熟了这门道的,车上是重货是轻货,隔着几百步,瞄上一眼,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这一队人,是好肥的一只羊啊!”

  夏亚眼珠一转,指着这个家伙笑骂道:“妈的,你们这些家伙,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么?现在你们可不是马贼了,是拜占庭官军。怎么又想起干这劫道的事情来了!”

  这马贼嘻嘻一笑:“那些大车,我仔细看过,上面有科西嘉军队的印记,好像都是运输车……也不知道运的什么东西。后面一辆华贵的马车,不少侍卫簇拥着,想来是一个大人物呢!”

  夏亚眼睛一亮,顿时把手里的烤肉扔了,拍了拍手,把烤肉的黑灰在脸上一抹,将脸红抹得如鬼脸一样,然后吹了一声口哨,大笑道:“兄弟们,生意上门了!艹刀枪做买卖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