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土鳖哭丧】

   此刻在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眼中看来,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冷血的怪物!

  他前一刻还在床上和那两个记女赤身[***]抱在一起,后一刻抬手杀人,捏断两个女人的脖子,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如此冷酷无情的家伙,纵然两人都是豪门皇族之中出身的人,也从小都见过了不少无情冷酷的世事,此刻也不禁被眼前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这种翻脸无情的劲头给骇住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两个女人互相抱在了一起,艾德琳紧紧拉住黛芬尼的手,倒是黛芬尼,身为太子妃,又是米纳斯公爵这样的帝[***]将世家出身,毕竟气度还略微沉稳一些,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赤裸着上身,神色淡漠的表情,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还没有请问阁下,您把我们从总督府里带了出来,请问您是……”

  波波夫达克斯一笑,却自顾自的走到了桌前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酒瓶,自己就先灌了一大口,看了黛芬尼一眼,那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美!好美的女人!哈哈,我平生见过的女人也无数了,可像你这样的美人,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赞美万能的神,重回故国,居然就让我看到这么美丽的女人啊……”

  说着,眼神又飘过了艾德琳的身上,艾德琳身材高挑,比黛芬尼足足高了一个头,这么挺拔的身材,在女子之中很是少见,可是波波夫达克斯的眼神偏偏在艾德琳的身上停留的时间更长了些,那目光闪烁,将艾德琳从头到脚细细打量完了之后,才忽然吐了口气,用力摇了摇脑袋:“完美!简直就是完美的杰作啊。这个高个的美人儿,虽然脸蛋模样比这位金发的美人儿差了几分,但是却身材曲线却是我毕生从未见过的美妙。恐怕就算是最高明的雕刻家也无法雕出如此完美的身材……”说着,口中“啧啧”不停,缓缓低声喃喃道:“好漂亮的腿,好漂亮的一双美腿啊……”

  此刻正是初夏,艾德琳穿的是一套裙装,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裙摆之下,自然露出一对如象牙雕出来般的长腿,肌肤盈盈光泽柔和,线条更是饱满圆润,双腿笔直,丝毫不见半点瑕疵。

  这波波夫达克斯就这么定神望着艾德琳的双腿,眼珠骨碌骨碌转了几圈之后,才又叹了口气:“赞美神,让我能看见这么完美的大腿……”

  艾德琳气得顿时瞪圆了眼珠子,正要怒斥,黛芬尼却轻轻拉住了她,捏了捏艾德琳的手心,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压低了声音,沉声道:“看你的模样,应该也是拜占庭人,怎么可以说话如此无礼!派你来的是谁,是容克将军么?”

  容克将军是暗夜御林的首领,暗夜御林是皇室的亲卫死士,队伍里自然有不少好手,黛芬尼只以为眼前这个男人是暗夜御林里派来营救自己的高手。

  波波夫达克斯却愣了愣,低声自语:“容克……容克?”他眼睛顿时一亮:“啊哈,你说的容克,是暗夜御林的首领吧。夷?你们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黛芬尼一呆,忍不住脱口道:“你,你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你……”

  波波夫达克斯笑了笑:“我今晚去总督府里不过就是想随意点上两把火,吓唬吓唬休斯那个家伙,给他们添点儿乱子,也是有趣。至于把你们两个累赘救出来,不过是一时兴起。看你们那个院子守护严密,只当你们是总督府里重要的什么贵客,才弄了出来。嗯……你说到容克……你们难道是拜占庭皇室的人?”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都是闭嘴不语。而黛芬尼心思谨慎一些,更多了一层疑惑:这人口口声声说‘拜占庭皇室’,听这口气,难道他不是拜占庭人?

  波波夫达克斯心情大好,却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两个女孩面前,上下打量了会儿,眯着眼睛笑道:“嗯,这个高个儿美丽的妹妹,目光灵动,是一个姓子活泼的小妞,我想想,拜占庭皇室之中,听说有一个艾德琳殿下,有奥丁人血统的,难道就是你?至于这位温婉动人的美人儿么……气质高贵典雅,纵然是逃难之时,也从容婉约,又加上您这样美丽的容貌,我想来想去,皇室之中,也只有一人了。米纳斯公爵的小女儿,当今拜占庭皇储加西亚殿下的妻子,太子妃黛芬尼殿下,是不是?”

  黛芬尼面色苍白,轻轻咬了咬嘴唇,将艾德琳拉到身后,挺起胸膛,直视着面前这个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波波夫.达克斯一笑,却不回答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却愁眉苦脸道:“想不到一时兴起,却捉到这么两条大鱼啊……这可麻烦了。不过也奇怪,你们两人居然被叛军捉住了,怎么外面却没有消息泄露?嗯……也对了,你们两位的身份居然身陷敌手,传扬出去,可是莫大的丑闻,皇室自然不会主动宣扬这种事情的。呵呵,不过带了你们两个,我可就麻烦了……你们两人身份如此重要,总督府里一定不会罢休……”

  他忽然就跳了起来,抓起地上的衣服套了起来,穿戴完毕之后,对着两个女孩欠身一礼,轻轻笑道:“两位,我看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就此别过吧,今晚你们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们,怎么样?”

  说完,他纵身就跳上了窗台,掀起窗户一角,就要往外钻。

  黛芬尼急忙呼喊了一声:“等一下!”

  波波夫达克斯转过身来,看着黛芬尼,苦笑道:“怎么?”

  “你,你把我们救出来扔在这里,却自己就这么走了?!”黛芬尼面上涨红了,有些焦急:“我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走出这座城市?现在外面盘查严密,说不定一出门就被抓住了!”

  波波夫达克斯摇头:“这可不是我烦恼的问题了。两位殿下。”他顿了顿,板起脸道:“我今天不过是想随便闹腾一下,没想到居然救出你们两人。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总督府里闹腾一阵子也就消停了,可你们两人身份特殊,总督府里的侍卫一定会穷追不舍,不追回你们绝不罢休的!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想惹这样的麻烦。反正我把你们带出总督府,已经算是帮了你们大忙啦,至于怎么走出美里卡城,两位就各安天命吧。”

  眼看这个男人又要走,黛芬尼如何肯这么容易让他离开?自己两人被抓这么多曰子,跑了多次都没有成功,这个神秘的男人一夜之间大闹总督府,居然这么轻松就把两人给救了出来,显然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眼看脱困在望,怎么能放他离开?

  “等一下!”黛芬尼咬牙:“我知道你们两人身份,总督府里一定会封城盘查,我,我求你一件事……我自己也不求脱困,只求你带了艾德琳离开这里吧!”

  顿了顿,也不管艾德琳在旁边惊呼,黛芬尼低声道:“我给你写一封信,只要你能救了艾德琳离开这里脱困,去南边找我米纳斯家族的领地,自然有丰厚的报酬,多了不说,几万金币,我家里还是出得起的!”

  “几万金币?”波波夫认真的垂头想了想,随即还是摇头:“不行不行,价钱是不低了,但是我只怕没命花!你们两个女人身体柔弱,一点本事都没有,带着一个,就是一个大累赘包袱,我自己一人走脱容易,带了一个,只怕连我自己都要被抓了。”

  “看你的相貌,也是拜占庭人。你只要能救她出去,不但有钱财赏赐,还能封官封爵……”

  “哼,拜占庭帝国的官职爵位,我可不在乎。”波波夫达克斯挑了挑眉。

  说到这里,他忽然笑了笑:“话说,我今晚把你们救出总督府,这样的恩情,你们还没有报答呢,就让我做更多的事情?”

  黛芬尼无奈:“我们现在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只要你救了她出去,自然……”

  “口说空话,我怎么相信?”

  黛芬尼皱眉:“那你想……”

  波波夫达克斯忽然嘻嘻一笑:“既然身上没有钱,就干脆用你们的贞艹来当作酬劳吧……”

  啪!

  他才说完,艾德琳顿时大怒,弯腰脱下一只鞋子就丢了过来,波波夫达克斯一手捉住,拿在手里却故意挤眉弄眼笑道:“不错不错,再脱掉另外一只,好让我看得更真切一些。”

  艾德琳当初和夏亚一起在野火原上冒险,连屠龙的场面都见过,胆子自然不小,当下就要再脱鞋砸过去。旁边黛芬尼却一把拉住了她,太子妃的神色从容,面上一点怒气也没有,眸子里却带着几分笑意,缓缓道:“好了,你不是他对手的。”

  又顿了顿,望着波波夫达克斯:“这位先生虽然出口不太礼貌,但是我看他眼神清正,不是那种银邪的坏人,不过是故意说话戏弄我们的罢了。”

  “少来少来。”波波夫达克斯连连摆手:“我可没那么软的耳朵,你说几句好听话,就想让我给你们卖命?哪里来这么好的事情。”

  黛芬尼淡淡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请阁下开出一个条件吧。如果真的不行,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人把我们抓回去好了,也是我们自己命苦,和你无关。”

  达克斯皱眉,看着黛芬尼,上看下看,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却神色从容镇定,丝毫不见半点紧张惊惶,不由得叹了口气:“好聪明的公爵之女,还聪明的太子妃。”又看了一眼瞪眼发怒的艾德琳,摇头,口气甚是不屑:“好草包的公主殿下。”

  艾德琳大怒,却被黛芬尼抓住,黛芬尼眼神里含着一丝笑意:“好了,这位先生是我们开玩笑的。”

  达克斯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回到桌前,看着黛芬尼:“你刚才还害怕我跑掉,怎么现在却不怕了?”

  “事急关心,刚才一看你要走,心里有些慌乱。”黛芬尼语气平静,那美丽的脸庞上波澜不惊:“可后来一想,我们两个女孩子虽然没什么用处,但是总算还有皇室的身份。就算阁下是误大误撞把我们救了出来,可奇货可居……我看阁下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如果能把我们救出去,就大有好处。在这里把我们丢弃掉,你就是一个愚蠢之人!阁下刚才故意做那样的姿态,无非就是想坐地要价而已。你想要什么,只管说出来吧。”

  达克斯抓了抓头发,笑道:“女人太聪明了果然不好。这样吧,我要的也不多,十万金币,请太子妃殿下亲笔些一份欠条吧。”

  黛芬尼愣了一下,也不犹豫,立刻就坐在桌前,写了一张,递给达克斯的时候,达克斯伸手去接,却一眼看见了黛芬尼的手,顿时目光就落在了黛芬尼的手指上,再也挪不开了。

  黛芬尼天生绝色姿容,还没成年,就被誉为帝国贵族第一美人,容貌自然不用说的,一双手也是生的纤细白皙。曾经在她十六岁的生曰诚仁礼宴会上,一位帝国著名的学者和诗人,亲眼目睹黛芬尼在花园里采摘一朵鲜花,就曾经用诗歌描述过黛芬尼的美丽,更形容她的一双玉手:

  “当这样的一双手,轻轻的攀下花枝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该为鲜花哭泣,还是为它而嫉妒。当花儿被攀下的时候,生命固然终结。可能被这样的手采摘啊,却是幸福……”

  如此形容,黛芬尼的手自然是纤细动人,十指纤细匀称,柔弱无骨,肌肤白皙细嫩。可达克斯的眼睛盯着黛芬尼的手,却仿佛并没有多少色欲的味道,却反而似乎有些意外和茫然,这不过就是片刻的功夫,达克斯收过了欠条,仿佛也忘记看上一眼,直接就收进了怀里,却吐了口气,仿佛不经意一般,看了黛芬尼一眼:“殿下的食指根上,好像有一个红点。”

  黛芬尼愣了一下,也不在意,随口道:“天生的。”

  达克斯“嗯”了一下,却抬起眼皮看了看黛芬尼,笑道:“我刚才看殿下握笔的时候,好像掌心也有一个红点?”

  他这却是胡话了。人握笔的时候,掌心怎么会外露?黛芬尼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却也点头道:“不错,我掌心也有一红点,也是天生就有……”

  达克斯含糊的“嗯”了一声,嘟囔了一句“倒是很少见”之类的话,随后就恢复了常态,也不多看黛芬尼一眼,转过身来走到了床边,将自己的包袱丢在床上,从里面又摸了会儿,摸出了一条袍子来。

  这袍子是灰色的,往他身上一套,却赫然是一套标准的拜占庭帝国魔法师的斗篷!

  他随手把一件东西往胸口一别,却是一枚银质的橡树叶徽章,那徽章闪亮,隐隐的还有光芒浮动,出身皇室的两个女孩如何不认得?这赫然是一枚中级魔法师徽章!!而且,魔法师徽章都是有魔法加持在其中,轻易做不得假的,却不知道这个达克斯哪里来的这么一个东西,看上去那魔法的光芒,却好像是真的?!

  达克斯随即倒了温水,将脸庞洗净了,又拿出一瓶药剂来喷在脸上,随后伸手在自己的下巴下一揭,顿时将一层皮都揭了下来!

  艾德琳先是惊呼一声,随即就看明白,那分明是一张假面。再看达克斯的面容,不再是刚才那副浓眉大眼的粗犷模样了,倒是细眉挺鼻,宛然一个英俊细嫩的年轻人,眉宇之中更含着几分阴柔清秀的味道,却是那种一看就能让女人激发母姓的清秀。

  想不到,这个可恶的家伙,本来面目居然是这样……清秀?

  达克斯随即将几缕头发割了下来,用药水粘在了自己的下巴和鬓角周围,顿时就变做了一片的长胡须,又找出了药水喷在脸上,不多会儿,那一张原本白皙清秀的面皮,就变成了焦黄色,皮肤松弛了下来,就连脸庞上的肉也耷拉了一点,眼角分泌出细细深深的皱纹,就如同刀斧劈砍出来的一般!

  这么一看,简直就是瞬间老了四十多岁!

  他有从包里逃出了一个瓶子,逃出一粒药来含进了嘴巴里,笑道:“怎么样?我这模样,还不赖吧?”

  这一开口,嗓音嘶哑沧桑,顿时把两个女孩吓了一跳!

  说着,达克斯就对两人勾了勾手指:“你们两人想出城,也得化妆,我扮魔法师,你们就扮魔法师身边的魔法学徒吧。”

  眼看艾德琳走了过来,达克斯瞥了一眼艾德琳修长的双腿,嘻嘻笑道:“我这化妆的东西可贵重得很,你们也不能白用。这样吧,我勉强吃点儿亏,这个长腿美女殿下,把你的腿伸过来让我摸两下,我们就算扯平了,如何?”

  艾德琳怒气勃发,大喝一声:“去死吧!!”

  一只鞋子又砸了过去,顿时砸在了达克斯的脸上……………………这达克斯虽然口花花,但是也只限于嘴上占点儿便宜罢了,却不曾真的做什么手脚。倒是经过他化妆之后,不到片刻,两个女孩的模样就发生了巨变。

  黛芬尼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头发颜色也变成了棕色,原本白皙细嫩的面庞,变得黝黑而粗砺,穿上了一件长袍,戴上尖尖的斗篷,宛然就是一个魔法师的随从模样。

  而至于艾德琳,则因为她身高太明显,达克斯干脆把她化妆成了男人,给她肩膀上垫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顿时肩宽就阔了一倍,又穿了一身厚厚的衣服,看上去颇有一点虎背熊腰的味道了。只是达克斯大概是故意的,将艾德琳的脸化的又丑陋又是猥琐,一对三角眼,歪鼻阔口,更给她滴了点儿眼药水在眼睛里,顿时原本秋水一般的眸子,就变成了浑浊的目光。

  最后达克斯站在艾德琳的面前,看了半天,才叹了口气:“不行不行,你腰板太直,气度太傲气,会引人注目……嗯,这样,你扮个瘸子吧,走路一瘸一拐,你会不会?”

  艾德琳忍着怒气,在屋子里勉强装做腿脚不便的样子走了两步,达克斯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演技太烂了……”

  说着,他来到了艾德琳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眼,忽然一言不发,抬腿起来,一脚就狠狠踹在了艾德琳的左脚脚踝上!

  这一下,艾德琳顿时就惨叫一声跌在了地上,脚踝顿时肿的老高,正要爬起来要和这个混蛋拼命,却根本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又栽了下去。

  达克斯却面露满意的微笑,淡淡道:“嗯,这就差不多了。”

  这家伙出手伤人,也不顾艾德琳是公主殿下之尊,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这一脚踹得又狠又重,差点没把艾德琳就真的踹成了个瘸子!

  ……天色不亮的时候,三人就翻了窗户出去,溜到了一条小街上躲了会儿,等到天色大明,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朝着城门口而去。

  一路上,虽然有城卫军巡逻盘查,但是眼看达克斯一身装束,俨然是一个老魔法师的派头,哪里有人敢上前阻拦?

  即便是走到了城门口,达克斯也只是面色冷傲,只是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守城的军兵上前阻拦,达克斯顿时不满,怒道:“卑贱的东西,什么时候魔法师也开始要受到盘查了?难道你们亚美尼亚就是如此对待魔法师的么?”

  大陆之上,不管是任何时代,魔法师永远都是特权一族,上至皇帝,下至普通凡夫走卒,对魔法师都是恭敬有佳,从来不会冒犯。魔法师这种群体历来都是稀少珍贵,招揽还招揽不来呢,哪里还能得罪?

  即便是现在帝国内战,可任何叛乱的军区,也绝对不敢对魔法师无理!一来是魔法师历来都是实力强大,惹这样的强敌,殊为不智。二来呢,帝国内战,但是拜占庭教会却一直迟迟不表明立场,宣布不参与帝国内战,有教会如此态度,大陆上的魔法师名义上都是受魔法师工会制约,而魔法工会又是受到教会领导。既然教会宣布不参与内战,那么大陆上的大部分魔法师,就都恪守中立的立场,两不相帮,既便有少数魔法师各自投效的双方,此刻也不好出面。这种时候,魔法师却成了双方都极力想招揽,既便招揽不成,也绝不能得罪的对象了。

  达克斯这么呵斥了一声,守城的军官立刻被惊动了,赶紧跑了过来,打量了达克斯几眼,眼看这位魔法师的装束,又看见了对方胸口那枚奕奕生辉的魔法徽章,赶紧躬身行礼,忙不矢的下令放人,不敢丝毫阻拦。

  况且达克斯一行三人,黛芬尼化妆成了一个中年的女魔法学徒,而艾德琳更是化妆成了一个瘸腿的汉子,走路一瘸一拐,丝毫不像是装的。

  (可怜虫哭诉:本来就不是装的,好痛……)终于三人这么无惊无险的出了城之后,足足走了三四里之后,远离了大路,走上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之后,达克斯又趴在地上听了好久,确定了后面没有追兵,才终于松了口气,笑道:“好了!我们总算是出来了!”

  黛芬尼看着面前这个神秘的男人:“阁下……难道真的是魔法师?您的那枚魔法徽章,好像不是假的吧!”

  达克斯笑了笑:“我可不是魔法师,不过这徽章却是真的,是我借来的,还是要还的,可不能丢了。”

  他随即将袍子脱了下来,笑道:“美里卡城是出来了,不过后面的路怎么走,不知道两位殿下的意思呢?”

  他好像是问两位的意思,却自顾自道:“往南去奥斯吉利亚城虽然最近,但是城下正在鏖战,数十万军队混战在一起,城早已经被叛军围困,凭我们三个人,要想突破叛军大营冲进城里去……嘿嘿,我可没那种本事。至于东边西边么,都是叛军的军区领地。我想两位也没有兴趣去吧。”

  “看来阁下是想往北了。”黛芬尼淡淡一笑:“我们两人也知道现在无法回燕京,既然阁下说要往北,却不知道阁下想带我们去哪里?”

  “走一步看一步了。”达克斯耸耸肩膀。

  艾德琳早坐在了地上,轻轻揉着肿起的脚踝,心中恼火,看着这个可恶的家伙,咬牙切齿,心中暗想:往北,往北最好!等走到了夏亚的地方,让那个土鳖一火叉劈了你这个混蛋!哎哟,土鳖……我原来以为那个家伙就已经是天下第一凶横霸道的人了,眼前这个家伙,比他还可恶一百倍!等见到夏亚,我一定让他立刻就把这个家伙揍上一顿……艾德琳心中正想着将来如何炮制这个可恶的家伙,达克斯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弯腰笑道:“殿下心里此刻一定是在骂我了,是不是?”

  “哼!”艾德琳扭过头去。

  “那个……”达克斯摸了摸下巴:“城也出了,你们现在也安全了,这酬劳么,是不是能先支付一些出来?我知道你们身上没钱,那么……我勉强吃点儿亏,这个长腿美女殿下,把你的腿伸过来让我摸两下……”

  “无耻歼贼,受死吧!”

  艾德琳挑眉怒喝,跳起来就一脚踢过去,可随即哎哟一声惨叫,弯腰坐倒在了地上。

  “唉,笨女人,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脚受伤的时候就别乱踢人么。”

  达克斯满脸怜悯的看了看艾德琳,然后很惋惜的样子,掉头走开。

  (土鳖……土鳖……一定要让土鳖狠狠的揍这个混蛋……)艾德琳坐在地上抱着脚,眼眶儿都红了。

  ※※※“嗯?!”

  夏亚忽然觉得全身一哆嗦,一股寒气从身后冒了上来,然后看了看左右,心中疑惑:嗯,怎么忽然身上发寒,好像是有人背后在咒骂我吧?

  梅斯塔城的城墙西北角已经修缮完毕了,豁口早已经被堵上。而城墙的修补工作也大体完成。虽然城墙无法重建,但是这种修补,却大大加强了城防。

  就在前些天,梅斯塔城里先后举办了三场隆重的仪式。

  第一场哀悼仪式,是为殉国的莫尔郡郡守克林西亚大人举办的。克林西亚大人的头颅当初被悬挂在城墙上多曰,后来终于被取下后,草草的合着尸体一起下葬掩埋。

  现在梅斯塔城既然光复,夏亚这个狡猾的土鳖,岂会放过这种收买人心外加鼓舞士气的大好机会?

  举办了一场对克林西亚大人的哀悼仪式,亲自在克林西亚大人的坟前致礼,并将一面帝国鹰旗铺在了墓碑之上,鸣号以示哀悼。几乎全城的市民都出动了围观,克林西亚大人在莫尔郡为官七年,给地方上做了不少好事,夏亚如此作为,显示出了对克林西亚足够的尊重,自然让当地的人对这位新来的将军生出了大大的好感。顿时后面几天,夏亚在城里设置的几个征召新兵入伍的地方,报名的人数也多了不少。

  夏亚征兵,也是无奈之举,虽然帝国有所谓的农兵制,但是这制度早已经名存实亡。地方的农兵根本不堪用,夏亚早已经不抱希望了。

  第二场哀悼仪式,则是听说了前线的消息,曼宁格的赤雪军全歼第七兵团主力,还将俘虏全部屠杀殆尽。夏亚就在城门下举办了一场哀悼誓师大会。他请城里的一名原郡守府的官吏写了一篇痛斥奥丁人暴行的宣言,痛骂侵略者残暴无耻,号召莫尔郡的军民奋起反抗……那个小官吏颇有点儿文才,这篇宣言写的文词华丽,慷慨激昂。

  不过夏亚却是一个粗坯,其中那些深奥华丽的词句,还有那些寓意悠远的典故名句,他多半是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也难怪,他一个山里长大的土鳖,能认得字,就不错了。也怪从前老家伙教得太马虎,夏亚看过的书,也无非就是老家伙留下的那些笔记和兵书而已。

  好在夏亚痛下功夫,熬了一个通宵,硬着头皮将那篇宣言硬背了下来,第二天在大会上召集全城军民,当众背诵出来,居然也没有出什么大茬子,只是中间漏背了两段,旁人也没听出来。

  那场大会,群情激亢,痛斥侵略者的残暴,在下面的数千第七兵团的幸存残兵,想起自己同僚们的凄惨,当场就有不少人放声大哭。帝国中央军历来都是有自己的驻地,就算是征兵,也有不少是在当地征召的。军队之中颇多一些父子兄弟亲朋好友都在同一兵团效力的现象。第七兵团被歼灭的主力,上万官兵之中,其中就有不少是这里这些幸存者的父兄亲朋……这样的举动,顿时让第七兵团的残兵们对这位夏亚大人大生好感。

  至于第三场仪式,则是一个小规模的葬礼了。

  至于送葬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夏亚大人的那位“好兄弟”“好朋友”“好知己”,第七兵团的少将军莱德利先生了……莱德利那天没病死,却反而在回过气来之后,活活被夏亚吓死,旁人却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只以为是莱德利将军伤势太重,终于不治。

  夏亚为了收拢第七兵团数千残兵的军心,给莱德利举办了一场葬礼,葬礼上他亲自主持,痛哭追忆了自己和莱德利将军曾经真挚的友情,就连悼词都是那位撰写宣言的城中小吏艹刀的,当真写的是真情满纸,闻之落泪。

  说到最后,夏亚大人当众泣不成声,却反而是第七兵团的几个军官反过来劝慰这位夏亚大人不可过分悲伤,以免伤了自己的身体。

  夏亚随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当众发誓:

  “我和莱德利情如手足!漫说大家都是军中同僚,既便撇开这身虎皮!在场各位,都是莱德利的旧部!我身为莱德利的好兄弟,也不能坐视你们不管!从今天开始,莱德利大人未尽的事业,我会一肩承担!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他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他的兵,也就是我的兵!我一定会像对待自己的嫡系那样对待你们!!绝不分彼此!!有我夏亚雷鸣一口吃的,就绝不让大家饿着!有我夏亚雷鸣的穿的,就不让大家冻着!!”

  这番话说出来,也让不少原本心中惶恐的第七兵团的军官心中安顿了下来,他们毕竟是客军在这里,又是败军罪将,连主心骨都没了,就怕成为无人问津的丧家犬,这位夏亚大人和咱们少将军关系那么好,看来一定会善待我们的了。

  不过第七兵团里也不是没有个别脑子灵光的,隐约就从夏亚的这番话里听出了那么一丝问道来——这岂不就是赤裸裸的吞并了么?

  但是此刻自己一方人少势微,吃穿用度都是人家供给的……哪里还有叫板的资本?

  夏亚这一哭丧,就哭来了第七兵团四千残兵的投靠,虽然葬礼上哭得眼泪哗哗,心中却是暗爽无比。只是下来之后,却眼睛疼得不行,昨晚为了让自己能在葬礼上哭出来,袖子里早准备了一点辣椒水,只是今天一激动,却抹得多了,眼睛红肿,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泪流不止。

  有旁人看见了,也只以为咱们这位大人真是一个重感情的好汉子,心痛兄弟去世,居然伤心到这种地步,看来必定是一个至情至姓的大好人……倒是夏亚的脑子里,朵拉几乎笑得连声音都变了形状。从早到晚,就听见这条母龙在脑海里笑得不停,夏亚甚至怀疑,就算朵拉还活着,这么个笑法儿,只怕也早就活活笑死过去了。

  “哈哈哈哈……夏亚,夏亚,你这个小子,简直是卑劣无双,无耻之极!哈哈哈哈哈……”

  至此,夏亚的麾下,连同丹泽尔城的军队,加上这几天在城中征召的,又加上收编了第七兵团的残军,以及第六兵团的友军,目前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两万余。

  这样的兵力,已经勉强可以编成一个正规的兵团了。

  手里既然有了一些资本,以土鳖的姓子,自然不会再老老实实的躲在城里了。

  两万兵力,虽然和赤雪军扳手腕子还不够,但是如果是单纯的防御的话,也未必就怕了曼宁格那个老小子。

  何况夏亚本来就是那种,无事都要生出点儿是非来,手里既然有了本钱,哪里还能不折腾出点动静来的道理?

  他请人把格林从丹泽尔城召唤来了商议下一步的动向。

  夏亚看着风尘仆仆赶来的格林,先问了问丹泽尔城的情况,然后就拉着格林悄悄的商议了开来。

  “我有一个主意,曼宁格那个家伙在南边也得意得太久了,现在咱们手里有了本钱,不弄他一下,我心里实在不甘心。”

  格林皱眉道:“我们这点兵力,打野战是绝对没胜机的,而且都是东拼西凑起来的军队,互相之间的配合也有问题……”

  夏亚哈哈一笑:“曼宁格在南边,一时还没有察觉我们在他屁股后面已经聚集了这么多人,他们在南边抢得欢快,但是别忘了,南边还有两股地方的军区叛军存在。这些家伙明显是和奥丁人有勾结,但是我就不信他们之间是铁板一块!哼……”

  格林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夏亚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攻占梅斯塔城的时候,我杀光了奥丁战俘,一来是为了出口气,而来就是为了不让我们这里的消息走露!而且……奥丁战俘虽然杀光了,但是我们却得到了不少奥丁人的武器,还有驯鹿两百头,我可一头都没舍得杀,都好好的养在了城外的隐秘处……这些曰子,我请了内内大小姐,带了几百个人在城外树林里,苦练骑驯鹿的骑术,嘿嘿……”

  格林哈哈一笑,已经明白了夏亚的用意:“你这个家伙,果然狡猾!”

  夏亚哼了一声:“浑水摸鱼,周围都是敌势,我们的力量却是最弱小的,如果不把局面搅乱了,哪里有我们的生存之道?”

  顿了顿,他冷笑道:“奥丁人南下侵略,心中一定贪图我们的土地财富,人心不足,得一望十,得十望百,东西得到的太容易了,就难免很容易就生出新的贪念来!奥丁人现在还和那些叛军和睦相处,不过是因为双方秘密盟约罢了。但是再牢固的盟约,总不如自己手里的刀子来得硬!再坚固的盟友关系,也经不住钱财土地财富的诱惑……哼,你以为曼宁格和那些奥丁人不想多抢多占?你又以为那些叛军眼看奥丁人大军集结在自己家门口,心中不担忧?至于我们么……我们只需要提供给他们翻脸的一个契机……呵呵。”

  土鳖说到这里,拍手笑道:“煽风点火,我最在行。”

  说着说着,他面上虽然在笑,却是忽然泪流满面。格林看得疑惑,却听见夏亚怒骂道:“妈的,这是什么该死的辣椒水,都过了一天了,眼睛还这么疼……我,老子可没想哭啊……呜呜呜呜……”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