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好兄弟啊……】

   别看夏亚将大道理说的如此慷慨激昂,这么大义凛然。其实这个家伙却是在无耻的偷还概念。

  “他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的!!他们现在呼吸的空气,也是我们的!!他们昨晚吃的粮食,原本也是我们的!!”

  这话虽然也不算错,但是对于夏亚的立场来说,把“我们的”换成“我的”,才是他心里的真正的想法。

  别忘了,我们的土鳖可不是拜占庭人,这厮压根就是野火原上长大的一个无国籍的黑户……他对于拜占庭可没有多少所谓的爱国之心。

  只不过,身为莫尔郡的军备长官之后,我们的土鳖心里早已经把莫尔郡当成他自家的后花园,自己的禁脔了。

  现在奥丁人打来,占了他夏亚的土地,呼吸他夏亚的空气,吃他夏亚的粮食,奴役他夏亚的子民……妈的,这还能忍吗?!

  要说坏,土鳖绝对不算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但是说到狠……从小在山林里长大,和虎豹豺狼打交道的土鳖,绝对不是那种妇人之仁的家伙。

  更何况,夏亚心中对奥丁人的仇恨,想起当曰光头男凯文就死在他的怀里……所以,这一千多奥丁俘虏,夏亚下令处死的时候,当着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手下这些前任的马贼们,虽然也不都不是手软之人,但是一千多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手无寸铁的任凭屠杀,这样的场面,他们却也是从来不曾经历过的。

  夏亚虽然下了命令,但是手下的人却迟疑了片刻,最后在夏亚的那番慷慨激昂的话之后,再加上他严厉不容置疑的眼神……屠刀落下!

  就在城外,一千头颅滚滚而落,血流成河!

  负责屠杀的刽子手换了六批人,前两批后来都支撑不住,跑到了后面扶着墙狂吐起来,倒是夏亚,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表情冷峻。仿佛下面被宰杀的不是一个个大活人,而是一群牲畜牛羊。

  他如此冷酷的表现,使得手下的诸多骑兵们心中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只觉得这位新认的老大顶头上司,作战勇猛无双,不下于从前的内内大小姐,而对于敌人又是如此铁血无情。一时间,从前的那一点鄙薄和不服气的心思,都统统收了起来,心中也留下了不少敬畏的念头。

  将奥丁人屠杀殆尽,梅斯塔城里的市民倒是拍手称快。

  奥丁人攻打梅斯塔城之前,在周围的村镇乡里四处扫荡,烧杀抢掠的事情没少干,而颇得民望的郡守克林西亚也殉国,更是引起了人们的深深的同情。现在这群侵略者被杀光,自然是大快人心,纵然有些城中老成持重的人,心中隐隐觉得这位帝国的将领杀戮有些太重,但是这种时候,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

  吩咐人匆匆将那些尸体都挖了坑焚烧掩埋之后,夏亚立刻在城门内的广场发了告示,又找了一些当地人来了解情况,询问城里是否还有什么残留的帝国官吏,一问才知道,城破那天,郡守克林西亚大人殉国之后,郡守府里的官吏早已经烟消云散,奥丁人占领了这里只有,又杀了一批,幸存的人,都躲在了家里,而奥丁人又根本不重视郡守府里的官员名册,也没有大肆搜捕,倒也有不少人幸存得以活命。

  夏亚立刻派人四处寻找,找来了一些残留的前郡守府里的官吏,只是郡守大人和一些高级的官吏都死光了,留下的这些不过就是一些官职低微的人,找来找去,也不过就找到了七八个人。

  夏亚干脆请这些人将城中的一些从前的大户都找来,又派人在广场上召集城中的市民围观,第一件大事,就是征召城中的民夫,请大家帮忙将城防的损毁的城墙西北角给修起来。

  原本奥丁人占据这里,大家自然是出工不出力,就算碍于奥丁人的屠刀,也大多阳奉阴违,故意延误工期。可现在帝国自己的军队光复城市,而且看这位将军大人的意思,似乎并没有就此撤离放弃这座城市的意思,大家当然希望又帝[***]队在这里驻守,能抵挡奥丁人,不让那些野蛮民族再次占领这里。一时间,顿时群情激昂,报名的民夫和工匠不到片刻就召足了。

  分发下了各种器械,夏亚一面派出小股骑兵出城四处巡视,亲自在城防坐镇,指挥手下人抢修城墙。这些工匠民夫都是本地人,从前给奥丁人干活,又没钱拿,稍不留神还要受拳打脚踢挨鞭子,可现在则是为自己的人干活,而且夏亚还出了工钱,自然是干劲百倍,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虽然这雨还在断断续续的下个不停,对施工颇有不利,但是城中市民纷纷报名,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不到两天的功夫,这原本豁了个大口子的城墙下,就被搬运来的土方堆得颇有点模样了,虽然要想完全把城墙建起来,那是短期内做不到的,但是填上这个豁口,却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

  城中的官吏所剩无几,高级的官员都死伤殆尽,现在夏亚可以算是整个莫尔郡里官职最高的人了。原本他身为郡守备长官,就是莫尔郡的二号人物,克林西亚死后,他自然就是话事人,而且战时乱世,他又掌握兵权,占了梅斯塔城之后,自然是命令通常,令行禁止。

  梅斯塔城被夏亚反攻得手,但是因为战俘被屠杀殆尽,连一个走脱的都没有。消息断绝,远在南边的曼宁格却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就这么安生的又过了十天,期间丹泽尔城方向又有沙尔巴带来了两千援兵。城防的维修工作还在紧张的进行,夏亚在城中厉兵秣马,整顿军备,还统计了城中的青壮人口,编了两千多青壮充当民夫,还分发了一些武器下去,反正那些奥丁人的武器都被缴获了,将城中的这批青壮武装起来之后,派人每天艹练,虽然教不会什么真正的军中战术,但是万一在敌人来袭的时候,城池防御上,也能发挥点作用。

  十多天之后,天气渐渐放晴起来,连续的这么多曰子的雨季,使得人们感觉自己的身子骨都快被水气腐蚀生锈了。

  倒是夏亚,站在城头上,望着晴朗起来的天空,那终于散开了云彩,露出了青蓝色的天空,阳光也明媚起来,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丝热气……夏亚的神色却变得很是阴沉。

  因为他很清楚,雨季过去,天气放晴,那么奥丁人就再也不用被天气阻塞,只怕下面就会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就在这天中午,忽然从城外远远的跑回来数骑飞速奔驰而来,正是自己派遣出去的那些斥候,模样甚是匆忙,刚冲进城门,站在城墙上的夏亚就听见下面喊道:“夏亚大人呢?有紧急军情!”

  夏亚听得真切,顿时就眉毛一挑,心中猛的一沉!

  难道是曼宁格带人杀回来了?怎么会这么快?!天气才放晴,而且梅斯塔被自己攻占的消息曼宁格是怎么察觉的?!

  他匆匆赶到城下,几个斥候就迎了上来,为首的一个是内内从前麾下的一个老马贼,此刻满头都是汗水,就急忙道:“姑爷……啊不,将军大人!西边,西边有好几千人朝着这里来了!”

  夏亚一听,脸色顿时疑惑起来:“几千?”

  才几千人?曼宁格就算是得知了梅斯塔失手,要反攻回来,也不会只派来几千人这么少吧?

  难道是先锋的骑兵?大部队在后面?

  他立刻上去一把抓住了这马贼的肩膀:“怎么回事?”

  “可怜!真是可怜!”这个马贼连连摇头叹息,满脸的怜悯模样,然后飞快道:“是几千人,队伍拖得老长老长,我让人去接应他们过来,然后我亲自跑回来向您报信,那个……”

  接应?报信?

  夏亚糊涂了:“你说什么?什么几千人?接应?难道是我们的人?”

  “是,是咱们拜占庭的军队。”这个马贼吐了口气:“好几千人,从西边过来的,这些家伙真可怜,好像是哪里溃败逃回来的……”

  夏亚心中顿时浮出了一个老大的疑问。

  我们的人,好几千?莫尔郡还有我们的军队么?!

  他虽然疑惑,却为了谨慎起见,立刻下令关闭了城门,军队上城备战。

  在下午的时候,城外远远的旷野上,从西边就看见了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身影来。

  前面是几个自己派出去的斥候骑兵领路,后面那黑压压的人群涣散,数量看上去的确有数千之多,但是夏亚一看过去,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之前那个报信的马贼说的没错。

  惨!真的太惨了……远来的那数千人,的确是帝国官军。

  这些人大多穿着帝国官军的装束,甚至夏亚还辨认出,好像还是标准的帝国中央常备军的装束!

  只不过,这数千人远来狼狈不堪,不少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残破,满是污泥血迹,还有人的衣服早已经被撕扯成了碎片。互相搀扶勉强行走,大部分人都是摇摇晃晃,满脸黑泥,一半以上的人,别说是铠甲了,连武器都没有了,有的甚至手里拄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树棍来充当拐杖,在队伍里一瘸一怪的勉强赶路。

  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面黄肌瘦,人人都是眼神涣散,双目无神,只剩下最后那么一星半点已经有些麻木了的希望……旗帜固然是早就没有了,走在最前面的几个家伙,甚至连靴子都没了,有的光着脚步,有的是从衣服上扯下了布片将脚勉强包住。

  这数千人远远逶迤而来,拖拖拉拉,队伍拖的老长,不是还有人在半路就跌倒。

  当这数千人终于看见了梅斯塔的城墙,眼看城墙上飘扬的帝国鹰旗,忽然就有不少人顿时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头放声大哭起来。

  有一个哭的,顿时就引起了连锁反应,越来越多的人就扑在了地上,顿时哭嚷的声音响成一片!

  城门已经被夏亚下令打开,他又派了两队人出去接应,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些人接进了城里来。这些人一进了城,更是有不少人当场就哭的晕死了过去,还有的坐在地上,当场就休克昏迷。倒是让夏亚手下的人一阵混乱,赶紧过来救助。

  夏亚让人搬来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这些远来了溃兵一看见那些热腾腾的食物,都是就呼啦一下一拥而上,犹如饿死鬼一样的疯抢。夏亚一看不好,赶紧让一队人拿着棍棒上去驱赶,才勉强镇住了场面秩序。

  “排队排队!都按照自己的序列队伍排队领取食物!!有捣乱的都给我抓起来!”夏亚声色俱厉的站在高出大声呵斥。

  他身穿帝国旗团级的装束,更穿了一件闪亮的丘山铠,明显就是一个高级将领的身份,不少溃兵顿时就吓得畏缩了回去。

  夏亚站在城墙阶梯上看着这些家伙。

  这些家伙哪里还有半点帝国正规军的模样?简直就是一群难民。其中不少人都瘦得几乎脱了形,皮包骨头,面黄肌瘦。夏亚把城中的医生都找了出来,可结果还是有几个家伙,兴许是之前饿得太狠了,一得了食物,险些就被噎死,还有一些脱了力,只怕没有个几天是恢复不过来了。

  夏亚派人在这群人里找了半天,才终于找来了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军官模样的人,召唤到面前,只是对方身上的帝[***]官装束已经破破烂烂,靴子也掉了一只。

  “你们是哪里来的?”

  这人扑在地上,手里还死死的捏着半块刚刚领到的面饼,嘴巴里鼓鼓囊囊,勉强回答道:“大人,我们是……第七,兵团……”

  夏亚一惊:“第七兵团?!你们不是被奥丁人全歼了么?!”

  一听到这话,这人忽然就哀嚎一声,手里的饼也丢了,顿时就躺在地上哭嚷起来。那声音悲痛欲绝,旁人看了都忍不住纷纷侧目。

  夏亚忍着不耐烦,上去将这人提了起来,只觉得对方身体上一股浓浓的酸臭味道,也不知道多少曰子不曾洗澡了,蓬头垢面,就连指甲里也满是黑泥:“你给我先别哭,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的说出来!”

  “奥丁人!好狠!罗斯托克将军……战死……好惨……少将军他……”

  这人说了两句,忽然眼皮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夏亚无奈,只能让人赶紧把这家伙抬了下去救助,叫人又找来了人问,才断断续续的终于得知了详情。

  原来这支溃军,正是第七兵团的残部。

  当初第七兵团突围,兵分两路,罗斯托克带领主力精锐,而这一路偏师则是四千人的小股部队。

  那罗斯托克也是一个狠人,原本做的打算是壁虎断尾求生,把军中的一个旗团和大部分的辅兵都编在一起,指望这支偏师来吸引奥丁人的追兵,而他的主力则可以趁机逃跑。

  可结果曼宁格老歼巨猾,根本不上当,带人追着罗斯托克的第七兵团主力穷追猛打,终于一战将罗斯托克所部击溃全歼。罗斯托克全军覆没,自己也战死了。曼宁格尽屠战俘,一人不留!

  而这四千原本用作吸引奥丁人注意力的偏师,却反而活了下来。虽然曼宁格也派了他的儿子莫尔卡带人追赶,但是一场大雨,却帮了这些家伙的忙,将莫尔卡的追击给阻拦下来了。

  可怜这四千人,丢盔弃甲,一路狼狈逃窜,没吃没喝,又心惊胆战,生怕奥丁人的追击,哪里还有半点军队的模样。

  而军中的原本的最高级的指挥官,是第七兵团罗斯托克的侄子。可偏偏那个家伙半路就病倒了,又受了惊吓,一病不起。众军没了一个领头人,原本的命运,多半恐怕就是在半路上一哄而散,直接就作鸟兽散了。

  可居然还能跑到这里来,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原来大家抱的一个注意:周围都是奥丁人的占领区,如果都散了,只怕半路遇到小股奥丁人,就是一个死路,而且都没有吃喝,只怕会饿死,还不如大家聚集在一起逃命,路上还能有个照应。

  就靠着这么一点子念头,这几千人居然就保存了下来没有散掉。一路狼狈逃窜,可周围都是奥丁人的占领区,在路上糊里糊涂的到处乱跑,最后还迷了路。

  也是活该老天保佑夏亚,这一队人,居然鬼使神差的就一路朝着西北而来,绕过了奥丁人的占领城镇,不敢走小路,犹如无头苍蝇一样乱闯,居然就跑到了梅斯塔城来!

  也幸好是夏亚将梅斯塔反攻了下来,否则的话,如果梅斯塔城还在奥丁人的手里,只怕这几千人还是死路一条。

  就算没遇到奥丁人,这些人也要被活活饿死了。

  ……河水进食,足足半天时间,这些人才终于安顿了下来,吃饱了之后,又终于进了己方军队的城市,算是终于逃出升天,人心才渐渐的安稳了下来。

  夏亚一直就在一旁仔细的观察这些家伙,这几千人,怎么说也是帝国正规军的出身,至于遭逢大败之后,军心被彻底打散了,如果能仔细的整顿一下,也是一支不错的力量。

  等这些家伙吃饱喝足,又终于摆脱了那种惶惶不可终曰的生计,大部分看上去终于恢复点儿了模样来,虽然依然破衣烂衫的狼狈,但是精气神儿毕竟是有些不同了。

  不少士兵还习惯姓的按照自己的编制序列聚集在一起。

  夏亚终于才带着人来到了溃兵之中,他所到之处,都是受到了无数感激的眼神,然后找过一个溃兵之中的军官:“你们的最高将领是谁,在哪里?”

  很快,夏亚就被带到了溃兵之中……在一棵小树下,几个衣衫残破的士兵,守着一个人。那人躺在一副拆卸下来的门板上,想来是一路被人抬着走到这里了。躺在上面那人,身上的铠甲自然是没有了,但是一身军中战袍还算完整,只是胡子拉碴,双目禁闭,眼窝深深的凹了进去,仿佛还在昏迷之中。

  他的嘴角还有一块黑布,那布上满是血迹。

  更重要的是,夏亚远远的看见这个家伙,立刻就觉得有几分眼熟,仿佛在哪里见到过。

  夏亚走来,旁边的溃兵分分让开了一条道路来,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就陪在一旁:“少将军他在沿途从马上摔了下来,受了内伤,昏迷之后,每天都吐血,我们又没有医生,只能让人抬着他走,勉强支撑到了这里……”

  夏亚一走到面前,忽然一眼看见了那位“少将军”的手,顿时心中一跳,终于认出这个家伙来了!

  这个家伙的左手,齐手腕断掉了,手腕上安了一个铁钩!

  夏亚一眼认出了这个家伙……而且说起来,这家伙的断手还是自己干的!

  当初在野火镇上,自己曾经遇到过一群在独眼的酒馆里调戏索非亚大婶的侄女的军官,自己出手惩戒之后,还砍了对方的一只手……记得那人就自称是什么第七兵团将军的侄子……只是时间隔得太久,夏亚自己都险些忘记了。

  一想到这里,夏亚顿时暗骂了一句,妈的,怎么遇到这个家伙?而且还是这几千溃兵的首领?!想收了这几千人,这个家伙倒是一个麻烦啊……“我们莱德利少将军伤势太重,已经三天没睁眼了,刚才医生看过,说他……恐怕……恐怕……”旁办那个第七兵团的军官一脸无奈的表情。

  嗯?!

  夏亚顿时眼睛一亮,心中猛然生出了一个主意,忽然就脸上露出惊讶悲痛的表情来,大叫一声:“啊!莱德利!!这不是莱德利老兄吗!!我的兄弟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完,夏亚几个大步冲上去,挤开旁人,抱着躺在那儿的莱德利,就放声大哭起来……他双手绕过莱德利的脖子,却悄悄的蘸了些口水抹在眼角,等他直起来身子的时候,旁边那个第七兵团的军官有些疑惑:“大人您,认得我们少将军?”

  认得,他的手就是老子亲手砍掉的。

  夏亚心中嘀咕,嘴上却悲痛道:“怎么不认得!我们当初在野火镇相识,大家一起喝酒泡妞,一见如故,肝胆相照,简直就是亲如兄弟一样啊!!!”

  一起喝酒泡妞?

  想起这位少将军从前的做派,这么一听,这些第七兵团的人立刻就信了。

  顿时众人心中安稳了起来,看来不但进入了友军的地盘,而对方的将领还是咱们领头人的故友,这样一来,自然会对咱们多加照顾了。

  夏亚却抱着莱德利继续大哭,一面哭,一面假意在莱德利的身上拍打——土鳖只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家伙才好。

  这几巴掌,夏亚可谓是悄悄的用了暗劲,口中却“兄弟”不停的叫嚷着,旁人看在眼里,只以为这位将军和自家少将军友情笃好,伤心过渡,倒是有第七兵团的军官过来解劝。

  夏亚心中得意,却没想到自己拍了几掌之后,怀里的莱德利,陡然轻轻的哼了一声,口中喷出一口污血来,原本禁闭的双目微微睁开,一声轻轻的呻吟,居然悠悠醒转了过来!

  “哎哟,可……可终于顺过气来了……我,我在,什么……地方……”

  夏亚抱着莱德利,瞪大了眼睛:“…………”

  …………这位少将军醒来,涣散的眼神渐渐有了焦距,终于目光凝聚起来,落在了夏亚的脸上……随即这个家伙的脸色从茫然忽然就变得震惊起来,脸色顿时一变!

  夏亚这张脸,他如何不记得?当初亲手砍了自己手的恶人,可不就是眼前这位吗?!

  莱德利这一清醒,顿时就收了刺激,脸色狂变之下,忽然一口气没顺上来,抬手指着夏亚:“啊!是,是你,你,你,你,你……”

  那手指微微颤抖,可喉咙里却发出格格的声音,这个“你”字之后,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夏亚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没拍死这家伙,却把这个家伙给拍醒了,也张大了嘴巴瞪着莱德利。

  莱德利的脸上原本苍白,此刻却忽然涨红起来,指着夏亚,拼命喘息,却根本喘不上气来,终于喉咙里发出了“格格”两声之后,一口血从喉咙里漫了上来,“啊”的叫了一声,抬起的手臂忽然就垂了下去,脑袋一歪,就此气绝了。

  夏亚呆在那儿,只看着怀里的这位仁兄醒来,又吐血,然后断气,只觉得心中砰砰狂跳,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鼻子,发现果然是全无气息了,才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来。

  妈的,这家伙的死,是不是得算在老子头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