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 【乱夜总督府】

   初夏的时候,雨季终于结束。战争的乌云依然笼罩在天空,奥斯吉利亚的战火似乎还没有出现任何突破姓的进展。

  距离战场最近的无疑是亚美尼亚军区——当然了,在休斯总督叛乱之后,原帝国亚美尼亚军区已经正式更名为亚美尼亚自治领了,而在未来,这里可能会更名为亚美尼亚王国。

  整个亚美尼亚在战争开启之后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兵工厂。因为拥有大陆最好的铁矿,亚美尼亚的铁器兵甲一直冠绝大陆,而在这种战争士气,整个亚美尼亚区的所有的工坊都几乎开足了马力,全力生产军械军备。

  大批的平民被征调去矿山劳作,开采量达到了战争前的三倍,每天从各个矿区运输往各地的矿石运输车络绎不绝,工坊里的烟囱几乎不分白天黑夜都是那么永远的冒着黑黢黢的浓烟,工匠们几乎都没有了休息的时间,轮班交替着,挥舞着铁锤,将一件一件的武器一套一套铠甲生产出来。

  亚美尼亚的军区政斧,接到了无数的订单,都是来自于大陆各地的军法总督们递交的。订购的武器和军械的数量,既便是整个亚美尼亚区所有的军工作坊都不眠不休的开足马力工作,只怕也要做到三年之后才能全部完成。而大笔大笔的定金,也直接搬进了库房里,或者换做了大量的粮食,从邻郡运输而来。

  以亚美尼亚首府美里卡城为中心的四个城市,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召军队的行动。

  可以这么说,整个亚美尼亚军区,已经变做了一个巨大的兵营……※※※美里卡城的街道上,已经不见了昔曰的繁华。昔曰这里是通往奥斯吉利亚的必经之路,也是距离奥斯吉利亚的一座最大的城市,往曰无数南来北往的商团都要从这里经过,给城市带来了繁华的气息。而此刻战争开启之后,商路断绝。再也不见那大街上马车穿梭的繁华景象了。

  倒是一队一队穿着铠甲的士兵紧张的奔跑着,还有大批大批的护卫领着各种大队的运输车辆从城里进出。

  波波夫.达克斯就坐在一家临街的酒馆,看着窗外的大街上,几个骑兵飞驰而过,马蹄践踏得上残留的雨水四溅。奥斯吉利亚的军情几乎每两天就送回来一次,而大量的运输补给也都从美里卡这里调集运送上战场去。

  战争时期,城里几乎看不到什么闲杂之人。而且,休斯总督还下令征收战争附加税,其中,光是进出城的城门税就提高了三倍以上。

  波波夫达克斯感觉到了酒馆老板不时朝着自己投来的战战兢兢的眼神。

  他很能理解这种眼神里担忧的含义。

  此刻的波波夫达克斯,已经不是前些天在燕京海港区里秘见古罗时候的那副码头苦力搬运工的装束了。

  他穿着一身鲜亮的黑平甲,这是原本是标准的拜占庭军队的制式低级军官的铠甲,只不过铠甲上原本象征着帝[***]队的鹰头徽章的部位,一枚奇特的徽章图案取代了原来的位置——这是一个典型的叛军的装束。

  因为叛军多大数十家,几乎每一个叛军的总督都拥有一个读力的徽章。而此刻,亚美尼亚城成为了距离前线最大的补给据点,这里每天都云集了大陆各地各路叛军势力派来的各种信使,军使等等闲杂之人。波波夫达克斯身上穿的这套衣甲,是他昨天晚上进城之前,在城西的树林里,伏击了一个叛军的军使之后夺来的。

  这徽章代表了大陆东南地区的某一个特玛军区总督的势力,而原来这套铠甲的主人,是被派遣来的联络军使,可惜现在已经躺在城外的树林里喂狼了。

  这些天,美里卡城里这种各地来的军爷实在太多了,这些家伙怎么说都盯着亚美尼亚的盟军的头衔,来到这里之后,自然受到了亚美尼亚方面的款待,别的不说……下馆子吃饭不给钱之类的恶举,早已经成为了全城各家店铺最头疼的事情了。

  这些各地的军爷们每每吃完饭了之后,把刀子一亮,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老子是你们亚美尼亚人的盟友,在前线帮你们出生入死打仗,这吃一顿饭的小事情……”

  每到这种时候,看着对方凶狠的表情,看着对方手里雪亮的刀子,老板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苦笑的应上一句:“不敢请大人掏钱,这一顿饭,小店请了吧……”

  虽然也有个别脖子硬的店家,可几次冲突之后,亚美尼亚里的城防军都明显不想节外生枝,在这种时候也不愿意为这点小事情得罪盟友,最后,几天下来,城里营业的店铺就一下减少了三成多。

  这家酒馆距离城中很近,原本这条大街也甚是繁华,酒馆的两层楼,站在二楼的露台上,几乎能将整条街都尽收眼底。

  波波夫在露台旁的窗户里喝光了一瓶酒,最后才收回了远眺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老板那张愁眉苦脸的脸庞:“结帐!”

  这老板暗叹了口气,赶紧堆了笑容走上来:“不敢收您的钱,小店请……”

  啪!

  一枚帝国金币拍在了桌上,波波夫达克斯走过老板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笑着留下了一句:“我家里,从前也是开酒馆的。”

  走出门来到大街上,波波夫上了马,沿着大街走了会儿,在城中转到了几乎快天黑的时候,来到了距离城中总督府最近的一条大街上,找了这条街上最大的一家旅店,进门就拍下了一枚金币:“住店!”

  他要了一间临街的房子,进了房间之后,随手丢给了店里的伙计几个铜板,然后在那店伙计的耳朵旁嘀咕了几句,那店伙计顿时会意,露出猥琐的笑容来,连连点头出去。

  傍晚的时候,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就被领进了波波夫达克斯的房间里,随即美酒佳肴流水一样的送进了屋子里,波波夫达克斯又给了赏钱,吩咐不许人打搅。

  整整一夜的时间,就听见房间里都是饮酒嘻笑的声音,不时的传来男女调笑笑骂的动静,让待在楼下的伙计们听了,忍不住吞着口水,心中暗骂一句:“外地来的乡巴佬……”

  可谁也不知道,此刻在房间里,波波夫却坐在桌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一个粗布的包包,抽搐一根黑糊糊的管子,拧开之后,从里面到处一个透明的薄卷来,小心翼翼的展开,又用温酒浸泡了会儿,然后仔细的贴在了脸上,不多会儿,他站在镜子前,原本那张略微有些阴柔的脸庞就变做了一张浓眉大眼的粗犷汉子的模样。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早已经衣衫不整的在房间里的床上滚作一团,满身的酒气,满脸潮红,只是双目眼神明显有些空洞茫然,互相的嘻笑搂抱,不时的发出各种动静。

  波波夫又小心翼翼的用一把细细的小刀,把自己的头发鬓角做些修剪,然后站在床边,看着床上那两个已经玉体横陈的小妞,叹了口气:“唉,看来这次那黑心商贩没坑我,给的迷幻药成色很好啊。”

  说着,他凑上去,伸手在两个女人丰满的胸口各抓了一把,然后似乎很惋惜的叹了口气:“两个妞儿,你们自己玩儿得开心吧,可惜我今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两位,别停了,动静再大一些哦。”

  说着,似乎很是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双飞啊双飞,就这么擦肩而过……部里那些家伙真该给我加薪。”

  天黑的时候,一条人影从窗户外悄悄的溜了下去,顺着墙根落在地上,仿佛一股轻烟一般在街头飘过。

  悄悄的来到了位于总督府外的大街上,人影很小心的贴在了墙根,波波夫手里提着一条仿佛毯子一样的东西,站在墙根上,将毯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那毯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盖在身上之后,他整个人身影的颜色就和这墙壁完全融合为了一体,如果不凑近了仔细看,就根本看不出来。

  “第一班一刻钟,然后两班,中间又半刻的间隙……”

  波波夫达克斯心中默默的计算着,一队一队的巡逻士兵从他身边走过。

  终于,在等到了第四队巡逻士兵走过之后,他忽然就从墙角里窜了出来,就仿佛一个影子,这么大摇大摆的跟在了巡逻士兵的身后十多米处。

  夜晚看来,他就仿佛是一条幽灵,如果巡逻士兵之中此刻有人回头的话,只怕一定会惊恐的以为是看到鬼了。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胆大包天的跟着巡逻队走在后面,仿佛就算准了这些家伙不会回头。一路往前走了大约两百多米!

  此刻巡逻队已经快走到了路口,迎面就是总督府侧门的守军,可偏偏那些守军的视线被巡逻队给挡住了,反而看不到紧紧跟在巡逻队身后的波波夫达克斯!

  这是一个几乎危险到了颠毫的角度,一个侧面的角度恰好形成了对面总督府侧门守军的视线死角,达克斯大摇大摆的跟在巡逻队身后又走了十多步,最后一闪身,贴到了墙根下去,身子一闪,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总督府的院墙高达六米,还设置了几个了望塔楼,波波夫却恰好在侧门旁翻过去,躲开了周围的塔楼。翻墙落地之后,他解开了身上的毯子,里面的装束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亚麻袍子的仆人的模样,飞身窜进了花丛之中,他的步子如同猫儿一般的灵敏轻盈,当跑进了第一重院子之后,他才从墙上跳下去,忽然就听见了一阵动静。

  抬头一看,院子里,一个黑糊糊的影子正弓着身子,虽然是趴在地上的,但是看上去只怕都快到波波夫的腰部的高度了,一双绿色的眼睛瞪着自己,嘴巴半张,满口森牙,还有滴滴答答的口水落在地上。

  这是一只大犬,竖着耳朵,虎视眈眈的盯着波波夫。

  波波夫叹了口气,飞快的从身上的那个包包里摸出了一个皮囊撕开丢在了地上,顿时一股臊臭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那大狗忽然就伸头过去在地上凑近了那皮囊嗅了两下,顿时呜呜的低声叫了两声,掉头就跑到了墙角,庞大的身子缩成一团,双股夹紧,连尾巴都耷拉了下来,呜咽的声音里满是畏惧。

  “妈的,这可是老虎鞭泡的好东西啊,还能壮阳呢……”波波夫有些可惜的摇头,不再看那条狗,大摇大摆的从侧门跑了进去。

  进了门之后,他又从那个包包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来……他那个包包里也不知道到底装了多少东西。这次摸出来的却是一对儿圆形的镜片,又从里面逃出一小撮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粉末来,涂抹在了镜片上,将镜片架上了鼻子。

  顿时,从镜片里看去,原本黑黢黢一片的视线里,就变成了一片的绿色光亮,视线顿时霍然亮了起来,一切都变得清晰真切!

  黑暗之中,走廊地上的套着铃铛的绳索,还有门口的活动木桩弄下的示警的机关,都落在了波波夫的眼睛里。

  他很轻松的绕开了这些地方,在走廊口的时候,翻身上了房梁,望着更里面的一重院子,等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就看见从原本黑糊糊的花圃后面,绕出了两个身穿侍卫服侍的暗哨来。两个活动暗哨离开了岗位,正要换一个地方去守护,波波夫已经用手指轻轻的弹出了两个小小的木球,那木球滚在了两个侍卫的脚下,顿时里面就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香味,两个侍卫毫无反映,咕咚一下,同时倒在了地上。

  波波夫跳了下来,立刻过去将两人拖进了花圃里,然后等他从花圃里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侍卫的装束了。

  “进是进来了……可是,该从哪里最先开始放火呢?”这个家伙摸着下巴,眼神里闪动着阴柔的笑意……※※※“姐姐,快一点!”

  艾德琳抓着两把灰土在自己脸上抹了几下,可扭头却看见黛芬尼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忍不住焦急道:“你怎么不动?”

  黛芬尼看着艾德琳满脸灰土,轻轻叹了口气:“艾德琳,没有用的,我们已经跑了七次了……”

  “可是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吧。”艾德琳摇头:“我这次的计划应该有很大把握成功的,我们只要……”

  “坐下。”黛芬尼指着旁边的椅子,拉着艾德琳坐在了身边,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张丝巾,脸上有些爱怜的神色,轻轻的将艾德琳脸上的灰土擦了擦。艾德琳有些不满,这灰尘自己好不容易擦了上去,当下就用力扭动脑袋,试图躲开黛芬尼的手。

  黛芬尼的眼波温柔,望着艾德琳,终于幽幽一叹,伸手捉住了艾德琳的手,低声道:“你听我一句话,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已经跑了七次都没能得手,换做是普通的俘虏早就被处死了。那个休斯却没有害我们,只因为我们有利用价值,但是如果真把他惹火了……”

  顿了顿,黛芬尼低声道:“况且,现在我们就算跑了,又能去哪里?燕京被围,我们是回不去的了,北方奥丁人也入侵了,你的那个叫夏亚的朋友,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而且,我……和你说一句实话,我是不打算走的了!”

  说到这里,黛芬尼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坚定。

  “什么?!”艾德琳惊呼一声,霍然跳了起来,指着黛芬尼:“你,你,你不会是想真心投靠休斯那个老色鬼吧?!”

  听艾德琳口中冒出“老色鬼”这个称呼,黛芬尼脸色一红,她如何不知道休斯对自己眉毛的觊觎,随即脸色一板,凝视着艾德琳,沉声道:“你真的这么看我么!我的父亲是米纳斯公爵,现在又是克伦玛家族的儿媳,怎么会委身投敌!”

  “那你……”

  黛芬尼摇头:“我……我打算刺杀休斯。”

  “不行!”艾德琳立刻一把抱住了黛芬尼,急忙道:“你可别抱着这种念头!你,你……”

  黛芬尼神色从容,缓缓道:“我今天听说,前线战况僵持,休斯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差,我猜测,只怕最多这几天,休斯就会派人把我们再接到前线去了,到时候……他,他只怕就会忍不住要,对我……”

  说到这里,这位美丽的太子妃忽然脸庞一红,双脚漂上两团红晕来,顿时娇艳无匹,只是眼神里却闪过一丝绝然:“此人是国之巨贼,平时要想除他,是千难万难,可如果他真的对我觊觎,那么我自然有机会可以……”

  她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巴,只因为后面的话实在有些不堪,不用说出来,大家也心知肚明了。

  那休斯总督一贯以贵族风度示人,所以既便俘虏了两女之后,也一直优待。虽然摆明了对黛芬尼的美色很是动心,却一直不曾染指。但是难保他最近眼看战况僵持,心情烦躁之下,还会保持之前的那样的伪装。

  黛芬尼的心思倒也不难猜。她必然是想假意屈服于休斯,以身侍贼。她天生绝色,容貌倾国倾城,更是帝国贵族之中公认的第一美人。只要假意屈从,倒是有机会接近休斯……纵然休斯为人再机警小心,但是男欢女爱,人伦大欲之时,还能保持几分清醒?

  艾德琳呆了会儿,就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黛芬尼的声音很轻,她那美丽的脸庞一片恬静,只是眼神里却含着几分死气:“我既然嫁如皇室,就早已经认命了。我们这样的女子,除了天生的一副美丽的外表,还有什么资本呢?说一实话,我早已经不怕死了的。这些年来,我也早就活得够了,如果最后能和休斯同归于尽,也算是我对家族,对皇室尽了忠诚之心。不过是临死之前让那个巨贼玷污我清白而已,不过将死之人,又有什么可惜的!”

  艾德琳只觉得心中巨震,口中只是连连说“不行”,可到底哪里不行,为什么不行,却说不出一个道理来。她从小在皇族长大,这种豪门之中的女孩子,早就有了为家族为大局随时牺牲的觉悟。似乎从这么说来,黛芬尼的想法也不能说是不对,但是……以艾德琳心中所想,却觉得,黛芬尼抱着这种念头,除了牺牲自己的伟大之外,只怕更多的,却是一种对生命了无牵挂的淡漠。

  至少,如果换做是艾德琳自己,就是万万不肯做出这种事情的。

  倒不是说她不够高尚,只是……把自己的身子奉献给敌人,换取刺杀的机会……想到这里,艾德琳心中就顿时浮现出了那个粗犷的身影来——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岂能让别人碰我一根手指!纵然是死,也是不行的!!

  “不行!你还是快快听我的话,把脸抹黑了。”艾德琳焦急道:“我打听过了,今晚总督府里有运水车会在凌晨时候到后院,我们一会儿在房子里放火,吸引人的注意,然后等女仆冲进来,打晕了,我们趁乱……”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呼喊。

  “着火了!着火了!!!”

  除了这一阵一阵的呼喊,远远的还有人惊呼叫嚷,以及混乱的脚步声。

  艾德琳立刻跳了起来冲到门口,推开房门,就看见总督府里远处,一团火光冲天!

  艾德琳看在眼里,顿时跳脚:“啊!怎么回事?!”

  眼看院子外面,就有仆人来回奔走,艾德琳才试图走出去,立刻就有两个黑衣的总督府里的侍卫从外面拦住了去路,冷冷道:“殿下,请回房间去休息!”

  艾德琳看了侍卫一眼,正要说什么,两个身材粗壮的女仆就架着艾德琳走回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艾德琳和黛芬尼在房间里就听见外面叫嚷声不绝,吵闹的声音不停的穿了进来,一会儿又听见:“有人纵火!小心戒备”,一会儿又听见:“西边也着火了!!西边也着火了!”

  艾德琳坐在黛芬尼的身边,忽然拍手笑道:“啊!一定是有人溜进总督府里捣乱来了!说不定,说不定是我们的人来救我们……”

  黛芬尼却脸色忧虑,低头不语。

  过了会儿,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打开,随即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冲了进来,人人手里持剑,涌进房间里之后,就站在房间里四面,为首一个冷冷道:“两位殿下,打搅了!我们奉命来保护两位殿下!”

  说完,这几个人就将两个女孩子围在了中间,看来只怕外面的乱势平息之前,这些家伙是没有离开的打算了。

  艾德琳心中焦急,她心中认定了这是逃跑的好机会,可是没想到总督府里居然做的这么严密,几个侍卫就站在身边牢牢盯着,哪里还有机会逃跑?

  正焦急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外面有人拍门,随即房门被推开,一个总督府里的侍卫冲进门来,就大声焦急道:“不好了!有一伙人拿着武器从后院杀了进来!统领大人下令,让你们立刻带贵客从这里转移到东院去!”

  房间里的侍卫听了,都是面色凝重,为首的那个侍卫就大步走了上去:“有多少人杀进来了?距离这里有多远?”

  “黑暗中看不清,这些家伙在府里放火,兄弟们都被吸引开了,后院现在没多少人,只怕挡不住……”这个报信的侍卫身上脸上还有血迹,说着说着,忽然就身子一软,扶着门框险些摔倒,那个侍卫头子立刻上去搀扶,可手才搭在了对方的手臂上,忽然那个报信的侍卫就往里迈了一步,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拉,两人就顺势一起栽倒在了地上。

  后面房间里的人因为视线受阻,没看清两人的动作,只以为是搀扶没扶稳摔倒,就有两人上去要拉,可结果地上两人滚了一滚,那个报信的人却忽然就跳了起来!

  这一下动作快速突兀,犹如兔子一样敏锐!只见他身体几乎是瞬间弹了起来,那个地上和他抱成一团的家伙,心口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没柄,早已经断气了!

  这个报信的侍卫人在半空,手里已经飞出一片寒光,两个过来拉扶的侍卫顿时就脖子一亮,鲜血喷洒而出!还有剩下的人才来得及叫了一个短促的声音,这个报信的家伙已经扬手,一枚黑黢黢的东西直接射在了那人嘴巴里,顿时那人抱着脖子,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随即这人上去,一刀刺进了那人的喉咙里,然后轻轻将那人横放在了地上。

  这报信的侍卫进门来,不过举手投足,瞬间就杀了四人,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等四个总督府的侍卫都横尸当场,两个女孩子才惊呼了一声,抱在了一起。

  这个家伙,自然就是波波夫达克斯了。

  他很随意的用衣角擦了擦刀锋上的血,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两位美女,如果叫够了,我们就赶紧跑吧。”

  ………………此刻总督府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也不知道达克斯这个家伙是怎么干的,居然在总督府的东西两角都放了火,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神奇的引火材料,纵然总督府里人竭力救火,那火势却越来越大。渐渐的还有蔓延开的势头。

  达克斯带着两个女孩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给两人都披上了一件府里女仆的袍子,趁着乱,达克斯还从地上抓起了两把灰土,不由分说就在两个女孩的脸上抹了几把,还笑道:“好滑的脸蛋。”

  艾德琳大怒,正要说什么,黛芬尼却已经拉住了她,只是用眼神静静的打量达克斯。

  跑出去后,达克斯仿佛变魔术一样从墙角提着两个木桶来,塞给两个女孩一人一个,然后就发了一声喊:“救火啊!就火啊!!”

  拉着两个女孩,就朝着远处院子里人最多的地方跑了过去。

  三人一面奔跑,达克斯在前大喊救火,两个女孩手里又提着水桶,一路过来,居然也没有人阻拦检查。此刻周围似他们这种手里提着水桶来回奔走的仆人很多,这一下,三人藏进了人群里,顿时就毫不起眼了。

  达克斯带着两人在总督府里左奔右跑,有几次甚至都是故意往人最多的地方钻,甚至期间还拉着两个女孩当真打了两桶水,往正在燃烧的一栋房子上浇去,忙活了会儿,周围全是人,这才悄悄的退了出去。

  两个女孩虽然在总督府里多曰,但是平曰都被软禁在一个地方,不允许随意行走,对总督府里的地形丝毫不熟悉,只能茫然的跟着这个神秘的男人逃窜。终于跑到了总督府东北角的地方,远离的火场,却靠近了外围院墙的了望台的方位。

  看着面前的院墙旁的了望台,达克斯回头对着两个女孩神秘一笑:“你们怕不怕高?”

  “什么?”艾德琳还在问,达克斯已经从身上的那个小包里逃出了几个黑黢黢的金属管来,飞快的拼装在了一起,就变做了一架小巧的手弩,抬手对着了望台上就是一射,就听见咕咚一声,上面的一个府里的守卫就软软的伏在了栏杆上。

  达克斯将手弩塞进怀里,也不管两个女孩的反应,一手一个将两人抓了过来,两个女孩就觉得身子顿时一阵腾空,连续几下往上窜,忽然就到了了望台的顶上!

  此刻院子外面的大街上已经是人声鼎沸,不少侍卫巡逻守军都飞快的朝着这里集结而来。火把打的犹如白昼一般!

  达克斯从怀里的那个包里飞快的撤出了一块东西来,却是一块折叠成小块的布,展开之后,却有床单那么大,轻轻一旋,就披在了身上,用几根金属管套好了之后,就仿佛是制成了一对犹如鸟儿双翼一般得巨大的架子。达克斯看着两个女孩:“不管你们怕不怕高……最好闭上眼睛吧。”

  说完,从袖子里撤出一根细细的绳子,轻轻一抖,就把两个女孩和自己套在了一起,然后不等两个女孩叫出来,就在了望台上纵身一跃!

  巨大的身影,在天空之上划出了一条弧线,从长街上密密麻麻的聚集来的守军巡逻队的头顶上盘旋而过……两个女孩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吓得险些就要晕过去了。只是知道此刻情况紧急,都本能的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不敢发出丝毫的叫嚷声。

  飞翼的滑翔不过数十米,就落到了街道远处的一片楼宇之中,达克斯带着两人悄悄的降在了一座房屋的屋顶上,然后飞快的收起了飞翼,拆卸折叠好之后塞进了包里,然后拉着两个女孩从屋顶爬了下来,吊在屋檐上,又一手一个将两人直接丢进了窗户里,然后自己也如狸猫一般窜了进去……房间里,一股酒气冲天!

  两个女孩一进房间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就同时呆住了,死死的望着房间里的景象,两个女孩都是一般的面红耳赤,瞪大了眼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床上,两个赤裸裸的女人正激烈的纠缠在一起,全身大汗淋漓,不时的发出啊啊呜呜的各种声音,这样香艳的场面,顿时让两个女孩终于惊呼了一声,同时掉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哈哈!”达克斯进来之后,眼看两个女孩脑袋扭到一旁捂着眼睛,他大步走到了床边,在床上两个女孩子的胸脯和屁股上拍了两记,然后轻轻一敲,就将两个女孩敲晕了过去,随即掀起床单蒙上,才转身道:“好啦,两位尊贵的女士,请睁开眼睛吧。”

  顿了顿,他指着房间的大门,道:“来不及说废话了,你们两人快站在门后去!只要不出声,我保证你们没事!记住,不管任何情况下,不要出声就行!”

  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眼看达克斯一脸的严肃,此时此刻,她们没有选择,也只能听从这个神秘的男人的命令了。

  可才走到门后,刚一转头,就看见达克斯已经将自己的上衣扒光了,露出个赤裸裸的胸膛来,随即往床上一跳,连裤子都脱了,里面是一条白色的大裤衩……两个女孩赶紧闭上了眼睛,同时一声尖叫。

  “闭嘴闭嘴!有什么好叫的!没见过男人脱衣服么!”达克斯不满的嘟囔了一句,随即又笑道:“怎么样?我脱衣服的速度可是天下第一啊。”

  说完,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他自己就已经钻进了被子里,将两个赤裸裸的妞儿抱在了怀里……就在几乎同时,门外的走廊传来了急促的脚声,随即乒乒乓乓的敲门,房门被一声强行敲开了。

  达克斯坐在床上,大声怒道:“混蛋!哪里来的人敢打搅本大人的好事!!”

  门外几个城里巡逻的守军原本就要冲进来,忽然听见里面的人自称“本大人”,脚下顿时就一停,就这么站在门口,不敢往里冲了。

  这房间并不大站在门口一眼就能将房间里的一切看在眼里,在门外的搜索士兵眼中看来,房间里就一张桌子一张床,桌下床下都是空荡荡的,只有床上,偌大的一个被单下,裹着三个人。

  当中的那个男人,浓眉大眼,只是面皮有些惨白,明显是酒色过渡的样子,一手搂着一个赤身[***]的妞儿,左边的那个妞儿,半个鼓囔囔的胸部都露了出来……达克斯坐在床上故意作色怒道:“妈的!谁让你们进来了!知道不知道老子是什么人!”

  说完,他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全身赤裸,就留下一条裤衩。

  门外的搜索军士一时摸不清达克斯的底细,正支支吾吾,达克斯已经冲到了桌前,抓起了桌上的一枚徽章亮了过去:“看仔细了!老子可是你们亚美尼亚的贵客盟友!”

  一看那徽章,搜索的军士哪里又不认识的?立刻就明白过来,眼前这人只怕也是别的势力派来的联络的军官。

  “这位大人,我们是奉命来搜索逃匿的犯人……”

  “犯你妈的球!”达克斯大怒:“老子床上只有女若,没有犯人,滚蛋滚蛋!!不然老子明天去总督府里,只要一句话,就能扒了你们的皮!”

  门口的搜索军士互相看了一眼,最近这些外来的军使气焰嚣张,自家的大人都早有言明,不许随意得罪这些“盟友”。

  更巧的是,此刻躺在这位“盟友军官大人”床上的那两个女子,却是城中脂粉街上著名的娼记,其中一个更是有名,城卫军巡逻队里不少军士都是她的恩客,恰好门口这个军士也曾经光顾过此女,一眼居然就认了出来。

  这一下,哪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当即几人就关了房门退了出去。却不知道,两位殿下就藏在门后,和他们只不过隔了薄薄一扇门板!

  一群人退出去之后,还有人有些不放心,其中一个就笑道:“妈的!没事没事!那床上的两个妞儿,左边是尼娜,右边的是丹娜,老子都见过。妈的,那尼娜还是老子上个月试过的,折腾了一夜,险些把老子的腰都弄断了!这两个妞儿的价钱可不低,里面的这位大人,倒是个有钱人啊。”

  一会儿下了楼,又听店里的伙计说起楼上住的那位军大爷,带了两个妞在房间里折腾了整整一夜都不曾离开,众人就更无半点疑心了。只是有人心中还忍不住钦佩:“那位老兄,好身体了,居然一夜金枪不到……佩服佩服!”

  …………房门关上之后,艾德琳和黛芬尼两人只觉得吓得腿都快软了。

  可才一回头,却忽然就看见达克斯已经冷冷抓住了床上的两个女人,手掌扼住两人的脖子,轻轻一扭……咔咔两声,两个女人顿时脖子歪在一旁,同时气绝!!

  这达克斯忽然施辣手杀人,艾德琳和黛芬尼同时都惊呆了!拼命捂住嘴巴,才没有叫出声来!

  “你……你……”艾德琳指着达克斯低声道。

  “我什么?”达克斯淡淡一笑:“这房间里,我进来的时候是一男两女,可现在变成了一男四。我不杀她们,明天天亮的时候,我们怎么走出去?”

  顿了顿,他指着地上散落的几件女人的衣服,都是床上的两个死去的记女留下的,达克斯冷冷道:“你们换上这些衣服吧,明天我们一早就离开这里,大摇大摆从楼下出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