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老天保佑土鳖】

   这一年的春季,就在这席卷了半个拜占庭帝国的战火之中缓缓的渡过。

  帝国的中心,奥斯吉利亚,鏖战的双方,因为得到了兰蒂斯的海上补给线,奥斯吉利亚的守军得以喘息的机会,得到了补给之后,至少在死守这一方,支撑的时间也无限的加长了。虽然叛军方面,以红色圆桌会议的名义,萨尔瓦多亲笔写了一封信件质问兰蒂斯王国方面,这封信更是由二十六位总督联名。

  但是兰蒂斯方面的回复则很“官方”:兰蒂斯王国无意插手贵国内部纷争,盼望贵国交战双方,本着悲天悯人之心,尽快结束战火,还大陆一个和平世界云云。同时坚决否认的那支海上负责给奥斯吉利亚补给的舰队和兰蒂斯有任何关系。

  这个回答让叛军之中的多位总督险些气吐了血,可大家就算关上房门拍桌子砸杯子,也是无济于事。那支舰队分明就是兰蒂斯人,可人家不挂旗号,对外只宣称是民间的商团的“义举”……叛军的首领们随即写了第二封信递交兰蒂斯王国,既然是兰蒂斯商会的义举,那么就请兰蒂斯方面制止国内的这种商团的民间行动,否则的话,如果造成冲突,概不负责云云……可这封强硬的信件,得到了兰蒂斯方面更为含糊的回答。

  兰蒂斯方面的国书宣称:兰蒂斯王国历来是一个政治开明,明煮,注重民权的自由国度,既便是王国政斧,也无权干涉民间商团的行动,而目前看来,这支资助拜占庭皇室的“兰蒂斯民间商团”,他们的行动并没有触犯任何一条兰蒂斯王国的法律,所以既便是国王也不好下令制止这种“合法行径”。至于贵方所说的可能会引发冲突云云,本国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这封国书,后来被几位震怒的总督直接撕扯成了碎片,更有姓子焦躁的就要下令让海上的船队发动攻击。

  可很快,冷静的萨尔瓦多和休斯总督制止了这种冲动的念头。

  事实明摆着的。叛军的海上力量太弱了,虽然在船只的总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但是谁都明白,靠着一条多条大小不一,临时聚集在一起,毫无战术,毫无战斗力可言的船队,想打赢一向在海上横行无忌,所向无敌的兰蒂斯正规海军舰队?

  “还是暂时忍耐,集中精力攻下奥斯吉利亚再说吧。只要我们能攻下奥斯吉利亚,那么兰蒂斯人自然就会屈服的。”

  萨尔瓦多的见解很明智。

  就在双方的扯皮过程之中,春天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

  奥斯吉利亚城外,帝[***]第二第九兵团,联合罗德里亚骑兵,在春季结束之前,发动了一次反攻,和叛军鏖战一场,虽然帝[***]队数量处于劣势,但是毕竟有勇猛的罗德里亚骑兵坐镇,依然赢了几场。但是同样的,叛军兵力雄厚,帝[***]队的这次反攻虽然取得了小胜,但是却于大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且因为兵力太少,无法趁胜追击扩大战果。

  倒是随着春季结束,第二第九兵团在连续作战之后,损失的兵员无法得到补充,渐渐的只能处于战略防御阶段。罗德里亚骑兵更是一夜之间后退三十里,原因很简单:军中断粮了。

  ※※※奥斯吉利亚的鏖战依然处于相持阶段,但是在拜占庭帝国的北部,情势却是急转直下!

  奥丁人的大举入侵,势如破竹,在一个月内,就占领了帝国内部的三个郡!

  诺兹郡被黑旗军占领,莫尔郡被赤雪军占领,而帝国西部的塔塔尼亚郡,则被另外一支奥丁兵团占领,西路的奥丁兵团是一个混编的兵团,是由奥丁帝国的大皇子率领。

  至此,奥丁帝国内的夺嫡之争夺,大皇子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黑旗军向来是支持大皇子的一系,而此次奥丁神皇又让这位大皇子亲自领军,这支混编的军团里,据说从奥丁皇族的雷云军团抽调了一万精锐奥丁战士,加上奥丁国内的九个大小部族征召的一共四万战士组成了一个大军团。

  至此,三路奥丁入侵军队,进入拜占庭帝国内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十三万。

  春季末的时候,在莫尔郡的南部的邻郡西尔坦郡,南下的赤雪军完成了对拜占庭帝国北方最后一支成建制的帝国正规军的合围。第七兵团在内有外困的处境之下,面对着左侧和身后的叛军军队的逼迫,又承担着赤雪军的攻势,连败了三场,丢失了郡守城市之后,大规模的撤退,沿途还抛弃了大量的辎重后勤部队。然后兵分两路往西南方向逃窜。一路由兵团将军罗斯托克带领四个精锐主力旗团,另外一路则是两个旗团的偏师以及部分的辅兵组成。而曼宁格的赤雪军则只留下少量军队驻守占领地,大部队毫不停留的继续追击第七兵团罗斯托克的那一路。誓要将第七兵团的主力消灭。

  终于在春季结束的最后一天,第七兵团急速撤退的主力部队,在位于西尔坦郡东北方的一条名为“希尔玛河”的北部被奥丁的赤雪军追上了。

  在希尔玛河滩平原上,急行军的赤雪军衔尾追击,趁着第七兵团试图渡河的时候,曼宁格集中了所有的驯鹿骑兵,忽然发动了突袭,第七兵团抵抗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溃败,溃不成军,厮杀持续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河水都染成了红色,尸体将河水堵塞,甚至还有大量的尸体顺着水势漂到了下游……这一战,第七兵团的主力终于被奥丁人消灭,超过七千人当场战死,两个旗团的建制从此被取消。兵团将军罗斯托克中箭身亡,下属旗团掌旗官,三死二降,可赤雪军统帅巴沙克族的族长曼宁格却在这个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大概是之前在夏亚那里吃的憋,此刻终于将怒火一下发了出来,曼宁格下令将俘虏的三千六百名拜占庭帝国士兵屠杀,其中也包括了投降的两个旗团级的将领。

  战后,原本的第七兵团的主力三个旗团,生还逃出去的,不足三百人……这样的举动,虽然一时发泄了怒火,但是却反而留下了很坏的后果。

  因为帝国的内部还有不少地方存在少量的残余的帝[***]。在眼看战局糜烂的时候,不少地方军早已经动摇起来,有的甚至也已经有了投降的意思。

  可这个时候,传来了奥丁人将战俘和投降者屠杀殆尽的消息,却反而坚定了残留的拜占庭军队的抵抗之心。

  反正投降也是死……不如拼死一战吧!

  第七兵团的主力被歼之后,另外一路撤退的偏师约四千人则终于逃出升天,在南下道路被堵的情况下,只能掉转方向往西北而去……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有曼宁格的儿子莫尔卡率领的一支军队的追赶。

  幸好这个时候,老天终于站在了拜占庭的这一边,忽然连降了三天的暴雨,将丘陵地区的道路冲垮,莫尔卡的追兵受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第七兵团最后的四千人逃去……不过这个时候,曼宁格对于这种结果,也并不是很在意的。

  第七兵团的精锐主力已经完全被歼灭,至于那逃跑掉的四千人,原本就是不是主力,其中还有少量的辅兵,在曼宁格看来,几千乌合之众而已,就算跑掉了,说不定脱离了战场之后,就做了鸟兽散了。

  而此刻,赤雪军已经占领了西尔坦郡的全境,得到了大量的补给和军械,以及将西尔坦郡的郡守库房之中的拜占庭帝国赋税财富收归己有之后……富饶的拜占庭帝国的财富,顿时让所有的奥丁战士都红了眼睛!

  奥丁国内的部族,除了皇族之外,其他的部族,既便是另外的五大强族,平曰里族内民众的生活也并不轻松。拜占庭帝国气候温暖,土地肥沃,更加上盛产粮食,使得占领了西尔坦郡之后,整个赤雪军上下都得到了大量的战利品。

  而赤雪军这个时候,全军上下意满志得,就连曼宁格也忍不住有些得意起来。

  这种时候,贪婪之心,就自然而然的生了出来。

  (我们从北而来,打下了莫尔郡,打下了西尔坦郡,几乎都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这些拜占庭人柔弱的好像绵羊一样,就连他们的帝国中央正规军第七兵团,也不堪一击,我们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将这些家伙击败了!如此软弱的拜占庭人,哪里还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两个郡,得到了这么多财富,为什么不能得到更多!为什么不继续打下去,继续抢下去!?)曼宁格虽然得意,但是还保留了一丝清醒,他立刻想起了还在自己的身后北方,莫尔郡的那个丹泽尔城下,自己受到了挫折。

  此刻自己军械粮草足备,是时候回军一击,将那个小城的钉子拔出的时候了。

  可这个时候,老天救了夏亚一命!

  必须要说明的是,拜占庭帝国的北部,尤其是莫尔郡附近的几个郡,一直以来都是帝国北部主要的产粮区。

  既然是产粮区,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地区都符合几个条件:土地肥沃,气候温暖潮湿,同时每年都有充沛的降水。

  这几个郡的地区的气候,每年的春季和夏季的交接时候,都是雨季。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自大陆北方的冷空气南下和南方的海洋的热气北上,在这片地区交错,形成了大量的降雨。有的时候,甚至会连续十多天的降雨。

  而同时,这个地区的地势也非常特殊。在这片地区,纵横交错着七八条并不大的河流,这些河流的交错冲刷,最后形成了这一个地区的地质都是类似于河滩平原的姓质,土地柔软肥沃,极适耕种,但同时土质柔软,都属于滩土层的平原,一旦雨季的时候,就会使得道路泥泞,难以行走。

  而这一年的雨季更是尤为特殊。

  今年的雨季,似乎雨下的特别大。

  连续的半个月的豪雨,多处的河流都发了大水,这样的大水将会带来更多的河滩淤泥,使得河滩两旁的土地变得更为肥沃,但是却将多处的桥梁和道路冲毁。

  大雨下了足足十多天都没有停歇,最终传来的消息是,莫尔郡内几乎十之八九的道路都完全毁坏了。很多地方的山地滑坡坍塌,将道路完全堵死,车马无法同行。而还有的地方,桥梁毁坏,洪水泛滥……这样的局面,在这种特殊的时候,却反而帮了夏亚的大忙!

  曼宁格的赤雪军在南边,因为雨季的雨水肆虐,道路堵塞,无法组织大规模的兵力北上来拔出夏亚这个钉子了。要知道,军队进军,必须挟带辎重车辆才行。

  如果曼宁格的军队不带粮草物资前来的话,那么结果就只能是重现上一次兵围丹泽尔城无果的局面。

  可根据现在的局面,要想修复道路桥梁,让大军的车马能同行,没有一个月恐怕是做不到了。

  更何况,现在曼宁格占据了整个西尔坦郡,还有部分的莫尔郡,大量的占领区,都需要他分兵驻守,虽然曼宁格兵力占优,但是要想聚集足够的军队来攻击夏亚……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别忘记了,现在夏亚的丹泽尔城里,兵力已经上万了。

  而这个时候,夏亚却反而打起了曼宁格的主意来。

  曼宁格的主力都去了西尔坦郡,而且雨季道路受阻,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了。

  夏亚自然而然,将眼光放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敌占区:莫尔郡的原来的首府城市,梅斯塔城!

  梅斯塔里只有几千奥丁守军而已,而夏亚和格林仔细分析过,凭自己现在的兵力,完全有可能吃掉对方!而且只要这次反攻成功了,那么对于糜烂的局面,就可以大大的刺激帝国残留抵抗势力的士气!

  “打下来之后,我们可以守,也可以走。现在的天气有利我们!曼宁格要想回军,最快的话,没有一个月的时间也做不到!梅斯塔城距离我们只有不到三天的路程!快马的话,一天半就能到!打下来之后,我们可以从容的布置局面,到时候是守是走,主动权都在我们手里。”

  格林指着地图,对夏亚缓缓道:“况且,梅斯塔城中都是我国的子民,我们攻打的时候,城里的市民说不定也会呼应我们。听说奥丁人不得人心,不但屠杀战俘,更重要的是,他们将克林西亚郡守大人的头颅悬挂在城门上。克林西亚大人在莫尔郡任职七年,忠于职守,很得人心,他的死,让莫尔郡上下的子民对于奥丁人都是满怀怨恨……这些有利我们的条件,都可以充分利用。”

  说完了这些,格林看着夏亚:“现在唯一需要决定的就是,去打梅斯塔城,是你去,还是我去。”

  “我去。”夏亚毫不犹豫的大声道:“你留守丹泽尔城。我只带内内和两千骑兵作先锋,让沙尔巴带两千步兵随后。这个时候抢速度最重要!奥丁人绝对想不到在这种雨季的时候我们还会出来反攻。梅斯塔城的城防已经在上次战争之中被毁坏了,我只要趁机偷袭,两千骑兵冲进城里去,就可以一战定胜负!既便我骑兵突袭不成,等沙尔巴的两千步兵到了,也有足够的时间从容攻城。”

  夏亚笑了笑:“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曼宁格和奥丁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了上万兵力!只怕曼宁格现在还以为我们只有区区一千人吧。”

  ※※※两天后。

  黑色的夜幕之下,梅斯塔城,只有城墙上挂着灯火火把,可城里却是一片寂静的黑暗,毫无灯火。奥丁人占领这里之后执行了严格的夜晚管制,严谨城中的居民晚上点灯。

  这种命令在夏亚看来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大概是奥丁人身在北国,都是以部族而居,缺乏守城的经验吧。

  夜晚的时候,居然不点灯火,这不是摆明了给老子机会夜袭么?

  只要自己冲进城里去,四处放火起来,奥丁人就会受惊了……城外的一个山坡之后,两千骑兵已经整装待发。他们奔驰了一天半的时间到达梅斯塔城之后,夏亚却下令让大家就地隐藏在山坡后休息了半曰,以回复体力。

  而此刻,这两千原来的马贼,都换上了帝国的军队的衣甲,看上去已经颇有点儿样子了。

  内内就站在夏亚的身后不远出,看着夏亚的背影,也不知道出神正在想些什么。

  内内是十天前回到丹泽尔城的,还带回来了六百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原来生存在野火原上的马贼和佣兵部落之类。

  而夏亚新编的这个骑兵旗团,内内依然暂时担任了副掌旗官的职位,虽然大家都知道内内不会长期担任这个职位,但是至少由这位从前的大当家在,这些被改编了一个多月的马贼们,还是很是开怀的。

  “再等两个时辰,黎明之前开始攻击……黎明之前,正是人晚上睡得最熟的时候……”夏亚伏在山坡上,远远的眺望城郭,伸手指着远处:“西北角的城墙破败,有一个豁口,奥丁人还没有完全堵上……到时候,你带三百人大张旗鼓的冲到城门下吸引守军注意力,我则带人突袭西北角的那个豁口,只要能冲进去……这一战,我们就赢定了。”

  夏亚说到这里,却发现内内没有吭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个女人在怔怔的望着自己,黑夜之中,那目光却似乎有些游离出神……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