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盟友】

   奥斯吉利亚城本身作为一个伸入大海之中的半岛,三面环海,不过只有靠着南边的一面是平坦的海滩,另外两面都是高达数十米的陡峭悬崖!在海洋的潮汐作用下,常年的惊涛海浪加上遍布的险要礁石以及数十米的悬崖成为了城市东面和北面的天然屏障。

  整个奥斯吉利亚就在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上建造而成。

  而除了西面那一道大陆最雄威的城墙之外,另外一条出入这座雄城的通道,则是在海上,唯一的登陆点,就只有城市难免的平坦海滩——奥斯吉利亚的港口码头。

  作为被誉为“无法攻克的雄城”,奥斯吉利亚的西面城墙自然闻名于世,而同样的,南面的港口海岸线的防御,也是被著称于这个世界。

  既便是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海军的海上强国兰蒂斯,在面对这座城市的海岸防线也是只能摇头叹息。

  奥斯吉利亚只有南面的海滩还算平坦,这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湾,半月形弧度的海港地形,两侧都是陡峭的半坡悬崖,而就在这个海港的入海口,两边延伸出去的地形,分别建造了一条城墙,而更是在入海口前建造了一条长达两里的海堤!

  这样的地形,使得奥斯吉利亚的海港就仿佛是一个固若金汤的漏斗形状,而就在海岸上,建造了高大的了望塔楼,这些塔楼都是用巨大的岩石建造而成,底座甚至都是用铁汁浇铸而成,坚固得让人头皮发麻。沿着海港码头的这条防线上,密布了至少三十座这样的塔楼,俯视着海港前方,首先在视觉上就绝无死角。

  其次,这些塔楼上布置了大量的弩炮,这些都是专门攻击海上船只的重型军械,每一架弩炮,都可以发射出射程最少可以达到五百米的巨型弩箭,这种弩箭的威力巨大,直接可以穿透船身甲板,夹杂着火油射击的话,更是可以直接让海上的船只受到巨大的创伤。

  同时入海口还认为的打下了一批暗礁暗桩!据说在建造这座城市之初,为了加强对海上的防御,甚至专门将一批装载了大量石料的船只在海面上凿沉!使得看似平静的海面上,其实水下暗藏了杀机,只有在得到海港码头的许可之后,才能在灯塔的指挥下从安全水道进入奥斯吉利亚的港湾。

  而一旦遇到战争时期,在海港地区适合军队登陆的区域,非常狭窄,只有不到一里的沙滩,而且这片沙滩全部笼罩在高坡之下,高坡上还建造了一批塔楼,一旦有敌人在海上远距离放小船运兵试图登陆的话,那么在这片高地上还驻扎了两个营队的弓箭手,弓箭的射程可以直接将登陆的沙滩完全覆盖住,如果有敌人试图从这里以小船运兵登陆的话,那么无疑将面临着一场血腥屠杀。

  更重要的是,为了防止海上的强敌对港口形成威胁,在奥斯吉利亚的海港区,还常年驻扎了一支小型的皇家舰队。这支舰队名义上隶属帝国海军,但实际上,从建军之初,就牢牢的控制在皇室的手里,历代的舰队将领都是最忠心皇室的人选。

  这支舰队规模并不大,只有两千水兵的编制,十余条中小型的战船——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却足以满足对海港的防御。反正需要防御的只有入海口的安全水道这么一片狭窄的区域,这支小舰队足够用了。况且,现在的这支小舰队,一半的战船都是皇室花重金购买来的兰蒂斯出产的新式战船。

  这么一条海岸线上的防线,有高有低,有远有近有纵深。即便是曾经在多年前,兰蒂斯帝国的一位海军上将以两国访问的名义出使拜占庭,在奥斯吉利亚亲眼观察过这条海上防线之后,也不禁叹息:这么一条防线,就算给我一支王国最好的舰队,要想成功登陆,恐怕压得伤亡大半才行。

  这些曰子来,奥斯吉利亚被叛军攻城,西边的城墙地区打的热火朝天。但是叛军却迟迟不敢从海上进攻奥斯吉利亚,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条坚固的防线存在。叛军本身也并没有什么海上的军力,根本没有力量打海上的主意,也只能集中所有船只来,勉强在海面上封锁起来,以达到围困奥斯吉利亚的目的,但是要想从这里进攻,却是万万做不到的。而海港里的皇家舰队规模太小,防御还行,也无力出海作战。

  ※※※战争来临之后,往曰繁华之极的海港区早已经变得沉寂了下来,军港的皇家舰队接管了原本的民用码头区,同时还有调过来守卫的城卫军士兵牢牢的把守住了海岸。而因为海上叛军船队的封锁,反正再也没有什么外来的商船能进入奥斯吉利亚,而原本停留在奥斯吉利亚的一些商会的船队,也被迫都停泊在了民用港湾里。海港区原本的常年热闹非凡的港市已经完全停了下来,自从战争开始,奥斯吉利亚已经进入了军管时期,海港区里原本一些商团的仓库也都被军方占领,所有有用的物资也都被宣布征用。当然,被征用了船只物资的商会,可以在城中到中央政斧交涉,得到一笔赔偿——这个决定是宰相萨伦波尼利坚持下来的,他坚决反对军队无偿征用港口区的商会财产,这位宰相的理由很明确:这些商会都死哈大陆上有头有脸的势力,我们不能为了打赢一场战争,而将这些家伙全部得罪了。否则的话,就算我们一时赢得了战场,但是面临的也是全世界的敌人!

  当然了,军队也根据情报将一些暗中支持特玛军区总督们势力的商会强行查抄了。这个决定也是得到了宰相的首肯。

  因为所有的一切商业交易都已经停止,偌大的海港去的港市,此刻看上去一片冷冷清清,所有的商铺都闭门歇业,路面上只有一些守军偶尔走过。

  只有港口的广场上,旗杆上帝国鹰旗还在飘扬。

  阿德里克带着一行人穿过整座城市飞驰而来,马队才冲进了海港地区,马上的阿德里克就听见远处海边的塔楼上传来的急促的示警的号角声。

  远处的军港地区,那支小型的皇家海军舰队,几条战船已经起锚扬帆,水兵们正在船上船下紧张的忙碌着。

  阿德里克翻身下马,就立刻冲了过去,迎面看见海港区的守军军官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阿德里克的神色复杂。

  “大人,已经确定了不是叛军的战船。”

  负责守护海港区的是城卫军的一个旗团,而同时跑来的还有皇家海军舰队的统领,这位统领相貌平庸——事实上据阿德里克所知的,这个家伙的才能也是平庸而已,唯一可取之处就是生姓沉稳谨慎,可这个姓子,说好听的是稳重;说难听点就是只会照章办事,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皇帝选中了这么一个姓子的人来统率唯一的一支掌控在皇室手里的海军舰队,却正是看中了这样的姓子:这支海军舰队只要防御有限的区域,不需要进取,只要行事稳妥不出差错就足够了。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是一个死忠皇室的贵族团体出身。

  这位海军将领默默的走到阿德里克的面前,行礼之后,将一个独筒望远镜递给了阿德里克:“大人,您自己看吧。”

  阿德里克皱眉,大步走到高坡上之后,远眺海面。

  远处,在港湾正面的马蹄形的海提之外,辽阔的海面上,两支舰队在海面上铺陈了开来,正摆出了一个对峙的势头。

  外围的一支舰队,船只大大小小有上百条之多,但是绝大多数都是中小型船只,而且大部分都是民船,一看就是临时征调来的乌合之众,而且旗帜也杂七杂八,显然是属于那些叛军所有。

  而另外一支舰队,则明显不同了。清一色的黑色的大船,都是那种目前最先进的兰蒂斯人发明的三桅战船,这种新式的战船都是拥有双层甲板,内设了远程攻击的弩炮和火炮,船只坚固。吃水也明显很深。最重要的是,这支舰队一共三十条船,其中有四条都是大型战舰,其余的还有八条中型的护卫战船。这大小十二条战船在舰队的外围,做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圆形防御阵列,而在舰队的里面,则是清一色的大型运输商船。

  这支舰队,却并没有挂任何旗号。

  这支舰队的船只航行队列很是严密,显然都是精锐,而战船在周围不停的试探用弩炮轰击,威慑远处的叛军舰队不敢靠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从叛军的海上封锁之中穿行进来,叛军虽然围在远处,却根本不敢靠近。

  这支舰队就停在了海港的射程之外,依然保持了防御的队列,只是其中一条大船上对着海港的方向打起了旗号。

  阿德里克虽然是陆军将领,但是早年在燕京军事学院求学的时候,也学过海军用的旗语,大略看了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对方请求进港的意思。

  旁边的海军将领低声道:“对方已经打了几遍旗语了,没有得到您的命令,我们不知道怎么回复,一直在等待。”

  阿德里克“嗯”了一声:“请他们表明身份。”

  他的命令穿了下去,塔楼上的帝国守军立刻打起了旗语,不多片刻,阿德里克就用望远镜里看到对方的那条船上用旗语回答。

  “我们,为友谊而来。”

  此刻众人都在紧紧看着阿德里克,等候这位帝国目前的军队最高统帅的命令。阿德里克拧了拧眉头,眼神里有些诡异,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来:“让他们派一条小船从水道进港。嗯,我们的船也上去,将安全水道拦住,只放一条小船进来,如果他们轻举妄动,就立刻反击!”

  时间在紧张的气氛之中缓慢的过去,远处的那支舰队,在得到了岸上的旗语之后,很快就分出了一条小运输船来,而海港区里,小型的皇家舰队也派出了几条战船,堵在了水道旁,只留下了一条缝隙。

  对方的那条小船终于穿过水道,在皇家舰队的警惕的注视之下缓缓的驶进了码头里,当靠岸的时候,一队守军就已经在岸边守护,远远的还有弓箭手的待命。

  一条小船板从船上铺了下来,随即在岸上的守军的注视之下,船上跳下来几个水手,将缆绳拴好之手,摊开双手站在一旁,以示意毫无敌意。

  阿德里克站在码头上看得仔细,对方的这些水手明显都是兰蒂斯人的装扮,脑袋上都包着头巾。

  很快,从小船上下来了几个人,这些人都是一身紧窄的短袍,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但是脸上的胡须却修建得很是干净整齐,头巾上也没有什么污迹,脚下得皮靴更是擦的雪亮。

  这人带着几个随从大步走上了码头,缓缓的朝着岸上走来,在阿德里克的示意下,守军让开了道路,让这人直接走到了码头上。

  一看见这人,阿德里克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终于轻松了下来:“嗯?是这个家伙?我去见见他。”

  旁边立刻就有手下将领劝道:“大人!您是全军主帅,这些人来历不明,还是……”

  “不用了,我认得这个家伙。”

  说着,阿德里克就大步走了上去。

  码头之上,两个人面对面走来,这个家伙远远的看见了阿德里克,仿佛也愣了一下,随即那粗犷的脸上露出笑容来,走到了面前,根本无视旁边阿德里克身边卫兵警惕的眼神,大声笑道:“哈哈,想不到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跋扈将军来迎接我。阿德里克阁下,迎接我这么一个小人物,需要您亲自出马么?”

  阿德里克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对方,过了会儿,才冷笑道:“大名鼎鼎的‘暴风之子’光临,我怎么能不迎接呢。”

  对方顿时有些吃惊的样子,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你居然认得我?难道我的这张脸已经这么有名了么?”

  阿德里克依然站在原地,淡淡道:“大名鼎鼎的‘暴风之子’,兰蒂斯海军的骄傲,兰蒂斯王国的海军三杰之一,传奇的‘神行者号’的第十三任船长,兰蒂斯王国历史上被授予王室荣耀勋章的三十位船长之一……尊敬的吉斯伦特先生……”说到这里,阿德里克的眼神里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说起来也是巧合,我记得您的相貌,是因为……很多年前,您早年未成名的时候,曾经随贵国的军方使团出使我国,还曾经作为交换学员在我国帝[***]事学院进修过战争史。呵呵,您想必还记得当初您在奥斯吉利亚求学的那段时间里,曾经的一次遭遇吧?”

  阿德里克故意放慢了语速,缓缓笑道:“那年,在帝[***]事学院里,您和一批兰蒂斯王国的交换学员军官和我们的学员起了冲突,晚上大家约在了橡木大街的后面巷子里比试,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和你打了一架,你打断了他两根肋骨,他却打碎了你的下巴……”

  这个叫吉斯伦特的家伙愣了一下:“啊,我记得了。是格林那个家伙,这条疯狗……呵呵。尊敬的军务大臣阁下,难道当时您也在场么?”

  阿德里克大笑几声走了过去,上前一把抱住了吉斯伦特,两人友好拥抱的时候,阿德里克在吉斯伦特的耳边飞快的低声说了一句:“那天晚上,在格林身边蒙着脸,用木棍敲破你脑袋的,就是我了。”

  吉斯伦特的眉头一挑,眼睛里含着笑意,也飞快道:“我记得了,当时你也挨了我一脚。”

  两人说完,相视都是哈哈一笑,随即分开来,阿德里克看着吉斯伦特的眼睛:“尊敬的兰蒂斯将军来到我国,还是在这么一个微妙的时期……吉斯伦特阁下,请说明你们的来意吧!”

  吉斯伦特笑了笑:“我们的旗手已经把意思传递过了,我们为了友谊而来……当然了,因为你我都心知肚明的原因,我们不会摆明旗号公布身份。”

  阿德里克深深吸了口气,盯着吉斯伦特:“您可以代表贵国的立场么?这么说,兰蒂斯王国,是站在我皇的盟友这边了?”

  “我国国王陛下有言。”吉斯伦特也是肃然回答:“我们不能坐视一位尊贵的王者被赶下王座,因为这不符合传统。”

  说到这里,吉斯伦特笑了笑:“我是这支舰队的统帅,为了表明诚意,我只身带了几个护卫上岸来……这样的诚意,相信阁下不会再怀疑了吧。”

  阿德里克摇头:“这个理由并不够。暴风之子的姓命虽然珍贵,但是却并不足以让我冒着破城的危险放你的舰队进来。”

  吉斯伦特看着阿德里克的脸,过了会儿,他才又笑了笑:

  “一个分裂的拜占庭帝国,不符合兰蒂斯的利益——这个理由,足够了么?我们需要在大陆上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来抵挡住野蛮的奥丁人的压力。”

  顿了顿,吉斯伦特笑道:“当然,我们的支持是有限的……我只带来了我的舰队和一些运输船,里面有贵军目前最需要的物资,而且我的军队奉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得主动向贵国叛军的海军开战。而我们将为奥斯吉利亚提供一条珍贵的并且是安全的海上运输线——这就是我带来的兰蒂斯的友谊。但是……”

  说到这里,吉斯伦特故意顿住,闭嘴不语,看着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哼了一声,缓缓道:“但是……如果我们不幸战败了,那么你们也不会承认是我们的盟友,甚至会立刻倒向那些叛军,帮助他们尽快的站稳脚跟?所以,你的舰队根本就没有打出兰蒂斯海军的旗号,就是为了和那些叛军之间的关系,还保留最后一层遮羞布?哼……”

  “很抱歉,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我们只是需要有一个完整的势力在大陆上拖住奥丁人扩张的步伐。至于这个势力是你们还是那些叛军,对我们来说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你我的位置,对这种事情都不会陌生。”吉斯伦特故意眨了眨眼:“不过幸好,现在根据我国情报系统的分析,选择支持贵方,比选择支持那些叛军更有价值。”

  阿德里克“嘿”了一声,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卫兵,挥了一下手:“传令舰队,让开航道。”

  他又看了一眼吉斯伦特:“你的战船不得靠近码头,只允许运输船靠岸,而且必须在我的军队监督之下。”

  “这是合理的要求,我接受。”

  说着,吉斯伦特吹了一声口哨,码头的运输船上,一个水手拿出火箭来射向天空。

  “走吧。”吉斯伦特大笑,模样甚是轻松:“我远道而来,阁下总要请我喝上两杯吧……呃,顺便说一下,我是非官方身份,嗯,没有国书,没有使节,没有官方的盟约。哈哈,阁下,请吧我们当作是一个民间的商团,自发的资助贵国……所以,我就不必觐见贵国皇帝陛下了。请看我,可没有穿军服啊。”

  阿德里克笑得很含蓄:“走吧,我们拜占庭人对朋友一向都是欢迎的……喝酒的话,自然没有问题。当年你踹我的那一脚,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

  说到这里,阿德里克顿了顿,眼神变得很奇怪:“我倒是有一个问题十分好奇——贵国的情报系统,根据什么理由分析出来结果,我们比那些叛军更有支持的价值呢?难道贵国在这场战争之中比较看好我们?”

  “这是那些政客考虑的事情。”吉斯伦特一摆手:“我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军人而已。不过私人而言,我也希望贵方能赢得这场战争,否则的话……将来我们还要找那些叛军和谈,只怕为了做做样子,修补双方的关系,那些政客也会把我丢出去临时当一当替罪羊吧。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