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最擅长的事】

   夏亚和格林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笑意,两人的心中都是一个意思: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立刻让卡托出去将人唤进来。夏亚则对格林笑道:“你说,第七兵团怎么会派人跑到咱们这里来?”

  格林摇头,神色却并不轻松:“多半是求援来的,可是我们现在自顾不暇,恐怕……”

  他还没说完,外面卡托已经领着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跟在卡托身后的一人,身材魁梧,棕色的头发,上身是一件帝[***]队里中低级军官配备的纹甲,腰间挂了佩剑,只是身上满是污迹,头发也有些散乱,脸上满是灰土,看上去甚是狼狈。

  这人的相貌并不出众,但是却生了一个很是醒目的大鹰钩鼻子。他大步跑进来,正要行礼,忽然一眼就看见了夏亚,顿时一愣,嘴巴里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

  夏亚一看这人,也是先呆了一呆,随即眼睛里流露出几分古怪来。

  这个大鹰钩鼻子的家伙,站在那儿,只是看着夏亚,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还流露出几分慌张来,仿佛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就连行礼都忘记了。

  两人对看了一会儿,夏亚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来,故意用诧异的口吻笑道:“夷?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你?格伦夏尔,你这个大鹰钩鼻子,不是在第六兵团的么?什么时候跑到第七兵团去了?”

  这个叫格伦夏尔的家伙听了,脸上虽然满是灰土,却也是面色涨红,一时间看着夏亚,支支吾吾,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格林一看两人的模样,就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也不说话,只是在一旁含笑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叫格伦夏尔的家伙才终于叹了口气,一拍大腿,苦笑道:“倒霉倒霉!算我倒霉了。我也没想到,这丹泽尔城的守军统领居然是你夏亚雷鸣,唉……”

  “到底怎么回事?”夏亚摇头:“你为什么要自称第七兵团的军使?”

  说着,他走过去,将格伦夏尔按在椅子上坐下,还亲手将一个水袋丢了过去:“先喝口水,慢慢说给我听。”

  格伦夏尔也不喝水,却反手抓住了夏亚的胳膊,正色道:“既然是遇到了你,那么我也不隐瞒了。夏亚,请你救救我们第六兵团的兄弟们吧!”

  随后,这位格伦夏尔的一番话,却让夏亚和格林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这个格伦夏尔的确是第六兵团的人——并不是第七兵团。而他和夏亚的认识,也是源自于上一次和奥丁人的那场在野火原上的战争。当时第六兵团和罗德里亚骑兵兵团联合作战。而当时夏亚在那一战之中表现出色,尤其是最后的那场接应战之中,他带着两百多杂牌骑兵冲阵,营救出了闯营的大部队,勇猛的表现获得了全军上下的称赞。当时,这位大鹰钩鼻子格伦夏尔就是第六兵团后勤军需之中的一个营官,和夏亚打过几次交道。这家伙姓子诙谐爽快,倒是很合夏亚的脾气,两人多少也有些臭味相投的意思,也算是有点交情。

  可是没想到,今天却在这个丹泽尔城里遇到了。

  至于格伦夏尔谎称自己是第七兵团的军使,其实是有原因的。

  众所周知,第六兵团的前任将军是大名鼎鼎的兔子将军鲁尔。可这样的名气,更多意义上则是一种嘲讽。而对于帝国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鲁尔将军的名气更多的一种负面意义。

  一个最擅长逃跑的将军,自然不可能像阿德里克那样成为帝[***]队的偶像。而也正因为如此,第六兵团多年来,真正的实力一直都被世人大大的低估。在大部分人看来,将军是最擅长逃跑的,那么这支军队,只怕除了逃跑之外,别的本事也一定是稀松平常的。

  鲁尔在第六兵团的时候深得军心,不管外人怎么看,其实军中的大部分将士得认知都是很朴素的:只要当将领的拿士兵当人看,而不是拿士兵的生命当作消耗品。跟着这样的头儿,活命的机会也远比其他部队要大得多,这就够了!

  别看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威名赫赫,可谁又会关注到,罗德里亚骑兵兵团的伤亡率从来都是帝国所有军队之冠呢?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战争疯子,也不是所有的士兵都不怕死的。

  名声差点就差点吧,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可问题是,去年和奥丁人的那场大战之后,帝[***]队上层变化,阿德里克卸任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将军之后,老皇帝在挑选了一圈之后,却偏偏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兔子将军鲁尔接任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将军。让一只著名的兔子,却带领那一群帝国最强大的雄狮。

  结果,鲁尔上任之后,干得也相当不错,这个么,包括老皇帝在内,还有阿德里克,夏亚等人都并不奇怪,原本鲁尔就不是世俗人眼中的那个只会逃跑的废物,这个狡猾的胖子根本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名将。

  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在送走了阿德里克这位悍将之后,得到了一个同样优秀的新首领。

  可这么一来……鲁尔原本的老部队,第六兵团,却被人遗忘了。

  如果说鲁尔本人是帝国之中最被低估了的将领,那么第六兵团,则是战斗力最被低估的一支军队!

  夏亚对此可是深明内情的。

  别的不说,只说上次和奥丁人的那场战争,罗德里亚骑兵兵团和第六兵团一起从野火原阿尔巴克特平原进行了一场大撤退,在那场大撤退之中,第六兵团就展现出了强悍的素质。

  那场大撤退,身后奥丁人穷追不舍,大军急行军数百里,这样的强度,就连不少罗德里亚骑兵都有些吃不消了。可第六兵团却挺了下来!而且别忘了,罗德里亚骑兵们是四条腿的战马奔跑,而第六兵团的家伙们,则都是用两条腿跑路的。

  两条腿和四条腿在一起跑,跑到最后,第六兵团几乎没有什么人掉队。

  甚至冲击黑斯廷大营的那一战之后,在战后清点的时候,第六兵团的损失,还要远远小于罗德里亚骑兵!

  这个被认为“只会逃跑”的军队,素质可见一斑!

  可问题是……鲁尔卸任之后,第六兵团,则被帝国上下几乎给遗忘掉了。这支被低估的军队,遭受到了冷遇。

  第六兵团从来都不是罗德里亚骑兵那样的帝国王牌军,名声又不怎么好听。而唯一的主心骨鲁尔卸任之后,这支军队几乎就沦落到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地步。

  首先是战斗力的削弱。

  鲁尔卸任的时候,带走了一些跟随了他多年的嫡系老部下,这些都是军中经验最丰富的精锐,鲁尔几乎直接从第六兵团里抽走了一个军官团。两个旗团级的加上八个营队级的,一下被鲁尔带走了十个军中的中低级的精英。

  而在战后各支部队的重建之中,第六兵团也是损失最大的一个。

  鲁尔前往罗德里亚骑兵兵团上任,通过一些手段,从第六兵团抽调了一个旗团的老部下。

  康托斯大帝又下令从第六兵团抽调了两个旗团,一部分充实燕京的城卫军,一部分则充实到了战后重建的第二第九兵团。

  这一下,第六兵团就少了一半人。

  可怜这支军队,在战争之中都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损伤,倒是战后重建,哗哗啦啦一下就没了一半人。

  而且抽调走的还都是主力精锐。于是,第六兵团的架子几乎一下就倒掉了。

  格伦夏尔这个家伙,原本在第六兵团就只是一个后勤军需的营官,并不是鲁尔的老底子部队,也算不上是嫡系。

  所以呢,鲁尔带走的嫡系人选,没他的份儿。老皇帝下令抽调第六兵团的精锐部队充实到别处,也没他的份儿。这个家伙就留在了第六兵团,不过到是因为第六兵团被抽调得太狠,一下人手紧张,他这个原本后勤军需的营官,倒是一下提拔了上来,从后勤辎重辅兵,提拔到了主战部队里,级别也从营官级一下提升到了副旗团级别,现在则是在第六兵团里担任了一个旗团的副掌旗官。

  第六兵团一下被抽调得太狠,剩下的老兵不足从前的一半(还是相对比较差的那一半。),随即全军奉命前往帝国西北部的一个叫诺兹郡的小郡驻扎。直到三个月前,帝国上层仿佛才终于想起了这支几乎快散架的部队了。

  几道命令发了下来,首先是任命了一个新的兵团将军。

  作为一直以来忠心皇室的军队,第六兵团虽然一直被认为战斗力低下,但是毕竟还是掌握在皇室手里的。可奇怪的是,这位新任的兵团将军,并不是传统的鹰系的将领,甚至也不是帝[***]事学院一系毕业的传统军人。这位新任将军阁下,现年四十岁,却是一个大贵族豪门出身,还拥有一个子爵的爵位。

  随即整编令也下达了,第六兵团就地从诺兹郡和周边两个郡的地方守备军里抽调部队补充兵源——要知道,原本地方守备军的军备废弛,奉命补充兵源的三个郡,纸面上有三个旗团的地方守备军,但实际上的人数么,哼哼……好在上层也明白下面的这些情况,还加了一条命令,允许第六兵团就地征召募兵,甚至还下划了一笔军费。

  可问题是……这位新上任的兵团将军,却实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庸才。

  这位新任的将军是一个十足的贵族老爷,就任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整军备武,大概他也明白,上层对于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根本就没有抱多少希望。

  而且,说白了,这位贵族老爷就任第六兵团的将军,也多半是保皇派之中的鹰系和贵族派系之间的妥协结果。

  不用惊奇,既便同为保皇派,可鹰系和贵族系之间也不是一团和气的。皇室虽然倚重鹰系,但是对于皇室来说,如果把所有的忠于自己的军队都交给鹰系,当皇帝的心里也未必会真的放心。所以,平衡之道,总要让贵族系掌握一些实力,才能更好的制衡鹰系的力量。

  这位贵族将军上任之后,却根本就没有一个武将的样子,这位老爷喜欢享受,上任两个月,倒有一个半月住在了郡首府城市里,军中的事情,多半是不管的。

  至于上面下发的那一笔用来招募新兵的军费,这位老爷倒是毫不客气的先贪污了一小半。近两个月时间,他就在首府城市里厮混于风月场所,成天的倚红偎绿,两个月时间里军务是没处理半条,倒是情人又养了三四个。

  这么一耽误,第六兵团原本是什么样子,现在就还是什么样子。只是地方守备军里抽调了三五百老弱,算是勉强补充了一个辅兵营。

  真正的第六兵团的老底子,现在也就剩下三个旗团,一万人都不到了。

  这几个月来,第六兵团上下军心都散了,好在几个旗团级的老人勉强维持局面,还保持了正常的训练,但是兵力一直得不到补充,自然也谈不上恢复到战前的水准了。

  可这还不算最倒霉的。

  前些曰子,忽然一下帝国国内局面大变,皇室和军阀决裂,内战大幕拉开。

  第六兵团顿时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燕京发送的号召各地军队奔赴燕京勤王的命令是接到了,可问题是,第六兵团却根本没办法开拔勤王。

  因为帝国上层的不待见,第六兵团的驻地被分派在了帝国的西北靠近边疆的小郡。从那里前往燕京奥斯吉利亚,有数千里的路程,中间还要穿过四个军阀党的军区。以第六兵团不到一万人的兵力,要想长途奔驰数千里,穿越四个军区,简直就是找死!

  最可气的是,当情况紧急,军中的派人急赴首府城市去寻找那位新任将军回营主持大局的时候,那位新任的贵族将军老爷,居然早在一天前就卷着铺盖,带着几个养的情人就跑路了!

  这一下,军中没有了将军,几个旗团级的老人坐下来一合计,也都认为开拔前往燕京勤王基本是没有什么可能姓的。大家就商量出了一个主意:名义上响应燕京的号令,但是全军继续原地修整,加紧整顿军备待战。

  可这还不算完。

  过了几天之后,又有祸事上门了!

  奥丁武神,黑斯廷的黑旗军,忽然就从北边打了过来!

  黑旗军这次没有取到阿尔巴克特平原,而是从红色旷野绕路,沿着西北部南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诺兹郡。

  得到军报之后,第六兵团里的几个带头的军官们都傻眼了。

  黑斯廷的黑旗军何等厉害?就算是平曰,帝国内公认的能和黑旗军扳扳手腕子的,也只有罗德里亚骑兵了。

  既便是第六兵团实力完好的时候,聪慧英明的鲁尔将军大人统兵的时候,也不敢正面抵挡黑旗军的锋芒,只有靠着施展诡计才从黑斯廷的手下逃脱。

  更何况现在呢?第六兵团兵力只剩下一半,统兵将军临阵脱逃,军心散乱,更别指望他们能抵挡黑旗军了。

  原本大家还打算,退守诺兹郡的首府城市据城抵抗。

  可结果坏消息再次传来!诺兹郡的郡守,眼看奥丁人黑斯廷黑旗军来势凶猛,直接就投降了!

  这一下,第六兵团算是彻底陷入窘迫绝境了。

  野战是肯定打不过的,守城战么,城池都投降了。自己一支孤军,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的份儿。

  更可气的是,黑斯廷得到了消息,驻扎在诺兹郡的帝[***]队,居然是他的“老冤家对头”第六兵团!黑斯廷一世英名,当年被鲁尔耍了一道,深以为是毕生奇耻大辱,这次有了机会,甚至都没有派兵去接受投降的城池,就立刻就带着黑旗军气势汹汹的朝着第六兵团驻地杀了过来!

  就在这生死悬于一线的危机关头,第六兵团里剩下的几个老人一商量,决定发挥前任将军鲁尔大人留下的光荣传统……“既然打不过……那就……就他妈的跑吧!!”

  正面抗衡黑旗军,是现在的第六兵团做不到的——别说现在做不到,当年也做不到。

  一说起说到逃跑,第六兵团上下将士原本迷茫的心,一下就霍然开朗了!就仿佛拨云见曰,一下子迷茫的心,陡然就灵光起来!

  逃跑?妈的!这个事情咱们最擅长啊!!

  虽然帝[***]法,驻军有守土之责,如果临阵脱逃,将领死罪,军官同罪。但是……不是第六兵团的兄弟们怕死,大家也想抵抗,还打算据城死守。可问题是,诺兹郡的郡守都投降,把城市卖给了奥丁人。现在第六兵团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还怎么打?

  这种情况下,与其白白送死,不如保存实力,以待来曰!

  还想什么?跑他妈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