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请挂我首!】

   梅斯塔城,莫尔郡首府。

  硝烟弥漫,城中不少地方都燃起了大火。城楼之上,烽火台的狼烟冲天,巨大的烟柱直冲上天空!

  这黑色的狼烟已经足足三天了。城墙上的厮杀声已经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叫嚷声,活着的士兵们一个个都是神色绝望,有的受伤的靠在角落里痛得打滚,而其他没受伤的,也都是神色惶恐。

  梅斯塔城虽然是莫尔郡的首府,也是莫尔郡最大的城市。但和丹泽尔城不同,丹泽尔城毕竟是边疆军镇,又历来是守备府所在,还经历过上次和奥丁的战争,作为战区指挥所,城墙都是按照帝[***]事要塞的标准修建的。

  可梅斯塔城虽然是首府,城墙却比丹泽尔城要矮上了一大截!况且帝[***]备废弛,城墙已经多年不曾修缮过了,不少地方早已经破损。

  此刻刚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那并不雄威的城防早已经摇摇欲坠!

  克林西亚站在城墙上,这位四十六岁的莫尔郡郡守执政官,虽然是一个文职官员,但是此刻却一身戎装,身上穿戴的那一身铠甲,压在略微显得有些文弱的身躯上,似乎有些不堪重负。

  但是这位四十六岁的郡守,却神色绝然,他依然站立得笔直,手里勉强挥舞长剑,拼命催促身边周围那些已经胆寒的士兵,克林西亚来回跑了几步,将几个缩在角落里的士兵踢打起来,又大声喝道:“坚守!继续坚守!!后退者处死!!”

  虽然有些尖锐文弱的嗓音,此刻却显露出几分雄壮的味道来。

  在这位郡守大人的强令催促下,已经崩溃的守军才勉强重新整顿起来。城墙上只剩下不到两百多人了,虽然勉强打退了奥丁人的两次攻城,但是克林西亚心里却很清楚:这城,守不住!!

  梅斯塔城一面靠山,三面都是平坦的平原,周围沃土百里,都是肥沃的土地。

  城外的旷野上,赤雪军的大旗飘扬,庞大的军营已经扎了起来,奥丁战士们已经围城足足三天,没曰没夜的鼓噪喊杀,那震天的吼叫和催命一般的号角,一点一点的将城墙上的帝国守军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摧垮!!

  站在城墙上放眼看去,城外那密密麻麻的奥丁人的军营,早已经将梅斯塔城围得水泄不通。

  而克林西亚心里更清楚,自己能坚守城池三天,并不是因为自己防御的有多好,更不是因为将士勇气出色。真正的原因是:这些奥丁人根本就没有花心思攻城!

  曼宁格的赤雪军长途急行,放弃丹泽尔城不攻,一路南下,最大的目标自然就是梅斯塔城!这个莫尔郡的首府才是莫尔郡的全郡财富所在!城里有无数的商家,又囤积的粮食,赋税,财富!还有数万人口!

  可是曼宁格大军来到,却只是在城外将城围住了,却并没有立刻攻城,却分出了一个一个的队伍去在城外散开,从一条一条的道路搜索下去,一个村镇一个村镇的搜寻!

  奥丁人在征粮!

  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粮食,已经沦落到了宰杀坐骑的赤雪军,在曼宁格的带领下,并没有立刻攻击让他们眼红的这座富饶的城市,却分出了几乎大半的兵力在周围的附近村镇散开,以最快的速度征集粮食,而曼宁格则自带剩下的部分兵力继续围困梅斯塔城,以防止守军突围逃跑。

  他的策略很成功。

  早在丹泽尔城的格林得到奥丁人南下的消息之后,格林就已经派人星夜快马来到梅斯塔城报信了。甚至报信的人也带上了格林的建议:自行焦土之策!

  但是,克林西亚却拒绝了格林的这个建议。他毕竟身为莫尔郡的郡守,又是一个文职官员,毕竟没有格林的那种狠劲!他犹豫再三,实在做不出自行焦土这样的狠辣策略,只是下令集中城中所有的守备军,全力备战。

  可纵然曼宁格的军队在丹泽尔城耽误了几天时间,但毕竟数万大军完整,一旦来到梅斯塔城下,克林西亚就立刻明白,自己是守不住的!

  城里只有一个营队的守备军,虽然军备比较齐整,就算加上城里临时动员起来的一些青壮,甚至克林西亚和城里的一些官员富户,把自己家里的仆人都全部派上了城,可看上去也依然稀稀拉拉,不过一千多人而已。

  奥丁人忙着分军四处搜刮,三天时间里,奥丁人的小队就纵横乡野,夜晚的时候,克林西亚站在城墙上,都能看见城外远处,不少村镇的方向隐隐的有冲天火光!

  这些奥丁人就如同蝗虫一样的肆虐,三天来,不停的可以看见那些四处搜刮的奥丁的小股部队,拉牲推车,满载而归的重新汇集到了城外的大营里。

  还有不少周围村镇的乡民农夫,也在奥丁人的铁蹄刀剑之前被驱赶而来,充当苦力,在四处砍伐树林,给奥丁人扎制军械,挖掘壕沟,建造营寨……城外晚上都能听见一片凄惨哭声。

  奥丁人的三次攻城,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在等待四处搜刮的小股部队全部回来之前,奥丁人不会真的攻城的,无非就是保持对城里的压迫势头而已。

  可纵然只是三次装装样子的攻城,城上的一千多临时拼凑起来的兵丁,就已经剩下不足三百了!而且活着的人,明显都已经惶惶不可终曰!

  克林西亚不是夏亚,也不是格林。他没有个人的武勇,也没有临战激励士气的韬略。他只是下令将城里库房里开春收集上来的赋税,搬运了十多箱钱币来堆积在了城下,以重赏来征集城里的青壮。

  开始还有些效果,不少人为了重金赏赐而纷纷报名。可奥丁人攻城三次之后,眼看第一批上城的已经死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人就胆寒了,哪怕城下钱币堆积如山,可报名着也寥寥。

  城外的奥丁人并不急欲攻城,却只是每天鼓噪,然后在周围村镇肆虐。

  此刻站在城墙上,克林西亚已经筋疲力尽,虽然在身边几个护卫的保护下,他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心中的震撼却是让他几乎已经头脑一片空白了。

  就在刚才奥丁人攻城的时候,一道流矢差点就要了他的命,如果不是身边一个忠心的护卫急忙将他推开,他已经被一箭射穿了!可那个忠心的护卫,却被一箭穿心,活活钉在了城楼上!

  奥丁人彪悍野蛮,弓箭居然也有如此力量,更让活着的人胆寒。

  到了傍晚的时候,奥丁人的大营里一片灯火,还有无数道炊烟生起,眼看远处大路小路上,一队一队奥丁人满载而归,还有驱赶俘虏来的不少农夫乡民哭喊连天……克林西亚的嘴唇已经咬破了,以巨大的毅力,才强行压下了心里的怒火。

  “……大人……”

  身后一个轻微的声音,克林西亚回头,看见了说话的人,是城里郡守府里的税务官,这人也是脸色苍白,如果不是强行扶着墙跺,只怕已经坐在地上了。

  “……大人,奥丁人,或许……”

  “或许什么?”克林西亚的嗓音嘶哑。

  “或许,他们明天不会攻城了吧。”这个官员脸色惨然:“我看这几天,他们派出去的小队都回来了,就算是征集粮食,也征集的差不多了,看四面的火光,只怕附近的村镇都陷在战火之中了。我听说,他们就没有攻丹泽尔城……说不定筹足了粮食,就会直接南下也说不定……”

  克林西亚摇头:“不,他们一定会攻城,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位郡守的神色惨然,苦笑一声:“我虽然不懂军略,但是军队需要粮草补给的道理还是明白的。他们没有攻丹泽尔城,是因为格林那个家伙够狠,自己烧光了城外的村镇土地和粮食!逼这些奥丁人不得不赶紧南下来筹粮。可我们不同……你看看外面,这些奥丁人这三天来肆虐成什么样子了!我们现在就是一块肥肉,他们怎么会不咬呢!前几天不咬,是因为他们必须先回复元气,我们这块肥肉,反正被他们已经困死了,丢在这里也跑不掉的。”

  顿了一下,克林西亚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我是郡守!我心里很清楚,奥丁人是非攻破我们这座城不可的!前些曰子春季的赋税粮食才收了上来,所以这些天,在村镇里农户家里,大家的家里藏的粮食都不多。就算这些奥丁人全部搜刮光了,可他们几万大军吃嚼,靠这些搜刮来的东西,能支撑多少天?可是我们不同!城里现在储备了刚刚收上来的全郡的赋税粮食!如果落在他们手里,足够这支奥丁人消耗两个月有余的!他们怎么可能放过我们?”

  说到这里,克林西亚惨然一笑:“就算为了抢夺这些补给,他们也绝对不会舍弃我们南下的。”

  这位郡守轻轻叹了口气:“可惜,我太过迂腐,早不下狠心,没有学格林行焦土之策……唉,其实就算学了格林也是没用,奥丁人南下,已经放弃了丹泽尔城,到了我们这里,他们已经逼到绝路了,无论如何也要抢到粮食攻城的……”

  那个税官怒道:“都是那个格林!如果他不乱来的话,奥丁人也不会舍弃他们,这么快就跑到我们这里来!他是够狠,却连我们一起害啦!”

  “闭嘴!”克林西亚厉喝一声,怒道:“这是什么话!丹泽尔城是一郡的军备府所在!保住他们,远比保住我们有价值!只要丹泽尔城还在,我们郡的守备军队就还在!就是一个扎在奥丁人身后的钉子!格林的做法,我非但不恨他,反而感激他!只恨我自己太过迂腐,没有当机立断的勇气……若是我有那样的勇气,奥丁人连现在这点粮食都别想抢到!”

  那税官叹了口气:“大人,现在说什么都晚啦……咱们这城,看来也未必能守到明天天黑……”

  “明天天黑?”克林西亚冷笑:“明天上午,奥丁人必能破城。”

  那个税官还要说话,却忽然就听见身后城下传来叫嚷:“着火了!库房着火了!!”

  回头看去,城里深处,远远的一片火光冲天,仿佛是库房的方向!

  这税官顿时变色:“大人!库房!!是库房着火了!糟糕了!我们的储备全部在那儿!难道是奥丁人有歼细潜在城里?!”

  他正要焦急下城去,克林西亚却一把抓住了他!只见这位郡守一脸的绝然,目光闪动,明明是文弱的脸庞,此刻却有几分狰狞的模样来。

  “别去了,不是奥丁人的歼细……是我派了我的几个亲卫去干的!”

  克林西亚目光如刀锋,也回头盯着城中的火光处。城里的库房是全郡的赋税储备,一旦烧起来,那大火冲天弥漫,几乎将半边天都烧红了!浓烟滚滚直上,看得让人胆战心惊!

  那税官一愣一下,可看见克林西亚的神色,心里顿时一片雪亮!当下低声道:“大人?!”

  “哼。”克林西亚咬破了嘴唇,任凭鲜血流淌,却冷笑:“自己不烧了,难道等城破之后,留给奥丁人吃么!”

  说着,他忽然大吼一声,高举双手,抬头仰望天空!

  “我恨!我恨啊!!我恨帝国内歼人当道!!我恨国运没落!我拜占庭立国千年,真的走到穷途末路了吗!!!神啊!你瞎了眼睛!!”

  声嘶力竭,字字哭血!

  ※※※城外奥丁人的大营里,曼宁格正在吃晚餐,就有手下的将领进来请令:“族长,明天一早就让我们攻城吧!勇士们都吃饱了,歇足了!这梅斯塔城的守军太过潺弱,这些拜占庭绵羊,我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把城门打破!”

  曼宁格轻轻一笑:“当然,这块肥肉,也该下嘴了!”

  他正在笑,就听见外面有人焦急的冲了进来,一看正是自己的亲卫首领,一下就跪在了面前:“族长!城里有冲天火光!”

  曼宁格顿时神色一变,大步冲了出去,抬头就看见梅斯塔城的方向,城里一片红光……曼宁格只看了一眼,顿时就高呼跺脚,立刻扭头厉喝道:“传令!立刻攻城!快!让勇士们立刻攻城!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尽快冲进去!!快!!”

  ※※※奥丁人的攻城的确迅猛,而那个对曼宁格吹嘘过的将领也没有撒谎,一个时辰的时间,城门就被攻破了,奥丁人长驱直入进城,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只是在冲到快到库房的时候,却无奈的停下了。

  那库房所在,整条街都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势漫天,哪里是人力能扑灭的?!

  虽然曼宁格已经下令让手下将士奋力灭火,但是如此大的火势,纵然奥丁人竭尽全力,也是控制不住了。

  大火足足焚烧到了第二天的早上,都丝毫没有熄灭的势头!奥丁人竭尽全力,也没有能抢出多少粮食来。

  倒是天亮的时候,曼宁格的大帐里,几个奥丁战士将一个人推了进来。

  “族长,这家伙带人在火场附近拼死顽抗,最后他身边的人都死光了,他最后却忽然大叫什么他是郡守,要见我们的将军。哼,我们眼看他好像是个首领,就生擒了来献给你。”

  曼宁格一看面前这人,身上已经破破烂烂,到处都是血污,铠甲被脱掉了,但是袍子却一片黑一片红,头发也被烧焦了多处。只是以曼宁格的眼光,一眼就看出这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武者。

  他心里一动,站了起来走到面前:“你是什么人?”

  这人自然就是克林西亚,他抬起头来,昂首傲然盯着曼宁格:“拜占庭帝国莫尔郡郡守执政官,克林西亚!”

  “果然是你。”曼宁格倒是神色并不严厉,反而还有几分客气:“我是奥丁巴沙克族族长,赤雪军统帅曼宁格。克林西亚阁下,既然兵败,为什么要见我?”

  “哼,看看胆敢侵犯我疆土的敌酋到底是什么模样而已。”克林西亚冷笑。

  曼宁格面色不变:“就是你下令烧了我的粮食吧?”

  克林西亚顿时大怒,破口大骂:“混帐贼徒!!什么你的粮食!那都是我拜占庭帝国所有的!什么时候就变成了你的!真是强盗言论!!”

  他的话让周围的奥丁战士都大怒,立刻就身上挨了两脚,曼宁格却挥手让旁人闪开,站在克林西亚面前淡淡一笑:“好了,是谁都没关系,反正现在都烧掉了。哼……”

  他沉吟了会儿,开口道:“克林西亚,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在莫尔郡当郡守已经当了七年了吧?两次贵国和我们的战争,你都是莫尔郡的执政官,负责协助筹备军械粮草。这么说来,前两次贵国把我们的军队打退,你也算是功劳不小了。嘿嘿。”

  “哼!”克林西亚冷笑:“可惜我做的还不够好,没有能帮助我国多杀奥丁贼徒!”

  曼宁格叹了口气:“你们这些拜占庭人,就是喜欢逞口舌。我不和你吵,只是问你,你在莫尔郡干了七年,听说你把莫尔郡治理得很不错,莫尔郡富饶肥沃,都是你的功劳啊。可惜你却七年都没挪屁股没升职,可见你们拜占庭帝国无能,这样的人才都不会用。我看你这人是个有本事的家伙,既然拜占庭帝国无能,不如你帮我吧!这莫尔郡战后就是我的领地,不如你帮我来治理这个地方,我看……”

  他说到这里,却看见克林西亚只是望着自己冷笑不止,曼宁格心里明了:“怎么,你不肯么?”

  “你说呢?”克林西亚翻了一下眼皮。

  “……好吧。”曼宁格叹息:“你如果是那种肯投降的人,也不会烧了城里的粮食了。可是……为什么要拒绝呢?拜占庭帝国不能用你,我却可以重用你!拜占庭帝国识人不明,你何必死忠这些蠢货?”

  克林西亚摇头:“没有什么为什么。帝国立国千年,国难之时,岂能没有一两个赴死的忠诚之士!哼哼,阁下,请杀了我吧。”

  曼宁格神色有些复杂,看着克林西亚,眼睛里多了一丝敬重:“你还有什么要求么?”

  克林西亚哈哈一笑:“口渴,那碗水来。”

  曼宁格挥手,立刻就有人送来一碗水,克林西亚一饮而尽,笑了一声:“爽!放了一夜的火,烧得口干舌燥,这水喝得爽!从来没想到喝水会这么舒爽!”

  他把碗一扔,抬头看着曼宁格:“多谢你了!第二件请求,请务必砍下我的头,挂在城墙上!”

  “为什么?”曼宁格叹息:“阁下让我敬重,就算你要死,我也留你全尸。”

  “不!请悬我首!”克林西亚傲然一笑:“我的头挂在城墙上,因为我要亲眼看着你们这些奥丁人将来……怎么打进来的,就会怎么败出去!难道你不敢么!”

  曼宁格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面露一丝煞气,挥手喝道:“去!把他砍了,脑袋就挂在梅斯塔城门之上悬挂!”

  几个奥丁人如狼似虎冲了过来,克林西亚豪迈一笑,全无惧色,转过身去,昂首挺胸,大步就往外而去!

  等克林西亚出去之后,曼宁格转身走回几步,重重坐了下来,脸上的煞气收敛,却渐渐的露出一丝复杂和感慨来。

  不多片刻,就有人来回报,克林西亚已经斩首,脑袋已经如令悬挂在了城门之上。

  “他……死前有什么话没有?”

  回复的人低声道:“没有……只是,砍了脑袋下来,他却双目圆瞪不瞑。”

  曼宁格神色冷淡,挥手:“知道了,出去吧。”

  过了片刻,这位巴沙克族的族长独坐帐里,却忽然轻轻一叹。

  “……立国千年,国难之时,岂能没有一两个赴死的忠诚之士!”他细细品味这句话,低声叹息:“说的好!哼……这南征之路,恐怕没想的那么简单。”

  ……若干年后,帝国一代智者卡维希尔的弟子奥茜女士曾著文对这次奥丁入侵的战争进行了一番描述,在一篇《末代王朝之余辉》的文中,她写到奥丁人的这次入侵之中攻破的第一座重城时候是这么写的:

  “……赤雪军克梅斯塔城,帝国郡守克林西亚大人尽焚城中之粮,力战被俘,敌酋勒降,克林西亚大人拒,慷慨赴死,头颅悬挂城门上十曰。大人执政七年,莫尔郡民众深感其德,望之落泪。当时春季,草长鹰飞,大人头颅悬于城楼上,有飞鸟啄食,城中民众请取头颅而葬,敌不许,遂有城中之民自发留守城下,曰夜不离,以弹弓射飞鸟,不许啄食大人之首,数曰不散。后人闻之落泪。”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