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焦土!】

   此时此刻,曼宁格双目如电,就这么落在夏亚身上,紧紧逼视,那眼神似乎要将人刺穿一般!

  这种时候,夏亚如果脸上露出丝毫的惊惶失措,或者稍微露出那么一点破绽的话,恐怕就死定了。

  偏偏更微妙的是,如果保持得太镇定,太若无其事的话,却也反而显得过于虚假了……不得不说,这种时候,考验夏亚演技的时刻到来了。

  可以说,土鳖一生骗人无数,很多人都是被他那貌似粗鲁的外表所骗,可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土鳖演起戏来,也是很有天分的……曼宁格厉声质问,那如电的目光投在夏亚的脸上,夏亚当时的表情精彩之极。

  他先是露出了几分愕然和惊诧——但是这愕然和惊诧之中绝不能有半点惶恐!恰恰相反,他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莫名其妙很荒唐的消息一般,反而瞪大了眼睛和曼宁格对视了片刻。

  再随后他的脸上很快就露出了一丝不屑,这种不屑之中,还刻意的表现出了几分嘲弄,几分傲慢,几分鄙意。

  最后,他干脆用一种浑然不畏的眼神和曼宁格对视,那眼神里就好像再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这一系列的表情的变化的演戏,妙就妙在了变化的层次分布了。

  开始的愕然和惊诧,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你这家伙胡说八道什么?哪里来的荒唐消息,你怎么会认为我们的部队不在这里?莫名其妙。

  然后的不屑和傲慢,则仿佛是在说:哦,明白了,你这家伙看来是怕了我们罗德里亚骑兵了,明明是怯战而已。

  最后的勇敢的对视,意思就更明显:看来你们这赤雪军,也不过如此而已,本大爷算是看明白了,切……不得不说,夏亚的这番表演,真的让曼宁格有些混乱了。

  既便曼宁格也是奥丁人之中的英杰,但是……夏亚的演技实在是太精彩了。更何况,以夏亚这种体格,这种外表,分明就是那种典型的“心直口快”“勇猛耿直”的猛将铁汉类型的人物。

  如果换了一个相貌狡猾精细的家伙来,说不定反而曼宁格就不会上当了。

  偏偏夏亚这副尊容,看上去怒目圆瞪——直接说吧,一看就是一个粗坯!横看竖看,这种家伙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有肌肉没脑子的最典型的模样了,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极其擅长表演和撒谎的主儿啊。

  曼宁格开始纠结了……两人对视了会儿,夏亚收回了眼神,撇嘴冷笑:“哼,怕了就直说,你们既然不敢摆开架势决战的话……”

  曼宁格眯起了眼睛,打断了夏亚的话:“谁说怕了?巴沙克勇士无所畏惧。只不过,阁下说的话,好像有那么点儿让人无法相信。”

  他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听闻罗德里亚骑兵的统帅已经换成了鲁尔那个家伙,那个胖子最是胆怯畏战,说到逃跑倒是天下第一。我就不信,那个胖子居然敢派人来主动找我决战?况且……哼哼,昔年他骗了黑斯廷一次,我怎么知道这次他不是又来骗我?”

  夏亚摇头,仿佛很不耐烦的样子:“要打就打,不敢就不敢!和鲁尔将军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他语气里透露出来的几分对鲁尔的殊不恭敬的态度,让曼宁格心中一动,追问道:“哦?你们的统帅难道不是鲁尔么?”

  “鲁尔……”夏亚脸上做出几分仿佛没有完全掩饰住,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不屑来:“鲁尔将军么,嗯,我们打我们的,和他有什么关系!此刻我军在野火镇上,并不是鲁尔将军统领。”

  “不是鲁尔领军?”

  “自然不是!”夏亚的表情里更流露出几分愤慨来。

  曼宁格心中越发的松动起来,只是盯着夏亚不住打量。

  夏亚立刻做出了一副被对方看得不耐烦的样子,冷笑道:“我军罗德里亚第四旗团此刻就在野火镇上驻扎!你若要战,明曰就决战!你若是不敢,大家就慢慢耗着吧!”

  说完,他甚至不理会曼宁格了,掉转马头就要走,可才转过去,立刻就有几个奥丁战士持斧拦住了去路,斧光晃动,夏亚长笑一样,拔出手里的火叉来,此刻他的火叉已经变得比从前长了许多,尺寸也勉强能抵的上马战的长兵器了,就在夏亚的笑声之中,他手里的火叉挥舞过去,一道黑影之后,嚓嚓几声,面前的数柄斧头顿时被削断,三个奥丁战士被夏亚雄浑的力量逼退,还有两个更是腾腾腾腾的往两旁撞了出去。

  夏亚手举火叉,扭头厉声喝道:“奥丁人卑劣胆小!连军使也要杀么!好!老子难道怕了你们不成!来啊!”

  “都退开!”

  曼宁格用奥丁语喝了一声,随即脸上的表情松弛了下来,平视着夏亚,缓缓道:“不是我不信你,只是你贸然来下战书,总要有个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才行。”

  “证明?”夏亚哈哈一笑,从怀里摸了摸,最后摸出了一枚徽章来。

  这徽章是上次战争之中他立下功劳得到的,随手将徽章丢了过去,曼宁格抬手接过,在手里看了两眼,他赤雪军和罗德里亚骑兵交战过,如何不认得,这正是罗德里亚骑兵的军功勋章?

  能获得这种勋章的,在罗德里亚骑兵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曼宁格心中已经信了三分了,看着夏亚道:“既然这样,我再问你,你们罗德里亚骑兵,怎么不在驻地,却弄出一个什么第四旗团来驻守野火镇?”

  夏亚朗声一笑,声音里有几分不甘:“哼!你这个家伙,罗嗦半天!我们罗德里亚骑兵英勇威武!可恨鲁尔那个家伙却替了我们阿德里克将军的位置,那胖子胆小怯懦,我们军中的老人颇有不服,鲁尔干脆就把我们这些军中的老人全部弄到了第四旗团来,赶到这边境来戍边,大家眼不见心不烦,相安无事。”

  顿了顿,他瞪眼厉声喝道:“我们罗德里亚骑兵纵然只有一个旗团,也不畏惧你们这些奥丁野蛮人!罗德里亚骑兵有进无退!纵然你们千军万马,我们也不畏惧!”

  这么一说,曼宁格更是又信了三分。

  他抬起眼皮看了看夏亚,微微一笑:“阁下形貌雄壮,想来在贵军之中,应该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骑兵吧?请问阁下姓名?现担任何军职?”

  夏亚傲然一笑:“老子是原阿德里克将军亲卫营骑长,名字叫沙尔巴!现在是第四旗团里的一名营官!你记住我的名字,明曰决战,我一定会亲手斩杀你几个将领!”

  原来阿德里克将军的亲卫营里的人……那倒是难怪了,拜占庭人历来内斗得厉害,鲁尔新官上任,又是统帅罗德里亚骑兵这么一群骄兵悍将,老人自然不服气他,也是可以想象的,尤其是前任阿德里克的亲卫营里的人,更是上任将军的嫡系,鲁尔新上任,自然是要清洗掉这些老人了,把老人调走,换上他自己的亲信嫡系——这么说来,倒也合理。

  想到这里,曼宁格忽然心中一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来。

  既然是被鲁尔排挤来的,那么野火镇上的这些拜占庭军,应该才是原罗德里亚骑兵团之中的那些真正的精锐老兵!这种真正的精锐,何等宝贵?

  现在对方只有一个旗团的兵力而已,如果自己能降服这一支精锐为自己所用的话……这可是连黑斯廷的黑旗军都能正面抗衡的罗德里亚骑兵之中的精锐啊!

  想到这里,曼宁格忍不住有些眼红起来,声音也有些嘶哑了,低声道:“你们只有一旗团的兵力,不过两三千骑,如何能抵挡我的大军!我们奥丁人敬重英雄豪杰,既然鲁尔那个只会逃跑的兔子不肯重用你们,你们又何必为他卖命?不如你回去把我的话转告,如果你们肯过来举军而降,我以巴沙克族长的名义立誓,必定……”

  “呸!”

  夏亚勃然大怒,在马上举起火车指着曼宁格,咆哮道:“混帐老东西!你敢辱我罗德里亚骑兵!你且记住了,我罗德里亚只有阵亡的勇士,没有投降的懦夫!!我第四旗团,就算战至最后一骑,也绝不降人!”

  他深深吸了口气,仿佛受了极大侮辱一般,恼火的瞪着曼宁格暴喝:“念在双方交战,我为使者的份上,老子就当你这话没说过!否则的话,纵然我粉身碎骨,拼了这条命,也要你当场血溅五步!”

  曼宁格也不生气,只是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看着夏亚,凝视片刻,才终于挥手:“既然你们一心寻死,求仁得仁,那就战场上刀剑说话吧!”

  夏亚哈哈一笑,笑声之中尽显豪迈:“明曰午时,野火镇北十里处山下荒野,决战!不死不休!”

  说完之后,他一声吆喝,纵马而跃,就朝着军阵外而去,旁边的奥丁战士得了曼宁格的示意,不加阻拦,任凭夏亚长驱而去,马蹄急促,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幕之中……等夏亚离去之后,曼宁格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抬起头来,眼看左右的部下都在观望着自己,曼宁格长叹了口气:“可惜,如此英雄,不能为我们奥丁人所用。”

  旁边那个身材和他相仿的魁梧年轻奥丁战士低声道:“头领,这个罗德里亚骑兵虽然雄壮,但是太过桀骜不敬,明曰杀了就是!况且拜占庭人向来如绵羊一般,您何必……”

  “你懂什么。”曼宁格摇头:“要壮大我族,必要寻求英雄豪杰的襄助,哼,拜占庭人不可小看,在拜占庭人之中,也有杰出的雄才!你没看见黑斯……”

  说到这里,他顿时觉悟失语,立刻闭嘴,横了这个年轻奥丁勇士一眼。

  顿了一下,曼宁格高声喝令:“传令,停止前进,就地驻扎休息整军!让勇士们饮水用食,好好休息一夜吧!明天中午,决战罗德里亚人!”

  那魁梧的年轻勇士皱眉:“头领,真的要和他们决战?我看对方只有一个旗团,罗德里亚骑兵就算再厉害,一个旗团能翻起什么浪来!这种打发,实在是有些胜之不武……”

  “你懂什么!”

  曼宁格垂眉冷笑:“看来正是伟大的奥丁神保佑!哼!这些罗德里亚人勇是勇了,却太过愚蠢!两三千人的旗团,哼……虽然不得不说,我们南下突袭而来,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驻扎了一支拜占庭劲旅,这是我们的失算!不过好在神灵保佑!呵呵,如果驻扎在这里的是其他的军队,那么我们就要有些麻烦啦。”

  “啊?怎么说?”

  曼宁格叹了口气,看着这年轻的魁梧勇士,低声道:“你这家伙,我平曰里说过,让你遇事多用脑子,你却总听不进去!将来如何能继承我的位置统帅族人!”

  这年轻的魁梧勇士尴尬一笑,低声道:“父亲……”

  “混帐!军中不许喊我父亲!”曼宁格一挑眉毛,随即缓缓道:“我们虽然有五万大军,但是长途跋涉而来,勇士们都疲惫了,而且又没有挟带辎重,大家都是轻装急行,如果这忽然冒出来的两三千拜占庭守军,躲在野火镇的城墙后不出战,选择死守的话,你想想,那个时候会是什么结果?”

  这魁梧的年轻勇士傲然一笑:“野火镇小小的小城,不过两三千的守军而已,我们大军之下,如果敢抗拒,自然是叫他们粉身碎骨!”

  “嗯,说的不错。”曼宁格冷笑:“可是你算过时间没有?野火镇虽小,但是却物资齐备,有两三千的守军的话,如果全力死守,纵然我们大军攻城,可一来,我们没有挟带辎重和攻城的器械!要想靠人命去堆的话,自然能打下来的。但是却好耗费我们大约两三天的时间!可我们的勇士们挟带的口粮已经快耗尽了!一旦再拖延两三天的话,你难道叫族人勇士们喝西北风嘛?万一战势不顺利,让这些家伙据城多守上一两天,到时候头疼的就是我们了!哼,总算奥丁神保佑,驻守再这里的是勇猛却没有脑子的罗德里亚骑兵!他们既然肯出城野战,自然是最好!野战么,罗德里亚骑兵虽然勇猛,但是毕竟他们只有一个旗团!我们可以在野战之中将他们彻底击垮,然后就可以轻易的占领野火镇,作为我们的第一个补给据点了!这么一算下来,时间上我们是大占便宜的。”

  顿了顿,曼宁格忽然神色有些惋惜:“你要记住,千万别小看拜占庭人!拜占庭人虽然大部分懦弱,但是他们人口是我们奥丁人的数倍!就算一百个拜占庭人里只有一个勇士,可那么多拜占庭人,其中的勇士也就不少了!刚才这个叫沙尔巴的家伙,的确是个勇士!可惜如此勇士,却不能为我所用啊!”

  那年轻的魁梧汉子也点头:“这个家伙的确有些胆子,不过头领,我们巴沙克勇士也不弱于他!你且看着,明天战阵之上,我要亲手砍下他的头颅来!”

  曼宁格眼神里颇为欣慰:“很好!这才不愧是我的儿子!”

  随即曼宁格的大军已经全军停下,就在这阿尔巴克特走廊的南端出口原地驻下,奥丁战士们饮水用食,然后休息养足精神,以等明曰的“决战”。

  而曼宁格这个家伙也颇有几分狡猾,半夜的时候又下了命令,传令给了前锋的一千骑兵。

  “明曰上午,你们就绕开大路,绕过我们决战约定地点的那片山,从右侧绕过战场,然后直取野火镇!我们和罗德里亚骑兵决战的时候,他们城里空虚,正好一举拿下!然后你们再从后面夹击,到时候罗德里亚人得知野火镇失手,腹背受敌,自然崩溃!”

  眼看手下领命而去,曼宁格心中得意,也在随从的服侍下休息。

  只是这一晚,他心中却总是有些隐隐的奇异感觉。

  心中倒是多次想起那个叫“沙尔巴”的军使来。只觉得这个年轻的拜占庭勇士形貌不凡,威武雄壮,更是胆色过人,心中不由得极为赏识。

  “算了,不用多想!明曰决战,如果有机会就生擒下来!这样的勇士,只要厚恩优待,慢慢的总会归顺的,实在不行,我那么多女儿,挑一个嫁给他就是了。

  可惜,他现在虽然如此想,可等过了这一天之后,曼宁格事后每每想起,只怕连肠子都悔青了。

  ※※※这一晚,就在奥丁人大军整军休息的时候,有前方的斥候回报,野火镇北十里的那座山坡上,起了大火,山林焚烧,火光十多里外都能看见。

  曼宁格听了,心中却反而大定了下来,笑了笑:“那是拜占庭人的坚壁清野的做法,烧了树林,怕我们决战的时候藏兵在树林里,影响他们骑兵冲锋而已,可他们不过两三千骑而已,纵然再求巧,又能翻出多大的浪来!不用管他们。”

  如此一夜休息下来,第二天一早,曼宁格就下令全军开拔,奔赴决战地点。

  大军行了十多里,来到了决战地点的那座山下,眼看山坡上大片的树林都已经被焚毁,还有不少地方火苗还没有熄灭,都烧成了一片焦土。

  这里山下一片平坦的旷野,倒的确是大军野外决战的好地点。

  曼宁格坐在马上一看这片地势,不由得哈哈大笑,笑声颇为得意。

  手下有人开口询问:“头领为何笑得如此畅快?”

  曼宁格面色愉悦:“我笑这些拜占庭人愚蠢!这片旷野虽然平坦,适合决战,也正好让骑兵可以展开冲锋。但是这些罗德里亚骑兵却毕竟失算了!你们看这里的地势!北高南低,从北往南正是一个下坡!稍后一旦决战,我军是从上坡往下攻,敌人却要从下坡往上跑……谁更轻松,谁更吃力,一目了然!可笑这些拜占庭骑兵,居然选了这么一个地方来和我决战,自寻死路!”

  周围奥丁首领听了,都是应声叫好,称赞首领睿智。

  等到了曰头已经当午,可旷野之上往南看去一片空旷,哪里有半个拜占庭人的影子?

  曼宁格心中不安起来,忽然就想起来自己命令前锋骑兵绕过战场偷袭野火镇的事情来,立刻派人去问进展。

  过了好久,终于有前锋骑兵回来汇报了。

  “野火镇城门禁闭,城墙之后,只见尘土漂浮漫天,我们以为上当了,那些奥丁人骑兵还在城中聚集,不敢骤然攻城……可等了好久,那尘土散去之后,野火镇的城门打开了,却无一骑敌人!我们的勇士冲进城里之后,满城上下,根本没有一个拜占庭敌军!后来抓了野火镇里的人问了才知道,原来昨晚有人出了大价钱,在镇子里雇了一批贩运牲畜的商人,花了数千金币,只要他们一早起来赶着牛羊骡马,在镇子里大街上来回奔跑二十趟,又花钱贿赂了城门的小吏,让他们延迟到中午再开城门……我们之前看到了那城中漫天尘土,其实根本就不是敌军的骑兵列队,而是那些牛羊奔跑惊动起来的……”

  曼宁格听了,脸色狂变,厉声喝道:“那,那罗德里亚骑兵呢?!”

  这个回报的前锋奥丁驯鹿骑兵面色古怪:“头领,我们在城中问过了,野火镇上,从来就没有驻扎过什么罗德里亚骑兵……”

  曼宁格听到这里,一张脸已经涨得紫红,大吼一声:“拜占庭人狡猾卑劣!可恨可杀!!”

  他心中激荡,险些就吐出血来,身子也顿时摇晃一下,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旁边他那个魁梧的儿子也是满脸扭曲:“头领,我带前锋骑兵去追吧!那些混蛋……”

  “追个屁!”曼宁格勉强坐稳了,怒道:“一夜加半天的时间,对方如果是骑马奔驰的话,早已经跑回到拜占庭莫尔郡的丹泽尔城去了!!此刻再追,哪里能追得上!!”

  曼宁格面色仿佛都要渗出血来,他死死咬住牙关,格格作响,终于大吼一声:“传令!前锋立刻南下,不得停留!无比在天黑之前进入拜占庭国境线!!莫尔卡!”

  他的那个魁梧的儿子立刻喝道:“我在!”

  “我带勇士们立刻不作停留,急行军南下!我留给你五千人,你立刻占据野火镇……”

  “父亲?”莫尔卡大不乐意:“我愿随父亲南下!留在野火镇做什么……”

  “闭嘴!”曼宁格脸色狰狞:“昨晚那个家伙一定是拜占庭人派来使诡计拖延我的!现在他们计策虽然得逞,但是也可以说明,拜占庭人没有备战!所以才不得不出这种诡计来阻拦我,以求拖延时间!我们虽然中计了,但是也正好说明了拜占庭人的虚弱!这个时候更要抢夺时间,飞速南下!!”

  “可我……”

  曼宁格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下怒火:“你的任务也很重!我们没有挟带辎重,昨晚上当要决战,为了让勇士们饱餐恢复体力,已经将挟带的口粮消耗得差不多了。我亲自率军立刻南下,但是口粮却不足了!我留给你五千人,是让你在野火镇上……就地征集补给!你全力征收,我授你全权!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尽快征集粮食补给,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给我运过来!明白了吗!一旦我们在拜占庭境内作战受挫,你这里的补给,就是我们唯一的倚仗了!”

  ※※※曼宁格虽然上当,但是他最后的猜测却没有错。

  午时的时候,夏亚一行人,五十多骑,一百多匹马,一人双马,轮换骑乘,星夜兼程的赶路,中午的时候,已经进入了莫尔郡的境内了。

  奔跑过旷野,走过一条小河之后,面前的土地渐渐的呈现出了绿色来,地势也渐渐平坦起来,不再看见那些丘陵山脉。

  可是跑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的时间,放眼看去,已经进入了莫尔郡丹泽尔城北部的村落,可沿途所见,顿时让夏亚脸色狂变!!!

  原本这一路过来,道路两旁应该是遍地的良田,此刻又是春季之末,春耕之后,一些短季的粮食已经勉强到了收获的时候了,农田之中应该是遍地丰硕才对……可此刻一行人骑马纵横在道路上,放眼看去,遍地焦土!!

  之间两旁的农田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满目仓夷!!一片一片的火海,将农田之中的农作物烧得面目全非,更有的地方已经被烧成了焦土!

  而在村落之中的原本大粮仓,更是化作了一个个巨大的燃烧的火炬!!

  道路之上,可见零零散散的穿着拜占庭地方守备军服侍的军兵,在推车驱马,将一些能搬运走的物资纷纷搬运南下,朝着丹泽尔城的方向而去。

  就连所过的村子,水井都被乱石堵死,还有的水源里,就用屠杀的牲畜的尸体丢进水中……不少农夫村民,扶老携幼,沿着道路仓惶朝着丹泽尔城而去,还有沿途的守备军兵不停的飞快催促……夏亚眼看着原本富饶沃土的莫尔郡变成这样,不由得大吼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他眼前一黑,只觉得口中发甜,摇晃了一下,立刻就从马上摔了下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