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只留一笔】

   当密密麻麻的一片投石器在傍晚的时候被架设在了阵前,太阳已经渐渐落下。

  斯潘将军站在城墙上,用单筒的望远镜看了一眼之后,面色凝重。

  远远看去,那投石器至少有百架开外。那个休斯虽然是一个贵族文化的狂热者,但是却并不算军事白痴。

  投石器的排列纵列都很是严谨。

  傍晚的时候,当太阳的最后一缕余辉消失在地平线上的时候,攻城开始了!

  一百多架投石器的第一波攻击之中,天空之中呼啸而来的密集的石弹当头如雨落!

  亚美尼亚叛军开始集中攻击的目标是凯旋门主城楼,密集的石弹当头落下的时候,守军的军官奋力呼吼着指挥士兵躲闪,城墙上顿时一片混乱,巨大的石弹落下击中墙剁顿时石屑纷飞!更有的石弹砸在城墙上,如擂鼓一般的轰轰声!

  城墙上的士兵在军官的喝骂之中纷纷四处寻找掩体躲闪,但依然有人伤亡。有的被石弹砸中,当场就身成肉泥,粉身碎骨!有的则是被砸坍塌的城楼楼角的乱石砸伤,更有的呼号着从城墙上坠落下去。

  片刻的投石器的齐射,在城墙上留下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可毕竟奥斯吉利亚的主城墙经过了数代人的心血,雄威而坚固,虽然一些边角的城角被砸坏,但是城墙主体几乎没有受到多少损伤。

  亚美尼亚叛军的投石器呼啸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之后方才挺歇,城墙上的守军这才试探着猫腰站起来,眼看对方的攻击停歇下来,军官立刻纷纷呼喝,催促士兵回到自己的岗位。

  “矫正角度!!”

  斯潘将军的额头流血,刚才在轰击之中被一片乱石砸破了眉骨,此刻一只眼睛被鲜血覆盖,他原本平曰了宽厚的脸庞上此刻满是狰狞杀气,举起长剑大吼:“还击!!”

  奥斯吉利亚号称大陆第一雄城,城墙上的防御器械自然储备充足。

  城墙之后的地面早有投石器的阵列已经架设完毕,此刻城墙上的那些塔楼上,也有小型的投石器已经做好了准备。

  斯潘一声令下,守军的还击立刻热烈的展开了。

  天空中呼啸的石弹纷纷朝着亚美尼亚叛军的阵列而去!斯潘做出了一个准确的判断,他并没有追求杀上敌军的士兵,大部分的投石器的攻击目标是对方的投石器阵!

  一时间漫天石弹坠落,将亚美尼亚投石器阵列砸得人仰马翻,不少投石器被石弹砸下,顿时就迸裂瓦解,还有士兵呼号惨叫着散开。

  亚美尼亚叛军立刻也开始了还击,双方的投石器互轰,天空之总石弹来回呼啸坠落,不时的听见士兵惨呼嚎叫,血肉横飞。

  这一次互轰又持续了大约顿饭的功夫,负责发射投石器的士兵要么伤亡,活着的也累得几乎快抬不动手臂了。

  可城中的投石器虽然不少,但是弹药却未必充分,原本储存的石弹并不多。虽然斯潘早在两天前就下令将城墙附近的房屋全部拆毁,补充石料,可毕竟这些石弹未经过打磨,投射过去,如果砸中了还好,如果没砸中目标,就浪费掉了。

  不像亚美尼亚叛军的石弹都是打磨成了圆形,纵然打空,落在地上还可以滚压造成伤亡。

  后半夜的时候,亚美尼亚人开始换上了火弹。

  那些裹上了油罐的石弹落在城上,油罐裂开,顿时火焰蔓延!这种油火一旦散开,水浇不灭,只有用沙石覆盖才能灭火。

  一时间就看见城墙上处处火光,还有一些石弹落在城墙后,也顿时引发大火。虽然斯潘早已经将城墙附近的民房都征用,人都移走了,但是毕竟城中不少建筑都是木石结构,一旦大火蔓延开来,木料焚烧,要灭起来也不容易。

  幸好城中守军虽然有限,但是人口众多,斯潘征集了不少民夫来搬运沙土水桶,忙活了半夜,终于将对方的这一轮火弹攻击挺了过去。

  “坚持住!!”斯潘站在城楼上高呼,丝毫不顾头顶呼啸而过的石弹,举剑咆哮:“对方的火油有限!他们的攻击持续不了多久的!!”

  喊叫了一夜的斯潘嗓音已经嘶哑,但是他站在城楼,主将亲临阵前,士兵受到鼓舞,士气依然高涨。

  “罗德里亚骑兵就要赶来了!第六第九兵团也在路上!阿德里克将军的十万大军不曰即到!守护燕京!升官发财!!”

  天快亮的时候,投石器的互轰终于告一段落,亚美尼亚叛军开始了试探姓的攻城。

  因为奥斯吉利亚拥有天险大河,这条大河最狭窄的地方也有数十米宽,而且是引的海水,根本别想填平,唯一的进军路线就是河面上的几座桥梁。

  叛军的第一波攻击,一个旗团的步兵举着盾牌试图过桥逼近城门,很快就被城防上的弓箭和弩炮射了回来,死伤数百。随即当天下午,在附近征集了大批民船的叛军开始了真正的攻击。

  数百条征集来的小船从入海口开进了护城大河里,分出一般的船来搭载叛军,而另外一半则试图架设浮桥。

  城墙上弓弩齐发,但是亚美尼亚叛军举着特种特制的巨大铁盾,这是亚美尼亚精良的防具,一面铁盾足足有三四米长,高高举起,下面能藏五六个人,迎着漫天的箭雨和弩炮的攻击,桥梁上和河面上,叛军密密麻麻的试图往上冲击。

  最后斯潘重新一看情况不对,下令集中所有的投石器轰击桥梁和船只,又集中的手里几乎所有的火油储备,以投石器来投入大河之中,然后点了一把火!

  数千桶的火油投进水里,顿时漂浮在水面上不沉,连绵成一片,一把火点燃之后,整条河面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叛军被烧得哭爹喊娘,最后不得不再次败退回去,损伤了上千的士兵,还丢掉了大半征集来的船只。

  第二天的激战,以守军胜利而结束。河面的大火足足燃烧了一夜!

  第三天,休斯下令,叛军祭出了箭楼,这些特制的箭楼高大十多米,其中几个最高的甚至达到了二十多米,都是用木料搭建而成,为了防火,表层还覆盖了牛皮,上面涂抹了潮湿的泥浆来。

  每一个箭楼下都有基座和滚轮,数十个健壮的士兵举着盾牌将箭楼推着朝着城墙移动。

  休斯显然下了血本,一口气推出了数十座高大的箭楼来,每个箭楼里或多或者少,能藏兵数十到数百。数十座箭楼被推到了护城的大河河畔,和对面的城墙并列,站在箭楼里的叛军弓箭手就可以直接平射城墙上的守军!

  斯潘虽然试图用投石器来轰击对方的箭楼,但是投石器毕竟命中率不高,效果并不太好。而且叛军的投石器再次进行了覆盖的攻击。

  数十个竖在河畔的高大箭楼,隔着数十米的河面,叛军和守军开始了对射。但是一旦没有了城墙的落差的优势,在水平的高度对射,守军则大大吃亏了。

  亚美尼亚一向以兵甲锐利而闻名,弓箭手的弩箭器械精良,身上的防具也都是更强于守军,对射之中,仔细算下来,倒是守军的损伤更大一些。

  就在傍晚太阳落山之前,叛军趁着箭楼上弓箭手的掩护,分出了两个方阵来举着盾牌试图穿过桥梁直接攻击城门。一场激战,守军虽然击退了叛军,但是自己也死伤惨重。

  当天晚上,守军趁着黑夜,用绳索吊篮悄悄放下了五百精锐甲士,这五百人借着黑夜掩护过河,偷袭对方在河岸边的箭楼,人人都带了引火的东西。

  一场激战终于将对方的箭楼敲掉了大半,眼看对岸喊杀震天,一座一座箭楼在大火之中轰然倒塌。城墙上的斯潘却是眼中含泪!

  出城的那五百人都是精锐勇士,每个人出去之前都很清楚,这次偷袭是必死无回的!因为出城的时候可以借着黑夜掩护用吊索将人放出去,但是一旦攻击展开,无论能不能得手,这些人都绝对没机会再回来了!

  这五百精锐之中,就有斯潘的亲卫队在内。

  三天时间下来,斯潘就瘦了一圈,满目赤红。不过他心中却笃定。

  这城,叛军眼下是攻不下来的!

  奥斯吉利亚是当世第一雄城,城墙的防御工事完备,弩炮齐全。眼下城外的亚美尼亚叛军虽然气势正盛,但是……要想攻克这座雄城,还不是亚美尼亚叛军能做到的!

  唯一担心的就是……敌人的增兵。

  三天的时间下来,斯潘也心中断定了一点,叛军的首领休斯,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

  这几天看似打得激烈,其实双方都没有到博命的阶段,休斯只是在最后一天的攻击之中投了一些血本,但是一看事情不顺,就把攻城的军队撤了下去,避免无谓伤亡。

  这倒并不是休斯胆怯,而因为休斯也是一个明白人。

  要想攻克这大陆第一雄城,靠着他手下那五六万人,是远远不够的!

  ※※※“萨尔瓦多那个混蛋到底搞什么鬼!”

  在军营之中,休斯恼火的将一个杯子扔在地上,怒道:“他说六路军区总督援军三天即到!眼看这时间就过了,这个混蛋……难道把老子一个人吊在这里吗!”

  帐篷里的众多麾下将领都不作声,休斯发了一通火之后,眼看众人无言,他眼神一变,立刻换了一个语气,忽然一拍额头:“哈哈哈哈!好好好,我又妄怒了!”

  他眼神扫过众人,缓缓道:“明天不必攻城了,既然这雄城不是我们一家能攻下的,那么我们也不必当这出头鸟了。等着大家伙儿到齐了,再一起动手吧。”

  说着,休斯正色肃立,对着帐篷里的众将躬身一礼,缓缓道:“各位,是我这两天太急躁啦!这两天攻城不利,责任在我!我看见这么好一座大城,心中生了贪念,只想早早夺城而下……冒进的罪过,我来承担!”

  说着,他自嘲一笑:“本来我们只是来做做姿态的,是我心中忽然生了贪念,冒进攻城,才浪费了这么多军力。今后我再犯这种错误,还请各位不要顾虑,直面提醒我吧!”

  ※※※“陛下。眼下我们唯一的机会,便是援军!机会虽然渺茫,但却是我看来唯一的机会了!如果敌军援军先到,那么我们只有死守一条路……结果么,我不说,陛下心里中也明白。

  而如果是我们的援军先到,亚美尼亚叛军则是孤军一支!我们则可以趁机开城反扑,以内外夹攻的办法,拼死一战,或许能击溃亚美尼亚叛军,把他们赶走!可纵然如此……”

  顿了顿,斯潘没有继续说。

  “纵然如此,就算是你说的第二种可能,我们既便能暂时吧休斯那个混蛋赶跑,也不过就是延续一时而已,等他们卷土重来,还是死路一条,对吧?”

  康托斯大帝语气漠然。

  斯潘跪在殿下,他身上染血的战袍还未来得及换下,战袍上除了血迹还有烟火燎烧的味道,更加上他额头的绷带透着血迹,铠甲上不少地方都变成了暗红色。

  “辛苦你了。”康托斯坐在那儿盯着斯潘良久,才轻轻一叹,他试图站起来,随即又坐了下去。

  老皇帝看着斯潘,忽然缓缓道:“斯潘,你心里可曾怨恨过我?”

  斯潘愣了一下,赶紧抬头,却迎上了骑枪大帝那炯炯的眼神,心里一震,赶紧道:“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城中无人,抵御叛军的重任交在你手里,而我前些曰子还对你大发雷霆。唉……”骑枪大帝摇头:“我知道,此刻就在这奥斯吉利亚城里,不知道多少人都已经心中惶惶,更有人早已经暗中做好了准备,就等着改朝换代啦!”

  顿了顿,他忽然冷笑一声:“就算是这皇宫之中,只怕也有人早就存了改换门庭的心思。”

  斯潘听了这话,面色沉重,却默默无语,思索了会儿,才缓缓道:“陛下,国危而见人心,那些叛军要想进城,除非先踏过我斯潘的尸体!”

  康托斯大帝点了点头,他的脸色疲惫,眼神也渐渐黯淡了下去,静坐了会儿,忽然苦笑一声:“斯潘,你这么忠心,我本该封赏你些什么。不过,可惜现在,我却没什么好给你的了。我这皇帝,也不知道能不能当到明天……哼!此刻帝国的皇令已经不能出这奥斯吉利亚城。各地叛军烽火遍起,只怕不少地方都已经沦陷了。我这光杆皇帝,要封赏你,也没什么可封赏了。至于钱财金币么……哼,如果城破,这钱财金币也是废铁一堆而已。”

  “我不求什么封赏。”斯潘缓缓摇头,他忽然站了起来,站在那儿,平视着康托斯大帝:“陛下,我只求一件事。”

  “你说!”

  康托斯看着眼前这位伤痕累累的将军,此刻无论斯潘说出什么话来,康托斯都心中打定了主意,无一不准!

  “若国运得继,史书之上,请留臣一笔。”斯潘忽然笑了笑,他这一笑,风情云淡。

  “只写一句‘城破,斯潘战死’,即可!”

  说完这句话,斯潘霍然转身,甚至也不对皇帝告辞了,大步走出殿堂之外……“只留一笔……只留一笔……”

  康托斯大帝坐在那儿品味良久,怅然无语。

  这森森大殿此刻显得空荡荡的,老皇帝枯坐良久,只听得外面风声呼啸,窜入殿堂来的风将火盆里的火苗吹得四处摇曳不休。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托斯大帝忽然长叹一声,他握着双拳,刚刚叹息完,就陡然豪迈一笑。

  “我有忠臣如此!天必不绝我!!”

  大殿之上,老皇帝的吼声回荡,直至终于安静下来之后,身后的角落里,那个一个影子一般的中年男人才忽然开口说话了。

  “陛下,如果事不可为,我保着你杀出去!纵然千军万马,也挡不住我!”

  康托斯大帝听了,缓缓扭头看了他一眼:“我记得这么多年来,今天,你这是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说话吧?”

  那个影子一般的中年人面无表情。

  “你说的对,你是强者,纵然千军万马,也挡不住你。但是强者的悲哀在于什么,你知道么?千万万马也挡不住一个强者!可一个强者,也挡不住千军万马!人人都以为昔年梅林一己之力就能挡住我的海军,其实你我都知道那是何等谬传!如果不是……哼哼。”

  老皇帝说到这里,缓缓摇头:“我是不会走的。这是我最后一赌,赌的是我的国运!这城若破了,帝国不存!我纵然活着逃离,又有什么意思?明天……你不用在这里护着我了,上城去杀敌吧。”

  ※※※※“现在的局面是,谁的援军先到,谁就能立刻扭转局面。”

  在城南的码头区里,满脸雀斑的女孩子坐在古罗面前,侃侃而谈:“如果叛军先到,则军力占据绝对优势,其势再不可动摇!如果帝党援军先到,则可以做誓死一搏,将城外的叛军先击溃,或许还能再争取一些时间。”

  “可无论那种,都是死路一条。”古罗哼哼一笑:“就算是你说的第二种,也不过延命两三个月而已。实力对比,我看拜占庭皇室是没可能扳回来的了。”

  那个雀斑女孩听了,也不气恼,看着古罗,浅浅一笑。

  “我的老师说过一句话:他不是神,不可能每个决定都正确,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

  “?”古罗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老师说的是实话,纵然就算是再聪明的人,也不会算准所有的事情。”女孩笑得很神秘:“但是……算准了大部分的事情,就足够胜券在握了!”

  她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盯着古罗。

  “康托斯大帝在赌!一场惊天大赌!这场赌局,不出意外的话,奥丁人也会很快参与进来!赌的就是我们拜占庭帝国亡是不亡!”她说道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挑眉看着古罗。

  “你呢?古罗大人?你们兰蒂斯人,是否准备参与这个赌局呢?”

  古罗沉默,目光变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个清朗的笑声,一个面目清秀,穿着普通的兰蒂斯护卫武士皮甲的年轻人大步走了进来!

  这个年轻人,赫然正是当初夏亚第一次奔赴燕京时,古罗一行人之中的那个神秘青年。

  “我们兰蒂斯,也赌了!”

  这个年轻人一走进来,古罗顿时面色紧张,立刻站起来让开半步,低声道:“大人……”

  年轻人摆手,示意古罗闭嘴,自己的眼睛却盯着那个雀斑女孩,然后缓缓的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女孩看见这个年轻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轻松,仿佛忍不住轻轻的出了口气。

  “擦擦汗吧。”年轻人嘴角一挑,从袖子里拿出一条手帕来递了过去:“卡维希尔的弟子,果然没一个是简单的。你的口才很好。”

  “谢谢你的夸奖了。殿下!”女孩轻轻一笑,也不避讳,拿起手帕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看来你知道我的身份?”年轻人笑望着雀斑女孩。

  “殿下还在途中的时候,老师就得到消息了。只是老师当初说了,既然殿下来我国不欲暴露行踪,我们当主人的,总要尊重客人的意思,所以一直没有来拜殿下。不过殿下现在终于肯露面了,看来,是终于被我这几天的言辞说动啦。”

  “你错了!”这个年轻人忽然面色严肃起来:“打动我的,不是你的言辞,而是尊师所留下的这大好赌局!”

  他随即长叹了口气:“我思索了三天,才终于想明白了一些头绪,尊师布置下的这大好赌局,实在诱人!身为当世英雄,如果不能入局一赌,岂不遗憾终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