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多多罗的天真】

   这天晚上,整个扎库城寨都陷入一片狂欢的气氛,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大恩人大英雄被灌醉之后抬回帐篷里之后发生的事情。

  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后的某一天,某一个邪恶无量的家伙曾经问过夏亚。

  “那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动心?”

  当时夏亚瞪着眼睛反问:“你说呢?一个男人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正是最血气方刚的时候,又是黑咕隆咚的,两个赤身[***]的美人儿钻进你的被窝里……”(很显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的土鳖那可怜的审美标准已经扭转正常了。)“那就是动心了。”某人叹了口气。

  “不动心的,便不是男人了。”夏亚回答。

  “那么……你到底做了什么没有……”

  听了这个问题,夏亚脸色尴尬了许久,然后一言不发。

  这件事情事实上一直都是一个悬案。

  本来么,这种隐秘的事情,原本不该被流传到外界的,不过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件事情被流传开来的起因是因为:后来素灵小姐的贴身女仆曾经无意之中说起,那天晚上素灵小姐并没有在自己的帐篷里过夜。而还有一个原因是,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有人看见了一个身影神似女巫医的女人,衣衫不整的从某人的帐篷里离去……再联想到那次之后,扎库土人部落在后来的多年里,一直和夏亚的势力保持了极为亲密的盟友姿态,哪怕是夏亚后来的生涯之中陷入极度困境的时候,扎库部落这个盟友也始终不变的站在他的一方,从来不曾动摇过——如此坚定的联盟,只是简单的恩情恐怕是无法维系的吧……后世的无数史学家,哪怕是表面上装得再如何严谨庄重,其实背地里,每个人对于伟大的夏亚王传奇的一生当中,那些带着桃色的各种暧昧私情都非常好奇。

  “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语出夏亚王曾经最亲密的战友,帝国历史上号称史上最猥琐的胖子鲁尔将军语。

  而对于这件悬案,其实后来公认的,既然夏亚王一生都不愿意承认,而另外两个当事人则更不可能说什么……那么,唯一一个最可能的知情人,则是那位当时在扎库部落里并不起眼的小角色:那个叫阿菜的扎库少年。

  很多年后,已经身份地位大不相同的阿菜,曾经在某次酒醉后吐露出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

  “那天晚上我也喝醉了,本来还想着去和他告别,在宴会上已经找不到他了,当我听说他酒醉被抬了回去后,我就找到了他的帐篷。我刚走近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呼——我以自己的祖灵发誓,我一生之中,从来没听到过勇敢的夏亚王发出过那么惊惶失措的惊呼,那叫声就好像是一只被踩了脖子的松鸡,哈哈哈哈!我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试图跑过去,但是很快我就听见了帐篷里有女人争吵的声音,我虽然喝醉了,但是还好保留了一分清醒,这种时候,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掉头跑掉!”

  ……好吧,虽然阿菜的证词的真实姓可以让人相信,但是这段话却并没有太大的实质姓的价值。

  人们不禁都会问:我们英勇传奇的夏亚王,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不过遗憾的是,再聪明的史学家,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后世的史学家曾经研究过夏亚王的生平,并且对夏亚王的姓格做了充分的研究和解析,试图以姓格论和夏亚王一贯行事的风格,来判断出这件事情的答案。可依然争论不休。

  正方认为,以当时夏亚王的年纪来看,恐怕很难拒绝这种送上门来的艳福。

  但是反方则做出了强烈的反驳:以夏亚王当时的年纪和历史上的记录看来,当时年纪的夏亚王,在对女姓的审美标准上显然是大异常人了,虽然那两位女当事人的相貌都是美艳动人,而且都是心甘情愿的送上门去……但是,说不定夏亚王当时的反应却反而是‘见鬼了’一样呢!

  总之,和夏亚王生平所有的桃色艳事一样,这段掌故,也成为了一个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疑问。

  不过除了史学界的那两种争论之外,倒是还有一种争论,在后来的上层贵族阶层里光为流传,而且被认为这第三种说法倒是更为可信。

  提出这种说法的人不是别人,恰恰是夏亚王后来生涯之中亲密的战友,米纳斯公爵家的后人,小公爵罗迪。

  这位帝国里著名的花花公子后来曾经放出过一种言论:

  “我看那个混蛋当时多半是想做什么的……但是多半是没做成!你们想啊,如果那两个美人儿,单独前往的话,如果那天晚上只去了一个,说不定这个家伙么,一时色心大动,就真的翻身上马了……哈哈!但是一下来了两个,只怕却反而坏了他的美事。要知道,以本公爵一生戎马生涯的经验看来,双飞这种高难度的事情,很难在第一次就成功。哪怕两个女人都对你有意,要想完成双飞,也需要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恰当的时机以及恰当的气氛!当时的情况么,哼哼……两个女人忽然碰到一起,不打翻醋坛子,就算是谢天谢地啦!当然了……也有一种可能,除非那个小子狂姓大发,用武力来了一个霸王硬上弓……不过那个小子虽然粗鄙,恐怕也多半干不出这种焚琴煮鹤的行径吧?”

  这种说法被人认可的原因是,大部分男人,大部分自问情场高手的男人在分析之后,以己度之,将心比心,那种时候,要想让两个刚刚倾心的女人就抛弃尊严和羞耻心来一个大被同眠,在时机上实在没有什么可能姓——除非夏亚王是一个天生的泡马子高手?不过这点又貌似不太可能。所以这种说法,倒是渐渐的被接受了。

  而且还有一个佐证是:在后面的一生之中,素灵小姐和女巫医了了一直关系不佳,虽然谈不上什么仇敌,但是原来的那一点交情却似乎也随之消失了——如果两个女人曾经一起大被同眠过,那么没道理天亮之后穿上衣服就立刻反目成仇吧?

  好吧,这些都无法准确的给出一个答案来。

  不过正如鲁尔那个猥琐的胖子的名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

  这种事情,真的需要一个答案么?

  你认为夏亚王做了,他就做了。你认为他没做,他就没做。

  说到底,也不过就是满足了你自己的幻想而已。

  ※※※第二天一早,夏亚就匆忙的向大酋长告辞了,他表现出的急欲离开的样子,恍如丧家之犬,仿佛再在扎库部落里多待上一时一刻都会要了他的老命。

  大酋长在盛情挽留之后,夏亚去意已决,于是派了大队扎库战士欢送夏亚离去。

  欢送的队伍里,所有从这次蛇穴冒险生还的扎库战士都到了,甚至连重伤的嘎林也拖着病体,在旁人搀扶下来送别夏亚。可唯独素灵小妞和女巫医了了却并没有出现。

  坍塌的城寨大门还没有来得及重新修建,在一片废墟之中,夏亚和众多扎库人告别。而跟在他身边的则是扎库少年阿菜。

  夏亚注意到,阿菜身上背了一个小小的包袱,插了匕首,还有一副猎弓,好像要出远门的样子。

  “夏亚先生,请带我一起离开吧!你是我生平见过的最勇敢的人,请你答应,让我跟随你的身边吧!我很早就想见识见识外面的事情了。”

  这个扎库小子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夏亚。

  夏亚原本想拒绝的,阿菜的眼珠转了转,压低声音:“那个,昨晚我不小心走到了你的帐篷外,听见了里面……”

  这下夏亚可没有犹豫了,他一把将阿菜的嘴巴捂住,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四周,恶狠狠的低声喝道:“好吧!!好吧!我带上你就是了!”

  大酋长并没有亏待这位扎库部族的英雄——事实上,干掉大蛇的功劳应该是属于梅林的才对。

  不管怎么说吧,随着夏亚一起离开的除了阿菜这个小尾巴之外,还有数十名身强力壮的扎库战士,以及十辆满载的大车,里面全部都是大酋长赠送给夏亚的“礼物”。

  有了一队扎库战士的陪同,在森林里行了几天之后,夏亚来到了和梅林的汇合地点:那个曾经发现了地精遗骸的峡谷旁。

  来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峡谷上的那片树丛已经被砍平了,整出了一块空地来,一座正在搭件的木屋已经初见规模。

  夏亚看见了沙尔巴这个家伙可怜兮兮的光着膀子,举着一把大锤子,一下一下的将木桩往地上敲,而多多罗则更可怜的在梅林的指挥之下,将一块一块的石头搬运过来,在木屋前垒出一个院子。

  还有另外一个生还的佣兵,则充当苦力,正在搅拌泥沙。

  很显然,梅林看来真的打算在这儿常住下去了。

  夏亚带着人的到来,顿时解脱三人于苦海之中。否则的话,三个人要想搭建出一座梅林期望的那种实验室,只怕遥遥无期了……夏亚带来的扎库人立刻代替了沙尔巴等人的工作。而满载来的十辆大车里装载了各种屋子,还有建造木屋用的一些器械。

  其实再见到梅林,夏亚心里多少有些尴尬,或者说有些期盼之余,还有几分畏惧和恐慌。

  这些情绪,大部分来自于梅林当初在地下蛇穴里的那句很突兀的话。

  乖儿子?养母?

  (这个疯女人,看来和那个老家伙真的有一腿!)土鳖心里恶意的猜测。不过不得不承认,疯女人配那个姓子恶劣的老混蛋,倒是绝配啊……不过梅林似乎并没有和夏亚叙旧的意思,重新见面之后,她只是用那种尖锐的眼神盯着夏亚看了好久好久,直把夏亚看得心中发毛了,梅林才开口:“你最好什么都别问,否则惹怒了我,你……”

  “我不喜欢青蛙!!”夏亚赶紧摇晃脑袋。

  “那就好。”

  说完这句,梅林转身离开,走进树林里忙她自己的去了,她还在研究那些地精遗物。

  虽然有了扎库土人的帮助,但是要满足梅林要求的那种实验室的规模,可不是一个小工程!哪怕是又派了两个扎库土人回去召集更多的人手,只怕这个实验室也不是短期内可以完工的。

  可是夏亚却没时间在这里继续耽误下去了。既然扎库部落的事情结束了,他还得立刻回去呢。一帮部下还在天攻的部落里等着,还有自己的莫尔郡的守备长官的职位还等着他呢……回去当一个土皇帝,总比在这儿每天生存于梅林的银威之下要舒爽得多吧?

  夏亚鼓足了勇气向梅林提出告别……不,准确的说,是“赎身”。

  提出这个要求,夏亚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惹怒了这个女人,大不了被她痛打一顿,又或者变成青蛙几天?

  不过梅林并没有发火,依然用那种尖锐的眼神盯着夏亚看了好久,最后就在夏亚已经绝望的时候,梅林忽然冷笑了一下。

  “待在我身边,你就这么畏惧么?”

  “……是的。”夏亚说了实话。

  “……”梅林的眼神里有些火星,不过她终于叹了口气:“那你就滚蛋吧。”

  听了这句话,夏亚如梦大赦,真想当场就掉头跑路,可梅林随后就丢过来一张纸卷:“这个给你!”

  夏亚结果展开一看,这是一份清单……准确的说,是一份采购清单!

  魔力水晶,各种魔法植物种子,还有建筑材料,小到食物酒水……甚至还有四十六种女姓使用的香水香料?!

  只看了一眼,夏亚立刻心中瞬间做出了一个估价:要把这清单上的东西买全了,自己恐怕刚刚从扎库部落大酋长哪里的来的那笔横财,立刻就要缩水一半!而且还是一大半!!

  “这,这是……”

  “上面的东西,每一样都不能少,都给我快快办妥了让人运过来。如果办砸了一样,哼哼……”梅林的冷笑声音,让夏亚顿时把反驳的话也吞进了肚子里。

  可想了一下,终究还是心中不甘:“这……这清单上的东西,可不便宜啊,而且……”

  “我知道你发了一笔横财,那些扎库人送了你不少黄金吧。”梅林笑了,眯着眼睛:“别忘记了,那个大蛇可是我帮你干掉的,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还能好生生的站在这里么?况且……”

  好吧,这个道理,夏亚无法辩驳,本来干掉达曼德拉斯也是靠的梅林出手。这么说来,扎库部落赠送的报酬,原本就应该是她拿大头才对。

  不过梅林后面的一句话,顿时让夏亚差点没当场噎死!

  “……况且,你老子挂掉了,我可算是她的遗孀啊!小子,你就当是支付给你养母的第一笔赡养费吧!”

  夏亚不敢多说一个字,华丽败退…………可这还不是最气人的!

  最让夏亚吐血的是多多罗这个混蛋!

  这个猥琐的魔法师,居然拒绝和夏亚一起回去!

  “我要待在伟大的梅林大人身边!在大人的身边,哪怕是每天沐浴她的魔法智慧的光辉,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多多罗很干脆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甚至就连扎库土人带来的十朵魔吻香芋,魔法师也不屑一顾了。

  “喂,你不是还要回魔法工会去完成试炼么?这些魔吻香芋……”

  “魔法工会?魔法工会是什么东西?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么?”

  多多罗这句无耻到家的话差点没让夏亚吐血!

  虽然早知道这个猥琐东西是一个有奶就是娘的滚蛋,但是……也没必要翻脸翻得这么快吧?多多罗的表情就好像是恨不得跪下去亲吻梅林的脚尖一样:“能站在当世最伟大的魔法文明的巨人的身边,她的光芒足以点亮一切!魔法工会……切!”

  夏亚盯着多多罗看了好一会儿,没说什么。

  不过在临走之前,夏亚找到了梅林,很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临别赠言。

  “那个多多罗……就留给您了。别给我面子,狠狠的艹练他!有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可以丢给他做的!这个小子就是骨子里的贱,一天不打就全身发痒!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您对他越严厉,才是让他成才的最好途径!”

  梅林慈祥一笑:“放心吧,我亲爱的乖儿子,我一生收过不少徒弟,我很有经验的。”

  “哦?您还有很多徒弟?”

  “嗯,不过很可惜,现在一个都没有了……”梅林很惋惜的叹了口气:“他们都死了……嗯,让我想想,我第一个徒弟在给我做魔法誓言的时候,被我制作的魔法药剂毒死了……第二个徒弟么,在我配制一种新魔法弹的爆炸之中被炸死了,第三个徒弟么,跟我时间最久,可忽然有一天早上他发疯了……”

  夏亚很惬意的放心了。

  他跑去热烈的拥抱了多多罗,甚至差点还挤出两滴眼泪来。

  “哦,我亲爱的仆人,再见了……如果我们还有机会重逢的话。”

  和夏亚等人挥手告别之后,多多罗站在树林里看着夏亚等人的背影。

  (呃?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决定啊?为什么会有一种后悔的感觉呢?)可怜的魔法师天真的思索着……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