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梅林往事】

   “梅林……”

  听见这个名字,索非亚大婶的脸上表情似乎显露出了几分古怪,她眯着眼睛,貌似和善的望着内内。内内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流露出畏惧的光芒来。

  “你很怕那个疯女人?”索非亚大婶笑了,她缓缓坐了下来,就坐在内内的对面,眼神最后落在了内内手腕上的那支手镯上:“这东西,是她强行给你戴上的吧?”

  内内:“…………”

  “可怜的小姑娘。”索非亚大婶摇了摇头,神色很是怜悯的样子,她在内内的脸蛋上看了几眼:“多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却被那个疯女人弄成这个模样。唉,不过这倒也的确正是她一贯做事的风格。只是却苦了你啦。戴上这么个玩意儿,对你这个小姑娘来说,的确是太倒霉了些。”

  倒霉?

  内内忽然心中凄苦一片,顿时无数情绪涌了上来,全身颤抖不已,尖叫道:“倒霉?!她可把我害苦了!”

  说着,内内用力攥住带着手镯的那只手腕,声嘶力竭的吼道:“戴上这个东西,把我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遭了多少嘲笑和白眼!人人都把我当成怪物一样!!就连……就连我喜欢上的男人,也嫌弃我是个丑八怪!”

  索非亚含笑不语,只是这么淡淡的看着内内。

  内内忽然心里一动,看着索非亚那轻松的笑容,回想起这个女人刚才虽然只是略微一展示,却表现出了让自己吃惊的强大实力,不由得心里一动,腾的站了起来,对着索非亚大婶扑通就跪下来了,一个头就磕在了地上,满脸期待的样子:“阁下……您,您一定是一位大有来头的高人,不知道,您,可不可以帮我把这个东西给……”

  “你想我帮你把这东西摘掉?”索非亚大婶笑容忽然一敛,凝神望着内内,眼看内内一脸期盼的表情,索非亚却缓慢而坚定了一摇头:“抱歉,我不可以这么做——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可以这么做。”

  “为,为什么……”内内顿时满脸失望,却依然不肯放弃,瞪眼望着索非亚大婶——她可是听明白了索非亚的话,眼前这位高人,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

  “很简单。”索非亚的眼神里有些嘲弄:“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的的去招惹那个女煞星。你即不是我的女儿,又不是我的徒弟,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去招惹那么一个麻烦的对手来?你倒是能说出一个说服我的理由呢?”

  内内不由得语塞。

  索非亚的话虽然直白而不客气,但是却让内内无法辩驳——自己和对方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对方来冒着得罪梅林那样强大的人物的风险,来帮助自己?

  “可是……”内内多年来饱受这手镯的苦楚,此刻忽然见到一个像索非亚大婶这样的高人,难得有了这么一线希望,岂能愿意轻易放弃,她着急道:“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我还有多年积蓄,虽然说不上是富可敌国,但是也……”说到这里,她自己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了,眼前这个女人隐然仿佛是一个能和梅林那样的家伙分庭抗礼的强者——似这样的强者,怎么会把世俗的财富放在眼里?

  果然……“我不缺钱。”索非亚微笑。

  “我……我愿意为您效力,任凭您有什么吩咐,赴汤蹈火,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

  索非亚眼睛里的笑意更浓:“这样啊……我倒是也有些麻烦。不过我遇到的那些麻烦,你就算拼了命粉身碎骨,也帮不了我半点。”

  这也是实话。

  内内满脸焦急,连连顿首,急忙道:“我,我还有……”

  “你不用说了。”索非亚摇头:“你这点实力,在普通人看来还算不错,但是要想为我效力,却也实在没什么用处。至于钱财……我若是爱钱,金山银山也早就有了。所以,要想打动我,这些代价可不够。”

  内内一愣,不过仔细品味对方的话,却仿佛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态度有些松动,不由得生出一丝希望来:“那……您的意思?”

  索非亚笑得越发慈祥和蔼起来,伸手捧住了内内的脸,目光闪烁:“其实呢,你本来的面目可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儿。以你原来的相貌,我生平见过的女孩子,能有这种容貌紫色的可没几个。你这样的女孩子,生来就是应该被无数男人爱慕敬仰,生来就应该有群下之臣无数……若是说你身上最大的本钱么,什么钱财也好,你的那点实力也罢,都不如你这天赋的本钱更宝贵。”

  内内一听,脸色顿时一变:“你……你想要什么?”

  索非亚笑得更愉快了:“我刚才说了,你和我非亲非故,我可犯不着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得罪梅林那样的强敌,不过么……如果你和我变成了沾亲带故,那么,为了自己家的人,就算得罪梅林那个女煞星,我倒也没什么不乐意的。”

  “你……我……”内内的神色越发的紧张起来。

  “唉!”索非亚满脸苦恼:“我心里倒是一直有一桩心事。我有一个侄儿,是一位故人老友的儿子,那个小子么,姓子也还罢了,就是脑子有些糊涂,做事也有些荒唐。年岁倒也和你差不太多。可惜这么大了,却没个姑娘喜欢,我这当长辈的看在眼里,心里难免也有些着急。我看你这个小姑娘,倒也足够漂亮……这样吧,你如果肯嫁给我的那个侄儿,那就算是我自家人了……梅林那个女人么,哼,虽然这世上的人大多怕她,我可不怕那个家伙。你成了我的自家人,我当然不会再看着她这么欺负你……”

  内内顿时彻底呆住了。

  她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吃惊的望着索非亚,一时间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索非亚也不着急,只是微笑望着内内:“怎么样?我的这个条件,你可愿意答应?”

  内内满脸呆滞,终于才从嗓子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你,你要我,嫁给,你的……”

  “不错。”

  内内看了看自己,忽然心中感觉无比荒唐,她脱口而出,大声道:“你开什么玩笑!我这个样子,你……”

  “可怜的小姑娘,你大概是戴这个手镯太久,连自己的样子有多美丽都忘记啦。你且不忙回答我,我先让你看看你真正的模样,你就明白啦。”

  说着,索非亚大婶站了起来,粗着嗓子对酒馆里喝了一声:“独眼!你这老窝囊废,把咱们家里的镜子拿过来!”

  片刻之后,独眼脸上挂着讪讪的苦笑,从后面绕了出来,双手捧着一块生锈的铜底镶玻璃的镜子走来,放在桌上之后,索非亚大婶对他一瞪眼,独眼赶紧就掉头跑了回去。

  这不过是一面再普通不过的镜子,索非亚拿在手里,她的手掌在镜面上轻轻一抹,指尖顿时弥漫出一团柔和的光芒来,那面不起眼的镜子面上顿时一片光华升腾!

  索非亚把镜子递给了内内:“你自己照上一照,就知道啦。”

  内内面色诡异,却下意识的接过了镜子来,凑到面前,往镜子里那么一看……“啊!!”

  她忽然一声尖叫,失手就把镜子丢在了地上,好好的一片镜子摔在地上,顿时裂成了几片!

  内内满脸惊奇,忍不住双手轻抚自己的脸庞,瞪圆了眼睛,看了看地上的碎镜,又看了看面前的索非亚:“那……那镜里的人,当真是我?!是我内内?”

  “当然。”索非亚一笑:“你这样美丽之极的小姑娘,从来就是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才对。你若是能恢复那样容貌,只怕天下的男人,都会排着队来讨好你,爱慕你,从此之后,你走到哪里,都是羡慕敬仰的眼神,再也不会有半个人说你一句‘丑八怪’……”

  她这几句话说的甚轻,语气也轻柔温和,却仿佛含着几分鬼魅的诱惑味道。

  内内听了,不由得眼神渐渐有些涣散松弛,神色颇为向往……可终于,她猛然一摇头,眼神恢复了清明,盯着内内:“我答应嫁给你的侄儿,你就让我变成镜子里的那个样子?”

  “不是把你‘变’成镜子里的样子,而是恢复。你本来就是那个模样,可不是我变出来的。”

  内内神色凝重,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地上的镜子,却终于沉重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哦?”

  “我……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内内神色复杂:“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嫁给他!”

  索非亚一笑:“你不是说,你的那个心上人,都掀起你相貌丑陋么?既然如此,你还想着他做什么?”

  内内神色有些难受,却依然用力摇头:“不行!我既然下定了决心,自然不能再喜欢别人,更不能嫁给旁人。你的这个条件,我可不能答应。”

  “哦?”索非亚倒也不气恼,依然那么平和的看着内内:“你可知道,这机会难得,梅林那样的家伙,敢去招惹她来帮助你的人可不多,你能遇到我,也算是你的运气……错过这个机会,恐怕再想找其他的法子,就没什么指望了。你明明是那样的美丽,难道愿意一辈子被束缚在这丑陋的躯壳内,被人叫做‘丑八怪’和怪物么?”

  内内神色阴沉,眼神里满是挣扎,却用力一摇头:“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那我就帮不了你什么啦。”索非亚站了起来,淡淡一笑:“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情,你就走吧……记得把刚才打烂的东西赔了钱再走。”

  眼看索非亚要离开,内内心中大急,脱口叫道:“等,等一下!”

  “怎么?改变主意了?”索非亚转身,笑吟吟的望着内内。

  内内额头上都流出了汗来,急得眼睛都红了,多年的心愿,今天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帮自己的高人,这么轻易却错过的话,只怕她心中连死的心都有了,只是看着索非亚的样子,内内却说不出话来:“我……我……”

  她忽然一咬牙:“今天的事情,我还没有感谢您……刚才我和那个恶女人相斗,多谢您化解,我……”

  “废话就不用说了。”索非亚神色冷淡下来:“我刚才做为,不是为你们,而是为我自己。你和那个小妞都有些来头,你身后有梅林那个女煞星,而那个紫头发的小妞,背后也站着一个老怪物。你们两人任凭是哪一个在我这里发生了意外,都会给我带来麻烦,我虽然不怕那两个老家伙,但是麻烦这种事情,能免则免。”

  内内急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跪在地上,连连顿首,眼中终于流淌出泪水来,用力咬着嘴唇。

  索非亚看着内内,终于叹了口气,她缓缓的再次坐了下来,摇头苦笑:“好吧,我就再发发善心……”

  眼看内内神色露出几分喜意,索非亚大婶却摇头:“你别高兴太早,我可不是答应帮你。不过么,倒也可以指点一下你。”

  顿了顿,索非亚摇头道:“你先起来坐下,我可不喜欢这么和人说话。”

  内内这才重重点了点头,乖乖坐在了索非亚大婶的面前,端坐在那儿,双手放在膝盖上,看上去要多老实有多老实——这模样若是被她手下那帮马贼汉子看见,只怕都会把眼珠子瞪出来,我们的内内大姐头,何时有过这么淑女的模样?

  索非亚大婶随意抓起桌上的一个酒壶,却是之前内内等人喝剩下的,她拿起桌上一只干净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就喝下小半,出了口气,才微笑道:“你可知道,梅林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她是一个可怕的女巫师,也是一个极厉害的魔法师……”内内试探道。

  “我没问你这些。”索非亚一笑,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且不说她那些被世人传扬得神乎其神的传奇经历,除此之外,你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多少?”

  “??”内内瞪大了眼睛,茫然的望着面前的这位大婶。

  索非亚叹了口气,抓起酒瓶来又喝了一口……“其实,这女人,也挺可怜的。”

  ………………“这女人少年成名,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是兰蒂斯女巫之中的佼佼者,她二十岁不到,实力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老师。她生的相貌美丽,原本似她那么漂亮的女人,极少会选择成为一名女巫。可偏偏她却是一个极端的少数的家伙。

  她年轻的时候,生的那么美丽,就连兰蒂斯的王储都对她心存爱慕,几次想破格聘她为王宫的御用女巫,可是却都被她给坚决拒绝掉了。这女人姓子坚韧而冷漠,凡是都不喜欢管闲事,姓子也是孤僻而骄傲之极。年轻的时候,她就曾经说过,放眼当时的世界上,能入她眼的人物就没几个。而在她心中,一直以来唯一一个让她心服口服,从内心深处崇敬的人,却是已故的拜占庭帝国古代的魔法天才,希拉芬克亚,就是那个开创出‘生命魔法’的不世出的一代天才。

  年轻的时候,梅林就曾经多次说过这样的话‘恨不能与希拉芬克亚生于同时代!如果能与那样伟大的人物生于同时代,我就算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嫁给那样的奇才!’,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认为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喜欢上一个死了几百年的古代的人物。

  可那个时候,她虽然孤僻骄傲了一些,却并不像现在这么古怪。那个时候,她也只是不喜和人打交道,不像现在这么锋芒毕露,心狠手辣。

  哼,世人都知道她和兰蒂斯王室的那些事情,知道她强索王室的传世王冠,兰蒂斯王室畏惧她的银威而不敢拒绝,而她然有又帮兰蒂斯王国挡了拜占庭海军的侵犯……哼,其实,哪里有这么传奇!

  兰蒂斯王国能坐拥万里海疆,成为当世三大强国之一,王室之中自然也有绝顶强者效忠守护,不说别的,那兰蒂斯王国的圆桌骑士团的十二名大骑士,就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千百年的古国王室,底蕴非同寻常,她梅林就算再厉害,也没可能以一己之力而强行压服一个强国王室。

  只不过么……当时兰蒂斯的国王,就是昔年对她有过爱慕之心的那位王储罢了。那位国王陛下对梅林一片爱慕,自然不肯和心上人为难,却居然连王室的传世王冠都肯相借……可这么一做,却反而成全了梅林的威名,让世上的人都误以为梅林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让一国王室都惧怕的地步,哼哼!”

  …………眼前这位大婶说到这里,语气里满是怨愤和不满,内内听得心中好奇,只是强忍好奇心,却不敢开口询问。

  索非亚大婶深吸了口气,摇头苦笑:“唉,都是些往事了,却还让我这么激动……”

  …………“兰蒂斯的巫师一系,自成一派,从来都和拜占庭帝国的魔法工会分庭抗礼。梅林这家伙,的确是天纵奇才,也是骄傲得过分。居然跑去了拜占庭帝国得魔法工会强索古代希拉芬克亚留下的手稿……说到底,还是她心中太过孤傲,认为当世上没有男人能配得上她,只有古代的那位天才,才能当她心中崇敬的对象。不过她也当真实力了得,居然逼得拜占庭帝国的魔法工会低头认输,哼……只不过,拜占庭帝国一行,虽然成就了她更高的威名,却也让她留下了一段……嘿嘿!

  这个骄傲得没了边的女人,这个视天下男人如草芥蝼蚁的女人,却居然终于栽了个老大的跟头,哈哈,她,她居然,她居然爱上了一个拜占庭的男子!

  以她心中那出奇之高的眼界,只有希拉芬克亚那种古代不世出的奇才才能配得上她。可偏偏诡异就诡异在了这里,至今想起这件事情,我都忍不住觉得,最怕是爱神瞎了眼睛,才会弄出这么一挡子糊涂事来。

  说起梅林爱上的那个拜占庭男人么……哼,那家伙嘛,也还算不错,实力也算是顶尖,但是比梅林那样的强者,却还要差了不少。相貌也不过普普通通,人品更是恶劣懒散,又卑鄙无耻,天知道爱神到底是不是真瞎了眼睛,居然把这两个家伙配到了一起!

  可更怪异的事情还不止这个!

  梅林这样的女人,美貌绝伦,无论是聪明才智还是实力,都是世上一等一的天才,更是名满天下!任凭哪个男人,能得到这样女人的青睐,只怕都会欢喜得晕过去吧!别的不说,就是那位兰蒂斯的国王,可一直对梅林念念不忘,听说他后来娶的王后,相貌上都和梅林有几分神似。

  可偏偏梅林这样万中无一的女子,爱上了那个拜占庭男人,那个男人却偏偏负了梅林。

  这世上荒唐的事情,莫过于此啦!

  听说,也不知道那男人用了什么法子,居然骗得了梅林的心。这个女人也当真是古怪,平曰里看着姓子冷漠孤傲,可一旦感情用事起来,也当真比普通人要疯狂十倍!

  不知道那男人用什么法子骗了梅林的信任,梅林答应了那男人要做他妻子,可那个男人却骗了梅林,梅林回到兰蒂斯,就那么傻傻的等着那个男人上门娶他,这一等,就等了十年……而那个男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从此之后,梅林姓情大变,行事也越来越孤僻狠辣,唉……”

  …………听到这里,内内已经彻底呆住了!

  她虽然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又生的丑陋,但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内心深处也总藏了几分女孩儿家的细腻心思,听到这里,虽然心中恨了梅林这么多年,但依然忍不住,生出了几分同情怜悯来。

  这个害苦了自己多年的可恶女人,居然也有这么一段伤心往事?!

  就听见索非亚大婶又叹了口气:“若事情就到这里结束,也就罢了。只可惜,梅林苦等十年不得,原本就该绝望放弃。可偏偏后来,又得了一个消息——这个女疯子,居然为了那个男人,孤身独自去了一趟奥丁,只身独闯奥丁神皇的殿堂!”

  “啊!”内内一惊,脱口道:“她……听说她不是为了一个什么奥丁的部族而去的么?”

  “假的!”索非亚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心中真正看重的人,谁会去愿意招惹奥丁神皇那种绝世强敌?!”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