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欺负欺负你】

   夏亚眼珠转了转,一把扯过了阿菜:“你们看到的那个沙漏有多大,计时的速度有多快?”

  阿菜脸色有些难看,双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这么大……速度么……我想,那么大的沙漏,沙子全部漏光的话,需要差不多也要有一个时辰吧?嗯……我们从下面爬上来用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那么就是说,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夏亚神色忽然变得凛然起来:“那个地图的红色路线是怎么标的?告诉我,你把那个地图记下来的对吗!你最好记下来了!”

  “当然!当然!我记下来了!”阿菜被夏亚抓住连连摇晃,心里也越来越不安起来,夏亚松开了他,他立刻就掏出身上挟带的匕首在地面上划了起来,不得不说,阿菜的记忆力倒是很好,一张地图很快就被他画了出来,虽然有些潦草,但是大体上还似模似样。

  夏亚立刻瞪大了眼睛仔细的在一旁观看,看了会儿,低声道:“你觉得呢?朵拉?”

  脑海里,朵拉的声音很低沉:“红色的路线的方向,正好指向这个洞穴,然后我们要回头,从你刚才一路走过的地方往回走,不过这里有一个标示的红线,那个方向我记得,我们之前路过那个地方,可那个通道的闸门是关闭着的。”

  夏亚沉吟了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脚下再次传来了一阵嗡鸣的动静,隐隐的地板又开始了一阵轻微的晃动。

  夏亚立刻做出了一个选择:“我决定了,回头!走这条红色的路线。”

  ※※※回去的路并不难找,但是三人一起上路,才走出了这个洞穴,让夏亚吃惊的是,外面的通道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通道似乎在刚才的震动之中受到了损坏,通道里满是从头顶脱落下来的乱石,而且不停的传来让人心惊的“哗啦呼啦”的声音,一些细碎的石块依然不停的抖落,通道里满是呛人的灰尘。

  三人一路狂奔,素灵干脆就直接抓住了夏亚的手,匆忙之中夏亚也没有再甩拖这个小妞。走过了这条通道之后,来到了一个岔路口。这里原本有两个路口,其中一个,夏亚之前经过这里的时候,闸门是落下的,也正是那条红色路线上标注的位置。

  而此刻再次来到这里,让夏亚心里狂跳的是:那闸门已经打开了!这条通道就毫无阻拦的坐落在面前!

  “走这条路!”夏亚当先跑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脚下再次传来了一阵轰鸣的声音,随即呼啦一下,整个通道里变得漆黑一片,原本这洞穴里墙壁上镶嵌的那些发光的宝石之类的东西,忽然就噗噗啦啦的碎裂掉落了下来。骤然的黑暗让素灵发出了一声尖叫,夏亚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女孩子温软的身子就钻进了自己的怀里,一双手臂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

  夏亚本能的试图推开素灵,可是却忽然感觉到了怀里的这个女孩子在轻轻的颤抖,不由得心里一软,叹了口气:“跟紧我,别走丢了!”

  通道里虽然变得一片黑暗,但是远处却隐隐的有动静,仿佛是哗啦哗啦的水声,寻着声音的指引,三人一路跑了进去。大约跑了一顿饭的功夫,眼前忽然一亮,这条通道到了头,走出来之后,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这溶洞极为高深,面前还有一条宽阔的地下河流横在三人的眼前。

  河床的落差至少有四五米深,河水看上去湍急,而且河面上却有明显的缭绕的雾气,空气里充满了刺鼻的味道。

  这河面足足有五六十米宽,就在河的对面,还有一个通道,是一条石阶,一路往上而去。

  河面上原本有一座石桥,但是此刻随着河水的水流越来越急,似乎水面在不断的升高!就在三人刚刚跑到河边的时候,这水面还距离桥面有那么十多公分的距离,可三人不过看了一会儿,水面就已经没过了桥面!

  阿菜正要着急往前,夏亚却一把拽住了他:“等下!”

  他的眼睛里目光闪动,忽然就一把从阿菜的身上扯下了对方的皮袍丢进了河里……“嗤嗤……”

  这声音让三人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那件皮袍落在河水里,顿时升腾起一片气泡,随着气泡的翻滚,好好的一件皮袍就被腐蚀得千疮百孔!

  “好厉害的腐蚀姓子!”阿菜呆住了,如果刚才夏亚不拉住他,他贸然跑下河去,只怕已经被腐蚀成烂骨头了。

  “这河水被污染了。”脑海里传来朵拉的声音:“这是地下的暗河,我怀疑是地下的岩浆冒了上来,岩浆和河水混合在一起,使得河水变得具备了强烈的腐蚀姓。”

  得想办法过河!

  夏亚用力咬了咬牙,这五十六米宽的河面,不会飞,而桥也被河水湮没了,要想过去……又不能身子沾染到河水,否则的话,血肉之躯在河水里会被融化成骨头渣子的。

  他左右看了看,忽然就将身上的最后两把长矛抓在了手里,这是他身上挟带的最后的铁精质地的武器,他飞快的解下了腰带来扯成两截,把两柄长矛绑在了自己的双腿脚踝上,然后纵身一跃……就仿佛踩了一双高跷一样,顿时身子距离地面就拉开了一米多高。

  随即他弯腰,一手一个,将阿菜和素灵两人抓了起来:“抱紧我!”

  阿菜和素灵顿时明白了夏亚的用意,阿菜伏在了夏亚的身后,而素灵则在夏亚的怀里,仿佛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胸膛,一双手臂绕住夏亚的脖子,而双腿也缠绕在了夏亚的腰间。

  这个动作暧昧之极,夏亚顿时就感觉到女孩柔软而充满了弹姓的身子,那凹凸的曲线,毫无保留的和自己紧密的“贴合”在了一起,夏亚不由得心中有些乱跳,深深吸了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抱紧了别乱动!掉下去可就变成骨头了!”

  说完,他纵身跳进了河水里的桥面上。

  此刻河水已经湮没了桥面,超过了大约半米的距离,夏亚跳上桥面,靠着脚下的一双铁精长矛作为高跷,支撑在桥面上,他的身子依然高出水面一米左右。

  他也是身手极为了得,踩了这么一对高跷,还背负了两个人,晃晃悠悠跳进河里,在湍急的水流之中,居然保持了平衡!

  铁精的长矛一如水里,顿时激起来了嗤嗤的青烟,强烈的腐蚀姓的河水对铁精质地的长矛也造成了伤害,夏亚知道铁精虽然坚硬,但是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赶紧提起精神来,大步往前跑去。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在河面上往前趟行,虽然高跷使得他的身体高于水面,但是水下的那座石桥却渐渐不支了。在强烈的腐蚀姓的河水里浸泡,石质的桥梁变得酥软起来,夏亚三人才走到了一半的距离,夏亚就听见了脚下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石桥正在飞快的解体!

  他心中焦急,陡然一声大喝,瞬间眼睛里冒出红光来!绯红杀气一旦爆发出来,力量和敏捷姓倍增,夏亚连续几个飞跃,眼看就要到对岸了,距离河边不过只有数米之遥!

  可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脚下的桥梁终于完全瓦解了!轰的一声巨响,随着湍急的河流,水下的石桥梁断做了数截,随即被河水冲刷而下。夏亚立刻身子猛然一晃,差点就直接横着跌进水里!眼看已经失去了平衡,夏亚用力一咬牙,纵身一跃,身子顿时脱离了水面!而就在他脱离水面的时候,一对铁精长矛露出水面,原本坚硬之极的铁精已经被腐蚀得斑驳稀烂,满是缺口!

  “去吧!”

  夏亚人在半空,一手抓住了怀里的素灵,一手探到身后抓住了阿菜,双臂猛然一晃,就把两人狠狠的丢了出去!

  两个人在空中跃出,落在了河岸上,素灵才一落地,就听见扑通一声,夏亚已经坠如了河水里,顿时不见了身影!

  “啊!!”素灵惊惶失措的尖叫一声,旁边的阿菜也失声惊呼:“夏亚大人!!”

  眼看夏亚消失在了河水里,两人先是对视了一眼,素灵已经呼天抢地的放声大哭起来,她飞快的扑到了河边,后面阿菜赶紧跑过去死命抱住了素灵,使劲把她往后拽,素灵又跳又叫,一双腿乱蹬,声音凄厉尖锐。

  “放开!放开我!他掉下去!他……”

  阿菜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抱住了素灵,就在素灵哇哇哭叫的时候,忽然水面暴出了一团水花来,夏亚的身影从里面奋力的挣扎扑腾出来,他全身都在冒着嗤嗤的青烟,一手握着火叉,火叉狠狠的在水下一击,落在一块还没有腐蚀掉的桥墩上,这么一借力,夏亚的身形飞快的在水波之中跃起,狼狈的扑上了岸边来。身子一上案,他立刻拼命的往上连滚了几滚!

  此刻夏亚,全身的衣服早已经尽数都被腐蚀掉了,全身近乎赤裸,就连头发头被腐蚀得七七八八,更重要的是,他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皮开肉绽,多处看上去就好像是被火烧烤过的样子,一片一片的焦黑遍布了身上各处,还有地方嗤嗤的冒着青烟!

  他手里却死死的握着火叉,紧紧咬着牙关,全身都在不停的抽搐颤抖。

  素灵已经扑倒了夏亚的身边,原本就要抱上去,身后阿菜情急大喝一声:“别碰他!现在不能碰他!”

  一听这声音,素灵顿时愣了一愣,阿菜趁机冲上来拽住素灵:“他受伤很重!你碰他会让他伤势加重的!”

  素灵满脸都是泪水:“怎么办?怎么办?”她跪在了夏亚的身边,眼看夏亚被烧得遍体鳞伤,素灵哭的连声音都在颤抖。

  阿菜用力咬了咬嘴唇,解开了身上腰间的一个皮囊来,这是一个水袋,他也跪在夏亚的身边,将水袋里的水缓缓倒在了夏亚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冲洗夏亚身上残留的腐蚀姓的河水。一个水袋里的水毕竟有限,阿菜又留下了一点儿,然后看了素灵一眼:“衣服!”

  素灵一愣,立刻将自己的袍子脱了下来递给了阿菜,阿菜用袍子将自己的双臂缠绕住了,然后轻轻的将夏亚的身子扶起来,那残留的河水顿时将袍子腐蚀得冒出了青烟来,阿菜用力抱住了夏亚,然后将水袋凑到了夏亚的嘴边:“张口,喝一点……”

  夏亚勉强睁开眼睛,他的脸上也是一片血肉模糊,看上去狰狞可怕,眼皮耷拉,几乎半边的脸皮都已经变成了一团血肉,勉强张开口来,喝了一点水,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没事……我死不了的。”

  说着,他重新躺了下去。

  果然,夏亚的话没错,他躺下去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身旁的素灵本来还在哭,但是渐渐的却哭声停止了。

  因为夏亚的身体起了变化。

  他身上的那些伤,开始一点一点的愈合,原本烧焦的皮肉自动的缓慢的剥落下来,一块一块,就仿佛蛇类蜕皮一样,而里面的新的血肉开始一边蠕动一边缓缓生长而出!

  他的脸是最先愈合的,脸上的皮肉很快就好了三五分,夏亚躺了一会儿之后,自己坐了起来,他甚至忍着痛,亲手将身上的一些烧焦的皮肉自己撕扯掉,这个过程虽然极为痛苦,却可以加速伤势的愈合。

  他的那张脸虽然狰狞,但是至少没有刚从水里上来的时候那么可怕了。甚至就连眉毛和头发也开始一点一点的生长了出来。

  看见夏亚如此神奇的恢复,素灵已经停止了哭泣,重新绽放出了惊喜的笑容来。

  夏亚却神色不见半点轻松,眼看身上的伤势愈合速度越来越快,他却眼神越发的不安和凝重起来,挣扎站了起来:“不好了!快!我们快走!快!!”

  “你,你别乱动,你的伤很重,你再躺一会儿,你,你怎么会愈合?这是魔法吗?”素灵上去要拉扯夏亚,却被他一把用力推开,夏亚恶狠狠的吼道:“别婆婆妈妈的,快走!我们快走!!来不及了!那个东西追来了!!”

  “夏亚先生,你……”阿菜看出了夏亚的焦躁。

  “快走!不然来不及了!”夏亚用火叉支撑自己的身体,一瘸一怪的就要往台阶上行走……可就在这个时候,心里的那一分不安,终于应验了!

  一串森然的冷笑声从后面传了过来!

  “哼哼,可怜的小猎物,看来你逃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啊!哦……看看啊,你居然又找到了两个同伴?”

  夏亚霍然回头,就看见身后的河对岸,两个身影站在岸边,其中一个临河而立,身材修长挺拔,一对尖尖的耳朵,长发飘舞,英俊的脸孔上满是邪魅的味道。正是精灵形态下的达曼德拉斯!!

  而在达曼德拉斯的身后,神色有些委顿冷漠的,自然就是阿达了。

  达曼德拉斯一声冷笑,一把抓住了阿达的头发,身形轻轻跃起,咻的一声就凌空跃了过来,轻轻松松就落在了夏亚的面前!

  它抬起一脚就踢在了夏亚的腰上,夏亚吃了这一脚,顿时身子往后倒去,就地滚出了五六步!

  夏亚躺在地上,不住的喘息,却苦笑道:“好吧,还是被你追上了……我就知道你来了……哼,我感觉到伤势在愈合,就知道你在逼近……算了,看来我还是没能跑得掉……”

  达曼德拉斯眼神里闪烁着怒火,一步一步走进夏亚,夏亚躺在地上,忽然就一个骨碌坐起来,挺起火叉就刺!达曼德拉斯哼了一声,一步闪过,然后一脚把夏亚重新踢躺下,这次又补上了一脚,正践踏在夏亚握着火叉的手上,咔咔两声,手骨尽碎!夏亚疼的“啊”的大叫一声。

  旁边素灵已经尖叫一声扑了上去,可是达曼德拉斯不过眼神闪动了一下,素灵整个人就仿佛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猛然往后撞得飞了出去,阿菜试图抱住她,两人却一起被砸在了地上,阿菜垫在下面,顿时痛叫一声,口中喷出了一团鲜血。

  “哦,这样才有趣啊!我喜欢挣扎的猎物,挣扎起来才有意思。”

  达曼德拉斯缓缓的俯下身子,它的眼神里满是恼火:“你这个滚蛋!你居然开启了自毁的装置!!!你毁了我的巢穴!你知道不知道!!”

  “自,自毁?”夏亚躺在那儿,虽然疼的表情扭曲,却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是自毁?哈哈哈哈!好的很!好的很!!哈哈哈!”

  砰!

  “很好?你居然说很好?!”达曼德拉斯又是一脚踏在他的胸口,顿时夏亚的笑声戛然而止,变成了一声惨叫,胸前肋骨断裂了数根,胸膛都塌陷下去了一块。

  达曼德拉斯的目光凶狠:“很痛苦是不是?放心,反正你死不掉!我会让你仔细的品味痛苦的滋味的!一点一点的品尝!!”

  它抬头看了看那条河,忽然狞笑起来:“哦,你身上的这些烧伤,是被腐蚀的么?那么,再试试怎么样?我很想知道,当你被腐蚀掉全身的血肉,再一点一点的长回原来的样子,那滋味一定会让你非常享受吧!”

  说完,它一脚将夏亚的身子踢飞了出去!眼看夏亚的身子凌空飞出,就要坠落进河里,地上的素灵顿时尖叫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夏亚的身子就在落入水中的那一刹那,一团白光陡然射了过来,将他的身体凌空缠绕,然后轻轻一拖!

  呼啦一下,夏亚就直接飞了出去,重新落在了岸上,身体在地上滚了两滚,正好滚到了素灵的身边,素灵大叫一声,一把抱住了夏亚,哭的泪流满面。

  “!!!??”

  达曼德拉斯霍然变色,它猛然竖起耳朵来,满脸都是凝重:“什么人!!”

  它朝着对岸看去,就看见对岸的那个通道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全身长袍的女子站在岸边,一张脸庞用黑巾笼着,只露出一队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双手伏在身后,眼神里满是冷傲。

  而站在她身边的,是猥琐而瘦弱的多多罗。

  达曼德拉斯的喝问声传来,那个女人冷笑一声,用足尖轻轻在多多罗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多多罗立刻一挺胸膛,一脸狐假虎威的模样:“对面的家伙听好了!我家主人是,威震大陆,名扬天下,神挡杀神,鬼挡屠鬼,古往今来第一天才,第一美女,第一魔导师,魔鬼听到她的名字会战栗,神灵听到她的名字会礼让,她就是,这个世界的福音,魔法世界的引导者,开创一代魔法文明先河的,最伟大,最至高无上的天才中的天才,奇迹之中的奇迹……喂!你还不快跪下迎接,梅林大人!!!”

  多多罗一口气喊完,昂首挺胸,还故意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即转过头去,脸上立刻变做了无比献媚谦卑的表情:“那个……大人,我说的还对吧?”

  梅林眼睛一翻:“算你会拍马屁,就是词儿太老旧了些。”

  “是是是是……”多多罗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我还想到了一些更新的词儿,以后我会表现更好的,大人……”

  对岸,达曼德拉斯:“…………”

  ※※※梅林已经伸手抓住多多罗的头发,纵身一跃,忽然一条光芒闪过,两人的身影原地消失,随即一片残影出现,两人已经站在了达曼德拉斯的面前!

  这一手瞬间移动,顿时让达曼德拉斯的眼角轻轻一挑!

  梅林轻轻一丢,就把可怜的多多罗给丢了出去:“让开,别碍手碍脚的。”

  可怜的多多罗滚了出去,却一脸献媚的笑容:“是是是,大人,我这就滚远点儿。”

  达曼德拉斯神色凝重,仔细的盯着梅林,表情肃然:“你?什么人?”

  它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面前这个女人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一股强大的气息,而这强大的程度,已经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了。

  达曼德拉斯小心翼翼的退后了两步,深深吸了口气:“你是外面来的强者?为什么来到我的巢穴?”

  “你的巢穴?”梅林的一双眼睛眯了起来,目光之中满是兴趣,盯着达曼德拉斯看了好一会儿:“精灵?不像……人类?也不像……哼哼,还有点儿别的什么气味……嗯,你说这里是你的巢穴?很不错的地方啊,我很喜欢这里,你让给我好不好?”

  “哈!”达曼德拉斯狂笑一声:“狂傲的东西!卑贱的人类,居然也敢对尊贵的我如此傲慢!”

  梅林抬了抬手,这个女人的眼神里满是笑意——这是一种危险的气息!多多罗就认出了,这位梅林大人每次在发飚之前,眼睛里就会露出这种傲慢的笑意来!

  “你说‘卑贱’?”梅林的语气有些古怪,她的语气却仿佛很认真的样子:“到底谁是卑贱的东西,一会儿就知道了。”

  达曼德拉斯眯起了眼睛来:“哦,显然,你是我的这些小猎物们搬来的救兵么?你倒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强者!哼哼……”

  梅林叹了口气,她眼睛里的笑意开始消失,隐隐的闪动出了火星来。

  “救兵?别说这种无聊的话了。我可没兴趣给别人当救兵。不过么,看到你这么欺负我的人,还真是让我不爽啊。”

  “你的人?”

  梅林点了点头,轻轻一抬下巴,对着躺在地上的夏亚示意了一下:“就是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啦。说起来,还真是很巧,被你欺负的这个不成材的东西,恰好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算是他的……养母!”

  养,养母?!

  梅林这句话说出来,旁边的其他人,连同多多罗在内,眼睛都变成了圆形。

  就连躺在那儿的夏亚,也忽然一下闭上了嘴巴,死死的瞪着梅林。

  梅林却已经摇了摇头,然后将负在身后的右手抬了起来,凌空轻轻一抓,手里顿时划过一条闪电,那条闪电在她手里瞬间凝结成形,却变成了一根小小的棍棒一样的东西。

  说是武器么,这玩意儿看上去圆而钝,丝毫没有锋芒。说是法杖,却又太过短了一些,只比鹅毛笔长了那么一丁点而已。

  但是梅林手里多了这么一个东西,达曼德拉斯顿时就立刻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种它这强的强者本能的感受!只有在遇到和自己同级别,或者对自己拥有足够威胁的力量的情况下,才会有的感受!

  梅林手里抓着这么一根小棍子,轻轻一抖,她身上顿时就盈盈的闪耀出一团银色的光芒来,光芒之中,她的眼睛眯成一线。

  “我倒是不怎么喜欢打架。不过呢,你这个不人不蛇不精灵的东西,你欺负我的养子,那么,我也只好来欺负欺负你了。”

  梅林笑眯眯的样子:“顺便问你个问题。嗯,喂,你……喜欢青蛙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