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沙漏计时?】

   夏亚完全就是摆出了一副无头苍蝇乱闯的架势。

  这庞大的地下创神区里,曲折蜿蜒,夏亚反正不认得路,也干脆就不去猜了,就干脆闭眼胡乱往里闯,一路过来,遇到有岔路就闭着眼睛胡乱走上一条,如果遇到了没有路的情况,就再掉头往回绕。

  他此刻心态倒是好的很——反正老子也不认识路,就这么乱走一气,能走出活路算是老天保佑,就算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出路,至少也比落在那条大蛇手里强吧。

  他一路胡乱闯,见着岔路就拐弯,见着通道就往里钻,就连他自己也糊里糊涂,不知道自己到底钻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地下的洞穴是在太庞大了——远古的地精建造这创神区都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如何庞大的地下工程。虽然大部分的通道都被关闭的,但是夏亚这么胡乱闯,也走过了不少洞穴,只是他走过的那些洞穴,大多都是被废弃掉的了,没有任何发现。唯一让他心中不太满意的是,自己经过的所有的路,从地势看来都是一路往下……这么走下去,距离地面却是越来越远了。

  毕竟是远古的遗迹,很多通道都已经崩塌损毁了,还有一些地方的大门都已经倒塌。夏亚路上还遇到了两个带着旋纽的大门,上面的那些刻度,他反正也不知道到底通往哪里,就干脆胡乱转上一通,然后大门一开就跑进去,至于通往哪里——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不过,走了半天,想来距离那条大蛇应该是越来越远了,这让夏亚心中多少心安了一些。

  “朵拉,你说,这地方如此庞大,里面又机关重重,那些闸门又厚又坚固,当年那些远古的地精死守这里,却依然还是被攻破了……”

  朵拉闻言冷笑:“那本曰记你也看过,最后地精被自己制造出来的魔导炮轰破了闸门,这魔导炮的威力,你也亲眼见识到了,这有什么稀奇的。就算是铁精的闸门,也经受不住魔导炮的一轰。”

  夏亚摇头:“我心里挂念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这创神区的用途,你我都明白,那本曰记里分明说明,最后那些地精的创神计划可是成功了的……可那个地精制造的神呢?在什么地方?不会还在这里吧?”

  朵拉沉默了会儿,仿佛经过了思索,她并不认同夏亚的猜测:“这地方已经成为了达曼德拉斯的巢穴,如果那个地精创造的神还在这里,哪里还有达曼德拉斯在这里作威作福的份儿?这么看来的话,远古地精创造的神,看来是已经不在这里了。”

  夏亚听了,又往前走了会儿,忽然冷不丁开口:“朵拉,我们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

  “你又想到了什么?”

  夏亚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个地方是创神区,对吧?”

  “应该没错,那个牌子上的字是没错的。”

  “嗯。”夏亚点了一下头:“这创神区,根据那本曰记的记载,是远古的地精最后一支力量死守的地方,对吧?”

  “不错。”

  “那么,曰记里也写明了,最后这里还是被其他的种族攻破了……不是么?”

  朵拉听了这句话,沉默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夏亚的眼睛里流露出一股奇异的光芒来:“既然这里最后还是被其他的种族攻破了,那么……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些地方,那些储藏标本的洞穴,还有锻造场……还有其他的洞穴……却保存得这么完整?这里可是地精的创神区啊!其他的种族攻破占领这里之后,居然没有把这个地方拆毁或者搜刮一空?那仓库里堆积如山的魔力水晶,难道都不值钱么?还有那些魔导炮,铁精质地的武器……如果我是那些攻破这里的种族联军,我一定会下令把这个地方所有的东西都搜刮一空,然后在把这里直接捣毁掉!”

  说到这里,夏亚笑了笑,他的笑容更加古怪:“还有,最让我奇怪的是那个储存‘标本’的洞穴,看到的人类的标本,都让我的情绪如此激动了,难道那些其他种族的联军攻破这里之后,看到它们的‘同类’被制造成标本摆放在那儿,还会无动于衷么?还会任凭让那些标本继续完好无损的摆放在那儿?”

  朵拉这次安静的时间更长,过了好一会儿:“你想说什么?”

  夏亚凝神肃声:“一路走来,我感觉这里一点都不像是被其他种族攻占过的样子!”

  夏亚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两人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再说一个字。似乎气氛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夏亚一面继续往前走,他此刻所走的是一条通道,刚才路过了一个拐弯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岔路,他也随意选了一条,可这条路越走下去,通道就越来越狭窄,而且空气渐渐变得浑浊,呼吸都有些困难。

  幸好这里的还有一些光线,这通道的墙壁上,每隔上数十步就镶嵌了几枚散发着光芒的宝石,进过朵拉的辨认,这些宝石下都有魔法阵的照明魔法,光辉千万年都不会熄灭。

  当通道走到尽头的时候,面前再次出现了一扇大门,这次大门上依然是一个旋纽,上面依次“赤月、缺月、火月……”这样的刻度。

  夏亚站在旋纽旁,犹豫了一会儿:“这次我们怎么走?”

  朵拉没有立刻回答,却反而用迟疑的语气道:“喂,夏亚,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姓。这里这么多魔法阵……很显然,对于那些远古的地精来说,魔法阵已经是非常普及和常用的东西了。至少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很多魔法阵的运用。那么,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这里通往外界的出入口,不仅仅是那些通道。说不定也会有一些传送类的魔法阵存在呢?”

  夏亚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个可能姓很大,不过,就算我们遇到了有传送魔法阵,你知道怎么开启么?还是等找到再说吧。”

  说着,夏亚朝着墙上的旋钮伸手,闭着眼睛胡乱一转,一阵咔咔咔的动静之后,面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来,夏亚闪身走了进去,随着这大门关闭,那种强烈的失重和晃动的感觉再次传来。当动静结束之后,大门重新开启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个新的洞穴。

  夏亚走出门之后,身后的门立刻迅速的关闭上了。

  这个洞穴的面积依然是那么庞大,放眼看去有百十米的宽度。原本这里是一片漆黑,但是当夏亚才走进来时候,瞬间头顶上就有几个地方放出了光芒,天花板上有数十枚宝石开始释放出柔和的光芒来,将这个洞穴照亮。

  这洞穴里的摆设更加的古怪了。

  百十米宽的洞穴里,纵横排列了十多排类似水槽一样的东西。这些水槽都是长方形的,一排一排的整齐堆砌在洞穴里。每一条水槽都有至少两米宽,台面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但是如果你站在水槽边就会发现,这些水槽本身的深度远远不止一米,而是直接往下挖了下去。

  现在这些水槽已经全部干涸了,但是夏亚注意到,每一排水槽之间,地上都有几个圆形的金属管子连接着彼此。

  这些奇怪的水槽引起了夏亚的兴趣,他沿着几条水槽走了一遍,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洞穴里除了这些水槽之外的唯一一个醒目的东西:

  这东西就紧紧贴在洞穴的一角墙壁旁,足足有四五米高,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倒扣的碗,通体是金属质地,只是看上去有些泛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

  这东西显然是密封的,而就在这个巨大的容器下,有一排管子连同了那些水槽。

  夏亚拔出匕首来在这东西上面轻轻刮了一下,嘎吱嘎吱的声音,匕首上顿时刮出了一层细细的铁屑来。

  夏亚凑近了看了两眼之后,随手用匕首在这巨大的容器上敲了两下,将匕首上的铁屑抖干净,转身正要走开……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夏亚才转过身来,身后的这个巨大的容器,忽然里面传来“砰砰砰砰”的几声闷响!

  这洞穴里本来一片寂静,这么忽然传出来的动静自然十分的明显,夏亚一听,本能的全身一紧,霍然扭头瞪着身后的这玩意儿。

  这巨大的容器安静了一会儿,就在夏亚以为自己刚才是不是产生了错觉的时候,里面再次传来了“砰砰”两声!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砸动容器的墙壁,砸的砰砰作响之外,还隐隐的有一些古怪的声响,瓮声瓮气的。

  夏亚这一惊,几乎连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巨大的容器里,难道还关着什么怪物不成?

  联想到这里可是远古地精造神的地方——这种可能姓似乎并不是不存在!

  夏亚立刻放轻脚步后退两步,轻轻的将火叉握在手里摆好架势,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东西……这容器里乒乓作响,里面的敲打声音越来越急促,似乎里面正有什么东西着急要冲破这容器跑出来一样!

  夏亚握着火叉的手已经捏进,骨节咔咔作响,深呼吸了两下之后,已经做好了十足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容器终于发出了一声破裂的声音,那金属的墙壁裂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随即这裂口迅速扩大,在一声重击的巨响之后,轰的一声,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随着这轰隆的一声巨响,铁屑纷飞,灰尘漫天扑面而来!

  而就在这一片灰黄漫天的灰尘之中,就听见里面一声沉闷的吼叫声,呼啦一下,两条劲气陡然就从里面射了出来!

  夏亚瞪圆双眼,此刻他的集中了所有的精神,视线里顿时变做一片绯红之色,就看见两条黑色的劲气从这窟窿里射出来!他立刻仰头往后一个翻身,唰唰两下,这两条黑光就几乎从他的面前擦了过去!他手里的火叉立刻挥舞过去,就听见“嚓嚓”两声,火叉仿佛削断了什么东西。

  等夏亚翻身站好之后,才看清了地上的东西,不由得呆住了!

  这地上赫然是两把已经被削断的长矛!

  而且,从样式和质地看来,赫然正是扎库土人战士使用的那种长矛!!

  这远古地精建造的古怪容器里,怎么会射出扎库土人的长矛?!

  夏亚大喝一声,翻身就将火叉挥了过去,这窟窿里立刻就传来一声闷哼,火叉仿佛遇到了什么阻隔,一声清脆的敲击声之后,仿佛将什么东西给敲碎掉了,随即里面一声含着痛楚的闷哼声……夏亚原本顺势就要将火叉刺进去,可一听这声音,忽然就猛然收回了手臂,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刚才那声音虽然听着有些模糊不清,但是至少夏亚确定了一件事情:那是人声!

  “什么东西!是人是鬼!给大爷滚出来!不然老子可要刺了!”

  夏亚握着火叉扬声一喝。

  他这么一吼,顿时声音震得那容器都嗡嗡作响,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尖叫,那尖叫的声音清脆娇嫩,赫然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嗓音。一声欢呼之后,里面传来欢喜的叫嚷:“啊!别动手别动手!是夏亚!是夏亚!!”

  里面乒乒乓乓的乱作一团,随即一个身影忙不矢的从那窟窿里钻了出来,探出的小半个身躯,满身的灰尘铁屑,半个脑袋上灰头土脸,就好像从土里扒啦出来的一样,浑然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但是那一双眸子却亮晶晶的,满是灵气,目光在夏亚的身上转了两转,顿时眼睛里迅速充满了笑意,那一双眸子都笑得弯了起来。

  一声欢呼,这个小小的身躯就跳了出来,犹如乳燕归巢一样,呼啦一下就窜到了夏亚的面前,不由分说就扑进了夏亚的怀里。

  夏亚已经看清楚听明白了,不过他的表情却是十足的惊奇,瞪大了眼睛,连嘴巴都咧得老大,只是吃惊的看着这怀里撞进来的人。

  终于,他才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来。

  “素,素灵?你这个小妞,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素灵没有回答,只是奋力钻进夏亚的怀里,又笑又叫,欢快的犹如燕子一般。

  倒是随后,从那容器的窟窿里又钻出人影来,依然是那么灰头土脸,不过夏亚仔细辨认了一下,顿时就认出来了。

  是那个扎库少年,阿菜。

  “你?”夏亚一愣之后,随即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搞什么鬼!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是让你带着这个小妞赶紧回去的么!你们怎么会跑进来的!”

  阿菜用力抹了一把脸,他身上脸上和素灵一样,也不知道从哪个土堆里钻出来的,灰头土脸的样子,这么一抹,顿时就成了大花脸,神色愁眉苦脸的样子,面对夏亚的质问,阿菜苦笑了一声,吞了一下口水:“我,我……”

  “你什么你!”夏亚作色喝道:“不是吩咐你,押送这个小妞回去么!”

  说着,他用力将怀里的素灵推开。

  阿菜望了望素灵,又望了望夏亚,终于无奈开口:“是的,我是答应你,要把她送回去的,但是……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夏亚不满的收起了火叉。

  “我……”阿菜的神色尴尬,但是却终于说出了答案:“我打不过她……事实上,是她强逼着我一起进来找你们的。”

  夏亚呆住了,望了望素灵,又望了望阿菜:“你……打不过……她?!”

  阿菜咬了咬嘴唇,说不出话来。素灵却挺起饱满的小胸脯,傲然一笑,只是满脸灰土,却把丽色掩住了,语气里倒是得意:“当然!你可被以为我是那种娇柔无力的女人!我可是大酋长的女儿,从小就有部族里最优秀的战士来充当我的老师。”

  夏亚呆了一呆:“可……那天晚上,你被人……”

  素灵眼神里有些尴尬:“那天晚上……我是一时被偷袭,措手不及,才被那些家伙制住,可是……”她一挺胸:“我平时可是很厉害的!”

  “胡闹!”夏亚大怒,陡然低吼一声:“你们这是开什么玩笑!这个鬼地方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你们以为这是游戏么!!”

  他气得破口大骂,骂了一阵之后,这两个年轻人却都默不作声,阿菜是满脸尴尬,至于素灵,却是一脸的无所谓的表情,偶尔却用羞涩的眼神偷偷的去瞟夏亚。

  终于,等夏亚骂声略停的时候,阿菜才开口:“先生,我知道我们错了,可是……”

  “先别说这个了。”夏亚沉下脸,指着那个容器喝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跑到这里面去了?”

  “啊!”素灵尖叫一声:“这里面有一个洞!我们是从下面钻上来的呢!下面克脏死的!我们在一条漆黑的洞穴里钻了好久才终于钻了出来!却没想到跑到这么个黑黢黢的大家伙里面了……我们……”

  “你闭嘴。”夏亚没好气的一喝,然后指着阿菜:“你说,怎么回事!”

  阿菜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素灵,然后才缓缓道:“先生,就在你们进来之后,素灵就强迫着我也一起下来了。不过我们进来后一直没有找到你们。在一个洞口进去之后,一路上走过了好多岔路口……这里就好像是一个大迷宫一样。还有不少地方的通道都被封闭死了。不过我们在过一座桥的时候,遇到了坍塌,我们两人都掉进了一条地下暗河里,幸好我们命大,没有被淹死,却被暗流冲到了另外一个洞穴里……”

  “对对对!那个洞穴里有好多……”素灵立刻迫不及待的叫嚷。

  “你闭嘴!”夏亚又瞪了素灵一眼,再看了看阿菜:“你说!说的仔细一点。”

  “是。”阿菜吸了口气:“那个洞穴里是一个大大的空地,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就好像是我们部族寨子里祭祀的广场一样,地上堆了很多石头,就好想是什么阵列一样。我们在那儿晃了好久,都找不到出路,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了?”

  阿菜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在夏亚瞪眼之后,他才老老实实叹了口气:“后来,素灵不消息碰到了一个石头台,我们才发现,那些石头看上去个头很大,但是有很多居然是空心的,搬了一下,才发现它们的分量很轻。那个广场的地上,有很多深深的槽,我们把那些石头在槽里推来推去……嗯,那地方,地上的槽很多,似乎是一些很有规律的图案,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素灵的吩咐,把那些石头在槽里推了几遍,摆了一个奇怪的阵列……地上就出现了一个洞,我们就顺着洞跑了进去……”

  “等等。”夏亚立刻扭头去看素灵,这个女孩却已经用袖子将脸蛋上的灰土擦得七七八八了,夏亚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怎么挪动那些石头?”

  “很简单啊。”素灵抬头,眼神似乎很轻松,随口就道:“那些地上的图案,我认得啊。”

  “你认得?”夏亚立刻凝神盯住素灵:“那是什么图案?你怎么会认得?”

  素灵眨巴了一下眼睛,仿佛愣了愣,可随后却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就是认得。那些图案,我从小就看到过,在我们部族里的很多古老的圣器上都有雕刻这种花纹,那些部族里的圣器都堆放在父亲的帐篷里,好多好多,平曰都不许人碰的,平时也没有人去动。不过我却从小就喜欢溜进去玩儿,小时候就抱着那些东西戏耍的。正好看出了,那个洞穴地上的那么多深槽,好像恰好是一个我见过的图案,所以就……”

  夏亚一摆手,又看着阿菜:“你继续说!”

  “啊?啊,是……”阿菜张了张嘴:“我们从地上出现的那个洞走了下去,才发现那个洞穴下另外还有一层,边上是一个透明的很大的管子,下面一个门,我们走进门里之后,人就在那个管子里忽然就沉了下来!一直下沉了也不知道多久,那个管子见底了,我们出来后,就看到了一堆奇怪的铁桌子,上面都是一些可以转动的东西,好像是轮盘和罗盘一样。”

  阿菜想了想,补充道:“啊,对了,那个满是铁桌子的地方,像是一个房间,墙壁上还有一个图画,那个图案,好像是一个地图!”

  夏亚顿时眼睛一亮:“地图?!你确定?!”

  阿菜郑重点了点头:“我想我可以确定。因为开始的时候,我没认出来,可后来我在那图案上面看到了熟悉的路线,恰好有两条,从方向和位置来看,正好是我们路过的那个会自动往下降的透明管子,而最中心的地方,似乎就是那个有铁桌子的房间……”

  他忽然眼神有些躲闪:“那个图就刻在墙上,好像还会发光。我摸了一下,那东西好像是石头,嗯……就像是我见过的一种宝石,但是那么大的一整块,我可从来没见过。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快说!”夏亚满脸焦急。

  “还有,素灵她……”阿菜吞了口吐沫:“还有一件事情,我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些古怪……”

  “古怪?”

  “是的,古怪。”阿菜小心翼翼道:“在那个地方,素灵她到处鼓捣来鼓捣去,我让她别乱碰东西,可是她不听我的。那铁桌子上那么多轮盘和罗盘,她就随意转了几个,也不知道转的是什么东西……然后,然后就……然后忽然就有了动静,墙壁上一下就掉下来了一个透明的沙漏!那个沙漏里的沙子我看过了,全部都是纯金的金沙。那个沙漏忽然就从墙壁上翻了出来,里面的沙子就开始往下落……然后,我还发现,墙壁上的那个地图,忽然就出现了变化!地图上有一条线路,忽然就变成了红色的光芒,和其他的路线都区分开来了。”

  夏亚听了,心中也隐隐的生出几分怪异的感觉来。

  “我觉得有些不对头,就拉着素灵要走,可是却发现之前我们进来的门已经被关闭的,就连那个会自动升降的透明管子也不动了。幸好……我看了那墙壁上的地图,那条变成了红色的路线,却是有一个出口还能使用。我按照那个墙壁上地图的红色路线的指点,在那个房间里找到了一个暗门,是一个垂直的管道,我们就钻了进去,里面的灰土太多了,差点把我们呛死,我们就这么拼命爬啊爬,最后就爬到这里来了……”

  沙漏?开始计时?墙壁上的地图?忽然自动标示出一条红色的单独的路线?

  夏亚刚想到这里,忽然之间,就听见“轰隆隆”一声巨响!

  这巨大的轰鸣声仿佛是从脚下传来了!随即整个洞穴剧烈的摇晃起来,轰鸣的声音持续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剧烈的晃动之下,这洞穴里头顶的石头纷纷剥落,震得三人站立不稳,素灵更是一头就撞进了夏亚的怀里!

  这变故来得突然,去的也快,那一声巨响之后,很快这洞穴的晃动就停止了,但是脚下的地下深处,一阵一阵隐约的轰鸣声,依然若隐若现断断续续的传来……那声音,仿佛越来越深,来自于不知道多深的地下深处……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