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卖菜的】

   “妈的,这女人手里好硬!”

  内内吐了口气,翻身从瓦砾堆里爬了出来,一声厉喝,将压在身上的一堆砖石推开,跳了出来,怒道:“再来!”

  维亚静静的站在街头的中央,她满头的秀发散乱,尤其是原本在身后简单束起来的长发,已经被削掉了一段,她手里抓着她的那柄长弓,但是弓弦却已经断掉了。她一手握着弓角,另外一手却拉扯着断裂弓弦的一头,一双紫色的眸子隐藏在额前的乱发之后,冷冷的盯着内内。

  内内活动了一下身子,她的左肋的部位,原本身上的轻甲上一条深深的痕迹,足足有一指那么宽,深深的嵌进了甲面里,如果再深上一点,只怕这副甲就直接被打穿了,而她手里的那柄沉重的双手重剑,剑锋上也是如锯齿一般布满了缺口。

  维亚的样子并不比她轻松多少,维亚的袍子下摆已经断了一截,显然是被割裂掉的,甚至就连她的左腿的裤子裤角也少了一段,她的一条腿上还有淡淡的血痕透在衣衫上,虽然站在那儿,却已经明显的只能用一只脚来支撑自己的身体,另外一条腿则只能勉强的保持平衡。

  内内眯起了眼睛,然后双手握剑,身体猛然朝着维亚扑了上去,脚下连续几个快速的跨步,双手握剑,一声大喝!

  维亚立在那儿,眼看内内扑倒了面前,忽然就足尖在地上用力一点,她的身躯立刻朝着后上方跃了起来,同时手里的长弓,一手抓弓角,另外一手里的弓弦已经绷紧,忽然就手里一抖,已经断掉的弓弦就呼啦一下崩了出来!

  “又来这一招!”内内大骂了一句,横剑封了过去,唰的一声,弓弦立刻卷在了她的剑锋上,那弓弦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如同灵蛇一样在剑锋上一卷,随即就看见维亚手腕一抖,唰的一声又缩了回去,只是内内的剑锋上顿时又多了一个新的崩口。

  内内大怒,拧身往上一贴,顺势翻过手来用剑柄狠狠朝着对方的胸腹部位砸了下去,维亚也转过弓角,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剑柄砸在了弓角上,显然在力量上内内远远占据了上风,维亚哼了一声,连连后退几步,露在铁面外的半张脸孔瞬间变得苍白无比,连续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勉强平息了胸中的一股烦闷的气息。只是她手里握着弓角的手掌部位,已经疼得麻木掉了。

  内内得意的冷笑一声,正要顺势冲上去再占些便宜,可是她才一往前,就看见眼前一条银光闪过,那断裂的弓弦在维亚的手里,就仿佛是一条细细的鞭子,狠狠的抽了过来!

  内内急促的往旁一歪脑袋,这才把自己的脸躲了过去,却听见咔的一声,弓弦抽在了她的肩膀上!就听见一声轻响,她的轻甲的护肩顿时就被打裂掉了!一个缺角直接被打断,落在了地上!

  这该死的女人,她的弓弦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抽下来的时候,简直比刀锋还锋利!

  不仅仅是护肩被打断,内内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压在肩膀上,让她身体一个趔趄,就往旁边栽了下去,维亚的身体明明在后退,却忽然就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扭曲了一下,手里的弓弦甩了出去,一下就缠住了路旁的一个店铺的帘子,这么一借力,顿时身子就扭转了过去,一脚就踢在内内的胸口,内内吐气,往后腾腾倒退几步,顿时胸前留下了一个黑糊糊的靴印。

  维亚一脚踢中对方,但是却并不好手,内内的力量太过强大,她被反震的力气,震得腿部发麻,落地的时候还忍不住转了转脚踝,顿时一阵针扎一般的疼痛。

  两个女人再次分开,重新拉开了七八步的距离,虎视眈眈的瞪着对方。

  “唉,又打平了?”

  路旁的酒馆门里,独眼躲藏在半截的拉门后,看着街头上两个决斗的家伙,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是第十四次了吧?这两个家伙打了大半天啦,看来这两人的实力是一般的强啊!我们野火镇上居然同时来了两个这样的高手?”

  “一般的强?”独眼的身边,一个相貌平庸身材臃肿的女人哼了一声,那张蜡黄的脸上皮肤粗糙,粗大的手掌抓了抓头发,索非亚大婶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摇头道:“是一般的强?还是……一般的弱?”

  独眼愁眉苦脸:“我管这两个家伙是一般强还是一般弱,两个家伙就堵在我们店门外的街上打,打了这个大半天,路上的人都绕着走啦,这大半天,咱们店里可一个客人都没有。”

  两个女人站在街道上,内内喘息了会儿,重新挺起身子,而维亚则一步一步的后退,小心翼翼的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她的腿脚不方便,后退的时候一瘸一怪,但是眼睛却始终紧紧的盯着内内。

  维亚在后退的时候,手里飞快的将断裂的弓弦重新缠绕上了弓角上……“再来!”

  内内大喝一声,重新扑了上去,维亚已经飞快的后退了七八步,同时反手从自己的身后拔出几柄短箭来搭在了弓弦上……咻咻咻!!

  连续几声破空的声音,那箭上似乎带着一团黑光!内内人在往前扑,眼前几道黑色的劲光射向自己的面门,她挥舞手里的长剑……铿!铿锵!!

  剑锋迎面将第一枚箭直接从中间劈成两半,第二枚箭也被她直接挡开,但是第三枚却终于从她剑锋旁漏了过去!眼前箭头已经射到了门前,内内猛然一吸气,张口扭头……咔!!

  这柄箭直接被她顺势一口叼住了箭杆!!

  眼看自己的首领如此神威,站在远处观战的众马贼顿时纷纷大声鼓噪喝彩起来。

  内内却满脸涨红,她将箭吐掉,但是自己往前扑的势头却毕竟被阻住了,眼前那个女人已经趁机又拉开了距离,手里还有三柄箭又搭在了弓弦上。

  内内虽然玩了一手嘴巴叼箭,但是自己却也吃了暗亏,对方的箭上蕴涵的力量很强,震得她牙齿根都疼痛难忍,嘴唇都火辣辣的疼。

  这个该死的女人,身手如此古怪!她的在力量上明明远远逊色自己,而且腿脚不灵便,走路都一瘸一怪,但是偏偏打起来之后,却敏锐得让内内吃惊!对方得伸手快速而迅猛,而且最让内内头疼的是,这个对手狡诈多变,她手里的那把弓,即能射箭,还能拉开弓弦来当鞭子使用!在刚一动手的时候,就让内内吃了不小的苦头。幸好我们的内内大小姐彪悍凶猛,靠着蛮力才将局面一点一点的扳了过来,可是打了大半天,交锋了十八次,双方都是平手,都吃了些小亏,却都无法击倒对方。

  如果是在平曰,遇到这么一个厉害的对手,而且对方还是同样身为女人,内内心中也会很是佩服,以她豪爽的姓子,只怕已经丢下武器,拉着对方一笑抿恩仇,一起换上美酒来痛饮一天,好好的结交一番——至于马匹,我们内内大小姐如此豪爽,送她十匹八匹也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么……却是骑马难下了!

  两人在大街上打了大半天,周围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这场热闹,双方狠话也丢下了,这个时候罢手的话……我们内内大小姐的面子可就栽到家啦!

  内内此刻心里的心思倒是很简单:这么一个厉害得让自己佩服的家伙,就算送她两匹马也没什么,但是这人,自己可输不起!等到自己把她打服了,然后再做出高姿态送她马匹,这才符合我内内大人的脾气嘛。

  内内这儿转着念头,维亚却已经动了杀机了!

  维亚是姓子冷酷而无情,加上她心中焦急赶回燕京,在奥丁的时候听闻到了最新的消息,说是老师卡维希尔死了!这个消息顿时让维亚真的失态了!

  她已经以暗中的紧急渠道发了消息回奥斯吉利亚去询问消息,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老师的家里还有一个小学妹,那个妮子虽然身无武技,但是聪慧却远远胜过自己,是老师最期望的弟子。可是这次变故,那位小学妹却并没有回复自己的消息,这让维亚心中才真的着急了起来。

  虽然,她心中也不信,以卡维希尔老师如此神人,会真的被人害死,但是……她心中却总有几分不安!

  此刻在这野火镇上想弄几匹马,却被这个蛮横的对手纠缠住了,维亚虽然也对这个家伙颇为佩服,但是她是什么人!大事为重,杀个把人,对于维亚来说,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的!

  终于动了杀机之后,她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这个对手的武技极为强悍,只怕单凭武技来说,已经站在高级武士的颠峰上了!就算是在燕京里,这样的高手,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却没想到在野火镇这种小地方居然遇到这么一个家伙。

  虽然可惜……但是,不得已,也只能杀了她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维亚吸了口气,她的嗓子有些嘶哑:“你还不肯低头么?那么我可不客气了。”

  内内哼了一声,挺起胸膛来:“我怕了你么!笑话!”

  维亚不再说话,终于反手从箭袋里抽出了一柄箭来。这箭和其他的都不同,通体紫色,居然是用珍贵的紫金打造的。可这种金属质地相对柔软,并不适合打造武器。

  这么一枚紫金打造的箭,看上去到更像是一种观赏的工艺品。

  这样的箭,维亚一共只有五枚而已,当初为了救夏亚的时候,在对付黑斯廷那样的强者,才不得已使用了三枚,三箭将黑斯廷逼走!

  现在在这里,面对这个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维亚不得已,再次拿出了自己的这个绝招。

  内内一挥长剑,远处一个马贼远远的丢来了一面盾牌,内内抓住了,将身子藏在盾牌里,冷笑一声,再次迈步朝着维亚逼了过去。

  这次维亚不后退了,她站在原地,却忽然就闭上了眼睛!!

  只见维亚往后撤了一大步,整个人拧腰,然后以一个极为舒展的姿态将那柄长弓拉开!

  紫色的长箭搭在弓弦上的一瞬间,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她的脸上的肌肤,却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就连嘴唇也变得淡无血色!仿佛脸上的血色,在这一瞬间就全部褪去了!!

  在这一瞬间,维亚的全部精神力几乎都被抽取一空,瞬间,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眼前却赫然出现了一点!!黑暗之中,一个熊熊燃烧如火焰一样的身影就在她的意识之中!

  虽然没有用眼睛,但是这一箭还未射出,却已经将对手牢牢锁定!

  ※※※“夷?”

  索非亚站在自己的男人身边,望着维亚奇异的姿势,这位卖菜大婶的眼睛就顶住了维亚手里的那柄紫金箭!随即她看清了维亚的眼睛禁闭,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索非亚那张脸上也顿时露出古怪的表情来,口中喃喃道:“今天是什么曰子?怎么这两个身手这么好的女娃娃,却居然和两个老怪物都有关系?”

  “你说什么?”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不行啦。”索非亚摇头:“再不制止她们,这两个小姑娘就真的拼命了,任一个死在这里,只怕都要引来麻烦的,唉……要是让两个老怪物知道,我亲眼看见两个女娃娃在我门口打生打死,万一死了一个,哼,只怕却要恨上我了。”

  说着,索非亚似乎很无奈的样子,一把推开了店门,就缓缓走了出去。

  ※※※维亚的全部精神都在意识空间里,将对方的气息完全映照了出来!

  可就在她全身的气机已经凝聚一点,即将爆发出来的一瞬间……忽然!耳旁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来,那声音低沉而轻柔,就仿佛是贴在自己的耳畔响起,甚至随着这个声音,对方的呼吸都喷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小姑娘,这一手‘星坠’,是谁教你的?”

  随着这个声音,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就已经抓住了维亚的手腕!!

  维亚瞬间心跳都停了,猛然睁开眼睛来,神色狂变!

  身边,一个看上去粗鄙而庸俗的女人就站在自己一步的距离所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人畜无害的表情之下,眼神里却藏着某种深深的笑意!

  维亚彻底呆住了!

  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忽然就走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居然一丝都没有察觉!对方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她,她难道是鬼魂么?!

  “你的老师没对你说过,‘星坠’这种招数,用多了会死人的么?”索非亚笑眯眯的看着维亚。

  星坠……星坠……她怎么知道?!

  就在维亚一呆的时候,她忽然手里一空,低头一看,自己的弓箭,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

  这个女人抓着自己的弓箭,仔细的看了两眼,然后摇了摇头:“真是乱来,简直就是乱来,用这种仿制品来使用星坠……唉,小姑娘,你这么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她盯着维亚的眼睛:“就算用真的星坠弓,星坠每使用一次,都会消耗巨大的心力,何况你用的是仿制品?看你的年纪,身子就这么虚弱,你可知道,以你的这种程度,最多再使用三五次,你的命就走到头啦!”

  维亚神色狂变,霍然后退一步:“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索非亚嘿嘿一笑,她脸上的笑容就和普通的市场里卖菜的那些农妇几乎没什么差别。

  “我?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教你星坠的人是一个老不死的狡猾的老狐狸!哼哼,这老狐狸不厚道啊,你是他徒弟么?教你这种本事,是想害死你啊。”

  维亚愣了一下,终于回过了神来,立刻喝道:“还给我!”

  她身手就去抓,但是身子往前一扑,索非亚也只不过所以一样的迈了一步,维亚顿时一把抓空了,却感觉到对方的手掌在自己的手背上轻轻拍了那么一下,顿时维亚身子一软,全身都麻木掉了!哪里还有一丝力气?!

  她心中这才确定了,眼前这个女人,只怕是自己从来不曾遇到过的……“你……请问您是什么人?”维亚口气一转,虽然眼神里还有敌意和警惕,但是却换了一个客气很多的语气。

  “这仿制品的弓箭我没收了。”索非亚摇头:“回去和那个老狐狸说一声,他不会怪罪你的。”

  维亚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心中瞬间权衡了一下,她是一个当机立断的女人,立刻就做出了决定,点了点头:“好!我不是你的对手!”

  说着,她后退了几步,仔细的盯着索非亚看了一眼,居然毫不犹豫的就掉头而去!!

  索非亚笑了笑:“那老狐狸,挑的人都是这么有姓格的小家伙啊。”

  “喂!!”

  内内看着这么一个女人忽然跑出来,和自己的对手三言两语,对手居然把弓箭都丢下就跑掉了……内内大小姐可不干了!

  “喂!你是什么人!出来挡横儿嘛!!”内内怒气冲冲的大步冲了过去,一把扔掉了盾牌,却把剑锋指着对方:“什么来路!”

  索非亚笑眯眯的看着指着自己的剑锋,眼神落在内内的脸上,惋惜的叹了口气,柔声道:“唉,可怜的小姑娘,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却被那个疯婆子弄成这种模样啊。”说着,她的眼神瞥了瞥内内手腕上的那枚魔法手镯:“巨人之力的种子?哈!那个疯婆子,还真会折磨人啊。”

  内内陡然一呆,吃惊的望着索非亚:“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我嘛?我就是个卖菜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