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土鳖快跑】

   大家都在面面相觑。

  盾牌不会自己跑到这里来的。

  “会不会是嘎林……”多多罗才说了一半就自己闭上了嘴巴,这种说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无法自圆其说。

  “我们必须想到一点。”夏亚叹了口气,他的神色很不轻松:“如果嘎林他们在里面被困住的了话,那么……别忘记了,嘎林可不是巫医,他和他的人都是战士,他们可不会懂得魔法阵之类的东西,而你们都看见了,这里几乎每一个地方的门都被关死了,我不认为嘎林他们有本事打开这些门,至于这面盾牌……好像也不是扎库人能拥有的东西吧。”

  “老爷,你是说,这个地方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这里?”

  多多罗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也不一定就是现在。”夏亚苦笑了一声:“或许这面盾牌是很多年之前就放在这儿的呢。”仿佛是为了让大家轻松一下,夏亚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故作轻松的笑了几声。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他自己的笑声有多怪异。

  这个地方到处都透着古怪,包括这面卡在门缝里的盾牌。

  “不管怎么说,这玩意儿救了我们,否则我们都要被困死在里面了。”说完,夏亚挥舞双臂:“我们继续往里走吧……至少现在看来,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了。”

  多多罗已经蹲在了那面盾牌前看了会儿,看魔法师的样子,似乎对那一块纯铁精的盾牌很是垂涎三尺,这东西如果带出去的话一定是相当值钱的。

  魔法师的手已经摸在了盾牌上,夏亚立刻喝道:“别碰那东西!”,他的神色凛然:“不能让这门关上!毕竟我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说不定我们还会回来的!”

  多多罗讪讪的收回了手,有些不甘的看了这盾牌一眼。

  ※※※就在这扇门的后面,又是一条漫长的地下隧道,这次的通道并不算太宽大,只有不到十步的宽度。

  走在路上的时候,多多罗这个乌鸦嘴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不管怎么说,老爷,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好像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那么你所谓的‘不好的事情’马上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了。”夏亚很不客气的威胁这个猥琐怯懦的仆人。

  女巫医了了走了一会儿,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她原地蹲了下来,身手在地上来回抚摸了一会儿,夏亚对这个一路上冷静异常的女人心中存了几分敬重,低声道:“怎么了?”

  了了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站了起来,走到通道旁的墙壁边也身手摸了会儿,才开口:“潮湿的。”

  夏亚眼睛一亮,他也学着了了的模样,在地面和墙壁来回摸索了一会儿:“这里有些水气……我想,附近可能会有水源?”

  “你有没有感觉?”了了沉吟了会儿:“这里,有些闷热,潮湿。”

  夏亚早就感觉到了,随着往这条通道里走的越深,空气里似乎就带着一股潮湿闷热的气味,这种感觉就好像夏天在山里树林之中行走,又湿又闷。

  了了指着通道的前方:“从前面传过来的。”

  众人又往前走了大约几百米,夏亚一边走,一边耸动鼻子:“好像这里有古怪的味道。”

  多多罗立刻尖叫:“我也闻到了,老爷,好像是……硫磺?”

  的确空气里渐渐的有些刺鼻的样子,但是并不算太明显,夏亚的五官感觉比较敏锐,他犹豫了一下:“前面或许有什么东西?”

  “我们只能向前,别无选择。”了了的声音依然那么冷冰冰的。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后,众人一路走来的方向,隐隐的传来了“轰隆”的一声巨响!这声音在狭窄的通道里传来,带着沉闷浑厚的振荡的感觉。

  夏亚一听这声音,顿时神色一变,他脱口而出喝道:“不好!那门关上了!”

  他立刻狠狠的瞪着多多罗:“你刚才是不是碰那盾牌了!”

  多多罗的脸色也白了:“我……我只摸了一下,没挪动它……”

  夏亚还欲喝骂多多罗,可是身后已经再次传来了让人不安的动静!

  这次,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连绵不绝,在这狭窄的通道里,这种声音的传播和振荡都显得格外的让人惊悸,随即那动静依然不停,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轰隆隆的响个不停,而且……那声音似乎还在快速的越来越接近!!

  夏亚和女巫医对看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同时闪过一丝惊慌,几乎同时,两人脱口而出一起喊了一声:“快跑!!”只不过女巫医喊的则是扎库语而已。

  没有任何犹豫,女巫医带头,其他的扎库战士一起撒腿跟着她一路往前狂奔而去。夏亚拉住了还在发呆的多多罗也赶紧追了上去……身后那轰隆隆的动静越来越近,多多罗被夏亚拉得飞了起来,百忙之中回头望了一眼,顿时吓的惨叫了一声!

  “啊!!!!”

  身后,在这狭窄的通道里,一枚巨大的圆形的巨石正骨碌骨碌的滚过来!那石头通体滚圆,体积极大,却正好将这通道塞得满满的,一路滚着碾压过来,看上去极为吓人,可以想象的,这东西从体积看来,它的分量至少在万斤以上,如果这么被碾压过去,只怕众人都要变成肉泥了!

  因为这通道恰好是一路往下的地势,所以这圆形的巨石滚得极快,众人虽然竭力奔跑,但是听着那声音越发的近了,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被追上!

  夏亚心中闪电一般盘算了一下,忽然就大喝一声,拧身停下了脚步,拔出火叉来,吼道:“跑不掉的!大家一起努力!不然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的眼睛里红光瞬间大作,然后大吼叫一声,挺起火叉就朝着身后那轰隆隆滚来的巨石狠狠的轰了过去。

  一道红光正面击在巨石上,顿时轰出一片石屑飞舞,那巨石滚动的速度顿时一缓,随即夏亚大吼一声,丢了火叉,大步上去,张开双臂来!然后用力的抱住了那块滚动的石头!

  夏亚的吼叫声带着一股起雄浑蛮横的味道,就看见他双臂的肌肉瞬间全部暴了起来,整个人的身形仿佛都膨胀了三分,全身每一条肌肉都勃发膨胀,就听见咔咔两声,他的胳膊,脖子,大腿,仿佛都在这瞬间粗大了三分。

  轰的一声,他仿佛一个野蛮人一样死死的撞上了那块巨石,那石头重大万斤以上,加上一路滚动碾压的势头,力量何止万斤!但是夏亚居然以他一己之力,生生的将这石头在瞬间阻塞了一下,随即就看见夏亚脸上一片赤红,他的眼中红光大作,瞬间那一股红光将他身体都笼罩住了!

  他的吼叫声震得人耳朵都隐隐刺痛,随即噗的一声,他仰头喷出一口血来,脚下被压得不住往后滑动,生生的往后挪了两三米的样子,不过这巨石居然就这么被他给顶住了!!

  “快!!帮忙!”

  夏亚的吼叫声之中,其他的扎库战士都纷纷跑了回来,众人一起奋力帮助夏亚顶了上去,十个壮汉用肩膀或者手臂,如同一群蚂蚁撼树一样。

  这巨石也就是滚动起来比较危险,一旦被顶住停了下来,就轻松了许多,夏亚的脸上赤红,就如同喝醉了酒一样,他费力的从身边的扎库战士背后抢过了几根铁质的长矛来,然后重重的插在了地上,他强悍的力量贯注双臂,铁矛被他直接插进了地上的石板当中,随即夏亚用几根铁矛一起插进了地上,然后顶在了石头上。

  做完了这一切,夏亚才后退几步,然后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他这个时才感觉到胸口里一阵剧痛,刚才用力过猛,肺部只怕受伤了,那一口血喷出来之后,现在呼吸都有些隐隐做疼。

  女巫医走了过来,看了看夏亚的脸色,她伸出手,掌心里握着一枚奇怪的叶子:“含在嘴里,别吞下去。”

  夏亚已经知道了这个女巫医行事的古怪作风,不过这片奇怪的叶子含在了嘴巴里之后,顿时清凉的感觉就顺着口腔滑了下去,让他为之一轻松。

  “我们最好快点往里走……这地方……”夏亚苦笑摇了摇头。他拉住了了了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此刻其他的扎库战士都很兴奋,大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慰,但是就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欢呼的时候,身后又再次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一听这声音,夏亚顿时脸色一变!

  见鬼!这古怪的巨石,不止一个!!

  耳听那轰隆隆的滚动的声音再次传来,众人都是面如土色!

  夏亚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玩过的打铁弹的游戏!而现在,他很无奈的发现,自己仿佛就变成了这种游戏里的牺牲品了!

  虽然他们竭力挡住了第一枚巨大的滚石,但是如果第二块从后面撞上来的时候,那么第一枚也会再次被撞动重新滚起来!到时可就是二合一的威力了!

  “跑!快跑吧!”

  了了忽然飞快的用扎库语喝了一声,两个扎库战士立刻扛起了夏亚,撒腿就往前飞奔。

  身后那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众人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所有人都在拼命的迈步狂奔,可怜的多多罗体力最差,跑在了最后一个,口中哇哇大叫。

  就在众人跑出了百米左右距离的时候,身后那轰鸣的声音之中传来了几声清脆的金属断裂的声音!大家都是心中雪亮!很显然,第二枚滚石已经撞上了第一枚!之前用来固定第一枚滚石的铁矛已经断裂了!

  那滚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前面有亮光!!”夏亚被两个扎库战士扛着跑在了最前面,就在大家已经绝望的时候,前面的通道忽然来了一个转弯,跑过了弯道之后,顿时一片光明!

  出口!!

  所有人都为止一振奋,奋起最后的力气往那亮光的地方狂奔而去。

  这的确是一个出口!通道的尽头,走出来之后,眼前顿时一片开阔!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面前横了一条长长的地下峡谷,就在这里,跑出通道的时候,空气里一股充满着刺鼻味道的浓烈的水气就迎面扑来!

  这整个溶洞高大百米以上,两边一直延伸出去,地势左高右低,就在左边的溶洞的边缘,一股瀑布从溶洞顶部的一个裂口猛烈的喷薄倾泄而下,哗哗的水流冲刷下来,在这条峡谷里顺势往右侧奔流而去,而就在峡谷的右侧,地势陡然往下探了下去!就好像脚下忽然裂开了一条通往地下的口子!那峡谷的最深处,距离峡谷里的水面忽然出现了一个无比深的落差!那落差至少得有数百米深!

  更让人惊叹的是,那巨大的落差之下,一股一股红光喷薄而出!!热浪滚滚!

  是岩浆!居然是那吓人的地下岩浆!!

  峡谷里那来自瀑布的水流顺势冲刷而下,冲进了岩浆里,顿时激荡出一片一片水气,水流瞬间被岩浆的热量蒸发,形成了一团一团潮湿的水气涌了上来!

  这个地方奇异的场景,顿时让大家都瞬间呆了一呆!

  不过很快,身后轰隆隆的催命声就让大家清醒了过来。

  幸好,眼前并不是一条死路。

  这巨大的峡谷至少得有百米以上的宽度,但是就在这个通道的出口处,恰好就有那么一条石桥架在了峡谷上,一直通往峡谷的对面!就在对面桥梁的尽头,也同样是一个通道的入口。

  只不过,让人心中发寒的是,这石桥梁本身,早已经摇摇欲坠了。

  在这个溶洞里,因为有一个裸露的岩浆的存在,常年的热气烘烤,加上被蒸发的水气的腐蚀,那石桥梁早已经变得斑驳腐烂了,就在众人跑出来的时候,甚至肉眼能清晰的看见那跳梁的表层,还有一块块的石屑剥落下来,掉进了下面的奔流的瀑布水流之中,而峡谷的下面高大百米的落差,可以想象……如果人掉下去的话,绝对是死路一条!!就算你会游泳,而且没有被摔死的话……在如此湍急水流之中,顺流而下的下场,就是被冲进岩浆里去!

  这桥梁的腐烂程度显然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地步。这桥梁原本是圆拱形状的,中间还有两根桥墩立在下面的峡谷水面上,但是桥面却已经出现了几处断裂,不过幸好目测看来,断裂的距离并不算太大,人勉强可以跳跃过去。

  这种时候众人也没有选择了,只能硬着头皮一路狂奔朝着桥梁上扑了过去。

  当第一步践踏在桥面上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两个扎库战士就顿时感觉到脚下一软!这石桥比想象之中的更脆弱!脚下的石头柔软得仿佛泥团一样!几步跑过去,桥面居然就裂开了几块!

  “别停下!快!!”夏亚奋力大呼:“冲过去!!”

  第一个断裂只有不到两米的宽度,大家很容易就一个一个跳跃了过去,但是随着一个一个人走过践踏,那断裂的地方又有新的石块剥落掉进了深渊里去,断裂层越来越大,跑在最后的多多罗是最倒霉的,到了他的时候,那断裂层已经至少有三四米宽了。可怜的魔法师吓得哇哇大叫,带着助跑奋力一条,最后还险些掉进了深渊里去,幸好在他前面的一个扎库战士身手抓了他一把,才把双脚已经踏空的魔法师拽了上去。

  当大家跑过了桥梁一半的时候,后面轰的一声,那枚巨大的滚石已经冲出了那个通道口,直接滚到了桥面上,轰的一声,对面一侧的桥头无法承受那巨大滚石的分量,轰然崩塌下去,随即连带着对岸一半的桥梁都开始迸裂开来,一阵巨响之后,这桥梁的三分之一已经彻底不见了,大块大块的巨石坠落进的下面的深渊之中,剧烈的振荡的声音在这个溶洞里来回飘荡……众人好不容易都跑到了对岸,跑出了桥头,站在了对岸的地上,这才心中稍微踏实了一些。

  但是回头一看,却不禁呆住了……桥梁已经彻底完蛋了,这宽达百多米的深渊,就这么横在了眼前。

  “我们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夏亚苦笑着:“除非我们可以飞过这百米宽的深渊……不过我可没有那种飞行的技能。而且……别忘记了,我们过来的那条通道,门也关闭上了。”

  每个人都是面色残留着刚才的惊悸,夏亚让扎库人把他放了下来,刚才用力过猛的土鳖还有些身体虚软,不过勉强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对岸的这个通道稍微宽阔了一些,不过地势却依然是……一路往下!

  “该死的。”夏亚撇了撇嘴:“从我们进来之后,就一直在往下走,这地方到底通往哪里?难道是地狱么?”

  “老爷……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多多罗面如土色。

  “闭嘴,你这个废柴,早知道把你留在外面了。”夏亚哼了一声。

  “夏亚。”

  就在夏亚和多多罗斗嘴的时候,女巫医忽然喊了他一声,女巫医站在了这个通道的入口处,呆呆的望着墙壁的方向。

  “怎么了?”走到了女巫医的身边,夏亚顺着了了的目光所向看了一眼,顿时也呆了一呆。

  墙壁上是一块牌子,上面斑驳的残留着远古地精的文字。

  “[***]标本存放地区,高危区,限制进出……”

  [***]标本?

  高危?

  限制……“不管怎么说,这好像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夏亚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