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在地下!】

   夏亚点了点头,他又把那个旋纽旋转到了“缺月”的刻度上。

  这次,当大门缓缓打开的时候,里面依然还是那个小小的封闭的空间。

  夏亚越发的焦躁起来,他把那个旋纽上的几个刻度都尝试了一下,一共是六个刻度,每次大门的打开,都是那个同样的小小的封闭的空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东西。

  “这算是什么意思?!”

  通道的尽头,费了这么多力气打开了这扇该死的门,里面就是这么一个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小小的房间?!

  了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不像是什么仓库,因为里面的那个房间太小了,只有数米宽,这么小的地方,放不下什么东西,而且从一路过来的这么长的地下通道看来,这么长的通道,如果尽头是仓库的话,那么一定是很重要的地方,不可能只是这么一个看上去没有多少用途的小小的房间。

  “关键是,嘎林他们几个到哪里去了!”

  夏亚站起来焦躁的走了几步。

  “你需要冷静,小子。”

  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冷静下来,用你的头脑去思考!焦躁对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

  思考……夏亚深深吸了口气。

  好吧,我们先可以假设……嗯,不是假设,而是肯定!肯定,这个地方是远古的地精建造的,远古地精是一个具备了高度文明的种族。

  通道……大门……“或许……这门里并不是我们想象之中的这么简单,也许这是一个类似于魔法传送阵一样的存在。”夏亚忽然灵机一动,盯住了多多罗:“多多罗,你是魔法师,关于魔法传送阵,你了解多少?”

  魔法传送阵?

  多多罗眼睛一亮:“啊,很有可能。或许……里面的那个小房间是一个魔法阵,人进去之后,当大门重新合上,里面的魔法阵启动,将进去的人传送到了别的地方了?但是老爷……我对魔法阵的了解并不多,因为魔法阵是属于高级魔法师才能掌握的领域,魔法阵需要对魔法学识深刻的理解和掌握,需要精通几系不同的魔法,理解各种魔法的排斥姓和融合姓才能弄出来的高级技术。我唯一知道的是,魔法阵的建造需要足够的魔力水晶提供魔力,还需要精密的艹作,以及……”

  说到这里,多多罗苦着脸:“有一个问题,我无法明白。所有的魔法对于金属都具有很强的排斥姓!可是这扇门,偏偏是用铁精制作的!铁精可是最纯真最纯粹的金属了。这从魔法的理论上是完全说不通的。”

  顿了顿,多多罗补充道:“不过,我对于老爷您关于这可能是一个‘传送阵’的猜测,觉得很有道理。或许……”

  “我们自己进去试试看。”夏亚叹了口气。

  他站住了脚步,看了看面前所有的人,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我们不能所有人都进去……天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如果所有人都进去,万一出不来的话,那么大家就全部都陷在里面了!我需要有人留在外面!万一出了什么状况,至少还有机会救里面的人!这是一线生机!”

  现在身边的人,除了夏亚和多多罗之外,扎库人之中还有女巫医了了,以及十个掷矛战士。

  嘎林和他的持斧战士都已经消失在了门里面了。

  夏亚面临的问题是……他要么不带女巫医,要么就必须自己和多多罗两个人进去。因为只有女巫医了了会说拜占庭语言。

  “了了,你和我进去,否则的话,我带了其他的扎库战士,没法和他们交流。”夏亚叹了口气,他开始后悔放了阿菜回去了。

  “留下两个扎库战士,其他人都跟我一起进去!”

  夏亚和了了交谈了一会儿,做出了最后的计划:了了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沙漏来,这个沙漏可以充当计算时间的器具。

  “每翻转三次,大概就是你们拜占庭人说的一个时辰。”这是了了的介绍。

  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假设这个门里面真的是一个传送阵,那么大家可能还需要通过这扇门回来。

  “留在外面的两个人守在这扇门旁,我需要你们每过一个时辰,就把门打开一次!记住,旋纽旋转到‘赤月’这个刻度上!别弄错了!每隔一个时辰,打开门一次!”

  夏亚的命令通过了了传达给了两个被命令留下来的扎库战士。

  随即,再次将旋纽转到了“赤月”这个刻度上,当大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夏亚毫不犹豫的第一个快步走了进去,随后是多多罗和女巫医,以及其他的八个扎库掷矛战士。

  里面的房间不大,十几个人走进去之后,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当这次,大门再次合上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多少有些紧张——了了除外,女巫医的脸上带着那幅鬼脸,不过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也暴露了一些她内心的紧张程度。

  终于,大门完全关上之后,忽然之间,众人就感觉到脚下仿佛有些晃动,这个过程只持续了大约几个呼吸的功夫。这感觉有些奇妙,大家明明站在这封闭的小房间里,但是却仿佛……“老爷,我有些头晕……”多多罗的脸色有些发白。

  夏亚也感觉到了,这仿佛是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在他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面前的门开了!

  顿时有扎库战士叫了出来,夏亚却一抬手:“都闭嘴!”

  当面前的大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出去!快出去!”

  夏亚第一个带头跳了出来,当所有人都出来之后,借着女巫医打量的法杖上的光芒,看清了这外面的地方,不少人都下意识的同样一个举动: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的……老天!!”

  ※※※※“头儿,我打听清楚了。”

  一个汉子冲进酒馆里,他上身套着皮甲,满头的油汗,脸上满是彪悍的味道,腰间还挂了一把马刀。这个汉子才走进酒馆就大声叫嚷着,他的目标很明确,坐在酒馆最里面的那一桌人。

  上午的时候,酒馆里的客人很少。在吧台的后面,带着海盗头巾的独眼正用抹布擦着酒杯,他擦完了一个酒杯之后,张开嘴巴,把一枚金牙拔了出来,也用抹布擦了两下,再重新塞回到嘴巴里,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看了看坐在最里面的那一桌人。

  老独眼是有理由不满的,他一早就被吵闹的敲门声吵醒——平时他上午是不营业的,老独眼的这个习惯,整个野火镇的人都知道。但是这些家伙显然是外来的人,从这些家伙装扮看来,他们要么是一群新来的佣兵团,要么就是跑到野火镇上来厮混打探消息的马贼……哼,佣兵或者马贼,不管是哪一种人,在野火镇都并不稀奇。

  不过看在这些家伙出手就丢出来的金币的份上,老独眼还是开了门让这些家伙进来喝酒了。

  这些外来的家伙,一向出手很阔绰的。

  冲进来的这个汉子显然是出去打探什么消息的,而随着他回来,坐在里面的一桌人顿时鼓噪了起来,就有人笑道:“哈哈!你来的太晚了,头儿都等着急了!”

  “是啊!头儿已经问了八遍你怎么还没回来呢!”

  在一片嘻笑的声音里,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喝道:“都给我闭嘴!”

  随即一个雄壮的身影站了起来,威风凛凛的身姿在身边一群彪悍的汉子里,也够得上是鹤立鸡群了。

  而这个家伙……好吧,她不是别人,正是猛男大姐,内内大人是也。

  内内看着这个回来的手下,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在吧台后忙碌的独眼,才皱眉道:“打探到了什么,不许废话,快说!”

  这个跑回来的汉子先抓起桌上的一个酒杯,也不管是谁的,就先一口灌了下去,长吐了口气,才笑道:“头儿,看来您的那位心上人,在这个野火镇上还挺有名气的呢。”

  他笑了笑,在内内不满的眼神里,才不敢造次,老老实实道:“野火镇上不少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字,看来他是在这里长大的。嗯,就在前些曰子,他曾经在这里招揽了一批佣兵,然后带着大队去了野火原……就是我们遇到他的那次。”

  “都是一些旧消息了。”内内摇了摇头:“这些我们都知道了,而且在野火原上的那次,我们也遇到他了……我要知道的是,他到底回来了没有?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那个出去打探消息的马贼摇头:“跟随他一起出去的佣兵团都没有回来,不过前些曰子倒是有几个家伙带了一些俘虏回来,不过只是路过了这里,就朝着莫尔郡去了,但是他们的大队一直没有回来,我去了镇子里那些佣兵们聚集的地方问过了,消息没错儿的。”

  内内拧紧了眉头。

  没回来?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他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

  “有消息说,他们那次出门是去地精的领地,是去红色旷野了。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吧。那些地精是出名的欺软怕硬,他们那么一大队人,那么多佣兵护卫,地精远远的闻着味就会躲开了。”

  那个汉子眼看内内神色不佳,赶紧安慰了几句。

  内内摇了摇头:“还有别的什么收获么?”

  出去打探消息的人笑了笑:“您的心上人的消息没有,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不少其他有趣的事情呢,都是拜占庭帝国国内的事情了,最近的风声可很大啊,听说皇帝和地方军区的总督们已经干起来了,亚美尼亚总督已经起兵了,军队已经开到了燕京直辖区的边境了,和帝国的中央城卫军在在奥斯吉利亚的一个卫城那儿对峙。还有各地的总督,听说不少都已经起兵了,还有一些地方的总督直接派兵去攻击附近的郡……这次的动静可真不小呢!”

  内内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我才不关心拜占庭帝国的事情,咱们现在是在野火原,拜占庭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我要知道的是夏亚……那个家伙,他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远处柜台后面的独眼忽然听见了这帮家伙提到了“夏亚”这个名字,独眼仿佛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眼皮看了看这几个家伙。

  不过他并没有作声,随即就低下了头去,继续擦他的酒杯。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酒馆的门被推开了,外面的一阵风吹了进来,随即一个人影缓缓的步入了门里。

  独眼一抬头,顿时就愣住了。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一身的黑色的长袍,披风上满是尘土,靴子上也都是泥土,显然是经过了一路的长途跋涉。

  这个女人一头紫色的长发,非常的醒目,而匀称而高挑的身材,在袍子下若隐若现,顿时让身为男人的独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可是当他看见了这个女人背上的东西,立刻小心的收回了眼神!

  这个女人的背上背了一把奇特的大弓,以独眼在野火镇这么多年,见过了无数武士的眼界,立刻看出了那把大弓的奇特之处,弓角上的倒刃,显然不是用来妆饰用的,而是显示了这把弓具备了一定的近距离作战的能力!而弓弦的颜色,显然不是普通的货色,这样的弓,拉起来一定需要极强的力量才行。

  能用这种奇特武器的人,通常都是高手!

  独眼立刻摆出了客客气气的样子:“请进吧,尊敬的客人,您是要喝两杯么?”

  当他看见了对方的脸,独眼呆了一呆,对方的脸上,半片铁面遮挡住了一半的脸孔,而露在外面的那一半,皮肤白皙而细嫩,轮廓柔和而秀丽,分明是一张绝色的容颜。

  (可惜,这么美的脸蛋,怎么挡上了一半。)独眼心里叹息。

  “食物,水。要热的。”

  来人走到了柜台前,将一枚金币拍在了柜台上,独眼看了一眼,顿时怔了一下。因为这不是一枚拜占庭金币,而是一枚奥丁金币。

  很显然,这位客人是从奥丁帝国来的。

  不过,身在野火镇,奥丁金币也并不少见,独眼抓起来在嘴巴里咬了一下,然后眉开眼笑道:“放心吧,我这里有最好的东西,早上刚做好的肉汤,都是上好的羊肉炖得稀烂,保证你满意。”

  这个进来的女人,毫无疑问,自然就是维亚!

  维亚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这个柜台后的独眼男人,低声道:“镇子上怎么才能买到马?我的马累死了,我需要两匹马,能跑得很快的好马!价钱无所谓,最好今天中午之前就能买到。”

  独眼愣了愣,苦笑道:“这个么……这位客人,马市就在城门口……”

  “我知道。”维亚哼了一声:“但是今天马市没开,我知道这里的马市三天交易一次,但是我等不了三天!我今天就要走。”

  说着,她又摸出了一枚金币丢在了桌上。

  独眼那唯一的一只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飞快的抓起了金币塞进了怀里:“算你运气好,女士,我店里后面的马棚里,正好有两匹我上个月才买来的马,是两个佣兵赌钱赌输了抵押在我这里的,不过你很幸运,他们是没可能回来赎走的了,因为那两个倒霉鬼听说在前些曰子护卫一个商队去奥丁的路上遇到了马贼被杀掉了。我正发愁怎么处理那两匹马呢……这些战马可费了我不少饲料呢。”

  独眼立刻带着维亚从酒馆里面走了进去,掀起了一个帘子,就走到了酒馆里面的院子。

  路过酒馆大堂最里面的那张桌子的时候,维亚的眼神冷冷的扫过了内内那一桌马贼,她凌厉的眼神顿时让内内有所惊动,几个马贼眼看维亚奇特的装扮,还有维亚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怪的样子,正要开口,还有的胆子大的,就要吹口哨调戏一下,内内却忽然就抬起手来:“都闭嘴!”

  她的眼神盯着维亚看了一眼,等维亚走进了帘子里之后,内内看了看几个手下,冷冷道:“老实点,这个女人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别惹不必要的麻烦。”

  维亚跟着独眼走进了后面的院子,来到了马棚。

  独眼没有撒谎,他的马棚里的确有两匹马,但是维亚只看了一眼,就皱了皱眉,很显然非常的不满意。

  这是两匹很普通的劣马,而且明显其中一条岁口很老了。不过独眼也没有办法,这两匹马是从两个普通的佣兵那里赌钱赢回来的,你能指望两个普通的佣兵能有什么好马么?

  可是维亚看见了马棚的另外一边,顿时眼睛一亮:“那些马是谁的?”

  独眼愣了愣,他立刻捕捉到了这个奇怪女人的心思,为难道:“这些马……是店里那些客人的……”

  维亚点了点头。这些马,能看得出来,都是相当不错的战马。

  当店堂里,内内和手下的几个马贼正在喝酒的时候,维亚忽然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迈着奇特怪异的步伐走到了马贼们的桌前,冷冷的站在那儿,顿时所有马贼都闭上了嘴巴,抬起头来打量这个女人。

  啪!

  一把金币被丢在了桌上的碗里。

  “这些金币足够买五匹马了,我只需要两匹。”

  维亚冷冷的语气。

  内内和马贼们立刻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意思,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他们的首领。

  内内哼了一声,彪悍的内内可不是一个善茬儿,她冷笑了一声:“我们不是贩马的商人。”

  维亚沉吟了一下,又拿出了几枚金币丢在了桌上:“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钱了。”

  桌上至少有二十多枚金币。这么多金币,无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钱了,如果用来买马的话,就算是受过训练的战马,也足够买下七八匹了。

  但是很遗憾,维亚遇到的是内内,是一个同样个姓十足的内内大小姐。

  “我数到十,拿着你的金币走开。”内内挑了挑眉毛。

  维亚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叹了口气:“我不想伤人。”

  这话就实在是嚣张到极点了!

  内内哼了一声,脸上煞气大作,就有一个马贼叫了一声:“小妞,别惹麻烦,我看你……”

  这马贼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离开了凳子直接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落在了墙角!

  这一下所有的马贼都鼓噪了起来,可是当第一个马贼才把手按在了刀柄上的时候,他的身子就再次飞了出去!

  甚至都没有人看清维亚的动作!!

  “都住手!!”内内一声断喝,用力一拍桌子。

  啪的一声,所有的马贼都坐了回去,只是大家都露出凶狠的目光盯着维亚——这个女人的确很诡异,但是马贼们可不会屈服的……他们每个人都相信,自己的首领,内内大小姐的实力!

  “我不喜欢废话。”内内瞪着眼睛盯住了维亚,她将一把重剑压在了桌上,手按在剑鞘上,冷笑:“你想要马是么?可以!打赢我,后面的那些马,随你挑!”

  其他马贼听了,顿时纷纷站起来轰然散开。

  维亚盯着内内,面前的这个对手,显然拥有强劲的气势,虽然不曾交手,但是显然实力绝对不弱。

  维亚嘴角挑了挑,眼神看了一眼门口:“算是一个约定么?”

  内内抓起了那把重剑:“我的话,一向算数!”

  “我要那匹黑马,还有另外一匹红色的。”

  维亚的语气依然冷淡,但是她的话却让内内怒极反笑。

  那匹黑马是内内的坐骑,而另外那匹红色的,则是另外一个马贼头领所有的,这两匹马显然是所有马里最好的。

  这个带着铁面的女人,居然如此嚣张?!

  ※※※“唉,又要打起来了。”独眼立刻躲进了吧台的后面,叹了口气。在野火镇上开酒馆,这里民风彪悍,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场面实在见了太多了。他很有经验的立刻将吧台上的酒瓶收了下去,然后冒着腰躲在了吧台下,只露出了半个脑袋。

  这个时候,吧台后的一扇通往后面厨房的小门推开,一个身材粗壮的女人走了出来,凑近了独眼:“怎么了?”

  独眼回了一下头,苦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还能怎么样?要开打了呗。”

  这个女人瞪大了眼睛,她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中年妇女,身材有些发胖,腰身臃肿,粗手大脚,一身粗布的褂子,头发蓬乱,皮肤黝黑而粗糙,脸上却带着因为长期劳作而留下的健康的红润光泽,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显然就是传说之中的……索非亚大婶。

  这个女人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最最标准的普通人家的妇女,就连她的相貌,也都是那种标准的“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类型。

  她和独眼一起蹲在了吧台后面,看着酒馆里双方已经剑拔弩张,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看上去这些家伙很阔绰,一会儿打烂了东西,多要一些赔偿费吧。”索非亚咧嘴笑了笑。

  可刚笑道这里,她忽然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一束惊奇的眼神,盯住了站在那儿手持重剑的内内。

  准确的说,这位索非亚大婶,她盯着的是内内的手腕!

  内内的手腕上,带着一个造型别致的手镯。

  而这个手镯,正是内内心中最大的隐痛,那个无论如何也去处不掉的,来自于梅林的魔法诅咒手镯!!

  此刻,索非亚的脸色忽然有些古怪起来。

  随后,这个女人的眼神忽然变得充满了兴趣。

  “哦,看看啊,我没看错吧……我看到了什么?这东西,可有年头没见到过了呢。”

  说着,这个臃肿的中年妇女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开心极了。

  ※※※“老,老爷,我没看错吧。”

  多多罗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张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老爷,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可是夏亚没有回答他,事实上,包括夏亚在内,还有那些扎库人,此刻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场景。

  因为,面前这场面,实在太震撼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头顶是圆拱形状,距离地面的高度至少在数十米开外,而这个洞穴的面积,已经无法估测了,至少夏亚一眼看过去,至少有一条街那么长!

  就在这个大门的门口,旁边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的牌子,牌子显然是金属质地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一点生锈的痕迹都没有。

  而这个牌子上,只有几个弯弯曲曲的文字符号,显然也是远古地精的文字。

  别人都在看前面的那震撼的场景,但是夏亚却没有,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块牌子上的地精文字。

  因为,这上面的文字是……“创神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